2589 -2590谁都想抢

2589 2590谁都想抢

2589章谁都想抢(上)

“你别跟我扯这个,”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

“啧,”许纯良气得狠狠地瞪他一眼,才转头看向凯瑟琳,“凯瑟琳,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帮我们拿下这个单子的,对吧?”

“并不是这样,我只是告诉你,有这么一个单子,”凯瑟琳笑吟吟地摇头,“至于怎么接下这个单子,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你这不是跟没说差不多吗?”许纯良不满意地嘀咕一句,不过下一刻,他还是展颜一笑,“当然,有这么个消息,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非常感谢你。”

“你懂得信息的重要姓就好,”凯瑟琳点点头,她对许纯良也不是很客气,可是许主任还不能计较,在狙击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的行动中,他可是借机赚了好大一笔。

接下来,大家谈话的主题,就是沃达丰这次订购的定制机了,前文说过,沃达丰是通讯运营公司,而不是通讯设备制造商。

不过定制机,他们是能订购的,无非是生产外包出去,就像移动或者联通搞活动的时候,也会推出部分定制机一般,没人会认为那机子是移动生产的。

定制机通常都是低端机,生产厂家的利润也不高,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凯瑟琳才认为,凤凰科委可以争取一下,毕竟中国的劳动力价格非常低廉。

利润不高,但是胜在量大,沃达丰在收购了曼内斯曼之后,当之无愧地成为全球移动运营商的老大,就算当时的中国移动,都要排在它后面。

“哪怕一台机子只赚五美元,一百万台机子,也能赚五百万美元,”凯瑟琳将预期的盈利目标定得很低,脸上也没剥削第三世界国家劳动力的那种惭愧感,“沃达丰四千多万的用户,这个客户群的潜力,我想我不用再强调了。”

更要命的是,她还有别的计较,“而且,你们生产的设备出口,有出口退税的,这一块又是好大的利润,电子产品的退税,很高的吧?”

真不愧在燕京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她连这一块都算到了。

厉市长初开始听这些年轻人闲聊,倒也坐得住,她年纪大了,跟这帮年轻俊杰不是很能谈得到一块,但是越听越瘙痒难耐,听到最后,眼里都要冒出火了……你们在说手机生产?

她可就是主管工业的,虽然她也知道,许书记的公子并不好惹,凤凰科委也不是善碴,但是……陈太忠已经不在凤凰科委了不是?

然后,她就终于忍不住了,“涂阳这边,咳咳,也有一定的电子工业基础。”

许纯良听到这话,冷冷地一眼扫了过来,“厉市长,凤凰这边对手机生产,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基础很扎实。”

“涂阳的电子工业也不弱,”听到这话,厉市长也顾不得许纯良是许绍辉的儿子了,很多事情,你不争取就得不到,许主任能肯撕破脸来说这个话,她就敢奉陪到底,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公家的事情,该争的利益必须争,你不争别人也不会念你的好。

正经是争到关键的时候,放个人情出去,往往效果会更好,“涂阳不但有电子部七十四所,还有兵器工业部的237所,还有专做印刷电路板的邮电八所,电子方面的底蕴,不差于大多数省会城市……我这是没算九零厂呢。”

这厉市长不愧是分管工业的,短短的时间内,就将可以亮出的底牌统统地亮了出来,而那九零厂更是军方某企业的代称,在雷达和远红外成像上有相当的水平。

“我们已经有了生产线,厉市长,说这个没什么意思,”许纯良的反应,可谓是针锋相对,在这种事情上,谁都不可能退缩半步,别说他是许绍辉的儿子,就算不是,也不可能容忍对方如此挖墙脚,哪怕他只是正处而对方是副市长。

要说起来,为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口角,真是没什么意思,凯瑟琳这边不过是透露出个介绍的意思,八字没一撇呢,自己人内部先争起来了——这不是处级或者厅级干部的气度。

但是这事情,还不能这么简单地看,这里面有个态度的问题,厉市长为什么不惧许绍辉的影响,一定要把这个项目争到涂阳呢?因为她是要表示出凃阳市的态度!

若是许纯良对厉市长的表态视而不见,那固然是胸有成竹的表现,但是同时,也不无默认别人有这个资格的嫌疑——别人都明确表示出来,要跟你凤凰抢项目了,你唧唧歪歪的没啥反应,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呢?

官场里分外讲个级别和职责范围,看过动物世界的都清楚,大笨熊还知道在自己地盘的边缘撒尿,以示对这片土地的所有权呢,何况国家干部?

所以,他这就算断绝了涂阳人的野心——太忠帮你们引那么多的项目和资金过去了,别不知足好不好?

然而,他是这么想的,终究还是有了变数发生。

酒席过后,也不过才八点钟,许纯良心痒难耐,要拉着凯瑟琳出去再找个地方坐一坐,厉市长想一想,今天许主任来,肯定要搞清楚某些事,把这美国人叫出去,倒也是能理解的。

这一下,却是便宜了陈太忠,陈某人原本还琢磨着,我该怎么做,才能不着痕迹地把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拖到湖滨别墅,眼下有了许纯良打掩护,那就都不是问题了。

到了这个时候,郭建阳就该回了,做领导体己人儿的,这点眉高眼低都看不出来,那就太失败了,于是他表示说,我忙了一天,挺累的了。

这都是些小插曲,进了湖滨别墅之后,凯瑟琳放得很开,伊丽莎白更是在第一时间就翻出了属于她俩的拖鞋,做保镖的随口吹一下上面的灰尘,很认真地建议,“马上要冬天了,太忠,该给我们准备棉拖鞋了。”

“到时候我空调全开,”陈太忠随口回答她一句,转头又看一眼许纯良,“纯良,我不是说你,我们这小别胜新婚,你这个灯泡,有点太亮了。”

“你以为我愿意来啊?”许纯良狠狠地瞪他一眼,旋即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凯瑟琳身上,“凯瑟琳,这个沃达丰的单子,你多少想点办法好不好?”

“太忠给了我一个消息,我借此赚了十来亿的美元……大概其中也有你的资金,”凯瑟琳的回答,那是相当地无情,总算还好,她并不知道陈太忠的资金到底有哪些股份,也就省去了某个很纯良的家伙的尴尬。

“所以,我给你一个消息,做为回报,”她的思维方式,跟国人的思维方式不尽相同,但是逻辑上是讲得通的,“我认为如果你肯努力的话,这个消息也能赚一点钱……如果你赚不到钱,那不能怪别人,现在这个时代,信息就是金钱。”

“我说,回了家少谈点工作,行不行啊?”这时候,有女人插嘴,很不满意的语气,陈太忠一听,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蒙晓艳,“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勤勤,她要去燕京了,”蒙晓艳从屋里缓缓地走出来,只穿着一件露肩膀又露大腿的短小睡裙,只看这装束,是个人就猜得到她跟陈太忠的关系,“然后周末,在这里玩两天。”

“好,我陪你玩,”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他更关心的,是沃达丰的定制机,眼下也没外人了,他不怕问得清楚一点,“凯瑟琳,这个单子我们争取不过来吗?”

“争取的话,很不容易,但是可以oem,”凯瑟琳笑吟吟地看着他,眼下确实没有外人了,她不需要考虑太多的措辞,“我觉得这么艹作的话,不会有太大问题。”

所谓的oem,就是套牌生产了,不过这生产是获得许可的,专利什么的都不需要考虑——换一句话说,就是品牌是自己的,产品外包。

“已经有人接下沃达丰的单子了?”许纯良不动声色地发问,他也听明白了,接下单子的主儿是一包,凤凰科委……没准就是二包和三包了。

他接过高速公路的活儿,对这些还是比较清楚的,而且凭良心说,凤凰科委的手机,目前也是要啥没啥,先接点代加工的单子,积累一些经验,这是很好的机会——想当年他搞的那个工程队,一开始可不也是接了转包的活儿?

“这个不可能,我的消息能拿出来说,就敢保证没几个人知道,”凯瑟琳傲然地摇摇头,她有这个自信。

2590章谁都想抢(下)

“太忠……”许纯良又可怜巴巴地看陈太忠一眼,他太清楚了,这个事情还真得指望太忠,他不是妄自菲薄,以许家的关系想接下这个单子,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必然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更要命的是,这个单子的时效姓也很强,凤凰的手机要啥没啥,目前比别人强的一点,也就是比较早地知道了消息——想一想他们的竞争对手,都是诺基亚、爱立信、飞利浦和西门子之类的国际品牌,那就更要额外地注重这点来之不易的优势。

而许家在这一方面,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就算许纯良愿意付出相当的代价,人求人这样求下来,时间上这点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

“我说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现在在文明办!”陈太忠扯一下嘴角,语重心长地发话了,“纯良,这么大一个消息给了你了……你该知足了!”

“你这纯粹是不想让我睡好觉!”许纯良气得直翻白眼,太忠这话说得倒是没错,但是……麻痹的这个消息我要是不知道,起码今天晚上我还能睡得舒坦点。

“你睡不好觉,那你也不能打扰我睡觉吧?”陈太忠苦笑一声,扫视一眼客厅,除了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蒙晓艳、刘望男和张馨也都在——屋里应该还躲着几个,“我和凯瑟琳小别胜新婚,要不……你先回去想一想办法?”

“真是见色忘义,”许纯良摇摇头,站起身扬长而去,当然,他走得很不甘心,这一点谁也能看出来。

“章尧东真是害我不浅,”半个小时之后,他回到了家中,见到老爹在戴着眼镜看报纸,情不自禁地抱怨一声。

许书记听见儿子抱怨,于是放下报纸,又摘掉眼镜,皱着眉头发问,“哦,怎么回事……你没去凤凰?”

许纯良将晚上的事儿说了一遍,他很愤怒地强调,说把陈太忠弄走的就是章尧东,要上手机生产线的还是章尧东,现在这个事儿……我借不上陈太忠的力啊。

“……”许绍辉沉默半天,方始发问,“以你的分析,这个代加工的单子,能有多大?”

“沃达丰拥有四千多万的用户,这一单有多大我也不知道,反正不会少于一百万台,”许纯良叹口气,很郁闷的样子,“关键是……我能做好了这一单,下一单我就有资格参与了不是?甯家的代加工,不也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你可以找甯瑞远想一想办法嘛,”许绍辉给自己的儿子提一个建议。

“甯瑞远早跟我说过,甯家的影响力,主要在东南亚和美国,欧洲就有点难了,”许纯良当然想过甯家,“而且,到时候没准甯瑞远要跟我分这个单子。”

“想一想办法吧,你看看现在陈太忠的折腾劲儿,要是我是章尧东,也不能把他放在跟前,”许书记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离开他,你就办不好事儿了?”

“他要出手,事情就成一大半了,”许纯良对太忠的能力,还是相当了解的——别的不说,陆海的湖城那里,可是有一晚上两千人失踪的例子呢。

“那该怎么再卖他个人情呢?”许绍辉皱着眉头低声嘀咕一句,随着儿子的成长,类似这样的话,他已经不需要太避讳了……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精神抖擞地来到了文明办,一夜的鏖战,并没有影响他太多的体力,然后他惯例去潘剑屏那儿请示工作,临走的时候,潘部长低声嘀咕一句,“你的马主任可是回来了。”

“我现在就去看他,”陈太忠马上就做出了回答。

“那个倒不需要,不过,他的调令应该快到了,”潘剑屏微微摇头,接着又摆一下手,“好了,你去吧,别跟别人说。”

老潘这是……什么意思?陈太忠一边慢吞吞地下楼,一边心里琢磨,难道说,老潘有意让我也关心一下文明办主任的人选吗?

事实上,别看最近文明办的表现非常抢镜,其实有些小道消息,也是越传越烈,马主任自打休养了之后,一直不见来上班,也没听说有什么调整方案,这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如此一来,各种传言就有了市场,虽然表面上大家都不提这个话题,一个个讳莫如深的样子,但是私下里,说什么的都有——比如说,很简单的一个风向标就是:办公室主任华安以前身边总是围着不少人,最近就少了一些。

也亏得是潘剑屏亲自坐镇文明办,而陈太忠又在外面不住地搞风搞雨,不少人的注意力也是被这些吸引了,否则的话,有些传言会更加地不堪。

这就是潘部长以前说的,小陈你活动得越厉害,你的马主任压力就会更轻——原本他的话所指,是对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不成想对内也起到了安抚的作用。

陈太忠回到办公室之后,又有别人来向他汇报工作,不过他就有点心不在焉了,大约等到九点半的时候,没什么人了,他才给马勉打个电话。

“调令这两天就下来了,”马勉笑着回答,听得出来,他的心情不错,然而他也有疑惑的地方,“太忠,你能确定我的岗位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就没敢多打听这事儿,”陈太忠心里暗暗苦笑,我就知道等换届之后,你估计要被边缘化相当一段时间,所以……现在的岗位很重要吗?

“嗯,也是,”马勉知道自己这次调动,真的是有点太意外了,不但他意外别人也意外,上到对自己信任有加的老领导潘部长,下到手下的干将陈太忠,大家都有点无所适从了。

而这调令没确定下来之前,马主任本人也不便声张。所以诸多人都是肚子里做事,小陈规规矩矩地不去打探一些事情,也是必然的。

“等调令下来了,你来家里吃饭吧,你老主任的手艺可是不错,”他笑着发出了邀请,出于感激的目的,他就有必要这么做,更别说将来入京之后,燕京方方面面的事情,他也要借重陈太忠的人脉……

一上午就这么忙忙碌碌过去了,中午的时候,陈太忠又是请林业厅厅长李无锋吃饭,李厅长有事只坐了一会儿,不过他倒是拍胸脯保证了,“调查表是吧?没问题,回头给你弄过去。”

这李厅长也是有意思的主儿,看得出来,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对他造不成什么困惑,但是他就偏要等陈太忠开口,方才应承下来——要不说有些老派人,活的就是个面子。

下午的时候,陈太忠陪着蒙晓艳送走了蒙勤勤,秦科长这次去燕京进修和挂职,中午赴饯行宴的人实在太多了,他没有去,但是连人都不送,就说不过去了。

送行的人,自然也很多,陈某人走上前轻声嘀咕两句,又让蒙晓艳帮着递过去一支金笔,做为送给她去学习的礼物,这就是齐活儿了——随着迎来送往的次数的增多,他已经习惯了这些模式。

看着他转身离开,蒙勤勤的同事就觉得此人有点奇怪,来得突兀不说,走得也干脆利索,不过,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低声感叹,“年纪轻轻就是处级干部了,人家有傲气的资本。”

“今天送蒙勤勤,明天还得送凯瑟琳,真是不停地迎来送往了,”陈太忠低声感叹一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下一刻他就是一愣,“咦?你跑我这儿做什么?”

“怎么,不欢迎吗?”一个美艳的女人下巴微抬,笑吟吟地看着他,“人家想你了,就过来找你,太忠你有多久没找过我了?”

“咳咳,”郭建阳在旁边咳嗽两声,“头儿,这女人……女士不知道怎么就过来了,我问她是谁,她也不跟我说,我这没法汇报。”

“不关你的事儿,这是素波开发区蒋主任,”陈太忠径自走到办公桌之后坐下,也不理会蒋君蓉的挑衅,“找我来……什么事儿?”

“就是想你了嘛,”蒋君蓉脸上的笑容,越发地妩媚了一点,虽然她的傲气是挡都挡不住,但是多少也带了点挑逗的意思。

“麻烦你注意一下影响,”陈太忠白她一眼,心知这女人疯起来也不讲理,这不?建阳都要腿上蓄力走人了,“建阳你等一下,一会儿还有事儿跟你说。”

“开发区缺少个拳头项目,”蒋君蓉见他一脸的郑重,心里有点得意,继续笑着发话,“太忠,别给许纯良了,给了我吧?”

嗯?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他沉默了大约五秒钟,才脸一沉,“这个消息谁跟你说的?”

“我有我的消息渠道嘛,”蒋君蓉笑吟吟地看着他,“咱可要分清楚里外,许纯良跟你再好,好得过咱俩吗?”

“都跟你说了,差不多点,你无所谓我还年轻呢,”陈太忠眼睛一瞪,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把你扔出去。”

“哈哈,”蒋君蓉轻声笑了起来,笑声虽轻却是很开心,“我还当你什么都不怕呢,原来你也有怕的……这个项目我是真的想要!”

她来文明办之前,特意打听了一下,听说这家伙居然又得了一个“妇女之友”的称呼,心说省委这帮人也确实挺无聊的。

不过,因为这个称呼,蒋主任心里就生出点不服气来,当然,她故态重萌的缘故,最主要还是猜到……这家伙应该是比较爱惜名声的,她这么做,多少也会让某人拒绝的时候,多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