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1 -2592开出条件

2591 2592开出条件(求月票)

2591章开出条件(上)

正如蒋君蓉想的那样,陈太忠还真有点头疼女人在自己的办公室“**”事实上,这种行为就没有哪个干部不怕的像电机厂厂长李继风那种,敢在办公室跟女人调情,土棍到如此程度的干部”真的不多。

陈某人的脸皮比一般人要厚一点,但是他从来就不把女人的事儿往办公室里带,还自我标榜说,从来不吃窝边草,更别说他现在已经被人起了一个很操蛋的别称了。

所以,他对蒋主任的故态复萌,也没什么太好的手段,那么就只能就事论事,“你别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我就问你一句,这个消息……你听谁说的?”

一边发问,他的脸色一边就沉了下来,他有点怀疑,有人撞见了自己的什么事儿,陈某人对气机是很敏感,但是这世界只有千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

“你这人真的很扫兴啊”蒋君蓉又是一声轻笑,见他真的着恼了,才淡淡地解释一句,“省里对肯尼迪家的那个女人很重视,今天上午还打电话给涂阳办事处。”

“然后呢?”陈太忠哼一声,他才不相信,这消息会是厉市长透露出去的,在这个项目上,凤凰、素波和涂阳是属于竞争关系。

“然后……你问我然后?”蒋君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里有些说不出的味道,有嫉妒,有不屑”也有艳羡“……“然后”听说有人一晚上没回来。”

“我和纯良带着她们泡吧去了”陈太忠无所谓地耸一耸肩膀,然后就愣在了那里”敢情是这么个缘故啊。

昨天晚上,涂阳办事处的人发现,美艳的女老板和女保镖彻夜未归,当然,大家是不会想歪的,毕竟陪着她们走的,除了陈太忠,还有许纯良要说陈主任跟美国人有点猫腻,大家还信,但是带上许主任干什么?当灯泡吗?

所以涂阳人就认为,人家是商量沃达丰的手机的事儿去了,还暗自说这厉市长表现得有点急了,早早地表现出了自己的意图,结果人家不在办事处谈此事了。

今天上午省政府的人打电话给涂阳办事处”惊闻凯瑟琳和她的保镖跟陈太忠出去之后,彻夜未归,登时就着急了,“这个陈太忠,怎么一集影响都不顾?他可是国家干部!”

说话的这位认为”陈主任领着两个妞儿出去happy去了这其实也是真相,但是涂阳这边可不敢就这么附和,而且,泽阳人从陈主任这儿得到的太多了,于是这边婉转表示一下,“当时还有凤凰科委许主任陪着,他们是说事去了。”

“是说什么事儿?”得,这位这么一问,办事处的人就算想保密”也没秘密可保了不是?

美国女人手上有手机订单?一听这个消息,省政府这边的人也认真了”事实上,自打凯瑟琳来了天南之后,她的所作所为,省里都比较清楚一这女人可是蒋省长高度关注的。

所以,凯瑟琳投资蒙岭旅游区的事情,连蒋世方都知道,但是眼下又出来一个手机订单,这位不敢忽视,马上汇报穆海波穆大秘。

好死不死的是,蒋君蓉正好找穆大秘来说事,听说凯瑟琳居然送了一个手机代加工的大单给凤凰科委,眼睛登时就红了这可是代为培训技术人员的手机生产啊。

眼下国产手机在市场上真的火爆,广告火爆,价格战打得也火爆,不过不管怎么说,外国手机一统天下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而手机生产,当然算得上是高科技了。

蒋君蓉很清楚,从陈太忠嘴里抢食实在太难了,更别说再加上一个许纯良了,但是面对这样的诱惑,她实在无法按捺得住那蠢蠢欲动的欲望。

国内各省市上项目,通常有个毛病,就是不管上什么,都喜欢一窝蜂地去抢,然而,在特定时间内,可做的项目总是有限到。

有些项目不是不能做,不过是见效慢,或者说在近几年不能创造好的收益,可干部的任期是有限的,谁会吃饱了撑的,去做那些“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无聊事?

而且,一窝蜂地上项目虽然弊端多,但是也不是毫无可取之处,起码可以证明你的思维和路线是正确的,是符合大环境的,哪怕到最后因为重复建设,导致项目创造不了收益,也不需要承担太多的责任一别人都上,咱们怎么能不上呢?

项目在操作过程中出了偏差,这不是不可以解释的,但是上项目的初衷,必须正确!

素波早就有过上手机项目的意向,不过论证一开始,朱秉松就倒了,赵喜才上台之后,只会缩减开支给省里上供,而且凭良心说,素波搞手机研发,没太大的优势,如此一来,赵市长那里根本不可能通过。

到后来,凤凰科委上了这个项目,而全国范围内,手机大战的硝烟也开始弥漫,素波的论证就无限期地搁置了,只说省计委那一关就不好过一全国范围内,重复建设不好控制,但是一省之内,这样的项目,还是容易协调的。

但是想当初,蒋君蓉是参与过这个项目的前期论证,比较清楚里面细节,所以她非常明白,这个代加工的单子有多么可贵有人指导生产的单子,这根本就是用外国人的钱,培养自己的人才啊。

接这个单子,要先投入资金,对她来说这不是什么问题,而且只要产品出来了,就不愁销售,相对那些在国内市场闷头大打价格战的厂家,这是一份辉煌到无以形容的战绩一你们在国内血拼吧,姐去国外玩了。

当然,若是许纯良和陈太忠同心协力地搞这个项目”蒋君蓉也不敢做得这么明目张胆”她吃某个人的亏,实在是太多太多了,颜面扫地也不是两三次了。

但是现在”陈太忠终究是不在凤凰科委了,而且据蒋主任掌握的信息,那个美国总统的侄女儿,跟陈太忠的关系非常地暧昧,更别说她又了解了一下昨天的情况,知道许绍辉的儿子似乎对这个项目不太有把握,而姓陈的哪货也没有插手的意思。

于是”她就撺掇穆海波联系一下凯瑟琳,想约见对方,是的,她有意绕过陈太忠,而且她不能在见面前,就吐露她的意思,否则太容易被拒绝了。

穆大秘已经知道蒋省长的女儿是个什么人了”电话他是打了,但是坚决不肯打蒋省长的旗号,陈太忠那家伙的路,是那么好短的吗?他直接就说是蒋省长的女儿想见她。

凯瑟琳跟陈太忠荒唐一夜,不但起得晚,现在还由刘望男和张馨陪着在逛街,她对蒋君蓉印象并不好,于是很干脆地问,她找我有什么事儿?

穆海波就说,是给沃达丰代加工手机的事,凯瑟琳对国内的这一套也有所了解”就说消息我给陈太忠了,你们有什么想法,找他商量吧许主任开。”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都不肯帮忙,更别说是蒋君蓉了。

蒋主任一琢磨”就很果断地亲自来文明办了这么做也是别无选择,因为她知道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人,那家伙软硬不吃,与其指望请别人关说被顶,不如自己去尝试。她这话说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陈太忠已经明白消息是怎么泄露的了,无非是凯瑟琳夜不归宿嘛,导致她觉察出了许纯良的存在,顺藤摸瓜就摸出了这些。

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不怕别人怀疑他跟凯瑟琳的关系了一哪怕是被捉了现行,他也可以解释为自己是“顾全大局忍辱负重”不伸出卖那个啥相的,普林斯公司已经给了天南太多的照顾了,撇开黄家的因素不谈,谁敢冒激怒凯总的风险?

既然明白了泄密的源头,他也不打算跟蒋君蓉再计较什么,于是很干脆地回答,“凤凰科委已经有了手机生产线,你慢了半拍,我是不支持重复建设的。”

“如果素波不是连着换了两个市长,手机生产线我早就搞了”关键时刻,蒋主任自然当仁不让,她重重地哼一声,“这个项目,还能突破手机的准入制度,我没有放弃的道理。”

手机准入,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环,你生产出手机,不是说就能随便卖了,就像光纤、光端机或者交换机一样,你得获得部里的认可,取得许可证才能销售。

更有那甚者,获得部里的入网许可证都不行,还得做通各省娜电管理局的工作,获得省内入网证一供大于求的产品,往往都是这样,国家认了我省里不认,你就是不能卖。

从本质上讲,这跟邵国立琢磨的卷烟销售也有点类似,卷烟厂全都是国有企业,但是能在哪个省卖,不能在哪个省卖,那也要看卷烟厂的公关能力了。

而不管哪个手机生产厂家,在获得沃达丰公司代加工的单子之后,这些困扰就都不是困扰了,首先,部里的入网证就好搞了一你要是不给我许可证,那么,这外贸单子真的耽误了,算谁的责任?2592章开出条件(下)

没人愿意承担这个责任!

大家在国内抢食儿,许可证上你卡也就卡了利益所在,都能理解的,但是人家对的是国外市场,都有采购单子了,你再卡的话,地方政府就要跳脚了!

而素波为沃达丰生产定制机的消息一旦传开,各省的准入门槛,基本也算不存在了,起码没人敢明目张胆地阻挠了世界第一大移动公司都用的机子,进了你们省会水土不服?

说句良心话,对于这一点,蒋君蓉有着非常明确的认识,她争的不仅仅是这份订单,不仅仅是熟练的技术人员,她还争在国内市场的流通权。

要是仅仅为了一个高科技企业,她还真不愿意再来吃陈太忠的闭门羹一这是一份异常辉煌的业绩,她必须争取。嘿,你琢磨得还真是不少!听到“准入制度”四个字”陈太忠都有点佩服蒋君蓉了,这女人的个人生活,或者有点糜烂”但不可否认的是,人家做事还真的挺用心、我琢磨着,纯良也未必能赶得上。

陈某人又想起,自己跟这蒋君蓉结怨,其实大多还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姓蒋的傲气逼人,这是很讨厌的,在竞争中仗势欺人也令人厌恶。但是两人之间,还真没什么私人恩怨,这家伙吃自己教训这么多次,居然还敢找来,对她勇于送脸上门的精神,他还是有点佩服,于是也不再说什么怪话,而是认真地建议,“这件事情,你该跟许纯良商量。”

蒋君蓉哪里是那么好哄的?她笑嘻嘻地看着他,“跟他商量,不如跟你商量”听说他对操作这个项目,不是很有信心。”

“可问题是,我已经不在科委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跟许主任商量去吧”啊?我也希望你们能商量出个结果,不管怎么说,凤凰科委在手机生产方面”超出开发区三条街都不止,全方位地领先你们。”

他这全是实话”他确实希望双方能合作,而凤凰占主导地位,要知道,一天之前,许纯良还在为单位生产的手机不过关而头疼,若不是凯萨琳找来了这个代加工的大单,那十有八九,章尧东钦点的这个项目,就会成为大浪淘沙里的一颗沙子。

外力是靠不住的,陈太忠从不迷恋外力,凤凰手机的危机只是被掩盖了,万一这次拿不下这个单子,或者说拿下之后,再没第二个单子,那么还是不得不转回头来,面对竞争激烈、血腥残酷的国内市场,所以说,合作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蒋君蓉对这个建议不感兴趣,她冷哼一声,“全方位的领先?我看未必,只要这个单子给了开发区,我们能全方位地一次到位,凤凰科委的那点优势………,嘿,不提也罢。”

这话说得,也是很有道理的,接下这个单子来的话,开发区这边买了设备,设备怎么使用,有人教,生产流程中该注意什么,也有人管,一个实实在在的单子生产下来,经验和人才就都有了,再加上连准入资格都获得了你凤凰科委还能跟我开发区得瑟哪一块?积淀。积淀才是重中之重啊……,陈太忠叹口气,这一刻,他憋起了关正实的感叹,“凤凰科委哪怕是走过弯路,哪怕是被你们迎头赶上,但是你总知道……底蕴两个字吧?”

蒋君蓉何许人也?几句话下来,她就发现,姓陈的态度有所转变,说不得又是微微一笑,“太忠,你的底蕴……我可是深有体会。”

“陈主任,我上个厕所”郭建阳这下是再也坐不住了,这女人虽然看起来冷傲,却是什么话都敢说,尤其又是美艳无比,所以他真是不敢再听了这都说到底蕴了,再说就该说到长短粗细了吧?

看着他仓皇离去之时,还不忘记带上门,陈太忠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下没人了,他也不怕把话说得明白一点,“蒋君蓉,你今天来,就是打算坏我名声的,是吧?”

“我又没说你始乱终弃”蒋君蓉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接着面容一整,又恢复了冷傲的样子,“这个单子我一定要得到,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这个嘛……”陈太忠最见不得的,就是她这副模样,于是沉吟一下,缓缓开口,“虽然大家不是很熟,但是你让我开口了……给个副省长吧,行不?”

“这个玩笑有点无聊”蒋君蓉冷哼一声,“就别说我有没有这个能力了,就算我有那本事,你才多大,二十二还是二十三?惦记副省去……你别让我小看你的智商,行不行啊?”

“但是,你让我看不起你的智商”陈太忠很严肃地点点头,随即略略提高声音,“都跟你说了去找许纯良,你非要跟我夹缠不清,有意思吗?”

“我从来不喜欢跟别人分享,我的就是我的”蒋君蓉的下巴又略略抬高两毫米,这个极细微的变化却是让她的气势中又凭添了更多的傲慢“,陈太忠,你应该庆幸,我不是你的女朋友要不然的话,你的其他女人,统统得不到好下场。”

“呀哈,我就不信这个邪了””陈太忠气得狠狠一拍桌子,他虽然有点滥情,但是同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愿意珍惜每一个拥有过的女人,这话真是触了他的大霉头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这家伙八成用的是激将法,于是微微一笑,“,我从来不庆幸啥,说实话我又不是娜票。”

这话骂人骂得有点晦涩,蒋君蓉初开始,也是听得一头雾水,“嗯……你当然不是娜票,我说你到底想说什么?混蛋……,你敢我说是在集郁?”

“那算我在集娜好了”陈太忠见她生气,自己反倒乐了,于是哈哈一笑,“收集尽天下美女,集娜爱好者嘛不过……你不算美女,我就不收了。”

“你!”蒋君蓉气得脸色镂青。

“算了,扯淡的话也就不说了”陈太忠摇摇头,他既然意识到蒋君蓉也是个工作狂人就懒得再为难她,“我还是那句话,你跟纯良联系吧。”

“你……在敷衍我”蒋君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目光里的情绪也非常复杂,有怀疑,有气愤,还有思索和困惑,所以这话里,带了点置疑的味道。

你!陈太忠真是有点生气了,说不得冷笑一声,“想让我不敷衍你,简单啊……要他把江川撤了,市委〖书〗记我来指定,那我就一定让你满意,不管从心灵还是肉体上,都让你满足。”

“吱”的一声轻响,门被推开了,华安的头探了进来,却是不小心又听到了最后一句,整个人登时就愣在了那里。

“我说,敲一下门很难吗?”陈太忠重重一拍桌子,真是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哥们儿我正经地说了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小子来,随口调笑一句,你这个混蛋就出现了!

华安听到这话,吓得转头就走,“对不住啊陈主任,是我不对!”

“给我回来!”陈太忠冷哼一声,“说,到底什么事悄?”

华主任匆匆而来,是通知陈主任一声,马主任已经回来了,而且他还想邀请陈主任,晚上一起去马主任家看一看。

随着传言的越演越烈,华安的地位真的有点不稳了,所以说一听马主任回来了,就马上想过去看望一下,顺便了解点消息马勉不会告诉他很多,但是隐晦的暗示,多半会有一集。

按说他去马主任家,是没必要叫上陈太毒的,但是,陈主任也是马主任的人不是?而且马主任那边万一有什么变故,跟陈主任打好交道就很有必要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华主任已经努力在直视陈太忠了,但是眼角的余光,还禁不住要瞥一眼蒋君蓉口他认出这溧亮女人了,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敢跟素波官场第一美女这么说话,陈主任你真是大牛啊,我那个外号可是一点都没起错,果然是妇女之友,连蒋省长的女儿都敢调笑。

“行了,要去你去吧,我已经联系过马主任了”陈太忠一摆手,点到为止地说一句,然后侧头看向蒋君蓉,“我说你还不走啊?”

“我走,我走”华安吓得站起身,快步离开了陈主任办公室,出去的时候……小心地带上了门……

“江川跟你仇很大吗?”蒋君蓉有点不清楚陈太忠的逻辑,所以才一直不肯离开,既然中途打岔的那位已经走了,她也借机改变了调笑的口气,“,我觉得你的要求有点奇怪。”

“一点都不奇怪,回家你问一问,就知道了”陈太忠微微一笑,,“所以我跟你说,许纯良那边,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蒋君蓉沉吟了起来,好半天之后,她转一转眼珠笑了,“看看,都能替许纯良开出条件来,你还说自己不管事,我今天缠定你了。”

“你可不可以不这么无聊?”陈太忠白她一眼,又看一下台历上的电子钟,站起了身子,“你不走是吧?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