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3 -2594大交换

2593 2594大交换

2593章大交换(上)

“他说,要拿下江川?”蒋世方低声重复一遍,眼神却是有点茫然,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最近蒋省长事情比较多,所以九点多才回来,而且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下午找陈太忠去了——甚至穆大秘都没跟他说,自己给凯瑟琳打电话了。

当然,这不是穆海波敢背着领导玩什么花样,而是说这事儿不是很要紧,回头得了空再说也不迟,蒋省长最近真的很忙,再说,事关凯瑟琳、蒋君蓉和陈太忠,穆海波倒是想隐瞒呢,敢吗?

所以,蒋世方一回家,就收到了女儿的告状,一时间他居然都有点迷糊,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嘿,这小子倒是会将军,蓉蓉你没有直接找一下凯瑟琳?”

“人家说了,只认陈太忠,昨天又是夜不归宿呢,”蒋君蓉也知道,老爹是说他也很重视凯瑟琳,没准打上蒋省长的旗号就好用,“就不知道这俩怎么弄到一块儿的。”

蒋世方对男男女女之间的八卦不感兴趣,陈太忠和凯瑟琳现在……就算被警察捉奸在床,省里都得出面保人,他关心的是另一点,“关于江川,他还说了些什么?”

“他还说……还说就是不讲理的话了,”蒋君蓉知道陈太忠的话哪些可以信,哪些不能信,有些属于气话的,她说出来都没意思,不过老爹要问,她也就说两句,“他说张州的市委书记,要由他来指定。”

“嘿,扯淡,”蒋世方听得都情不自禁地笑了,信口还骂句脏话,下一刻他眉头微微地一皱,“那他再没提江川的事儿了?”

“没有了,他就那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蒋君蓉也不是笨人,她本来就觉得这里面有说法,见老爹这样的反应,心里就更确定了,“这江川……是怎么回事?”

“没啥,是说文明办主任的位子呢,”蒋世方摇一摇头,又陷入了沉吟中,他跟戴复说了,要陈太忠拿下江川,才肯把文明办主任的位子让给秦连成,而让戴复去正林做常务副。

这个要求是有点不讲理,省纪检委想拿下一个市委书记,真的太吃力了,而许家虽然势力不小,但是天南压根就不是许家的地盘。

所以听到陈太忠耳中,这就是**裸的羞辱——厅级领导的任命,不是随便乱掺乎的,许绍辉你规矩点,真那么有本事,搞个市委书记给我看看。

尤其让陈太忠不满的是,这话不但是冲着许书记去的,连他陈某人也捎带上了,所以恼怒之下,他都没把话传给许纯良。

殊不知,他把蒋省长的意思弄拧了,这种得罪人的话,十年前蒋世方是黑脸书记的时候,说得出来,现在却绝对不会那么说,蒋省长的本意是吹风——我有意对付江川,许绍辉你是纪检委书记,帮着开个头,至不济也表一下态嘛。

当然,要说蒋省长有敲打许绍辉的意思没有?那多少也有一点,你秦连成敢跟我蒋某人的爱将抢位置,那么……多少付出一点代价吧。

然而,这话传出去之后,久久不见回信儿,蒋世方就反应过来了:得,事情肯定卡在陈太忠那儿了,八成这家伙把我的意思理解歪了。

是理解歪了,不是理解错了!蒋省长本来是两层意思,吹风是主要的,敲打只是顺便——如果没有合作的诚意,他何必早早地点出江川来?

是的,蒋世方非常确定,理解错他意思的是陈太忠,而不可能是许绍辉这老狐狸——十有八九,许绍辉都没收到这个信息。

这就是老人们经验的可贵之处,谁也年轻过,能理解年轻人的心情,但是老人的政治智商,却不是年轻人能够随意揣测的。

这家伙把我的意思弄拧了,那我要收拾江川,没准就要适得其反了,蒋世方有点微微的遗憾,陈太忠那家伙小肚鸡肠得很,使坏也很在行,又具备使坏的能力。

不过,蒋省长收拾江川的欲望,也不是特别地迫不及待,于是就打算将此事再放一放——陈太忠你再能折腾,也就是个处长,总不能指望我堂堂的省长跟你解释什么。

但是今天听女儿这么一说,蒋世方的心思就又有点活泛了,他思索好久,才吩咐女儿,“这样吧,蓉蓉,告诉陈太忠说,江川我帮他收拾,省纪检委那边配合一下,我给他这么大面子,他还不把这个小单子让给你?”

“嗯?”蒋君蓉不解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长长的睫毛眨巴眨巴,寻思半天才发问,“这个江川,不会是你早给他出了题目吧?”

能猜到这一点,蒋主任真的不能算胸大无脑,不过,换个智商差不多,搁在类似环境里,也能有一半人做出类似的猜测,对官场中人来说,揣摩人心并没有那么难。

“嘿,”蒋世方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有心说点什么吧,觉得也没啥意思,“嗯,你猜得差不多,反正你跟他说,让许绍辉的儿子……好好斟酌一下。”

“他肯定能答应吗?”蒋君蓉的眼睛一亮,老爸不肯多说,那她就捡要紧的问,蒋主任可不是善男信女,若是陈太忠一定会答应,那么她少不得就要……哼哼,出一口恶气了。

“啧,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蒋世方不满意地一皱眉头,知女莫如父,一见女儿这样子,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工作就是工作,你把单子拿到手里,比什么都强,你说对不对?”

“那我直接联系许纯良行不行?”蒋君蓉见老爹不肯多解释,就旁敲侧击地打听,她已经猜出来了,对文明办主任一职感兴趣的,应该是许家的人——否则的话,像收拾省委委员这个级别的干部,许绍辉自己都要慎重异常,凭什么听陈太忠的指派?

“蓉蓉,我知道你很聪明,”蒋世方听到她这么说,脸登时就是一沉,“听你老爹一句话,一个人,心胸有多大,天地才能有多广,你注重的这些枝节末梢,没意思……许纯良答应了你,你俩就拿得下沃达丰的单子?”

“那是,我现在就联系陈太忠,”蒋君蓉点点头,对自己的老爹,她是相当尊重的,这不仅仅是她的后台,更是她今生很难逾越的目标。

现在……十点多了啊,蒋省长眉头微微一皱,不过,想到女儿肯听劝,他也就不吭声了,反正今天的事儿不算太糟糕,文明办一个主任,换来许绍辉的支持,加上一个手机代加工的大合同,省长的面子是有了。

此时此刻,陈太忠正在家里玩游戏呢,他赤身**地躺在**,眼蒙黑布,身上坐了一个女人在不停地驰骋着,一边还有女人在拿舌头和手,挑逗他的各个敏感部位。

他要做的是:用嘴猜出那个正在喂他啤酒的女人,是谁?

陈某人自命名器控,坐在他身上的那位,小太忠很快辨识出来了,但是撩拨他的女人,他就不能一一辨识了,至于喂他酒的,他不作弊的话,一般也就猜得出丁小宁,小宁的嘴唇真的有点厚。

用排除法的话,不太好辨识出来,要知道,今天不但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在,蒙晓艳也在,屋里煞是热闹。

“你是……田甜?”他咽下嘴里的啤酒,做出了猜测,只听得身前佳人冷冷一哼,却是凯瑟琳的声音,“你在我身上喝了那么酒,连我的味道都闻不出来?”

“太忠,电话,”下一刻,田甜的声音响起来了,“蒋君蓉给你打过来的。”

“太忠哥你咋这么坏呢?”身上的女人发话了,李凯琳现在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还是娇滴滴的那种,“一听说是蒋君蓉,就又……又大了一点。”

“胡说,哥不是那种人,”陈太忠义正言辞地反驳她,一边接过手机,一边嘴里还在评价,“不是我大,是你今天分泌得不够多……蒋主任,这么晚了,有什么指示?”

“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蒋君蓉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听筒内传来七八种沉重的呼吸,还有啪嗒啪嗒的活塞运动声,禁不住提高了声音,“陈太忠你在干什么?”

“现在是我私人时间,”陈太忠恼火地一伸手,拽掉眼上的黑布,却愕然发现伊丽莎白正从身边离开,凯瑟琳鼓着腮帮子凑了过来,很显然是噙了满满一大口啤酒,打算冒充蒙晓艳的口腔容量,“啧,凯瑟琳你作弊……我说蒋主任,我真的很忙的。”

“我帮你搞掉江川,谈一谈合作吧,行吗?”蒋君蓉听他这边如此热闹,心里真的是有点恼火,总算是她记得老爹的吩咐,强令自己不去叫真,“沃达丰的单子,一定要留在素波。”

“这事儿你真的该跟许纯良谈的,”陈太忠叹口气,“帮我搞掉江川?麻烦你醒一醒,这本来就是你老爹自己要下手的,别说帮我什么的行不行?”

要不说这厮真是个奇才,身边有诸多美女围着他忙碌着,他居然就能从一个电话里反应过来——其实我答应不答应蒋世方,人家都要对江川下手了。

2594章大交换(下)

许纯良的生活,一般是比较规律的,不过他最近才从北京回来,积累下不少的事情,开会就开到了晚上八点,然后在科委宾馆随便吃点工作餐,又溜达到技术公关组,看他们忙碌。

他不走,别人也不敢走,起码负责这一块的邱朝晖和李健就不能走——这段时间大家都累惨了,很多主任晚上连家都不回,直接就住办公室了。

不过大家也不能有啥意见,许主任自己都很少回临置楼住了,就住在办公室的套间里。

眼瞅着十点半了,宾馆为工作人员准备的宵夜都送过来了,李健就劝许纯良早点休息,但是许主任心里装着事儿,说我再看一会儿。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接起来一听,那边是个女声,“是许纯良吧,我是蒋君蓉,有点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许纯良听了没两句,就走出了房间,在走廊上冷笑一声,“沃达丰代工的单子给你?你有没有搞错……蒋主任,咱俩还不是很熟吧?”

“我已经跟陈太忠说过了,他说找你商量就行,”蒋主任在电话这边,也有点小郁闷,你俩都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反倒我这省长的女儿,感觉像是后娘养的。

“哦,他没跟我说过这事儿,你让他给我打个电话吧,”许纯良也不买她的账,他可知道太忠跟她弄不到一起,所以,他并不怕再表一下态,“而且,不管是谁想要单子,也得给我们单位一个交待。”

这是原则问题,许主任早早地给她打一针预防针,凤凰的手机还就等着沃达丰的单子打出名声呢,他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主儿。

“具体事项,咱们可以商量,”蒋君蓉一听,还真是有门儿,于是轻笑一声,“你的生产线和技术人员,开发区可以考虑购买和聘请。”

经过跟陈太忠的谈话,她也明白了,凤凰科委那边已有的人和物,真的是很宝贵的,而且,不给科委已经投入的人力和物力一个说法的话,人家绝对不会答应她前来摘桃子。

“这么晚了,蒋主任还没休息,很敬业啊,”许纯良随口答她一句,脑子却是在疯狂地转动着,必须承认,他在一瞬间就被蒋君蓉这句话打动了——一天之前,单位的手机项目还折腾得他夜不能寐。

“你也很敬业,听声音你身边人不少吧?”蒋主任也听出来了,许纯良刚才处在一个嘈杂的环境中,而且不是歌厅之类的地方,“倒是陈主任,现在放松得很。”

“那是他忙的时候你没见到,”许主任冷冷一哼,现在都快十一点了,他当然猜得到太忠在干什么,那家伙别的毛病没有,就是管不住裤裆,不过既然是兄弟,他对别人的诋毁,必然要做出还击。

“大晚上的,咱们不说这些了,明天是你来素波,还是我去凤凰?咱们敲定一下收购意向,”蒋君蓉不跟他斗嘴,正经办起事来,她是很干脆的,“沃达丰的单子不等人。”

“收购意向?”许纯良听得微微一惊,终于从紧张的算计中脱身出来,“我说,我答应把东西卖给你了吗?”

诚然,这个手机生产线搞得许主任焦头烂额的,但毕竟是他一手操办起来的,而且没谁敢说这个手机产业肯定办不起来——许主任焦头烂额,也是担心办不好,而不是说死活办不好,在头疼如何善后。

“这只是价格问题吧,呵呵,”蒋君蓉轻笑一声,有点不以为意,她说话做事,一向就是这种风格,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是不能谈的——有底气的人做事,就是这个气派。

而且这一次,她也是掌握了一定的信息,“不过许主任你也别跟我漫天要价,狮子大张嘴的话我就不买了……你科委手机生产线是什么样,大家都清楚,想再找第二个买家也难。”

许纯良听到这里,没由来地一阵头疼,这就是底牌被人发现了,科委在诸如《天南科技》之类的报刊上,连篇累牍地宣扬设备的先进性、产品的可靠性,但那是蒙哄业外人士的,真正的业内人士,都知道宣传的东西是不假,但是重要性就要大打折扣了。

而正经官场里的人,若是肯打听的话,就知道科委的手机正面临不上不下的尴尬局面——而且没有得力措施,任由其发展下去,那很快就会变为不上只下的情况。

所以,蒋君蓉这话,就算是一针见血,戳破了纸老虎的本相,你就别跟我装牛逼了,如果我不收购,你十有八九也要落个“决策失误”的名声。

然而,许纯良虽然纯良,但终究不是吃素的,他冷笑一声,“蒋主任既然这么有信心,看来是跟沃达丰已经取得共识了?”

蒋君蓉听得微微一滞,之后才笑一声,“跟他们达成共识,肯定不会很容易,但是我有这个信心。”

她确实有这个信心,只要能接下这个手机项目,实在不行可以请老爹出面代为联络——就算老爹也没这个能力,但是蒋省长高度重视的话,想来陈太忠也得跑前跑后。

你有这个信心吗?说实话许纯良是不太信,不过,手机这一套摊子,确实让他有点坐蜡,听听对方说什么也好,“有诚意的话,你来一趟凤凰吧。”

“我觉得还是你最好来一趟素波,”谁也喜欢主场作战,蒋君蓉当然不例外,起码气势上就能压人一头——这是你上门求我,为此她还补充一句,“陈太忠也在素波呢,大家好商量。”

“明天周末,太忠要回来的,”许纯良不吃这一套,让我上门找你?就是太忠那句话了……看把你美得!

“明天下午,凯瑟琳飞北京,他怎么可能回去?”蒋君蓉轻笑一声,笑容有点对所掌握的信息面的傲然,“那个家伙是什么性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许纯良默然,搁给陈太忠的话,就冲着她的傲慢,就不会去素波,但是许主任不同,他沉吟一下,“陈太忠答应帮你了?”

说实话他不太相信这个猜测,我都请不动太忠出手,你蒋君蓉请得动?可是,陈太忠没答应的话,姓蒋的怎么会知道这个单子,又怎么敢找过来谈合作?

“我自然有让他帮我的办法,”蒋君蓉笑一笑,“明天一大早过来吧,提前告诉你一声,有意外惊喜哦。”

我艹,许纯良挂了电话之后,二话不说就给陈太忠拨电话,陈太忠正嗨皮呢,屡屡被人打断,真是忍无可忍,“……你俩谈嘛,关我什么事儿呢?对了,老蒋要对江川下手了,你这边配合一下……”

啧!这一下,许主任是真明白了,蒋世方对江川下手,只要纪检委这边略作配合,那么秦连成去文明办就没什么问题了,这虽然是个交换,但是许家不吃亏——动手的是蒋世方。

正是仗着这个,蒋君蓉才敢惦记从凤凰科委抢沃达丰的单子,至于说戴复去正林任常务副,许家愿意支持的话,那么在张州那边也会有收益,就算没收益也会有人情,这是另一个交换,蒋主任现在开口,不过是要搭头呢。

“明天一大早我去素波,咱们三个碰一下,”许纯良做出了决定,“蒋君蓉要跟我谈收购手机生产线,这个包袱总算可以甩掉了。”

“我说你不是这样吧?”陈太忠一听就恼了,他让蒋君蓉联系许纯良,也是琢磨着凤凰这边不会轻易松口,怎么你小子就直接卖了呢?“你考虑过章尧东的情绪没有?”

“价钱卖得合适点就行了,”许纯良心里暗笑,嘴上却是叹一口气,“唉,我指使不动你用凯瑟琳,蒋世方总指使得动,我对咱们的手机项目……真的很有感情。”

“你……你小子现在,真的太不纯良了,”陈太忠二话不说就挂了电话。

章尧东是在周五晚上来的素波,他的家从外地迁到了素波,第二天他还说稍微睡个懒觉,不成想七点不到,就被电话惊醒了,“是纯良啊,什么事儿?”

听对方把话讲完之后,他沉吟了好半天,才沉声发话,“你们先谈吧,我就不过去了……告诉陈太忠和蒋君蓉,我高度关注,最后还要把关!”

他的语气不是很好,搁给谁心情也不会好了,手机项目是他主张上的,现在有大单子了,素波市横插一杠子过来,这桃子摘得叫个顺手……

他的妻子已经醒了,两人不是睡一个屋的,听他语气严厉,她就走了过来,“怎么了,一大早这么大的下床气?”

“啧,把陈太忠放到文明办,是个大大的失误,”章书记叹口气,陈太忠要是还在凤凰,这单子素波人怎么抢得走?遗憾的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

他呆一呆之后,又抓起了手机,折腾半天翻出“田立平”之后,又沉吟一下,他很不想给这个跟自己不搭调的市长打电话,但是眼下……不打也不行,要说凤凰市谁还能用得动陈太忠,怕是也只有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