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7 -2598亡羊补牢

2597 2598亡羊补牢(求月票)

2597章亡羊补军(上)

前有尚彩霞的电话,后有对蒙勤勤的了解,陈太忠发现,他想拒绝简泊云,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所以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然而,因为他在前期就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知道这件事翻开的可能性实在太小,倒也没有多么抗拒的心理、有些盖子,是不得不捂的。

不过他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找他说情,他认为有人想捂盖子的话,那必定走到了一定级别的,通过人给许绍辉传话才是正道。

不管怎么说,他可以拒绝简泊云,却是不能无视她身后的各种关系,一边驱车向锦园驶去,他一边心里暗暗感慨,总算知道黄二伯为什么在京城都能呼风唤雨了。

郑飞和黄老的地位,那是不能比的,而且一个已经死了另一个还活着,但就是死了的这位的儿媳妇,随便招呼一声,他陈某人都不能不卖这个面子。

所谓权贵家庭的影响,就是这么大,虽说有“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一说,但是在这衰竭的过程中,其影响依旧是绝大多数人望尘莫及的。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车就到了锦园,走进包间之后,简泊云和侯厅长已经在里面了,他是第一次见简泊云,发现尚彩霞嘴里的简大姐皮肤白皙保养得很好,倒是看不出来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侯国范却是高大黑粗,脸上坑坑洼洼的,看起来比简泊云年纪还大。

见他进来”侯厅长笑嘻嘲也应了上去,热情地伸手相握,“太忠主任,久仰久仰了”““介绍一下”这就是简大姐。”

“简阿姨好”陈太忠先冲简泊云点点头,才侧头看一眼跟自己握手的侯国范,嘴角抽*动一下,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了,“侯厅长太客气了,怎么敢劳您大驾迎上来呢?”

“应该的”应该的”侯厅长连连地摇头,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变,一个厅长如此对一个处长,实在太掉身价了,不过他被人揪了小辫,不客气不行。

“小陈”坐”简泊云笑着点点头,她就坐在圆桌后面,一动不动,这就是简大姐的做派”求人都是理直气壮的,“早就听小尚说起你了。”

其实这并不是她有意怠慢对方,而是她太要面子,本来她就是大户人家出身,格外讲究长幼尊卑,蒙艺对她失礼一点”她就直接不登蒙家的门了,半年之后,还得暴后尚彩霞主动上门”缓和双方的关系。

面对比蒙艺还小了一辈的小字辈,她绝对不可能站起来去迎接,不过话说回来,她能坐在桌边等小陈,那也是很给他面子了按她往常的习惯,是应该坐在沙发上不动,等着小陈来请自己入席。

陈太忠不知道她有这习惯,不过尚彩霞在人家嘴里都是“小尚”他自然也就不能计较,于是笑着点头坐下,“简阿姨看上去也很年轻,您跟这锦园的老板是…”

总之就是一些应酬的话了,简泊云大大方方地坐在上首位,侯国范和陈太忠分坐在她两侧,恭敬异常。

不多时,酒菜就上来了,简阿姨看一眼陈太忠,“动筷子之前,把正事儿说一下,小使用人不当,这是他的不对,不过储运处的事,他确实不知情,而且他表示尽快补上“…………小侯,你跟太忠表个态。”

“陈主任,我现在已经在查存粮了,最多两个月,我一定补上”侯国范可是知道简大姐的做派,马上态度端正地回答,“许书记那边,就麻烦您帮着解释一下了。”

陈太忠也感觉出来了,简泊云跟侯国范说话,都是颐指气使的,可那不是傲气,而是长辈对晚辈那种很自然的吩咐,心说这大家庭出来的,就是不一样。

“反正尽快补上吧,要不然许书记那边也难做”他点一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接着话题一转,“听说侯大勇开了一个投资公司?”

“那是小勇的爱人开的公司,她是归国留学生”侯厅长正色解释,省纪检委那边有意放水,他自然知道李强交待了什么,“我已经跟他俩说了,不许在天南省的粮食系统做生意。”

“最好不要在天南做生意”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答一句,又看一眼简泊云,“阿姨,这不是我不给您面子,侯大勇搞得面粉一厂的工人堵马路去了。”

“嗯?”简泊云听得眉头一皱,侧头看看侯国范,她可不知道还有这回事,一时就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小侯,小陈说的是什么半?”

“啧……这个事儿,我也是才知道的”侯国范苦着脸回答,他其实早听说这件事了,别的不说,储运处的处长张峰,就是因为面粉一厂的事儿,才被扯进来的,然后就又扯出国储粮的问题。(哈十八纯文字)

他之所以没说出此事,主要是面粉一厂那边,没有实现真正的并购,他也知道简泊云见不得这些东西,能不说自然就不说了。

现在这话被陈太忠扯出来之后,侯厅长就不敢再隐瞒了,“小孩子不懂事,想收购面粉一厂,下面人胡乱猜测我的心思,跟着瞎起哄,我已经训过小勇了。”

“胡乱猜的?”简泊云白他一眼,她为人方正古板,却不是脑瓜不够用,“还不都是你惯的,小陈说得对,你让他不要在天南做生意了。”

“嗯,我给他安排个工作,让他好好上班”侯国范乖乖地点头。

“不要让他在天南呆着”简泊云干脆地摇摇头,“如果那个公司不注销的话,他就不要回天南。”

她可是明白陈太忠的要求,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当初蔡li的儿子郭明辉,就被蒙艺撵出了天南口她跟蔡li的关系也不错”知道这件事。

蒙艺那么做,一个是防着有人觉得蔡书记失势了,拿她儿子以前的事情做文章”他难免被动,另一个就是防着郭明辉通过利益交换来做买卖。

小陈指的显然也本是这个,你侯大勇不在粮食系统做买卖,但是可以跟别的系统的人互换利益,这点东西谁不懂?

侯大勇和郭明辉有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做生意的时候,吃相太难看”类似这样的主儿,没人计较的时候也就算了,一曰有人计较,他们就算说自己以后一定改,…别人也得信呢。

所以,简泊云能理解陈太忠的要求,就主动出口,要把侯大勇撵出天南一边说,她还一边扭头看一眼陈太忠,“小陈,阿姨这么做,还算公道吧?”

我简某人帮侯国范说情了这事儿做得不怎么漂亮,但是我也帮你把他侄儿赶出天南,彻底绝了某些后患。

“公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虽然是第一次见简泊云,但是他居然能很明确地感受到对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所以他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其实您这么要求,也是为了侯厅长好……我说得对吧侯厅长?”

我说你差不多点啊,侯国范真是有点恼火了你一个小小的处长,见了我这个厅长,没个处长样儿一刚才我很给你面子了,现在当着简大姐你还这么说话,就有点过了。

所以,侯厅长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也不回答答应了简大姐的事情,不信你敢翻悔,你不要得寸进尺好不好?我好歹是个厅级干部,你居然敢占我口头便宜?

“侯厅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陈太忠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他今天气儿不顺着呢,简阿姨是挺讲道理的,但是侯国范你的人挪用国储粮还有理了?还是说,你觉得你侄儿有意侵吞国有资产,而没有受到处理是应该的?

“小陈,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阿姨?”简泊云哼一声,不满意地发话,“我总要给你个交待,都是你的长辈,给不了你交待,你再拍桌子瞪眼也不迟。”

“你是长辈我认,他?”陈太忠冷笑一声,手指侯国范,“在挪用和侵吞国有资产的能力上,算是我的长辈……比我有本事。”

“陈主任,我就是看了你一眼,你不用这么敏感吧?”侯厅长也是恼火异常,却还是敢怒不敢言。

“你也不用这么不服气,要不是简阿姨,哼”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剩下的话他没说,不过是个人就听得出来,没有简泊云,你真啥也不是。

“你俩都少说两句”简泊云轻哼一声,打断了这二位的叫真,不过说来也怪,这俩都没把这账算到简泊云身上。

由此可见,“公生明廉生威”这话,在一定范围内是站得住脚的,简泊云性格迂腐,办事也没什么明显的条理性,但是就因为她做事公正,别人就不好怨到她头上。

这顿饭吃得没啥滋味,但是饭吃完陈太忠就知道,简泊云的调解已经是不可逆了,不过这也算正常吧,国储粮出问题,真要被捕上去……嘻,就不可能被捅上去。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他将此事撇到一边,开着车赶到涂阳办事处,凯瑟琳等人下午要飞北京了,往常的时候就算了,今天周末,他是一定要送的。2598章亡羊补牢(下)

素波的机场离市区有三十公里,加上安检换牌啥的,再考虑堵车的因素,提前一个来小时起身,是很正常的。

不过,就在路上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了许纯良的电话,“太忠,凯瑟琳不是四点二十分的飞机吗,怎么你们还没到机场啊?”

咦,合着你早就去了?陈主任低头看一下仪表盘,也不过才三点二十,“我已经出市区了,等着啊,十五分钟内一准到…“我说,你不是跟蒋君蓉在一起谈事呢?”

“哦,我俩琢磨着,要来送一下凯瑟琳,中午就是在市区外面吃的”许纯良很自然地回答,“该谈的事儿,谈得差不多了。”

一行人到了机场果不其然蒋主任和许主任都在,毕竟是周六了,大家没有很重要的事情又想在凯瑟琳面前留个印象。

也就那么短短一阵,凯瑟琳就进去了,剩下四拨人,涂阳人打个招呼先走一步,陈太忠看看许纯良,又看看蒋君蓉,他不想问这俩谈得怎么样了但是还不能不问,“谈好了?”

果然是谈好了,素波这边同意凤凰控股,但是新公司必须在素波注册,而生产要放在凤凰这是许纯良娶持的。

至于说细节,那就是再议了,目前先把框架定下来反正在许主任看来,生产放在凤凰的话,带动相关产业的效果不会受到影响。

蒋君蓉肯定是有点不满意,不过这由不得她,而且设备在凤凰生产的话,确实能降低一些成本,这是毋庸置疑硪一旦达成初步意向,这俩就撇开纠嬷,矛头直指陈太忠,提出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太忠,我们这儿都没问题了,单子呢单子啥时候给我们?”

“好像我欠你俩似的”陈太忠真有点哭笑不得他扭头走向自己的奥迪车,“你们先忙吧,回头等消息就完了。”

“去办事处汇合啊”许纯良见状,喊了一嗓子,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就走向自己的车了,蒋君蓉见状,向自己的跟班微微扬一下下巴,“跟上他。”

这两位都是干脆的主儿,几个小时就能敲定这么大项目的合作,但是对沃达丰的单子,他俩是不得不操心,没有单子的话,合作基础都要受到严重影响了。

陈太忠正好也要找许纯良说事,三辆车头尾相连,冲着凤凰科委素波办事处疾驰而去。

才一进接待室,许纯良就憋不住了,他也不管蒋君蓉就紧紧地跟着,大喇喇地发问了,“我说太忠,那单子问题不大吧?”

“我目前初步的计划是,把单子给了阿尔卡特”陈太忠也不再藏着掖着,“然后让阿尔卡特和沃达丰的人过来指导生产。”

“你没搞错吧?咱们现在用的可是诺基亚的机芯”许纯良听得目瞪口呆,“换成阿尔卡特的……,这得多huā多少钱?”

“我就见不得你这样,能多huā多少钱?”陈太忠白他一眼,“关键是把技术吃透了………将来咱还要生产自己的机芯呢,你得有这样的眼光。

“蒋主任,看来这次,你这儿得多出点钱了”许纯良扭头看着蒋君蓉笑。

听到这话,蒋主任就愣在了那里,眼睛不住地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我怎么觉得一一,一一你俩是故意阴我呢?这单子不能让诺基亚接吗?”

“阴你?我倒得有那个闲心呢,你现在退出都可以”陈太忠不屑地白她一眼,“你能从诺基亚手里拿到代工的单子?人家就是专搞生产的。”

“那阿尔卡特的单子就好拿了?”蒋君蓉就见不得他这表情,气呼呼地反问。

“我去过阿尔卡特董事长缪加的办公室,凤凰驻欧办就在巴黎”陈太忠瞥她一眼,“而且法国的制造业很扯淡,他们习惯外包,我说“……你不是会法语的吗,连这个都不知道?”

蒋君蓉被他顶得直翻白眼,不过许纯良敏锐地发现了另一个问题一这一刻,许主任和蒋主任是同一阵营的,携手共同对付陈主任。

个以他就发问了,“太忠,听起来……你能左右沃达丰外包的意向?”

陈某人刚才强调的,是他从诺基亚手里拿不到单子,而不是说沃达丰不会给诺基亚单子,也就是说,沃达丰的单子,一包给阿尔卡特或者诺基亚,是他可以左右的,许主任当然能听得出来这个细节。

“是啊,你能左右了沃达丰吗?”蒋君蓉也反应过来了,大家想得到这个单子,首先是要确定,沃达丰会将定制机外包给谁,其次才是从那些手机厂家手里,把代加工单子二包过来,两个环节都很重要。

“试一试吧”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不试怎么能知道呢?”

蒋主任见他这副模样,好悬没气得晕过去,我几千万投进去,就换来你个试一试?她犹豫一下,才待说什么猛地听到许主任发问了“太忠,在我印象里,沃达丰跟你的关系…………不是很好啊。”

“什么?”蒋君蓉听得又吓一跳她对沃达丰原本就有印象,最近在争取这个单子,就又了解了一下该公司,市值千亿美元的大公司陈太忠你居然招惹了这样的巨头?

你这闯祸能力,真不是一般地强!蒋主任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高看某人了,不成想许主任随口一句话她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

“哈,我跟它的关系,肯定不太好嘛”陈太忠听得就笑,在狙击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的过程中,许纯良的资金跟着凯瑟琳的步伐大大地赚了一笔,所以丫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你俩,“不会是同性恋吧?蒋君蓉觉得,自己实在不能理解许纯良和陈太忠的关系,怎么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不懂呢?“华你这个尝试……,…可能成功吗?”

“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吧”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

事实上,他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能成功,因为凯瑟琳为了讨好他,主动告诉他,说这个消息,是沃达丰的高层跟我说的。

当然泄露这个秘密的时候,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也不无卖弄的意思,为什么呢?因为沃达丰的人想跟她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世界第一大移动公司的合作伙伴她的骄傲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沃达丰为什么要跟她建立合作关系呢?原因很简单她狙击了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的行动,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友谊,永恒的只有利益。

正是因为她在这次行动中获益匪浅,沃达丰才会关注到她,由于已经时过境迁,英国人并没有计较的意思、那是很无聊的行为。

正经是,沃达丰在收购了美国空中电信和德国曼内斯曼之后,一点都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是的,他们还要继续快速扩张,这是英国人早就做出的决策。

这个时候,吸纳资本就很重要了,凯瑟琳手里,可是有十几个亿的美元,而通过肯尼迪家族的影响,她起码能融资到三十亿美元以上,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谁都不能忽视。

光是有钱的话,那也就算了,关键是这美女还有胆量,敢于赌博,上一次她的出手,就给沃达丰的收购凭添了不小的难度谁能保证下一次她不再疯狂呢?

跟这样一个人、一个势力建立合作关系,是必须的,沃达丰扩张的脚步,不能因为这些因素而停顿。

更别说,他们还希冀,在未来的收购大战中,能得到肯尼迪家坏女孩儿的支持永远都没有人嫌自己的资金多。

“他们既然要跟你建立合作关系,这个定制机,你有权推荐的吧?”当时陈太忠就是这么问的,虽然表面上他不说,但是他心里真的惦记着科委的这一块所谓山头主义,不但是一种心态,更是一种性格。

“我要全力争取的话,他们必须重视”凯瑟琳傲然回答。

有了这个保证,陈太忠还怕什么?而且凤凰科委惦记的又不是一包一想一包也没那能力,既然一包是要给国际知名品牌的,凯瑟琳惦记这个,还不是很容易的?

“百分之七十?”蒋君蓉登时就震惊了,你跟沃达丰不对眼,都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主导人家的外包活?她真的有点……”不能理解。

“那真的可以博一下了”许纯良点点头,同蒋主任不同的是,他分外了解太忠的要强,敢在事情没敲定之前,就许下七成的把握,那么这家伙心里最少有九成的把握。

九成的把握还不够,但是加上陈太忠这个人,那就足够了,许主任笑眯眯地看蒋君蓉一眼,“才七成啊,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呢,蒋主任,你得把太忠剩下的三成挤出来。”

“不会,该怎么挤呢?”蒋主任淡淡地摇头,又怪用怪异的眼神看他一眼。

“那我怎么知道呢?”许纯良笑着一摊手,“太忠本来就打算不管的,这不都是你逼得他不得不管的吗?”

“请蒋省长支持一下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就行了”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下手,想到自己又要往欧洲跑了,他有点情绪不佳,“行了,不说这个了“……纯良,那谁的事儿,得停一停了[(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