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9 -2600内外齐动

2599 2600内外齐动

2599章内外齐动(上)

陈太忠并没有说“那谁”是谁,但是许纯良一听就明白了,他侧头看一眼蒋君蓉,才缓缓点头以示自己明白了,“压力很大吗?”

“倒是没什么压力,就是有点不甘心,”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

蒋君蓉看看他,又看看许纯良,“你俩这是说什么呢?”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她心里其实明白,这二位是在晦涩地交流一点情况,却偏偏要懂装不懂地问出来。

这两位看她一眼,没一个人回答她,那是一种不需要用语言就能表达出的淡漠——你也别装了,我们哥俩谈事,你多什么的嘴,不知道你现在很碍眼吗?

蒋君蓉被这两眼看得火“腾”就冒起来了,想她一个天之骄女,要家世有家世,要相貌有相貌,要才情有才情的女人,何曾受过别人如此的冷眼?

更别说她才打算投资几千万参股凤凰科委的手机项目,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合作伙伴的吗?

当然,像她这种非常自我的人,不会拘泥于这合作是怎么来的,对她来说,合作就是合作,就是这么简单。

眼见这二位把自己当作灯泡,她也就懒得再呆下去了,于是站起身来,“我去起草协议,陈太忠,你需要省政府对文明办做出什么样的支持?”

“支持当然是越多越好,比如说文明县区的评选工作,可能会受到资金不足的制约,”陈太忠的要求是张嘴就来,省长嘛,那可是管钱袋子的,“事实上,文明办的经费一直就不宽裕。”

“这个我不敢替你保证,”蒋君蓉一旦决定了什么事,也是快言快语,一边说,她一边向门外走去,“我只管把话传到……”

果不其然,不多时蒋省长就收到了女儿的传话,听到陈太忠的要求,他不满意地哼一声,“文明办是党委的,我倒能给他钱,杜毅会答应吗?”

“杜毅不会插手吧?”蒋君蓉有点不理解,于是请教自己的老爹,“您不是说,他连文明办主任的人选都不会在意吗?”

蒋世方和许绍辉争抢这个位子,只是对潘剑屏表示出了适度的忌惮,却是根本不去考虑杜毅的感受——因为他们确定,杜书记不会动这个位子的脑筋。

“他不安插人,是因为要避嫌,到现在为止,他连精神文明建设,都没有明确表示支持,”蒋世方指点女儿一句,这事涉及高层的一些动向,蓉蓉看不清倒也是正常的,“但是党委就是杜毅的地盘,我给文明办拨款的话,他就未必肯坐视了。”

“可是……陈太忠答应帮着活动沃达丰了啊,”蒋君蓉皱一皱眉头,虽然,她已经向某人表示,自己只管传话,但是听到老爸的回答,她多少还是有点为难。

“他答应了,事情就能成吗?”蒋世方不屑地哼一声,那家伙是文明办副主任,又不是沃达丰的董事长。

“他说有七成把握,”蒋君蓉再为陈太忠争取一下,事实上,她也是在关心那个即将成立的股份制企业,“奇怪的是,那家伙跟沃达丰有点不对劲……居然还能有这么高的把握。”

“他跟沃达丰的关系,应该跟曼内斯曼被收购一事有关,”蒋省长的分析能力,还真不是盖的——天南通过凯瑟琳,弄来了不少曼内斯曼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他做出这个猜测,倒也不是很难。

“那我该怎么回复他?”蒋君蓉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老爹,这个表情,将她的矛盾心理表现得一览无遗,“老爸,我真的想把手机搞上去。”

“我也希望你能搞上去,”蒋世方的眉头也是一皱,不耐烦地看她一眼,“我是你老爸,不帮你帮谁?跟他说,慢慢来不着急……文明办的主任还没定呢。”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就低了下来,接着他就低下头去看文件,嘴里却是还在轻声嘀咕,“他一个副职,就算省里给文明办钱,也要算到正职头上……真不知道他瞎操的什么心……”

这话是着实在理的,但是在同时,素波市的另一个地方,两个年轻男人还就是在讨论文明办大主任的位子。

“蒋世方要纪检委对付江川……他给了你资料了没有?”许纯良并没有向老爹请示机宜,身在这个家庭中,耳濡目染之下,很多流程他已经很熟悉了,更别说这些常识性的问题。

“没有,”陈太忠摇摇头,他对这些不甚在意,这年头的干部,只要肯查,有几个屁股是干净的?“你都敢惦记江川,还怕找不到点资料?”

“我是说他现在没什么人保了,”许纯良瞪他一眼,凭良心说,他还真没有现成的江川的黑材料,无非就是张州的资源比较遭人眼红——这就是原罪了。

不过,许主任是个算盘珠子的性格——别人拨拉一下,他才肯动,听说蒋世方不肯给材料,于是笑一笑,“那纪检委什么时候收到材料,再动也不迟。”

他这个惫懒的性子,在官场不一定是好事,但是在这件事上,他做的决定是一点都不错,当天晚上他回家见老爸的之后,将今天的事情一说,许绍辉点一下头,“没错,这个材料,就不该咱收集,等着就行了。”

许书记这话就很明白了,蒋世方你想让我配合,那可以啊,但是动了杀机的人是你,我这儿配合你一下,也就是见了检举材料就查一查,没材料的话……我凭啥为你火中取栗,就为文明办那个主任的位子?你别逗了。

要说他对秦连成不支持,这是假的,而且干部任免也是赶早不赶晚的事,先行一步就占据了无限的优势,但是还有那么一句话,叫“具体事情具体对待”。

具体表现在这件事情上,那就是急不得,小良为什么这么着急?是因为他担心文明办的位子被别人抢了,对不住秦连成这世交——可是秦家先是许家的世交,然后才轮得到他们私人论交,许绍辉对秦连成感情也是很深的。

首先,客观条件决定了急不得,要拿下的是江川,市委书记省委委员,蒋世方想动这么个人也是要费点力气的,那么许某人肯定不会吃多了撑的,去自找麻烦——老蒋你早就示意要搞他了,我帮不帮忙,你都要下手了嘛。

其次,主观原因就是没必要着急,文明办主任这个位置,天南的一把手杜毅没兴趣,而老2蒋世方又有求于纪检委,许书记就是三把手,唯一可能造成阻碍的潘剑屏,他已经沟通过了——这种情况下,他着个什么急?

没错,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小良要是着急收集材料,反倒会让蒋世方看穿底牌,看轻了许家的城府,那反倒不好了。

“对了,对粮食厅李强的调查,陈太忠也想停了,”许纯良想起了另一件事,“有人找他说情了。”

“嘿,他想得倒美,说停就停?”许绍辉冷哼一声,粮食厅的事儿,也有人找他说情,但是,关系不到那一步,或者说人面儿不到那份儿上,他是不可能买账的——关系到粮食安全的大事,我给你一个面子不难,将来这事儿翻出来,你能帮我兜得住里子吗?

当然,许书记也不是不通情理之辈,所以他要问得明白,方能决定行止,“谁找他说情的,黄汉祥吗?”

“不是黄汉祥,是简泊云,郑飞的儿媳妇,”许纯良挖出内幕了,反正简泊云就是个闲云野鹤,陈太忠也不怕往外兜此人,“她跟蒙艺的关系不错,太忠扛不过。”

“郑飞的儿媳妇啊~”许绍辉长叹一口气,他对这个人没什么了解——本来嘛,天南就不是许家的地头,“要是郑飞的女婿,那这个面子我就卖了。”

郑飞两个女儿,二女婿有出息,现在是某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四十出头,政法大学毕业的,跟下一届的班子走得近,换届之后腾飞可期,许书记在北京的时候,跟此人打过交道。

“他说侯国范已经当面答应了,两个月内,把国储粮补满,”许纯良做人,也是有底线的,更别说他还有这么一个有底线的老爹,“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嘛。”

许绍辉沉吟了起来,最终是微微点点头……

这个时候,陈太忠正坐在家里跟凯瑟琳煲电话粥,凯总在一个多小时前下了飞机,由于大家在路上说起这个投资,说得兴起忘了开手机,回到家里好一阵才想起来。

他找她说的就是沃达丰的事儿,陈某人事先并没有跟她谈自己的想法,因为他不能保证许纯良和蒋君蓉能不能谈到一块——如果谈不到一起,他还有别的思路。

其实哥们儿是打算撒手来着的,陈太忠一边讲述自己的构想,一边暗暗叹气:咋就稀里糊涂地又被卷进来了呢?

事实上,不管他承认不承认,对于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科委,陈某人的感情真的很深。

2600章内外齐动(下)

可是,对于找阿尔卡特接单素波再拿过来代工,凯瑟琳表示出了一些为难,“为什么是阿尔卡特呢?”

“因为我跟诺基亚的老板不熟,”陈太忠回答一句,反正素波要投不少钱进来,换个机芯生产也不虞资金匮乏。

“还好,你这个电话打得比较及时,”凯瑟琳接受了这个解释,事实上,她并不完全确定,自己能左右了沃达丰的意图,“我和他们的合作还在洽谈中,可以顺便增加这么个要求,你要晚打一周的话,难度就要增加了。”

周一的时候,林业厅的干部家属调查表一大早就拿了过来,可见李厅长做事还是相当雷厉风行的,等到了下午的时候,素波、青旺和凤凰的表也都送了过来,省直机关交来表的也不少,像省文化厅、省教委、省水利厅、省旅游局等。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省教委按说是重灾区了,其实不然,那里包括离退的厅级干部一共六十七人,只有十四个人的子女在国外,有留学的也有定居的,刚过五分之一——按关正实说法就是……科教系统出国的主力军,集中在中层和基层的干部子女身上。

倒是省经贸委报来的单子,让人触目惊心,九十六个单子里,三十二个人有子女在国外,接近三分之一了,尤其让人震撼的是,这九十六个厅级干部里,有十一个离退干部就长期定居在国外,连退休金都是子女代领。

十一个离退干部,是九个家庭——其中有两对夫妇,陈太忠听到这个统计数字,一时都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长叹一声,“中国还是太小了啊,放不下这些大人物。”

前来汇报的稽查办主任罗克敌和分管副主任林震,也都是一脸的严肃,罗主任很郁闷地叹口气,“陈主任,这单子如果泄露出去的话,是要天下大乱的。”

“这十一个人,主要是前省外贸和物资、供应这些口上的,”林震倒还把持得住,细细分析这些人的组成,省经贸委的职能一直在变迁中,所以他们名下的厅级干部比较多。

但也正因为如此,现在的省贸易厅的领导,不怎么买这些人的账,所以才报上来这个令人觉得恐怖的单子——不是我的人,我护着你干什么?

“你想说什么?”陈太忠沉声发问,他看得出来,林副主任有点想法。

“三十二个人,未必是全部,”林震这话,几近于废话,肯定有人不肯老实报的,但是他的观察力还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上,“未必是全部”这几个字,都有一点保守了。

“现任的厅级干部里,只有一个子女在国外的,我觉得这个比例不正常,”林主任毕竟是组织部出来的,不求有功先求无过,话说得非常委婉。

“饭要一口一口地吃,”陈太忠勉力笑一声,随手拿起一个单子来瞄一眼,“你看,人家这是‘气候和季节性鼻炎’,必须定居在海洋性气候的国家里,空气还要清新,才能保证不复发……**他大爷,人咋就能这么无耻呢?”

看着自家的领导发飙,这两位只能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来文明办之前大家都想到了,这个新岗位的工作不会很容易开展,但是难到这一步,也是有点出乎意料了,

仅仅一个省经贸委——现在叫贸易厅了,就这么令人头疼,想一想其他的部门和地市,真的是让人有吐血的欲望了。

陈太忠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激了,于是干笑一声,“好了,不管怎么说,咱们把这个档案完善了,本身就具有重大意义,林震你是组织部出来的,明白这个重要性吧?”

“陈主任指示得很对,完善档案的意义重大,在干部任用时能起到的作用,真的太重要了,”林震点点头,他认可这个说法。

然而,他也有点不甘心,“不过对这种现象,咱们仅仅是记录,听之任之也不好,总是要有点反应以儆效尤,要不别人没准会觉得,咱们雷声大雨点小,起不到震慑的效果。”

还是慢慢地来吧,陈太忠心里暗自嘀咕一句,我全身是铁也打不了几根钉啊,不过他可以这么想,却不能这么说,要不就太掉链子了,下面的同志难免也会因此产生畏难情绪。

于是他点点头,“林震的建议不错,我也觉得,该甄选一些典型例子,好好地调查一下,罗主任,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办了。”

罗克敌听得嘴角**一下,**,这种得罪人的事儿,就交给我办了?不过,他已经知道陈主任是什么样的人了,自然不可能拒绝——听陈主任的不定能占多大便宜,但是不听陈主任的,那一定会倒霉。

而且,这甄选例子看似是得罪人的差事,其实也是卖人情的机会——选谁不选谁在他决定的嘛,于是他略略沉吟一下,就重重地点点头,“我会努力完成的,请陈主任放心。”

但是他的如意算盘,在某人面前是无处遁形的,陈主任接着就吩咐一句,“克敌,要客观地去甄选,我强调一个客观,不要被个人喜好所左右,干得好……我帮你请功。”

“我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证客观,不辜负陈主任的信任,”罗克敌坚定地点点头,心里却是有点淡淡的酸涩——这下,卖人情可是要谨慎了。

陈太忠才不会管他的想法,警钟我敲过了,不敲警钟收拾你,那叫不教而诛,但是我吹了风你要是还敢胡来,那错就不在我了。

于是他有心琢磨下一件事了,“林震,干部家属经商的也不少啊,这个事情,组织部也备一下案吧,你请示一下邓部长怎么样?”

我哪里有资格跟邓部长说话?他是副部我是副处……待遇,中间隔着好多级呢,林主任嘴巴**一下,“我先向我们主任反应一下吧。”

林震是省委组织部研究室的人,现在虽然是代表组织部过来,也算脑门子上插了天线了,有情况可以直接向秘书长反应,但是按规矩来的话,还是走研究室主任的渠道比较好。

“这有什么值得犹豫的?”陈主任有点不满意他的态度,中央的文件三令五申地禁止干部家属经商,是个毫无争议的问题,不像干部家属拿绿卡,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权威的认识。

“有个档案更新的问题,我们那儿也有干部家属的档案,”林震低声解释一句,大家就明白了——稽查办摸底得到的信息,跟组织部现有的信息不符的话,也是个问题呢。

“那你看着办吧,”陈太忠点点头,心说干部家属经商这种事儿,文明办也能管一管,不过,干部家属经商是否存在利益交换的问题,那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调查清楚的了,目前只能先不考虑这一块。

再看一看凤凰来的单子,乔小树、刘立明之类,大家都知道其子女在外留学的,凤凰市都报上来了,好笑的是田立平的登记表上,其子田强虽然是有绿卡的,但是在备注一栏里,注明“某年某月某日,上缴省文明办”。

陈太忠大致看了一下之后,将一摞档案袋推了回去,“资料整理一下,做个电子数据库,也方便查询,要有分级密码,嗯,其他的单位,你们也催一催……”

领导工作就是这样,他管提纲挈领,不会对具体工作干涉太多,罗克敌和林震见状,就站起身走人。

他俩出去不多久,过一阵李云彤敲门而入,进来之前之前还左右看一看,方才神秘兮兮地发话,“头儿,听说马主任要调到上面了。”

你这整天惦记领导的八卦,实在不是好习惯,陈太忠有意说她一句,转念一想,女人的天性就是这样,她跟我说别人的八卦,总比她跟别人说我的八卦好。

而且,做为领导,在群众中培养一些耳目,也是很有必要的,他淡淡地一笑,波澜不惊地问,“调令下来了?”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是下来了,”李云彤见领导没啥反应,知道自己的消息是落伍了,“您早就知道了?”

“领导的事儿,你不要瞎打听,”陈太忠随意地摇一下头,“客运办那块儿,有什么新情况没有?跟我说说……”

事实证明,在这样的大院里,消息实在传得是太快了,还不到下班的时候,就有好几个人来陈主任办公室转悠,其中就有文明办的副主任康楼电和洪涛。

这两位倒是没说为什么而来,就是表示说,稽查办工作已经展开了,太忠你有什么需要支持的地方,尽管开口,其中康楼电还表示,寿喜市的干部家属调查表,他可以帮着催一下。

陈太忠心知肚明,这两位也惦记上文明办主任的位子了,来他这里走一趟,就算得不到支持,也希望他不要从中作梗——对陈某人的坏事能力,文明办的人都很清楚。

所以,陈主任也是很高兴地做出了回答——康(洪)主任你对我的工作这么支持,以后有事的话,我肯定要找你帮忙了。

谁想惹人谁惹去,哥们儿不做这出头鸟,看一看时间快下班了,他站起来收拾东西,心里有点微微的感叹:现在才知道消息,也不知道你们还瞎忙乎什么……

(悲催地第二十一了,谁还有月票吗?)。

p站的域名的全部拼音然后就是.com了,非常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