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1 -2602盖子不好捂

官仙 2601 2602盖子不好捂(求月票)

随着马勉调令的下达,文明办的气氛,变得再度诡异了起来。

往日里大家不能说言谈无行,但见面之时也总要招呼一声说两句,关系好的还能开两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现在谁都是一副埋头走路的样子,新主任还指不定是怎么回事呢,谁敢这个时候嘻嘻哈哈的?

陈太忠甚至都不去潘剑屏那儿请示工作了,否则难免有人过来旁敲侧击”打听部长的意思,所以陈主任直接将自己下放下去,去素波的各县区检查工作。

当然,也有跟他一样的人”不想趟这一摊浑水,像这两天跟着他一起视察的,就是协调处副处长彭苗苗和调研处副处长宋颖遗憾的是,这又是俩女人”某人的名声实在不堪**了……

不过凭良心说”自从来了文明办,陈主任虽然生出不少事情,但还真的没有将素波的县区和行业过一遍,趁着这个机会摸一摸底,也是不错的。

尤其是自打舁了两天出租车暗访之后,他意识到,若是事先就打招呼的那种视察,真的是什么都看不到,只是劳民伤财的形式主义。

于是他决定搞突然袭击,人到了大门口之后,才打电话通知对方,我们过来检查一下。

像他这种行为真的不像个领导,也不是一个领导该做的,所幸的是陈太忠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重点视察的,就是那些跟宣教部有关的单位,报社、电视台、音像出版社之类的,也有部分学校、文化局什么的一系统内的单位,谅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然而”系统内也有系统内的不便”那就是消息传得太快,陈太忠这才突击检查了两天,大家就知道了,省文明办的陈主任,目前正在突击检查素波宣教系统各行业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

所以,第三天头上,也就是星期四”陈太忠不管去哪里,只要电话一打”立马就是齐整的欢迎队伍,甚至在他到了省体育场的时候,一个电话过去,连正在里面训练的足球队都跑出来迎接他。

自打朱秉松下了之后,红星足球队的行情就日薄西山”到最后红星啤酒厂都不愿意赞助了,然后市里牵线,又让一家搞保健品的公司收购了该球队,就是现在的“脑餐”,足球队。

不过,陈主任来这里视察,还有一个历史性的问题要解决,他扫视一下脑餐队的球员,认出了其中一个人,“嗯,你就是右边卫蓝劲龄吧?”

两年不见,这家伙一点没变”别人一眼就能认出来,蓝劲龄也知道陈主任的厉害,连忙点头哈腰地回答”“陈主任好。”,别人正羡慕这蓝劲龄的运气,居然能认识省委的领导”不成想省委领导脸一沉,“朱宏晨呢,我怎么看不到他?”,“晨哥……老朱他刚才身体不舒服,好像是跟腱的伤复发了,临时打车去医院了”,”蓝劲龄毕恭毕敬地回答,心里却是暗自嘀咕,朱宏晨听说你要来,那跟腱就算没问题也得有问题,谁敢对上你啊?

“有同志们反应,他对呕年水灾的捐款还没到位啊”,”陈太忠此来,是要顺便算一下这个账的口他不会专程前来,因为这只会便宜了民政厅。

不成想这厮跑了,嗯,做为省委的领导”他要表现出领导风范来,于是就淡淡地发话,“我也是凤凰人,他是在给凤凰老乡丢脸啊,说话不算数。”

“这个我真不是很清楚”,”已经是十月下旬了,但是听到陈主任的话”蓝劲龄额头上的汗,不住地冒了出来。

“听说他捐了二十万,没有到账,身为公众人物,要有做公众人物的觉悟,二十万并不多,小蓝你说是不是?”,陈主任和蔼可亲地发问了,“你捐了多少?”

“我捐了三万”,”蓝劲龄的汗,终于自脸颊滚滚而下,“我收入不高”但是……我的钱肯定到账了。”

“收入不高,可以少捐一点,量力而为嘛”,”陈主任语重心长地吩咐,还很随和地拍一拍他的肩膀,“说到做到就是好的,不要随意攀比……,不过你在酒吧消费也很高,这个我清楚。”

他想找到朱宏晨虐一顿,不成想那厮跑了,这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不过跑就跑了吧,倒是以后这种暗访的风格,还得继续改进。

“陈主任”这就中午了,咱们体育场地方小,但是也备了一些便饭,不成敬意”,”旁边过来个男人,热情地招呼他,“您随便用一点,再跟脑餐人说两句鼓励的话。

这年头为了增强凝聚力,万达队叫万达人,申huā队叫申huā人,脑餐队那自然就叫脑餐人了,但是陈主任很不习惯这个称呼,他皱一皱眉头,低声嘀咕一句,“我跟脑餐人讲话,那么,我是什么?”

正在这时,陈主任身后走过一个男人来”正是郭建阳这两天单位里不太平,陈主任把他也喊了出来,告诉他不用在办公室盯着了”徒惹是非。

郭建阳递过了一个正在哇啦哇啦作响的手机,“头儿,有您的电话。”

陈太忠拿过来一看,就有点纳闷,上面显示“凤凰张智慧”,这是入了他手机号码簿的,否则的话,郭通讯员不会不接电话直接递过来,他走到一边接起电话,“张总啊,你好你好,请问有什么指示?”

“有点事情,不过……有点不好意思跟你说”张智慧在那边吞吞吐吐。

“啧,你这就见外了”,”陈太忠笑一笑”心知这家伙找自己,事情绝对不会简单了,于是清一下喉咙,“那你跟爱国说嘛”搞不定的事儿再找我。”

这话听起来说得大大方方的”其实是在挤兑人,张智慧也明白,,“你不介意那我就说了啊……真的说了啊。”,“你爱说不说”好像是我求你”,”陈太忠被他的话逗得笑了起来。

“侯国范给我打电话了,说有一个叫张峰的失踪了”,”张智慧苦笑一声”终于道出了初衷,“侯国范,粮食厅厅长,你知道吧?”我+,你说什么?陈太忠的声音,登时就高了一个音阶,候国范那儿掉链子了?

他很想问一句,这个电话”怎么能是你打给我的?好歹姓侯的也是一个堂堂的厅级干部,在我跟前拍过胸脯的~麻痹的你掉链子不要紧,我该怎么跟许绍辉交待?

不过”陈太忠怪事见多了”细想一下倒也无所谓,老张……左右不过就是个干脏活的,这年头整今天南,敢逆着我的脾气说情的主儿”能有几个?

有资格的人不屑说,真想说的人还没资格,也就是张智慧之流”能冒一冒头了。

“哎呀,这个侯厅做事,也太不成体统了”,张智慧先骂侯国范一句,约莫也是先抑后扬的意思”“他倒是说,太忠你给他机会了”但是他”啧,麻痹我咋就认识了这么一个人……”,说来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侯国范那天跟陈太忠商量好了,也不管是周末,转身就去找储运处的张峰麻烦了~储运处那点糊糊事儿,你给我办利索了。

这要求真的一点都不过分”麻痹你挪用国储粮了,挪用国储粮就是天大的事儿了,居然还被人点炮,这就是比天还大的事儿了,你赶紧给我还回来。

这张峰是经贸委老主任的女婿,那时候经贸、粮油和供销都是一码子事儿,所以他进了粮食系统”一直也挺受照顾的。

陈太忠在查李强,张峰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尤其是在国储粮的窟窿被捅出来之后,他心知肚明”这里面破事太多。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想脱身的话,必须把这个窟窿补上了,他向侯厅长表示了,您放心,我不能让您再被动了~不需要侯国范提醒”他自己心里就很清楚。

侯厅长认为,罂卜张这货给自己带来了天大的麻烦,但是人家态度还算可以”他暂时打算不为己甚口有老厅长那层关系,他也不能计较太多,先把国储粮补上吧。

至于补上之后,张峰是不是能接着用,那是另一回事了,省纪检委要追查”就交出去,不追查的话,那就看这家伙还有什么后手没有没后手的话,张峰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大用是不可能了。

这事情说得都是好好的,周二的时候,侯厅长要自己的秘书跟张峰示意一下:事情快点办哈,领导盯着呢。

可是奇怪的是,秘书出去转悠了一圈之后,回来跟领导说:整个粮食厅都找遍了,死活找不到张峰啊,那家伙手机也不开机。

那你明天接着找嘛,这个时候,侯厅长就有了点不好的猜测,不过他总觉得,这种事情落不到自己头上、报纸上倒是天天登中五百万的呢,现实生活中见谁中了?

但是周三,秘书还联系不上张峰,这就耐人寻味了,侯厅长琢磨了好一阵”就通过别的渠道,了解一下现在省内各粮库的情况他可是厅长”平常不计较的话也就算了”真要计较起来,谁敢瞒他?2602章盖子不好捂(下)

窟窿挺大!侯国范也知道”这个窟窿不会小了,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张峰还是瞒报了一些数目”原本他以为”是一万来吨的粮食,不成想经过零星汇总,他猛地发现”最少涉及了五个粮库,四万多吨的粮食都不见了去向。

他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但是一直指望下面能给他一个漂亮的数据一老子只对你们领导层的嘛,却是没有想过,居然有四万多吨粮食的缺口。

四万吨的粮食,这是什么概念?一个体重五十公斤的成年人,如果保持不是很高强度劳动的情况下,一年有二百公斤的粮食,就足够保持相对健康的生理机能。

这个足够健康,指的不仅仅是活下去,而是说不会有因为饥饿而导致的并发症的出现真要说扛饿”一年一百公斤的粮食”大家也照样活。

当然,现在社会的组成”并不仅仅是青壮年”老弱妇孺都有,这么算下来,四万吨粮食,那是起码三十万人一年的口粮。

事实上,这并不是单单的三十万人一年的口粮的问题,它能影响到上百万人的生活质量,要知道,这是凭空减少的四万吨你这三十万人少粮吃了,别人就得从牙缝里掏出来,补给你不是?真要不补,这三十万人要活生生地饿死!

就像美国凯撤铝厂爆炸,全球的氧化铝的价格就要飞涨三倍一样。

凯撤铝厂也不过是全球第二大铝厂,而它被炸掉的也不是全部产能,但是就造成了全球这样的反应”是的,这是一个供需相对平衡的社会,哪个重要环节出点纰漏,就要导致严重的供需失衡,由此会产生一系列的连带效应。

侯国范一听”全省差不多有近五万吨的粮食缺口,而张峰偏偏在此刻联系不上”他心里这个急啊,那真是没办法说了。

就撇开这些战略意义不谈”一公斤粮食~以比较便宜的玉米为标准来算吧,一公斤玉米”两千年天南的公定收购价为0.9元,那一吨玉、米的收购价就是九百元。

近五万吨玉米的收购价,是四千万出头,而这些国储粮里,并不仅仅是玉米这种粗粮”那么……该值多少钱?

周四,还是联系不上,这一下,侯国范也不想帮某些人扛着了,于是他再找关系,想要跟陈太忠缓颊一二~这种事情,早说了比晚说了好。

都不是外人,早一点交底的话,还能落个态度端正的评价,要是死活藏着掖着不说麻痹的,那得后面扛得住才行,否则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侯国范的后面,扛不住,他倒是能找到简泊云关说,但这属于人情层面的范畴,真要说到实力层面口郑飞死了好多年了!

但是,他还不敢找陈太忠直接说,那货做人太强势了,当着简大姐的面”就敢跟他吹胡子瞪眼,于是划拉来划拉去,找到了张智慧再帮着说一说。

“我倒是想放他一马呢,谁放我一马?”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老张咱都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你要是许绍辉,也得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危吧?”

这话说得,是再在理不过了,许〖书〗记就算想停手不调查了,但是眼下这么大的窟窿,他若是视而不见,将来必定成为政敌攻汗的手段之一一停不下来了。

“那是那是”张智慧在电话那边低声下气,“太忠,我就帮着传个话……老侯不敢找你,但是他发现问题就及时沟通,起码这个态度是端正的。”

“他态度要是敢不端正,我整不死他”陈太忠气得狠狠地挂了电话,站在那里发起呆来:这下”我该怎么面对许绍辉?

“老板”,郭建阳看他发呆,走了过来”低声嘀咕一句,“大家还都等您指示呢。”

“回了”陈太忠心情不好,转头就向自己的车走去,郭科长见状,赶紧冲那俩处长一摆手”自己则是紧跟领导的脚步。

彭苗苗和宋颖一见这架势”就知道陈主任有心事,平日里可是少见领导是这副样子,于是也一声不吭就跟过来。

但是体育场这边的人不知道啊,那中年男人一路小碎步紧赶紧地跟过来”“,陈主任,这都十一点四十了啊,同志们都盼着”,陈太忠扭头过来,冷冷地扫他一眼,也不说话就坐进了奥迪车里,下一刻汽车扬长而去。

那位吃他这么一眼,只觉得一股凉气自背心刷地升起,直冲脑门,呆呆地看着汽车离开,才扭头看一眼身后的众人,沉声发问了,“朱宏晨是怎么回事?”

他当然看得出来,这是领导生气了,而这两年脑餐队的战绩不景气,朱宏晨身为队长,却是不能在训练中起好带头作用,整日里就是泡吧沟女、喝酒溜冰的。

对姓朱的有意见的人多了”不过现在的足球队,是俱乐部制的,旁人也不好多说什么”现在嘛,倒是一个机会……

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吩咐”“建阳”你陪着彭苗苗和宋颖,找个地方吃点”我这儿有点头疼事儿”中率不跟你们在一起了。”

宋处长和彭处长一听,当即表示说我们下车吧,不过陈主任情绪虽然不好,也不会这么做”而是将他们拉到一家酸菜鱼村,才将车停下来。

等三人下车离开,他也没有着急上路,而是将奥迪车缓缓地驶进一条小巷”然后将车停在路边”拨通了简泊云的电话,“简阿姨”我陈太忠……侯国范这家伙,办事太不靠谱了。”

简泊云却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错非要命的时候,侯厅长不敢来打扰她”她听陈太忠说完之后,犹豫一下“……这个张峰,会不会是想办法去了?要不……你再等一等?”

“我等可以,省纪检委那边不好等啊”,”陈太忠苦笑一声,他知道这阿姨是个什么性子,也就不便乱说话”“要是只关系到我,冲着尚阿姨,再大的委屈我都背了”但是这么大的窟窿,事主找不见了”我怎么跟纪检委那边交待?人家冒的风险太大了……”,“那我先找侯国范了解一下情况,你看怎么样?”简泊云是实在人,有什么说什么,她还是想保一下侯国范”不过对她来说,这么征求小辈的意见,也是有点耻辱了。

“那您就尽快吧”,陈太忠叹口气,“阿姨,我说句良心话,这些事情,都是赶早不赶晚的,要不然,我纪检委那边的朋友,指不定就被人阴了。”

“混蛋!”简泊云挂了电话之后,气得狠狠地骂一句,这话她不是骂陈太忠的,而是骂侯国范的”想她六十多岁的人了,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毫不留情地指摘,说她给人家带去麻烦了,这让分外要面子的她情何以堪?

大约是下午两点半的时候”她又将电话打了过来,“小陈,人找见了”在北京呢,你跟小侯商量吧,阿姨对不住你,这件事……我不管啦。

简大姐的怒火一旦燃烧起来,那真的是惊天动地,侯厅长在找张峰,那是不假,但是他找也只能偷偷摸摸地找一旦大张旗鼓,很容易被有心人注意到,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简泊云生气了,她勒令侯国范,你鼻须马上给我一个交待”否则的话”别怪你这做大姐的没个大姐的样子、我这张老脸都让你丢尽了。

侯国范被吓得要死,马上全方位地开动”找张峰的行踪,最后还是从经贸委老主任那儿得知,张峰去找粮了,老主任本来不想说的,但是侯国范这个时候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把刀子亮了出来他再不回来,我就报案了,然后全国通缉!

这件事搞得陈太忠也挺被动,许纯良都说了,我老爹本来不打算买简泊云的面子”但是既然是你张罗的,那就等他补粮吧……补上粮食之后,那个储运处长自己辞职就算了。

谁能想到,半中间来了这么一出,陈某人也是满肚子的怒火,接了简泊云的电话之后,反手一个电话打给侯国范,“你让张峰马上回来,跟组织坦白交待。”

“啧”,”侯厅长听得也是一咋舌,“太忠,你来一趟粮食厅,咱俩面谈一下,行吗?”,“我要说我没时间呢?”,陈太忠登时就恼了,麻痹的你给我找这么多事”还要我去找你谈,真当哥们儿的脑门上顶着一个“孙”字?

“那我去找你商量,行吧?”侯国范也是火烧火燎的,满脑门子燎泡”不成想说话一不小心,就被人家这么顶一句,“你放心,我总要给你一个交待的。”

“我的时间不多,耐心也是有限的,半个小时后,锦园见”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不给对方任何的辩解机会好心给尚彩霞一个面子”不成想又要泪流满面了。

“啧”,”侯国范气得嘴角**一下,接着又不无愤懑地叹口气”“+他大爷的,早知道是这样”这盖子不如不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