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3 -2604糜烂不堪

官仙无弹窗 2603 2604糜烂不堪(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抱怨归抱怨,侯国范可是不敢拖时间,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自己给陈太忠带去了什么样的麻烦”而简大姐又气得表示:我不会再管你了!

这件事他办得还真是差劲,错误不止一两处,首先他就不该那么着急地通过简泊云去找陈太忠口哪怕他坐视张峰被双规,最后简泊云冒头出来,保他总是没问题的。

当然,他想捂盖子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边都不沾总要好过被人保,可他又怎么想得到,好端端的,这张峰就能把链子掉到如此的程度?

这是错误之一,错误之二就是他不该着急把张峰不见了的消息”传给陈太忠他选择这么做,本来是互通有无保证态度端正的意思”却是没想到因为自己沉不住气,而惹得陈某人大怒,甚至连简大姐都不管他了。

两个错误哪怕只犯一个,他现在都不会这么被动,所以说人要是不冷静失了分寸,这进退就太不好把握了一事实上,令他失去冷静的根本原因在于,不见了的粮食有四万吨,而不是一万吨!这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所以侯厅长才会有那样的感慨:这个盖子,真的是捂还不如不捂!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否说什么也是白搭了,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锦园,在前台订了一个套间”而陈太忠也在五分钟之后赶到了。

对陈主任来说,也是一样”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那真的是捂盖子不如不捂了,于是他一进来就直截了当地发问,“侯厅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张峰不见了的事情,省纪检委知道吗?”侯国范首先要敲定此事。

“你也别想再捂盖子了,这盖子啊,捂不住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他肯定不会那么手足无措,出尔反尔也不是一个处级干部该有的品质,所以一时就没跟许纯良联系,不过,帮人帮到这个程度,他也算是心寒了,于是就断然打消对方的侥幸心理。

还没跟纪检委源匕好!侯国范可是听得懂这话的含义,连忙笑着点头,“我不捂盖子,就是跟您商量点事儿,这两天我查了一下”才知道张峰为什么会跑出去……”

张峰挪用国储粮,不是自今年始的,几年下来就积累下这么大的窟窿,最近纪检委在查这个问题”他登时就急子”打算尽快将粮食补回来。

但是”有些事情想起来是那么回事,直到操作起来才会发现”计划真的赶不上变化!

为什么张处长一开始有信心在两个月内搞定?因为自打发现不妙,他已经开始在慢慢地充实粮库了,而且一切顺利”然而不幸的是”他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这个阶段,充实粮库的主力是相关粮库的管理人员。

这年头”吃独食的人是要被噎死的,张峰非常明白这一点”虽然他在挪用这些粮食的时候,走的也是“调拨”“陈粮流转”这些程序,但是这些障眼法,瞒不住有心人。

所以他必然要让一部分利润出来,留给下面的人,他是储运处长不假,但是还有那么一句话呢,“县官不如现管”,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这种情况,有些人就收钱了,有些人却是觉得有点风险,不肯这么收钱”又有人发现了其中奥秘,心说麻痹张峰你会这么赚钱,难道老子就不会?

你一挪用就是三五千吨上万吨的粮食,就给我们仨瓜俩枣的打发了?这些人真要做这种事,比张峰还便利,毕竟是直接负责的不是?

这就是所谓的上行下效,上面敢胡来,下面自然就有胆子有样学样,不过,这些粮库是收储运处监管的,于是这些人就跟张处长打招呼。

一张处”这辛苦费加班费啥的,也不用您往下拨了,这样,我们这儿也想周转一千吨粮食,“当然,就周转一两个月,我们这也是推不过的事情……

张峰也知道,这帮兔崽子是眼热自己来钱多呢,但是这种情况下,他可能不答应吗?说不得就默许了,当然,他肯定要强调一下:国储粮是国家战略物资,暂时周转一下,处里能体谅,但是千万不要搞那些违法乱纪的勾当你们要知道,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他这个态度,就是默许了”但是张处长心里认为,这帮家伙居然敢借着主管的优势”搭乘我的顺风车,其中甚至不无要挟的味道,这人品实在不好。

那么这次往粮库里送粮,他最信不过的也就是这帮人了,于是他跟相关人等敲了一下警钟。

当然,这警钟当然不是他被谁谁盯上了~这消息封锁得很严”目前连厅里也没几个知道的,所以他告诉这些人:过一阵农业部有部长下来视察”谁拿出去周转的粮食补不回来,那就做好丢乌纱帽的准备”甚至不排除吃牢饭的可能。

在张处长心目中,这些基层官员真的是最不好打交道的,不过大家的觉悟”还真的超乎他的意料”他这边才一说话,那些粮库就刷刷地进粮了。

所以,他有把握在两个月内平了账。

然而,悲惨的事情发生了”张峰认为可能出问题的地方,没有出问题,在他认为绝对不可能出问题的问题上,问题出现了挪用存粮的大户”一个号称愿意为他生个的女人,出问题了!

这个叫王珊琳的女人,在认识他之前,就开了一个粮油贸易公司,前前后后从他这儿弄走三万多吨粮食,不过王总的盘子做得很大,不是那种敲一闷棍就走的野路子。

当然,买卖能做到这么大”王总也是个不含糊的”她不是野路子”但是为人处事颇有点豪气,周边几省玩粮食的说起来“匪姐”都得翘个大拇指。

前一阵张处长就跟王总打招呼了”我们这儿查粮食呢,咱这买卖要继续做下去呢”关键时刻,你千万别掉链子。

其实张峰知道,这买卖已经做不下去了”不过他不能不这么说”这几年他靠着王珊琳”赚了也有近千万,但是大头还是在她手上握着,他不这么说,弄不回粮食来啊。

王总也挺痛快,说没问题”她往日里名声不错,张峰也觉得自己的事情没人知道不怕她心存疑虑,就认为这是铁板钉钉了。

不成想这不该发生的事儿”偏偏就发生了,周日的时候,张峰就联系不上王珊琳了周一好不容易打通一个电话,那边告诉他,头寸紧张,抽调不过来。

我要的不是你的头寸啊,张处长登时就急了换了任何一个人都得急,我要的是你的粮食你把粮食能补回来就行了,至于说钱这些的,你拿来也没用。

不成想这个电话,就成了他跟王总的绝响他再打电话都联系不上王总了,而侯厅长给的是两个月,这走过一天少一天啊四万吨粮食”就是拿四十吨的卡车拉”也得拉一千辆的车次。

王珊琳指不上,那么张峰就得积极自救了,不成想就是他的那句话,四千万好找,四万吨粮食……谁能给你一下变出来?

事实上对张处长来说,四千万都不好找”不过这多少还是属于可以想办法的范畴,但是四万吨的粮食,他到哪里去偷?

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把钱弄过来没用”省里查的是粮库的国储粮,不是银行的准备金,他就算手里拿了四个亿,库里没粮也白搭不是?

下面人巧立名目鲸吞国家物资,这也不是罕见的事,各种各样的保护伞,各榫各样的捂盖子的心态,各种各样的“大局感”使得他们肆无忌惮。

但是上面人一说,我不罩你了,这就是灭顶之灾,总算是张峰知道侯国范的一些机密,他确信关键时刻侯厅长还是会出面支持他的。

所以他积极地联系找粮食”但是粮食这个行业,实在是有点特殊了,简而言之,这是需要国家特殊审核之后”才允许经营的商品,也就是说,没点门道的话,在这个行业根本玩不转。

还是以两千年的玉米收购价为例,天南的收购价格为每公斤0.9元,但是市场收购价,达到了每公斤0.95元甚至一元,也就是说,农民把玉、米卖给粮食贩子,比卖给国家要划算得多,要知道,这超出的五分甚至一毛”是农民赚的纯利润。

销售的对象不同,就差了这么多钱一而每公斤9毛钱的销售额中,还要算上种子钱、化肥钱、农药钱、土地承包费等,遇上气候不好”还得出灌溉费、排涝费之类的。

照这么说,这粮食厅就是铁下心盘录农民了?事实上并不是这么回事,还是拿两千年的玉米来比较,由于天奂**少,全国玉米大丰收。

照权威统计,如果不大力收粮的话,天南玉米的市场价,每公斤应该是在0.8元左右在天南开始收购之前,已经有外省人跑过来订购了,说就是八毛,厚道一点的八毛三左右,你想卖就卖,不想卖爷也不求你!2604章糜烂不堪(下)

天南这儿是九毛收购,高于市场价,那就是本地财政放血,谁也不乐意不是?不过,为了减轻农民负担”不误农伤农,这是必须的,而且还要敝开了收购,你卖多少我收多少。

下面有些同志,就表示不理解,当然这无所谓,你理解得执行”不理解也得执行大不了粮库的资金紧张一点,职工生活捉襟见肘一点,少点公款吃喝啥的,也就走了。

正是因为收购力度大,外地粮食贩子的收购价格,从八毛涨到了九毛五”这就是有组织的好处,政府愿意出面调控,低买高卖这种投机行为就不太好实现。

有人把粮食卖给政府了,有人把粮食卖给粮食贩子了,这都是正常的一全要卖给政府,天南的财政还要吐血。

但是收购粮食这种活儿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毕竟这是特种行业”国家宏观调控养呢。

说了这么多就是说,张峰虽然是粮食厅的处长,但是想收购粮食,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别说他手里没钱,就算有钱也未必有这购买的门路。

没错,张处长在粮食厅干了也不是三年五年了该积累下一点人脉,然而,往日里总是求他的人多,乡镇里求他,是想卖粮出去,而企业家求他,是想从他手上拿到便宜的粮钰比如说新粮当作陈粮处理,这其中就是不小的差价,而陈粮处理的渠道不同,导致价格也划分了各种档次。

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张峰熬了这么多年,结识的都是借他势玩的主儿”眼下这个时候,能借给他粮食玩的主儿,真的不多能大批量公道价卖给他粮食的,已经算是厚道人了。

然而这粮食还远远地不够!

张峰手里的资金,本来就不算宽裕,可是眼下想把这点不算宽裕的资金花出去,都非常难所以他不得不外出找粮,找到多少算多少吧一这叫自救。

然而,这么大规模的粮食调运,时间又这么紧,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起的买卖,做得起的人有没有?有,肯定还不少”但那都是靠着国家玩的一张处长不敢碰这些人。

按张峰对侯国范的解释,他飞来飞去的”手机时常关机很正常”又由于他想通过多种渠道找粮,所以去了一些成人不宜的地方”手机也不便开一没错,是成人不宜”而不是“少儿不宜”,。

到后来,他不但要找粮食”还要找钱,所以去了北京,这就是张处长的苦衷,侯厅长表示能适当地理解,所以他也试图劝陈太忠接受这个事实,“……陈主任你再等一等,粮多总比粮少好”你说是吧?”

“这就不要商量了吧,没意思”陈太忠断然摇头拒绝,“眼下张峰是找到了,过两天谁又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你通知他,最迟明天下班的时候”主动去纪检委交待问题。”

“陈主任,你多宽限他几天不行吗?”,侯国范一脸苦涩地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请求,“多宽限几天,他就能找回更多的粮食,咱国家的损失也就小一点。”

麻痹你现在想起来减少国家的损失了,早干什么去了?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干笑一声,“然后呢?”

“然后然后他本来是死刑,就可以判死缓了嘛”,侯厅长打个磕绊之后,坦荡荡地回答,“给他两周时间”怎么样?”

“他交待了问题之后,照样可以有立功表现,到时候再积极帮国家挽回损失也不迟”,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老侯,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个嘛”侯国范沉吟一下,终于苦笑了起来,“大家也都不是外人……实说了吧,那家伙手里,掌握了一些对我不利的东西,我得帮他争取点条件,省得他绝望之下胡说八道。”

这话他本不想说,但是喜陈主任咄咄逼人的气势下,他不得不说,总算还好,两人之间的纽带走简泊云,这是一个资格足够老,人面足够广博的人,所以倒也不怕把丑话说出来~很多话合适不合适说,不在于双方的关系,而在于调解人的身份。

嘿”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陈太忠听得哼一声,不过,眼下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点点头,“你担心的是这个啊,那你放心,侯大勇的事儿”我让那边压住不提,简阿姨都表态了,我肯定给她这个面子。”

要纪检委压住不提……他这个口开得有点大,不过有许书记帮忙的话,倒也不算吹牛,干过纪检委的都知道,很多大案要案,被披露出来的,只是冰山的一角有些东西,是注定要烂在肚子里的。

话是不错,但是侯国范听到之后,心里越发地咬牙切齿了,我说姓陈的你不要太过分,大勇的事情,不是早就揭过了吗?

只要是智商在水准以上的”就知道侯大勇意图收购面粉一厂的事儿,真的就算过去了”而陈太忠眼下将这件事提出来”当作侯厅长被张处长握在手里的把柄,那简直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

“我说的是,可能还有其他的一些事”,侯国范不能容忍这种侮辱,而且他也需要吹个风。

“那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果不其然,陈太忠并没有为这个答案吃惊”而是看起来很为难地皱一皱眉头,语带怨气地发话,“我说侯厅,你好歹也是个厅级干部。”

我怎么能想到这混蛋如此地胆大包天,掉链子掉到这种程度呢?面对陈某人的指责,侯厅长只能苦笑了,“陈主任说得对,我现在,是后悔也晚了。”

麻痹你多少带点种行不行?陈太忠刚才那话,也是有后手的,不成想这侯国范如此地惫懒”居然直承自己不像个厅级干部,让他的若干登时算盘落空了。

然而话说回来”这也是一种能力,会审时度势,当软则软该硬就硬”套用那句老话:厅级干部就没个简单的,侯厅长轻轻松松服个软,就将皮球踢回给了陈主任。

陈太忠不得不沉吟一下,仔细分析之后”再次沉声发问,没办法”简泊云虽然说是不管了,但是他还得对她有个交待,“你这些破事里”有人命没有?”

“人命?”侯国范下意识地咀嚼一下,接下来”他脸上的表情可就精彩了”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端端是苦涩无比,好半天,他才叹。气,“我外面有俩孩子……如果这算人命的话,那是有。”

“这种破事儿,你也能让张峰知道?”陈太忠登时就震惊了,麻痹的你好歹是厅级干部呢,外面搞私生子……,居然能让自己的下属知道?

“我不清楚他知道不知道,但是大勇知道”,侯国范苦笑一声”“大勇跟张峰走得很近,国储粮这一块,张峰没让他插手……这估计是要瞒着我,但是张峰是很有心计的,跟他处得也很好,他俩在其他方面真的是无话不谈。

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反正中间人是简泊云,侯厅长也不怕陈太忠把这些糊糊事说出去,正经是他还有心试探对他来说,俩私生子真的不算什么”还有些其他事比较尴尬,他要借这个由头,判断出陈太忠的态度。

“你这真的,全身都是窟窿”,陈太忠被他这话弄得哭笑不得,一时间也就懒得再计较什么了”“那我给你个面子,推后一天,后天晚上下班之前,他必须要到纪检委,向组织坦白。”

“一天时间,太少了吧?”侯国范是真的想多争取几天,“太忠,给个面子……我不算啥,你给简大姐个面子成不?”

“就是后天晚上了,加的这天时间,是让你俩通气”,陈太忠很决绝地摇摇头,“我卖你面子,许绍辉还得考虑他的位子呢,张峰敢到时候不出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边说,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子,这家伙实在不能让他生出半点同情之心”可怜之心倒是有一点,堂堂的厅级干部,活成这样,羽碜不羽碜啊?

陈太忠心里很清楚,这次见面,侯国范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一半”堂堂的一个厅长,口无遮拦地什么都跟他说,为的不就是博点同情票吗?

不过,这粮食真要有四万吨的缺口的话”老侯你这也,确实该考虑早一点退休了,真的是触目惊心啊。

由于他是没到单位,直接就来了锦园,下午想再暗访就没人陪同了,陈主任琢磨一下,决定去单位呆一阵~整天在外面躲着,也有点着相了。

才到单位不久,林震就拎着几张纸过来了,“陈主任,这是这两天收到的各单位送来的调查表的概况。”

交来的干部家属情况调查表实在太多了”所以,林主任为调查表做了一个目录索引表”就是他手上现在拿的这个,陈太忠拿过来细细看一阵,沉吟好半天之后,眉头微微地一皱,“嗯,这民政厅的表还没交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