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7 -2608以牙还牙

官仙无弹窗 2607 2608以牙还牙(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一听说王珊琳的儿子被劫持,陈太忠下意识地就猜到了某些事情,不过当着凌洛,他可是不能说什么,只得干笑一声,“现在有客人”等回头再给你电话。”

这时候,凌厅长也听出来了,是有人被绑架了,他关切地问两句,陈主任自然会表示,这个事情我会处理的,关键是周一交表,没问题吧?

肯定没问题,表了态之后,凌厅长告辞”这次陈主任倒是没有怠慢,亲自把他送出了宣教部、老凌能上门解释,态度算端正,那哥们儿就给你这个面子。

至于说凌洛大女儿凌珑的国籍问题,那目前也只能当绿卡来处理了,当然,反正老凌也表态了”这个厅长就到头了。

不过,这凌珑要真是有加拿大的国籍,传出去的话还真是麻烦”你说你都成外国人的爹了”还合适管中国人吗?

随着调查表的回收,干部家属在国外留学、打工的例子真的是满眼都是”而且大家心里都清楚的是:这主动报上来的,怕只是冰山的一角。

瞒报漏报的人,未必有很多,但是这些报上来的家属在国外留学、打工之类的消息,那就未可全信了,看那几百号人里,直承家属拥有外国绿卡的,不过聊聊十数人、而且那些干部不是离退了的,就是将要退的。

这可能吗?显然不可能。

但饶是这样,调查的结果就已经令人瞠目结舌了,想一想水面下巨大的冰体”真的是让人不寒而栗”以陈太忠的胆子”都是头疼不已。

就在他觉得,自己对这个现象已经熟视无睹的时候”猛地又冒出一个可能入了外国国籍的干部家属”这真的是太刺激人了像这样已经拥有双重国籍,却是有意瞒报”试图多重获利的干部家属,又会有多少呢?

真是一个让人纠结的事现象,陈太忠无奈地想着,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办公室门。”推门而入之后,这才想起,刚才接了韩忠一个电话。

说不得他又反手一个电话打了回去,韩老大正在那里琢磨呢,接到电话”听陈主任要了解细节”说不得心里暗自松一口气不是陈主任干的,那就好说。

当然,对陈主任知道这女人的身份,韩忠一点都不奇怪,于是他将自己掌握的信息说一遍,“……这些人办事干脆利索”绝对不是生手,有人反应,这几个人在等人的时候,有过简单的交谈,带有比较浓厚的东北口音。”

“不是本地人作案?”陈太忠的眉头一皱。

“本地人作案的可能性不大”,”韩忠早些年也是混迹过社会的,知道素波市里东北人扎堆的地方”主要就是双龙区里的两片那是国家搞三线建设的时候,从东北支持过来的技术人员和工人。

东北人的彪悍”那是全国闻名的,当初在双龙区这两片”操一口东北普通话就没人敢惹,当然,现在是玩钱的年代,有钱的才是大爷”无数风流终是被雨打风吹去了。

现在的素波,也有几个混混团伙,里面有那些工人的后代,不过韩老五这天南黑道老大不是白当的,随便问两句就知道跟那些人无关,所以韩忠能确定,“应该是外地人作案。”,“流窜作案,这可是有点难办”呵呵”,”陈太忠笑一笑,他知道自己不该笑,不管那个王珊琳再怎么侵占国有资产,孩子总是无辜的,然而,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那份幸灾乐祸的感觉。

“老五能在东北打问一下这些人的根底儿,要真是纯粹的野路子,那就白瞎了”韩忠听出他的情绪了,不过他早就习惯了陈主任的真性情,倒也没在意”“我现在就是想请示一下领导,您看,这活合适不合适接?”,“老五的财路,我怎么好意思断?”陈太忠干笑一声,“不过”你能把电话打给我,肯定也知道王珊琳是个什么样的人,对吧?”

“领导,您这到底什么意思,给个明白的指示,成不成?”韩忠先混社会”然后又混商界,做为一个比较成功的商人,他接触的人里”真的是什么类型都有,三教九流五花八门的,但是他偏偏还就听不懂这鼻。

搁在往日”他也不怕跟陈主任开个把玩笑,都是朋友嘛,但是今天他还真不敢这么搞,只能中规中矩地发问,“王珊琳跟我们,也没啥交情,老五就是觉得,咱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得咱天南人说了算,不能任由外人糟蹋。”

“指示不指示的,我就不说了”陈太忠摇一摇头,韩老大说的这些,就是十足的江湖口吻了,不过他听得不算刺耳,禁不住就用江湖。气回一句。

“自家人说官话,那叫见外,我就说一句,孩子呢,是无辜的当然”他要是小小年纪就有啥不好的苗头”那别人为社会节省点资源,倒也情有可原。”

“哦,这样啊”韩忠似乎听懂了一点,但他还不是能非常肯定,有心再细问一下吧,那边却是已经忙音响起挂了电话。

陈太忠可没心跟他说太多”正经是还有别的事儿要办,下一刻”他一个电话打给了侯国范,“侯厅,下午有个幼儿园出了点事儿,您听说了没有?”,“桃李幼儿园吗?”,侯厅长淡淡地问一句,他的消息也不慢,厅里跟王珊琳关系好的,并不仅仅是张峰~她做了这一行的买卖,就不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这是常识。

“幼儿园叫啥名字,我不太清楚”,”凭良心说,陈太忠挺讨厌侯厅长这种装逼的行为,你直接说会死人吗?“王珊琳的儿子,被人劫持了……这个人的名字”是你跟我说的吧?”

“我是跟你说了这个人,但是这事儿不一定是张峰干的”,合着侯厅长也在坐蜡呢,不过他城府深”不着急表露出来就走了,“现在绑匪都没来电话呢,你要我怎么表示?”

侯国范也是在下午早些时候,就得到了这样的消息,一时间真是有点手足无措,张峰平日里做事”也挺靠谱的嘛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呢?

“反正你就让他折腾吧”,陈太忠也不听他的解释,只是冷冷地一笑,“事情闹得再大,也不关我的事儿。”

这话说得相当冷酷无情,侯国范这才反应过来,说来说去这都是粮食厅的家事”自己跟陈太忠摆这个谱,真的是毫无意义。

但是他还想再补充什么的时候,那边已经压了电话陈某人又没有乌龟肚量,麻痹的本来就是你粮食厅的事儿,你还跟我吞吞吐吐的”你当我稀罕看你的眼色?

他压了电话,但是侯国范不甘心啊,心说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说话冒了一点,你也用不着这么大动肝火吧?

然而,他再打电话”陈太忠就不接了”见过摆架子的,没见过死到临头还摆架子的”本来还有心帮你协调一下粮食厅的那点破事呢,现在嘛……”,爱谁是谁吧。

第二天就是周六了”文明办休息,陈太忠睡个懒觉,难得地”任娇从凤凰来了,她有个相交甚好的师姐,今天结婚,她来来随个份子。

天南的规矩,是当天结婚的话,来的多是男方的人,第二天回娘家门,娘家的贺客,在第二天比较集中,所以任娇周六赶来,其实为的是周日的应酬。

她一来,蒙晓艳就要跟看来一任老师没车啊,于是陈太忠十点来钟赶到高速路口,将人和车接回来,“既然来了,多呆两天吧,明天马小雅过来。”

涂阳那边的投资,是凯瑟蹲的钱,协议也是草签,但是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没兴趣操心这点小项目,而马主播在其中又出了三几百万的,算是跟普林斯公司的合资,过来负责这个项目,真的是很正常的。

陈太忠也琢磨着,今天应该没啥事,难得悠闲一天,不成想午饭还没吃呢”蒙晓艳就拎着电话进来,其时,他正在跟任老师保持着负距离接触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那种。

“太忠,粮食厅那儿,你不能放一马吗?”蒙校长开门见山地发问了,她晃一晃手里的电话,“我婶子说了,晚一点,粮食给你补上。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扫兴?”陈太忠真的觉得太扫兴了”他皱一皱眉,从软成一摊泥一般的任娇体内,缓缓地拔出来,那人间凶器上,亮晶晶油汪汪,王霸之气十足,“你婶子说啥,跟我有啥关系?让你叔叔跟我说吧,行不?”

“他就不可能跟你说这个”蒙晓绝对这一点,认识得还是很清楚的,她叔叔能说的话,断不会从她婶子嘴里说出来,不过她嘴上却不肯服软”“这事又没有多严重。”

“我跟你说不明白”,陈太忠见这架势”也知道这家伙没打算讲理,说不得转身向外面走去,“粮库空了,我就不信蒙艺会觉得这是小事!”

“你”,蒙晓艳看着他赤条条地走出去,居然没有勇气拦住他,说不得悻悻地瞪一眼任娇,任老师像一条死鱼一般,正在**有气无力地喘息着,某些色素沉着比较严重的肌肤处”还在一抽一抽的,正是那种极度愉悦之后,生理性的**……2608章以牙还牙(下)

陈太忠走出去没多久,西城区冯局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这个绑架案”陈某人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之后,必然会有相应的安排,他没找赵明博,那个所长真的太小了一点,他找的是冯局长,将事情交待了一下。

而眼下看来,冯局长也是不辱使命,将事情探听得比较清楚了”“陈主任,这个绑匪,似乎别有所图,居然要四千万的赎金……这个金额实在太大了一点,而且到目前为止,他不说在哪里交纳赎金。”

昨天下午三点钟的绑票案,直到现在为止”绑匪只来了一个电话,要求王珊琳准备四千万的现金赎她儿子一交付地点都没有交待。

搁给别人,必然是看不懂的”但是该懂的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四千万,正是张峰在粮食厅业务里的缺口数额,明白的人,真的早就明白了。

陈某人在家里花天酒地,外面已经乱成了一片,张峰是今天回来的”才下了飞机,就被等在机场的警察们请走了。

事实上,昨天张处长就接到了警方的电话,不过他人在北京,不但有不在场的证据,有些问题也不合适问,今天就可以好好地配合调查了。

当然”处级干部自然有处级干部的待遇,别人又没有十足的证据,就是此人授意绑架了那孩子,甚至连王珊琳也不敢一口咬定,就是他指使到。

王总当然可以确定”尤其是今天绑匪来电话索要的金额,更能说明问题,然而有些话,她是没办法跟警方讲的。

张峰更是不在乎警察的盘问,甚至有些话他就是信口胡说,警察拿他也没有办法”人家是堂堂的处长,搁在素波市局都起码是个副局长,所以问了十来分钟之后,他们都懒得再问了。

慢慢等吧,警察们并不着急”这案子听起来影响不小,但只要没有领导表示高度关注,那真的不算什么,正经还能跟报案的老板弄点汽油费、加班费啥的当然,你这苦主要是不着急,我们就更不着急了。

王珊琳当然要着急了,眼瞅着张峰毫发无损地从讯问室出来,直接就冲了过去,大声地发话,“你,跟我过来!”

一边有警察面无表情地看着。

“我跟你很熟吗?”张峰皱着眉头,冷冷地看她一眼,对于这个女人”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有的只是无尽的懊悔真是想不到,他在自己认为最可靠的地方掉了链子。

张处长心里非常清楚,他从别的地方弄不到粮食,但是这个女人一定可以”区别只是在于,她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仅仅在四年之前,王珊琳还只是一个粮店的小老板,手上的货物加上周转资金,不到十万块钱,要不是得到了他张某人的大力支持,她现在依旧是个小老板。

人”不应该忘本的!

这些年,张峰不但从王珊琳身上得到了**的满足,口袋里也多出了几百万,但是上珊琳现在的身家,往少里说,最少六千万一谁落的实惠更多?

在张处长看来,这一次李强被省纪检委带走,真的是属于突发**件,而且他没想到,自己也会因为面粉一厂的事情,被牵连了进去,又莫名其妙地被捅出了国储粮的问题,是的”这是无妄之灾。

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王珊琳应该义无反顾地帮助自己一只要我张某人不倒,你现在贴三千多万四千万的粮食进去,咱就还有翻本的机会。

再退一步讲,就算没有翻本的机会了,你还能落下两千万左右一四年多时间,从不到十万发展到两千万,还不够吗?

由于王珊琳避而不见,张处长的失落,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不得不怀着一腔怨恨,自己出去找粮。

光找粮都不够,他还得找钱,不过他在粮食系统干了这么多年”知道做粮食这一行的,有不少人认识放高利贷的主儿毕竟粮食这个东西,没足够的资金是玩不起的。

于是他就结识了一些江湖中人,然而,人家要的利息实在太高”而他不能保证,自己这次能全身而退若不能保住自己的位置,他拿什么来还?

对于很多干部来说,他们的官位就代表了一切,不但代表了免费的车子、免费的吃喝拉撤,也代表了一种信用,张处长非常确定,自己若因此而被撤职,这帮放高利贷的主儿绝对轻饶不过自己。

博一下的话,可能会侥幸过关,也可能尸骨无存,张峰正犹豫该不该博”却是接到了侯国范的最后通牒:后天晚上之前,你去纪检委把自己的问题谈清楚。

这一下,他真的是走投无路了,那也只能孤注一掷”拍出十万块钱”要这帮放高利贷的主儿绑架王珊琳的儿子,试图从她手里敲出四千万一老子是凑不出这么多粮食了,那就拿钱来折抵吧。

所以他现在认为”他跟这个女人,真的没什么话可谈。

但是王珊琳就误会了,她看一眼一边的警察,走过来低声解释一句,“我保证我身上没装什么录音器材,我只希望成成安然无恙。”

“笑话,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没有”跟我有什么相关?”张峰冷哼一声,抬脚就向外面走去,心说老子再也不跟你谈感情了,那玩意儿太伤钱。

但是王珊琳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三步并作两步就追了过去,两人走出派出所的大门,她才轻喟一声,“阿峰,我知道,是我对不住你。”

“别跟我瞎扯这些,老子烦着呢”,张峰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就上去了,不成想王珊琳动作也不慢”拉开后门就坐了进去。

“去哪儿?”出租司机问一句,抬手又压下计价器。

“去……”张峰有点头疼了,原本他是想回家的,但是身边跟了这么一个女人,他真的不方便回去了一老婆对他还算宽容,但是把野女人带回家的话”后果不问可知,更别说他跟这女人还有相当的纠葛,“去联合超市。”

事实上”他现在也确实不便回家,厅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他笑话呢,正经是去超市买点换洗衣服日常用品什么的,等着进省纪检委慢慢地用吧。

“去金法郎”,王珊琳吩咐一句,金法郎是素波的顶级洗浴中心,两人在这里曾经有过若干个**的时刻,这里设备设施档次很高,等闲也没有警察来骚扰,当然,更重要的是,在金法郎里不但能鸳鸯戏水,而且不用出示身份证就能住宿。

司机有点犯难了,他瞥一眼身边的张峰、一般情况总是男人付钱的”等他看到这位没表示反对”就娴熟地打一把方向盘,直奔金法郎而去。

进了金法郎之后,王珊琳掏出钱来定个豪华套,她原本是要定个一天的”跟进来的张峰哼一声”“六小时就行了。”

按说,这二位是不会在乎这点小钱的,不过张处长这么说,就是一个姿态”不想跟她多呆而且,再有四个小时他就得去省纪检委报到了。

然而,这六个小时都算多的,两人进去才半个小时,张峰就气呼呼地走了出来,两人在房间里当然不会有**的兴致,不过话不投机,就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

张处长在确定对方身上没有什么录音设备之后,很干脆果断地告诉她,除非拿出四千万来”否则一切免谈。

王珊琳怎么可能愿意拿出四千万?她要愿意拿出的话,早就拿出来了,所以她就告饶说,我实在是头寸紧张,这四千万着急拿出来的话,本身就会造成极大的损失,更别说还可能导致资金链断裂,这么一来,几年的辛苦,就会毁于一旦。

这话倒也不假,仓促间物资出手,必然卖不出好价钱,不过张峰好悬没被这话气死我井你大爷,你手上的物资,除了粮食还能是什么?

张处长前脚走出来,王总后脚就跟了出来,张峰理也不理她,抬手拦个出租车扬长而去。

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义了,王珊琳见他反脸无情,铁青着脸摸出手机”与此同时,她的司机开着车缓缓过来了,她迅疾地上车,咬着牙发话了,“跟上那辆出租车……”

所以,当天下午,张峰并没有去纪检委报道他住进医院了!

侯国范第一时间将情况通知了陈太忠,他不想引起对方任何的误会,张峰涉嫌授意绑架的事情”侯厅长不会主动通报,但是张峰去不了纪检委的话,他会非常被动。

“张峰在从联合超市购物出来的时候,被几个身份不明的人袭击,袭击者声称:他们下一个下手的对象,会是张峰的母亲、妻子和孩子。”

“啧,这都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儿”,陈太忠皱着眉头,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