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1 -2612争取死缓

2611 2612争取死缓(求月票)

自己好不了,也不能让坑害自己的人好活了,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一这是深藏在多数人骨子里的意识,甚至可以说走动物的本能”跟人种、受教育程度什么因素,没有必然的联系。

所以,张峰的要求,真的也算正常,对他来说,国家的损失,未必值得怎么重视,但是坑害了他的人,手里拿着靠他的权势搜刮来的钱,逍遥法外不说”保不准还对他冷嘲热讽,他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而且在张处长看来,现有的法律,有一点很不公平的,就是只有“受贿罪”、,“索贿罪”,而没有“行贿罪”这一说麻痹的,你不行贿的话,老子从哪儿受贿?

因为缺少行贿罪这罪名,所以那些私人企业,一旦将国家资产据为己有”就不怎么害怕别人来找麻烦,国家可是还有公司法的一你连行贿都给我定不了罪,凭啥没收我公司的正当资产呢?

所以,那些靠挖国家墙角致富的人,只要手尾干净,还真的不怕找后账一大不了就是以后公司的发展可能受到限制,反正吃进嘴里的,那是不容易吐出来了。

王珊琳也明白这个道理,正是因为她明白,所以她才舍不得归还。

王总算得很清楚:政府处理不了张峰的话,那肯定动不了她;就算处理了张峰这些人,也未必能动得了她;真要有人强行打算从她手里拿走那些东西,她会豁出去”把能抖搂的东西都抖搂出来反正她是光脚的,需要怕那些穿鞋的?

在这一点上,王珊琳的思维有一个误区”虽然她做出了精确的判断:粮伞厅必然会捂盖子的,就算张峰捂不住,侯国范也不可能坐视。

她这个猜测很正常,几万吨粮食不见,价值虽然不是很高但是情节极为恶劣,一旦被捅出来,就是侯国范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在她接触的干部中,张峰就算比较牛逼的了”走到哪里都是威严得很,但是张处长对上侯大勇,那叫一个客气”而且平日里她也没少听说,侯厅长做人很强势。

侯国范肯定能捂得住盖子”那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王珊琳就是这么认为的,你想捂盖子”那就得求我管住嘴巴。

她这些想得都没错,但是她偏偏漏算了一点:所谓官场,就是一张编织严密的大网,侯厅长不是单独存在的”人情、利益等因素相互交缠”牵一发而动全身”你再豁得出去,也未必能达到目的。

所以,陈太忠就没觉得,这女人所行有什么聪明的,他倒是对她的疯狂有一点不解”于是他就问张峰,“这个王珊琳,凭什么就敢惦记着不还粮食呢?你还有什么把柄在她手里?”,“还能有什么把柄”她是穷怕了,女人嘛”,”张峰不屑地笑一笑”陈主任不像传说中的那么难打交道,他的压力就小了很多,心里也觉得有点解气。

当然,张处长的心情,大抵还是沉重的”“我估计着,她就是赌咱们会投鼠忌器,侥幸心理嘛,谁还能没有一点?毕竟是这么一大笔钱呢……”

“看不出来啊”老张,你这也算明白人”怎么就办出这种糊涂事儿了呢?”陈太忠皱着眉头看他一眼,眼中是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在考虑一些问题的可行性。

“有些事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张峰轻喟一声,面无表情地回答”他沉吟良久,方始扭头看一眼陈太忠,“王珊琳有大约一千万左右的房产,在她母亲的名下。”

这就是因爱成仇的典范了”曾经的朋友一旦翻脸,杀伤力远大于仇人,张处长对王总的痛恨,由此可见一斑。

陈太忠听到他这话,却是笑了起来,“张处长你的态度,很端正啊,你这么配合我,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想法?张峰当然有别的想法,做官做到处级,大多数人的神经”都是非常坚韧的,他邀陈太忠出来,不但是要报仇要示好,也是存了自救的念头。

“想法……我有我的家人,而且,我不想死”他这回答,就算暴露用心了人家陈主任都问出来了,他再不说,那不是傻的吗?“我的错误很严重,但是我希望组织上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挪用国储粮的性质,是非常恶劣的,就算他积极退赔甚至是超额退赔”如果有人不想让他活着,那他也只有一个死字,张处长非常清楚这一点。

而对他来说,王珊琳掉链子了,侯厅长不管他了,陈太忠又走出名不讲理的,张峰估计,自己的老丈人怕是也保不下自己来一个退了很多年”一个如日中天,那些跟红顶白的主儿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根本不需要考虑。

更别说经过这次这么一闹”他和王珊琳的私情也出现在了大众面前,他爱人倒是一个比较硕大局的女人,但是这种事闹得众所周知”那也是活生生地打她这个正妻的脸了。

所以张处长果断地做出选择,毫无保留地投向陈太忠,妖魔化陈主任的人很多,但是说陈主任好的人也不少,他就这么博一下了。

眼下看起来,他的选择不算错误,陈主任确实是愿意讲道理的”于是”他不但不想死了,还琢磨着是不是,陈主任若是肯和侯厅长联手的话”那么……

“那不太可能”,”不成想”陈主任断然地摇头,他沉吟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想要追回损失”那必然要曝光,你这件事的性质非常恶劣,我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帮你争取个死缓吧……”,”

“死缓……还是争取?”张峰的脸刷地就白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位说翻脸就翻脸了”“可是陈主任”我有立功表现啊。”

“嘿,几个账本也算立功?”,陈太忠禁不住笑出了声,“那原本就是你给国家造成的损失……还有”我答应保你家人平安了,这算不算诚意?”

“我知道,关于这一点,我也非常感谢”张峰点点头,他一点都不想激怒对方,“但是一厅里的其他事儿,我也不会乱说,我不会用攻击其他人的方式,来获得立功机会,陈主任,还是请您多帮一帮忙吧。”

“呵呵,这算是威胁吗?”陈主任微微一笑,可张处长的脸就更白了”他低声叹口气,“我真的没这个意思”就是知道自己错了,想悔改。”

“啧”,”陈太忠咂巴咂巴嘴巴,他在刚才表示不理解的时候,心里就在做一些斗争”接下来的“死缓”,啥的”基本上就是唬人了一他可没兴趣去干扰许绍辉的工作。

而张峰的回答,又是如此地知情识趣,他沉吟片刻之后,终于长叹一声“……你这么珍惜生命”那我倒是有个建说……”

“什么建议?”张主任的眼睛刷地亮了起来,下一刻”他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过了,于是尴尬地笑一笑”“太心急了,您见谅。”

“你偷渡出国吧”陈太忠淡淡地答一句,“给你一个礼拜时间做准备”这一个礼拜内,只要你跑得出去,不会有人再找你麻烦了。”

他这就是打子废物利用的主意了,凭良心说,如果他是纪检委书记,像这种打国储粮主意的人”那是非杀不可的,更别说这数额是如此地触目惊心。

没错,现在是和平年代,国内的粮食生产水平上去了,人口又执行着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但是谁敢保证,不会再有“三年困难时期”的现象重现?

而且迄今为止,〖中〗国一直是粮食进口大国,遇上个歉收年,世界粮食市场都要狂涨的,异以食为天,国储粮空了,真要遇个不及不就的时候,那后果真是不堪想像。

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只有利益,没有人情到时候不但要购买天价粮食,估计还得接受某些国家开出的附加条件,诸如“〖民〗主”,之类的东西。

居安思危方能处变不惊,一个合格的决策者,应该有长远的眼光,而粮食安全,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当然,陈太忠不是许绍辉”他又没兴趣去干涉纪检委办案,所以张峰未必会是死刑不过,许〖书〗记有任侠之气,双开这家伙之后,送一个死刑也正常,这就不说了。

可张处长今天表现得,确实还像那么回事,陈主任就决定,把这家伙撵出国去算了,反正偷渡出国的主儿,没几今日子会过得舒坦。

“偷渡出国?”张峰听到这个建议,登时傻眼了,但有三分奈何,谁又愿意出去?移民倒是可以考虑,仓促地偷渡物离乡贵人离乡贱啊,“我还真没准备过这个。”,“那是你的事儿了”,”陈太忠哼一声,“反正你自己考虑吧,要不周一去自首,要不就是偷渡出国,你没准备,可以往越南、马来西亚或者泰国这些地方跑不是?”,2612章争取死缓(下)

“那我想一想吧”,张峰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乱,事实上他猜到了一点东西:下一步文明办要追究干部家属的绿卡问题,这点消息”省里差不多一点的处级干部,应该是都听说了”《天南日报》都登了。

所以,我这八成,又是送给陈太忠一桩典型案例,张处长脑袋被打了,但是人又没被打傻,于是他试探着发问”“我偷渡走了之后,您肯定不会追究了?”

“我陈某人从来没有说话不算数过”陈太忠傲然回答,那声音真是容不得半点置疑,接着,他又补充一点,“这是我的私人建议,也是看你求生欲望强烈,你最好不要跟别人说,嗯,要是你被别人抓回来,可以要求先见我。”

这个回答坐实了张峰的猜测,但是同时”又给了他一份保证一陈某人不希的算计他,就是让他跑出去,然后了事。

陈太忠这话”不是无的放矢”从黄汉祥对何军虎的态度上,他就看得出来,地方上的人跑出去,只要地方上能协调妥当,那就不会再弄人查了。

像那些跑出去之后,被抓回来的,都是地方上没摆平,才会出现不依不饶的现象”至于说被国安或者其他相关部门干掉或者秘密押解回来的一张峰你丫不过一个地方上的处级干部”你倒是愿意拿自己当根葱”别人也得稀罕拿你蘸酱呢。

“那我知道了”,”张峰点点头,心事重重地推门下车,不成想身后又闷声闷气地传出来一句,“想明白了,明天晚上给我打个电瓶。”

陈主任这么吩咐,自然有他的道理”张处长听在耳中,却是别有一番异样滋味:合着……你只愿意给我一天的时间?

看着他脚步踯蹋,陈太忠心里生出点不屑来,不过下一刻,他又陷入了沉思里”凭着这个账本”怎么才能让王珊琳乖乖地把钱吐出来呢?

让王珊琳的善林公司吐钱,倒不是很难”但是她母亲那儿的钱”就有点费劲了目前考虑这些”似乎有点遥远”不过陈某人经过这些年的官场锤炼,已经不复当年的青涩,他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合格的干部不打无准备之仗!

不过这年头的事儿,还真就是这么怪了”他意识到该合理布局的时候,偏偏就有不合理的事情撞上来,将借口双手呈献了上来!

他在天医二院西门口思考了一阵,就驱车离开,由于已经接近晚上十点了”街上人车稀少,他开车的速度并不慢,差不多四十迈了。

不成想,还有比他快的,他速度提起来不到两分钟,后面一辆车打着双闪超到了他前面,最起码是七十迈的车速。

“一辆破桑塔纳,你开这么快,是家里死人了吗?”,这车开得有点不讲理”一个破普桑还敢超奥迪,陈主任这人嘴又损,嘀咕两句是正常的。

不成想这车超过他之后,那速度直降而下,与此同时,身后又上来一辆沙漠王,压着他的车往路边靠。

陈太忠看到这情景,总算是明白了,自己是被人惦记上了,于是也不反抗”规规矩矩地减速,将车停到了路边上他不怕事儿,但是把事儿带到湖滨小区,就没意思了。

他的车才刚刚停稳,那两辆车里就下来四五个壮汉,那丰田沙漠王尤其霸道,直接将车停在慢行线上,死死地别着他这停在路边的车,根本不考虑后面的车。

“兄弟,下来聊两句吧”,”一个壮汉敲一敲车窗户,狞笑着发话了,时值仲秋,没有寒流的话”一般司机不会把窗户全关了,太闷。

所以,奥迪车的密封效果虽然好,陈太忠还是听到了对方的话”他微微一笑,“兄弟?我好像跟你不是很熟吧。”

“熟不熟,下车聊吧”,大汉冷笑一声”抬手就去拽车门,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深更半夜,两辆车堵住一辆车,四五个大汉对上一个人,搁给一般人,那真是不敢下车,不过看官们都知道,陈主任不是一般人。

于是,他就坐视这帮人将自己的车门拽开,又施施然走下车,微微一笑”“,好吧,那你们想聊点什么呢?”

“你牛逼个屁啊”,”一边一个小个子看他不卑不亢的,走上前就踹他一脚”劲儿倒是不大对某人来说是劲儿不大,但是……真的挺恶心人的。

陈太忠是开了一辆奥迪”榈给一般的明白人,也就不愿意招惹了,但是这帮人觉得自己不含糊,奥迪就怎么了?满大街都是奥迪呢。

“都是明白人,废话咱也就不多说了”,”一边又走过来一个汉子,看起来是能做了主的那种,他冲年轻的副主任微微一笑,“我们也不愿意招惹你,小伙子……说一说刚才你在天医二院门口,做了点什么事,这大半夜的,谁也不容易不是?”,他的话说得轻巧,但是就在他说话的当口,那小个子看陈太忠站得笔直”说不得又狠狠地踹了两脚,遗憾的是,这家伙脚上真的没什么劲儿”踹不动人,看起来倒是有点昆蜉撼大树的感觉”很有喜剧效果。

而说话的这位明明是看见了”偏偏就不肯阻拦适当的视而不见,有助于增强语言的说服力,此时无声胜有声。

“你真讨厌……”陈太忠觉得有点烦了”说不得抬腿一脚,直接将骚扰自己的小蚊子踹到了街对面”这公路也不宽,不到二十米,那位的下场,是不问可知的”

他克制着自己不出手,就是想知道对方的来路,听到问起自己天医二院门口的长长短短啥的,哪里还猜不到这帮人是怎么来到?那么”接下来他就不会留情了。

嗵的一声大响”声音自街对面传来,这帮人登时就傻眼了”谁也没有意料到,刚才还笑眯眯的年轻人,就这么出手了。

不过,既然是找麻烦来的”这些人自然也有心理上的准备”陈主任还没再说话,两辆车上刷地又冲出两个汉子”手里五连发猎枪正正地指着他”“,你再动一下试试?”

“嗯?”陈太忠先是一愣”接着就笑了起来,在两支猎枪的枪口下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笑得肆无忌惮。

“你笑个鸡巴毛”带头的汉子火了,一努嘴,拿枪的那二位直接就走上前”枪口就快戳住这今年轻人的脑门了,其中一个枪手阴森森地发话了”“小子”你以为我这枪是假的,不敢开,是不是啊?”,按照一般情况,再牛的汉子,现在也该怂了了,不过还是那句话,陈主任不是一般人,他很随意地一抬手,就打开了一枝枪的枪口,“麻痹的少这么指着我,我烦,知道不?”,所谓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就是指眼下这种情况了,大家都是混社会的,不缺那份血性,这位登时就急了,你再牛逼,老子一枪崩了你,以后的事儿,就是以后再说了啊。

但是他的枪被人打开了,在调整枪口的同时,他就发话了,“二青……”

他的话没说完”但是意思很明白了~这家伙要跟咱们玩横,先给他穿俩眼再说!

二青就是另一个持枪者了,不过非常遗憾,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被枪指着的那位发话了,“我就问一句”你们是韩天的人吗?”

韩老五在天南的黑道上,那是大名鼎鼎了,耳是知道韩老五叫韩天的,还真的不多,本来嘛……人在江湖上走”叫的就是个绰号,谁还把自己的〖真〗实姓名暴露出来?

天南的江湖,不是很规矩的,但饶是如此,天南的道上,知道韩天〖真〗实姓名的,也是实打实的行内人士了,而眼下被一个很年轻的家伙叫出来”这效果还真不一般。

起码,带头的这位就愣住了,他可是知道韩天是韩老五,于是很惊讶地问一声”“你认识五哥?我说你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我有话好好说……麻痹的你枪口顶住老子脑门子了”陈太忠也怒了,污言秽语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而就在这几句话的功夫,马路上就倒下了一片人,“我最烦别人拿枪顶着我了。”

“我,我就是跟您打听点事儿嘛”,”这位还想再解释什么,下一刻就觉得身子飞了起来,接着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然后,他才觉得腮帮子上一麻……然后就是钻心的疼痛。

“想跟我打听点事儿,就是这么打听的?”紧接着,那今年轻的面庞笑吟吟地出现在他的眼前,再然后,是一口浓浓的唾液直接飞到了他的眼皮子上,“我呸,你以为你是杜毅?”,耻辱啊,这位心里不平衡”还想辩解,只听得那边冷冷地发话”,“最后一个机会,告诉我,谁派你们来的?”,“我们认栽了,但是谁派我们来的,您就别问了”带头的这位看不是个路数,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大哥,我们拿钱办事的……这都是规矩。”

“去你妈的规矩吧,韩老五在我跟前,也不敢说这话”陈太忠冷哼一声”就算用屁股想”他也想到这帮人是谁指使的了但是,陈主任是以德服人的,他需要一个充分的理由来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