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3 -2614专业滋事

官仙 2613 2614专业滋事(求月票)

指使的人,自然是王珊琳”张峰被打得入院了,但是她不能就此放心,于是就安排了人盯梢,看他跟什么人接触。

像张峰给陈太忠打电话,就被别人关注到了,不过张处长虽然只是粮食厅的处长,反侦察经验也很丰富,磁卡在打给陈主任之后,又拨了几个无关紧要的电话聊一聊、其中还有俩电话是信息台的,反正张处长就算再落魄,也不差这一点小钱。

那么”这个电话记录就是查不到了,但是王珊琳也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就让自己huā钱请的这些人远远地盯着”看那姓张的到底要干什么。

等陈太忠将车驶来,在门口张望的张峰迅疾地蹿进了车里,这些就都落入了别人的眼里,不过这天医二院在素波是响当当的大医院,大家不便在门口动手动脚。

陈太忠驾驶的奥迪,不是省委的牌子,所以别人自然不会怎么忌惮,就连王珊琳自己也开奥迪,她就指使这些人,等车离开之后,拦住车主问一下她已经开始玩野蛮了,自然不怕做得更野蛮一点。

不过,这帮人本来也没打算当场动手,实在是那个小个子太烦人,陈太忠恼怒之下,事情终于发展到不可控。

陈主将人打倒之后,给赵明博打个电话”说是自己遭遇到了持枪行凶者,要他尽快赶来,赵所长正好今天值班”那来的速度叫个快。

这边的人见势不妙就想跑,但是在陈太忠面前”谁又跑得了?等赵所长带着两辆警车赶到的时候”就见八个人双手抱头,一溜儿蹲在街边”浑身鲜血淋漓的,有百八十号群众站在远处,探头探脑地围观。

〖警〗察们当场就搜缴土制猎枪两支,管制刀具三把,尤其令人吃惊的是”这两把枪里都是子弹上膛,虽然没有击发”但显然并不仅仅是用来恐吓的。

这性质就很严重了”赵明博派人将这些人押上警车和另两辆车”走过来跟陈主任请示,“领导……去王庄视察一下吧?”,“视察个什么”,”陈太忠皱着眉头摇摇头,“那边都有枪了,还用我跟着去吗?这样……你把事情交待给他们,你跟我来一趟。”

赵明博也不问他要做什么”径自走过去安排几句,接着就转头走过来,低声问一句,“要不要再叫两个人?”

“不用了”就咱俩吧”,”陈太忠笑一笑,将钥匙丢给他,“你开车吧,去绿竹苑……我打两个电话。”

他打电话,就是给韩天的,刚才那帮人不是韩老五的人,他自然下得去手”不过后来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帮混混跟韩老五的人也有交集毕竟,素波并不大不是?

陈主任安排事情不要紧,正在开车的赵明博却听得吓了一大跳,“什么”你要韩老五的人去绿竹苑抄家?”,在天南的黑道上,这抄家并不是抄家拿问那个意义,而是说去某个人家打砸”赵所长天天跟三教九流打交道,这种半黑不黑的话,他自然听得懂。

“她敢跟我玩狠的,我就让她看看,什么叫狠的”陈太忠冷哼一声,显然是恼怒异常,“敢让人带着枪找我”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把她弄进王庄去,我整不出她尿来”,”赵明博不以为然地哼一声,他已经听出来了,这个叫王珊琳的女人”就是指示这帮混混的主儿,所以他觉得陈主任这么搞”有点不值得”也有点**份,“你整她,还需要这么费劲儿?”

“你不知道,她已经叫人动手打了一个处长了”,”陈太忠笑了起来,不过这笑声怎么听都有点瘪人,“认识道上的人物,就很牛逼吗?真是忘乎所以了,今天就让她明白一下,不管玩什么,她都差得多。

他确实是有点恼怒对方的肆无忌惮,不过这并不是全部的原因”他还有一点要考虑,就是张峰家人的安全问题。

陈某人自命讲究人,账本到手了,自然要实现承诺,他可以采用的手段很多,借这个机会**裸地展示肌肉,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一因为王珊琳现在处在一个比较危险的状态车据张峰说,她以前不跟这些打打杀杀的人打交道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找人绑走了她儿子”试图威吓对方。

而现在的王总因为种种原因,也开始使用暴力段,由于很轻易地得逞了,就有点走火入魔的趋势”她不但派人打了张峰,威胁要收拾他家人,更是还派人持枪威胁陈太忠。

人一旦掌握了以前不了解的力量,并且从中受益或者获得快感”就很容易忘乎所以,就像十岁小孩手持七八斤的大锤,危险得很,伤己也伤人”陈太忠现在要做的,就是活生生地抽醒她跟我玩黑道?看我怎么砸你家!

也只有这样的当头棒喝,才能让失去理智的王珊琳反应过来,以后都不再迷恋这样的暴力行为,当然,她可能一根筋地陷入偏执,可就算这样,陈主任这么做,也能吸引一点仇恨度过来想对付张峰家人吗?先过了哥们儿这一关吧。

从某个角度来讲,陈太忠做事真的是很有担当的,只是这些狗屁倒灶的因素,他是懒得跟赵明博解释。

他不解释”赵所长心里难免有点犯嘀咕”不过赵某人跟陈主任办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在车进绿竹苑小区的时候,有保安上前拦车,他就很干脆地掏出个卡片来,冲对方一晃,“〖警〗察!”

“大哥,给我细看一下,行吗?”,保安恳求一声,绿竹苑这小区并不大”但是档次不低”赵明博也不介意,将卡片递过去。

收了卡片之后,他们才将车开到小区里的三岔路口,只听得身后一片嘈杂声”扭头一看”却是两个保安已经被一帮人围住,骂骂咧咧地就要动手,这帮人身后,还有七八道雪亮的车灯。

都是混口饭吃的,谁也不容易,这时候保安也顾不得许多了,敢看警官证的主儿”却是不敢跟这帮混混叫真,乖乖地交出了自动门的钥匙。

这还不算,这帮人直接押着保安进来认路了,一辆七座商务车和两辆吉普车眨眼就开到了一栋别野前。

“麻痹的,这就是谁座19号?”一个大舌头骂骂咧咧地发话了”陈太忠在一边听得有点想笑”他对这厮还有印象,不但是大舌头,还是炮牙,应该是韩天手下比较彪悍的打手。

保安点头说是”就在这个时候”炮牙发现路边还停着一辆车,停着车不要紧,问题是车边还站着两个人,小区里的灯光不是很明亮”他没看清楚人,就大喊一声”“打家办事,无关的人,给老子滚远一点。”

“大舌头你能耐了啊”陈太忠听得笑n声,“你办你的事儿,办完赶紧地走人。”

“陈……陈老板?”龊牙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他也知道今天来抄家”就是陈主任的意思,可是当面撞上,他还禁不住有点意外,“您……您亲自来了?”

“去去去,办事”,陈太忠不想跟他多说什么,就是信手挥一下,龊牙不敢再继续套近乎,“弟兄们,抄家伙上……”

一干人纷纷从车里取出了火枪、砍刀等凶器,当然,更多的人是手持铁棒”众人齐齐一声喊,直接将别墅的铁门撞开,旋即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小院里顿时成了人间地狱。

那保安看着这帮人砸门的砸门,砸车的砸车,更有那狠人,连别墅小院里的两盏门前灯都不肯放过,噼啪两声过后,电弧闪了两下,院里变得漆黑一片……

他想起来了,给那个叫“陈老板”的高大年轻人开车的,似乎是个〖警〗察,但是这〖警〗察居然坐视一帮混混在打砸抢,这让年轻的保安心里拔凉拔凉的。

不管怎么说,今天他不但将人放了进来”更是被人逼着前来认门,虽然是不得已的行为,可他已经是严重违反了相关的规定,如果没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话,被炒鲂鱼那是必然的了。

于是,他趁人不备,脚不沾地地跑了。

严格说起来,这并不是什么趁人不备,根本是韩老五的人就不在乎他跑”一分钟后,其他得到消息的保安跟着他和另一名保安过来了守在门口的那位早就用对讲机呼叫支援了。

这一次来的,就有七八个保安了,大家攒鸡毛凑胆子,想要过来干涉一下事情”社区内出事,他们身为保安责无旁贷。

不过韩老五的人干这种事情,那真是家常便饭了,虽然有人进去打砸了”外面也留有司机和看场子的人,两个混混直接就将胳膊抬了起来。

这两位手上,端的是两块黑布,不过这黑布笔直地支愣着,遮盖着的物件也就不用再说了,看在对方是端这碗饭的份儿上,炮手报出了字号,“五哥办事……小毛孩子”滚一边去。”?^26有章专业滋事(下)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警笛声大作一这年头热心群众还真是不少,不过众保安实在没胆子再往拼凑乎,“五哥”两个字入耳,干了这一行,谁还不知道其中厉害?

倒是新来的警车不含糊,三四个〖警〗察下了车,听见别墅里面乒乓乱响,还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和哭声,〖警〗察们才要往里冲,猛地发现旁边穿了制服的保安们都无动于衷,就有细心人出声询问,“里面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做为〖警〗察,各种惊险场面见得多了去啦,处理纠纷平息事态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保证出警人员自身的安全”也是重中之重。

反正,眼下事态并没有失控,警方也及时赶到了现场,一切都在控制中,那么,慎重一点并不是什么坏事。

“也没什么,就是打家办事”,有人这么回答”不过这个〖答〗案令警方有点为难。

打家这是警方要严厉打击的对象,但是同时呢,这打家赚的就是卖命钱”遇上普通老百姓,这边一报,说是〖警〗察,那边就该草鸡了,但是打家可不管这些,直接就动手了,急了眼也敢下狠手,打家的成员来源又是五huā八门的”很多人跑了,你就想找都找不到。

最关键的是,现在在场的〖警〗察太少了,才四个人,四个〖警〗察想制服十几个打家风险真的太大了。

〖警〗察们甚至看得出来,几辆车周围,有几个主儿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大家正犹豫呢”带路的保安急于立功,一指赵明博,“那个也是〖警〗察”认识里面的人。”

“喂”里面怎么回事?”既然是同行,〖警〗察们就不怕了,尤其是自己的同事还靠着一辆奥迪车,看起来也不是很小的人物。

“我王庄的赵明博,里面发生的事情,很恶劣啊”赵所长总算知道,陈主任把自己叫过来是要做什么了,“不过呢”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中了……你们可以回去啦。”

“你们王庄的跑这儿来做什么?”一个小〖警〗察不知道好歹,就嘀咕一句,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拽到了一边去。

“原来是赵所长啊”,拽他的这位笑着点点头,顺便又打探一下对方口风”“里面好像闹得挺厉害的……我们是,,时妾警的。”

“没啥,这家人做事太缺德,招惹了人,我们是来带户主走的”,赵明博不动声色地回答”“她的个人恩怨,先由他们自己解决……反正又死不了人。”

你这个回答,真的有点操蛋啊,问话的这位既然知道赵所长,肯定耳朵里也就有点相关的事迹,于是他试探着问一句,“那我们现在进去,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赵所长……我们是接了警来的。”

知道我是赵明博了,你还话这么多?赵所长有点不满意了,“我又没拦着你,想进就进嘛,不过既然都是一个系统的,我劝你最好想一想,为啥我现在站在外面。”

这话正是这位想问的,赵明博现在正红得发紫,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孤身跑到小区,看打家们打砸,这情况怎么看都不正常。

他一个示意,来的〖警〗察也不进去了,就在外面围观,于是,最为诡异的一幕,在绿竹苑出现了,一栋别墅里,噼里啪啦被人砸个不停”外面围观的人上百了,还有警灯在闪烁,可偏偏地就没人进去了解情况。

韩天的人抄家很有一套,专业的就是专业的,不到十分钟整个一个三层楼的别墅”连一块完整的玻璃都不存在了,所有的灯泡都被打得稀烂,至于家具什么的,那也可想而知了”只有门前屋檐下的串串彩灯,还有气无力地一闪一闪的,算是聊胜于无。

紧接着,韩老五的人就慢条斯理地撤了出来,有女人尖叫着冲出来,似乎还是个老人,想要拽住某人,结果被一顿乱棍打了回去,,“别跟爷号丧”以后要常来呢,有的是机会二”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帮人就施施然地上车离开,有个正义感比较强的〖警〗察,实在看不过眼,伸手去拉最后一个上车的人。

“找死吗?”被拽的人身子一侧,就躲过去了,紧接着就是一记耳光还了过去,那很费力的卷舌”证明了这家伙的身份,“妈了个逼的,老子今天来,是抓精神文明建设来了。”

〖警〗察的身手也不错,躲过了这一巴掌,他气愤之下,身子前冲”不成想又被身边的一个保安拽住了,那位轻声嘀咕一句,“大哥,这都是韩老五的人啊。”

这位闻声登时止步,韩老五在素波的名气,实在是太响了,按说〖警〗察就是宵小们的克星,但是韩老五不是宵小,人家是有大背景的”真要较力的话,人家弄掉他一个三级警司,真的跟碾死一个蚂蚁差不多一他可以不服气,但这是事实。

“是韩老五要搞这家人?”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那保安提醒他,也是冒了极大风险的”自然是不肯再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警报声又响起,这一次却是王庄〖派〗出所的人来了一他们得了赵所长授意,?又从那帮混混嘴里得知了袭击陈主任的幕后指使者来得还真是不慢。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c座旧号的业主在被歹徒们袭击的时候,〖警〗察和保安们都在坐视,而歹徒们一走,该业主却是被〖警〗察带走了这岂不就是活生生的警匪一家?

然而,住在这个小区的主儿,多是有点身家的,自然要考虑伸张正义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事实上他们更关注的是自身的安危。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物业方面就接到了不少投诉,不过业主们投诉的”是保安不作为高档小区的保安,不该是这样的工作态度。

这些就是题外话了,正经是闹到现在已经有人知道昨天韩老五的人来打砸绿竹苑,是因为省尖明办某个主任发飙了。

韩天跟这主任是什么关系”那是众说纷纭,有人说郡主任是韩老五的黑后台之一,也有人说是韩老五的人先招惹了郡主任,然后打砸指使者的家,希望获得谅解,这些传言都说得有鼻子有眼,恍如亲见了一般。

正经是接警的〖警〗察们心里有数,接了警没处警那总要打听一下缘故,反正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不是?于是众人这才晓得,敢情跟赵明博所长站在一起的那个大高个儿就是传说中的陈太忠。

文明办陈主任,现在在素波警方也算响当当的招牌了大家再一打听,合着是绿竹苑旧号的女主人,先派人拿枪威胁陈主任,那帮人已经被王庄的〖警〗察抓住了。

听到这样的经过,众人一时间真是感慨万千:人要找死,那真是拦都拦不住,拿枪指着陈太忠?市局局长孙正平也没这胆子!你一个小小的商人,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所以,这打砸事件就轻轻地揭过了,有前因有后果的,大家还能说什么?做小老百姓的打算跟领导不讲理,那做领导的自然能更不讲理。

陈太忠看着王庄的人把王珊琳弄走,自己就回去睡觉了,第二天早晨,他才来到王庄,看一看事态的发展。

这王珊琳倒是不简单,她人才到〖派〗出所”就有十来号人纷纷前来探望和关注,不过这也不算意外”毕竟是身家四、五千万的大老板,对外号称资产过亿,两千年时候的亿万富翁,整今天南也就是两位数。

来探望她的人,多是商界人士和她公司的员工,可就算这样,赵明博这里也有点小压力起码不好肆无忌惮地刑讯逼供。

反正这种事情,拖一拖肯定是没问题的”能快刀斩乱麻办了的事儿,在〖警〗察这里拖个一年半载的不算稀奇~钝刀子割肉,慢慢恶心人嗔。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件事儿要是很快处理,昨天扣回来的桑塔纳和沙漠王,那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交出去,多划不来?

陈太忠过来是做记录的,就在他走进接警室的时候,迎面正正地撞上王珊琳,她正跟在一个女警身后,走出来上厕所的。

“陈太忠!”王珊琳两眼一眯,咬牙蹦出了这三个字,她的眼中射出极其仇恨的目光”有若见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去你大爷的”,”陈太忠想都不想,抬手就是一记耳光,他出手极重,直将她扇得转了两个圈,接着抬腿就是一脚,将她踹到了走廊的墙上,“麻痹的,你咋跟领导说话呢?”

那女警见状,咳嗽一声,轻声嘀咕,“陈主任”还有外人呢,您这选得……不是地方。”

她在这里劝解,王珊琳身后就蹿出个女人来,直着嗓子尖叫”“你是什么人,敢在〖派〗出所动手打人?”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我打人,用得着跟你解释吗?”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手一抬,那女人吓得就是一哆嗦”不成想,这次他的手里攥着一个手机。

“那谁,我陈太忠啊”,他拨个电话出去,声音并不小,“天翔大厦的善林公司,十分钟内给我砸了……他们那儿不文明现象太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