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5 -2616亡羊补牢

2615 2616亡羊补牢(求月票)

2615章亡羊补军(上)

善林集团就是王珊琳开的公司,这天翔写字楼在素波也算排得上字号的,不但地处闹市,设备设施齐全,安保也非常严密的。

但是陈太忠偏偏就这么吩咐了,原因很简单,这王珊琳自我感觉还挺不含糊,不彻底打消她的嚣张气焰,以后难免还会有什么变故出现。

跟我比嚣张,你脑袋进水了吧?陈某人并不认为自己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但是这一次,是姓王的你找我麻烦在先哥们儿从来是以德服人的。

“这位警官,麻烦你给我们做个证”尖叫的女人反应过来了,于是扭头看女警,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他指使人要砸王总的善林公司。”

女警还没来得及说话,陈太忠冷笑一声,“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家太安生了?那行,晚上我让人去你家一趟,我瞽……跟我不讲理?我还不知道想跟谁不讲理呢。”

女人登时就个得噤声了,嚣张的人她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在派出所里,当着〖警〗察就敢说打砸,还敢威胁晚上上门生事,这可不仅仅是能用嚣张二字形容的。

看着他就这么扬长而去,女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讶然地看一眼女警,“这位警官,你愿意为我们作证吗?”

“我什么也没听到”女警厌恶地皱一皱眉头,经过凌晨的突击审讯,王庄的人已经知道了大部分的真相,比如说那个王珊琳居然在指使人打了一个处长之后”又派人持枪去堵陈太忠”这都不是疯狂,简直是疯狗了。

撇开对陈主任的忌惮不提,她也非常看不起这个女人”不过,她就是下面具体办事的,所以也就懒得招惹这些是非。

“珊琳姐,咱们找媒体曝光吧?”这女人还真是傻得可爱,这种问题都问得出来。

“找媒体曝光?陈主任就是宣教部的”女警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冷冷一哼”“找媒体曝光,先琢磨一下你们做了什么吧?”

这个时候,陈太忠正好走到拐角,以他的耳力,还是听到了这话,他眉头一皱,心里想到一个忽略了的问题~坏了”哥们儿的事儿,做得有点冲动了。

王珊琳做了什么?无非就是打了个处长,试图再打一个,但是陈某人纠结的不是这个,而是王珊琳在此之前做了什么她掏空了国储粮!

陈太忠只图一时意气”**裸地跟王珊琳放起对来,却是没考虑,若是那女人知道他盯上了她,会不会因此而销毁账本、转移财产?

“这还真是做得冲动了,不过,现在发现也不算晚”陈某人低声嘀咕一句,他一向信奉报仇要趁早,所以倒也没后悔昨天做的事,但是显然,接下来就不能再犯什么错误了。

那么”就得找省工商和税务封善林公司的账本了,或者……还得联系银行,他手里倒是有张峰提供的账本,但那只是证据,不能阻止别人转移财产。

可问题是,哥们儿跟省工商、税务都没有交情啊,下一刻,陈太忠开始为难了,虽然他这张脸已经有相当多的人认识了,但是这短短的几年,他又是个小小的处长,不可能真正地做到“天下谁人不识君”。

更别说他现在正在抓干部家属情况调查,工商和税务这里…………不是重灾区也轻不到哪里去,就算有人听说过他,估计也是恶感居多。

王启斌是干部二处的处长,钟胤天又是在市工商局上班,是不是该找老王帮个忙?他正琢磨呢,不成想迎面撞上一人,那位笑了起来,“陈主任你这是……想心事呢?”

他抬头一看,合着是西城分局的老冯,于是笑着点点头,“我说冯局长,来都来了,怎么藏在这儿不吭声?”

“听见你要砸天翔写字楼,我没敢冒头”冯局长笑着回答,他来王庄,本来就是因为这里又出现了跟陈主任有关的事情,不成想才一冒头,就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话,于是又缩了回去,他好歹也是个副局长,要注意影响。

“哎,你别说,我还真找你有点事”陈太忠的脑子里,猛地冒出个想法,“来来,咱们找个地方说一说。”

“什么事儿啊,神秘兮兮的?”冯局长嘴上发问,脚下可是不慢,跟着他就出去了。

“你赶紧派几个人,天翔那边砸完了之后,你把他们公司封了,派人严密看守”陈太忠反应过来了,工商和税务能封账本,不过,〖警〗察能封门儿不是?

“天翔那是东城的地盘啊”冯局长听得吓一大跳,心说陈太忠你也不能太小肚鸡肠了吧,于是支支吾吾地回答,“陈主任,善林的老总都在咱这儿了,随便您折腾,而且那今天翔…………是合资公司。”

“啧,老冯你想啥呢?”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白他一眼,犹豫一下,方始叹口气,“这么问你一句吧,你觉得…………我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吗?”

你真的是!冯局长微微一笑,摇一摇头,“您倒不是这种人,不过…………才砸了咱就去封门,这得给人家东城一个说法吧?”

“我的意思是,贴封条的时候,经侦方面也叫上两个,你明白没有?”陈主任莫测高深地笑一笑。

“叫上经侦?”冯局长听得就是眼睛一亮,他可明白这话的意思,不过下一刻,他就皱一皱眉头叹口气”“分管经侦的老李,挺难说话的…………要不,我叫上东城分管经侦的老高,你看怎么样?”

“联合办案也行,这事儿有点打草惊蛇了”陈太忠叹口气点点头,接着又泄露点天机,“一定要保证,公司账本和资金不被转移…………你明白吧?”

“这个您放心”冯局长听说果真涉及账本了,一时间心里大定,他笑着点点头”“我现在就亲自带队过去。”

他可是听说了,这个善林公司虽然没什么名气,老板却是号称亿万富翁一这也正常,有些专业领域的公司,并不是特别为人所知,亿万富翁涉及的经济案件……这下有得玩了。

看着他兴冲冲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外走。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轻声嘀咕一句。“亏得今天是周日。要不都未必来得及呢……””

果不其然,由于是周日,冯局长赶到天翔大厦的时候,韩天的人刚把善林公司的四间办公室砸个稀烂,却还没引起多少关注。

在天翔办公的公司”档次都不低,十五层的大楼里只有寥寥几人,保安也就只有两个人,混混们一冲就进去了,善林公司有个值班的小伙子,叫了女朋友来单位上网玩,两人直接被刀子顶在了墙上。

剩下就是一通海砸了,四间办公室有三间被砸得稀烂,唯一没被砸的房间,是上了铁门的,这倒不是说大家砸不开”这年头破坏容易建设难,一个屁大的铁门算啥?

关键是混混们也知道,这铁门里面,就应该是财务室了,大家来是来发飙的”不是来打劫的,那么这个财务室就没必要动了一也省得将来万一有啥事,说不清楚。

由于他们选了这么个周日来动手,天翔的保安还真的没有防住,而韩老五的人又专业,三几分钟就收工,二十来号人施施然下楼走到门口,才遇到了匆匆赶来的七八个保安。

韩老五的人自然是管也不管,继续大摇大摆地走路,保安们也不敢拦着,都是社会上打滚的,大家眼睛毒得很,大混混和小混混一眼就分得出来。

倒是值班的保安经理有点胆气,要打听一下,“哥几个,我是二道坎的张麻子,今天我值班…,“您几位留个字号成不?”

“什么玩意儿,连老子这张脸都不认识,也敢报字号?”一个大炮牙狠狠地瞪他一眼,说话还有点大舌头,“二道坎?豆子林见了老子,也得敬烟点火!”

二道坎是宝兰区的,现在宝兰区的扛把子姓林,个子不高,大家就叫他豆子林,不过这种绰号,一般人不敢叫。

于是,这帮人施施然地就走了,接着就是姗姗来迟的〖警〗察,〖警〗察们还没问清楚是什么情况呢,猛地听说,西城分局刑警大队的也来了。

冯局长这次是亲自带队,而这边接警的不过是个〖派〗出所副所长,两人身份相差巨大,但是这副所长却不肯移交案子这是在他的辖区,他先接警的不说,而且这天翔的老板,也是能直达天听的主儿,他不能任由西城的人胡来。

就在这个时候,东城分局的高局长带着经侦科的人马过来了,高局长和冯局长是多年老相识,不但关系好,工作配合得也不错,想当初两人一个是交警支队的,一个是〖派〗出所所长,打了多年的交道。2516章亡羊补牢(下)

高局长一来,就拿出了局长的架子,要〖派〗出所的人离开,而且摆出一副“我就是要西城分局接手,不解释”的态度他没办法解释,善林公司虽大,也禁不住这个一口那个一口的,我何必让你知道那么多呢?

可是这所长还是有点不太甘心,这倒不是他琢磨出什么猫腻了,事实上,就算他琢磨出来了,也不敢跟高局长硬扛。

他的坚持来自于天翔的董事长米贵,跟分局的老大张局长关系很好,这是他的辖区里需要重点关注的公司,现在被人砸了,还得被人接管,他怎么跟张老大交待?

这儿正扯皮呢,总经理邓总来了,这是天翔的二号人物,米董事长高价从香港请来的职业经理人,他操着一口白话,很不耐烦地出声,“诸位阿瑟,我们现在是要追查打砸的凶手,你们讨论的东西,对我们天翔没有什么意义。”

“不明确责任,怎么追查?”冯局长眼睛一瞪,他眼里哪里有这种假洋鬼子?要是在西城的地盘上,他要考虑一下”但是祸害别人家,他表示毫无压力。

邓总对大陆的官僚,也是有一定的成见,心说我们这儿发生打砸事件了”你们聚在一起,不谈案情侦破什么的,居然在讨论这件事该由谁来处理……这也太他妈的搞笑了吧?“段卫华市长,是米董事长的好朋友,前两天还来这里视察。”

“那你跟段市长说一声,我来这儿是陈太忠的意思”冯局长哪里肯吃他这一套?麻痹的你一个商人”跟段市长是好朋友…“老段是陈主任的老市长!

这么揪扯几句之后,〖派〗出所所长也听出来子,这个打砸另有蹊跷之处,说不得站起身走人,高冯两个局长一脸严肃地视察了一下现场,然后决定一封门调查!

按冯局长的想法,是封了那四个门就行了”高局长却是一开口就老大一“这一层都封了,这个事件非常恶劣,也非常严重,必须仔细调查,为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负责。”

邓总在一边看着”登时就急了,“我说,这一层二十二间房子呢,你都封了……“……别人怎么办公?这是我们的出租楼层!”

这天翔大厦十五层,有租有卖的,善林公司所在的第十二层走出租的”这倒不是王珊琳没这个钱买房子,而是说她选择这里办公,不过是为了让公司有与之相匹配的形象”她真正的库房那些,都在郊区呢,目前没必要买办公室就连租也只是租了四间。

可是对天翔公司来说,在出租的楼层搞这个封门调查,那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买了房的还好说,实在不行就等一段时间,可是租了房的被这么搞,人家是要退租的!

“是不是你们的出租楼层,你们的保安干什么吃的?”高局长冷哼一声,他这么说,就是要给这个邓总一个好看操着一口白话,跟我说什么段卫华,仗势压人吗?

而且,他还有别的想法,这叫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可以想像得出,他若是只想封善林公司的门,这邓总也是不会答应的,索性不如狮子大张嘴了。

一干人就这个问题分辨了起来,邓总敌不过暴力机关,就给自家老板打电话,不多时,米董事长亲自过来了,不过他的态度不错,“陈主任的大名,我早听说了……”

于是大家商量一下,决定封还只是封那四间办公室,当然,警方要是不放心的话,在这一段调查的时间内,我们可以催促这一层楼的公司按时下班,到时楼梯门一锁,估计也就没啥事儿了“可以给您再在这儿腾一间房间,供值班的〖警〗察休息。

这就算处置圆满了,不过天翔这边还是有点好奇,说不就是个打砸事件吗,怎么还“……,还惊动了两个分局?

高局长敢跟邓总呲牙,因为他知道那不过是个聘用的主儿,对上米董事长,他就不能太过了“倒不是怕,而是说犯不着为此得罪个地头蛇,人家反正很给面子了。

倒是冯局长不在乎,就说我们〖警〗察办案,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呢?他本来就不是东城片儿的,又是为陈主任办事,有什么可怕的?

商量完这些,差不多就十一点了,米董事长盛情邀请〖警〗察同志们共进午餐,不过这俩副局长都没心思跟他虚与委蛇,就说单位还有事,转身直接走人了。

个总被冷落一上午了,见他们离开,禁不住悻悻地嘀咕一句,“这些〖警〗察素质太低,在我们香港他们要敢这么搞………米总您太好说话了。”

米贵嘿然不语,他平日里也是个要面子的,现在自己的楼盘被〖警〗察封门,多少也是有点挂不住,好半天他才叹口气,“邓生你记得配合他们,唉……不是我好说话,是他们背后那个主儿,整今天南也没几个人惹得起………”

合着他听说此事之后,也专门打了电话问段卫华米贵跟段市长并不是很熟,但是他听说这个陈啥啥的是老段的老部下,打这个电话就很正常了。

不成想段卫华一听,就问这个人是不是文明办的陈太忠,落实了之后,就很严肃地告诉他,小陈要办的事情,我是会全力支持的”小米你也配合好”否则我想替你说话都不方便。

这个〖答〗案,好悬没把米董事长的尿吓出来,买卖能做到他这一步的”就没个简单的,他怎么还听不出来,连段卫华都要忌惮和讨好陈太忠?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米董事长很罕见地在周日来了天翔大厦一平常的工作日,他都很少出现的,而且非常地好说话。

高冯俩局长没在这儿吃饭,中午却是两人小酌一下”好久没在一起了嘛,吃喝的当口儿,高局长就接到了线报,他分管经侦的,信息比一般人灵通,“这王珊琳还真是一条大鱼,都说她最少趁八千万…………能查出来点问题吧?”

“陈太忠那人”你别看不讲理,他碰过的人,还真没谁是没问题的”冯局长跟自己老朋友,说话也不见外,“就算没问题,他也能给你找出问题来。”

“那是,其实一个女人几年就赚下这么些钱,没问题才怪”高局长点点头……

总之,陈太忠亡羊补牢”让冯局长帮着去封门,这件事儿是顺利地完成了,与此同时”他又叮嘱赵明博~想办法把这个叫王珊琳的女人留在〖派〗出所,千万不要让她出去”也不许人探视。

在他的认识中,转移账本和资产,无非就是控制住公司和王珊琳个人,其中控制王珊琳的意义,还远大于封善林公司的门对一般公司来说,老板就是天。

王珊琳若是不在单位出现,她的会计和出纳能做的,也不过就是藏一藏账本,至于说转移资金,没有王珊琳的许可,怕是很难实现一就算能实现,他们也得先得到王总的授意吧?

所以将姓王的女人控制起来,真的是意义重大,更别说她除了公司财产,还有个人资产,一旦将她放出去,她将资金转移了……,…反正多少也是麻烦。

对这个要求,赵所长表示毫无压力,“实在不行,我申请刑事拘留她,其他的案子往她头上栽一下,咱也不说是她干的“……,她有嫌疑总可以吧?”

这就是**裸的玩法了,不过这种行为虽然可恨,但是遇上本身就是玩法的这种主儿,不这么做就起不到效果~赵明博胆子是不小,但是他还是有点草莽气息,换个人他还真未必愿意这么做,也就是陈太忠口碑不错,他才这么搞。

其实他能做出这个决定,也是王珊琳自找的冥冥之中,自有因果,你丫都敢唆使人持枪威胁国家干部了,还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做的,我们怀疑你一下,就错了吗?

然而,陈太忠没想到的是,这一晚上加一早晨的事情,还有别人在关注!

张峰虽然躺在医院里,但并不代表他对所有事情一无所知,张处长也有他的体己人儿,所以他在半夜的时候,就知道陈主任被王珊琳的人堵住了那帮人很可能就是下午打他的人。

但是就在得到这个消息的同时,他也打听到了,陈主任由于被枪顶住了脑袋,一时间大怒,大发神威将八个人打倒在地,并且在当天晚上派出混混抄了王珊琳的家。

王珊琳真的狠啊,居然要置我于死敌,张处长感觉得到其中的味道,陈主任过来一趟,居然就被人盯上了,那些人还有枪。

但是陈主任的反应,更令他瞠目,不但当街打倒八个混混,紧接着就抄了王珊琳的家,抄家之后又把人抓进〖派〗出所了。

解气吗?真的太解气了,但是解气之舍,“也让人感到恐怖啊,陈主任这脾气,是真的大,而且混混们打砸之后就就是〖警〗察带人走,这不是警匪一家吗?

而今天上午发生在天翔大厦的事情,更证明了这是警匪一家,砸完之后封门当然,这对张峰来说是好事,有了这些事,王珊琳肯定意识到了,想对付他家人,得先过了陈太忠这一关。

张峰一直在纠结,自己到底该不该跑路,不过这十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让他反应过来了,王珊琳比他想像得要狠,而陈太忠更狠。

还好,陈主任是注重诺言的!意识到这一点,张处长终于做出了决定,他在下午五点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陈主任,我决定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