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9 -2620换牌子了

2619 2620换牌子了(求月票)

2619章换牌子了(上)

善林公司虽然是冠以天南之名,却是在素波工商局登记注册的”这是陈太忠个天才得到的消息,而且它的注册资本初期就是一百万,是省名级公司的下限,后来变更到五百万,远没有到了三千万这种应该交到省工商局的地步。

既然段卫华张嘴要他敲定沃达丰的订单”他就顺势问一下。

“是善林公司的事儿吧?”段市长的反应不但快,而且问得也相当直接,没有了刚才那绕圈子说话的味道,风格转换明显却又顺畅,果然,每一个厅级干部都不是幸致的。

“就是那个公司,麻烦您帮着查一下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

“你这家伙,不知道跟覃华兵搞好关系”段市长悻悻地嘀咕一句,看来他对陈太忠跟覃市长关系紧张的现状,也有点了解,他点头微微一笑”“好吧,查成什么样?”

陈太忠可不会把这一句当成随意的问话”他相信老段也很清楚”普通的小公司轮不到他惦记,更轮不到堂堂的素波市市长出马,那么”这件事背后,一定是有别的文章的。

还好,他也不想给老段带去什么负担,而且这件事的主体应该是省纪检委”“能查出什么,就算什么吧,明后天随便什么时候开始,反正用不了几天,就有别人接手了。”

这话说得有点不恭敬,不过段卫华不在意,小陈一直就是这么个人”他倒是对什么人会接手有点兴趣”“你确定,都安排好了吧?”

“嗯,安排好了,对了……”他们就管查账”不要涉及其他方面”,陈太忠想起来了,自己还得给张峰留跑路的时间。

“……”段卫华嘿然不语”话说到这个地步,他再听不出来点什么,那这个市长也白当了,沉吟一阵”他微微一笑,“老市长让你跑跑腿,你还有要求,唉“你这家伙啊,从来就不吃亏。”

陈太忠笑一笑,站起身来告辞,心里却是有暗暗的感慨”这年头什么都是浮云,只有利益交换才是王道。

不过,他对蒋君蓉居然能请出段卫华,有点微微的不解,说不得在出了市政府之后”抬手给蒋君蓉打个电话”“我说蒋主任,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啊?”

“我在开会”,蒋君蓉冷傲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我和许主任一致认为”你的事情太多了一点,需要经常提醒你一下。”

不用这家伙多说,她就知道这个电话指的是什么”若是在普通场合,她还能跟他比一比看谁嘴更损”但是现在实在不方便,于是冷冷地回答。

“莫名其妙”,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挂了电话,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也一个多星期没联系凯瑟琳了,也不知道她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也不怪蒋君蓉着急。

她是被我顶怕了,所以不好意思问,许纯良也不好意思张嘴,所以才请了老段出马!他做出了判断真不是吹的,纯良敢张嘴催我,我还真的敢把这活儿交回去。

看来,大家都知道了,跟哥们儿随便张嘴,是要付出代价的,意识到这一点,陈太忠不怒反喜,从本性上讲,他喜欢被人恳求的那种感觉,但是架不住……求他的人太多了,许多事情别人认为他张张嘴就办得到”就不肯付出足够的筹码”这让他有点心烦。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思维”真的是越来越官场化了,当然,他认为自己是情商修炼有成,于是心情愉悦地给凯瑟琳打个电话,不成想那边提示是“关机”。

这走出了什么事儿了?他又给马小雅打个电话,却听到马主播开心地笑,“太忠你也知道我来了?还说要给你个惊喜呢。”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陈太忠听得有点纳闷,说不得出声问一句,这才知道,合着马小雅坐今天下午的飞机到素波了,目前丁小宁正在接待她。

马主播此来,是为“普雅蒙岭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设立办事处来的,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正好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在素纺有简装办公室,租几间给她己京华开发的素纺项目才刚刚开始,并没有太好的办公条件,一年以后估计就差不多了,现在这房子也不过就是素纺以前的一栋两层的小办公楼改造的。

不过马小雅不在意,用她话说就是“只要有钱,在平房办公都无所谓,这年头的人现实得很,小宁的京华,可不也在这儿办公吗?”

陈太忠倒是没想到,她今天就过来了,寒暄两句之后,就问起了凯瑟琳的消息,于是他这才知道,合着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回美国了,之后又去了欧洲,现在不在中国。

在欧洲?欧洲好啊,他正琢磨沃达丰的事儿,凯总就在欧洲,说不得他换个号码拨过去,北京时间下午四点,欧洲那边正好是上午八点来钟。

凯瑟琳接到陈太忠的电话”挺开心的,“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我在德国,为你挖掘人才来了”我孤单地在这里,为讨好自己的情人而奋斗”而我的情人坐在家里“…………左拥右抱。”

“这是十四行诗吗?没听说过这一首”,陈太忠干笑一声,心说我要是全信你的才怪,雷锋叔叔再没户口,也不可能堕落到跟现在的干部一样,入了美国国籍,你在德国的业务就不少,哄谁呢?“不过,真的辛苦你了。”

“你居然知道关心人了?说实话,这真的让我怀疑自己的听力”,凯瑟琳在电话那边哼一声,“现在应该是北京时间,下午四点,你不应该在说梦话……好吧,请直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陈太忠干笑一声”“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是听说你去欧洲了”所以就提醒你一下”好像你应该去英国的沃达丰看一看,你答应给我一个惊喜的。”

“哦,沃达丰啊,我刚想跟你说这件事”凯瑟琳先愣一下,然后沉默一阵,好像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嗯……太忠,我认为你的计划有必要做出更改。”

“啧,是吗?”陈太忠登时就愕然了,嘴里也隐隐开始发苦,他跟她打交道不能说多,但是分外明白这家伙是个什么样的性子,平日里看起来”凯瑟琳是个**不羁、办事非常不靠谱的主儿”十足的huā瓶”但是真正了解她的人才会知道”她做事非常地有主见”也非常有性格”那么这个更改,恐怕就是不能商量的了。

陈主任真的郁闷了,他长叹一口气,“这个订单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不想别人看我笑话”想必你也知道”中国人是很爱面子的……好吧,我能做点什么吗?”,“如果你愿意宣誓信仰耶稣”并且跟我结婚的话,我会帮你完成计划的”,”凯瑟琳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一些”“我丈夫的面子,就是我的面子……的一半。”

我说”不带这么糟蹋罗天上仙的哈,陈太忠有点不满意,你让我信耶稣那货?连他老爹我都不怕口就为这么小小一个单子?

然而下一刻,一阵悦耳的笑声从听筒里传来,凯瑟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好吧,我不是说这个单子没戏,只是说,选择阿尔卡特,似乎是错误的。”

“你以为我很愿意选它吗?”陈太忠听得哼一声,“如果选诺基亚的话,我的成本会降低一些,会是诺基亚接订单吗?”

“是西门子”,”凯瑟琳止住了笑声,“其实我现在在德国,就是跟西门子的人协商这件事,关键是要劝说他们把单子外包。”

你刚才还是因为曼内斯曼的事儿呢,现在就为西门子了?陈太忠拿这个古怪精灵的家伙,实在没啥脾气~她不是一个愿意受人摆布的主儿”“,我其实不喜欢西门子”他们不够专业。

这个评价不能说错得太离谱,西门子是世界上知名的大品牌,但是在通讯产品方面,他们并不具备多么强的竞争力唯一值得称赞的就是可靠了。

打个比方说吧,海信和海尔,这都是青岛的厂家,要说两千年的时候,海尔比海信有名多了,但是青岛本地人买电视机,还就是买海信不买海尔。

为什么呢?因为海尔的前身是青岛电冰箱厂,而海信的前身,是青岛电视机厂术业有专攻,本地人自然知道该选什么牌子,不像在外地,海尔电视卖得刷刷的。

“但是西门子的制造业,口碑一向不错”,凯瑟琳认为这家伙有意找碴,“,不合格的产品,他们就不会出厂,他们的工艺比日本人还要强……很多。”

“可是德国人的制造业,太守旧和死板了,前一阵别人送我一个西门乎乎母机,居然没有来电显示”,”陈太忠振振有词地回答,“不管国内国外,任何一款子母机都有来电显示,就是西门子的,没有!”2620章换牌子了(下)

陈太忠这话其实不算错,德国人的产品是相对稳定可靠,但是在创新上……那实在没办法说了,除了在非常时期,他们有些新成果出现,德国产品就是成熟可靠的代名词口不成熟的,人家不会推向市场。

而且他对西门子的抗拒,不仅仅是因为德国人的死板,“跟阿尔卡特谈外包容易,西门子也会答应外包吗?”,“多稀罕哪”凯瑟琳对他的问题嗤之以鼻,“西门子并不是像你想的那么古板……”

确实如她所说的那样,西门子在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的时候,不少通信产品就已经外包或者转移海外了,因为,在德国本土生产的话……成本太高,这手机生产不算高科技吗?肯定算的,但是确切来说,手机生产线算高科技,手机……,还真的不算。

工业社会就是这样,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东西,没必要珍惜一高价卖给第三世界国家”那是因为你没能力生产”所以才值钱,你要是能生产,就是烂大街的价钱,自力更生这个能力,真的很重要。

正经是那些设计流水线、生产和维护流水线的人,才是值得看重的财富”在德国,修一台小电视要四十马克~哪怕只需要换一个电容,而买一台性能差不多的新电视,不过一百五十马克”搁给你”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哦所以,对于广大亚非拉国家来说,还是高科技高技术含量的手机生产线”对德国人来说不过是垃圾他们宁可愿意重视一个会修废旧电视的工人,因为这个工人,绝对要精通不少电路和元器件”才能接了这种维修的活儿。

这些就说得有点远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西门子移动终端设备”在世界上迟迟打不开局面,在中国的市场上也是远远落后于其他厂家。

当然”这跟德国人过于守旧的性格不无关系,毕竟是电子信息的时代了,这是一个不断推陈出新的年代,你一味强调技术的成熟,就是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但是同时,德国本土的造价太高,也是致命性的因素。

简而言之”这一块市场”德国人不想丢”但是以他们的制造成本”市场越大亏损也就越多,机构臃肿,研发部门也没什么新东西出来,不设海外工厂都不可能了。

凯瑟琳一开始,也没想着要跟西门子合作,她觉得陈太忠的建议就不错”跟阿尔卡特合作,是很有前途的、她虽然身为美国人,可跟摩托罗拉的关系很不好”非常地不好。

但是法国人……怎么说呢?过于强调宏观,而忽视微观,不客气地说”就是眼高手低,高卢公鸡热衷于制定一些宏观的政策一很不幸的是,这些政策极有可能是不符合实情的。

所以,阿尔卡特并不介意将自己的生产外包,但是同时,他们希望得到一个跟沃达丰十年的供销合同……有倾斜性的供销合同。

这真是个灾难一般的设想”凯瑟琳毫不留情地指出了这一点,但是法国人坚持没有坚持就没有收获,哪怕支撑这坚持信念的,只是侥幸心理。

这一下,沃达丰的人不干了,大家都知道,英国人和法国人本来就不是很对付的,短期的合作倒还可以商量,但是长期合作的话——那是天方夜谭。

与此同时,沃达丰在收购曼内斯曼的过程中,在德国也吸取了相当程度的仇恨度,这毕竟是战后第一次,国外大公司对国内大公司的收购,由此都引发了一定的民族情绪。

沃达丰想灭这个火,他们现在目光,已经不仅仅限于欧洲了,旧大陆这点恩怨,在他们看来真的没什么意思,那么,将定制机丢给德国公司,在一定程度上能消弭这个怒火。

尤其是,在他们收购曼内斯曼的过程中”有相当多的德国公司”袖手旁观了,比如说蒂森克虏伯、德国电信,比如说西门子,是的,在曼内斯曼被收购的过程中,西门子扮演的并不是什么光彩性的角色,并没有对曼内斯曼做出实际性的支持都是搞自动化控制的”都是搞工业加工生产的。

所以,当凯瑟哪不满意阿尔卡特的回答的时候,西门子的人适时找上门了我们想获得这个订单,肯尼迪小姐,这对我们很重要。

必须指出的是”虽然凯瑟蹲还代理着西门子工控产品的销售,但是这西门子本身就是一个庞大无比的企业帝国”工控产品和通讯产品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就像凤凰交通局和凤凰市高新区一样,这两者的共同处”不过就是都挂了“凤凰”,二字罢了。

所以凯瑟琳原本是不需要搭理他们的,但是德国人直接就把她在阿尔卡特提的建议细节拿出来了——这些要求我们都做得到,谁说德国情报机关无能来的?

于是,肯尼迪家的公主就问一问沃达丰”发现英国人对西门子没什么抵触情绪,反倒是有点瞌睡给枕头的意思”所以就这么敲定了。

“西门子啊”陈太忠听得叹口气,他对西门子的感觉”也就是青岛市民对海尔的感觉这公司是不小”不过做手机的话行不行啊?

“你别挑三拣四的,人家西门子这边,在中国还有别的合作对象呢……”凯瑟琳听他这么说,就有点不高兴了”她来欧洲一趟,确实是有她的私事”但是沃达丰这边,她也是下了心血的,听到自己的情郎还不满意”就有点恼火了”“我为你争取这个机会,也不容易啊。”

“哦,那你说一说,都有些谁刁难你了?”,陈太忠听得这叫个火大,小凯你有点功劳,也不能总这么跟我说话”知道的是我让着你,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吃软饭呢。

而且,有人刁难他的女人,那就是不给他面子,陈某人决定适当地发一发飚”免得别人以为中国没人你要是选了阿尔卡特,可不啥事儿都没有了吗?

“谁敢刁难我?”不成想”他拽,凯瑟琳也不比他差多少,她傲然地哼一声”“不过是西门子通讯公司中国区的老总说了”他们在大陆有合作对来……”

“你想办法把西门子通讯公司的大客户名单给我弄一份儿”陈太忠也跟着哼一声,他是真恼了”半是因为凯瑟琳太恃宠而骄不听话,一半也是因为面子上挂不住。

哥们儿设计的是跟阿尔卡特合作”牛皮都吹得众所周知了,现在换成西门子还未必成这让我面子往哪儿搁?“我不把他们的名声搞臭的话,我……我嫁给你,你娶我成吧?”

“西门子这边”倒还好商量”,”凯瑟琳听得就笑,她只当他开玩笑呢,也就没有在意,而是实话实说,“关键是西门子通信这一块,近期报表不太好看,沃达丰有意要他们本土生产手机,而不是放到海外工厂……太忠,我真的在尽力帮你。”

“那这个,我谢谢你了”,陈太忠听到凯瑟琳这么说,也不好再计较了”但是一听说沃达丰要求西门子本土加工,连海外工厂都不同意,想一想天南争取oem怕是更要难上加难,禁不住怒从心头起集向胆边生。

“沃达丰很牛吗?嘿……我还真不信了”你帮我查一下,他们租用了哪些通信卫星,资源都是怎么分布的,井”信不信我让它股票马上缩水三分之二?”,“你真的能搞掉卫星?”奇怪的是,凯瑟琳居然跟得上他的思路,她在电话那边高叫一声,听起来真是欣喜异常,“你确定吗?”

“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没说……”下意识地,陈太忠使用了官场语言和官场逻辑,含糊其辞地带过”在他生命的七百多年里,官场历练只是区区的几年,但是很奇怪的是”他现在的下意识反应,多是运用官场的逻辑。

也许是因为,这几年我一直在试图融入这个圈子吧,陈太忠这么对自己解释,但是同时他隐隐觉得,事情未必这么简单。

“哦,那太遗憾了”,”凯瑟琳倒是有什么说什么,听起来她并不是想试探什么机密,“你要是真能搞掉两颗卫星的话,沃达丰的股票”岂不是任由咱们操作了?嗯……当然,要在合适的时机和地点,这个难度确实大了一点。”

“也不能这么说”虽然陈太忠很不想露底,但是面对这种错误认知,他觉得有必要提示她一下”“嗯,难度很大,但并不是不可能”我们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民族……哪怕在新闻报道中,你也会经常见到一些奇迹。”

“我对你们新闻中的奇迹”没有任何的兴趣”,凯瑟琳很不买账,这女人果然是欠调教,“那些奇迹都是制造出来的……你可以否认”但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奇迹本来就都是制造出来的,凭空出现的那是神迹”陈太忠笑一笑”也懒得在意识形态上跟她计较什么,“就这么说了,沃达丰的卫星资料”你帮我搞定?”

“你这个能力”我打算留在下一次用,浪费在这种事情上,可惜了”,”凯瑟琳咯咯地笑一声,听她的语气,也分不清楚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借口……!~![(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