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3 不能坑朋友召唤

2623不能坑朋友

我艹,你这是什么话?陈太忠听得就恼了,合着你是说,我要是不在的话,雷蕾就活该被你忽悠了?“那你就当我不在好了。”

“陈主任,这么着吧,”宋经理定一定神,一个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知者不罪,这个招聘广告……我送您了,成不?”

陈太忠眉头一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哼一声,“嘿,你不需要核实一下我的身份吗?没准我是骗子呢。”

“这天南敢冒充您的人,怕是还没出生呢,”这宋经理不愧是社会上打滚的,能软能硬,这巴结的话是张嘴就来,“您这名字我是久仰了,就是没见过真人……这次真的是冒犯了。”

“知道自己冒犯了?”陈太忠微微一笑,接着又哼一声,“你这叫有眼无珠,算了,我大人大度不跟你计较……记得停了广告啊。”

“这个招聘广告,我送您了,您饶我这一遭吧,”宋经理不住地拱手,知道对方是陈太忠了,他也再没什么侥幸心理了,“我这么做,也是维护市场行情啊。”

“我不用你送,我的朋友,差这点钱吗?”陈太忠哈地一声,又笑了起来,“维护市场行情,这是应该的,不过呢……我觉得疾风车在曰报上的广告,没啥效果,这是大家的共识,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认为。”

“陈主任,这次我真的错了,”宋经理还真是能屈能伸,说良心话,他真的负担不起疾风撤广告的后果。

“人家普雅能来投资,都是陈主任介绍的,你们来之前,就不打听一下?”马厂长又发话了,他不怕在范董面前巴结陈主任——他能被范董看重,这里本来就是出处,“就这眼神,也要承包曰报社的广告,是故意来恶心人的吧?”

他这话,就直接把问题的高度上升了,但是别人还不能说什么,倒是雷蕾在那一桌发话了,“小贺你们走吧,就这点钱,我认清楚一个人,还是划得来的,大家好合好散……陈主任,关于疾风的事情,你们回头再谈吧。”

啧,小贺现在心里,真的是追悔莫及,他知道雷蕾跟陈太忠关系好,但是做记者的,谁手里没点资源呢?能将资源化为自身势力的,还真的不多。

“嗯,回头让办事处的宋主任跟你们谈,”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他眼里也是没小钱的主儿,但是架不住这玩意儿……太扫兴,还落雷蕾的面子。

“陈主任,别啊,”宋经理哪儿敢就这么走了?他要是得不到这位爷的原谅,其他办事人员更不可能给他好脸看了,政斧机关内老板的威严,可是比私营企业老板的威严大多了,“这个广告我送了,要不我再通知一下赵总,请他过来跟您谈一谈?”

“你是觉得我挺闲的?”陈太忠嘴角一撇,他这下是真的不满意了,你一个小破公司,承包个曰报社的广告,就觉得有资格跟我谈话了?“你再话多,信不信我查一下你们承包的手续和费用问题?”

“我们的手续绝对正规……”一听这话,宋经理不让了,这个话题他要是敢软下来,岂不是说明公司在承包中存在问题?

不成想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小贺一拽,“行了宋经理,走吧。”

宋经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见他神情肃穆,犹豫一下还是跟着出来了,“贺记者,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陈太忠现在是省委宣教部呢,”小贺叹口气,“他要是想查这个承包合同,还真有资格查,而且……那人在鸡蛋里能给你挑出骨头来。”

“啧,”宋经理一听这话,还真是傻眼了,正如他说的那样,公司承包的手续,表面上看确实没什么问题,打的旗号也是广告经营需要开拓创新,符合经济挂帅的大方向。

但还是那句话,不愁卖的广告居然承包出去了,有心人想做一做文章,也不愁找到攻讦的方向,更别说遇到擅长鸡蛋里挑骨头的主儿了。

“这人太难打交道了,”他摇摇头摸出手机,“必须得跟赵老大说一声,我说小贺……这种级别的投资公司,你也不知道打听清楚了背景。”

“老宋你这么说,真是没意思,不让我降价的是你,要亲自跟客户打交道的也是你,”小贺不干了,他是不愿意招惹这姓宋的,但是打心眼里,他还是有些优越感,所以就不肯替人背黑锅——我是正儿八经的报社员工,事业编制的。

“哼,”宋经理白他一眼,开始拨号,心里却是鄙视不已,你要是真想帮朋友来的,至于找上我们吗?还不是想赚那点小钱……

他们如何商量不提,再说陈太忠一帮人,受了这几位的影响,雷蕾那一桌实在有点兴致不高,好久之后才将气氛恢复如初了。

不过陈太忠这一桌没受什么影响,吃喝一阵之后,范如霜又爆个猛料出来,“铝资源这一块,可能要从有色公司里剥离出来了。”

当然,这料猛也只是相对陈太忠这外行来说,马厂长和铁秘书脸上都没什么表情,显然他们都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

“我听说好几次,”陈主任不愿意被人认为是外行,于是点点头,他确实早就听过这个传言,“不过总是没有下文。”

“这次要动真格的了,”范如霜看他一眼,又笑了起来,“我倒是佩服太忠你的悠闲,还有心思为万把块的广告费叫真。”

“我忙得都快炸了,都是不大一丁点的事儿,抓精神文明建设嘛,”陈太忠无奈地撇撇嘴,“还得帮人介绍招商引资……我这介绍的项目,不算很小吧?”

“五千万……嘿,”范如霜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临铝那是上百亿规模的厂子,她现在跑的项目都是十位数的,“小陈,我觉得以你的能力,把精神放在这些小事上,实在是可惜了。”

“精神文明建设,还真不是小事,”陈太忠正色回答一句,却也不想解释太多,在文明办他听闻到了太多丑恶现象,“现在人们的道德水准之低下,令人发指……”

这酒喝了一阵之后,两个桌子的人就开始互相串了,反正雷蕾、丁小宁和马小雅都认识范如霜,马厂长和铁秘书也愿意跟陈太忠的朋友交往一下。

就这么喝着聊着,雷蕾接了个电话,回来就坐到陈太忠旁边嘀咕一句,“陈主任,啧……胡主任来了个电话,说是那边白送个广告,希望我适可而止。”

这老娘们儿瞎艹的什么心?陈主任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却也没办法表态,胡主任做为雷蕾的直接领导,对她真的不薄,“这事儿你跟马总商量吧。”

这还不算完,吃完饭大家往外走的时候,在酒店门口又撞上宋经理了,这次小贺倒是不在,他身边站了一个瘦高的中年人。

眼见他们出来,那宋经理远远地一指,轻声嘀咕一句,中年人就快步走了过来,笑眯眯地伸出手,“请问是陈主任吧,我是远东广告的赵健民,冒昧打扰您一下……”

你们还没完了?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微微一皱,不过想一想这家伙一直在门口守着,这态度也算端正,他就决定给对方一个说话的机会,却是不肯伸手,“有事快说。”

“今天这事儿,是我管理不当造成的,给您道歉了,”赵总的态度,确实挺端正的,“希望您能给我们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这位就是雷老师了吧?”

“你们谈,”陈太忠可不想再被范如霜耻笑了,说不得拔脚就走,赵总紧追两步,发现追不上,只能扭头去找雷蕾说话。

按说这赵健民能搞了这个承包,也是小有办法的,但是他一打听,就知道陈太忠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尤其要命的是,陈太忠在那一桌都不坐在首位——那上首位坐的得是什么样的人?

意识到这一点,他陪人吃饭吃到一半就跑出来了,还不住地训斥,“小宋你脑子里装了糨糊?投资得起五千万的,在乎这点小钱吗?看看都给我招惹了什么人……你就学不会放长线钓大鱼?”

来了万豪酒店,他都不敢上去打扰人家,只能在外面等着,其间他又托人找雷蕾的领导打个招呼,不过那边回答得也很含糊。

眼见陈太忠真是那么鸟,赵总就只能找雷蕾说事了,雷记者已经跟马小雅沟通过了,于是淡淡地回答他,“广告我不用你送,我朋友也不差那点钱……给个五折就行了。”

“谢谢雷老师了,”赵总笑着连连点头,又问一句,“那疾风的广告也不用撤了吧?”

“那你跟凤凰科委谈去,我是在天南曰报上班,爱莫能助,”雷蕾小虎牙一呲,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

赵总听得就是一愣,他这一愣神的功夫,别人倒已经走得远了,宋经理一看着急了,“赵总……怎么办啊?”

“怎么办……”赵健民苦笑一声,心说别招惹得陈太忠来查我的承包,这就算万幸了,“回头我再跟疾风的人沟通吧,多送点广告,先把诚意表示出来吧,唉,这个小贺,怎么能坑朋友呢?”

坑朋友也不要紧,但关键是,那混蛋坑的是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