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6 -2627张州起风

2626 2627张州起风(求月票)

2626章张州起风(上)

下午四点十分,在离海潮大厦不远处的羽仙茶社内,何振魁见到了林海潮父女,确实是再没旁人了。

何主任这是第一次见林海潮,有点激动是难免的,别看对方只是一个商人,可是只冲这天南首富四个字,省建委普通的副主任,都不够资格跟人家套交情。

更别说在时下的中国,真正站在顶峰的商人,都有另一个名称——官商,每一个成功的商人身后,都不可能没有政府官员的背景。

所以,何振魁的客气是一定的,而林海潮也不跟他拿架子,就这么笑嘻嘻地聊着,倒是林莹有点沉不住气,“何主任,陈主任没说什么时候过来?”

“快了吧?我已经告诉他了,”何振魁笑吟吟地回答,一边说他还一边无奈地摇头,“他说单位里有点事情,处理好就过来。”

“我父亲也是专门抽出时间的,”林莹听得撇一撇嘴,难听话她不合适说,但总还是适度地表示出了不满:不光是你陈太忠事务繁忙,我们海潮集团事情还多呢。

当然,这话也只能她说,她老爹就当没听见一般,继续笑吟吟地同何振魁聊天,从这茶该怎么泡谈到施工中电子文档的重要性,最后更谈到互联网泡沫,真是都很精通——林董本人,其实只是高中毕业,不过人要有钱到他这个地步,不停地充电也是必然的。

何振魁就觉得林海潮不错,人没什么架子,也沉得住气,但是林莹却是为老爹感到悲伤,眼瞅着一个多小时都过去了,陈太忠不见踪迹,敢这么晾她老爹的,还真的不多见——她老爹身为天南首富,确实也是很忙的。

所以她在谈话过程中,催了何振魁两次,第一次何主任打电话催了,那边的回答还是马上就到,第二次的时候,何主任表示不方便再催了,“我们班长答应下的事儿,一准成,我再催他一道,没准适得其反就没意思了……”

直到五点半的时候,陈太忠才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他适当地表示一下歉意,“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单位临时出点事儿……林总这一段时间不见,您这越活越年轻了啊。”

他嘴里的林总,自然指的是林海潮,谁要想让他叫对方林董——对不起,你姓林的没这资格

“哪儿啊,愁得头发都白了,倒是陈主任的脸色,越来越好了,”林海潮笑眯眯地回答,“步步高升,真值得恭贺一下。”

“合着你俩认识啊,”何振魁笑一笑,其实他早有这样的猜测,班长以前就说收拾过林海潮的儿子,不过他现在也只能装惊讶了,“那我这不是多事儿吗?”

“不多事,我要请陈主任,可没你这么方便,”林董笑眯眯地摇摇头,又看一眼林莹,“你去帮陈主任选壶茶……陈主任喜欢喝什么?”

“随便了,茶社能有什么好茶?”陈太忠无所谓地摇摇头,紧接着林莹就站了起来,有意无意地看一眼何振魁。

我艹,都是处级干部,差别咋就这么大呢?何主任自然省得,这是林总要自己跟着出去——我早早地就来了,陈太忠晾你老爸一个多小时,丫才一到,我又得回避?

不过,腹诽归腹诽,他还真不能计较,这年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身为国家干部,搞明白自己的位置才是正经,于是他也跟着站了起来,“我陪你去。”

“林莹你这又漂亮了一点啊,”陈太忠轻笑一声,他的记性果然是不错,这林莹虽然皮肤微黑,眼睛略略有点狭长,但是其他部位长得周正得很,身材略略有点丰满,却正是成**女人的味道,而且凭良心说,她真不算胖——脖颈下的锁骨圆润且突出。

陈主任当着她老爹这么说话,基本上就是调笑的意思了,不过怎么说呢?在基层官场,这种半荤半素的玩笑话也多了去啦,他说出来并没什么压力。

正经是你林海潮要是接受不了我调戏你女儿,那大可以不要找我说事儿——哥们儿是妇女之友,是个人就知道啊。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他对跟海潮集团合作兴趣不大,就略略有点欺人,而何振魁又不是外人,还能把他的丑态说出去?

这话一说出来,以林海潮的老辣,都禁不住嘴角微微抽*动一下——真的是很轻微的抽*动,但是某人观察得极细,能肯定确实是有个抽*动。

当着家长的面调戏其子女,这真的是很欺人的,不过天南首富并非幸致,他微微一笑,“陈主任,我听说你在搞个干部家属调查表?”

“你肯定不是听说,而是能确定,”陈太忠的回答干脆得很,我没兴趣陪你绕弯子,“林总,我真的事情很多,今天是振魁拉着我来了,咱俩以往也没啥交情,有话就请直说吧。”

林海潮看着他愣了一愣,随即就笑着点点头,反应也是一等一的快,“陈主任还是那么快言快语,张州的干部家属调查表,我能给你……我保证绝对是最全面最权威的。”

“你保证不了最权威,”陈太忠冷笑着摇头,你一个小破商人,跟我装什么大瓣蒜,就算你在张州一手遮天,那又怎么样呢?“起码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给我这个表的渠道,不会是最权威的渠道”

文明办的调查表,是下发给各个地级市党委的,而你姓林的能提供的,不过是各种详细资料——我就不信你能通过市委提供给文明办,就算你有胆子运作,张州市委也得答应呢。

说穿了,他就是挤兑对方是名不正言不顺,是属于公务员独有的优越感,可是这话也真的挺恶心人的——起码对林海潮来说,是这样的。

“哈,陈主任果然是个痛快人,我没看错,”林董事长强压心中不满,若无其事地伸手笑着鼓掌,装什么像什么,这本来就不是官员的专利,事实上商人们更擅长这一手,“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应该有人举报江川的裸官问题吧?”

果然是这回事,陈太忠沉吟一下,清一清嗓子,“我们这个摸底调查呢……是内部的,也没有什么针对性,就是建立个档案,目前还没有考虑接受群众的监督,事实上有些细节,连我也不是很清楚,各司其职嘛,林总你说对不对?”

麻痹你年纪轻轻的,这官腔打得不是一般地好啊,林海潮心里有点感慨,要说上一次他接触这个陈主任的时候,对方还有点愣头青的意思的话,现在这官话说得真的是炉火纯青了,有若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他沉吟一下,打算打开窗户说亮话,他之所以找上陈太忠,也是有些事情避无可避可,才硬着头皮上来,要不然的话,天南首富出手,哪里会这么仓促?“陈主任,我有江川的老婆和儿子在美国入籍的第一手资料。”

“哦,”陈太忠点点头,却不接口,他现在牢牢地占据了上风,何须说什么?

“您有需要的话,到时候开口就行了,”林海潮也不再说什么,他今天来,底线就是传递一个跟江川划清界限的信号,这个已经实现了,至于向陈太忠示好之事——他也很想做,但是很遗憾,姓陈的这副吊样,明显是还记着上次的仇呢。

这种情况下,他就算再心急,也不会再做出什么举动了,那样的行为不但跟他这个“天南首富”的称号不相符,更是容易暴露他的底线——做生意讲究的就是沉得住气。

一旦沉不住气,不但他原本担心的事可能发生,更可能是引狼入室战友变对手,这样初级的错误,不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应该犯的。

“嗯,那我知道了,”陈太忠点点头,他知道这家伙还有话没说——这简直是明摆着的,不过,既然是别人求他而不是他求人,那么……就这样吧。

林海潮对这次见面的期望值也不是很高,不过,传递一个善意总是好过于无,可是眼看他站起身要走,心里就又生出点不甘来——这人呐,就是这么矛盾。

就在这个时候,林莹和何振魁走了进来,林大小姐手上端了一玻璃壶的茶,壶中茶叶碧绿无比根根直立,她笑吟吟地发话了,“何主任说你喜欢绿茶,这是雨前猴魁,还算勉强吧?”

猴魁产地偏北,又分外讲究芽型,基本上雨前猴魁就算最好的了,明前猴魁那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那个节令就长不了那么大。

“去年的,”陈太忠扫一眼,很不屑哼一声,真正的茶中老饕,可能未必分得出相关茶叶的真实产地,但是新茶和陈茶还分得出的,他又是个爱喝茶的,一眼就看出,这茶叶……不是新货。

“好眼光,”林海潮在身后拍一拍手,也不知道他是真懂还是假懂了,“陈主任,你喜欢不喜欢喝乌龙茶?”

“乌龙茶……啧,还真不是很喜欢,”陈太忠琢磨一下,笑着摇摇头,“四大茶系里,我偏好喝绿茶和花茶,红茶不喜欢,乌龙茶……喝起来太麻烦,外面又没什么好货。”

2627章张州起风(下)

陈太忠这话,说得就是很客观了,起码是比较明白茶道的人才能说出来的,四大茶系的分法,不同于五大或者六大什么的,没什么黄茶黑茶之说,就是四种茶——花茶、绿茶、乌龙茶和红茶。

花茶和绿茶都是未发酵茶,红茶属于发酵茶,而乌龙茶是半发酵茶,其中铁观音、大红袍什么的这些,都是半发酵茶,属于乌龙系列。

乌龙茶不同于未发酵茶,不能久泡,第一泡更是沾水十来秒就够了,泡得久了茶香就没了,反倒是发苦茶色不好啥的,这就不多说了,反正喝这种茶太麻烦,水倒进去,马上就得找个杯子再倒出来。

对于一般干部来说,喝未发酵茶才是正当的选择,端一杯茶水进去,开会也好写文章也罢,不用惦记着我倒进去马上要倒出来,不够麻烦的

大家唯一能放松的地方,就是酒店茶社啥的,来一壶铁观音,享受一下茶道,却猛地发现,这茶不怎么地道,你说这有多膈应人?

回家了,倒是找到好乌龙茶了,但是……这样喝茶真的很麻烦,起码陈太忠就不喜欢这么喝茶,紧赶紧地顾不过来,可要是一杯乌龙泡十来分钟喝一口——这是在喝茶还是在喝尿?

但是林海潮就偏偏喜欢他这个答案,他哈哈一笑,“这倒也是,林莹,把我的武夷山大红袍,给陈主任拿点,晚上帮他冲一下茶……你们年轻人玩去吧,我就不掺乎了。”

武夷山的大红袍——那是乌龙里的顶级了,不过,别说他是天南首富,就算他是天南省长,想喝那几棵长在半山上、由武警看守的母树上的大红袍,那也是做梦。

能确保是那一块儿产的大红袍,就不错了。

老家伙还真是能屈能伸,陈太忠听明白了,自己都对林莹表示出明显的**了,林海潮居然还就这么大明大方地让她跟自己“年轻人玩去”,真是……看来老林你的日子也过得也没那么舒坦呐。

反正这十分钟的谈话,他是搞明白了一件事,林海潮猜到江川要出事了,而且丫挺的不介意落井下石——不过,老林希望我扮演什么角色呢?

文明办里关于江川的举报,也很收到几份了,林震倒是没报过来,但是李云彤那小喇叭不是白吹的——身为陈主任的心腹,她对领导交待的任务,真的很关注。

这些东西,陈太忠都很明白,但他还是不太品得出来这个味道,林海潮这是要撇清,还是想……借机整合张州的煤焦?

晚上继续是饭局,丁小宁跟省科技厅谈下了三栋高层,这不是说关正实有意照顾她,而是科技厅所在的地方离省政府太近了,周围就没盖房子的空间——就算有,拆迁起来也麻烦,索性就从她那儿买了三栋楼,反正科技厅现在不差钱。

这终究不是在科技厅地盘上盖的楼,所以也没啥厅长楼之类的讲究,不过饶是如此,关厅长也说了,将来的入住率未必会很高——省厅现在在红星啤酒厂的旁边,圈了一块地,正打算把那里建成科技厅的主要宿舍。

不过这也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那块地实在小了一点,估计放不下那么多人,所以素纺这一块真不好说,反正三栋楼九个单元,最小户型120平米,起价就是二十八万了,二十层的住宅,卖一亿五、六那是轻轻松松的。

可是科技厅还有要求,说素纺这地方也不算太小,我们周围要不是省直机关的宿舍的话,你得给我们建隔离栏,停车场啥的也得另建。

这个固定思路的,一般人真的改变不了,公家单位的人就讲究个居住环境,住在一个大院儿里都认识,虽然有个人情往来啥的不太方便,但是安全呐,而且大家在闲暇时候也方便组织活动。

这个要求,丁小宁很痛快地答应了,素纺这块地皮还真的很热,现在虽然不是市中心,但是未来的发展,那绝对是可以预期的,除了科技厅,她还在谈几个省直机关,其中像省高法这些自家没地盘的单位,表示出了比较浓厚的兴趣。

而像省林业厅之类的,倒是有地方,可是拥有的地段不太好,也愿意考虑这个地方——在林场住了一辈子的主儿,怎么也住几年城里吧?

所以晚上大家谈得也挺愉快的,关厅长又知道丁小宁这女人跟陈太忠有龌龊,也没太耽误时间,七点半的时候就散了。

散了的话,陈某人正好会湖滨小区活动去了,不过遗憾的是,又有电话打过来,尾数1888的,“陈主任,大红袍准备好了,去哪儿给您泡啊?”

“嗯……你决定给我泡了?”陈太忠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火气这么大,居然会出言**,真的有损一个正处的形象。

“梁靓?”正要上车的丁小宁很警惕地看他一眼。

“我泡李云彤也不能泡梁靓吧?”陈太忠捂住送话器,大义凛然地看她一眼,心说这田甜的统战工作做得还真不错,下一刻他发现自己有点口不择言了,“我说……我为啥要泡李云彤呢?我一向很尊重李姐的。”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嘛,你就是个大色狼,”难得地,丁总居然会点评一下他,不过紧接着,她就微微一笑,“我才懒得管那么多,你泡梁靓都无所谓,我不过是吆喝一声,尽个姐妹情义……只要你不要强迫别人。”

“这个林莹,我没准还真要强迫一下,”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他知道她对自己兴趣不大,而他也只对她的**感兴趣——希望能遇到个名器吧,哥们儿难得有兴趣打一次野食。

事实证明,他有一点过于妄自菲薄了,林总对他的兴趣并不小,一开始他想把林莹叫到军分区的,后来打个电话,才知道最近有大会,他长租的小二楼都被拿去接待领导了,于是联系一下韩忠。

紫竹苑的房子已经换了主人,韩忠也不跟他解释那么多,就说你来港湾吧,只要不是窦明辉亲自带队,我这儿就没问题——这真的有点太仓促了。

可就是这样的仓促,林莹就不计较施施然地来了,港湾大酒店在素波也是大名鼎鼎,虽然比海潮大厦略略差一点,但是毫无疑问,这里并不缺茶艺师,可她就来帮陈太忠冲茶了。

韩老板安排,那肯定是没啥问题的,房间安排的都是杠杠的——总统套呢,然而问题是:在总统套喝茶,需要客人自己动手吗?

但是偏偏地,韩老大向茶艺师表示,不需要你动手,找个凉快地方去吧——秋老虎呢。

林莹还真就是来泡茶了,房间里的根雕茶座,大陶壶啥的都是临时搬来的,但是都还算应景儿,毕竟总统套太大了,摆两套都没问题。

而林总的冲茶手艺也不错,凤凰…头、养身、点兵、巡城之类这些,都是轻车熟路,于是眨眼间,托盘上就出现十二个小杯,她冲陈太忠微微一笑,“喝吧。”

“你喂我,”陈某人今天已经充当了恶棍,现在也懒得改回来,一边说,他还一拍大腿,yin笑着发话,“坐在我腿上喂我。”

不怪他这么说,下午他见林莹的时候,她穿的还是一条浅棕色的牛仔裤,而眼下却是穿了一条雪青色的淡格牛仔裙,上面还有白色的小花,让她颀长而略带点丰腴的双腿一览无遗,尤其要命的是,她没有穿丝袜,在这样的天气里,她只穿了高不到小腿肚的棉袜——这纯粹就是在yin*人犯罪的嘛。

“你不是那种人,”出乎他意料,林莹冷冷而不屑地一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她的下巴冲桌上一扬,“还是喝茶吧,不要让我小看你。”

“我本来就是一俗人,”陈太忠笑着摇头,他心里不能接受这样的挤兑,于是表现一下自己的粗鲁,“美女喂我喝茶,我才觉得香。”

“你要觉得我是美女,会不记得我的电话吗?”林莹嘴角抽*动一下,要说别的,她真的懒得计较,但是1888这个数字——就算没有烂大街,但也能给别人留点印象的。

我不就是最近骚躁一点吗,你也没必要这么叫真吧?陈太忠笑一笑,心说湖滨别墅那么多女人还等着我呢。

想明白这个缘故,他也懒得再调戏对方了,“好了美女,你就告诉我,最近遇到什么事儿了,项一然都摆不平?”

这项一然就是林莹的老公,在张州的多经运输公司做老总,虽然只是一个副科的单位,却是大权在握,张州煤炭的铁路运销他做一半以上的主。

“他要调整了,”林莹叹口气。

陈太忠刚把一小杯茶端起来往大嘴里倒,听到这话手就有个微小的停顿,然后才一饮而尽,又伸手去拿另一个小杯,心说跟这小女人谈,还真的比跟林海潮谈轻松,“他那地方太烫手,轮换一下也正常吧?”

话是大实话,但是他心里明白,以林海潮在张州滔天的势力,护不住一个小副科的位子,怕是也有点别的味道……

(月初冲刺,从第十七冲到第十八了,那啥,大家冲错方向了,强烈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