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0 -2631悬空不得

官仙 2630 2631悬空不得(求月票)

2630章悬空不得(上)

林莹说的是奉承话,但是很直接,虽然不无冒昧之嫌,但是唯其冒昧,才能显示出这不是预先排练过的,而是真情流露。

“问题是我让你整得没兴趣了”,陈太忠苦笑一声,松开了她的手,海潮集团居然表示进不进凤凰都不重要”那这意思就颇值得玩味了。

陈某人不是个怕事的,他都敢琢磨对沃达丰租用的卫星下手,张州这点小事算什么?但还是那句话,他跟林海潮没这份交情,而且由于林立一事,他并不欣赏林家人的所作所为。

林莹却是没防到他居然瞬间就转变了态度,连那只被硬拽过去的手,都忘了抽回去,过了两秒钟,她才不着痕迹地缓缓收手。

沉默了好一阵,她才叹口气,“盯着张州资源的人,很可能是你讨厌的。”

“嗯?哈”,陈友忠看她一眼,才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抬手去端茶杯,才猛地发现,面前小杯子都空了。

“我来”,林莹一探身子就要忙乎,不成想某人一拍大腿,站起了身,“好了,就这样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要走了。”

看着那高大的身影从门口消失,美艳的林总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刚才表现得还像一个色中恶魔的男人,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走了?

对陈太忠来说”他想知道的都了解得差不多了,不走干啥,莫非还真把林莹推倒不成?这可不是一个普通女人,只图小头痛快的话,早晚大头要头疼了。

他最在意的,是林莹最后泄露的一句话~盯着张州资源的人”可能是他不待见的”于是在开车的时候,他要情不自禁地琢磨一下:会是谁呢?

不过想来想去,他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不管是谁进了张州,做事总不会比海潮集团更差吧?

倒是有一个现象,让他生出点想像来,那就是说连林海潮都能知道江川不稳了甚至还不止林家人知道,那就证明,江川的下马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阶段。

因为秦连成和戴复争文明办主任的缘故”他一直下意识地不想接触张州方面的动向,不成想他不接触,反倒是有人找上了门来,真是……

这么想着”他就抬手给许纯良打个电话”本来想说一说江川的事情,话到嘴边却是又硬生生地改口了,“纯良,那个李强怎么样了?”

“怎么样”还那样啊,等着那边填窟窿呢,可以双规的话,你说一声就行了”,许主任的回答中规中矩,不过“填窟窿”这三个字”听得某人有点汗颜。

事实上,许纯良更操心的是别的事儿,往日他不好打电话催,现在问一下总是无妨的”“沃达丰那儿联系得怎么样了”咱这边能不能开动?”

这两件事都挺令陈太忠闹心,他叹口气”“手机的事情我惦记着呢,不过可能不是阿尔卡特了”这个你等我消息,粮食厅那儿……啧,也是有点小麻烦。”

“麻烦什么的无所谓”,许纯良随口说一句,可是话说到一半”他发现了点不妥,“不过……能让你头疼的麻烦,那是什么麻烦?”

“这个窟窿,怕是得法院往回追了”,陈太忠又叹口气,想当初他要求许纯良放过侯国范的时候”可是答应补齐东西的,现在居然出尔反尔,真是有点没面子。

许纯良倒是没感到多意外”类似情况他也不是没听说过,所以只是沉吟一下,“那么……光那个主任,怕是份量不够,交待不过去。”

是啊,我也知道你老爸为难,陈太忠真的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你放心”两三天内我给你回信儿,老段已经答应帮我忙了。”

“他那儿能出面,就最好了”,许纯良一听是这话,倒也放下了心来,省纪检委是很厉害,但是有些事情并不合适亲自去抓,要是当地政府肯配合,很多事就好办了”他笑一声,“你都找到老段了,看来你也不容易啊。”

“谁说不是呢?”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纯良还真是善解人意”到了这个地步,他才问一句,“对了,文明办的正职,现在有眉目了没升”

“唉,别提了”,终于地”轮到许主任具气了,“老蒋那边倒是松口了,不过老潘这边又卡住了”真不知道都是怎么想的。”

“蒋世方那边松口,怕是张州的江川非动不可了吧?”陈太忠试探着问一句,其实,江川的去留”跟他真的关系不大,就是一点好奇心使然。

“嗯”,许纯良哼一声,也不多说,反倒是建议他,“你文明办想抓张州的什么事儿,尽快下手吧,到时候一趟车就都办了。”

纯良倒是真够意思,也不枉我这么帮你”陈太忠笑一下挂了电话,然后才反应过来……,其实也不能只算我搭车”我陈某人好歹也算个风向标,谁搭谁的车,还真不好说呢”咱也不能太妄自菲薄了。

想到潘剑屏也暗示过自己”张州是块难啃的骨头,他就越发地不看好江川的未来了,仅仅是他知道的,就是蒋世方、许绍辉和潘剑屏三个省委常委对江川不感冒,这三个人拧在一起的力量,就连杜毅都得吐血,所以张州这边,应该是大局已定。

大局已定,那咱就搭个车吧,陈太忠做出了决定,于是第二天一上班,他难得地去找潘部长汇报工作,说是张州的干部家属调查表,到现在都没交上来,他打算过问一下。

现在离上交干部调查表的期限,其实还有两天,不过潘剑屏没在意,他点一点头”“你去问就行了”对了,秦连成以前是你的上级?”

“是”,陈太忠点点头,换个人听到这问题”难免就要心里有点发虚了一潘部长这么问,会不会是怀疑我泄露了什么消息?

不过陈太忠非比旁人,他的胆子比一般人大多了,所以就是很干脆地点点头,当然,他也不会画蛇添足地去解释什么。

潘剑屏盯着他看了好半天”见这厮面不改色心不跳”才沉声说一句,“马勉已经调离了,小泰抓经济的口碑还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他对党委这一摊熟不熟。”

“秦市长在团省委呆过”,陈太忠这话”就算个小小的表态了”不过他也不会说得更多”“有您的重视,文明办的同志们会把工作干得更好。”

不管未来的主任会是谁,是秦连成最好”不是也无所谓,反正我是跟着潘部长您走。

“嗯”潘剑屏点点头,旋即摆一摆手”这就是撵人了。

不过这个问题,让陈太忠有点纳闷了,他走出门之后,还是不断地琢磨,心说老潘这么问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想来想去,他总觉得可能性很多”其中一个可能性,让他犹豫再三之后,决定给秦连成去个电话:潘部长这个问题,没准是让我传话呢。

这个可能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毫无疑问,老潘都知道他跟着秦连成干过,关系也还不错,居然就这么问了,那就是说:我不怕小陈你传出去。

回了办公室之后,陈太忠就给秦连成打个电话,“老主任什么时候来素波啊,想再听您教诲几句呢。”

“这两天有点忙”,秦市长在那边回答一句,接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沉吟了一下,“嗯,太忠你找我有事?”

“倒是”,陈太忠话说到一半,有人敲门,于是他及时打住”这个话题绝对不合适在文明办说”“有人了,这样吧,我回头联系您进来!”

来的是郭建阳,紧接着又是李云彤,反正陈主任最近少在文明办出现,所以他呆了时间不长,人来人往的就跟穿棱一样。

等到了上午十点的时候,西城〖警〗察分局冯局长打来了电话,说是市局经侦支队来电话了,等一阵要和工商、税务的人一起来天翔,并要他们启封被封着的门,他请示陈主任:我这是该咋办?

这两天封了天翔的门之后”看护的〖警〗察们压力也有点大,不过这压力并不是来自于善林公司,老总王珊琳现在还被关着呢。

她可能跟年初的一起伤害案有关,目前被申请刑事拘留了,当然,那起伤害案是存在的,不过跟她无关,只是跟她找的混混们有关,赵明博果然是说到做到。

表示出不满的,是同一层办公的其他公司,还有一些来善林公司办事的主儿,所幸的是天翔大厦的人知道其中关窍,帮着出声,才算没把矛盾激化了。

老段连经侦支队都动上了?陈太忠听得有点意外,原本他是想说,你等我打个电话,落实一下情况,转念一想”来的人里要是有王珊琳的关系,浑水摸鱼的话,那可也是麻烦。

很多大事都是在细节上出了问题,才导致了不可收拾,这个案子涉及四万吨的储备粮的去向,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而他又答应了简泊云,要放侯国范一码,于是他做出了决定,“你等一下,我马上过去。”2631章悬空不得(下)

在路上的时候,陈太忠给段卫华打个电话,得知老段是将此事安排给了孙正平,并且表示市里高度关注,不许掉以轻心。

事实上,经侦支队出马,还真的比工商和税务更显重视,陈某人原本没这么建议,只是怕张峰跑得慢了,既然姓张的已经跑了,那就无所谓了,不过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感慨:什么时候段市长的魄力也这么大了?

等他赶到天翔大厦的时候”发现停车场里已经站了不少大檐帽”有〖警〗察也有工商税务”他停下车带着郭建阳走过去,发现冯局长和高局长正在跟另一个二级警督说着什么,看上去神色比较轻松。

见他过来了,冯局长笑着点点头,“陈主任也来了?”二级警监狐疑地看陈太忠一眼,眉头皱一皱”没有说话,高局长笑着介绍,“这是省文明办陈主任,陈主任,这是我们经侦的胡支队。”

“你好”,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又看一眼冯局长,“老冯,做好交接和记录工作,事关重大,大家都不要掉以轻心。”

胡支队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犹豫一下发问,“陈主任,这个行动不是市里组织的吗?省里……也有相关指示?”

不怪他这么疑惑,经侦支队来办事,这跟省文明办能有什么关系?你一来就这么指手画脚的,叫我们怎么开展工作?

“这是省文明办陈太忠主任”,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胡支队先是一愣”猛地嘴角**一下,接着就笑着连连点头,“哦,原来是陈主任……您还有什么指示?”

“我也没别的指示”你们是执法部门嘛”,陈太忠微笑着摇摇头,“这件事省领导高度重视,既然是孙局长点将,保密原则这些,我也就不再强调了。”

“明白了”胡支队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又摸出手机来,“既然是这样”我再请个专家过来,您看?”

“我说了不管了”陈太忠笑嘻嘻一摊手,又侧头看一眼冯局长,“老冯你们都来了,怎么不上去呢?”

他对胡支队长不冷不热,却是刻意跟老冯套近乎,这也是一个姿态,一个是表明他跟这个案子有渊源,老胡你悠着点,同时,冯局长一直对他的工作很支持,他就不怕向别人做个姿态:我对老冯青睐有加,他是我罩着的。

“我们明确一下分工和步骤”,冯局长微微一笑,“您不跟看上去吗?”

“我就过来跟着看一下你们的行动,就不上去了”,陈太忠顺水推舟地回答,不过就是这样的话”也让听明白的人吓了一大跳。

像胡支队就吓了一跳,一开始他就有点纳闷,东城分局和西城分局怎么会搅进一个案子里去,还没来得及发问”又惊讶地听说,大名鼎鼎的陈太忠跟过来了。

按说,省委文明办怎么都跟这案子不搭界,但是对素波警方来说,陈太忠出现在任何一个场面前是正常的,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胡支队长更是听出,这件事恐怕一直就是陈主任授意的,那么人家能及时地出现在现场,也就不足为奇了~也不知道这小冯怎么搭上陈太忠的一一一一一一一大群大檐帽出现在十二楼,善林公司的会计接到通知,也跟看来了,众人有条不紊地将账本、凭单等一一取出,装进箱子封存。

陈太忠在下面等了一阵,他本来想给郭建阳拿点钱,让其中午招待这帮大檐帽,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了,他决定再等一等一建阳也没车,实在不行的话,等一会儿我亲自出面请客吧。

怎奈,这年头从来都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大约是在十一点半,大家都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了秦连成的电话,“太忠,我还有二十分钟就到素波了,中午有空吗?”

这外面可是还下着雨呢,老秦你就不知道注意点安全?某人听得颇为无语,给郭建阳留下一万块钱,又叮嘱几句,就驱车直奔万豪酒店。

这次”陈太忠并没有久等,他进去差不多五分钟,秦市长就赶到了,两人见面照例是东扯西扯了一通,而秦连成的秘书在点好菜倒好酒之后,主动坐到了包间一角的沙发处。

“今天称是要跟我说个什么来着?”秦市长终于有机会低声发问。

听陈太忠说完,他笑着点点头,然后就沉吟了起来,好半天才微微地一哼,“潘部长这还是有点不甘心啊,不过,算了,太忠,回头咱们又能好好地配合一段时间了。”

“他这问一句,就定了?”陈太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以他的了解,老秦也不至于跟自己胡乱开。”否则的话,那面子可就丢大了。

“差不多吧”,秦连成心里有八成的把握,他刚才的沉吟,只是在琢磨合适不合适将这个消息告诉小陈,不过想到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可能还要跟他共事”那这么藏着掖着”难免会让人感觉到生分。

别说,他这么一说,陈太忠的好奇心还就上来了”学无止境嘛,“哎呀老主任,这里面该是个什么味道,您指点我一下?”

“这有个什么可指点的”,秦连成嘿地一声笑出了声,他瞥对方一眼,犹豫一下低声发话”“最近,〖中〗央文明办要下来人吧?”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接着他身子就是一僵。

“看看,明白了吧?”秦连成看他的反应,又是微微一笑,“潘部长本来想拖一拖这个事儿,但是现在拖不了啦”就这么简单。”

这才是秦市长冒雨赶到素波的原因,他最近确实很忙的,不过今天莫名其妙地接了小陈一个电话之后,他心里一直惦记着,等好久不见小陈打电话过来”他就通过别人了解一下,最近文明办这儿怎么了。

别的没问明白,他倒是听说〖中〗央文明办要下来人视察,这两者一关联,他就有点猜测了:你潘剑屏想空悬文明办主任一职,好物色更合心意的人”但是〖中〗央马上要下来人了,又办表彰过的省文明办,主任调走之后,产生不了新主任”这也有点不合适。

所以他才冒雨赶过来”一定要听一听小陈打算说什么,反正走高速的话”也就一个来小时,当然”两人能见面的话,他就连对方的表情也能观察一下。

陈太忠也不是蒙昧之人,他只是一时没有想到这一层,老主任这么一点”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而且他甚至想到了:如果上面下来人”发现省文明办连正职都没有,刷地派个空降干部下来,那可就热闹了!

在天南,厅级干部就已经是很不少了,〖中〗央等着找位子的,那想都不用想能有多少,对潘剑屏来说,这个可能性肯定是比较糟糕的。

所以老潘就选择了秦连成,不管怎么说”戴复是蒋世方的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话,他肯定更愿意用许绍辉的人且不说蒋省长跟许书记可能做过什么沟通,只说老许再厉害,也不过才是个副省,两人级别是相同的。

“那这还得马上通过了”,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老潘前两天跟他说的时候,并没有说文明办会下来什么人失察,也没说时间一但是肯定用不子多久。

“应该是吧”,秦连成点点头,接着又有点神情恍惚了。

陈太忠猜得到他在琢磨什么,文明办主任到手之后,老秦就得琢磨怎么把这个副厅升成正厅了,这件事肯定是可以操作的,但是可以操作并不代表难度不太不过这种事情,他就没办法再插嘴了,老秦能在消息确定之前告诉自己,这已经是非常不见外的行为了,再说这种事那就有失体统了。

一直以来,他就忽略了潘剑屏轻描淡写的那句通知,现在想起来,他猛地发现,自己要面临一个新的问题、〖中〗央文明办下来人,我该不该去欢迎呢?

不去了!他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黄二伯希望我低调,那我就再低调一点吧他并没有意识到,做出这个决定,那就意味着他在官场厮混”已经渐渐地背离了初衷。

当天下午,他就做出了安排,要调研处的人配合稽查办下张州调研精神文明建设,并且强调要暗访,“该曝光的事情,就在日报上曝光不用多”一天一起就行。”

这个要求真是有点杀气腾腾,总算是大家都知道,陈主任深得潘部长看重”所以只有罗克敌谨慎地发问,“曝光次数有上限吗?”

“这个你不用考虑”,陈太忠摇摇头,沉吟一下又发话,“不过你要拿不准的时候,可以去请示一下部长。”

这么交待,他就是在为自己拔脚走人做准备了,反正老罗你也是搭上潘部长的线儿的,这个请示对你来说不难做到。

但是罗克敌听到这话,脸就有点微微地发白了。

啧”看你那点胆子吧,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于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一句,“近期我可能要出去一趟,我不在的时候,罗主任你把好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