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6 -2637给我跪好

作品相关 2636 2637给我跪好(求月票)

陈太忠一开始不接话,自然不是害怕,他只是想,这帮拆迁公司的人,是不是真的像燕子说的那么操蛋”做为领导,要懂得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而陈主任又自命讲究人,更愿意以德服人,在没有合适的契机的时候,他不会强行出头,直到对方贻了他的口实,他才肯出声。

“什么意外?”横肉哼一声,这才侧头打量他一眼,不屑地扯一下嘴角,“,你算干什么的”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我在朋友家里坐着,没说话的份儿,反倒是你这种不清自来的恶客,有说话的份儿了?”陈太忠淡淡地反问,他听出来了,来的人虽然气势汹汹,但做事也不是全无章法。

像对上燕子,他们就敢怒斥其为“穷鬼”,可是对上他这个陌生人,虽然话也很冲,却是没有脏字,那么,陈主任自然也要有样学样,不吐脏字。

不过”他不骂脏字,对方反倒是觉得他好欺了这是一个短暂的相互试探的过程,横肉看觉得这也不过是个耍嘴皮子的家伙,于是冷笑一声”“你明白自己是客人就好,我们跟主人说话,关你屁事?再看……信不信老子抽你?”

他这话一出口,身后刷刷地就挤过来三四条大汉,居高临下地看着沙发上的年轻人,“小子,咋跟我们二哥说话呢……活腻外了?”,一边说,一个异常粗壮的汉子胳膊一抬”看样子就是要给陈太忠来一下横肉“哼一声“算了老五,大白天的,注意点影响。”

眨眼间,这帮气势汹汹的家伙就占了上风头而且这帮家伙不动手的理由都很强大现在是大白天,真要搁在晚上……信不信我整死你?

“你给我当老子?”陈太忠却是不为所动,他冲那二哥微微一笑,笑容灿烂异常,“孙子……不怕告诉你,你麻烦大了!”,“装”你继续装”,横肉冷笑一声,接着一扬下巴,话说到这个地步就只能动手了,“给我狠狠揍这混蛋……让他长一长记性!”

他的话还没说完,陈太忠就先出手了,他一脚踹出去,就将一个家伙踹到了墙壁上接着身子往起一站,一拳击出去”将另一个家伙直接砸到墙角,墙角的冰箱轰然倒地,砸在了他身上。

这时候那叫做老五的粗壮汉子伸出双臂,从他身后牢牢地抱住了他,而那横肉向前一迈腿,狠狠一拳砸向陈太忠的胸口,这一拳要是砸实了”能把人打得背过气去不小心砸断剑突扎进心脏的话,当场死,亡也不是不可能的。

陈太忠头往后重重一仰,嗵的一声大响老五脸上就开huā了,趁着他吃痛陈太忠崩开他的双臂”抬手一拳,又是正中横肉的面部。

眨眼之间,四个人就被他打得东倒西歪”这还是燕子家的空间实在太过狭小,要不然都不会坏了这么多家什。

就在那二哥身子向后飞出的当口,陈太忠一转身,又扭向身后”他的身后是那个箍着他的老五,也就是刚才要打他的那个。

老五被他脑门狠狠地一撞,正中鼻粱,鼻血在瞬间就流了出来,而整个人也被撞得晕晕乎乎的”身子在那里打晃。

陈太忠心恨这家伙敢跟自己呲牙,想也不想一把薅住对方的头发,四下扫视一眼,发现这厮身后正是一个二十一寸的彩电,于是拽着他的头发,猛地一发力,“嗵”地一声大响”老五的脑袋直接就扎进了电视机里。

好死不死的是,陈太忠和小可乐进来之前,燕子一个人在家挺无聊,外面又下着雨,她正开着电视机看节目呢,也就是因为校友来了,才临时用遥控关了电视,却是没关电源,更别说插线板的开关了。

于是这一撞,热闹可就大了,要知道这年头的电视可全是电子管的一带着高压包的那种。这位一撞进去”就只听得“滋啦啦啦”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接着砰的一声大响,电视机后壳冒烟了。

电视是遭罪了,人更遭罪”这老五按说也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但是你再粗壮,薄薄的面皮撞进真空的显像管,又撞进高压包,那也真的是只有全身**的份儿子。

电视机的后壳在冒烟”老五的后脑壳也冒出一股烟来,隐约还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焦臭味,是烧羊毛的味道~其实就是蛋白质燃烧时产生的怪味。

“这太不成体统了,一进家就打砸”,”陈太忠拍拍手,面对剩下的三个人冷。多一声,“你们给我出来,你们说的这个意外……我还是没有听懂。”,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得又是嗵地一声大响,门口处电弧一闪,燕子见状,一个激灵从目瞪口呆中反应了过来,“坏了,掉闸了。”

“都给我出来”,”陈太忠走到那个叫二哥的家伙面前,手一伸直接抓住那家伙的后颈皮,拎着他就往外走。

别说,这里还真是一个神秘的部位,看上去薄弱,可是猫啊狗啊的,一叼小崽子都是叼这里,也叼不出问题”陈主任一把薅住这里”那位也是呲牙咧嘴,直着脖子踮着脚尖,抽着凉气就跟出来了。

他是头儿,一出来别人就跟着出来了,陈太忠也不管那么多,拽着他跌跌撞撞走下来,接着抬腿一脚,就把他踹倒在雨地上。

后面的人一看就不干了,燕子家里小”对陈太忠来说是活动不开,对他们来说更是活动不开”人多打人少”肯定地方宽敞一点好。

不成想他们才待一哄而上”只见那年轻人手一抬,“嘀”,的一声轻响雨中一辆黑色的轿车后盖翻起大家看得就是一愣:我井,这家伙还开了辆车来?

等大家看清楚,这家伙开的还是一辆奥迪的时候这心里就越发地虚了,就这个时候”陈太忠已经回转,手里拎着一根警棍,抬手就冲那二哥狠狠地一棍子,正正砸在对方肩上,“给老子跪下!”

这一棍子劲儿就大了只听得卡啦一声”那二哥登时就尖叫了起来,陈太忠却是恨他敢给自己当老子,是上前又是一脚,直接将人踹翻在泥水里。

一边还有人想上去搀扶,不成想手拿警棍的年轻人眼睛一瞪”“你们”统统都给我跪下,不跪下的”我打到你跪下!”

这话是相当地侮辱人,这些人吃的就是拆迁这碗饭,而这一栋楼里又全是拆迁户,要是眼下跪下”那可真就是没办法再混了,于是大家相互看一眼,齐齐一声呐喊,撤腿就四散逃跑。

不过,想从陈太忠面前溜走,那是得有相当的运气”眼下能站立自如的不过是五个人,到最后只跑掉一个,其他人被陈太忠一顿拳打脚踢按在地上。

一开始是没人肯跪”宁可躺在泥泞不堪的地面上,也没人肯跪,但是架不住陈太忠真打啊,躺在地上的照打,一定要他们直起身子跪在那里。

有一个特顽强的家伙,直接被打断了双腿,疼得在地上来回地打滚,其他人见这厮太过悍勇,心中纵然有万般不甘心,也只能乖乖地跪在地上。

不过,六月债还得快,这些人跪在地上还不到两分钟,跑了的那位就带着一大帮人冲了过来、拆迁公司来,就不可能只来这么几个人,不过其他人是在给别的拆迁户,“做工作”,接到同伴的报信,匆匆赶来。

这次来的人,就不仅仅是空手了,有人拿着铁棒木棍啥的,也有拎着临时捡来的砖头,都动开手了,还有什么可客气的?

可是这点人,又怎么能看到陈太忠眼睛里?只见蒙蒙地雨丝中”一条高大的身影来回穿棱,伴随着的是“乒乓”“哎呦”之类的声音”不多时”地上就躺满了人。

其中有一个家伙,居然拿着一把匕首,对这样的人,陈太忠根本不待客气的,拎着他的脖领一转”手一抬,就将人扔向了自己的奥迪车,紧接着哐当一声大响,那位倒地昏迷了,手里的匕首却是深深地扎进了车体。

刚搞定这些人”陈太忠正勒令他们挨个跪在地上呢,只听得警笛声大作”两辆警车风驰电掣一般闯了过来,不等车挺稳,车上就跳下几个人来,“,怎么回事……是谁打人?”

“小子你给我滚一边去啊”,陈太忠脸一沉,手里的警棍一指对方,自打在法庭上撤过野之后”他就猛地发现,自己在省委里固然是要低调,但走到了基层,基本上就不用忌讳这些了啥叫省委领导”不敢在基层撤野的,也叫省委领导吗?

被他指着的〖警〗察脸登时就是一沉,一含胸就待往上冲,旁边一个年纪大一点的拉住了他”这位上下打量陈太忠一眼”犹豫一下方始沉声发问”“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文明办陈太忠,就是这么说话了”,”陈太忠又一指对方,冷笑一声”“怎么,看起来你有点不服气?”,2637给我跪好(下)

原本”陈太忠是不用报字号的,这帮〖警〗察来得这么快,偏向性这么强”肯定是跟开发公司有所勾结的,他要叫真的话,这么多人都打了,也不差多打两个〖警〗察。

然而有一个问题,是要考虑的,这块地方是东城的,还跟西城交界,西城的冯局长和东城的高局长,刚刚跟陈主任合作,捏住了善林公司的小辫子,他不知道来的这帮〖警〗察的来历”那么,打狗也要看主人,于是就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这位一听对方这样报字号,登时就犹豫一下,他正愣神呢,被他拽住的那位反倒是反应过来了,大嘴登时张开,“您……,您是陈主任?”,“是我”陈太忠点点头。

“嘻,这大水冲了龙王庙了”,”这家伙反应倒是快,脸上登时堆起个笑容来,“我们是东城刑警大队的”这是接到有人报警了”就过来……昨天跟高局吃饭还说起您呢。”

扯淡吧,你这就不是110出警的速度,陈太忠心里敞亮着呢”不过有些事心里明白就好,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而且他真的不认为,这家伙有跟高局长吃饭的资格。

“嗯,你也看到了,这么多人打我一个”幸亏雨大”我一一将他们制服……”他开始信口胡说,接着又晃一晃手里的警棍,“这个东西”我有手唉……要不你看一下”

他就算不说,这位也不敢验看,更别说他在强调的同时”还斜睥对方一眼”于是这位尴尬地咳嗽一声,“这个不用,您怎么会来这儿呢?”

“我有个朋友在这里住”,”陈太忠正色回答,不过他这个〖答〗案,直听得这位眼皮子突突直跳、你居然有朋友在这里住?这广厦房地产还真要出点血了。

调整一下心情,他就听到陈主任在继续解释”““在剧烈地砸门之后,燕子把门打开了,结果一个家伙,一头就向我撞过来”我一闪,他就把屋主的电视撞坏了,还搞得房间都跳闸了”,”

“然后你们没说了点啥?”这位不关心细节”别说拿头撞电视的了,拿脸没命抽鞋底儿的他也听说过”他关心的是,这件事能不能善了,素波警方知道陈太忠的还不是太多,但是只要知道这个人的,就明白此人的破坏能力。

“也没说别的,那家伙中午喝多了,想当我老子”陈太忠冲某个人微微一扬下巴”“我让他在雨地里跪一跪,清醒一下,你可能不知道,我打小就特别崇拜我的父亲嗯,你们还有事儿吗?”,“没有,既然是入室行凶”那就应该接受惩罚”,”这位摇摇头”又瞥一眼站在楼梯口那位凹凸有致的女孩儿,心说你们惹上了陈太忠的女人,那是活该倒霉了,“没事儿的话,我……先走了?”,“那儿还有把刀,插在我的车上”,“陈太忠又扬一扬下巴,“你们取个证吧,小心别蹭掉指纹,对了,你叫什么?”

只许〖警〗察拿一把刀走,别的什么都不说”这要求真的是有点彪悍,这个案子立没立,是不是民事调解,过程又是怎样的,他什么都没交待一只要求把刀拿走,留好指纹。

但是偏偏地,这位还就认账,丑恶见得多了,就无所谓丑恶了”特权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习以为常了,正径场面大家要讲个程序啥的,但是对上明白人”再拿程序来说事,那就是故意恶心人了只说他帮着广厦摆平的事情,也不止一起两起了”那一起见官了?

更别说,大名鼎鼎的陈主任还问起名字了,这摆明是做好了找后帐的准备,他只得微微笑一笑”“我是刑警队王建军,您忙,我安排他们收取证物。”

这帮〖警〗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临走的时候,有人轻声嘀咕了,说是这一帮人躺的躺倒的倒,咱来了不能视而不见吧?

那年长〖警〗察却是得了王建军的消息,低声呵斥,“就当没看见”走人了,咱是刑警队,不是广厦的保安队。”

〖警〗察们来得快去得也快,五分钟内大家就拔脚走人了,陈太忠拎个警棍”继续一一地打落水狗,要他们跪在雨地里,有一个动作慢一点,登时又被他打得满地乱滚。

这通响动”整叮,一栋楼的人都被惊动了”院子里这帮人是什么人,他们都是清楚的,不止三五家受到过类似的骚扰,看到这帮恶人被人摧残成这样”真的是心怀大悦。

现在原本是上班时间,但三个单元的楼梯口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可见这些人做的事情有多么不得人心了,只是”大约碍于某些人的**威,大家只是站在远处探头探脑地张望,不过脸上〖兴〗奋的表情,真是挡也挡不住。

“这个人”真的很厉害啊”燕子简单收拾一下屋子,也跑到了楼下,扯着小可乐嘀嘀咕咕,“小紫菱找了这么一今生猛的男朋友?”

“他可不光是打架厉害,没看见〖警〗察来了又走了?”小可乐微微一笑,“你放心吧,你家被砸坏的东西有人赔的……”

没过多久又是一大一小两辆面包车来到了现场,其中金杯车里下来一个西装草履的男人,三十多岁看起来精神得很身后还有人帮他撑着雨伞。

他下来之后,稀里哗啦又下来十五、六个人,陈太忠站在那里玟丝不动”右手抬起警棍,轻轻地敲打着左手的手心,似笑非笑地看着这帮人。

这帮人下车的时候,也是气势汹汹的但是见到这高大的年轻人毫不在意地迎着大家的目光,心里那份勉强壮起来的胆子,登时就不见了去向一其实,这会儿来的人,已经知道动手者的来历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拆迁的工作必须要做”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西装男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上前,沉声发问,“请问,你能告诉我这里是怎么回事吗?”

“都给我跪好!”陈太忠见自己身后的人有些躁动,说不得厉喝一声才接着转头看对方一眼”漫不经心地问一句,“你是干什么的?”

“小姓吴”是广厦房地产公司动迁部的负责人……”这位的姿态倒不是很高。

“滚”,陈太忠打断了他的话,声音不高却是干脆无比接着他一抬手里的警棍,顶到了对方的胸口,轻轻一戳“你这种杂鱼,没资格跟我说话再不走我连你一起打!”

这位吃他这么一句,脸色登时就白了,嘴角也抽*动两下,有心说点什么吧”却又没那胆子,正在进退维谷之际”只见对面的年轻人冷哼一声,抬腿缓缓向前走一步,“既然你不想走……那就不要走……”

“哎呦,这是怎么闹的”,就在这时候”路边匆匆走过一个人来,连伞都没打,被淋得湿漉漉的”“老班长你有事儿,找我说一声不就行了?”

陈太忠侧头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贸易厅的官场新星董瑜亮董处长”他打着哈哈走了过来,“太忠你这是……咋回事儿?”

“没啥,我在朋友家坐着呢,有人砸开门冲进来就要打人”,陈太忠笑一笑,“老董你别告诉我说,你是来说情的。”

“啧,你听我说”,董瑜亮叹口气,把他往旁边拽两步,“这广厦开发公司的老板,跟我们老大和陈省长都说得上话,我也是让人逼养来的。”

“我管他跟谁说得上话呢?”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接着又一指那西装革履,将声音就放大了”“就这种杂鱼,也敢问我为什么,这广厦公司很牛逼嘛。”

“太忠,形象“形象”,董瑜亮拽他一把,将声弃提高些许”“你不能太糟蹋自己的身份,你要见他老总是吧交给我了,五分钟……对了,这些人先让他们起来吧?”

“他们老总啥时候来,啥时候再往起站!”陈太忠冷哼一声,又一指那姓吴的中年人,“怎么,还不走,信不信我打得你也跪下?”

那位正打电话呢,见状二话不说转头就走,这姓陈的太牛逼了”董瑜亮出头都不顶用”他还留在这里,等着自取其辱不成?

没过两分钟,就驶过一辆奥迪车,车挺稳之后,下来一个四十岁出头的家伙,此人不算太胖,却是挺着老大一个肚子,未曾开口先送上一副笑容”“哈,董处,这是陈主任吧?都是弟兄我的不对,下面人胡乱来”我这是道歉来了。”

“你又是哪根葱啊?”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发话,他今天接触的人实在太多了,说话真是一点都不留情面,哪怕是当着董瑜亮。

“小姓裴,裴建勋,开这么个小公司”,中年人笑着搓一搓双手,态度极为端正,“有啥冒犯的地方,您尽管吩咐。”

“太忠,这裴总就是九华的老板……”,董瑜亮指一指身后,“人我给你叫过来了,这些人能起来了吧?”

“嗯”,陈太忠点一点头”侧头看一眼那裴建勋,“我要是说你下面人办事太操蛋,你肯定不服气……来,我让你看现场。”

“我这服气着呢”,裴总笑一笑,不过,见到陈主任转身向单元门走去,他犹豫一下,还是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