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8 -2639谁之过

官仙无弹窗 2638 2639谁之过(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638章谁之过(上)

一场架,将燕子家里砸得七零八落,她虽然收拾了一下,却也不过是将砸碎的瓶瓶罐罐扫到一边,由于心系陈太忠的安危,锁了门就出去观战了。

现在再一进来,那真是满地狼藉不堪入目,尤其是那破碎的电视和倒地的冰箱,冰箱已经被撞得变了形,里面的食物撤得满地都是,还有打碎的芝麻酱、腐乳,红一片黄一片还夹杂着玻璃渣子…”

“这是入室行凶的现场”陈太忠手一摆,“连我这个做客的人都不放过,裴老板这哪里是小本买卖?是敢要人命的公司呢。”

这是一个普通人家!裴建勋一眼扫过去,就没发现什么像样的物件儿,登时就做出了判断,他心里很清楚:对这样的人家,搞拆迁的那帮家伙绝对不会手软。

都说搞拆迁的野蛮,其实这野蛮的针对性非常强,如果户主是个小官,那就绝对不一样,哪怕是混混,只要你能表现出一定的战斗力,又不是狮子大张嘴的话,房地产公司这边,也不是不能商量。

裴总非常明白,自己的人对这家人可能是什么态度,而且这态度不能说是错的,但是撞到陈太忠在这里做客,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损坏的东西,我们赔了”他也不做分辨,抬手招过来一个小年轻,带着年轻人走到燕子旁边,“你就是屋主吧,你把你的损失点一下”广厦双倍赔你。”

燕子点点头不做声”但是小可乐不干了,她师姐家境普通,觉得能双倍赔偿就不错了”但是她的家庭条件好,这点钱并不放在心上,她要讲个是非曲直,而且,她才是陈太忠的朋友,比燕子底气足多了。

“不用你赔双倍,我们不差这点钱,你给我讲清楚,谈拆迁为啥要进门打人?”她一边说,一边看一眼陈太忠,“太忠,你说是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燕子也真没见过世面”赔你三倍又能怎么样?先把理占住了,二十倍咱也敢惦记,还是小可乐明白事儿。

咋就跳出来你这么一号呢?听到她这话,裴建勋也是有点头大,凭良心说”做为堂堂的广厦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他今天能过来,都算是相当自降身份了。

广厦房地产在天南算是后起之秀,但是能拿下贸易厅这块地的主儿,怎么可能简单得了,这里开发成功的话,销售额比素纺那块地都差不了多少。

当然,这不是说广厦的盘子就比京华还要大,从绝对数量上讲,素纺的地比这里大多了,但是这里相对又靠近市中心”价钱能起来。

不过,虽然是价钱能起来,这里的开发成本却是也很高,撇开这些散户不提,贸易厅要回迁的压力,那就强大得很他们不但要回迁,还要讲究个办公环境,容积率不能太高,绿地这些都要考虑。

所以说没点好牙口的公司,真的啃不动这一块,拆迁户回迁之后,能剩下多少楼卖呢?

广厦能啃下这一块,可不是简单地玩一玩资金,他们的利润也能保障,不过这个保障的形式,是通过贸易厅等单位巨额的住房补贴等来实现的。

市场价三千二一平米的房子,贸易厅可以每平米补贴两千五嘛这是职工福利,剩下的七百由职工自己出,这种情况下,广厦甚至可以将售价卖到每平米四千。

到时候单位出两千五,职工出一千五就行了,不管怎么说还是比外人低,这超出三千二的每平米八百的费用~也是弟兄们拿来分的。

至于说这个价格可能有点高于市场价了,倒也不是没有理由解释的,比如说……咱容积率低,还有绿地、花园啥的,比附近的住户强,居住环境好,人活这一辈子,活得可不就是一今生活质量?

理由都是在人嘴上的,随便怎么说都行,关键是广厦搞定了某些人,别的房地产公司搞不定,所以这一片轮到他们开发,跟素纺这大肥肉不同一广厦开发这里就能吃肉,换一家来开发,没准就要崩集。

所以这裴建勋裴总,一向都是很傲气的,跟拆迁户卉交道这种小事,他从来都不屑过问,他只过问进度一上面一群婆婆他还招呼不过来呢,哪里顾得上这些小老百姓,再说了”““也跌份儿不是?

不过今天陈太忠过来了,还动人了,他就不能不来了,其实他也不怎么把陈太忠放在心上,他放在心上的是,我拆迁的人,被姓陈的拎着在雨里跪着呢。

而且那个动迁部的吴姓经理也不是一般人,他是东城区建委主任的小舅子,别看那家伙西服草履,其实早年也没学好,在社会上打过滚,现在摇身一变,流氓变白领了。

要说吴经理在黑道混得有多好,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但是打过滚和没打过滚总是不一样,现在的社会,讲的是谁腰包鼓谁才气粗,所以好些以前拳头比他大的主儿,纷纷依附过来,他的人气才爆棚的。

小吴说了,这边我搞不定,就得老板你来了,要不然影响了进度您不能怪我。

裴建勋是真的认识陈洁,但是这个认识不代表亲近度有多高一省部级领导不会随便为一个阿猫阿狗出头,他能确定,陈太忠若是有意找广厦的麻烦,自己跑到陈省长那里哭诉一下,那估计还是能有点效果。

但是这个前提是,陈太忠无故刁难广厦,裴总才可能用得动陈省长,眼下是他自己人做差了,想告状那是自取其辱他甚至知道陈省长跟陈主任关系也不错。

所以这个状是不能随便告的,他倒是能坐视陈太忠折腾,等对方玩出火的时候”再去找陈洁我已经忍他很久了”但是这家伙欺人太甚啊。

可是吴经理说了,那边跪倒一大片了,警察也吓回去了”老板你再不想办法,我是扛不住了,刁民会因此而增多,于是,他不得不来了,心里却还有点委屈,老子最好进过的人家”电视就没有小于二十九寸的,你这二十一寸的电视,坏就坏了嘛。所以他对小可乐的插话。真的挺不满的,不过既然已经来了。咱就得先考虑把问题处理了,“这个小姑娘”双倍是我的心意,权当压惊了,我这是有解决问题的诚意。”

一边说,他一边看她一眼,这小丫头的相貌尚可”这身材…………啧,火爆啊,想到这女孩有资格管陈主任叫“太忠”他心里又多了一份重视,这个女孩儿……我得多尊重一点。

“有诚意的话,他们怎么不好好谈呢?”小可乐还没说话”陈太忠不满意了,“门没进呢,就开始砸门,你看………这门框旁边墙皮都有缝儿了…………然后一进来,二话不说”说什么穷鬼买不起房子,就不让你回迁,态度极为恶劣,“……”

“……”姓裴的你要是不信,去看我的奥迪车,现在上面还有一个刀子扎出来的洞呢”陈主任抓细节,那也是好手,“那刀子东城分局的拿走了,我心里还真就不明白了,你们是来谈合作谈拆迁的,工作该做到位,这么搞,这是拆迁公司还是强盗?”

“我这……,只裴建勋苦笑一声,他也有委屈啊,于是就看一眼董瑜亮,董处长东瞅西看的,假装看不到他的眼神,抬手扣一扣墙皮,又下脚搓一搓地板,就是不看他。

“我的人办事差劲,这个我认,但是有些拆迁户的素质太低,我们也是逼不得已”裴建勋继续苦着脸分辨……

他既然敢分辨,自然也有他的道理,他的道理就是说:我拆迁公司的人太好说话的话,这些老百姓……”他妈的偏爱得寸进尺,我广厦的人好好说话,对方就要狮子大张嘴了!

陈太忠就一直没搞明白,广厦公司的人,对拆迁户的态度为啥会这么恶劣,这种要是发生在下面在乡里或者县里,那倒是不足为奇,但是在省会城市的市区里,出现这种情况,还真的是少见你们是来做生意,不是来打劫的!

就算是政府动迁,也要跟拆迁户把工作做到,意义讲明,补偿也要公道一这些都做到之后,拆迁户还是冥顽不灵,那么“……再考虑其他方法也不迟。

没错,素波市虽然是省会,也是老百姓居多,下情不能上达是可能的,但是在拆迁工作过程中,你们就堂而皇之地录夺拆迁户这样那样的权力,真的不合适。

然而裴建勋的解释,让他真的明白了,为什么拆迁办的人态度会恶劣,一个是拆迁的进度需求决定的,广厦的人认为,挨家挨户地做工作讲道理,就要影响速度。

另外一个理由,就更强大了,“我软他硬,我硬他就软,我好好地说话,这些拆迁户就以为我怕了他,啥要求都敢提“……,这年头,贱皮子太多。”

“你他妈的放屁!”陈太忠一拍桌子,怒视着裴总,嘴里脏话再度出口,“麻痹的你觉得无利可图,这买卖可以别做嘛,谁求着你拆迁了?”

2639章谁之过(下)

陈太忠不是对裴总有意见,而是对这个认知有意见合着你做的,都是为国为民的大事,别人就都是小市民,你要是软的话,人家就是要为自家赚一笔横财,有意刁难你?

扯淡了,其实你也是想赚钱,想多赚一点钱,才这么挤兑老百姓嘛,让你贴钱接这个单子,你肯接吗?

裴建勋嘴里这样的小市民有没有?有,而且还不会少,陈太忠很确定这一点,他虽然是“省委领导”但还真不缺跟小市民打交道的经验一几年的官场生涯,导致他不缺乏跟任何人打交道的经验,这一世他遇到的琐事实在太多了。

人民群众的道德水平有待提高,这是一定的更别说现在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是在急剧下降,但是,这不能成为你心安理得强取豪夺的理由。

你有贸易厅这个关系那是你的优势”想赚这个钱也正常”别人赚不了嘛,但是在赚钱过程中你要考虑到,不能激起太大的民愤!

广厦以这个理由粗暴地对待拆迁户”有没有道理?凭良心说真有一定的道理,往日里比较老实的老百姓,没准就捏着鼻子认了一这道理是用来欺负老实人的。

不服气的,还就接着不服气了,能上面沟通的,就上层沟通了,所以这一手”看来是为了加快拆迁进度,其实本质还是为了欺负老实人。

当然,要是签了协议的人多了,对那些刺头也会产生点威慑力一不过这威慑力几近于无,人家都决定要做刺头了,还会在乎剩下三十户还是剩下三户陈太忠实在不欣赏这种办事风格,你要说你广厦牛”你牛得过我陈某人?没错,你认识陈洁,但是……”扯淡,她是副省长,哥们儿我还是罗天上仙呢。

你看”像我这么牛逼的主儿,办事都是低调异常以德服人,你仗着一个小小的陈洁,做事就横冲直撞的、你这不是个做事的态度,是暴发户的行径。

陈某人能被众仙合力打得重生,这个性格因素占很大一部分,他眼里的对错分类很简单,不是分为比我厉害和不如我的,他眼里就是两种人:惹了我和没惹我的。

官场里历练了这么久”他的分类也多样化了,比如说:是我的女人和不是我的女人。

但是在针对具体事务上,他还是有个分类,身为讲究人,他分外注重这一点:我要看你是讲道理的,还是不讲道理的。

直到现在,这厮都没意识到,应该把人分为比我强和不如我这两种类型,所以说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裴建勋听到他这话,也是有点头大,心说跟这样的混人,我也没办法解释,“陈主任,这买卖也不是我说不做,就能不做的,您也知道,我是小人物,禁不住你们大人物折腾,我需要给出什么样的补偿,您直说吧。”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逼着你赚钱,不赚都不行”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钱你赚得非常不情愿?”

裴建勋摇摇头,“没有的事儿,我唯一想的就是,尽快把事情办妥了,说实话,省里……“……也有点压力。

“啧,我倒是有点想法,但是……就是怕你不太方便啊”陈太忠继续他莫测高深的笑容,欲言又止的样子,“你可能会很难做。”

“您说”裴建勋的回答,简短而有力度。

“想让你对拆迁户客气一点,但是……又怕影响你们的工作进程””陈太忠正色回答,“不过你们是政府授权开发土地,一言一行也是代表政府形象的。”

“啥…………这您说的就过了”裴总真是哭笑不得,下面人的工作态度,真的是一句话的事儿,至于说客气一点,可能会导致某些拆迁户生出不该有的侥幸心理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同时,也不是无法克服的。

下面人多一点工作荽,总比好过招惹陈太忠这么个对头强很多,商人都是擅长算账的,尤其是在他们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之后,“他们的工作态度很生硬,我早就想让他们改进了,只不过公司里事太多,我头上婆婆也多,还没顾上张罗。”

头上婆婆多……你这是威胁我呢,陈太忠不会认为,这话是单纯的叫苦,他哼一声,“你这下面人做事方式,不仅仅是生硬,比我们政府机关还不讲理呢。”

陈主任你少说两句怪话吧,裴建勋只觉得全身泛起一股无力感来,政府机关应该不讲理……这话也就您敢说了,他点点头,“那是,您这话一针见血……指出了我们工作中的不足,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这家房子有点小”陈太忠站起身来,说到这里,他确实也没啥可说的了。

“哦,这个好说,我记住了”裴总点点头,一两套房子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陈主任没将面积量化,那是给他面子,他自然也不会辜负这个信任事实上他还真的想攀上陈主任这棵大树,“您那车,我们也得给您处理一下被砸坏了。”

“嘿,你觉得我会稀罕吗?”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就那么扬长而去了,这次修奥迪,少不了又得花个五六千了,除了那个窟窿,还有被撞瘪的地方呢但是就是那句话了一有的是人求着帮我买单,我何必给你这个面子,哥们儿开得起车,修不起?

正经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补充一句”“听说你认识陈省长…………你做的这些事儿,肯定也是请示过她的吧?嗯我倒是没想到,陈省长能做出这样的指示,回头我得跟她请示一下里面的精神。”

我说……你做人留三分余地好不好?裴建勋听得好悬没喷出一口血来,他很清楚陈太忠跟陈洁的关系,我的人不过是欺负了几个小老百姓你就要向陈洁告状?

我的人唯一的错误,就是惹了不该惹的人!裴总还想说点什么,陈太忠和董瑜亮已经走得远了,小可乐也抓着书跟了出去,屋里就剩下了那个黑黯默的大姑娘。

“嘿,这帮混蛋搞得你连睡的地方都没有了”他收拾心情勉力笑一笑,小丫头是普通人,但是给小丫头面子那就是给陈主任面子,“这样我给你家在马路对面风华宾馆包个房间,你们住个十来天,这边屋里给你重装一下,家电也都换了。”

对房地产商人来说,装修真的是太简单的事儿了,别人装修家花个十万八万的,就要用十好几年,开发商装个样板房,两三年之后就推土机推了。

而且这装修,开发商不但不用花钱,还能收好处呢,有的是装修公司上杆子免费装修还有什么样的广告,比样板房效果更好?

“都要拆了,还装修什么?”燕子犹豫一下摇摇头,她家也不算贫困户,但是节俭过日子的道理,她还是懂的,也就是今天小马太强势了,她不好丢了师姐的面子,否则她铁定加一句你不如折现了。

“住一天也是住,人活在世界上,就是要讲今生活质量””裴建勋脸一沉,就训斥她,“这都是我的心意,跟你家无关的,晚上去碧海天空吧……,你爸喜欢喝曲酒还白酒?”

裴总不但赔钱还要帮着装修,搞得这么夸张,一个是讨好了这黑姑娘,就算间接讨好陈太忠,这是态度端正,再一个就是给楼里其他人看的:这家谈的条件好,是因为我广厦惹不起,确实惹不起,你们其他人,也别想着攀比哈……

陈太忠出去之后,就想先送小可乐回临铭办事处,不成想车还没启动,董瑜亮一拉车后门钻了进来,“太忠你这家伙真的太忙了,也就是有人欺负你朋友,要不我现在都见不上你。”

“董处现在连个车都没有?”陈太忠看着他就笑。

“班长你这开的,也是丁小宁的车吧?”董处长笑着回答,两人青干班结业之后,真没怎么来往,但是相互之间的关注,真的不会少了,青干班是青年干部中的佼佼者,而这二位却又是青干班的风头人物,“你都没车,我咋能有车呢?”

“贸易厅离这儿两步路,你开车不如走路快,所以没开车来,我就不信你没车””陈太忠笑一笑,他知道这是董处的虚应故事,自然不会在意,这也是干部交际必备课之一了,“我这还真是京华的车…………你连丁小宁都知道?”

“知道甯瑞远的,就没几个不知道她的,班长,我信息没落后到那种程?”董瑜亮白他一眼,接着就嘿嘿地笑了起来,“我要早知道你认识丁小宁,这一块儿的开发……哪里轮得到他广厦?”

“现在还没开发呢,咱能不能想一想办法?”陈太忠沉吟一下发话,“我看那裴建勋,特别不顺眼。”

他这话自然是试探的意思居多,董瑜亮笑一笑,顾左右而言他”“太忠你这一句话,广厦的工作量就要大增了。”

陈太忠听得嘿然不语,好半天才叹口气,“他们的工作量就不该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