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2 -2643小忙

章节目录 2642-2643小忙(求月票)

26-42章小忙(上)?

李云彤不在,不过陈太忠还有别的选择,那就是找雷蕾打听,雷记者也没辜负了他的嘱托,很快就打听到了情况,“窦社长平常挺注意办事程序,讨厌不懂规矩的人,不过过……我老爸刚才告诉我,说他其实看不惯那些没命钻营的人《哈十八ha18.Com纯文字首发》”?

“咦,我怎么觉得你这话,前后矛盾呢?”陈主任还真听不明白这话所指,“合着我不打招呼不好,打招呼也不好?”?

“你不着急打招呼”雷蕾的老爸跟窦草命共事多年,对此人还是相当了解的,提的建议也很直接,“反正咱们这不止一篇稿子,发了两三篇以后,你去窦社长那儿走一趟,也不用说什么,他就是看你有没有那个心……到了他这一步,还惦记什么?”?

嘿,亏得我考虑到这一点了,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要是以为有老潘打招呼,就不用理会窦部长的,这就是又得罪人了一起码老窦心里要存个疙瘩,这疙瘩在将来可能发展为地雷。?

这个电话本挂,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不认识的号码,但却是熟人,“陈主任你好,我侯国范,好久没见了,找个地方坐一坐吧?”?

“我说话方便,有话你直说”陈太忠见这家伙打个电话都是藏头藏脑,而且眼下还不到九点,一大早就要约自己坐一坐,估计又是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

“昨天省里来人了”两人已经做了充分的沟通,没必要说省里什友机关”侯厅长心情沉重,“储运处的张峰……又找不到人了。”?

“哦,他又失踪了?嗯……我知道了”陈太忠波澜不惊地回答”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他放跑张峰这件事,那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按说,侯国范是简泊云要保的人,他可以若有若无地暗示对方一下:这笔账我算不到你头上一也算是卖个人情。?

这个人情搁在以往,他没准就卖出去了,但是张处长跑路跑得太潇洒了,前一天还说没门路,第三天就已经一骑绝尘了,而且跑到绕云才假巴意思地给他打个电话,说是我要走了。?

绝对不能低估了体制里的任何一个干部!这就是陈某人在这个意外中的收获,他倒是想安慰一下侯厅长惶恐的心,但匙……,谁能保证张峰在跑路之前,没跟侯国范通过气呢??

“这次怕是……真的不好找到了”侯国范在电话那边艰涩地回答一句,显然这家伙对某些事真的还是知情的~起码是有猜测。?

不好找到,那你也该高兴吧?陈太忠知道,老侯是怕自己又把气儿出到他身上,说不得哼一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有找到的时候。”?

咦?听着对面传来的忙音,侯国范沉吟了起来,张峰这家伙是在蒙我??

陈太忠想的不错,张峰在一天前,确实给侯厅长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含含糊糊地表示,自己这也是奉旨跑路,我做的事儿我认,但是你把其他乱七八糟的事儿堆到我头上的话,没准别人会改了主意抓我回去”到时候……大家都好不了。?

张处长没说是什么人放他走的,但是陈太忠授意查封善林公司的消息,又没有保密,侯厅长就猜出个**分来,这次打个电话给陈主任,落实猜测那是小事,他主要是想让自己表现得态度端正。?

不成想却是得到了这么一个回答,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明白姓陈的在忌惮什么了,于是长出一口气口我这个电话也算没白打,起码态度是端正的?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才想起来张峰还交给自己一些材料,心说我晚上还得去纪检委一趟这事儿已经可以操作了。?

当晚的纪检委之行,可谓是波澜不惊,第二天就是周五了,纪检委那里的反应暂且不提,只说蒋省长,他一上班就是好几个会,十点半的时候,有个短暂的停顿,穆大秘趁人不备,从包里摸出一张《天南日报》来,悄悄塞给领导,“又是张州的报道。”?

报纸是精心折叠过的,一眼就能看见重点《黑雾中的张州(一)》,得,今天的报道更显过分,居然弄了个(一)出来,说的是张州只顾发展煤焦企业了,天空雾蒙蒙一片,尤其是有的焦厂不但缺少环保设施,更是排放污水,搞得附近农田绝收……?

“嘿”蒋世方哭笑不得地叹口气,“你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问问他这系列报道能出到几,有那么多话题吗?嗯……省政府高度关注,但是,他差不多就行了。?

敲打一下张州,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敲打得太多,省里难免都要背责任了,蒋省长的指示很明确,我让你曝光,但是你也别太痛快淋漓了。?

不多时,穆海波捏着手机回来了,他将嘴巴凑到领导耳边悄声汇报,“他说目前做到第十二了,还说保证言之有物,绝对都跟精神文明建没有关。?

“这可能吗?”蒋省长听得睚眦欲裂,登时就是一拍桌子,正在专心致志念发言稿的妙德禅师吓得一哆嗦,“这个……只要资金能上去,还还迟…………还是可能的。”?

蒋世方看他一眼,连话都懒得说,站起身就走了出去,等穆海波跟上的时候,他叹口气,“一个煤焦……就有这么多的问题?”?

“不光是煤焦,这个黑雾指的不仅仅是那个”穆大秘轻声解释,,“像今年高考,有个女孩考上天大了,却被市委党史办一个副主任的女儿冒名顶了,到现在都没给个说法,陈太忠说的这个黑雾……其实就是黑幕!”?

“啧”蒋世方一听是这种事儿,也是一阵头大”要说这党史办是啥部门”那是个人就知道,冷宫啊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冷宫里呆着的,那也是国家干部。?

也就是市委党史办的副主任了,换个市财政局的副局长或者组织部的副部长,根本就用不着这种下作手段,人家有的是人奉承呢。?

“这是咱**领导的国家,哪里有那么多黑雾?”蒋省长冷哼一声,拿定了主意,“告诉他,搞到石或者六就行了。煽动性太强的东西,不许上。”?

“可是,“……”穆海波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蒋世方很不满意地瞪他一眼,心说海波你好歹是省政府大秘呢,这种话你不去说,难道要我去说??

“可是他说,这只是这两天内收集到的素材”真要一直搞下来的话,“…”穆海波犹豫一下,换了个腔调。?

听得出来,他是在模仿陈太忠的声音,“这个系列能做多长,我也不知道,不过,超过《还珠格格》是没有问题的,估计跟《我爱我家》差不多吧。”?

“《还珠格格》“…这个清宫弱智戏,有多少集?”蒋世方不看这东西,但是他爱人、爱女和小保姆都爱看,尤其蒋君蓉”买了录像带还买碟一她打小就这样,喜欢自己被阿哥们包围的感觉。?

“还珠格格不算续集只有二十四集,但是我爱我家……有一百二十集”穆海波翻个白眼,按说在领导面前”做这个动作是很不礼貌的,但是他想向领导表示,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懑。?

“这才扯淡,天南日报又不是他家的”蒋省长气得脏话都出来了,不过下一刻,他就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算了,这个事儿你不用管了,回头我跟他说吧。”?

领导做出类似的决定,实在是秘书的耻辱,不过蒋世方和穆海波都清楚,穆大秘在同陈太忠好角力中,从来没有赢过一局,那么有这么个决定,两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当天下午,陈太忠的办公室来了稀客,省纪检委的人,大家虽然都在一个大院办公,但是彼此之间真没什么联系,就应了老子那句话“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纪检委来人,是打听张峰的事儿的,今天上午,李强正式被双规了,由于昨天晚上收到了点莫名其妙的东西,那就要调查张峰的去向,知道张峰在此之前跟文明办的陈主任有过接触,大家就过来问一问一这是程序,不得不走的。?

陈太忠并不否认他见过张峰,但是再多的话也就没有了,而来的人也识趣,确认陈主任和张处长只是谈了谈曲阳黄的量产和粮食储存的结构问题,就站起身来告辞。?

没人愿意和这家伙打交道,不说陈主任和许书记的儿子是众所周知的好搭档,只说蔡书记在的时候,监察一室的任长锁抓了这家伙一次,最后的结果是任主任精神失常一这个例子足以让所有人提高警觉。?

粮食厅的事儿到了这一步,就算纳入正轨了,等到周一下午的时候,文明办的主任也定了下来,就是秦连成,与此同时,陈太忠接到了通知:周四上午,中央文明办有副主任带队下来考察,这是副省部级的领导。?

接到通知的那一刻,他就为难地叹口气,“赵主任,我是晚上的票,要去北京办事。”?

这赵主任就是潘剑屏的秘书赵丹青。26-43章小忙(下)?

素波去北京的火车,是下午五点四十的,陈太忠觉得还有时间,就去日报社见了一下窦草命,窦社长对他很客气,但也仅仅是客气,再多也就没有了。?

陈太忠也计较不了那么多,今天他动身都有点晚了,从日报社出来,少不得捏个万里闲庭的法诀,赶到火车站,结果那边都开始检票了。?

董瑜亮出面搞的票,肯定是软卧了,陈太忠进去的时候空无一人,他闲得无聊,拎出两扎啤酒放在手边,拿了几张报纸翻看了起来。?

车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一个乘务员领着个十**岁的小年轻走了进来,年轻人背着一个电脑包,还拖着一个行李箱。?

这时候”陈太忠已经在桌上摆上了炸鸡腿、牛肉、huā生米之类的”边吃边喝了,他侧头看一眼年轻人,也没说话小毛孩子嘛,有啥可说的??

不成想,这乘务员正安排年轻人放包裹的时候,门开了,又进来一个乘务员,后来的这位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身材瘦高打扮得挺漂亮,陈太忠换票的时候见过她、应该是负责这一节软卧的。?

“喂”你把人安排到这儿,不合适”后来的这位一进门,就不客气地发话了,“这是预留车厢,到前面找个空位”?

“我弟弟睡觉轻”先来的这赔着笑解释”后来的这位却是不答应,“都跟你说了这是预留车厢,你懂不懂规矩啊?”?

那位一看不是回事儿,带着她弟弟走了,这位却是就势坐了下来”冲陈太忠笑一笑,“那是新人不懂规矩,你别介意啊。”?

“哦,没事”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然后冲小桌一努嘴”“一起吃点?”?

“我看看有水没有了,先给您打一壶”乘务员猫腰去晃一晃暖瓶”还是满的,于是站起身来,冲他一笑,“我去拿一下杯子。”?

等她再回来的时候,不但拿了杯子来,还拿了饭缸过来,倒是不客气地边吃边聊,事实上,她挺好奇陈太忠的身份,“能进这个车厢可不是一般人……你家大人干什么的?”?

陈太忠怪怪地看她一眼,犹豫一下还是笑着回答,“我家大人都是工人,这个车厢的票,是别人帮我买的。”?

“那你身份一定不简单”乘务员看着他就笑,她跑车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年头家长是工人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儿,而这今年轻人就能大大方方说出来,这份底气并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一般吧,就是个小公务员”陈太忠微微一笑,这女人的妆画得不算浓,一眼就能看出来底版不错,遇上美女,男人们都爱聊两句。?

“真是公务员?”美女乘务员听得吓了一跳,她负责这一节车厢,当然知道预留车厢是给什么人准备的,要是领导家属也就罢了,若是公务员的话,怎么也得是个处长一或者实打实权力肥美的科长,“你这么年轻,就是处长了?”?

“嘿,你们这等级分得倒是明白”陈太忠听得就笑,他不想再谈这个了,于是就换个话题,“刚才那个乘务员,我看是有三十多了,怎么会是才跑车的新人?”?

“这个啊,我们乘务组外包了一部分”她犹豫一下,终是开。实话实说,“现在好多乘务员,根本就不是铁路职工……”?

说起来这个,她是有点自豪也有点无奈,原来铁路系统这几年也是负担沉重,虽然人们说起来还是铁老大,工资和待遇也不错,但离退休人员越来越多,新招的正式工待遇也降不下去,所以铁路局领导就决定了…,减负!?

像这列车员改草就是一块,已经是正式工的,那就不用说了,但是不新招列车员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几个乘务工长发包。?

也就是说一列客车,除了正式职工外,乘务员缺多少,直接跟工长要人一这工长其实就是中介人,不过是专吃铁路这一块的。?

当然,这些干乘务员的也都是经过培训的,干得久了,一般乘客也感觉不出来其中差异,但是正式职工心里都明白,谁是正式的谁是临时的。?

像刚才那个悔时的,干的时间也不短了,所以才能安排了她弟弟坐软卧一天南的经济不是特别发达,除了春运学生潮啥的,软卧一般都是卖不完的。?

但是她安排她弟弟坐预留车厢,这就是美女乘务员无法忍受的了,我让你坐个软卧,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咋能跑到领导车厢来给我折腾呢??

不过,陈太忠可不知道后面的因果,于是听得就笑,“你俩关系不错嘛,对个临时工,你都能给她挤个软卧出来。”?

“这哪儿是我的意思?列车长的意思”美女乘务员悻悻地撇一撇嘴,看得出来,应该是还有点内情,不过她是不想说了,“我去洗一下饭盆,有空再过来,“只这一“有空”就到了晚上八点半”乘务员才推门走了进来,这个时候,陈太忠正在跟唐亦萱煲电话粥”他实在是很难有这么轻松的时候。?

见她进来,他悻悻地挂了电话,心中对这女人就多了点怨念,不过转念一想,人家毕竟是阻止了闲杂人等的入内,他也不好太过当真。?

乘务员也不是空手来的,端了一饭盆洗净的杩鹁蛋大小的果子,是她刚才在站台上买的,“这种小沙果,就是现在这节令最好吃,再早再晚也就没意思了。”?

果子的卖相不是很好,不过这些列车员整天东跑西跑,知道什么东西好吃,陈太忠倒是觉得”人家不想白吃自己的炸鸡腿和牛肉,就买了这东西来偿还,于是也不推辞。?

小沙果的味道确实不错,又甜又沙还带一点微酸,两人边吃边聊”陈主任终于知道,女人叫董飞燕,一家人都是在铁路系统,不过遗憾的是,她姐姐的女儿,怕走进不了铁路系统了系统在减负。?

他打问明白了”乘务员可是不干了,一定要让他说出来他是在什么地方上班,他支吾一下”“我现在在省委。”?

“是省委的领导啊”董飞燕的眼睛登时就亮了”“这样,我姐姐的女儿学计算机应用的,现在没个干的,能不能给她介绍个工作?”?

“省委哪儿是那么好进的?”陈太忠倒是有点佩服她的自来熟了,不过有些顺手的小忙,帮也就帮了,“让她去远望电脑公司去应聘吧,那是私营公司,老总是我的朋友。”?

“那你给写个条儿吧”得,这董飞燕还真是不客气。?

陈太忠从包里摸出纸笔,先写下袁望的电话号码,又写上“同等情况优先录用”八个字,再签上自己的名儿,那就是齐活儿了。?

董飞燕接过条子看一看,看得出来她还是有点疑问,不过对方答应得这么利索,她也不好意思再问了,于是冲他微微一笑,“谢谢啊。”?

“客气了”陈太忠摆一下手,“火车上能撞见,也是缘分。”?

拿了这个条子,董飞燕也是有点坐卧不安,借口出去给别人添水,站起来就走了,到了乘务室之后,才打个电话给自己的姐姐,她知道沿途哪里有什么好吃的,却是不知道这远望电脑公司算不算有名。?

她不知道,但是她的外甥女儿却知道这家公司,一听就叫了起来,“这家公司可是厉害,前一阵我去应聘,初审就让淘汰了…“我们系另一个班有个人被招进去了,工资挺高。”?

“哦,那你跟你们同学问一下,他们老总的手机,是不是这个号”董飞燕跑车多年,深知道火车上什么人都有,虽然说预留车厢里的应该身份都没问题,但是这年头骗子的骗术,可也高着呢“……?

听说女儿的工作有望,连她姐夫都接过电话,跟她聊起了起来,待听说她是从预留车厢一位乘客那儿拿了个条子,也是觉得有点不靠谱,“哎呀,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什么,省委陈太忠,你说他是陈太忠?!”?

“是啊”董飞燕听得有点奇怪,她姐夫原本是乘警,因伤早早内休了,不过在局里人脉还行,实在是生了一个姑娘,要是小子的话,安排进铁路系统还是不难的,“你听说过这个人?”?

“你们啊“就不看报纸”做姐夫的苦笑一声,却是难掩激动的心情,“要真是陈太忠,去个私人公司算多大的事儿?天南省最年轻的处去…………”正处!安排萍萍去政府也是一句话。”?

“但是,这是我个天才认识的!”董飞燕无可奈何地叹口气,“姐夫,人家跟我真的没啥交情,我就是请人家吃了两块钱的小沙果。”?

“贵人,这绝对是贵人”做姐夫的语重心长地发话了,“燕子,抓住这个机会……”老天这也算开眼了。”?

“老爸,我同学说了,袁总的手机,就是这个号”一边,一个清脆的女声发话了。?

。!~![(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