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6 -2647结局已定

官仙 2646 2647结局已定(求月票)

26-46章结局已定(上)

“嘿””听到陈太忠话,那乘警就笑了,一边笑,一边将向前走一步,嘴里散发出浓烈的酒味儿,“小伙子你脾气不小……咦?”

看到陈太忠身边胡乱堆放的百威啤酒空筒,他登时就愣住了,这年轻人喝了不少酒啊,而且车上也没卖百威啤酒的,这……这是个什么状况?

“我说,这是预留车厢,这是省委陈主任”董飞燕有点不耐烦了,“你喝多了,进来瞎掺乎什么?快走快走。”

“飞燕……这是你朋友?”乘警呆呆地发问,一副脑袋瓜转不过来的样子。

“啊,火车上碰见了,不行吗?”董飞燕放下啤酒之后,抬手往外推他,“走走走,好好的一个人,喝了酒怎么这样?”

“真不是你家亲戚啥的?我还说少见你喝酒呢”那位踉踉跄跄地被她推了出去,嘴里还念叨着,“我说你别推,我自己会走……”

“你以为我是你,上班时候喝酒?”直到把他推出去关上门,董飞燕才回头解释,“这家伙肯定以为你是蹭车的,特别缠人的一个混蛋。”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好像跟你关系不错。”

“他跟很多乘务员关系不错””董飞燕冷笑一声,很不屑的样子,“我是懒得跟他计较,都是一个单位的,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成年不着家,有人倒腾点特产,像衣服水果这些,赚点小钱”同事之间也得帮着相互遮掩一下。”

“嗯”陈太忠点点头,表示理解,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是这样了,铁路工作人员常年奔波在各个城市之间,倒腾点东西补贴家用,也是很正常的,别影响了本职工作就行。

倒是她连这些都毫不忌讳地说出来,估计就是那张字条的作用了,某人心里很清楚”不过他却没想到,她接下来的话更那啥。

“这男男女女的在一起,久而久之,难免就有点乱”董飞燕又是一笑,拿个启瓶器打开一瓶啤酒,哗哗倒进她的饭盆半杯”“这家伙就井别色,没事儿就缠着这个那个。”

“看得出来,他在你这儿还没得手”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猛地冒出这么一句来”连他自己都是微微一惊~接下来可不能这么说话了。

其实他对那乘警也没什么反感的,男人嘛,可不就是那么回事?关键是知道进退,不要色令智昏,懂得把握轻重就行。

“就他?”董飞燕笑一笑,脸上满是不屑”她有这个自信的资本一既是铁路子弟,又是容貌艳丽,更别说守着的是软卧”哪里看得上一个小乘警?“我可没必要怕他,他也有求我的时候……撕破脸大家都不好看。”

一边说”她一边别有意味地看他一眼,脸上的笑容里,就多了一丝暧昧,“不过这些过来人的心理,你应该不懂吧?陈主任你今大……多大了?”

我比你懂得还多,你知道啥叫名器吗?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他很是不忿这女人撩拨自己,可是偏偏地,心里还有一点微微的受用,当然,飞燕同志若是长得歪瓜裂枣的,他估计就要大怒了,说不得,他微微一笑,“我是不懂,你……教一教我?”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女人虽然说话直截了当,对同事也是毫不掩饰喜恶之情,但是骨子里还是一个比较守规矩的女人起码她说了,上班时间不会喝酒。

“教一教你…………这地方可是不合适”董飞燕笑得娇躯乱颤,接着面容一整,端起了自己的饭盆,“来,陈主任,初次相见,您就写这么个条子……小董我也见识过几个领导,像您这么痛快的真是绝无仅有,替我姐和我姐夫敬您一个。”

“你上班时间不是不喝酒的吗?”陈太忠抬手跟她碰一下,讶然安问。

“是啊,上下车检票换票,要给旅客们服务,还要查票防盗,没准还有老人、孩子和病人有突发事件,事儿多,喝酒就太不负责了…………而且这酒,我就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喜欢喝。”

一边说,她一边皱着鼻子闻一下自己的饭盆,看起来是有点微微的厌恶,不过下一刻她就一笑,“不过我知道你一个人喝酒没意思,陪你喝一点……反正两点半才能到桐河。”

“这是享受,你搞得跟上刑场一样,我就算被陪,也没意思啊”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一看她就不是一个喝酒的人,啤酒都倒进缸子里喝,连汽儿都没了还喝个啥意思?

“你有意思没意思我不管,这是我的心意”董飞燕端起饭盆来,咕咚咕咚连喝两大口,“我这人呢,粗人,不会说话也不会来事…………你帮了我,我觉得那点沙果诚意不够,看你酒少了,在站台上帮你买几瓶,呃……,她们说,餐车的青岛啤酒都走过期的。”

“站台上的青岛,也不一定就……,那啥,谁想退货,车票也是麻烦,要考虑成本”陈太忠真是服了这个董飞燕了,真是啥话都敢说。

“车里就没有好货,月台上是有真有假”董飞燕微微一笑,抬手拍一拍自己的肩膀,一股傲然之气油然而生,“我穿着制服呢,他们不敢骗我。”

制服诱惑啊,陈太忠只觉得刷地一下,热血上头精虫上脑,“我发现有点喜欢你了,你有过几个男人?”

“两个,一个是我老公,一个是我们领导,本来我不答应,他说提我组长……,就是列车长,我栌他妈的,他说话不算数”董飞燕抬手又灌一口啤酒,又苦笑一声,“害得我婚也离了,你要帮我收拾了他,今天我真陪你了。”

“没准……我说话也不算数”陈太忠这一时冲动过后”不住地自责,这不是处级干部的城府…………情商越练越回去了,不应该啊。

“不算数我也陪你了”我就难得碰到个实诚男人”董飞燕狠狠一拍桌子,眼中满是红丝,看得出来,她确实不能喝酒,“明天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回头要买个啥票的”你给董姐打电话。”

“喝酒喝酒”陈太忠见她这副光棍样子,一时也不好说啥了。这女人身上的草莽气息,比丁小宁差一点,却也不遑多让,“喝了睡一会儿两点半你还要下车呢。”

“你别看不上我,打我主意的人真的太多了”董飞燕又灌两。酒,“我就是看你顺眼,我姐夫说了你安排萍萍“…我外甥女儿进机关都是一句话的事儿,但是我不求你这个,你觉得我这人能处,那以后再说,不能处,那就是这一晚上。”

“我这人其实……其实不喜欢女人太主动”陈太忠撇一撇嘴,脑子里却是在拼命地琢磨这事儿咋就突然间……发展成这样了呢?还是制服诱惑惹的祸啊!

“那算了,我也不喜欢主动也就是喝多了,胡说八道”董飞燕微微一笑,又端起了杯子,“再来………,呀,没酒了。”

董飞燕一共买了四瓶酒,自己一个人就喝了一瓶半,不过她是真的不能喝,喝完之后躺倒就呼呼大睡,陈太忠怕她不能按时起来,还特意在两点十来分的时候,下床推了她两把。

不成想那边蹭地就坐起来了,虽然是哈欠连天,一看时间,嘟哝一声,还是穿上衣服戴上帽子,拿起手电和票本,迷迷糊糊走了出去,过不久车停下来,陈太忠从车窗向月台上一望,发现她的帽子戴的都有点歪,影响形象。

夜里停的都是大站,不过这样也没用了多长时间,十分钟后火车慢慢启动,又过一阵,董飞燕推开门走进来,反搭上了门。

接着就是悉悉翠翠一阵轻响,陈太忠微微张开眼睛一看,发现她在脱衣服,火车还未彻底驶出桐河站,车厢里虽然关了灯,远处昏暗的街灯透过车窗射进来,白色的**隐约可见,玲珑起伏曼妙无比一嗯,是白色紧身羊毛衫……

算了,睡吧,陈某人强令自己闭上了眼睛,没事言语上撩拨一下,那叫风流,每次都要到及屦及图个痛快,那就难免有下流的嫌疑了………我说你怎么还没脱完?

这次他也不睁眼了,打开天眼一看,却发现她正在弯腰在**折叠制服,这个姿势让她越发显得双腿修长,臀部挺翘。

接着,她居然就冲他走了过来,然后轻轻地…………将制服放到了他的上铺,而且还站着抚弄了大约有一分钟,陈某人非常确定,只要自己伸出胳膊轻轻一划拉,这个夜晚将不再寂寞。

我嫌麻烦、下一次再坐火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床铺太窄不好折腾,陈太忠给自己找了若干个理由,终于是………,一宿无话。

说是一宿无话也不对,大约是在四点多的时候,董飞燕又爬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不多时不远处想起敲门声,“合州的,出来换票了………

这也真不容易啊,陈某人心里感慨两句,再次沉沉睡去,再一睁眼,就是六点四十了,天已经大亮,董飞燕正在弯腰往小桌上放脸盆,上身依旧是白色羊毛衫,下身是制服裤子,依旧是……”嗯,修长和挺翘。

“后悔了,昨天怎么睡得那么死呢?”他闷声嘀咕一句,又打个哈欠。

“你少撩拨我”董飞燕回头白他一眼,眼里却有隐约的血丝一一晚上没睡好的都这样,“洗脸水给你打好了,你的牙缸呢?”

“这脸盆干净不干净?”陈太忠皱一皱眉,他可是听说,有些乘客素质低下,晚上懒得出去起夜,直接在脸盆里解决了。

“这是我的脸盆!”董飞燕又白他一眼。

26-47章结局已定(下)

有人贴身照顾,这还就是不一样,陈太忠终于有点能理解,为什么领导们都喜欢前呼后拥了,尤其身边服侍自己的,是一个美貌女性。

由于董飞燕是夜里的班白天就可以歇着了所以一有空,她就往陈太忠这里跑,而且在包厢里坐的时间越长就越觉得陈主任这人厉害。

道理在那儿摆着呢,从八点钟开始,陈主任的手机就没有停过,打电话来的不是“老主任”“老市长”就是“董处”“关厅”啥的,当然,更多的是颐指气使的口气“老宋,这你也要问我?我的意思是先停他们一个月的广告,吊他一吊……承包了就夹?”

真正的牛逼,那不是装出来的,面是确实有那么牛逼,现在就算有人说,这陈主任的确是个骗子董飞燕都不会相信了。

更别说在十点来钟的时候,她姐姐又打来电话,说远望公司的电话打通了,袁总说了,既然有陈主任的条子拿上条子来上班吧,不过关于去哪个部门……还是要看一看张萍的能力,才能决定。

董飞燕她姐姐肯定不能抱怨,人家直接答应要你了,工资待遇啥的,还不得看看你的能力?袁总是开公司的不是慈善机构。

她倒是叮嘱自己的妹妹,要她跟陈主任处好关系,这不是晚上八点才能到北京呢?多聊一聊呗“都是吃铁路饭的做姐姐的也很清楚火车班次这些。

董飞燕也正有此意,于是就赖在包厢里不走了那态度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一个制服美女在你面前曲意奉承,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一般人真的想像不出来。

她这里的响动,甚至惊动了列车长,十点来钟,列车长带着两个乘警来查票了,查到这个车厢,还故意让陈太忠出示一下身份证。

列车长拿着身份证,跟陈太忠比较了一下,才诡异地一笑,“二十二岁啊,这个领导可是厉害,小董你招呼好了……跟小李说一下,这个车厢不要进人了。”

知道我是领导了,你还看我身份证?陈太忠觉得,对方有调戏自己的嫌疑,不过这事儿…………怎么说呢?按董飞燕的话,都是一个单位的,而且是国企,基本上是一辈子的同事,成年累月在外,大家逮个八卦聊一聊,也符合国企人的心态。

中午的时候,董飞燕从隔壁的餐车抱过来八瓶青岛啤酒一都还冒着冷气的那种,“我买的,让他们给我冰了,弄几个啥菜?咱在这儿单点,让他们往过送,我请客。”“用得着你请吗?”列车长又冒了出来,这是一今年过四十的矮胖女人,眼神中透着精明,她笑嘻嘻地接话了,“算我的了。”

软卧车里,处级干部常见,但是这么平易近人的处级不常见,更别说这还是小董的朋友,她不会放弃这么一个接触领导的机会铁路是相对独立的小王国,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在外面就碰不到什么事情。

“我这人不习惯占别人便宜”陈太忠微微一笑,手向旁边的包里一摸,再拿出来的时候,就捏了两个罐装啤酒大小的纸筒,“地道的明前狮峰龙井,huā钱买不到……送你俩了。”

要说这世界上的稀罕物儿,那是多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分辨出来的,别说是不是真正的狮峰龙井了,能喝出明前雨前的,那都是绝绝对对的茶中老餐。

不过有些东西的真假,不是通过对物品的鉴定实现的,而是通过对这个东西主人的身份鉴定实现的,就像《项链》中的马蒂尔德一般,从没想过佛来思节太太借给她的项链,居然会是假的。

陈主任出手,也是对这个茶叶的背书,不管大家是不是能喝得出来,反正是由不得人不信,不过董飞燕却还偏偏要问一句,“那陈主任你从哪儿弄的?”

“前一阵儿,去了个老首长家,给了我点烟酒啥的”陈太忠微微一笑,“,我说我喜欢喝茶,就又混了点茶。”

“烟酒啊,有大熊猫没有?”列车长说话倒也直接,直接开口要了,倒也是个爽快人的性情,“我家老头子,总惦记着从北京弄两盒给他……,说是从来没抽过。”

“嘿,我这顿饭吃得贵了”陈太忠听得就笑,手一伸,又从包里摸出四盒烟来一人散两盒“带的不多,就给你俩了,别传出去了。”

列车长也不喝酒吃了一阵之后,有乘务员过来说,等着补票的人排了不少了,请您过去处理一下,于是她站起身走了。

走出车厢门不多远,她就拆开一包烟,这东西上面啥都没写邪行得很,她也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倒是没觉得这烟是假的,但总还是要拆开看一看,“这是……”

“赵姐你也抽烟?”迎面过来个乘警,嬉皮笑脸的,要是陈太忠在的话能辨识出来这就是昨天的那位,“还抽的是外烟,这是什么烟……熊猫?”

“你给我一边呆着去”列车长瞪他一眼,乘务员和乘警分属不同体系倒是没有直接的统属关系,不过列车长是领导,被人求的时候多,所以不怕他,“这是给你姐夫的烟,你小子看一眼就行了。”

“赵姐您这怎么说的就给一根嘛”乘警腆着脸硬要,“我帮姐夫鉴定一下真假。”

“你姐夫自己会鉴别真假”列车长把烟揣进口袋,那是一根烟的面子都不给不过国企职工之间,做事不会太绝,起码能互通消息,“要烟找董飞燕去,我从她朋友那儿混的烟。”

“那个小白脸?”乘警嘴角**两下,终于叹口气,“去他妈的,我不抽了行不行?”

下午陈太忠的电话依旧忙碌,终于在六点出头的时候,董飞燕正要张罗晚饭,听到了更大个领导的称呼,“省长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

蒋世方打来电话,却是专门为了张州的事情你们文明办这个曝光强度,可以考虑减慢一点了,要不就难免影响到省里各项工作的开展,最后他很关心地问一句,“〖中〗央要下来人了,你怎么倒走出去了?”

“还是那个手机的事儿,有点变数,需要尽快落实一下”陈太忠的回答,让蒋省长听得有点汗颜。

了电话之后,陈主任表示说晚饭不吃了,北京有朋友等着呢,董飞燕表示了一下遗憾,顺势跟他要手机号,某人愣了一愣之后,还是用他的手机给乘务员拨个电话。

列车准点到达了北京,来接站的是韦明河的跟班小涛,“明河跟领导吃饭呢,他说了,把您送到地方以后,这辆车您先开着……要不然在北京也没个车用,不方便。”

“啥,早说一声,你都不用过来,我再联系别人嘛”陈太忠笑一笑,“车你开着,我有车呢。”

他在北京认识的人不少,但是合适让人接站又把他送到五棵松别墅的人,还真没几个,其中马小雅现在在天南,而凯瑟琳正和伊丽莎白参加个酒会。

所以他也没去五棵松,直接去马小雅的别墅取了那辆宝马车,这才折返,等他回来的时候,屋里的灯光已经亮己凯瑟琳正〖兴〗奋地跟伊利莎白说着什么,待听到他进门,从楼上向下看一眼,“怎么才过来,不是八点半的车吗,又晚点了?”

这都是什么嘛,陈太忠听那个“又”字挺刺耳,又看她脸上的浓妆,不满意地撇一撇嘴,一边换鞋一边嘀咕,“去马小雅那儿取了一下车,我说你都知道我要来,脸上还画得乱七八糟的,打算吓唬谁呢?”

“我这不是刚参加完晚会吗?”凯瑟琳悻悻地还句嘴,“正说要去洗呢,你就进来了……对了,明天我介绍西门子的〖中〗国区总裁给你认识,然后你们把意向签了吧?”

“能签意向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

“上周就谈妥了,我就是不告诉你”凯瑟琳乐得咯咯直笑,得意非常,“要不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北京看我。”

“呀,那我现在可以走了”陈太忠假巴意思地转身,紧接着身子一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了二楼,伸手就去抱她,“不过先得把你洗洗白,**一下。”

“啧,有外人在呢”凯瑟琳挣动一下,冲他身后努一努嘴。

“切,哄谁呢?”陈太忠不上当。

“请问您是谁?”他的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伦敦口音的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