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0 -2661真和假

官仙 2660 2661真和假(求月票)

“嗯?”陈太忠听到这喧闹声,眉头一皱,这里可是所谓的高尚小区,等闲没有什么人喧哗的,说不得侧头看一下,目光所及是墙壁。

黄汉祥的眉头皱一皱,端起酒来咕咚咕咚灌两口,然后打个嗝”笑眯眯地看着他”“完了”这肯定是调查你私生活的人,我嫉恶如仇”不方便帮你。”

“嘿”,陈太忠被他逗得笑了,你也为老不尊了吧?他笑着摇摇头,“无所谓,反正到时候您也跟着没面子。”

就在这时候,阴京华从门外走了进来,快步走上楼来,“外面有个人鬼鬼祟祟的,我喊一声他就跑,现在被抓住了。”

“看,我说什么来着?”黄汉祥又撩拨陈太忠一下,发现这厮稳坐如山,也就懒得再开玩笑了,于是侧头看一眼阴京华,沉声发问”“就在这个屋子门。?”

“嗯,离着不远”,册总沉着脸点点头”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不过以黄汉祥的身份,不弄明白是不可能的,虽然这不是在黄家门口,但是这栋别墅黄总曾经住过。

陈太忠稳坐如山自然有他的道理,因为他隔着墙用天眼看了一下,最要紧的是,那戴眼镜的中年人虽然带着点怨气,但是他能感觉到不是冲这个方向来的。

外面的保卫人员直接将此人制服,拽到了车上,不多时,小区的保安也到了”这边亮了两个证件”又说了几句话”保安们转身就离开了。

又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就有人过来汇报”说是这个中年人不是小区的”据说是下面地市上来反应意见的,结果被市里派来的黑社会追杀,万般无奈之下,悄悄潜入了这个小区避难。

保安过来之后证明,这不是小区的人,又见黄家这边的证件吓人,自然就走了”那位发现捉住自己的人来头奇大,马上竹筒倒豆子一般,将事情全说出来了,异常配合口他还指望着有人帮自己出头呢。

“带回去再问问吧”,阴京华看一眼黄汉祥,发现他没啥反应”就做主了,“把这个人的身份,落实得清楚一点。”

这就是有杀错没放过了,不过在黄汉祥的门前鬼鬼祟祟的,被人喊一嗓子还要撤腿就跑,那也是活该点背。

这个插曲”并没有影响黄总的谈性,他倒是对陈太忠说的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有点兴趣,说不得又问两句。

陈太忠也没啥可说的,“荀家那个儿子叫荀德健,不能认祖归宗,他心里有点不服气”我长时间不去巴黎,他就憋不住了,估计……有点小小的政治诉求”我感觉他是争口气的意思大一点。

“愿意向组织靠拢,咱肯定欢迎嘛……”黄汉祥点点头,又瞥他一眼,“他被别人收买的可能性”大不大?我撮合的事情,可靠性不允许出问题。”

“适当引导一下就行了”,陈太忠才不会帮话痨荀背书,于是就强调一下。

“引导也会泄露国家政策走向的,你以为泄露了机密才叫间谍?,”很显然”黄汉祥认为他觉悟有点低,“处级干部看的内参,泄露出去就可以判刑。”

“那就算了,当我没说”,”陈太忠不想背书,也不想被人看低觉悟,只能苦笑着摇摇头,“也就是我不在巴黎,我要是在巴黎,别人想插手我都不答应。”

这个倒是,黄汉祥对这一点还是很明白的,小陈在巴黎那一阵”国安、大使馆啦之类的面子统统都不卖,还把法国情报系统的人丢进了烟囱里”让法国人出尽了洋相,更别说还拉拢了黑手党、在法华人之类的,里里外外经营得水泄不通。

想到这些”他情不自禁地感慨一句,“太忠啊,我觉得你的天地在国外”把你羁绊在国内,真的有点浪费了。”

黄汉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族主义者,他从来是先外而后内的”所以才有这样的感慨。

“问题是”精神文明建设不抓也不行了”,陈太忠报之以苦笑,他的小集体主义倾向,比黄家老二还严重呢”“我真的是没办法分身。”

“二叔”,这时候,阴京华捏着手机走了过来,眉头微皱,“刚才那个人交待,他是乌法省的,反应的是一些路桥问题,咱们落实的时候,是不是要小心点?”

看来这乌法省不是黄家的地盘,练太忠从细微的语气中判断了出来,而且这个省的人起码路桥系统的,估计跟黄家不对付。

黄汉祥知道的,当然比陈太忠要多,他甚至很明白,小阴的意思并不是问是不是要小心,而是说这个调查要不要搞下去,有没有必要采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

“嗯,小心点”,他点点头做出了指示”等看到身边只有凯瑟琳一个外人的时候,沉吟一下又发话,“只落实他的身份就行了。”

不够”凯瑟琳在国内这么久,也不是白混日子的,等黄汉祥离去的时候”她才低声跟陈太忠解释一句,“那个乌法省,可是蓝家唯一的地盘……”,”,蓝家的势力是不小,但终究根基太浅,大部分的力量是在〖中〗央”还有某些行业上,地方上的势力就差得太多了”跟蓝家有关的省份不少,不过能牢牢控制的”就是这么个乌法省。

怪不得老黄都说,只落实那个人的身份”陈太忠听得暗暗叹一。气,看来眼镜男人要反应的情况,一时半会儿也没人关心了。

第二天是周六,陈太忠专门陪着一帮女人逛商店,时近寒冬,正是买冬衣的时候,众女逛得兴致勃勃,陈某人觉得万huā丛中一点绿,实在张扬了一点”就决定找个人陪自己。

可是这个搭子也不好找”他跟这么多女人出来,肯定得找一个嘴严信得过的,这样的人他在北京认识不少,可这些人多半都是非富即贵一像邵国立、许纯良之类的,肯定不会把他的事儿传出去,但是人家怎么可能陪着他跟女人逛街?

选来选去,他拉来了临铝铁秘书,这人伺候领导的,嘴也严,又有意交好他”范如霜听见是他要人,倒是大大方方地给小铁放假了。

逛到下*的时候,陈大忠接到了阴京华的电话,说是昨天那人的身份已经落实了,确实是乌法省的人,阴总给他打这个电话,倒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告诉他此人不是针对你去的,所以,今天晚上你想怎么胡闹”就继续吧”不要有心理压力。每个人的成功”都必牵扯到其独到的一面,阴京华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跟他这一份细密周到的心思,不无关系二这还不算完,他顺便又解释了两句,大致是说此人有点偏执,被领导所恶也是自取其辱,非常合乎情理,一个设计师想插手工程建设你家祖坟上有那一缕青烟吗?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陈太忠也没在意”他早就知道昨天那人不是针对自己来的”自然不会在意,非要说有什么感觉的话,那就是来北京告状的人,真的太多了!

他正经关心的是,周一……周一中纪委的人就要去查九零三的人了,这次不会再出什么纰漏了吧?

与此同时,九零三厂的总经理胡睿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目瞪。呆地看着面前三个西装草履的男子,“什么你们是中纪委的?”

周六本是休息的时候,但是周二有集团公司的老总来厂里视察”胡总来厂里坐镇,督促大家干活一错非如此大事,他是不会在周末出现在厂里的。

中午的时候,他还组织了中层干部会餐了一下,强调了下周二……本周二考察的重要性,要是谁负责的口子出了问题,中层干部就地免职,追究分管领导责任。

胡总喜欢强调责任,这是他执掌一个厂子的法宝,说你有责任”你就是有责任,没责任也有责任口老子说了算。

说完这些,他就回厂办的办公室睡觉去了,醒来之后没多久,厂办主任汇报说,有人来找您了,说是部里下来的。

九零三现在已经跟部里脱离了关系,算是通地的企业了,不过这千丝万缕的联系还保持着,所以外面也不敢拦人,就算胡睿听到,也只能赶紧放人进来,至于说验看证件什么的,那也就不用说了。

不成想,来人一进胡总办公室,直接亮出了中纪委的证件,这怎么能不让他惊骇莫名?

“我们接到了一些关于你的举报材料”,打头的瘦小男子沉声发话,“有些问题,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现在……请你跟我们走。”

一时间,胡睿只觉得全身冰凉,头脑一片空白,甚至连发问的胆子都没有,木呆呆地收拾一下东西,想也不想地就站起身,跟着这三个人走了。

胡总的秘书和司机看着这情况,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对劲,有心上前拦着问一下,却发现领导面如死灰目光呆滞,于是,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乳白色的金杯车消失在大门口。2661章真和假(下)

车不知道开了有多远,驶进了一个僻静的院子,院子不大,有一百多平米的空地,加一栋三层小楼,虽然是铁门,可目光所及,却看不到警卫,院子里有一条大狗,脖子上锁着铁链”懒洋洋地卧在那里,看起来足有七八十斤重。

车开进院子之后,楼里出来一个人,将铁门锁住,三个中纪委的干部将胡睿拉下车,带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一个人将胡睿按在小凳子上,另两个人走到桌子后面坐下,瘦小男子沉声发话,“政策啥的,我也不跟你说了”交待你的问题吧。”

“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啊?”胡睿表示,自己不能理解现在的处境,“你们把我叫过来,跟集团公司打招呼了吗?”

“你这还是有侥幸心理,不怕告诉你,手续都是全的”,瘦小男子不屑地冷“哼一声。

“谁签的字,能让我看一下吗?”胡总笑一笑”反正是逃脱不了啦”也就不再指望有什么奇迹发生了,不过面临绝境,只要是个人,总是想博一下的,“你们的手续,还不够完善,我怀疑你们的身份。”

“抽烟吗?”瘦小男子不理他的问话,摸出一包硬盒中华烟,从里面拽出一根,让一下之后”见对方无意伸手,就自顾自地点上,“我知道你只抽软中华,呵呵,口味比较高啊。”

“我需要确认你们的身份”胡睿一口安死了这一点,但是心里却是打起了小鼓”所以他以退为进,“如果不能的话,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冥顽不灵,双规他吧?”旁边一个高壮的黑脸膛发话了,他看一眼瘦小男子”“本来不大的事儿,这家伙看来心虚得很。”

这话说出来之后,屋里一片死寂,好半天之后,瘦小男人才叹一。气,“我不管你身后有什么人,但是我们已经掌握了充足的线索”奉劝你一句,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希望你明白,任何侥幸心理都是要不得的……小杜,上措施吧。”

“喂喂,你们等一下”,胡总一听“上措施”三个字,登时就腿肚子发软”不是纪检系统的,很难说出这三个字来,“我不知道你们要问我啥”凭啥给我上措施?”

直到现在为止,胡睿还是摸不清对方的来路,那么他要做的就是,打探清楚对方的来路,这三个人出现得有些突兀,他不能确定到底是谁指示的。

“要问你什么,你自己会想起来的”,瘦小男子冷哼一声,站起了身向外走去,“没事,大家都有时间,慢慢来吧。”

他出去了”那个黑脸膛大汉也跟着出去了,留在屋里的这位拿起手边的暖壶,倒两杯白水,一杯给自己一杯给对方,“嗯,慢慢想,想说的时候再说。”

说完这话”那位拿起床边的两张《群众日报》翻了起来,也不搭理他”正是万事在手的那种雍容,摆明了是要打长久战。

不多时,黑脸膛又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两个简陋的台灯,那灯泡大得吓人,“这鬼天气真冷,偏偏还不来暖气。”

一边叨叨着,他一边将台灯插到插座上”打开了开关,一瞬间屋里就亮了起来,温度似乎也随着光芒的出现而升高了些许,接着他从桌上拿起一本书,走到床边斜躺在**看书。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啊,胡睿脸色苍白,脑子却是在不住地思索着,初开始的时候,他是完完全全地被这三个人镇住了,要不然,他好歹也是个一个两千多人、副厅级别厂子的领导,怎么可能说被人带走,就被带走了?

当然,这不怪他,任何一个干部,不管心里有鬼没鬼,听到纪检监察的找谈话,怕是都颤一下,更别说大名鼎鼎的中纪委了。

然而跟着出来之后,他就越来越感觉到不对了,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侥幸心理使然,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里的疑惑不减反增”要说一开始这疑惑只是一颗小小的种子的话,现在已经成长为了一棵参天的大树。

他心里不停地总结着:首先,这个手续不对,按道理说中纪委来人调查,应该有集团公司的某个党组成员陪着”哪怕来不了党组成员”最差也得是集团纪检部门来个副职不是?

其次是程序不对,且不说这周六的时候”中纪委的人会不会上班,只说这些人连任何的手续都没有,只凭一个证件就把自己带走,这就做得太不合理了算双规还是算配合调查?

配合调查的话,在厂里就行了,哪怕被带走,也要交待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些人一个字儿都不吐,就是要自己交待,连个暗示什么的都没有。

没错,这第三处不合理的地方,就是没有暗示,胡睿知道,自己真的要得罪了什么大能人物,被人这么莫名其妙地带走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种人物收拾自己,多半是要敲打自己身后的什么人,那么……又怎么可能没有暗示?

等来到这个小楼,那不合理的情况就比比皆走了”胡总没被双规过”可多少听说过类似的事情,比如说这个房间吧,窗户不但挺大,上面连栅栏都没有不会是只靠外面那条狗,来防止人逃跑吧?

而且,桌子是刨huā板做的”棱角分明不说,还有薄薄的铝条,甚至连杯子都是陶瓷的,不是纸杯一这根本防不住人自杀嘛。

当然”胡睿也没觉得,自己做过什么不得不自杀的大坏事,但是这是常识啊反正,不合理的地方真的太多太多了。

其实让他最感到不合理的地方,是这三个人的谈吐和气势”跟想像中的中纪委干部不一样,就是所谓的穿上龙袍也不像皇帝”他看得出,对方已经是在刻意地保持威严了,但是对官场语言的运用,真的是很幼稚的。

不过公道一点说,谈吐和气势”这都是比较唯心的东西,所以胡总一开始”觉得可能是自己的侥幸心理在作怪”但是观察到这么多不合理之后”这种感觉反倒是成为这帮人不对劲儿的铁证!

所以,胡睿也不说那么多,对方既然开始抻着自己了,那他就以沉默相对抗,看谁熬得过谁吧,当然,胡总不会公开置疑这些人的身份”眼下他孤身一人,又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处所”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他有必要管好自己的嘴巴。

事实上,胡睿的身体还是很壮实的,而且他坚持晨练,对方只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的话,他倒不怕动手,最少四个人……那就有点悬乎了,更别说院子里还有一条大狗。

就这么一沉默,眨眼之间就到了晚上,对方端上来饭菜,两荤一素一汤,再加两个幔头,饭菜不算丰盛,却也不算苛待,不过看着他的那两位”可是还有酒呢,胡总就没这个优待了。

“给我也来点酒”,他开口了,一个家伙瞪他一眼,黑脸膛倒是一伸手,阻止了此人说话,笑眯眯地回答,“想喝酒?好说,只要你愿意交待问起……,…条件随便你提。”

一边说,他一边就拿个杯子,给胡总斟了点酒递过去,差不多有二两左右”“先喝着,不够还有。”

这是什么破酒!胡总接过杯子,低头慢悠悠地啜了起来,不多时,酒被他喝了一半,菜却没动几口,突然间,他猛地发话打破了屋里的沉默,“我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黑脸膛正端着酒杯要喝酒呢,听到这话就是一愣神,旋即放下酒杯,笑一笑站起身,“我去上个厕所。”

他出门之际,不忘将房门碰上,门刚一关上,屋里这位就发话了,“想打电话?可以……拿一百万出来。

“我没那么多钱”,胡睿犹豫一下,方始摇摇头,心里却是一声冷哼,原来如此!

接下来,那就是讨价还价了,到最后双方谈好,三十万打个电话,不过在此之前,胡总需要先打个电话,让人把钱送出来,他犹豫一下,“今天有点晚了,容易引起别人的疑心”明天中午吧?”

这个要求当然获得了许可”然后……,正如大家想像的那样,喝了半斤酒的胡总,在凌晨五点天最黑的时候,破窗逃走对久经考验的他来说”半斤酒真的不算什么。

院子里的那只狗很大,但是不凶,胡睿拎了一根棒子,它就不敢扑上来,接下来,就是漫长的逃亡过程了。

等胡总逃回厂里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他也没有报警一传出去容易被人做文章,他只是纠集上厂里的保安队,开了两辆中巴车,直奔关押自己的地方而去。

人肯定是找不到了,他就让保安队长给我查,然后自己又回厂里坐镇,准备迎接领导的视察。

周一接近中午的时候,保安队长气喘吁吁地跑进了领导办公室”“胡总”外面有中纪委的人找您,您看?”

“混蛋!”胡睿狠狠一拍桌子,站起身就往外走,“给我把所有的保安都叫上。”

“但是”保安队长嘴角**一下,“但是集团公司的庞总陪着他们来的。”

“嗯”,胡睿点点头,紧接着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在瞬间变得雪白,“你……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