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0 -2671大手笔文字

2670 2671大手笔(求月票) 文字

乌法省的强势”招致了不少人的不满,不过康建光不在乎,不满那你们就不满吧,只要蓝家没说不满意,那就无所谓,什么叫站队?这就叫站队!

康〖书〗记这份自信,跟他的位置很有关系”这不是一省的老大那么简单的问题,而是说数遍全国,只有乌法省是牢牢地掌握在蓝家手里的一蓝家人不会坐视丢失这的一块地盘,这就是他的底气所在。

有这碗酒垫底”什么媒体啦,交丵通部、建设部啦,统统都不在他眼里,随便你们怎么吵,爷不在乎口着了急就把丁刚拽出来顶缸了。

康〖书〗记能想到的,丁省长自然也能想到”甚至,由于他处在夹缝中,所能想到内容,比康建光还要丰富一逆境总是会让人思考得更多。

丁刚认为,蓝家未必会像康建光想像的那般重视乌法省,道理在那儿摆着呢,蓝家走的从来都是上层路线,活动范围是〖中〗央,玩的是行业,地方势力对蓝家来说,真的不怎么重要。

换一种解释方法,就是说蓝家不便在地方上发展太大的势力一这么说吧,蓝家的贪渎在高层是有名的,但是为什么大家都能容忍呢?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在军方没有势力。

军方没有势力,那就是没有实质性的威胁,对整个势力结构形不成太大的冲击,这就真不算什么”不就是点钱吗?

同理”培养地方势力”也是高层中比较犯忌讳的行为,“枪杆子里出政权”固然是真理,而藩镇割据也很可怕以黄老的身份,都要忌惮。

蓝家无须忌惮这个,因为他们在地方上是一点根基都没有,所以,他们现在有了根基,固然是应该在意”但是太在意的话,形成地方势力,那就有自寻死路的嫌疑了。

所以丁刚,认为”上面没有太多的理由”来强行捂这个盖子,走个康建光”来个刘建光,还不一样是蓝家的天下?

然而,想让康建光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起码真要算起责任来,他这个省长可能要背负得更多得直白一点,没道理老康倒在他前面。

那现在就是我的位子危险了,丁刚想明白了,然后就不答应了,一定要追究秦阳市市委〖书〗记王杰的责任,王〖书〗记是康〖书〗丵手提拔起来的,他这就算打康〖书〗记的脸呢。

至于说外界传说的死亡人数指标跟市委领导位置挂钩,那真是比较扯淡的说法,无非是个保险绳的意思,执行力度还远不如“三年两岗”这红线,死十几个人就下台的市委〖书〗记,丁省长见得多了无非还是看有没有人搞你,有没有人保你。

但是他这个想法跟康〖书〗记碰一下”康建光就不干了,凭啥呢?这秦阳外环工程是省里的重点项目”王杰是市委〖书〗记,但他还是得尊重交通厅的意见这是省里的工程!

听起来,康建光是要把责任推到死去的交通厅厅长邓仲强身上”但是丁刚不这么看,你连个王杰都舍不得牺牲”那么被牺牲的,肯定就是我们这些非蓝系啦。

当天下午的时候,省政丵府办公厅办公室的副主任继续跟记者们扯皮,有记者就问了,既然这个桥的质量没有问题,为什么断面内会出现啤酒罐呢?

这是某个无良仙人的恶作剧,喝完啤酒的罐子加穿墙术,顺手为之的事情一目的是证实这个路桥公司施工质量确实不过关。

但是副主任不知道啊,原本他是要否认来的,但是见到对方出示了照片”一个铝制的啤酒罐扎扎实实地埋在断面内,只得表示,他需要跟专家联系一下事实上他更想了解的是:麻痹的,这样的照片怎么能让别人拍到呢?

不管怎么说,照片已经被人拍了,那么他也只能就此现象,给出一个〖答〗案”“混凝土这个东西,它存在个热胀冷缩的问题……这个自然常识,你应谗知道吧?”

“那么在施工中,我们就要考虑到留有足够的空隙,以防夏天温度过高”导致热效应损害了桥体结构,嗯,适当的间隙来做缓冲是必要的,而且这啤酒罐是金属的,韧性、导热性和延展性,应该超过其他材料。”

发问的记者登时就泣不成声了,多久没听到过这么专业的回答了?不过好久之后,她觉得这个〖答〗案有点离谱,自己好像被忽悠了,说不得又问一句,“那么按王主任你的意思,这混凝土中出现啤酒罐,是正常现象乒”

“我们的工程师是这么解释的”,王主任笑一笑,“这可能是变通措施,但绝对是正常现象,这一点信不信由你,但是……我信!”

这样的解释都出台了,丁刚实在有点按捺不住心里的恐慌,索性心一横”直接一个电话打给磐石省的黄〖书〗记,“和祥,我丁刚啊,我这儿有点小麻烦……有人欺人太甚了。”

黄和祥跟丁刚,也是点头之交,不过对方都说这么明白了,他也不好装作没听到,“一个班的同学,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大丵麻烦我拿不准,小麻烦还是没问题的。”

这俩人的年纪”差了差不多十岁,但是这同学不是妄攀的,两人确实同班过,不过由于背景不一样,也仅仅是点头之交。

丁省长这么做,也是真的急了,尤其是古平的大桥塌了,第一时间报道的就是天南的报纸,而随着秦阳这边大桥的倒塌,黄家这边反倒是偃旗息鼓了。

拳头没打出去的时候,是最吓人的,要是黄家人在搅风搅雨,丁刚还不会太害怕,他可以琢磨看见招拆招,但是人家根本没有任何的声音”那他就要防着被人阴了。

所以他明明白白地打个电话”既是表态也是求助,我对黄家是有善意的,你们要是想动康建光”我这边愿意大力支持。

这并不是什么投靠,只是谋求一个短期内松散的联合,在有效保护自己的同时,最大程度地打击自己的对手。

黄和祥也分外明白这个道理,他接了电话不久,就将电话又打了回来,这次他没再说路桥的事儿,而是问了问乌法省今年的经济情滑和一些指数。

丁刚对省里的经济发展,还是比较清楚的,他略略解说两句之后,黄〖书〗记在那边叹口气,“唉,还是你们发展得快啊,磐石这边就差多了。”,“磐石的经济”可是比乌法强很多呢”,丁刚笑眯眯地回答”心里却是在不盘算,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其实磐石和乌法”是半斤八两,都是中等偏上的省份。

“还是你们的势头好,我这儿几个大国企,想上市都上不去,没资金,谈何发展?”黄和祥说话也直接”就差裸地指着丁刚的鼻子说:我知道你丫在证监会有人!

不过黄家人做事,从来就不缺霸气,而且仅从身份的角度讲,两人的位置也不对等,没错”这俩都是正省部级”但是一个是省长,一个是省委〖书〗记,这中间就差着多呢。

更别说丁刚是有求于黄和祥,而两人又是同学,这种情况下,黄话直接一点,也是同学情谊的体现。

丁省长听到这话,却是不怒反喜,小黄你跟我提条件了?那可是好事儿!

提了条件,就是裸的交换没好处,别人谁愿意帮你?而黄和祥提出条件,就是旗帜鲜明地表明态度:我对你没别的想法,只是一场交易。

按说,黄和祥做事不该这么急吼吼的”一省的〖书〗记”该有一省的城府,虽然有句势利话叫,“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但是并不适用于他们这个层面,让丁刚欠个人情不好吗?

这么想的人自然没错,可这个想法并不适用于眼下,黄和祥这么说,不但是表明立场我要帮你,更是表明态度咱就是交易”你既不要顾忌,也不要打别的念头。

说穿了,这跟丁刚的前途有关,丁省长的前途,了不得就是再干一任省委〖书〗记,顶天了退休享受个副国待遇,黄和祥这么做,就是亲近之余保持一定距离,君子之交淡如水嘛。

事实上丁省长都知道,黄家在证监会也有人,人家黄和祥手里的企业,未必就上不了市,不过既然是办事,都要付出点成本,比如说人情啦资金啦什么的,人家不过是把成本甩给他了。

“具体是什么企业?”丁刚笑着发话了”也不说什么“我试试看”,之类的话,那么说真的没意思一能答应的他会答应,不能答应的他会让对方换一家,小黄既然是一副对同学的态度”那他有些话,也不怕直接说……

陈太忠当然不知道乌法已经发生了如许的变故,不过就在上午”他已经收获了喜悦”信产部常务副部长井泓跟西门子的人说了:〖中〗国手机产业的发展,需要各国朋友们无私的支持,嗯,你们的支持”是会获得我们的友谊的。

换句话说,那就是你们若是不支持,老子就不跟你讲友谊了!

2671章大手笔(下)

井部长的表态非同小可,一般的外国人”未必搞得清楚〖中〗国官场的权力结构,但是西门子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外国公司之一,西门子通信又是一直公关相关部门,自然知道此人身后的背景。

不过饶是如此,西门子的人还是跟普林斯的老总联系了一下,想了解点情况,凯瑟琳倒也没藏着掖着,“井部长是在替天南人说话,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吧。”

这又是站队了”不过这种情况,不仅仅出现在〖中〗国,国外也到处是这样的例子,利益所及之处”争斗是必然的,在非此即彼的情况下,西门子只能选择其中的一方。

那就做呗,德国人心里,也不想丢这个单子,更别说井部长身后有雄厚的背景,那尹杰义再怎么威胁”也不过是个耍嘴皮子的这就是专家的短板所在”他们有表达意见的权力”但是没有决定权,一旦当权者有了决定”那说再喜也是白搭。

所以就在当天上午,蒋君蓉就接到了来自西门子的电话,说是希望下午天南人能来〖中〗国公司一趟,敲定一下细节毕竟是周末了”下午再不行的话,那就得推到下周了。

要是这一周能将一些问题协调好,那么下一周西门子就可以安排人下去考察了”蒋主任自然就答应了下来~事实上,来北京办事一等就是一周多的情况,也不算罕具。

蒋许两位主任盛情邀请陈主任同去,陈太妻哪里肯再背这种糊糊事儿,于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哥们儿又不欠你们的,我在北京已经待了俩星期了,知道不?

更何况”下午他也确实有事,上午得到消息之后,他就打电话给阴京华,正好阴总陪了黄总几天之后,又有空闲了”说是要找南宫去转悠,“见面再说吧。”

下午三点,陈太忠赶到的时候,阴总正在牌桌上廛战,见他来了就站起身”小赌只是怡情用的,大事面前孰重孰轻,那是不用说的。

他一站起来,于总发话了,“南宫来顶阴老板的缺吧。”

咦?陈太忠原本没在意肥羊是哪一只,听到这话”就奇怪地看一眼,这才发现生面孔是个黑肤微胖的家伙,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是三十出头”不过他身后站着的两个女人,倒是都极为漂亮,难得的是这俩女人个头都极高,一米八还冒头这也不知道穿了多高的高跟鞋?

见他的目光扫过来,黑肤青年冲他微笑着点点头,陈太忠却是没心思理他”眼皮子微微下垂一下”这就算回应了这跟傲慢关系不大,关键是来北京办事的主,都是特别缠人的,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再揽什么事儿。

“这人谁呀?能用得动南宫?”两人大大咧咧地走进南宫的办公室坐下”一边有服务员眼疾手快地给沏上茶,陈太忠这才发问。

“他想包点工程,估计是军方的活儿,先抻一抻他”,”阴京华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太忠你这是要回了吧?”,“是得回了”陈太忠点点头,接着他就抛出了自己的来意”“西门子那边已经在谈了,京华老哥,你说我该不该去面谢一下井部长?,”“这个啊,还是等下回吧,我把你的意思带到,“阴京南宫的事儿时候,含含糊糊的,说自家事的时候,却是很明白,“他现在也不是很方便见你。”

陈太忠狐疑地看着他,表示不解,阴京华却是想错了,以为小陈怀疑自己从中间卡着,说不得苦笑一声,“其实这次坏事儿的,主要是外事司那姓牛的”还没处理了他呢。

“嗯?”陈太忠一听就来兴趣了,他在地方上,栽赃、下绊子、抽后腿的事儿干得多了,但是还真有点不明白这机关里该怎么整人,“井部长不分管外事这一块吧?”

“常务副嘛,那就是啥也能管,不过,确实不分管这一块”,阴京华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那他怎么能搞掉这个姓牛的?”陈太忠继续发问,以他对办公室政治的了解,井部长想搞掉那个姓牛的,似乎只有一个可能,“无中生有地找点碴儿?”

“你这手段太温和,也太慢了”,阴京华笑一笑,“小辫子揪起来多麻烦”他不犯错误,给他制造点错误不就完了?”

,恍如说呢?”陈太忠越听,就越是有兴趣阴人的点子,哥们儿喜欢。

,恍如说他们分管的护照丢失,办公室起火什么的”,阴京华懒洋洋地回答,他对这样的话题实在兴趣不大,“只要井部长撞上了,这就是大事……其实办公室照片流传出去,都可以找碴,泄密嘛,这性质还不是在人说?”

“明白了”怪不得井部长不合适见我”陈太忠点点头”井泓要跟他接触的话,一旦被人观察到,姓牛的那边就要提高警惕了一虽然井部长不在乎别人提高警惕,但总是多加了一点不方便。

“反正栽赃这种事,你不是也拿手吗?”阴京华笑着看他一眼”“乌法省那边折腾得那么厉害,本来老板想先动姓牛的呢”都得给你让路。”

“京华老哥,熟归熟,你这无中生有,小心我告你诽谤啊”,陈太忠笑着摇头,坚决不肯承认乌法省的事儿是自己搞的,“有些人吃相太贪,老天都看不过眼。”

唉”阴京华心里暗叹一声”他揣摩过了”小陈手里肯定掌握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力量,而且黄汉祥对这个力量非常感兴趣,只不过黄总不好表示出来罢了当然,也可能老板都已经试探过了,被人顶了,发现小陈不可能对自家造成什么伤害,就听之任之了。

但是”黄汉祥不说,阴总可以帮他惦记不是?所以他就要冒头试探,果不其然,小陈这家伙,果然是藏得很紧。

意识到这一点,阴京华有点意兴索然,他叹口气”“是啊”人做事不能太过,天狂有雨人狂有祸……”

接下来的那些事情,陈太忠就管不了也没心思管了,周六的时候”他飞回了素波”一下飞机,他自然是先去拜望自家的新老板老主任。

秦连成在自己家里见了他,秦主任住的是团省委家属院,楼也比较老旧,看起来足有十来年,家也不大,倒是三室一厅,不过那个厅比厕所大不了多少”标准的老式结构。

秦主任的妻子长得瘦瘦的,倒是挺爱说话,一见陈太忠手里拎着的水果,就是脸一沉,“小陈你这不是见外吗?”

“行了,你做饭去吧”,秦主任把老婆撵到一边,请陈太忠进了一间最大的房间客厅太小,他就将这里改为了客厅。

“这次北京的事儿“”陈太忠还待解释一下,秦连成笑着摆一摆手,“好了,不说那些了,我跟小良一天好几个电话呢,反正你是辛苦了。”

“关键是老主任上任,我没在场,真是,太不礼貌了”,陈某人坚持道歉,他现在已经搞明白了,当领导说不介意的时候,你一定要介意,这才是端正的态度。

“别跟我说这个,你回来就好”,秦主任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我是真没想到,文明办现在居然有这么多事儿,强烈地感觉到人手不够用。”

“那帮副主任……还算听话吧?”陈太忠这话问得,就是相当地不见外了”当然,这还是表示立硪“还行吧”,说起这个来,秦连成的神色就严弃了许多,语速也慢了下来,“宣教部的人,觉悟还算高,素质比下面地市的人也要强一些,我打算给大家谋点福利。”

“什么福利?”陈太忠讶异问了。

“贾主任在视察的时候说了”咱天南的精神文明建设搞得不错”,秦连成口中的贾主任,就是陈太忠故意要躲的〖中〗央文明办的贾自明,“不过我觉得这个办公级别有点低,目前还是个副厅其他省都是正厅了。”

陈太忠嘿然不语,这个级别上去,哥们儿岂不是副厅了?这个……升得这么快,多不好意思啊?

秦连成看他不言语,沉吟一下又发话,“我这其实是为大家着想,我个人……嘿,这,咱们多了多少处级干部出来?”

“您跟潘部长沟通过了吗?”陈太忠犹豫着发问,他有点奇怪,老秦你跟我说这个”目的是什么呢?

“大致提过一下,他没表态”,秦连成笑一笑,他说这话,当然是有他的目的,“不过,这也要看下面的同志”愿意不愿意大力配合了,工作完成得不好,我也不好操作这个事儿。”

你这……好大的手笔啊!陈太忠心里暗叹,老秦这意思就很明白了,做为外系统来的一把手,他最不好降伏的,就是那两个副厅级的副主任一人家都是宣教部的老人,而且都能直接跟潘剑屏说上话。

所以秦连成要强调一下,他个人的正厅很好解决,我这就是拉文明办大部分人一把,当然,这年头没有活雷锋”那么前提就是:那俩副厅暂且不说”处室的人都搞明白了,我能让你们升半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