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2 -2673磨刀霍霍

2672 2673磨刀霍霍(求月票)

秦连成这话听起来有点夸大,但是陈太忠知道”这件事还真不是那么难办,秦主任倚仗的都不是身后的许绍辉,他是要借〖中〗央文明办的势。

在这个大势面前,连杜毅都没法拦~换个副厅来操作,或者杜书记还能上下其手一下,而秦主任背靠许〖书〗记”不缺通天的途径。

唯一能给秦连成造成点困惑的,就是一个潘剑屏,宣教部毕竟是文明办的主管部门,潘部长要是觉得主弱副强而有意阻挠的话”这道坎就有点难迈。

然而话说回来,潘部长就算想阻挠,也不好放到明面上,这涉及了太多干部的级别提拔,影响甚至不仅仅限于省文明办省文明办升格为正厅级了,下面地市的文明办,自然就可以升为正处级。

所以,老潘就算想阻拦,都要偷偷摸摸的,然而以陈太忠对潘剑屏的了解,他觉得老潘不应该是那么一个人、潘部长做事,或者比较枯糊比较稳重,但是跟卑鄙应该不沾边。

而且秦连成也跟潘剑屏提过了,老潘没表态,这也很正常,起码人家没明确表示反对,秦主任当然就可以琢磨操作此事,他总不能指望潘部长双手支持。

文明办没有在马勉的任上完成升格,却是在许绍辉的人手上实现了这一步”对潘剑屏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那么”反应平淡才是常态。

想了十来秒”陈太忠终于捋清了头绪,于是干咳一声,“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能极大程度地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秦主任您打算什么时候跟大家说一声?还是……已经说了?”

这个小滑头,秦连成一听就知道,这厮打的是什么算盘,不过”他可由不得他坐视,少不得笑一笑,“这个风,我不着急放,就是跟你通个气“…………当然,你信得过的人”也能说一说。”

还是要让我帮你吹风啊?陈太忠听得暗暗叹气,这个风,秦连成不着急放是有道理的,放得急了,就太强势了,也太着痕迹落了下乘,背后的味道很不好你们要跟我秦某人不一条心的话,我吃撑着了”去帮你们提级别”领导的面子要不要了?

秦主任打的主意就是“听话的孩子有糖吃”,但是他又不合适去放风”所以就要找个人去放风,而他陈某人还就正合适。

他不但是秦主任的老部下”在文明办也有影响力了,尤其是他脑门上还顶着“黄系”二字”那么在这种大事面前,他放风的权威性”比旁人高出不止一点半点。

那么秦连成说的”“信得过的人能说一说”,就是很明显的提示”每个人都有基本信得过的人、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吹风的时候,注意故作神秘就行了。

“您的工作,我肯定会支持的”,陈太忠点点头,想一想自己即将副厅了,他的工作热情真的很高,这个风不但要吹……还要狠狠地吹。

“嗯“”秦连成看出他的情绪了,于是鼻子里发个长音,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却是久久地不肯说话,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题,难以启齿。

陈太忠狐疑地回望,眼中满是疑问,不过,他也不出声,只是他的眼神已经表明了态度:老主任您有话直说,咱俩是谁跟谁?

秦连成确实有点头大,有个问题,原本他是要忽略不提的,但是见到小陈这么兴高采烈,他就猛地反应过来:小陈对这个副厅,很有期待啊。

他真的不想谈这个问题,因为谈这个可能会影响到小陈的积极性,可是眼下不谈,将来有尴尬事发生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他有误导之嫌。

对一个正厅来说,误导一个正处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像陈太忠这样的正处一好吧,谁敢真的把这厮当作一个正处来看待?

所以,他沉吟半天之后,终于把原本要推后说明的事情,提前点了出来,“不过这个……太忠我给你提前招呼一声,难听话说在前面”就算升格了,你的级别可不好动”要知道,你是挂职干部。”

“什么?”陈太忠一听这话,眼皮子就连跳好几下,好半天他才勉力一笑”“我就是配合秦主任您工作呢,我的级别……哈,我真没想那么多。”

老主任都变成秦主任了”你还说“没想那么多”?秦连成心里明白啊,但是他敢琢磨把文明办升为正厅级单位”却是不敢答应陈太忠这一点一这个提拔可是要杜毅点头才行的。

所以,他只能苦笑一声,“太忠,我跟你说句明白话,学历、年龄、资历啥的,都不是问题,但是有些规矩是要讲的,你知道张汇吧?你狠狠收拾过的那家伙。”

“知道,前省委副秘书长”,陈太忠点点头,他跟杜毅原本井水不犯河水,就是因为张汇,他狠狠地给杜老板来了一下,导致两人关系恶化一老杜肯定也记得这档子事儿呢。

“他是省政府调到省委的”在他调动之前,省政府办公厅已经升为副省级了,但是张汇做为副秘书长,只是副厅,他的级别,是在调到省委之后才提起来的。

秦连成不厌其烦地解释,那意思很明显”因为资历尚浅,杜毅的体己人儿想要破格提拔,都不可能,你,还琢磨啥呢?不是我不忙你,是天下事都要讲个规矩。

这个例子可是新鲜热辣”也令人服气,尤其是陈太忠也明白,他确实走过来挂职的,这个级别真的不是那么好提的,目前他算省里关注的市管干部,提为副厅的话,那就是彻头彻尾的省管干部了,其间还要通过不少手续。

不过”想到文明办就算升格为正厅级单位”自己这个副主任还得是正处”他心里就有点那啥,“那我这职务后面”就得打个括号啦……说实话,感觉有点没面子。”

“这是你正处第一站”,秦连成听到这厮连没面子这话都说出来了,就知道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地沟通了,“升得太快对你不好,你现在机关工作的经验是有了,但是将来”总还要独挡一面,才能再往上走,你现在缺乏的……是要沉得下去。”

我这今年纪,哪可能独当一面?陈太忠听得暗暗撇嘴,不过他对官场的起起落落,原本就兴趣不大,老主任既然能提前把话说明白,那他就不会计较。

所以他微微一笑,“沉也不好沉下去,我这年纪和级别,也只能藏在省委里,放出去要吓坏人的,您放心,这个风儿我会帮您放的。”

秦连成仔细看他半天,也没觉察出什么异样来,于是点点头,“反正是委屈你了,太忠”嗯,不过咱们来日方长。”

“呵呵”,陈太忠笑一笑,心说我就挂职一年,然后就回去了,一时升不了副厅,那估计很久都够呛了,不过现在他也不想纠缠这个细节,留给别人一个官迷的印象就没意思了,“老主任您对下一步的工作有什么想法?”

“想法什么的,还没理清呢,我正林的工作都还没来得及移交”秦连成微微一笑,他火急火燎地来文明办上任,是为了配合副部级的贾主任的检查工作,仓促一点在所难免。

所以他就要强调一下,“我是真想为文明办办点好事,说良心话,我是真心希望大家好好配合,精神文明建设”可抓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我不想把精力浪费在办公室里。”

“我也一样”,陈友忠笑着点点头,老秦这人也有小毛病,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个愿意干工作的主儿,“在老主任的领导下,我有信心把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做得更好。”

“行了,你都知道是老主任,就别唱那些高调了”,秦连成笑着摇摇头”“康楼电和洪涛这两个”都是什么性格?”

“这俩啊”,陈太忠沉吟一下”心说我来文明办也不过比您早三四个月”他俩什么性格,我还真的没摸透”要说张勇敢或者刘爱兰,我倒是能跟您嚼谷一下。

不过他一点不回答也不合适口尤其是在知道他升不了副厅的时候,这沉默未免有点撂挑子的意思,还好,下一刻他脑中灵光一闪”“正林的常务副定下来了没有?”

“没有呢,常务副肯定要优先照顾本地干部,空降的可能性不太大”,秦连成随口回答一句,接着眼睛一亮”“你是说“扔一个下去做副市长?”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帮厅级干部,真是个顶个的人精啊,我提个头,他就想到后面了,“康主任和洪主任在省委工作这么久,也该接触一下下面了,潘部长争取一个挂职锻炼的机会应该不难吧?”2673章磨刀霍要(下)

这个建议太好了!秦连成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丢个挂职名额出去,不但体现出了他对那俩副厅的善意,也能造成那俩的竞争一万一能留在正林本地,实打实地往上走,可不是比在省委呆着强多了?

如此一来,他讨好了潘部长,同时也分化瓦解了洪涛和康楼电”有个人能下去的话,剩下的那个也不敢跟他炸刺了谁能下去这是潘剑屏说了算的,剩下的这个,你要是对我不满意,那就是对潘部长的安排不满意了。

这里,就要说一下挂职锻炼的意义了,丰富任职经历那些都是不用再解释了”要解释的是,陈太忠在省委党校青干班的同学,大部分都是担心下去回不来,而到了正处以上的级别,那就是担心下去之后还得回来。

青干班的同学都年轻,能成为年轻干部中的佼佼者,都是在本系统内有根脚的,回不来的话,在下面可能就磋砣了在自家的系统内,刷经验涨级别多方便?

但走到了正处以上,那所图就又不一样了,这个时候”经验已经刷不动了”上进也不容易了,大家追求的就都是独当一面,下去回不来那是好事儿”基层工作经验,那也是有附魔效果的,上面再有人的话,这就是青云路了。

不过遗憾的是,这种级别的挂职干部,期满后一般都会被撵回来,这种档次的位子实在是太少了”你占了,别人就上不来了。

当然,真要有办法的,下去之后就赖着不走,也是正常现象。

秦连成觉得陈太忠这个建议确实太好了”以前他没往这里想,是因为……他真的不敢这么想”事实上,他现在还是有些许的困惑,“潘部长的工作好做,不过,其他省委的干部,未必会答应吧?”

这是给潘部长长脸的事儿,工作自然好做,但是一个副市长的挂职锻炼名额,是一个区区的宣教部该琢磨、敢琢磨的吗?其他省委领导会买账母“反正许〖书〗记肯定会支持的”,陈矢忠微微一笑,却是又提起了另一段公案”“对了,老主任,现在张州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张州”,秦连成犹豫一下,他原本要隐瞒情况不想直说,可是想一想这家伙跟许家关系也不是一般的近,终于还是直说了,“江川必须走了”要不然他想走都走不了啦。”

“这不就结了?”陈太忠扬一下眉毛,又笑一声,“那是市委〖书〗记呢,不比一个小小的挂职锻炼的副市长值钱多了?”

“嗯”,秦连成沉吟一下”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既是官场中人”谁还能不谙交换之道?以前他不过是没往这方面琢磨罢了,下一刻,他猛地发现”自己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态度,有点见外了。

于是秦主任站起身,去另一个房间噼里啪啦地翻腾半天,再过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瓶酒,“今天就喝这个了”八二年的汾酒……”

秦主任的爱人,做的菜倒是挺香,虽然所有的菜都加糖,这让陈太忠有点不适应”不过两人喝酒的重点,是在谈工作上,饭菜什么的倒也在其次了……

周一的时候,陈太忠出现在文明办,郭建阳和李云彤第一时间赶过来,向领导汇报这两周发生的事情。

这里面最重要的,自然是贾自明的考察了,不过贾主任下来,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接触的也是潘剑屏、郑泽民或者秦连成这样的干部,下面人离得还是有点远。

其他也没多大的事情,李云彤汇报了一下张州之行的结果,现在张州的官场上,基本上所有的人都知道江川的位子不稳了,这一点文明办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省报上连篇累牍地报导张州的不文明现象,居然没什么人表示不满。

好笑的是,甚至有人到李云彤这里来打听情况,了解张州官场未来的走向,江川是要走了,但是谁会来任〖书〗记呢?或者是只走一个江川,还是要再捎带两个干部?

李主任性子是直,却是没直率到傻瓜那一步,她当然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一事实上她也就不知道,“反正张州现在人心惶惶的。”

他们人心惶惶,关咱们什么事儿?陈太忠对这个实在兴趣不大”江川下了”要上的十有八九是杜毅的人,这个他没必要关心,“那个干部家属调查,罗克敌开始搞分级体系了吗?”

“才整理个差不多”,”李云彤叹口气,这次收到的表,涉及的人数实在太多了,其间又有贾主任的考察,据说林震和报备科的一干人累得差点吐血,才勉强把数据库建好了,“不过我听李大龙的意思,他是想先把资料过一遍”不提倡马上建立二级体系。”

“嗯?”陈太忠听得眉又一皱,冲旁边的郭建阳一努嘴,“去叫一下罗克敌过来。”

郭建阳走了,李云彤才说她自己的分析,李大龙是纪检委派驻过来的副主任,本来是沉默寡言的一个人,不过最近接的举报信实在太多了,其中有实名举报并且言之有物的,还有些明显有问题的。

以傻大姐的眼光来看,这就是李大龙也有点不甘寂寞,打算发出点声音了”当然,她认为这是好事一毕竟这也是想把稽查办的工作抓上去不是?

两人说着话,罗克敌敲一敲门进来了“……陈主任您找我?”

“是想了解一下”干部家属调查结果出来了,下一步你们有些什么想法?”陈太忠沉声发话,现在的他”已经有点领导风范了。

罗克敌看一眼李云彤,就将情况说了一遍,他倾向于支持李大龙的建议”“,我觉得分级体系先放一下的好,既然有群众举报,查实了之后,再搞这个分级”要不然这个报备制度恐怕要煮成夹生饭。”,他的意思很明显,省文明办调查之后,不追究某些干部欺骗组织的行为的话,那市文明办就更不要指望了,这年头,你上粱要是敢不正,下粱就敢歪到姥姥家去”“当然,这只是我们的建议,具体下一步的工作”还是要请陈主任您指示。”

陈太忠听得就沉吟了起来”以他一开始的想法”搞这个干部家属调查,只是形成一个报备制度”就算查出来有谁的家属入籍国外,他也没想着就要大做文章就是登记一下嘛。

而且事实的发展,也确实如他所想的那样,有将近百分之五的干部家属,以各种名义在国外”这人数实在太多,他计较不过来陈某人一想到“,众怒”,二字”就有点头大。

但是眼下表已经都收上来了,他要执意找个把人的后账”那也不是不可以一做领导的,就有权力出尔反尔。

不过陈主任自命讲究人,他还是没打算这么搞,直到听罗克敌说起来,他才发现,不计较都不行了。我没打算对付你们,但是你们拿假资料来骗我,那我操持的这个制度,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恶意欺瞒组织……哼”,”陈太忠马上就为自己的想法找到了借口,还是很强大的那种,你们不给我面子,那就不要怪我不给你们里子了,“克敌,我支持你们核实资料,不过你和李大龙都要做好准备,准备面对各种压力。”

“有您的支持,我们不怕压力!”罗克敌正色回答,这可不是马屁,这是大大的实话,没陈太忠的支持,再给他和李大龙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搞。

“只要你们做事能出于公心,严格讲程序,我支持你们到底!”陈太忠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走,去你那儿开个短会,统一一平认识。

陈主任开会,确实很短,五分钟就讲完了他要说的,临走还把李大龙叫走了,“你确认了的、有问题的调查表”有几份?”,“三份”李大龙的回答”是相当保守的,“可能有问题的,有十几份。”,陈太忠坐在办公桌后面,盯着李主任不出声,直盯得对方有些发毛的时候”他才沉声发问,“你怎么忽然想起来坚持核实了?”,“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李大龙的回答,那是相当地标准”不过,看到领导还是盯着自己不言语,于是沉吟一下,又补充一句,“前两天纪检委在调查一个干部的时候,粮食厅有个处长潜逃出国了,这证明搞这个报备制度,很有必要。”

“张峰是吧?你们那儿还来人找我了解过情况”,”陈太忠点点头,心说本来哥们儿想借这个势的”不成想李大龙你先惦记上了,不过这也好”省得事事都要我来出头。

既然了解李大龙变化的根源,他就不再琢磨了,至于说此人怎么能从省纪检委得知这个消息,身后是不是有什么背景,他也懒得考虑一只要你好好干不胡来,我不管你是谁的人。

当然,必要的戒备心理,他还是生出了一点,这家伙身为一个科级干部,能得知这样的消息,估计不会太简单了。

事实证明,他还是少算了一点,时近中午要吃饭的时候,李云彤又撞上了他,看看左右没人,她就低声问一句”“陈主任,听说您跟秦主任关系很好?”,秦连成是许绍辉的人嘛,陈太忠终于明白李大龙为什么敢胆上生毛了,合着人家李主任真的是有恃无恐!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坏事,正经是秦许的这一层关系,会给文明办带来极大的帮助……潘部长能选择秦连成,应该也是想到这一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