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0 -2681有心人

2680 2681有心人

2680章有心人陈太忠并不发愁自己找不到王志君的把柄,事实上,他都无须找到太翔实的证据,就是大家的那个道理:有能耐生事的人,不需要讲理。

不过,既然秦连成想要他拿证据,而这王身后也有势力支持,那他多少要弄点差不多的东西出来,于是他侧头看一眼林震等人,“走,先回宾馆。”

回到宾馆之后,陈主任召集大家在自己的套间开个小会,“秦主任的意思,是速战速决,这个女人的猖狂,你们也都看到了……现在呢,我要求大家动员自己信得过的、在通德的朋友,尽掘出一点线索,要是有物证是的,同时,还要注意保密原则。”

那三位面面相觑,好半天,才是行政科负责的这位发话了,“可是陈主任……我在通德没熟人,拐弯抹角的朋友,倒是能找两个,这个?”

“那你就歇着,咱宁肯不问人,也不找那不可靠的,”陈太忠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大家也不要有什么压力,咱们只是想……把事情做得完美一点,你们能理解吧?”

“以这个女人的素质,平时应该有很多漏洞的,”林震深以为然地点头附和,他是组织部的,虽然不便结交外藩,但总是认识那么一半个人,而且找几个要好的同事帮忙,也不是难事——比如说花华之类的,“我尽快去问。”

李大龙就悲剧得多了,他们这一行更不便结交外藩,偶有两个相识的,却是一见面恨不得吃了对方的那种,不过还好,他多少也认识一两个人,对这个要求不至于全无章法,“我大姨家就是通德的,等一下我去她家走一趟。”

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你现在就去吧,亲戚见面,难免还要聊点家常,晚饭都不用回来……不管干什么,记得开票。”

这就是实报实销的意思了,但是李大龙非但没有高兴,反倒是心里猛揪——陈主任这一眼虽然是淡淡的,但是看到他眼里,还真的有点心虚。

事实上,李主任把第一个目标定为王志君,肯定有他的缘故的,收到这么一眼,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对方看了一个通通透透,无处遁形。

所以,他只能干笑一声,“通德的消费可不高,陈主任您这话要是能晚两天说就好了,过两天我姨夫一家要去素波玩呢。”

“素波就素波,”陈太忠很随意挥手,对上聪明人,没必要说得太多,李大龙居然敢得寸进尺地要求报销素波的费用,那绝对不会是在乎这点钱——丫只是想通过这个貌似有点冒失的要求,掩饰或者试探什么。

试探什么?陈主任很清楚——一开始他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他要求下面报个名单上来,李大龙就规规矩矩地把名单报上来了,王志君排在第一。

你小子能把她排在第一位,肯定是有说法的!陈太忠现在学会以己度人了,所以他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一点,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临时开了这么个会。

陈主任以前搞风搞雨,都是亲力亲为,现在手底下有人,他开个会集思广益,倒也没觉得如何没面子,不过话说回来,他这个会——百分之八十就是冲着李大龙去的。

李大龙也感觉到了,陈主任猜出了自己的小算盘,所以才这么掩饰一下,见领导如此回答,他就站起身来,“那我走了,争取尽快找到点线索。”

“你都有亲戚在这儿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呵呵,光有线索那就不够了,你得找到证据,这是组织交给你的任务!”

记录员听得云山雾罩的,眨巴眨巴眼睛,看林震一眼——他想不通陈主任为什么这么不通情理,李主任就算在这儿有亲戚……也未必就能找到证据吧?

倒是林震听出了点名堂,看着李大龙站起来离开的背影,眉头微微地皱着,不过他终究是有点怀疑,所以又看自家领导一眼,眼中是浓浓的疑惑:这会是巧合吗?

怎么可能是巧合?陈太忠根本都不希的去看他,知道啥叫无言的默契吗?这就是了!——对方智商够高,我的智商也够高,双方又能充分相信对方,才能有这个效果。

这一刻,他真的有点理解,什么叫搭子磨合了,蒙艺曾经说过,天南省最了解他的就是杜毅,陈某人现在的心里,多少也有点感慨,说不得叹一声,“林震口阿,你还要跟大龙多,你有优点,但是大龙……很让人放心。”

当然,李大龙再让人放心,某人也不会死等着这一条线索,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主儿——做为一个领导,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心态,但是同时,这是一个合理的心态。

遣散了一干人等之后,他打一个电话,就将曹小宝叫了过来——曹局长并没有走远,就在自己的车上歇着呢,他非常明白,自己现在的一切,来自于什么地方。

“想查王志君,真的太简单了,”他听了陈主任的话之后,不屑地笑一笑,“我马上就能给你找出十个以上的证人。”

“你……停一下,”陈太忠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回答,于是狠狠地咳嗽一声,“我说的不是人证,是要实打实的物证。”

——其实对他来说,只要有人证,证明不是虚妄的就够了,他这么说,无非是觉得曹局长这么说,未免有点这个……不负责任。

“还要啥物证呢?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她了,”曹小宝不屑地哼一声——果然,有些人民群众,法律意识是比较淡薄的。

然而,就在下一刻,曹小宝体现出了一个能与县局局长相匹配的智商,他冷笑一声,“人证物证都是证据,要物证的话也好办,只要上面有人管,什么都不是问题……王志君能横行这么久,就是没人跟她作对……”

“老百姓没资格跟她作对,有能力跟她作对的,又没兴趣为这点事难为她,就是这样。”

这种人,天南还得有多少?陈太忠听了这话,没有如释重负,反倒是觉得……心里沉重异常,他不是不相信这个话,而是因为太相信了,所以才会生出这种无力感来。

错非是此次干部家属调查表引出这么一号人,他也断断不会到这里,由此可以想到,老百姓申告无门的现象,确实是存在的——如此极品的干部,他居然压根没有听说过!

他没有听说过也就算了,可是偏偏地,在下面的地市里,这样的干部就能升到半只脚跨入正厅的地步,而大家都熟视无睹……在通德居然都是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臧华你眉毛下面长得,那是不是眼睛!

“那这么说,我想扳倒她,就是没问题了?”陈太忠再跟曹小宝确认一下。

“您要收拾她,那还真是一句话的事儿,”曹小宝点点头,当然,他既然来就不是带了一张嘴来的,“缺啥我给您整啥。”

“你这……”陈太忠觉得这话有点夸张,好歹一市委副呢,哪里来的那么多把柄给你们抓?也就方的人以讹传讹,拿点小道消息就当宝了——副厅是那么好扳倒的吗?

“我这什么?”曹小宝听得就叫了起来,他起于草莽,最是见不得别人不相信自己的权威,尤其是自己的靠儿不相信自己,那就是危机了,而且,他确实是不服气。

“不就是王志君那点糊糊事儿吗?交给我了,”他不屑地笑一笑,通德不比别处,屁大一点的城市,想知道的话,什么东西知道不了?

有些时候还真是这样,小心谨慎的领导干部,可是张扬跋扈的也不少,不说别人,陈太忠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多少人都知道这厮私生活糜烂,他的女人里,也有不少资金来历不明的,更别说他老爹还明目张胆承揽了疾风电动车的电机供货。

仅仅这些理由,一般来不倒他,但若是真有大能人物要查他,只凭这些明面上的东西,就足够双开他了。

当然,有能力这么不讲他的主儿,在天南是没有的,只要他没有违背了某些大方向,或者阻挡了某些足够大的利益,那么他就是安全的。

同理,在天南能整了王志君的,也没几个人,所以她才会活得这么张扬和肆无忌惮,错非不得已,陈太忠估计也不会正义感爆棚去找她的麻烦,伤敌一千还自损八百呢——当然,陈太忠不太可能受伤,但是因此欠下的人情……总得还吧?

但是现在,王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挡路了,成为了陈太忠推行干部家属档案备案政策的绊脚石,这种不进则退的局面下,陈主任想放过她都没有理由。

事实证明,王志君确实不怎么招人待见,大约是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李继白亲自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小陈你晚上走不走?”

“走不了,”陈太忠很明确地表态,“如果就这么回去,接下来的工作就没办法干了,怎么也得呆一两天。”

2章有心人“拼命三郎口阿,陈省长说,你调进文明办之后,就没在素波呆几天,要注意身体,”李笑一笑,先把渊源摆一摆,接着才说正事,“晚上有时间吗,坐一坐吧?”

“那我可是求之不得,早就有这个想法,就是担心您没空,”陈太忠听得就笑,以老李下午那态度,能主动打电话过来肯定是好事,不过……陈洁是不是嫌我很久没去看她了?

这话,也挺肉麻的口阿,嗯,算是个懂事的,李继白听得心怀大慰,他这市委自是不缺人奉承,但是这奉承话,也得看什么人来说不是?

他的性格原本就不喜欢争斗,这两年身体又不太好,在通德的存在感很差,奉承他的人也就是那些小猫小狗,像陈太忠这种红得发紫的正处,不但来自省委更是出名的不讲理,能跟他这么说话,他心里真的很舒坦,“那就这么说了,六点半,如意居的后院……这地方很好打听的,进后院的时候说我的名字就行了。”

“我这边还有几个人,合适一起过去吗?”陈太忠跟一般的干部不一样,该讲神秘的时候,他自然会讲神秘,但是一般情况下,他愿意带挈一下身边的人,并不是特别吝惜自己的高级资源——我可以带你们见领导,有什么机缘就看你们自己的运气了。

这个性情,大抵还算是草莽气息,不过用来收买人心也是极好的,谁不喜欢一个愿意为自己创造机会的领导?

“那就一起过来吧,”李的回答,听不出喜怒来,当然,也许对他来说,这原本就是无所谓的……他表现出了无所谓,那陈太忠就只会更加地得寸进尺,他带了三个人前去——李大龙是看他的大姨了,但是文明办来的人里……不是还有司机吗?

犹有可气的是,在陈太忠和李继白私下聊天的时候,曹小宝又打个电话过来,于是通玉县交通局的曹局长也赶了过来,敬了市委杯酒——当然,他也只有杯酒的资格,然后就退走了,这里压根没他说话的份儿。

然而,这就是创造机缘,曹小宝跟通德的老大见面了,虽然这老大当不了多久了,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老大——这跛鸭的滋味,也就是李继白心里清楚。

如意居是李继白的定点饭店,原因无他,条件够好而且离市委很近,七点多钟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黑,李招呼陈太忠一声,“去院里走一走,消消食儿?”

这里也是通德比较有名的酒店,三栋三层小楼加一个大院,很有点闹中取静的感觉,不过,由于通德的消费水平上不去,眼下三栋楼只有一栋半是对外营业的,剩下的半栋住了员工什么的,只有最后的一栋,是酒店办公的场所,和几间招待贵客用的房间。

两人走在深秋的院子里,昏暗的灯光下,周遭的小灌木影影绰绰,看上去倒还算茂盛,但是头顶偶尔飘落的法国梧桐的大叶子,却提醒人们:冬天就要到了。

李继白慢慢地踱着步,陈太忠跟在他身后,两个高大的身影就那么不声不响地走着,好半天李才轻喟一声,“唉,叶子掉得差不多了。”

“嗯,”陈太忠不知道这话何指,说不得很随意地点点头,沉吟一下又补充一句,“春节快到了,手上的活儿真的太多了。”

“那是你们年轻人的活儿多,”李微微一笑,言语中感触无限,“我这老头子就不关心了,明年该去政协了。”

陈太忠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然后才笑了起来,“呵呵,您这老当益壮,去了政协也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未来的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李停下脚步,伸手拍一拍他的肩头,“小陈努力吧,我看好你。”

你想不看好我,那也没用口阿,陈太忠心里不以为然地回一句,不过美人迟暮英雄白头总是世间憾事,老李说得又有点动情,他也不好计较,“回头您去了省城,咱们还成邻居了呢。”

“真的要动王志君?”李这瞬移能力也不差,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对方,一米九的身材,脊背显得微微有点佝偻。

“是她欺骗组织在先,我也别无选择,”陈太忠苦笑一声,他已经猜到了,老李大概会给自己一点帮助,“我的时间不多,可能手段不会太平和。”

“她的传言虽然多,可是证据并不多,”李继白笑着摇摇头,接着话题一转,道出了来意,“你还年轻,不要采取太激烈的行动……我帮你些。”

“嗯?”陈太忠直视着他,老李个子比他还高,偏偏地两人离得还挺近,这让他有点微微的不适应,好半天之后之后,他笑了起来,“哈,非常感谢李的帮助,以后您有什么事情,能帮忙的我绝对不会推辞。”

“我还能有什么事情?”李继白笑一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也就是两个孩子放不下,有事的时候帮着招呼一下就行了。”

“没问题,”陈太忠很坚决地点点头,他相信李也听出来自己的意思了——“能帮忙的”我才会帮你。

李得还真是不错,曹小宝牛皮吹得挺大,但是找到的资料也是推测居多,虽然上面将王志君插手的几件事记录得明明白白,时间、地点、人物什么的都不缺,符合记叙文三要素,但是……也仅仅是记叙文,细节部分难免有臆测的嫌疑。

当然,对陈太忠来说,若是没有李继白的证据,这些也就足够了,可是偏偏地,在他离开如意居的时候,李派人递给他一个纸袋,里面不但有股权协议、银行账单等复印件,更是着意整理过的——再加上个索引,那就什么都清楚了。

这些资料,那就足够了,更难得的是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李大龙带着点醉意回来,包里居然装着市物资公司没拆分之前的出入库账本和凭单原件!

上面有问题的,都被标注了,陈太忠随便翻一翻,就能看出这些东西都是出给某两个公司的,更有那备注栏里,索性写的就是“王市长的条子”。

“这个东西,你都能搞到?”陈主任真是佩服死李大龙了,心说这王志君跟你大姨家有多大的仇口阿?

“我姨夫的弟弟,原来就是物资公司的,”李大龙多少喝了点酒,见领导夸奖自己,就仗着点酒意,把事情解释清楚——也省得领导心里添堵。

他姨夫的弟弟和儿子都在物资系统,一次公司聚餐的时候,王志君一杯酒泼到做老爹的脸上,然后破口大骂,做儿子的心里就记上仇了。

正好后来物资公司拆分的时候乱得很,他趁乱偷偷地把账本和凭单弄走了——这就是新仇旧恨口阿,父子俩同时下岗。

这个东西失踪,让王志君暴跳了阵,不过当时确实太乱了,她发现失踪都是半年多以后的事儿了,实在说不清楚是不是有人故意的。

她又等了一年多,发现没什么动静,才将此事抛在了脑后——也亏得是有这么个插曲,她才安生了一段时间,要不然她手里祸害的公司,没准还不止这些。

李大龙的姨夫早早地就问过他,这东西我给了你,你能不能把王志君拉下马?李大龙吓得都没敢接话茬,就是告诉他,你让你弟弟把这东西藏好,千万千万别让任何人知道——当时的纪检可是蔡莉,正林的领军人物。

所以,这次一见有人举报王志君,李主任心里就乐开了花,这是天上掉馅饼口阿,蔡去了政协,许上升势头看好,陈主任也强势——这扳倒王志君我就能出力啦。

不过陈主任一开始抓的是干部家属绿卡的问题,表示无意将影响扩大化,李大龙当然就不敢乱说,直到陈主任要他排这个次序,他才将王志君放到了第一位——因为他知道,这女人的屁股真的不干净。

以后这种事,要提前跟我打招呼!陈太忠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做领导的,把握住方向就行了,知道太多东西,只会更加地束手束脚,于是他点点头,“嗯,做得不错,不过以后做事,少牵扯私人恩怨。”

“我只是想干好工作,”李大龙这次可不服气了,“我还有个要求,您别说这个东西是我搞到的……王志君在通德党羽太多,传出去的话,我姨夫一家就危险了。”

“好了,别有压力,我都说你做得不错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想一想李主任未免会有点寒心,索性就顺便放个小道消息,“大龙,干……告诉你个小秘密,你可能马上就要副处了。”

“我马上副处?”李大龙听得就是一愣,他现在是副处待遇,跟真正的副处,还是有差别的。

“没准过不久还有正处待遇,”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脑子里却是琢磨,也不知道稽查办能不能升为副厅待遇——万一真要升格了,哥们儿这个正处,领导罗克敌这个副厅待遇……啧啧,真是古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