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2 被借名2683思路广

2682被借名2683思路广

2682章被借名

这次通德之行的收获,还真是不小,以陈太忠的想法,退了房连夜往回赶都行,不过想一想,这么搞真的有不体恤下属的嫌疑,终究还是忍住了,只是通知大家早点休息,明早七点准时动身。

李大龙和林震是睡在同一个标间的,记录的那位跟司机睡一个标间——只有陈主任住的是套间,不过陈主任不但级别高,他的外间还兼了会议室的职能,倒也不算太脱离群众。

李主任回房间的时候,整个身子都是轻飘飘的,他很想掩饰自己的兴奋,但是这根本是盖都盖不住的,林主任马上就发现了,“老李,有啥喜事儿啊,美得合不住嘴?”

“没啥,老婆买的股票涨停了,”李大龙随口胡说一句——陈太忠把消息告诉他,基本上是个错误的选择,这家伙的嘴非常严,根本就不可能去跟别人说什么。

“哄谁呢?”林震不屑地哼一声,他比李大龙年轻一点,不过两人级别相当,平时说话也就不需要太注意,“是从你大姨那儿弄到材料了吧?”

“喂喂,这你可是不能乱说,”李大龙一听就着急了,这也是他要隐瞒的事情,不过相较而言,此事保密的程度是要差一点,“王志君心狠手辣,你这话传出去,没准我大姨一家要有麻烦。”

“你放心,我不乱说,”林主任见他这副模样,笑着点点头,我就知道你肯定有收获了,然而,在落实了这个猜测之后,他禁不住又生出点别的想法来——就算你搞到一些资料,也没必要高兴成这样吧?往常你可是很稳重的,难道说陈主任……答应了什么?

接下来就是一宿无话了,第二天早上六点二十,大家起来洗漱收拾衣物,林主任这才惊讶地发现,李主任居然两眼满是红丝,“你这一晚上没睡?”

“我这人睡觉,有时候认床,”李大龙有气无力地笑一笑,顺便还打个哈欠,他真是折腾了一晚上,想到那“正处待遇”,就怎么都睡不着。

收拾齐整之后,就是六点四十了,到食堂,正好赶上刚开始摆放的早饭,十分钟匆匆解决战斗,车出宾馆的时候,不过六点五十五。

然而,陈太忠选择的这个时候,还不是很理想,八点钟车行到半路的时候,自来水公司的王总打来了电话,“陈主任,来通德了也不说一声?”

这位是凤凰自来水公司老总刘彬的关系,当初通德沙湖的水质问题差点被热点访谈曝光,陈太忠帮着活动了一下,算是老交情了,不过上次通玉事件里,老王没帮上忙,这关系算是不尴不尬地放在那儿了。

“最近事儿多,通德市的好多朋友,我都没时间去看,”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你小子还不算我的朋友呢,“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再有五十分钟就到素波了。”

“走了?”王总听得就是一惊,听得出来,这是真正的惊讶,“陈主任你这不声不响就走了?”

“那下回我从通德走,跟王总你汇报一声,”陈太忠听得这叫个火大,说不得不阴不阳地顶一句,本来咱俩就不熟,你还欠着我的人情,更别说我不但比你官大,而且我还是省委的——有你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

“唉,陈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王总再迷糊,也听出陈主任的不满之意了,而且对于深谙尊卑的他来说,自己的话确实说得冒了——两人就没这交情,“我的意思是说,您好歹来一次,我怎么也该尽一尽地主之谊不是?”

“哦,那谢谢了,我还在开车,就这样吧,”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嘴巴撇一撇,嘿,姓王的这个电话,真有这么简单吗?

九点半的时候,两辆车开进了省委宣教部,秦连成接了陈太忠的电话,就在办公室里等着,拿到他汇总的三方面的材料之后,信手翻一翻,轻笑一声,“看起来,没必要去核实王志君女儿的绿卡问题了?”

“我可是查绿卡问题去的,”陈太忠听得笑一笑,“反正让省纪检委看着办吧,他们想怎么处理那随便,我只有一个要求,最后处理结果,要附加上绿卡问题,我就是想让别人看明白,她是因为不配合咱文明办的行动,才倒的霉。”

“这就……俩了,”秦连成笑一笑,伸出右手食中二指,“俩厅级干部了,昨天江川递上来报告了,申请提前改非……他说不知道自己的爱人和女儿入了美国国籍,前一阵调查表填写有误,辜负了组织的信任,有愧张州人民的期待。”

“什么?”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倒吸一口凉气,“老主任,我真的……真的是啥也没做,跟我无关的,别人想怎么收拾他,我无所谓。”

“哈,我当然知道跟你无关了,”秦连成笑了起来,他跟小家伙真的是不见外,所以话说得非常直,“他的麻烦,比王志君多得多了,惦记他的主儿,个头都大着呢……”

“你想啊,就你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搞定王志君了——起码也是要纪检委调查,双规也是正常的……那他的压力,得有多大?”

但是……他可以病退啊,陈太忠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江川在申请改非之前,要整出这么个幺蛾子来,关键是,“这事儿我压根儿就不知道,他就算卖好……也提前通知我一声嘛。”

“这很正常啊,他犯的这些事儿里,就是调查表这个事,他的性质是最轻的,所以他捡这个来说,”秦连成的嘴巴撇一撇,“他总不能捡性质最严重的说吧?”

“可是前一阵,我也没给他留面子,曝光了张州很多事呢,”陈太忠的眉头,皱得越发地紧了——我也是要收拾他的人,他不恨我就不错了,怎么就想起来帮衬我一把呢?

就算这帮衬我一下,能换得我的不追究,可是这“不追究”三字,终是一厢情愿,这厮总该提前跟我说一声,才能落实这个人情……真是古怪啊。

“想不明白?”秦连成笑吟吟地看着他。

“我就是个粗人,不明白的事儿多了,”陈太忠笑了起来,“所以请老主任给我解惑,您一定是明白了,做为领导,那就有指导我的义务。”

“切,不是吧?”秦连成冷哼一声,沉着脸看他,“你一定是想从我这儿听到夸奖。”

“夸……奖?”陈太忠真是一脸的茫然,您是说我……周身洋溢着王霸之气,所以江川在被我曝光之后,就屈膝跪倒纳头便拜,决定做我的小弟了?

“哎呀,你怎么反应不过来呢?”秦连成抬手抹一抹额头,很是无奈的样子,“这第一点,他这么说的话,你是不会再追究他了,对吧?”

“那是,他给我面子了……嗯,错了,是他配合文明办的工作了,我自然不会再追究他了,”某人继续点头。

“其二呢,这个错误不算严重,他不需要引咎辞职,申请一下提前改非就行了……他还是舍不得眼下的待遇啊,”秦连成叹口气,“这第三点,他用这个理由申请,别人想再在他身上做别的文章,就要考虑你肯不肯答应了。”

“什么?”陈太忠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合着哥们成了江川的保护伞啦?

我曝光他半天,反倒成了保护伞,这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是他细细一想,江川这个决定,还真是不错,老秦说我想从他那儿听到夸奖,约莫就是说我在天南也有一定份量了,别人听到我插手什么事儿,想碰撞的话,也要掂量一下合适不合适——这也是,哥们儿是黄家的代言人呢。

那厮要给别人一个“我和黄家已经达成默契”的印象,陈太忠想到这里,心里就有点恼怒,“但是我真没跟他接触过,他这是一厢情愿,我不认!”

“可是,他确实是推动了文明办的工作,你心里也承认,”秦连成苦笑一声,接着又叹口气看向他,“而且,既然是达成默契了……别人认就行了,你认不认的,很重要吗?”

“那是……不太重要,”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官场里讲的就是一个默契,强调的就是心领神会,尤其是有点档次的领导,只相信自己看到的现象,他就算拿个喇叭大声嚷嚷,别人也未必就肯相信,他并没有答应江川任何事。

可是,想到就这么帮江川顶雷了,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虽然,江书记确实是配合了他的工作,“这人也真会算计。”

“关键是你不好说话,也是有名的,”秦连成叹口气,指出问题的所在,“他没胆子跟你商量,只能这么先斩后奏了……万一你不答应呢?”

“所以……这就是两个厅级干部了?”陈太忠苦笑一声,“目前因为这个调查表倒霉的?”

“没错,”秦主任微微点头。

2683章思路广

陈太忠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好半天才叹口气,“老主任您看,我现在……是不是太活跃了一点?”

“稍微静一静,也是好事……啧,我心里也矛盾呢,”秦连成也苦笑一声,手下能干这绝对是好事,但是太能干,得罪太多的话,却也是麻烦。

尤其是这家伙连着折腾了两个厅级干部,他刚才给许绍辉打电话,说小陈可能掌握了王志君的一些线索之后,连许书记都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来了一句,“这家伙也太能干了……他不会是觉得我这儿厅级干部的指标没完成吧?”

当然,这样的话,秦主任不会跟他说,“歇两天也好,等开始处理王志君了,别人看在眼里,知道文明办不好惹,咱的目的就达到了。”

“还要等两天?”陈太忠听得呲牙咧嘴,他一向信奉报仇须趁早,更别说这次他还有杀鸡儆猴的想法,就觉得这两天时间都有点长,“这不是……证据确凿了吗?”

“确凿了也得核实,账本还不得有人看?有些证据……还要验证一下真假,”秦连成苦笑着一摊手,其实他很清楚陈太忠的性格,这些东西应该不会假了——就算没有这些,小陈想收拾谁,还用得着造假吗?

然而,程序就是程序,“纪检监察工作必须慎重,许书记也是个有原则的人,这年头像他这么注重形象的干部,不多了。”

人家黄家也注意形象,中纪委的人说用就用上了!陈太忠心里暗暗腹诽一句,肃穆地微微点头,“也是,想办成铁案,就应该这样。”

“铁……案?”秦连成缓缓地咀嚼一下这俩字,接着哭笑不得地摇摇头,“铁不铁的……我也说不好,看许书记的意思了,而且你现在太高调了,一个省委委员就让你这么搞下来了!”

“这跟我根本无关,”陈太忠悻悻地回一句嘴,想到许绍辉又可能用自己辛苦搜集来的资料卖人情,他心里真的太不平衡了,“我这人就没啥大局感,王志君的事情要是处理不好,我还要往上捅!”

“啧,”秦连成无可奈何地咂巴一下嘴巴,沉吟好一阵才苦笑一声,有这么强势的手下,也真的令他困惑,“按说,绍辉是嫉恶如仇的,这种话以后你不要再说。”

“张州谁会上?”陈太忠见老主任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也不好意思再逼迫,少不得就要八卦一下,“杜毅的人?”

“这我还真不知道,”秦连成摇摇头,“反正就是杜毅和蒋世方在争了,那个地方很要命的,一般人也没胆子打那个主意。”

是你到了文明办,许绍辉就不好再出声了吧?陈太忠心里暗笑,他可不认为许绍辉胆子有多小,不过这一拨大轮换,是以老秦为开头的,许系人马先拔了头筹,接下来的忍让也是必须的——他虽是三号人物,可不管怎么说,前两位那是正部,这就是天堑一般的差距。

不过这次位置多多,正林那边有常务副未定,张州市委书记要提前下,通德的党群书记也是这几天的事儿了,这不仅仅是三个位置那么简单,一流转起来那是大轮换,我是不是……该跟小白好好谋划一下了?

上次文明办马勉走人,他没跟吴言说,就被白市长好一顿抱怨,这次他就要记住了,不管能不能成,都要替小白打算一下,至于说戴复啥啥的……回头再说吧,戴主席你也不是没组织的,难道不是吗?

打着这个主意,他恍恍惚惚地离开了秦主任办公室,却是一不小心,差一点撞上迎面而来的华安,“嗯?”

华主任最近这日子,过得才叫了个苦,自打马勉调走之后,他的行情直线下降,真要说起来,他也没有做过什么大恶事,不过往日里他仗着马主任的信任,东撩拨一下西挑逗一番,那也是常事了,尤其在必要的时候,他要出面替马主任做恶人。

所以他在文明办的口碑,一直不是太好,不过他不在意,在华主任想来,马主任是会走到正厅之后再离开文明办,这不是一朝一夕能达到的,而他有大把的时间完成角色转换。

不成想一夜之间,马主任就高升了,不但高升,连位置都动了,直接进了中央,华安心里这个苦啊,那是没办法说了。

秦连成来了之后,倒是暂时没动他,不过想保住这个位子,估计难度也大,所以他就常来秦主任跟前转一转,做好大管家的本分。

按说他还有一层倚靠,那就是宣教部长潘剑屏,马勉是潘部长的爱将,他在部长面前也是挂了号的,秦连成想动他,要考虑这层因素。

然而话不是那么说的,这是他的倚仗,但同时也是他的短板——秦主任能容忍一个跟大老板走得近的管家在自己眼前晃吗?

“陈主任,”华主任笑眯眯地点头,“才回来就上班?您要注意身体。”

“嗯嗯,”陈太忠点点头,走出好久才反应过来,这家伙现在真是低调了好多,要说马勉调走一事损失最大的,就该是他了吧?

走进办公室,又是一堆零碎事儿等着他处理,他想打个电话给吴言都没时间,大约在十点多的时候,李大龙红着眼睛走了进来,“陈主任……您忙不忙?”

“咦,你这眼睛是怎么回事?”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昨晚没睡好?”

“我是说……这个,我一直在琢磨您昨天的话,”李主任苦笑一声,“想来想去有点不明白,就想请您指示一下,这个正处待遇,它是怎么回事?”

“进步了,不是好事儿吗?”陈太忠听得越发地奇怪了,他犹豫一下,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将虚掩的房门碰实,随即一皱眉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我是想说,其实我跟罗主任,配合得一直不错,”李大龙嘴角**一下,他昨天一开始是兴奋,但是再一琢磨就吓坏了,副处待遇升副处也就罢了,还可能升为正处待遇,这是……罗克敌要悲剧了吗?

“嗯?”陈太忠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家伙的所指,禁不住笑了起来,当然,李主任的忌惮是可以理解的,要知道罗克敌可是潘剑屏点将点过来的。

“呵呵,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他摇摇头,心说我本来是要告你个好消息,不成想搞得你心惊胆战,“我是听秦主任说,大家要是能再接再厉,让文明办上个新台阶,那他就有意争取一下,让大家都上个台阶。”

“啊,”李大龙听得就是一愣,好半天才一个激灵,“您是说咱文明办……要升级了?”

“是有这个可能,但是需要大家的配合,”陈太忠点点头,看着他红红的眼睛,禁不住又笑一声,“到时候不光是你进步……你不会因为这个失望吧?”

“哪儿呢?这我就放心了,”李大龙长出一口气,本来是他一个人进步,现在是全体进步,他心里肯定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领导肯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那也是不见外。

事实上,他确实放下了一块心病,“这个‘正处待遇’折腾得我一晚上没睡,净是胡思乱想了,其实我们同事之间,配合也是很愉快的。”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咱们都是干工作的,同事之间尽量做到相互信任,不要抽后腿,这么一来,还愁工作上不去吗?”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你愿意跟领导交心,这是好事儿,“其实这个消息,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了。”

“我一定守口如瓶,”李大龙不住地点头。

“你也可以……适当地放一放风,关键是要调动大家的积极性,”陈太忠意味深长地笑一笑,他相信对方能理解自己的话里的意思——这家伙思路宽广得吓人。

李大龙又眨巴眨巴红红的眼睛,然后笑着点点头,“您放心,保证完成领导们交给我的任务。”

“领导们”三个字,就道尽一切了——当然,若是他理解错误,想必陈主任要纠正他的措辞,反正不管怎么说,陈主任肯让他出面放这个风,本身也是一种信任。

这家伙心思这么灵活,放在纪检委可是可惜了,陈太忠笑着抬一抬手,示意他离开,结果他才一开门,就看到洪涛洪主任正要抬手敲门。

“太忠忙呢?”洪主任笑嘻嘻打个招呼,“我就是路过看一看,回头有空,一起坐一坐?”

“一定一定,”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不过这几天怕是够呛,一大堆事儿等着呢,有空的话,我给您打电话。”

他一直忙到中午十一点半,才得以偷空给吴言打个电话,响了两声之后果断地挂掉,不成想那边反手就将电话打了回来,“嗯……我正在去素波的路上,什么事儿?”

“那就见面再说吧,”陈太忠挂了电话,脑子里浮现出小白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可能的**反应,禁不住摸着下巴**笑一声,不成想就在这个时候,李云彤推门进来,见到他这个表情,登时就吓了一跳,“陈主任您这笑容,很……那啥。”

这门庭若市的,我还能不能有点隐私了?陈主任有些悲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