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4 -2685闻风而动凌晨还有

2684 2685闻风而动(凌晨还有)

2684章闻风而动事实证明,陈太忠在通德市委放肆的事儿,真的是不招人待见,李云彤都听说了此事,当然,她不是从稽查办听说的,跟着去的那四位都是守口如瓶——就算人家会私下议论,谁还敢让她听见?

她的消息来自部里,宣教部女人本来就比较多,说起来陈主任在市委里打女人,她们就认为不应该——那女人再怎么不对,你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能动手呢?

李云彤在部里也有好姐妹,那边传来消息,据说通德的党群书记发话了,要来省里告状,省里不管的话她就要去中央——比如说全国妇联啥的。“那就是个二货,”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有心劝李云彤一句,你不要这么八卦了,可是转念一想,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她也是一心为自己好,而做领导的也需要有一定的耳目,于是笑一笑,“你不要理她,过两天她就去省纪检委喝茶了——这话不许跟别人说啊。”

“不该说的,我从来不说,”傻大姐郑重地点点头,当然,这话的真实性,只能留待让历史去考证了,然后她嘴巴动一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该说的,你尽管说,”陈太忠无奈地撇撇嘴,自己的阵营里多了这么一个活宝,也真是让人——权当是赏心悦目的代价吧。

“张强的领导,省图的贺馆长,想跟您坐一坐,”李云彤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发话了,“嗯,其实我就是传个话。”

“我是让你说‘该说的’,这不该说的你说个啥?”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张强虽然是李云彤的老公,但是他对此人的印象非常不好,所以就不肯留面子,“省图的馆长——嘿,想见我,自己来宣教部排队。”

“我就是这么跟他说的,”李云彤对自己的老公,也是相当地不满意,见领导回了自己,这心里就更郁闷了,少不得出言辩解,“他非要让我试一试,唉。”

“这种男人——嘿,”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说到坐一坐,他却是猛地想起另一件事来,“洪涛是不是最近总在我这儿晃悠?”

李云彤想一想,最终是摇摇头,“没有吧?”

没有就好,陈太忠叹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洪涛知道了正林有干部挂职锻炼的机会,来找自己关拜托,那是潘部长拍板的事儿,跟我无关。

他对现今干部们的嗅觉,已经佩服到不能再佩服了,洪主任就算路过一下,他也要生出种种警惕的心理。

按下葫芦浮起瓢,陈太忠的事儿实在太多了,下午的时候,他接到了陈洁的电话,大致是说青旺那边有个希望小学落成,是北京容总捐助的五十所小学之一,下周一你去参加一下仪式吧。

这容总就是当初想拐了葛瑞丝和贝拉走的那厮,后来陈太忠出面,逼着疯狗赵晨剁了中间人的手,容总也得了命令,在天南建五十所希望小学才能获得原谅——你可以不建,但是后果自负。

按说容总是没能力在这么短时间内建起希望小学的,但是希望工程的款项从来都结的不利索,有人就说了,你认了这个在建的学校前面的账,那荣誉就归你了。

容迪克本来对此兴趣不大,但是这转让方诚意十足,说你别担心我们坑你,到目前为止,建这个学校我们花了七万五,现在你只需要出七万,这些就全算到你的头上了——我们真的是被拖欠怕了!

可是这七万,还是达不到陈太忠要求的最少十万带图书馆的地步,容总灵机一动,天南的冬天也很冷,我给学校上一套供暖设施吧。

供暖设施——暖气是不可能了,那玩意儿一上,就铁铁地超出预算了,总在每个教室里安个灶台,可以生火取暖,还可以烧个水热热饭啥的。陈洁说这属于精神文明建设,陈太忠却是坚决不去,“这是教育系统的事儿,我就是引见这么个人过去,真要参加什么仪式——不合适!”

他现在是怕了各种莫名其妙的仪式了,这仪式后面不定藏着什么味道呢,江川能被他“感化”,李大龙能想到罗克敌可能“出事”,这个官场——真的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惊喜。

当然,他带给小白的惊喜,应该是实实在在的。

吴言来素波,下午参加一个省里组织的农副产品结构研讨会,半官方性质的,不甚重要,在开完会之后,她甚至不想参加最后的会餐,说自己还有事就要离场。

举办方当然不舍得让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市长就这么走掉,不过吴市长早已见惯了类似的场面,面无表情地坚持一下就行了,换个别的副市长,对方大概还能再纠缠一下,但是如此美艳的女市长,那还真不方便纠缠了。

她腾出了时间,陈太忠却是没空了,天涯科技厅的人来省科技厅交流,办公室主任成克己也来了,点名要见陈主任,陈某人就算再忙,陪一顿饭总是必须的,饭后他一个电话把田强喊过来,要田公子帮自己招呼好成主任——人在官场,就是这样那样的身不由己。

所以陈太忠见到吴言的时候,就是晚上七点半了,两人坐在宾馆套房里,说起了最近天南的事情,钟秘书在一边端茶倒水,倒也没什么避讳。

小白静静地听他说完之后,就皱着眉头琢磨了起来,好半天才遗憾地叹口气,“啧,也没有我合适去的地方啊。”

“这么多位子,居然你没有看得上眼的?”陈太忠听得真是相当地无语了,连文明办主任你都能看上,现在这挑花眼了吧?

吴市长沉吟半天,才干脆地点出了其中的要害,“要是来省里没问题,去别的地方,工作真的不好开展,除非给个常委,要不然——女性干部真的很难。”

她在进入官场之初,是吃过亏的,也就是侥幸被章尧东看中,才开始了她的腾飞之路,到后来得了陈太忠的帮助,那就是如虎添翼了。

进省里的话,她还能得到陈太忠的襄助,陈某人在省里的能量那不是吹的,但是去别的市做个副市长什么的,就不太保险了——尤其是,她还是如此年轻貌美。

说穿了是她也明白,自己这三十二岁的副市长已经是顶天了,想再加个市委常委都得再等那么一两年——去别的地市,若是能给她一个常委会举手的权力,那她就多了一项自保的法门,没有的话真的没意思。

倒是在凤凰市,就算章尧东上进走了,吴市长也无所畏惧,她在这里势力雄厚,而且凤凰还是陈太忠的大本营,谁敢欺负她?

你这进取心——有点不足,陈太忠听得煞是无趣,不过他也承认,她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女性干部在官场中,优点和缺点都是相当明显,“看来又让你白高兴一场了。”

“现在我也挺高兴啊,”吴言听得就笑,很开心的那种,“知道你这么能干,连江川都要打你的旗号退居二线,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是啊,”钟韵秋忙完了在旁边坐下,笑着点点头,“太忠,凤凰市大部分干部,哪里看得到吴市长这种笑容?也就是你有这个眼福。”

她听这一番话,也是听得心惊肉跳,倒不是说她惊讶陈太忠的能力,这只是一方面,吴言不想离开凤凰,她是更不想让吴市长走,而且,就算吴市长能带走她,去别的地市,条件也不会比凤凰好——除非那个城市是素波。**

“你觉得江川下了的话,谁能上?”其实,吴言对推演这种事儿,也是很感兴趣,尤其是她从陈太忠这儿得到的消息,不但比别人早,而且也全面,她甚至有种感觉,自己是站在蒋世方或者杜毅的角度来看这一盘棋的。

“我可没兴趣琢磨这个,”然而,总是有煞风景的人的,陈太忠探手去拿桌上的茶杯,“十有八九是杜毅的人,蒋世方的可能性,真的很”

“要是能从省委下去人,吴市长可以考虑一下那个人的位子吧?”钟韵秋问一句,由于担心犯了常识性错误,她的声音非常地低。

“这个不可能,”陈太忠笑着摇头,“省委要下去人的话,绝对是闫昱坤之类的资深正厅,小白哪里干得了组织部常务副部长?”

“再乱叫,翻脸了啊,”吴言白他一眼,眼神中却满是宜嗔宜喜的风情,“那我可以干个普通副部长不是?”

“想那么多也没用,走一步看一步吧,”陈太忠苦笑一声,他自然听得出,小白不是真的要干组织部副部长,她只是表示,这位子一旦轮转起来,没准就有合适她的角色了,然而——这种变幻连杜毅都不敢计算,他吃多了撑的去琢磨?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白市长的情绪不错,居然不肯放他回湖滨小区,缠绵了半宿之后,还要钻在他怀里入睡,“不许走,你个没良心的——多久没有回凤凰了?”

2685章闻风而动(下)第二天是周四,陈太忠才一上班,许纯良就打电话过来,说是下午西门子的舒泽先生要来素波,“接人不用你,但是晚饭你得作陪。”

“有没有搞错?没空!”陈太忠很坚决地拒绝了,“你要是想找我聊天,八点半以后去湖滨小区,西门子就很大吗?”

“我说,你用省纪检委用得很方便嘛,”许纯良气得在那边喊了起来,“你知道不?粮食厅的事儿,都扯出来侯国范了,替你压这点破事儿,容易吗?”

粮食厅办公室主任李强就抖搂出来不少事,查储备粮的问题时,张峰确实是跑了,但是只查王珊琳的善林公司,也查出不少问题来,要说侯国范没有点领导责任,那真是傻瓜都不相信——起码侯大勇就被人提起好多次。

当然,查厅级干部要慎重,可是侯厅长坐得稳稳的,根本不在省纪检委的活动——事实上,这是一个正确的态度,有简泊云作保,陈太忠也表示放过他了,他最好的选择就是尽量低调,再四处求人的话,那是自己找不自在。

许绍辉也能理解这样的心态,毕竟是招呼打到了,但是下面人请示的时候,他还得做出相应的暗示,对许书记来说,这肯定算是送人情嘛。

“不容易也得压,你早答应过我的,”陈太忠哪里肯吃他这一套?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更何况许纯良这厮早就远离了君子,“一个人情你要卖几次?纯良你是越来越不纯良了。”

“是蒋君蓉的意思,”许纯良终于扛不住,说了实话,“她说你要是能露面,开发区就多拨两亩出来,给咱凤凰人拿来办公和住宿用——你看着办吧。”

开发区用生产的土地和配套设施,是早就商量好的,折抵的费用已经是固定数字了,不过开发区位于市郊,多给两亩地也不过就是二十万左右,陈太忠一时气结,“我说纯良,为了二十来万,你就把兄弟卖了?”

“加上配套设施,就是小三十万了,买你个露脸嘛,”许纯良回答得理直气壮,“你总不能看着咱凤凰人租房子住吧?”

“我记得什么玉女派掌门,跟别人吃个饭,要一百多万呢,”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句,“这国家干部的身价,低了点。”

“那是炒作,而且,你早就不清纯了!”许纯良气得啪地一声压了电话。

“素质,素质啊,”陈太忠对着手机,无语地摇摇头,哥们儿不是拿乔,是真的忙,你咋就不知道体谅一下呢?

他确实忙,下一刻他的手机就又响了,来电话的是林业厅厅长李无锋,他热情地寒暄了两句之后,就单刀直入,“我昨天听陈省长说,你去了一趟通德,我想冒昧地问你一句——这个王志君,你打算怎么处理?”

头疼啊,陈太忠一听是他关心此事,真是有点头大,李无锋能上位,跟蒙艺和陈洁的交换有关,不过不管怎么说,帮自己的同学求情也好,是帮忙引见小白也罢,李厅长都是给足了陈某人面这固然是看在陈洁的份儿上,但也是老李的人情。

可是,我想扳倒王志君,是获得了李继白支持的,而这李继白跟陈洁关系也好,李无锋你这么问,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怎么处这我也不好说,反正她欺骗组织了,”陈主任沉吟一下,婉转地表示,“对她的处理,还在讨论中,我一个小正处,左右不了局面。”

“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李无锋笑一笑,说话还真的直接,“你们有决定了之后,你跟我说一声,可以吗?”

“这个没问题,”陈太忠笑一笑,挂了电话之后,脑子又在不住了,李厅长这个电话打得没头没脑的,又是个什么状况?

官场混得越久,越觉得智商不够啊,陈主任叹口气,捋一捋脑子里的思路,抬手又给罗克敌拨个电话,“老罗,跟省旅游局联系一下,看看他们副局长杨滨什么时候在,说咱文明办有点事情要跟他了解。”

这个杨滨也是被人实名举报的,举报者是外地一家做酒店用品的公司,这公司的人也真是大能,寄来的居然是刻录的光盘——光盘里有几张照片。

其中一张照片,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一手持绿卡一手作个“V”的造型,笑得阳光灿烂,身后背景是纽约自由女神像,上面还有时间日期什么的。

举报信上说,这年轻人是杨滨的儿子杨爱华——这有其他照片为证,还说他们手里还有大量的照片,不过想来——这个就够了吧?

绿卡其实很小,但是遗憾的是,这是数码相机拍的,而这机子的像素还不低,局部放大的话,可以隐约看得出,那确实是张绿卡——他也没必要拿个别的东西站在哪里照相不是?

严格地来说,杨滨还不算在那三个“证据充分”的里面,不过排前五是够了,陈太忠得了秦连成的叮嘱,知道自己现在不合适再下去搞风搞雨,但是省旅游局就在素波,问一下总没什么问题吧?

罗克敌欣然地接受了任务,大概是半个小时之后,他过来汇报,“罗局长说,刘局长应该是下午有时间,他会安排的——我能跟您一起去吗?”

这省旅游局是二级局结构,局长罗玉树也不过是个副厅,那杨滨也就是个正处,罗主任面对此人毫无压力,看来是想跟着领导威风一把。

“嗯——行,再让邱主任派个人跟着就行了,”陈太忠点点头,秦连成有指示了,那他索性连林震和李大龙都不带了,“我也就带你们了解几个人,以后的担子,还得你独立承担。”

“我也是这么想的,”罗主任笑眯眯地点点头。

陈主任计划得倒是不错,下午去趟旅游局,晚上接待西门子,不成想就在上午十一点的时候,高云风带着一个男人,走进了他办公室。

杨滨?陈太忠的眼睛登时就是一眯,他没见过杨滨,不过,他手里有照片不是?所以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男人,于是不满意地瞪一眼高云风,“你这——挺会大包大揽的啊。”

“太忠,给个面子,”高云风笑一笑,又冲杨滨努一努嘴,杨局长倒是不端架子,轻手轻脚地将门虚掩上。

“这是杨局长吧?”陈太忠冲抬手指一指杨滨,接着不耐烦地叹口气,“我说云风——你知道你在掺乎什么吗?”

杨滨却是没想到,陈主任一眼就认出了自己,他嘴角**一下,勉力挤出个笑容,走上前来伸出双手,也顾不得计较对方是坐着的,“陈主任您好,久仰了——一直想拜会您,只不过没找到机会。”

陈太忠伸出一只手,很随意地同对方握一下,然后一指面前的沙发,“坐下说话。”

杨局长倒退着身子,小心地坐到了沙发上,陈主任却是随手拿起一张报纸看了起来,也不理眼前这二位,就这么晾着——这不但是他要表现自己的权威,也是变相地表示不满。

高云风对这一套不熟,心说以咱俩这关系,你这么搞是什么意思,他犹豫一下,身子一动才待说话,不成想杨滨拉他一把,微微摇一下头。

陈主任看报纸看了差不多两分来钟,华安推门进来了,一看这场面,二话不说就退出了房间——我咋总来不对时候呢?

陈太忠足足看了五分钟的报纸,才抬起头来,“杨局长你不是下午才有时间吗?”

“我提前从会场退会啦,”杨滨苦笑一声,“我哪能等着让您上门找我谈话?”

陈太忠也不接口,只是微微地点一下头,要看对方如何说话。

他这么一搞,杨滨可是卡壳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又不敢问“您找我要谈什么”,只能苦着脸看一眼高云风。

其实杨局长上午就没事,有个会也是可去可不去的——细说起来,还要从旅游局一把手罗局长那儿说起。

罗玉树是许绍辉在的时候提拔起来的,今天他一听说文明办的人要约见杨滨,心里就有点拿不准近文明办的风头很劲,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还好,文明办新任主任秦连成是铁杆许系人马,罗局长跟秦主任不是很熟,但是他跟许书记熟,就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老省长你看,省文明办的稽查办要找我的一个副局长谈话,我这边需要怎么配合吗?

啧,许绍辉一听就明白了,于是告诉他,文明办前天去了一趟通德市委,我纪检委这儿就多了点材料,很要命的材料,你——嗯,尽量配合吧。

罗局长得到这个答案,二话不说就先指示办公室,把文明办的约见拖到下午,然后才开始了解事情经过。

通德市委的事儿闹得挺大,不多时他就了解到了情况,心里就明白了——陈太忠不但当场动手,还整了王志君的黑材料,“很要命”的那种。

那么,杨滨你自求多福吧,罗局长跟杨局长关系一般,不过这好歹是他旅游局的人,不管是为了形象还是为了解除隐患,他略略提醒一下总是应该的。

(预定九月保底月票,惯例,凌晨还有加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