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7 -2688各有手段

2687 2688各有手段(求保底月票)

2687章各有手段(上)

果然是那话儿!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

要有值得介绍的专家,黄汉祥早就介绍了,而且以老黄的性子,就算临时找到俩专家,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不比什么强?

黄二伯是怕我干脆地在电话里推了,所以才直接让人找上门,陈太忠很明白这因果,可是他真的有点不舒服,“为什么是我呢?手机生产又不归我管!”

“那还不是因为你面子大?”王司长笑一笑,很直接地回答,“你介绍的人,别人不会随便开除。”

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通讯产品领域出现这类事情,他是真的能理解,更别说是给国外运营商做的定制机了,不过对方的坦率,让他有点无法忍受,“你说的这是专家呢,还是来祸害人的?”

“外聘人员,存在朝不保夕的可能性,”王司长还在笑,“外聘人员”四个字他说得极慢,那寓意就很明显了,“所以要找一个强力一点的靠山,你放心,他们不会祸害自己的老板,更可能是……什么都不做。”

事实上,还有些理由,是他没打算说的,那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和他的朋友,不但跟西门子有合作,更是跟沃达丰有些渊源,那么就算万一出点纰漏,那两家发现“专家”引荐人是他的话,应该会相对地好说话一点。

陈太忠没想到,还有人这么算计他,不过他还是意识到子类似的隐忧,“这个万一—这俩专家徒有虚表.技术不过关,可能会给天南的手机产业带来巨大的损失,这是我不能容忍的。”本文字由官仙吧倾城提供。

你要是想在手机上装后门,我无所谓,但是你这后门技术若不过关.被人发现的话,别说出口创汇了,没准都要遭索赔……到时候这算谁的?

风险从来都是跟收益成正比的,没有牺牲哪来的胜利?王司长不以为然地腹诽着,却是笑着微微点头,“你的顾虑有道理,但是我保证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两人聊了半天,其实都没有明白地说内容,不过既然都是明白人.也就没必要说得那么**,然而,听到这话之后,陈太忠不干了,“王司长你能保证,那当然好了,您的地位也配得上这个保证,可是.万一出事,赔偿找您要吗?”

他不是没有大局感,也不是不懂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可是大家都知道,陈某人是个小集休主义情结很浓的家伙,想到天南的手机产业可能受到影响,gdp可能受到影响,这他就不肯答应了。

事实上.他是不能容忍事情砸在自己手里,没错,国家安全很重要.那么你们完全可以去找蒋君蓉谈.去找许纯良谈,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出面呢?将来有什么问题,耻辱柱上的名字可是“陈太忠”!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陈某人不太放心有关部门的办事能力,论专业性的话,他可能远不如对方,但是做同样的事情,他敢保证自己绝对敬业,而别人能不能像他一般百分之百地投入,费尽心机维护这个局面,那就很难讲了。

在这个社会里生存,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敬业身上,是不现实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主动权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好。

“你想得多了,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搞清楚核心技术,而且优先寻找的是隐患,”王司长终于开始正面回答问题。

但是他的脸上,却是带着淡淡的笑意,正是一副宾主言谈正欢的模样,“国内国际做通信产品的企业多了,你听说过国际上出现大量类似的负面新闻吗?都是有规矩和默契的。”

陈太忠却是不被他的话所动,甚至,他很敏锐地指出,你在回避正面回答,“那么我就直说了,你的要求我答应了,万一产生相关损失,我是会找你的。”

看到对方笑而不答,一脸雍容的模样,少不得他再强调一下,“我这人一向说到做到,说找你就一定找你,不找别人。”

你这么搞就没意思了吧?王司长也有点恼火了,话我都给你解释得明明白白的了,你非要针对我个人,这是组织上的意思,你当我闲得没事干,喜欢听一百多万部手机的墙根儿?

你小子怪不得名声挺臭呢,他知道面前这厮在欧洲的时候,就不怎么买类似的账,所以虽是愤怒,却也能理解,“反正要变更设计的时候,你还有机会提出异议,对吧?我只是告诉你,那真的是专家,你想请都请不到的专家,对你的手机生产只有好处。”

陈太忠被他后面强调的话说动了,于是点点头,“行,我就认王司长你了。”

无聊不无聊啊你?王司长听到这话里还隐隐有威胁的意思,真是有点无奈,不过对他来说,装聋作哑也是强项了,于是笑一笑,“其实我的主业,还是部里的工作,有些东西不过是帮着联系一下罢了。”

这个话,陈太忠还真的愿意相信,好歹也是副厅的干部了,有关部门的厅级干部再多,也不能到处乱铺吧?没错,信产部外事司是很敏感的地方,但是……你占一个位子,别人就少一个位子不是?

然而,想一想这中央部委的副厅,就相当于是省里的副处甚至还不如,他这心里又有点动摇。

不过已经谈到了这个地步,再计较也没啥意思了,正经是有些东西,不知道要比知道了好,于是他话题一转,“对了,牛司长最近怎么样啊?”

我都跟你说了,这跟我无关的,王司长心里有点腻歪,可是他还得回答这个问题,以表示信产部才是他的主业,“他被停职了……在一个他负责的接待会上,井部长跟他要发言稿.他居然说稿子找不见了,然后就……”

“嘿,”陈太忠笑了起来,一时间好奇心大起,“怎条回事?王司长您给讲讲?”

王司长很无奈地看他一眼.我说你这都是什么心态啊?当然,按说这个要求不过分,毕竟一在部委一在地方,嚼谷两句八卦无所谓,可是咱俩没那份交情吧?

怪不得你能跟黄老二搞到一块呢,都是这副德行,他笑着摇摇头,“出来时间不短了.我要回去了.要不然就一一一一一有点失礼了。”

失礼事小,引起些无端的猜测才划不来,陈太忠知道这道理,笑着点点头,等人走了,自己又随便拨打两个电话,才施施然回去。

八点钟的时候他告辞离开,车在半路就拨通子黄汉祥的手机.”黄二伯,听说您给手机项目找了俩专家,有没有这回事?”

“嗯,天南是我老家,又是涉外项目,我很重视,支援家乡建设我义不容辞”,黄汉祥打着官腔回答.听得出来,他现在又喝得差不多了。

你现在就不避讳,就想起来天南是你老家了?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无语.不过老黄用这种态度说话.他还真没什么好的应对手段“不会搞砸了吧?”

“我介绍的人,怎么可能砸了了也有你嘛.”黄汉祥满不在乎地回答,“没准他们过不了苦日子,很快就走了呢,还有事儿吗?”

“那索性不来不就完了?”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句,不过他也知道这抱怨没啥道理”,二伯,其实这一摊儿不归我管的。”

“所以才找你嘛”,黄汉祥哼一声,理直气壮地回答,“你知道不,天津九零三的老总胡睿要下了,乌法省秦阳市的市委书记也被双规了这面子我给得你够大了吧?”

不归我管所以才找我,这倒符合有关部门的行事风格,陈太忠沉吟一下,“对了,听说外事司那个牛司长丢了一份稿子?”

“你跟小阴诞巴,”黄汉祥也不是真喝多了,他知道对付这小家伙,不能讲道理,要不然这家伙的歪理能气死人,耳听得对方扯起别的事儿了,警惕心一起,索性直接将电话给了阴京华。

阴总跟陈太忠白活两句,听他是真的想知道信产部的事儿,说不得就跟他嚼谷两句”,其实也没啥,就是一般来说,井泓有人帮他写稿子”

井部长是堂堂的常务副,手底下自然不缺笔杆子,不过部委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不但对下面省份、同级兄弟部门,还要对国外,没有谁就敢说什么都懂,所以有些会议的发言稿,就是要相关的下属部门来负责准备。

井泓有准备发言稿的时候,有脱稿口述的时候,也有现场拿着别人的稿子念的时候,不过大致来说,还是他自己准备稿子的时候居多。

牛司长也知道井部长的习惯,尤其是他所处的阵营跟井泓不怎么对付,所以类似场面,井部长根本不希的跟他要稿子,没稿子宁可脱稿说两句了。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为井部长准备了发言稿,领导的事儿就没小事,不过由于这稿子从来都是备而不用,他也就没怎么在意。

这个没在意可是坏了,井部长过来之后,眼瞅着要发言了,就让自己的秘书去外事司要稿子,牛司长赶紧翻包包,然后发现……给井部长准备的稿子不翼而飞了!

井泓肯定很生气,上去脱稿演说几句之后下来,说姓牛的你这也是副司局级的干部了,这点事情都考虑不到?

还是眼里压根儿没领导啊?

停职吧一切就这么简单,要不说做领导的,想收拾下面一个小干部,真的太容易了。

2688章各有手段(下)

井泓这收拾人,真的有一套啊,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还在不住地琢磨此事。

井部长跟牛司长不是一块儿的,这谁都知道,陈太忠自问,自己要是处在井泓的位置,收拾牛司长的手段有成千上万种,但是话说回来,能这么不着痕迹,轻轻拿下此人的手段.就未必很多了。

陈某人收拾人,最常用的就是开外挂作弊,其次就是硬顶着上,但是利用规则合理地收拾人,这不是他擅长的一一所以他很有兴趣打听此事。

而这件事情.井泓做得确实有值得他借鉴的地方,没错,井部长没有仙力,但是人家有背景不是?直接硬碰硬地拿下牛司长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么搞的话,火丵药味太重,落了下乘由官仙吧倾城提供。

其实要说非常规手段,井泓肯定也不缺起码黄汉样不缺这种手段,比如说搞个窃听、迎宾车队爆胎之类的.大家都有这能力。

但是在官场里这么搞,是犯忌讳的,大抵这还都属于能理解的非常规手段,跟陈某人随随便便弄塌一座桥,那是不能比的,起码有心人一琢磨就能确定:这他妈的是人为的!

然而官场里斗争,忌讳的就是这种非常规手段,这属于破坏规则的行为.情治机关的那一套,不该随随便便去沾染,这是常识,否则的话不但让情治机关的人被动,也会让所有的干部心生厌恶:这是搞特务政治那一套吗?

有关部门,是为党和政府服务的,不能随随便便地凌驾在组织之上否则的话,这个官做得还有什么安全感?

所以井泓也没用这一套.当然,他委托人偷了那发言稿,估计也是用了点非常手段.但是这个效果.介于非常和寻常之间一一谁敢保证这是有针对性的,谁又敢保证,不是外事司自己不慎遗失的?

坑人坑到让对方无话可说.没有什么烟火气一最多就是有点诡异,这样用常规手段能达到的境界,陈太忠真是想不佩服都难。

再然后,井部长是领导牛司长是下属,略略不讲理一点,做出停职的决定,却也是有充足的理由,外事无小、事嘛,谁敢说句不对?

第二天是周五,陈太忠一上班,惯例是去潘剑屏办公室走一趟,原本他还想着再去秦连成那里转一圈呢,不成想才出部长的门,就见到秦主任迎面走来,显然也是来报到的。

两人对视一眼,微微点一下头,就这么擦肩而过,秦主任在经过他的时候,轻声说一句,“王志君双规,办好了。”

回到办公室,陈太忠就给李大龙打个电话,要他了解一下情况,约莫一个小时之后,李主任过来了,“刚才那边刚开了会,认为证据充分,接下来就是调查了,工作组刚刚离开。”秦连成能早一步知道消息,这是正常的,有关系的人总是在组织做出决定之前就知道结果了.陈太忠琢磨一下,还是有点不确定,“没说双规啥的?”

“程序嘛,一步一步地走,要不对下面地市的党委也不够尊重”,李大龙微微一笑,耐心地跟领导解释,“不过大家都说了,只要能落实部分证据,就足够了。”

“她还想去全国妇联维丵权呢”,陈太忠嗤地冷笑一声,随意地扬一下下巴,“去吧。”

李主任的身影刚消失在门口,陈太忠就想起一事,也不知道这家伙放风放到什么程度了,这许久也没见人过来跟自己打听,有心喊一嗓子问一下,琢磨一下又摇摇头,算了着什么的急呢?这进步又没我的份儿。

他不着急,可是有人急不是?临到傍晚了,秦连成把陈主任叫过去,说看起来咱们搞的那个干部调查表,有些人的认识还不是很深刻,你写点书面材料吧。

这就是旅游局的事儿,传到秦主任耳朵里了,他觉得陈太忠能干是能干了,却也不能由着性子乱来,丫核实一个干部,“啪嗒”一下省纪检委派人下去了,又核实一个干部,人家跑到文明办写说明来了。

按说这都是成绩,但是没有章法,小陈又不是那种讲规矩的人,秦连成希望他拿个系统点的东西出来,以后做事就有章可循一一起码得有个大框框,否则搞得人人自危,这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有章法可就有漏洞了啊,陈太忠很想这条解释一下,不过老秦这个要求,也不能说就过分,毕竟他自己做事的随意性太大,于是一边琢磨,一边往办公室走,得想个什么法子.应付一下。

快走到办公室的时候,正好李云彤从里面出来,他随口吩咐一句,“你跟稽查办的主任们说一下,过来开个小会.明天可能照常上班。”

在省委里面,不存在加班不加班的问题,领导让你来你就得来,陈太忠的意思就是说,秦主任既然你要我们出个文字性的东西,我们就统一一下认识,同志们加班来搞一下一一这起码是个端正的态度。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从来没有要求过人加班,这个吩咐难免就显得怪异一点.事实上他不并喜欢要求别人加班。

当然,就算他不要求,加班的现象也不少见,比如说林震他们完善数据库的时候,没日没夜地干了两周,可那是自发的,也是对工作负责的休现。

所以李云彤听到这吩咐,登时就是一愣.随即又脚跟脚地跟了进去,压低了声音,“咱们现在就要开始积极表现啦?”

“嗯?”陈太忠听得煞是纳闷,禁不住看她一眼,“表现什么?”

“不是说文明办要升格吗?”傻大姐压低了声音,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我早听说了,不过...不想让您觉得我不稳重.所以就没问。”

“好好,你继续这么做”,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心说你都知道了.那么这消息离传遍文明办也不远了,“嗯,跟你问的事儿.不是一回事,你快去通知他们,这都要到点了。”

事实上,他怀疑现在稽查办的主任们已经都知道了,因为接下来的小会,开得简短而热烈。

陈主任先把秦主任的意思说了一遍,说是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后续完善工作,有点混乱,希望咱们能出点文字性的东西,说一说以后的设想一、老罗你先说两句吧?

罗克敌眨巴眨巴眼晴,看一眼身边的邱振东,“小、邱,首先吧,我觉得你们行政科得动起来,深挖一下干部家属调查表的意义。”

罗主任这话一说出来,除了邱主任点头之外,其他人都沉寂了起来。

不过还是林震反应快,下一刻他就出言表示,“调查表上,有大量含糊不清的内容,不能精确量化,报备科辛苦一点不要紧,但是不能真实反映情况,这就……有点对不起组织的信任了,这个书面材料我来负责完成。”

他反应过来了,别人可也都不傻,于是李大龙紧跟着表示,现在收到的举报信、举报电话什么的太多了,他会负责把这个情况汇总一下。

傻大姐看到大家纷纷表态,自己却是没啥可说的,眨巴眨巴大眼晴,终于硬着头皮发话,“我给大家打下”

罗克敌见大家都说完了,就扭头看向陈太忠,“陈主任您还有什么指示?”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嗯,行,大家的工作积极性都挺高的嘛”,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材料尽量丰富一点,然后罗主任你汇总一下,由我转交就行了。”

确实是简短而热烈的会议,接着陈主任就宣布散会,明天照常上班,其他几个人心领神会地走了,傻大姐挺迷糊的,说不得留下来问陈主任一句,“陈主任,这好像没说下一步的计划吧?”

“为什么要说下一步的计划呢?咱交的是书面材料”,陈太忠看她一眼,”同志们都积极热情地各抒己见了这还不够吗?”

“原来是应付差事啊”,李云彤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她可不知道,刚才会议里最关键的就是罗主任那句问话,陈主任的回答,向大家表明了态度:我就是只要资料。

不过大家都在秦主任麾下讨生活,陈太忠再怎么目无领导,这个话实在是没办法说出口的,只能这样含含糊糊地暗示,所幸在座的都是明白人一一除了傻大姐。

其实陈主任这么选择,也是不得已,他是把制定框框的权力交给秦连成了。

与其我制定了框框让别人钻漏洞,不如你制定框框我来钻漏洞。

他相信秦主任不会制定太严谨的框框。

“我说你怎么说话呢?这叫下情充分上达,也是必要的资料积累”,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正好手机响了,他也懒得再说什么,“呵呵,市长您好,有什么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