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9 -2690章指点江山

2689 2690章指点江山(求保底月票)

2689章指点江山(上)

来电话的可不是段卫华,而是田立平,若是段市长的话,陈太忠也不会这么含含糊糊地称呼了、傻大姐虽然是自己人,但是真的太好忽悠了,他还是慎重一点好。

田市长也没什么事,就是说好久不见小陈了,今天好不容易从凤凰回来了”在素波呆两天,大家抽个时间小聚一下。

老田这是又要找我办事了”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一个正厅主动给正处打电话,为的只是坐一坐,谁肯信啊?

只是陈主任也不好推辞,想一想自己明天还想回凤凰,索性就做出了决定”“那就今天吧,不过我还有点应酬”晚一点成不?”练太忠的应酬,真的不是一般的多,都是那种推都不好推的,像今天晚上就是他要陪着徐卫东请省移动的老总聂启明吃饭。徐总是省移动前老总张沛林的关系,在张总还是张总工的时候”两人就认识了,张沛林去北京活动调到移动公司的事情,就是通过他来操作的”陈太忠都是因为徐卫东,才结识的张沛林,勾搭上了张馨。

张总成了移动的老总之后”就要兑现诺言,从徐卫东那里定了一些设备一这也是当初徐总帮忙的本意,反正你移动买谁的也是买,我的价钱不要太出格不就行了?徐总在移动这儿做了不少单子,一年多下来,怎么也有三四千万的数目一这数额不算太小”但是平摊到天南的话”也就是一个地市两三百万,算多大点事儿?不过移动的结算方式,真的很令人吐血,店大欺客客大欺店这本是世间常事,而比移动更大的公司,数遍全国也没有多少,所以他们的结算不是很及时。徐卫东算是张沛林的铁杆关系,别人也愿意大开方便之门,但是涉及不同的部门和地区,照顾他一次两次没问题”照顾不了他十来八次。

所以天南这边,徐总还有近千万的余款没结算,眼下却是换了领导,聂启明给钱,肯定就不会像张沛林那么痛快了事实上,下面地市的经理也知道大老板换了”愿意念旧情的”能支付一点,可更多的人,是唯恐划不清界线呢。徐卫东这就生气了,他有个资深副部的老爹,知道这些人情冷暖”但是”你们不接着定我的东西也就算了,我是跟着张沛林走的嘛,可剩下的钱都不好好地给,那不是欺人太甚?

他要了两回钱,聂启明也不予理睬、张沛林留下的账多了,想要钱?麻烦展示一下你的肌肉吧,不该欠的钱,我自然不会欠。

于是徐卫东就问计于张沛林”说这事儿我该咋办,张总说得很轻松”找见陈太忠,什么都给你摆平了,他要是不行,你再找我。徐总做事儿讲究,他不找陈太忠,先找上了韦明河这是两人的纽带,陈太忠得知消息后,问一问情况,知道徐卫东那些单子都没问题,“那让他去要钱吧,就说是我的意思。”撇开许纯良不算,京城的那帮衙内里,最对他胃口的就是韦明河,徐卫东给他的印象也不算坏”起码是个比较靠谱的主儿。徐总得了这个承诺,就去找聂启明,说陈太忠是我朋友,大家都不是外人”我这些钱也都是正当款项聂总您宽裕的时候,就给了吧?

聂启明现在是最听不得“陈太忠”三个字,当然,聂总也不是吓大的,于是就表示,我跟陈主任也好久没见了”大家一起出来坐一坐”这点小钱算个啥事?

这就是聂总开出条件了,徐卫东也只能去找陈太忠,陈太忠他,能不答应吗?

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是这种场面了,无论是成克己还是徐卫东,都不是陈太忠能拒绝的,虽然这俩主儿出现在天南,真的是有点莫各其妙。

“都有些谁呢?”田立平还真不见外,这话都问得出来,等他听说移动的老总也会在,就表示一下参与的欲望”“在他隔壁,咱们再定个包间。”

这是身份相若者交际时的一种责式,两个包间,你玩你的我玩我的,相互串个场子方便,说点私房话也方便”彼此还无须太买账。

陈太忠也明白这点事儿,于是打个电话给徐卫东,要他和聂启明换个地方一韩忠的港湾大酒店就不错,你们来刃,吧。徐卫东自然是无所谓,聂总有点不情愿”却也无意反对,他可是知道,最近因为西门子的事儿,九零三的胡睿都被黄家拿下了他也是通地集团出身,跟胡睿还打过交道呢。

反正这些都是小插曲了”两边落座之后”相互一打听,心里就都有数了,田立平那是一市之长身份尊崇,不过聂启明虽然是企业干部”可这移动公司非同一般的企业”又是〖中〗央直属,相互也没有多明显的差距。徐卫东倒是放下心来了,起码他请动陈太忠了,不但陈主任来了,人家还是带着一个市长来的、陈主任的繁忙不是吹出来的,是真有那么忙,出来应承,随身都要带个市长谈事儿。

聂启明是注定了要害怕陈太忠,不光是他要在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讨生活”就说信产部那边,陈主任吧嗒一下嘴巴,胡睿就悲剧了一所以他跟徐总表示,移动最近账面的钱确实紧张,不过该付的,都要给你付的”咱坑谁也不能坑了朋友……”对不对?相较这个包间的热闹,陈太忠和田立平的包间,相对就要平静很多,陈主任很关心凤凰的经济发展,而田市长表示”太忠你对凤凰这边,最近少关照了一点啊。

大抵还是因为相互没有戒备”很自然地,两人就谈到了天南眼下的局面,田立平顺口问一句,王志君那边”你能不能放一马?

那不可能,走上程序的事儿了,陈太忠断然拒绝,他很清楚,田立平原本是蔡li一系的,也就是说立场接近于正林系,毕竟蔡〖主〗席是正林的领军人物。

而王志君这一拨人”也走出身于正林系,别的不说,管老〖书〗记就是正林系的骨干,资格甚至比蔡li还要老,不过王志君是混合了通德当地干部的势力,还真的没怎么搭上蔡li的线儿。

而田立平又不一样,自打他出任了凤凰市长就算是从蔡li的正林系里脱离出来了,算搭上了黄系,黄系也是凤凰系的老股东之一,不过界限就没那么明显了。

反正官场里这些派系,就没人能说的明白眼下田立平问王志君的事儿”也不过就是那么一问”表示自己不忘本就走了。

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泼妇!陈太忠旗帜鲜明地表态,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老田找自己坐一坐,恐怕不会是因为这种事儿王志君离田立平远着呢。

他心里其实有个猜测,田立平的目标,应该是张州的市委〖书〗记堂堂的凤凰市长,总不可能去惦记正林的常务副或者说通德的党群〖书〗记吧?

果不其然说着说着,就说到江川的位置不稳了对田立平这种厅级干部来说,江川请求改任非领导职务一事,未必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老田的消息也不是很闭塞”起码他能确定,张州的那位被人惦记上了,朝不保夕了。

“江川要下的话,那位子肯定是杜毅的人去坐”,陈太忠表示”我不明白老田你在琢磨啥,“蒋世方发起的这件事儿,他……或者会有点想法”但是希望不大。”

“太忠,你考虑的没错,但是……未必全面”,田立平提醒他一下,还是那句话,涉及自家进步的路线图,也只有当事人最能明白一这跟智商啥的无关,切身利益使然。

“如果我的消息不错的话”应该是上面早有人看上张州这一块了”,田立平伸手向天huā板指一指,“我说得没错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想起了在黄家遇到的黑脸,那厮似乎姓耿来的”现在跟着蓝家混呢,那边似乎早就惦记上张州了,“不过在天南,他们没有场。

“敢说他们在天南没有场的,也就只有你了,连杜老板都没这胆子吧?”田立平微微一笑,眼中透露出玩味极深的目光。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他皱着眉头端起酒杯,放在嘴边慢慢地品着”脑子却是在不停地转动,大概琢磨了差不多五六秒,然后缓缓地点头,“明白了。”

这次他可真是明白了,最先对江川的位置起意的,应该是姓耿的那帮人,那厮身后是蓝家”那么蓝家的目的就很明确了他们看上张州的蝶炭资源了。

这听起来是句废话,实则不然,对蓝家来说此事意义不小,媒焦未来的这一拨行情倒是在其次,关键是他们想整合这个市场,就必须四处出击。

前文说过,蓝家在蝶焦出口方面,是独占鳌头的,大约占据了百分之七八十的市场份额,陈太忠去英国联系焦炭出口,就遇到了蓝系人马的低价冲击,那绝对不是仅仅想抢单子那么简单,人家是不希望看到别人插手这个行当。

这也亏得是陈太忠不想被外国人看了笑话去,最终高价拿下了这个合同”如果他也是通过打价格战,吐血拿下这个单子,蓝家估计就不会这么忍气吞声麻痹的你这是坏整个行业的行情呢。

蓝家人做事,从来就是这么霸道,他们可以坏行情,但是别人……不行!2690章指点江山(下)

张州的煤炭资源对蓝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也就不用多说了。但是偏偏地,那边一动作,蒋世方就品过味来了,再然后就连许家人都知道了,那杜毅肯定早也知道了,这么多地方势力虎视眈眈”蓝家人再想得手,那就是做梦了。

不过,虽然蓝家进不了张州是铁板钉钉了,谁出面去得罪他们这还是个问题按说杜毅可以派自己人上任,他是省委〖书〗记嘛,但是他一旦这么搞怕是就把仇恨度吸引到自己身上了,划得来划不来,这就不好说了。

杜〖书〗记也是有组织的,而且蒙艺走后,他能以〖中〗央候补委员的身份升任省委〖书〗记,他身后的人能力不会太差了”不过可以肯定是他的势力赶不上蓝家,而且蓝家走出名的护短和不讲理,为这么一个小小的正厅的位置发生冲突,真的……值得商榷。

所以就是田立平那句话,也只有黄家人出面,蓝家才会无可奈何,这不光是蓝黄两家势力相当更是因为天南是黄家的传统地盘一麻痹的你敢伸手进天南,老子就敢剁你的爪子。

这个因果,其实也不是很复杂,但是陈太忠就是没想到,这主要是因为他自己就觉得,我现在这身板儿,要是不用非常手段的话,能扶上去个厅局的正职就是极限了,市委〖书〗记啥的,哥们儿也没那么好高骛远。

所以他根本就没往这方面去考虑,眼下吃田市长这么一点才恍然大悟”不过再想一想,他还是有点困惑“可是,这也是考验杜老板的能力和水平的时候啊。”

这话也对杜毅年纪不算大,现在才五十五岁,十年时间,够他冲到政治局委员那一步,区区这么一个小地方的恩怨,他都处理不好的话,看在上面那些大佬眼里,未免就会有点疑惑:就这么一点政治艺术,这个人值得培养吗?

而且严格来说,张州不算天南的核心区域,甚至有人认为,目前张州的经济跟地北省挂钩得更紧密点,黄家在这里的存在感,嗯,略略要差一点。

“这是肯定了”,田立平笑着点点头,其实他对那个位子,也没有必得之心”因为这真的有点不现实,不过该说的话”他是要点到的,那么下次有类似的机会,他就好争取了,而且这次……未始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不过有些话,他是不方便说的,说出来徒乱人意,也显得他蝇营狗芶,没有个市长的样子,反正我女儿跟你不清不楚,儿子的绿卡也被你弄走了”现在我再跟你保持接触,不信有了机会你不帮忙你小子可是答应了我,退休的时候给个副省的。

所以他索性放下这些,指点起了江山,“其实蒋世方的人也有机会,他毕竟是偏黄家的,杜毅要是让一步,把这个市委〖书〗记给了蒋省长的人”也能换来不少东西。”

陈太忠想起,此事最先是蒋世方张罗的,倒也承认这个看法,不过再想亠想,还是苦笑着摇摇头“杜老板好歹是管官帽子的,上一次赵喜才下了”他没拿到素波市长的位子,已经很没面子了,这次应该不会再让了。”

你就不知道考虑一下变通?田立平听得真是有点无语,不过官场上的事情,很多东西都是做得说不得的,再亲密的人也是如此一错非父子这种关系,才可以交心,哪怕近到夫妻这个程度,都不是很可靠。

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要陈太忠多支持凤凰的经济建设,“别人都是胳膊肘往里拐,你倒好,帮了涂阳帮素波,有个手机项目,你还给弄到素波来。”

“许纯良要这么做,我有什么办法?”陈太忠叹口气,“而且”涂阳那些项目,都是当地特色,咱凤凰既没有卷烟厂,也没有蒙岭。”

“可是咱有童山不是?”田立平不太认可这家伙说的话,不过这种事情”也确实是强求不来的”“最近我琢磨着搞个凤凰黄酒节,你给帮忙宣传一下吧。”

鼻阳黄在欧洲那边卖得大火,尤其是主要执行者是金融掮客埃布尔,法国人做别的或者未必行”但是做包装搞贸易,绝对是他们的强项,掮客先生表示,五年之内”保证销量稳步上升,而不是成为短暂的时尚。

五年之后”那就谁也说不好了,但是毫无疑问,如果这个势头能保持十年的话,埃布尔有信心将曲阳黄经营为老字号。

所以,田市长有心思搞一个黄酒节出来”进一步打响曲阳黄的名气,至于说别的地方早有类似的节日那倒也无所谓大家各玩各的也就走了。

“我能帮上忙的地方,您尽管指示好了”陈太忠笑一笑心说我倒是错怪老田了,他要是真惦记上了张州市委〖书〗记的位子,怕是也没心操办这种事儿了吧?

这顿饭并没有吃多久,田立平这也是半个月来第一次回素波,在七点的时候就离开了”陈太忠又跑到隔壁的包间,跟聂启明喝了两杯之后告辞徐卫东倒是想拽着他饭后嗨皮,不过被某人拒绝了他还有别的应酬。

第二天是周六,上午的时候,省文明办的稽查办里闹哄哄的,一干人都在忙碌,不过陈主任过来转了一圈,就大摇大摆地回了凤凰一这是领导对同志们的充分信任。

陈太忠回凤凰倒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关键是他已经一个多月没回来了”尤其是这段时间他事务繁多,连答应唐亦萱每周兰来看她的承诺,都没有完成。

所以他下了高速之后一挥手就将奥迪车收起,下一刻就直接万里闲庭到了三十九号。

小萱萱正在收拾房间,她知道他今天回来,就要把屋里好好拾掇一下,还准备了一些半成品的菜肴,打算亲手做一顿午饭。

她头上包着一块毛巾正在擦抹电视的时候,猛然间发现身后气流有异”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感到两只大手娴熟地揽住了自己的腰肢”“不要我身上有土呢,脏。”

“没事,我不嫌你脏”,陈太忠笑眯眯地探头,轻轻亲吻着她的脖颈,这是小萱萱的敏感部位,很容易动情,“来,让我亲亲。”

小萱萱早就期待着他的到来了,生理机能都被调整到了最佳状态,被他这么一吻,只觉得浑身发软,“别,厨房里还熬着羊汤呢。”

“等不及了,憋了一个多月啦”,某人信口胡说着,将她拦腰抱起,顺手将她手里的抹布扯掉扔下,抱着她昂然走进了卧室等两人再出来,就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这还是唐亦萱操心那一锅羊汤”要不然两人能腻到傍晚去,这也不是没有先例的。

刚得到满足的小萱萱眉目全开,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肌肤甚至隐隐透出些光泽来,真正的娇艳如huā,陈太忠又在她做饭的时候动手动脚,不住地撩拨,搞得寂静的三十九号风景无限。

跟唐亦萱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快乐而短暂的,而且他无需考虑太多凡俗的事情,真正的无忧无蕊凤凰市基本上是没有陈太忠摆不平的事儿,同来的两天里,也有人登门求助什么的,往往就是他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也就是杨新刚的事儿,让他略略地费了点心。

杨主任卡在义井街道办主任位子上两年多了,现在杜〖书〗记要调走了,而吴言所兼的区委〖书〗记已经被免掉,来了新的区委〖书〗记,记是市委秘书长魏长江的人魏秘书长也没几年了,所以他提个自己人,算是以后也有人照顾,这个面子章尧东是要给的。

记跟杨主任关系就很扯淡了,而且他好不容易到了这个位子,也得安排几个自己人不是?所以这义井街道办〖书〗记一职就没打算考虑杨新刚”而吴言也不会因此就打招呼事实上,街道办的〖书〗记和主任,差别也不是很大。

陈主任回来,那就好办了”他也没干别的,就是要杨新刚代自己请朱〖书〗记来家里坐一坐,毕竟现在他还住在横山区的宿舍呢,请朱〖书〗记代为关照一下,也是正常的。

朱〖书〗记一听这话,就乖乖地过来了,没错,他背后站着魏长江”魏长江后面还有章尧东,但是人家陈太忠背后站的,是黄老啊。

记在陈主任家吃了一顿午饭,这就算是建立了一点交情,陈太忠也没说别的,就是随便说笑了,反正陪客是杨新刚,厨房里做饭的是杨主任的老婆白洁。

吃完之后,杨新刚陪着〖书〗记走了,朱〖书〗记默默地走了半天之后”抬手拍一拍杨新刚的肩膀,“新刚,好好干,别辜负了陈主任的信任。”

这种级别的任免,陈太忠办起来真的太简单了,不过就在当天晚上,他就遇到了点无能为力的干部任免,一个“,鹤”的号码打到了他的手机上,林莹的声音很清亮”“陈主任,张州的〖书〗记,定下来是展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