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1 -2692艰难推动

2691 2692艰难推动(求月票)

展涛这个人,陈太忠不是太陌生,这人原本是省娜电管理局局长,后来升任吉庆地区行署专员”这一跳的力度挺大,起码陈某人有点看不懂这履历。

蒙艺对这个人评价不高,此人总是喜欢标榜自己清廉公正,最是爱强调领导干部的带头作用,有一次在饭桌上”蒙书记很不屑地说了一句,“他穿补丁衣服无所谓,不能要求老百姓都穿补丁衣服吧?把这讲话的功夫省出来……抓一抓经济不行吗?”

展专员不被蒙老板赏识,那就只能靠向杜毅了,不过他在任的七年里,吉庆的经济实在是糟糕得很口直到现在,他都是行署专员而不是市长。

他前面那一跳,力度很大”可是接下来七年没动地方,也算得上是资深的市长了”杜毅若是推荐他来做张州的市委书记,倒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陈太忠觉得这个任命是比较合理的,不过他可没兴趣跟林莹谈这个话题,说不得。多一声,“我说林莹,你觉得这种事儿,我可能知情吗?”

“江川可就是填错了你的表”才走的”,林莹在电话那边咯咯地笑着,“别的市也就算了,张州,我就不信你不知情。”

我还真就是不知情!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当秦连成告诉他江川申请提前改非的由头时,他虽然表示出乎惊讶和不理解,心里却也不无得意”哥们儿这名头太响了,市委书记都上杆子求我庇护呢。

于是他选择了沉默”然而现在,恶果就出来了,别人都以为在扳倒江川的过程中”他费了大力呢,所以才有林莹这么一问。

陈太忠当然可以否认,但是他的虚荣心比较强,尤其对方又是个美女,心说哥们儿不能随便泄露体制里的秘密不是?有了这个借口,他就不动声色地试探,“嘿”听你这口气,感觉你挺待见展涛的哈。”

“这个人还是比较好说话的”,林莹迟疑一下,做出了回答,不过,陈太忠的天眼若是能通过电波传递的话”就会发现”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悻悻和不甘。

林海潮和展涛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关系也就那么回事,直到今年夏天,展专员来张州办事”住在林总安排的阳光大酒店里,猛地见到了海潮集团好公主,这一下,双方才联系得多了点。

可是以林海潮的身份,也并不怎么稀罕这么一个偏远地区的行署专员,无非对方是个实职正厅,又靠上了杜毅,他不好得罪就走了。

展涛心里也明白这回事,可他还就是想跟林家来往,恍如说这次江川位置不稳,海潮集团最早不是从他这里得到的消息”但是展专员是确认消息者之一。

等到大家都确定,江川此番必无幸理的时候,林家也坐不稳了一江书记是贪了一点,但是他好歹还能给海潮集团个活路,要真的是下一任市委书记是蓝家的,海潮集团能不能保住”那都是两说了。

当然,天南是黄家的地盘”蓝家想来圈地,可能性不大,这一点林海潮也明白,但是做生意的不比当官的,当官换个地方照样做,企业就不一定了,林家这企业还是资源性的,离开张州就什么都不走了,他们赌不起。

要是省里随便派来个干部”林家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担心,可是涉及蓝家的事儿,事态发展真的不好说。

于是海潮集团最近就是在拼命地打探和公关,尤其是对杜毅和黄家一系的人马,竭尽全力地拉拢”甚至帮忙公关。

那么,展涛也是林家的公关目标之一了,今天下午,林海潮林莹父女俩就跟展专员坐了三个小时,林总很痛快地表示,我们知道您廉洁奉公”堪称当代海瑞,您要有兴趣来张州的话,我们愿意从很多角度,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张州人民需要您这样的当代青天。

展专员笑而不语,逼得急了才表示一下”我有可能去张州,但是我这人正直惯了,不愿意跟人有经济上的纠葛”一边说,他一边就连看林莹两眼。

你有所好就行!林海潮听到这话,就挺高兴的,他知道展专员对自己的女儿有点意思,这就是说此人好女色~我女儿有婆家了,我不好干涉,但是帮你找几个女人,那算多大点事儿?模特、演员什么的不说,你真要好这一口的话,老毛子我也能给你弄过来。

什么?你嫌老毛子皮糙毛重下面宽松?好说啊,委内瑞拉的行不行?那可是世界小姐之乡、这年头肯huā钱”什么样的女人弄不到”只要是你想的,我就给你弄过来。

可是林莹心里最清楚,这展涛怕是惦记上自己了,虽说她老爹是天南首富”见过的达官贵人不知道有多少,但是论起对男人了解,她认为老爹还不如自己。

这男人没钱没权的时候,对女人的要求就是够漂亮就行,但是一旦到了某个层次,普通意义上的美女,就不能满足他们的征服**了”他们的征服目标,不但得有相貌有气质,还得有档次有地位这才叫真正的挑战。

展涛倒是没说,他一定能来张州,只是要林海潮识趣一点,不过身为政府官员,他敢说自己可能去张州,这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

林海潮自然欢迎展涛来张州,起码这是熟人不是?而林莹也认为,杜毅的人来张州,总是要比蓝家来人强。

不过这个消息需要落实,所以她才给陈太忠打个电话你好歹喝了我那么多功夫茶,透个底儿不是很难的事儿吧?

“展涛亲口跟你说的?”陈太忠却是没管这么多,他要落实这个消息的真伪,按说”林家是体制外的人”消息不可能太灵通,但这是天南首富,又涉及到了海潮集团的切身利益,他们挖空心思打探消息的话,这能力也不容忽视。

事实上,他正在盘算,吉庆地区行署专员出缺的话,会导致天南省官场出现什么变数,他是不是有机会从中再捧起个把自己人来。

不过,原本是三个地市的事情”再加上一个地区,这情形貌似越发地复杂了哈。

“他只是暗示,有这种可能,具体的证据,我也拿不出”,”林莹叹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点恼火,觉得陈太忠对自己不够忠诚不过”陈太忠有必要对她忠诚吗?

“啧,干部任免之前,这种流言蜚语很多你不要太在意”,”陈太忠一听是这么回事,就觉得有点没劲儿,“还有事儿没有,没事我就挂了。”

可是他敢这么说,肯定是有信心的嘛!林莹不同意他的说法却是又没有反驳的理由,犹豫一下方始回答,“出来喝茶吧我帮你冲。”,“光喝茶的话”我就不去了”陈太忠笑一声,这也是他近来养成的习惯”撩拨美女是的,大部分的美女”是供人撩拨的。

以前陈太忠一直不太明白,官场里为什么荤段子这么流行,现在他以自身的经历,慢慢地品出了味道,很多领导并不缺少推倒美女的能力,但是没几个人喜欢事后的麻烦小头爽了一下,大头得疼好半天。

既然是这样,索性不如只说风流不说下流了,把玩调戏美女,那也是一种乐趣,而且不需要讲责任口泡妞泡成老公,跟炒股炒成股东一样,是人间惨剧,说穿了,天下的美女,撇开名器什么的不提,关了灯都是那么回事。

“那除了喝茶,你还想干什么呢?”得”这林莹也不是善碴,她饶有兴致地发问了天南并富的家庭里,不会出现太窝囊的主儿,而她显然并不仅仅是“不窝囊”。

“我想干的多啦,谈一谈人生啦、理想啦,优生优育啦什么的”陈太忠哪里会被她吓到?“不过遗憾得很,我现在在凤凰,不在素波,要不还真想喝你的茶。”

他是在胡说八道,现在是晚上八点,他已经从凤凰赶回了素波”不过林莹算什么,值得他撇下屋里的一干女人漏夜出去?还是那句话”撩拨一下就算了。

第二天一上班,罗克敌就踩着点儿把资料送了过来,“大家忙了两天,总算赶出了这么些内容,可能有考虑不到的地方,您先看一下。”2692章艰难推动(下)

陈太忠翻看一下,感觉还好”三个副主任每个都交上了洋洋洒洒几千字的稿子,罗主任自己也写了一篇序言,题目却是大得吓人一《论在新的历史时期,干部自制自律的必要性》。

反正也是应付差事的东西,陈主任挑报备科的来看一眼,里面除了叫苦,就是一些空泛却又令人无可指摘的文字,粗粗看上去,这一篇怕不有**千字之多,但是看完琢磨一下,发现里面根本没什么内容。

要说一点内容没有,那也是冤枉人,起码里面显示出报备科的工作很繁重”但是同志们有信心在领导的关怀下”坚决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要不说宣教部是笔杆子扎堆的地方呢?搞这种文章,真的是太轻松了。

陈太忠看着稿子,脑子里情不自禁地冒出“党八股”三个字来,不过这样的稿子,正是他想要的”于是笑着点点头,“同志们辛苦了啊,这样……加班的同志,每人发一张洗车卡。”

陈主任现在手里这种类似的优惠卡,实在太多了,多到他都懒得去拿,这洗车卡就是其中之一,前两天有洗车行找到张馨,说是你们移动的人有钱,私车挺多的,我给你们提供洗车服务吧?

天南现在洗车的行情就是十块一次,这位拿出价值一百的卡来”说是负责洗十次车,我跟您四十结算就行了一不过,这卡只能洗车。

四块洗一次车,就不算亏本,起码水费电费税金和人工回来了但是也不赚钱车行琢磨的是在打蜡抛光之类的附加服务上面赚钱,先维系住客户才是道理。

张馨说好啊,她虽然不富裕眼里也没这点小钱,我跟你一百结算,不过超出的部分,你得买了ip充值卡”这也是双赢不是?

说来说去,这是针对高消费群体的服务”多少私车老板都是自己拎个水桶洗车呢,陈太忠当时就觉得这个卡不错,你说它值一百吧,确实值一百,但是细算起来,也可以说一分钱不值,车主自己辛苦一点,不就省下了。

这种福利发出去,别人不会歪嘴,认为得福利者确实是得了一百块钱,陈主任最看重的是这个,在省委里办公你想给下面弄点福利笼络人心”是一定要注意影响的。

稽查办里不是人人都有车”没车的或者有车不敢开的,占了大多数,不过这卡拿出去送人情,不也挺不错?起码名义上也值一百块钱。

总之在文明办搞福利,不比在凤凰招商办,是需要慎之又慎的可供选择的内容也不是很多,所以陈太忠才会记住这个洗车卡。

罗克敌笑眯眯地走了陈太忠拿着资料直奔主任办公室,秦连成信手翻一翻资料,嘴角就**了一下:我说,你小子咋就能这么欺负领导呢?

不过,陈太忠想的是糊弄领导,秦主任想的也是这样,他甚至没有制定框框的兴趣:小陈最近有点活跃,那么我必须说一说他,但是他弄上来这么个东西,潘剑屏甚至是杜毅问起来,我也有交待了一此事我过问了,下面是这样反应的。

“这个东西,有点空”,”秦主任清一清嗓子,他必须表示出,自己不是一个好糊弄的领导,不过同时,他无意追究太多,于是将材料向桌上一放”若有所思地盯着年轻的副主任,“回头,要把内容充实一下。”,还充实啊?陈太忠心里暗叹,写成这样已经是水漫金山不知所云了,再充实的话,那玩意儿……还能看吗?

还好,这是下面办事人该头疼的问题,下一刻,他就将这一份纠结丢到了脑后,笔杆子可不就该这么用的吗?于是他笑着点点头,“好的,我回去就让他们完善。”

“嘿”,”秦连成无奈地抬手指一指他,接着面色一整,就陷入了沉思里,好半天才清一清嗓子,“对了,关于文明办可能升格的事情”要大家不要乱传。”

“什么?”,陈太忠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个指示,禁不住眉毛微微一扬,心说我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相对可靠的人放风出去了,你现在居然……朝令夕改?

“啧”,秦连成遗憾地咂一咂嘴巴,接着又一摊手,“刚才我去见部长了”部长很随便地跟我提了一句,说是文明办要是人手不够的话,优先从宣教部里考虑。”

啧”陈太忠也一咂巴嘴巴”明白了,合着经过这个周末,消息都传到潘剑屏耳朵里了,由于此事是秦连成推动的,潘部长不好多问,所以就给出这么个暗示,一来算是变相地表示支持,二来也是说,文明办升格,干部们跟着水涨船高,要优先考虑自己人。

不得不说,潘部长这个吩咐还是有道理的,毕竟有了又办的夸奖和中央文明办的考察,这个文明办升格看起来是挡不住的,要是没人琢磨也就罢了,只要秦连成愿意,真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而干部们熬级别,真的太难了,现在稽查办里还有组织部和纪检委派驻过来的干部,其他部门若是得了这个消息,没准就要琢磨往里面塞人,潘部长就要强调一下“山头主义,谁没有一点儿呢?

“我估计……组织部或者纪检委那里,已经有人知道了”,陈太忠撇一撇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反正咱们主要是想做好事情,老主任你说是吧?”

是啊,我也没想着跟他潘剑屏争人事权啊”秦连成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你尽量表现出控制的态度,也就走了,反正玩这一手你很熟练。”

这就是秦主任顺便敲打他了,我让你小子弄一份文字性的材料”你就矢张旗鼓地加班,然后给我弄出……这么一份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嘿”陈太忠笑一笑也没把领导的批评当回事儿,又聊两句之后站起身走人,心说亏得我没让傻大姐去放风要不然估计会出点问题。

所以说在这省委机关里办事,真的是不能行差踏错半步,陈某人自得之余”也有点悻悻,这次还真是侥幸一怎么我就没反应过来,这消息一旦放出去,就会招来其他部门的关注呢?眼光还是有欠锻炼啊。

时近中午的时候李大龙敲开了陈主任的办公室,“已经做出决定了,正式对王志君实施双规措施,现在估计已经传达到通德了。”

李主任其实也是有心人,知道领导在注意这件事情,就着意打听,按说这种级别的消息要严密封锁不可能及时地传到他这种科级干部的耳中,不过他是纪检委派驻文明办的,此事的线索是文明力提供的”又是高度关注的,他倒也有资格打听。

“嗯”陈太忠点点头,又顺口吩咐他一句,“关于咱们这个文明办升格的事情,要大家都低调一点,盯的人多了,没准要多出什么阻力来。”

“好的”李大龙点点头”不芶言笑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个我一开始就想到了您放心好了。”

惭愧啊,看着李大龙离开的背影陈太忠真是有点不好受,啧”看看,人家一个小科长都考虑到的事情,我居然就没在意,果然果然是太忙了一点。

交待了此事之后,他又忙起了别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办,翻一翻记事本他现在已经开始使用记事本了,没办法”应酬太多,万一不小心就不知道招惹谁了,这种千头万绪的局面,神仙也难免有遗漏。

好像没有啊,陈太忠在本子上看不到内容,这心里就存了点疙瘩,终于在十一点半的时候,他想起来了:啧,是件不合适记在本子上的事情!

这么想着,他拎起电话就给林业厅李无锋拨了过去,“李厅长”是这样的”省里已经决定了,王志君今天……双规!”

“啧”,李厅长听得咂巴一下嘴巴,“嗯,这样吧太忠,晚上有时间没有”咱们一起坐一坐,我想跟你了解集事儿。”

“呀”晚上是不行”,陈太忠刚翻了小本,记得很清楚,晚上韦明河要来”这厮过来陪徐卫东玩两天,还要他介绍两个实权人物认识一下,“中午吧,行不行?”

“那就,中午吧”,李无锋沉吟一下”答应了下来,“你能来林业宾馆喁?”

陈太忠放下电话,琢磨一下之后,给高云风拨个电话,要他陪自己一起去林业宾馆他真是不想驳了李厅长的面子”但是老李居然不肯在电话上,这事儿就不会太简单了。

那么,他就需要找个人陪着自己,万一有什么尴尬的地方,他也好借着还有朋友要招待的名义,比较婉转地拔脚走人。

高云风一听这话,自然是应承下来了,李无锋好歹是厅局正职”比他老爹差一点,但是人家手上抓着一个实实在在的厅局。

李厅长眼里可是没什么高公子,也就是不失礼貌地招呼一下,就扯着陈太忠到一边说事儿去了,“太忠,我问你一下……你们现在搞的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要是有人填写不实,发现之后一定会严惩吗?”

“啧”,陈太忠听得就叹口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过还好”他可以断定的是,李厅长是代人打听此事,那么他的压力多少要小一点,当然”他不会吃多了撑的,去问这个人是谁。

这倒是个解释文明办初衷的好机会!他沉吟半天,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没什么错的,于是沉声发话”“我们只管调查,王志君被双规,是省纪检委决定的,她的问题多啦。”

他说得很明白了,但是李无锋是老派人”就一定要问得更明白一点,“我有个朋友”填写的资料不是很实在”问题大不大?”

捅不出来就不是问题!陈太忠很想这么说一句,但是一想自己这么说,又要增加某些人的侥幸心理”说不得组织一下措辞,“这个得看他人缘好不好了。”!~![(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