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3 -2694马虎眼召唤

2693 2694马虎眼(召唤月票)

我现在说话,也是越来越吞吞吐吐了啊”陈太忠越来越觉得,自己说话老气横秋了,不过怎么说呢?官场里面要小心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就拿今天的例子来说,他找人放风这种小事,都差点弄出事来。

不过他这么含糊地说,李无锋却是听明白了,小陈说要看人缘好不好,那就是说这事情没有一定之规,是可以商量看来的。

得了这样的消息,李厅长就可以满足了”于是他笑嘻嘻地招呼陈太忠和高云风吃饭,酒桌上还喝了几杯,并且表示说我这儿也没啥别的东西,小高你要愿意的话,送你两座荒山来承包反正我跟你老爸也认识。

我像一个会在山上种树的主儿吗?高云风很是无奈,不过他跟邵国立、田强等人不一样,大钱小钱他都看在眼里正是因为这家伙有点纨绔子弟里少见的“敬业”精神,陈太忠才会把田强丢给他管教。

所以他就跟李厅长请教一下,这个山怎么承包,期限又该怎么算,一般来说,我种些什么东西,才是最划算?

“期限什么的,你不用考虑,说是承包”就是直接卖给你了”,”李厅长大手一挥,很豪气地表示”,“一亩地一千块,交了钱,所有权就是你的了。”

“不会吧?”陈太忠和高云风齐齐地一愣,高公子更是表示不可姜信,“,这土地都是国家的,所有权怎么会成了个人的?”

“你不用问那么多……”李无锋说话很霸气”事实上,他比高云风的老爸高胜利年纪都大,也有底气这么说话,“不是这样的话,我怎么好意思跟你说这种事儿?”,高云风还待叽歪,李厅长“哼一声”“你如果不想要,那我就不给你留了……我跟你说,我最多也就是卖给你两个山头,撑死三千亩地,想多要都不可能。”

“到期国家要回收的吧?”陈太忠见高云风不敢问了,他就出声了,“五十年七十年的,总是要有个期限的吧?”

“没期限”你随便用”李无锋意味深长地笑一笑”他对上陈太忠”可是不合适用什么“我不解释”之类的态度,在他眼里,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就算到时候国家要回收”你不会把山砍光?不砍的话”国家就要补偿你的,对不对?”,“没错”高云风笑着点点头,他是衙内心性,最不怕这种踩着线玩儿的行为了”这事儿怎么看都是不会亏本的”如果能撑个三两百年国家不回收,那就是跟宅基地一样”给子孙都留下产业了!

陈太忠却是看得明白”这里面必定有说法,不过他自己现在事情够多了,也懒得琢磨这些道道儿,反正他能确定,政府里面,上一任的政策下一任可以改变,但是上一任舍出的好处”下一任想无条件收回的话,那就是不想过安生日子了。知道啥叫“既得利益团体”,不?

中午这顿饭,吃的不是很爽利,不过高云风做一把陪客,混了两座山头回来,倒也不算空手,于是就跟陈太忠招呼,下次有这样的事儿,记得叫我哈。

没我的面子,人家老李认识你是老几?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高云风就是这种人了,他也懒得叫真,心说晚上好好安排一下”不能让明河扫兴是真的。

移动的账,聂启明打算给了,徐卫东那儿就算有交待了,可是韦明河还想认识两今天南的实力派”陈太忠就有点挠头该介绍谁呢?

省里的领导他认识不少,但是也真的没有惯熟到可以随便介绍人的那一步”蒙艺要是在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不过韦明河明显是介绍人过来发财的就算蒙老板还在”陈太忠也要考虑一下,合适不合适引见的问题。

所以想来想去,他也就觉得老市长可以引见一下,引见个厅长啥的有点丢人,但是除了省部级干部,他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老市长、田立平和范如霜三个人。

段卫华倒是很给他面子,听说他要引见京城的两个朋友,在素波做一点小买卖,沉吟一下就表态了,“素波的事情,那倒是好说”

这其实也就是提醒了,涉及到省一级层次的,你的老市长恐怕就无能为力了,你不要人心没尽啊,陈太忠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也就是大家认识一下,老市长,这也是个机会,换个别人去北京想找到这种主儿,起码得陪人打十来八天的麻将。”

你小子这么说话……段卫华被这话折腾得哭笑不得,话是实话”但是由一个小处长对一个正厅的市长讲出来,那就是大不敬,背景再深也是白扯,不过,考虑到陈太忠那二愣子脾气,段市长也只能苦笑了,“你是说我不去的话,就错失机会了?”

这个问话,没有抬杠的意思,段卫华虽然比陈太忠高整整两级”而这每一级都是天堑一般难以逾越,但是他并不怀疑这小子能走到这个高度一如果这家伙不犯什么错误的话,这是必然的,所以他的问话”更多的是在维护一个市长该有的尊严。

“您要不去的话,他们就错失机会了”陈太忠回答得谦恭,表情却是可以用“呲牙咧嘴”,来形容,“老市长”您就当给我个面子了”将来您去北京,也有个关照不是?”,“嘿,太忠你这嘴皮子,越来越溜了”,”段市长干笑一声,其实这种机会”也是他想争取的,不过有的时候,该摆的架子还是要摆的。

晚饭是在离素河水库不远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饭店吃的,饭店虽然不大”但是保证鱼虾都是河里捞出来的”绝对野生的”鸡是河边吃虫子长大的”斑鸠是树上打下来的”一切的一切,不但原汁原味,而且新鲜热辣”这年头有品味的人,吃的就是个健康和新鲜。

来的人不止是陈主任、段市长、韦明河和徐卫东,袁望也来了”袁总的公司,最近陷入了瓶颈,他想开辟点新的途径,徐卫东手里有不少外国品牌,他想拿来做一做,另一个就是……他开始琢磨着上市了”没错,袁总现在两千来万的身家,有点远期规划也很正常。

要命的是”袁总带了一个叫张萍的小姑娘,小女孩儿年纪不大,简直就是没长开的那种,相貌也很普通,倒是皮肤还不错”不过,袁望一句话,就点明了关窍,“小张可是奉旨进公司的,太忠你的条子,我有那胆子不认吗?”

董飞燕的外甥女儿!陈太忠立马就反应过来了”他对那个列车员,真的是记忆犹新,不过具体的印象”也不是很深刻了,只记得那女人草莽气息十足”简直可以跟丁小宁比肩当然,那个女人是漂亮的,这个他可以断定。

段卫华原本就是结识青年才俊来的,听一听陈太忠介绍的人倒也都不含糊”最差的是袁望了,可是远望公司在素波也有不小的名气。

尤其是在介绍到韦明河的时候,陈太忠直接把他的老底儿抖出来了,“韦处长在上面要钱有一套,老市长您要有类似的事儿,只管找他。”

“太忠你不能这么挤兑人啊”,”韦明河被他说得哭笑不得,赶紧向段卫华解释,“段市长您别信他的,这家伙要钱比我厉害多了。”,“我知道了,你俩都厉害……”段市长笑眯眯地点点头,心说小陈你小子也够坏的,不知道早跟我说,这小韦居然跟财政部有瓜葛。

对政府官员来说,跟上面要钱的渠道,那是最值得重视的,都说是,“跑部钱进”,没那个渠道你有钱都进不去”这小韦看起来未必有多大的能力”但是有这个渠道,就足够有资格引起段卫华的高度关注了。

对韦明河来说,跟一市之长打交道也是毫无压力,段市长去北京的话,两人的地位怕是还要打个颠倒,所以这顿饭大家吃的都很开心。

倒是那个叫张萍的小丫头”坐在那里拘束得不得了,连端茶倒水的眼色都没有,酒杯空了还得段市长的秘书招呼,陈太忠看在眼里,有些微微的感慨:唉,现在的学生”怎么这点眼色都没有?给你倒水的那位,可是正科呢,你就那么生受了?

徐卫东其实不怎么把袁望放在眼里,因为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两人是竞争对手,不过袁总把姿态放得很低、远望公司在凤凰拿的校园网项目”就是跟荆紫菱合作的”他不缺跟人合作的经验。

所以当袁望表示,他有意接下徐总在天南移动那些单子的售后服务时,两人的关系登时就融洽了很多,徐卫东在天南卖的东西,一年就顶远望五年的销售额,能量那是没的说,不过他的短板是在本地没人”有本地公司来做服务”那是真正的互补。

一顿饭吃完,段市长站起身来”“不行,吃多了,得消消食儿”走吧”给你们找间茶社喝点茶。”

“您这喜欢吃肉的习惯,还是没改了啊?”陈太忠听得就笑,他对段市长的饮食习惯还是很清楚的,在凤凰市政府的时候,段市长想吃盘回锅肉”厨子都不给做只允许他吃鱼,还不能是油炸的只能清蒸。2694章马虎眼(下)

茶社就是在市区了,要个包间大家坐下”段市长扯了陈太忠到一边说话,“,江川被你逼得申请提前二线去了?”

“哪儿是我逼的他?”陈太忠苦笑一声”自打老段要请大家喝茶,他就对这个话题有所准备了”“自作孽不可活,那是他自找的。”,“哦”,”段卫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沉吟了好半天之后,才轻声问一句,“,那……谁会接他的班呢?”

陈太忠认识的人里,最有资格惦记这个位子的,非段卫华莫属”多年的正厅,干过凤凰和素波的市长,所以这个问题让他很是头大,不过老段都问出来了”他也不能回避”犹豫一下终于发话,“听说展涛的可能性比较大。”

陈某人的嘴巴,还是比较严的”按说不该这么泄密,可是他要是不说,老段再提一点要求,那可就麻烦大了~卫华市长,上面已经定下人了”我真的无能为力。

“呵呵,展涛?”段卫华微微一笑”想了半天之后,他摇摇头,,“奇怪,不应谗啊。”

为什么不应该?陈太忠听得煞是好奇,不过他却是不敢开口发问,这一问,老段一解释”没准麻烦就又来了。

段卫华见他不做声,也知道小家伙在忌惮什么,于是那“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又浮现了出来,“我对那儿兴趣不大”太乱了……不过我敢说一句”不会是展涛,回头太忠你看老市长的眼光吧。”

此时此刻,蒋世方的家里”也在谈论这个话题,蒋省长的身边”一个中年人笔直地坐在那里”这是省政府副秘书长殷放,“您觉得展涛会去张州吗?”

殷秘书长也蒋世右手下干过,又是别人招呼过的”目前正琢磨着外放,听到这个问题”蒋省长瞥他一眼,“怎么……觉得吉庆太穷?”,“我怎么会那么想呢?”殷放干笑一声”说实话,谁都是嫌贫爱富,某种意义上讲,去吉庆这种穷地方主政”还真就是熬资历去了”不过他怎么敢说出来?“我是还想多听您的教诲呢。”

蒋世方沉默不语,其实殷秘书长并不是他的嫡系,也就是他主政天南之后”靠他靠得比较紧,当然,这个人的能力还是有的。

好半天之后,他才出声发话,“展涛可能性太小,你还是多了解一下通德吧。”

“会是臧华?”殷放这一惊可是不小,两年前,臧华只是素波一个普通的副市长,杜毅硬生生地把他捧为通德市长,就这两年,又要升市委〖书〗记了?

当然”杜老板管的就是官帽子,想刻意提拔谁”那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总不可能是李继白”,”蒋世方淡淡地回答,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他已经比较清楚杜毅的为人处事方式了。

在他看来,杜〖书〗记的魄力不是很足一蒋省长当年可是被人称作黑脸〖书〗记的,所以他有资格这么认为,但是同时呢,老杜这人认死理有底线,办什么事儿不会轻易放弃。

杜〖书〗记有意展涛这个风放出来,蒋世方根本就不信,展涛算个什么玩意儿?只说能力,把他搁到张州,张州经济估计都得受到影响。

当然,干部任免过程中,能力是较为靠后的一个指标,关键还是看领导的信任了,杜〖书〗记对臧华信赖有加,而臧市长这两年在通德干的也确实有声有色。

尤其是这两天,陈太忠一出手,通德的党群〖书〗记掉下马了,这里面臧华有没有责任?搁给不明真相的人,容易产生一些不好的猜测一越是这个时候,杜毅绝对越是会支持臧华。

什么叫支持?大力提拔就叫支持,同时还把臧市长调离了通德”别人就算想嚼舌头,都找不到对象!

以上这些,都算是比较捕风捉影的猜测”事实上,蒋世方这么认为,还有一个真正的理由、上次赵喜才下马,杜毅推荐的素波市长就是臧华!

当然,那次杜〖书〗记不是真的要把臧华放上来,他只是在向他蒋某人打招呼:你看好了,这个人我是要大力提拔的,下次有机会就是他了。

段卫华上任索波市长之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臧市长在杜〖书〗记的眼里”恩宠并没有减少,那这次十有八九就是臧华去张州了一老杜可是个认死理的主儿。

既然想捧一个人,那就绝对要捧到底,如若不然,省委〖书〗记的威信何在?而且,杜毅将自己的铁杆嫡系放在张州,那张州就是姓杜了一展涛可不算杜〖书〗记的嫡系。

那么,为什么会有展涛这个风声传出来呢?蒋世方有点猜测,杜毅这是跟我打马虎眼呢,等组织提名的时候”应该是臧华也在上面。

这个马虎眼打不打无所谓”不过这么做一来可以保护臧华,二来的话,蒋世方答应了杜毅的提名那么调走那位的位子就该留给蒋省长的人了一按规矩来说是如此。

蒋世方你看,你的人要当市长了”你愿意他是做通德的市长还是愿意去做吉庆地区的行署专员呢?

大概就是这样了,蒋省长认为自己猜的没错,事实也证明,臧华现在低调得离谱这就是要蓄劲儿冲那么一下呢。

杜毅为了扶持臧华,也真是不遗余力了”堂堂的省委〖书〗记,居然会先找个展涛来打马虎眼蒋省长由衷地感慨”当然,这估计跟某个姓陈的捣蛋鬼的存在,也不无关系。

当然,干部任免过程中,各种人为影响和意外因素实在太多了”蒋世方也不能断定张州的记一定就是臧华,但是他基本上可以这么确定。

第二天,陈太忠就知道了臧华的动向,下午的时候,他接到了王启斌的电话“太忠你在不在部里?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说。”

“我刚开了个会,现在正往部里赶呢,一刻钟以后吧”陈太忠挂了电话,现在郭建阳在办理工作关系,办公室里连个招呼的人都没有。

不过能让王启斌亲自过来说的事儿,恐怕建阳在也不顶用吧?宣教部倒是跟组织部是挨着的,但是错非不得已哪里会有重量级干部四处串门的?省委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犀利的眼光了。

陈太忠坐进办公室还不到五分钟,王启斌就过来了虽然没有关门,却是将椅子拉到了陈太忠旁边,给人的感觉就是,屋里的领导正在促膝谈心。

“啥事儿啊?”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也有点吃惊,心说老王你遇到什么大事了?

“刚才……部长点名叫我上去”,王处长警惕地看着门外,小声地嘀咕”他说的部长,自然就是邓健东了。

邓健东虽然是组织部的部长,但是日常工作,多是由闺昱坤来操办的,像王启斌号称三大处的处长,跟邓老板的接触也不会很多。

可是他去了邓部长屋外,部长的秘书却是安排他去个小房间等着,王处长这心里纳闷:我为什么不在大房间等着,要进小房间呢?

大房间里等着的人多,人来人往也杂,小房间是清净,但是以往王启斌没受到这待遇啊,心里惶恐得很,坐下之后才发现,面前的茶几上,很随意地摆着一份文件。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按说王处长是没胆子翻这个文件的,不过这文件就是一张纸,连封皮都没有”就在桌子上搁着,他就算想不看都难。

想到领导今天的古怪安排”他心里就有点猜测了,于是壮着胆子看一眼”却是猛地发现,原来是组织部对张州市委〖书〗记的提名:名单里有展涛、臧华和另一个正厅干部。

接下来,邓〖书〗记喊他进去”随便说了两句之后,就让他走人了”若是没有小房间里那份文件,王启斌绝对会好好地琢磨一下,领导这到底是啥意思。

但是有了这个文件,那就不用说了,邓老板是让他传话呢一至于说传给谁?那肯定是陈太忠嘛”王处长身上虽然打着的是戴复的烙印,属于蒋省长一系的,但是邓健东通知蒋世方”自然还有其他途径,这个话就是要传给小陈。

陈太忠一听也明白了,这三个人里,要说戴复的条件并不比别人强,但是杜毅肯定是推荐要推荐戴复的,“王处,我觉得他要是有心推荐别人”这个文件就不该让你看见。”

“这……也未必吧?”王启斌是被这份幸运吓傻了,市委〖书〗记的候选名单被他看到了,他的脑瓜简直都不会转了,“没准杜老大担心张州那边的布局,让你帮着问一下上面?”

一边说,他一边抬手指一指天huā板,意思说张州那边,要考虑黄家的意见。

陈太忠琢磨一下,还是摇摇头,不过这个头摇得不太坚定,“那不太可能”杜老板要是想跟上面联系,哪里,哪里用得到咱俩?”,他这话说得有点客气,事实上他是想说”就算老杜没啥好途径”也不可能在你身上绕个弯,直接找我不就行了?只是这么直说,未免会有伤人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