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5 -2696惊变

2695 2696惊变(求月票)

以陈太忠对干部任免程序的了解,既然能形成文件,那必然是要通过杜毅一关的,而且郊健东并不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组织部长,这人做事很稳的。

干部任用是省委组织部负责提名,但若没有跟省委书记的沟通,怎么可能以文件的形式出现?这是扎扎实实的顶天正厅,半步副省的位置,可不是那些可有可无的副厅。

这个文件若不是通气的性质,那么就是要记办公会讨论了,陈太忠做出了分析,不过,就算他再怎么乱猜,给黄家打电话那是必然的一不管是杜毅的意思,还是郊健东的意思,人家显然不会专门对他这个处级干部吹风。

或者,是杜毅想让黄家知道,他要伸手进张州了?他想起了田立平的判断,紧接着他就又想起了段卫华的预言~老市长这预言,还真的准啊。

他不知道的是,段卫华就任素波市长,时过境迁之后还是得到了消息,是闺昱坤和臧华跟他争市长,这个消息是他必须做的功课一就算已经是成功上位,他也要了解自己是挡了谁的路,从而警惕背后可能出现的冷枪。

一听说展涛可能出任张州市委书记,段市长下意识地就觉得不可能,那厮在吉庆待了七年,吉庆的经济从来没有起色过,欠发达地区的市长一其实是严重落后地区的行署专员,去一个经济蒸蒸日上的地级市当市委书记?能当市长都要走门路。

而展专员并不怎么得杜毅的赏识他就没这个面子让杜书记把他弄到张州当市委书记段卫华比较确定这一点,更别说臧华的提拔,已经在蒋世方那儿挂了号。就算是臧华去都轮不到展涛,段市长心里真的太清楚了,但是他并不能确定一定是臧华去,所以就是预言了一下有了足够的消息,判断起来真的很简单。

反正陈太忠心里就是佩服了,当然,在佩服之余他送走了王处长,并且表示有什么消息的话,自己会及时联系的。

王启斌并不想走,他其实很想亲眼目睹小陈给黄家人打电话,不过他更清楚,自己这种期待有点过高了,在陈太忠的湖滨小区倒是可以试一下不过在省委宣教部……还是省了吧。

陈主任关好门,才拨通黄汉祥的手机,不过下午的时候给黄二伯打电话,结果不问可知,于是他又拨通了阴京华的手机“京华老哥,我这儿张州的书记要任命了。”

“哦,你说”,阴京华随口说一句,接着又想起了什么,“那个原来的书记不是让你搞下去的吗?”

要不说黄家在天南根深蒂固,这一点都不是吹的,就连黄汉祥的跟班都能知道天南的最新动态一事实上,能做了跟班的都是脑瓜绝对够用的,记这点小事真的不在话下。

换句话说,这点小事都记不住的主儿,你凭啥当别人的跟班呢?

“也不是我搞下去的,我就借了一个风儿”,陈太忠对上阴京华,那真是没啥不能说的,“不过吧,有人觉得杜毅未必愿意扛蓝家……,反正不知道怎么回事,候选人名单都能传到我这儿,我有点拿不准,想找黄二伯问问。

”,真的得感谢田立平,要不是他,哥们儿还想不到,杜毅任命张州市委书记,要借黄家的势。

“哎呀,这个事儿我还真出不了主意”,阴京华一听,就知道其中的要害了,“你等一下,黄总打羽毛球呢,这一局马上就打完了。”不多时,黄汉祥将电话拨了回来,“嗯,小陈,张州怎么啦?”

陈太忠把张州的情况说一下,又把自己的分析说一下,“组织部授意我朋友,不小心,看了名单,我就跟您汇报一声“…这事儿的味道,真是我也伞不准。”

“通德的张华,是吧?”黄汉祥似乎也没想到,小陈说的是这种情况,“这样吧,你等我电话,有情况了我跟你说。”

“是臧华不是张华,臧克家的臧”,陈太集强调一句,却是难掩那份悻悻之情这跟我吩咐王启斌的话,是一模一样的,真是有点讽刺啊。

他压了电话,心说我也不指望你一时半会儿打回来,反正消息我是传到了一想必王启斌刚才,也是这种感觉吧。

放下这件事情,他心里就轻松多了,紧接着,他又接到了素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电话,王从故意杀人案,已经从西城法院上交了,后天一审开庭,要他前去作证。接下来的这个电话,就比较奇葩了,居然是刘园林打过来的,这家伙是碧空省刘栓魁的侄儿,驻欧办的外聘人员,今年研究生毕业,驻欧办副主任袁珏按陈主任当初的承诺,给了他五万美元安家费。

可是刘园林记得,陈主任当年许自己的是十万美元,这就有点闹心,袁主任表示,这个差距你要跟陈主任商量,不瞒你说,我要不是打着陈太忠的旗号,这五万我都给不了你~我跟陈主任,真的没法比。

袁主任跟刘园林打交道也一年多了,刘园林是陈太忠的关系却是外聘,袁主任是驻欧办的副主任,政府序列的,两人处得不错,都是实在人,起码……没啥可冲突的地方。

刘园林这个电话打过来,就是告诉陈主任,我要走了,这个驻欧办我不呆了,当然,我对袁主任也没啥意见,就是我打算去苏丹“……结婚了,然后就住那儿了。

我井,这叫个闹心,陈太忠真舍不得刘园林走这可是精通四门外语的人才啊又是心系祖国的那种宣传五十年大庆的时候,都被人打了,这十万美元的安家费”““很贵吗?但是陈某人现在的状态,哪里顾得上驻欧办这一摊?想到黄汉祥对苏丹的看重,他就埋个伏笔,“你先结婚,驻欧办的位子我做主了,一直给你留着,谁要是不服气你跟我说……我现在是真的顾不上。”

一个小时之后接近下班时间了,黄家的电话打了过来,不过这次打电话的不是黄汉祥,而是黄和祥,要命的是,黄书记让他将事情重说一遍。

我这环境不方便啊,陈太忠心里有点腻歪”不过想一想他顶着黄家的名头,得了不少的便利,那现在也就不好抱怨了,传话的就得有个传话的觉悟。

黄和祥问的比黄汉祥问得细多了,他甚至问了一下王启斌和陈太忠的关系,又了解一下臧华其人,最后甚至问到臧华上任时的背景,一个电话足足打了二十分钟,搞得某人暗暗腹诽~难道每个省委书记都这么闲吗?

陈某人不知道的是,黄书记给他打完电话,反手又拨个电话出去”“二哥,你说的这个小陈,做事还真的比较靠谱”难得的是一个小处长,对省里的各种风向”也非常清楚。”

黄汉祥知道,自家老三年纪虽然小,平时却是有点看不上他这个二哥的做事,他说什么,老三心里都要打个折扣,不过这也没办法,他生性就是跳脱豪爽的人,性格这东西没法比的,“我的话你从来只信八分,都跟你说了……这是老爷子肯定了的人!”

“多了解一点情况,总不是坏事”“黄和祥也不跟他争,笑着回答,“我跟二哥你也有日子没见了,晚上一起吃饭吧?”,黄书记是同了北京,恰好遇到这样的事儿了,好像就不是特别忙,而凭良心说,陈太忠繁忙的程度,却是很有点省委书记的味道了。

一下班,他就先去凤凰科委驻素波办事处转一圈,手机项目的班子已经过来了,他要看望大家一下,另外科委门口要弄个雕塑造型,许主任指示宋主任:你让陈主任过一下目。

这种行为真的是政府机关特有的,你说门口立个雕像,想立啥就立啥吧,只要有意义就行,可是偏偏地,这个东西的审核,就代表了领导在单位里的发言权也容易被人抓把柄。

就立个雷锋雕像,这**语录该握在什么位置,都能端了整整一个局机关的班子,要说它不重要也不对,更有那愚公移山雕塑,恶了姓单的某领导的传言。

所以现在大家立的雕塑,都是相当抽象的玩意儿可以肯定的是,要是想解释,总有这样那样的解释能解释通的。

可是抽象的玩意儿,它没什么规格,就容易引起这样那样的看法,当然,通常来说,单位里一把手决定了是啥就是啥,有些副职觉得雕像棱角太分明或者颜色不太好之类的,也就埋在心里不说了。

那么许纯良一定要陈太忠过一过眼的意思,那就很明显了:太忠还是我科委的人,我要尊重他的意见这雕像雕成啥样,并不重要,陈主任有没有看法是次要的,关键是大家看明白了,我很重视他的意见。友沼惊变(平)

这玩意儿其实是很虚的东西,但确实是许主任的一份心意,陈太忠明白啊,所以他得领情他对科委的感情,真的太深了。

不过,坐一坐可以,吃饭就免了吧,陈主任还要赶场,他先冲那雕像模型点点头做出了肯定,然后坐下敬了大家一杯酒,站起身就走人了。

接下来,他赴的是天南商报老总的宴会,陈某人是保了刘晓li,不过他用天南商报用的也挺顺手,人家老总想见一见他,也是正常的。

再然后,是红星厂的饭局,徐卫东想拿下红星厂新建的综合办公楼的全部弱电和设备,上面的关系似乎有了,但是还差一点本地的人头……

这几顿酒喝下来,就到了九点了,陈太忠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别墅,他的酒量没问题,不过喝酒这东西,要看跟谁在一起喝了”不熟的人硬要坐在一起”真的累啊。

他重重地坐在沙发上,张馨见状,拿起一瓶啤酒打开递了过去,“给”陈太忠笑一笑,接过啤酒之后,顺手轻轻地摸一下她的脸蛋,“呵呵,才九点就换上睡衣了?”,最近有寒潮过境,天南的气温骤降七八度”现在屋里的两台家用中央空调全开着,这气温都不算高,张馨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再睡衣。

“唉,这个空调太费电了”雷蕾走过来,大喇喇地坐到他身边,抬手也去摸啤酒”“每天开一阵根本不顶用,一直开的话,一个月最少得三千的电费,线路没准也受不了。”

“全开着呗,坏了大不了修”陈太忠对这种小事毫不在意,“咦,田甜不在?”,“这两天她不舒服,受不了这凉气,回家了”,张馨如此回答,女人不舒服的时候,确实是受不得凉,反正田主播呆在别墅里也做不了什么,而市委大院是有暖气供应的这一点,就是湖滨生态小区也比不了。

“我还想找她问点事儿呢……”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放开思路随意地想着,也不知道黄家接下来是什么反应?

想着想着,他猛地听到张馨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他……出来了。”,“什么?”陈太忠没防住,下意识地问一句,然后侧头看一看,发现她双眼发直,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想一想才问一句,“你前夫出来了?”,“嗯,保外就医……今天他去找我了”张馨的眉头微皱,脸上却依旧没什么表情。

啧,陈太忠本来看见她穿着睡衣,打算喝两瓶酒制造点气氛,就开始那啥呢,不成想听到这么一个扫兴的话题,他沉吟一下方始发话,“你是什么打算?”,“我……唉”,张馨摇摇头,迟疑一阵又叹口气,“要说跟他一点感情没有,倒也不是……问题是他的表现,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居然找到我家去威胁我父母。”

张馨的前夫叫刘涛,父子俩惹了不该惹的人,同时进号子了,不过主要的麻烦是在做老爹的身上,经过长期活动,做儿子的就先保外就医了。

他心里一直就挺舍不得张馨,出来之后,看到家里穷得叮当乱响,本来是没勇气再去找她了,不成想一打听,知道她做了市移动的副总,这心里登时就产生了巨大的落差。

尤其是,别人提起此事,总是若有若无地鄙薄,她不知道是被什么老头子看上了,岔开了大腿,所以才爬到了这一步一要不然,凭她的能力,能在短短的两年升为副处长?

刘涛当然知道,这话绝对是真的,这一下他就不平衡了,我家当初是替你老爸垫了二十万的欠款,才把你娶到手的,结果我和老头子一进去,你就跟我离婚了。

其实当初他同意离婚,也有原因,一个是他不想耽误她,二来就是收拾他家老头子的人里,有人惦记着她一你老婆不错哈,你要是不答应,你老头子会更惨。

只为这口气,刘涛也会答应离婚,不过现在想起来,他就觉得这全是自己的牺牲了,我那么爱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说来说去,还是张馨现在春风得意,她要是还在机房里忍气吞声地做个小专工,刘涛也最多约她出来,见个面喝点酒,再聊一聊别情啥的。

人家连车开的都是帕萨特,这一辆车就顶上刘家帮张家的欠款了,于是刘涛一大早就去市移动堵张馨你前夫我出来了,你现在混得不错嘛。

由于存在着巨大的心里失衡,他说话就是阴阳怪气的,张馨性子其实偏软,又在单位,若是他好好说,她没准要抹不开面子,但是想当年刘家就比张家强势,刘涛也是特要面子的,在家里也是拿主意的,对她就没有好声气。

要不说,恩怨往往就是在一线间,不过,张馨还是不想跟他计较,就说咱们已经离婚了,你要是想接点什么活儿,我可以照顾你一下,行吧?

这话就更刺激刘涛了,你敢用这种施舍的口气跟我说话?结果两个人就这么折腾了起来,到最后张副总实在不堪忍受,把保安叫过来将他撵走了。

然后刘涛就找到张家去了我当初为了保护她跟她离婚,你们家就是这么对我的?少跟我扯那些狗屁玩意儿,惹得我火了我把她背后的那个家伙揪出来。

说来说去,他就是一个意思,张馨已经睡在别人**了,我也不想缠着她不放,把我家那二十万还回来,加上利息就是三十万,然后移动再给我找点活咱们这恩怨就算扯平了。

他在张家这么一折腾,张馨心里的那点歉疚真的就没了,接了老妈的电话,她当下就表示,三十万是吧?我还,老妈你别管了,不过接移动的活儿做梦去吧……我嫁给他的时候,还是大姑娘呢,这账怎么算?

“这个钱不能还!”不成想,她老爹在旁边出主意,不支持她的想法所谓人老成精,看东西就要看得远一点,“这年头人心没尽,他能跟称张一次嘴,就能跟你张两次嘴。”

“我印象中,他说话还能算话”张馨真的是想尽快摆平此事,其实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跟陈太忠的私情被刘涛撞到那家伙发起狠来真的会跟踪。

“他以前就不可能跟你妈说那么难听的话什么岔开大腿才升上副处的,这是个做女婿该说的吗?”她老爹叹口气“馨儿啊,人都是会变的。”

所以张馨只能找陈太忠商量这个事儿了,“我自己倒是问题不大,但是太忠你还年轻啊,马主任“……,那么个好人,可不也栽在这个上面了。”

“切”,雷蕾在旁边不屑地哼一声,马勉在劣质模块的事情上,出头为张馨做过主,可是她跟削朋朋的不对路,也是因为这个马勉。

“这家伙真的有点缺德”,陈太忠的胳膊肘,一向是往里拐的,原本他还觉得自己睡了别人的老婆,有点不好意思事实上,他还以为张馨没准有复婚的想法,心里正沉甸甸地纠结着呢。

一听说这货自寻死路,他登时就轻松了起来,“这事儿好说,他再纠缠你,你给韩忠打个电话…………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再见他的时候,你给我那个础的神州行上发个短信。”

“我主要是怕你白天不方便”,张馨悠悠地叹口气,说实话,她也不想再回到原来那种家和单位的两点一线的生活了人只能活一生,这么过一辈子也有集单调了。

当然,这是刘涛对她在意的表现,但是人家太忠就敢把她放出去,而且现在他的反应,证明他也很在意自己不是?

陈太忠确实是心情愉快,他舍不得张馨,可是还想以德服人一拦着人家夫妻复婚也不是个事儿,当然,这跟他强烈的占有欲是很有关系苒。

第二天刘涛果然又去市移动折腾了,反正这年头的办公宴里,人们也都是各种心思,大家基本上都能确定,张馨确实是靠出卖**上位的,不过大多数人隐约认为,得手的应该是张沛林,然而,张总已经走了不是?

所以大多数人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思,冷眼旁观,捣乱的是张总的前夫,大家能怎么样?张馨也干脆,直接请郊总派人把捣乱者撵出去,邸总倒是知道,小张在素波势力极大,就算张沛林离开,也没受到啥影响一聂启明都惹不起呢。

所以他就答应了,而且吩咐门卫,以后都不许放这个人进来,而且这年轻人的行为,确实影响到移动的日常工作了。

“行,张馨,你给我走着瞧”,刘涛狠狠地冲着移动的大门吐一口,他倒不像管志军那种破落户,会在移动门外撤泼打滚他可以对张馨冷嘲热讽,但是不能对所有人都撤泼”

大约晚上六点半的时候,蒋世方给自己的女儿打个电话,要她帮着联系一下陈太忠在家门口的饭店坐一坐,半路上他会过去看一眼,不成想蒋主任反手打个电话回来,“那家伙关机了。”

“这小子!”蒋世方挂了电话,恶狠狠地骂一句,“怎么在这时候关机?”

“殷放去凤凰,不比去通德好吗?”他的老妻有点不明白,就问他一句,“田立平去通德,带一点发配性质的吧?”

“你知道个什么?”蒋世方不耐烦地看她一眼,犹豫一下叹口气,“通德的市委书记李继白,明年就到点儿了!”!~![(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