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9 -2700底线和人情

官仙 2699 2700底线和人情(求月票)

许纯良当然认识殷放,想当年他可是在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做过处长的,不过这个问题这时候从蒋君蓉嘴里问出来,是有点奇怪。

“见过两面”,他点点头,“我说蒋主任,我知道得并不比你多,用好下面人就行了,这都九点了,“…外面还下着雨。

”,“我一个女人都不叫苦,你还真好意思”,蒋君蓉看一看这张英俊到可以说是漂亮的脸蛋,“殷秘书长对凤凰挺有感情的。”

嗯?许纯良听得就是一皱眉头,他琢磨一下,决定不在这件事上浪费自己的脑细胞,“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这不是他卒商不够,纯粹是个人习性使然,而且他并没有兴趣跟蒋君蓉打机锋,所以就这么直截了当地问了。

蒋主任知道他这性子,倒也没有轻视的意思,事实上她认为,这种性格也代表了一种底气,“我什么意思也没有,不过你记住这句话就行了。”

许纯良哼一声,这时候他还反应不过来的话,那真就是傻子了,于是正好借机站起身来,“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省得影响休息。”

他说的省得影响休息,自然是指的他老爹的休息,蒋君蓉这下也没招了,只能悻悻地看着他离开。

许〖书〗记还真没睡,正在斜靠在沙发上,翻看着《三侠五义》,这书他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基本上背都背得出来了”不过他劳碌一天之后”翻看这本书纯粹是图个放松,不用动脑子随便捡一段就能开始看,啥时候想放下就能放下。

是的”许〖书〗记有个不怎么为人所知的爱好,喜欢通过看武侠小说来放松,甚至可能看得睡着,可是看《群众日报》啥的,他绝对不会看得睡着了一不过,做为一个省部级的干部,这个爱好多少有点不雅。

做儿子的知道他这爱好,见老爹难得地有点放松,这话到嘴边,就有点难以启齿。

可是一般情况下,许纯良不喜欢作伪,在家里更是这样了,他在这儿一发呆,许绍辉就注意上了,抬头看他一眼,顺手把书往旁边一放,惬意地一伸腰肢,“没在办事处住?嗯,什么事情”说!”

“是这么回事,刚才在高新区忙,蒋世方的女儿突然没头没脑地问我一个问题”,许纯良把刚才的情况学说一遍,他知道老爸思考问题的习惯,所以说得很详细”也省得再补充。

“嘿”,许绍辉听完之后,立刻就陷入了沉思”他沉吟了足足有两分钟,才轻声嘀咕一句”“李继白要退了,难道说……“……是杜毅推荐的田立平?”就这两分钟里,许〖书〗记的大脑在不停地转,首先他确定了,殷放去凤凰,不可能是接章尧东的班一姓殷的资格差一点,两三年的正厅,还走出身省政府。

章尧东不会进步也不会出事,那么就是田立平要走,杜毅已经推荐了臧华就任张州市委〖书〗记,那么田立平就是去通德了,田立平去通徽…难道不是蒋世方推荐的?

这个问题很是困惑了他一阵,许绍辉甚至有点疑心,蒋世方是不是狮子大张嘴,惦记了两个位子,既讨好了黄家又要安插自己人去凤凰一这就有点欺人太甚了,不但是欺负杜毅,也是有点不注意我许绍辉,“…这么大的事情,你就让个孩子传句话?

许绍辉自知,比不了那俩正省级的干部,而且秦连成已经安置了,他对接下来这一拨的干部流转不是很热心,但是他好歹是京城来的子弟,也有自己的底气我也不多要求,再安置一半个副厅,还是不威问题的吧?但是想一想张州那边的局面,他又怀疑是蒋世方和杜毅串通好了,想把田立平扶到通德市委〖书〗记的位子上,讨好黄家,于是蒋世方才会告诉自己殷放要主政凤凰、调田立平的事儿,不是我要吃独食。不过想来想去,他觉得田立平要去通德,最大的可能还是杜毅一手操办的一否则的话,就是该蒋世方用层次比较高的沟通方式告诉自己:我不得不安排田立平去通德,或者是,…我已经跟杜毅商量好了,要给黄家个面子田立平从来都不是蒋世方的人,这一点许〖书〗记可以肯定。

正经是蒋省长还要倚仗他这个三把手的力量,跟杜〖书〗记抗衡,有些事情不可能做得太过分,而殷放要去凤凰,对上章尧东的话一这应该是杜毅愿意见到的场面。

其实这个可能性,蒋世方也想到了,当省委〖书〗记,没点平衡手段哪能行?凤凰是黄老的大本营,章尧东可以在那里强势因为他靠的许家,在天南存在感不算强。

杜毅这省委〖书〗记,就不合适派个人下去扛膀子,否则的话,都不用章〖书〗记出手,以陈太忠为代表的正宗黄系,直接就能把那个想要夺权的市长干翻杜毅的人是市委〖书〗记的话,强势一点倒还可以。短时间内掌控不了凤凰,那么,就不如派个不对眼派系的市长下去一万一殷放和章尧东斗起来,杜〖书〗记没准还能有点意外的收获。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许绍辉一琢磨,就将事情琢磨了化七八八,而这么多的思索和判断,他只是仅仅用了两分钟事实上还有许多因果,写出来真的太占篇幅了。

由此可见,省部级的干部,看起来是够威严了,他们的压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都不用说他的逻辑判断能力,只说脑子里能有这么多的现成信息来供他筛选分析,平时……得下多少功夫?

“杜毅推荐田立平?”许纯良听得吓了一跳,他在开车回来的路上”也试图分析蒋君蓉那句话的含义了”但是他最多最多就是分析到,这次张州的事情,杜毅安排人进第一个坑”然后是黄家选第二个,再然后是蒋世方所以殷放去了凤凰。不过,都是在局里的人,一点也就透了,说不得他哼一声,“咱就当田立平是蒋世方推荐的了,不知情嘛…………蒋君蓉跟我说句话”殷放就做了凤凰市长,蒋世方眼里还有您没有?,、

“不知情…………倒是可以”许绍辉苦笑一声,这确实是个逻辑上说得过去的借口,按说也能勒索出来一点东西,但是儿子既然进了官场,他就真的不能吝惜指点了”“但是这正中了杜毅的下怀,明白吗?”,许纯良琢磨一下,也反应过来味儿了,“那蒋世方就应该跟您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这么不尴不尬的”算怎么回事儿?”

“蒋世方也得要脸啊……”要是我猜的不错,这事儿里最难受的就是他了”许绍辉笑了起来,这一刻,他不是纪检委〖书〗记,只是一个和蔼的父亲,“这话不能随便说,起码先让你们小辈们通一下气儿,让我有个思想准备。”

许纯良皱着眉头琢磨半天,最后终于是长叹一口气,“不过老爸”真要是你说的这样,杜毅这么搞也有点胡来啊。”

“你懂个什么?”,许绍辉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就这交谈中的片刻,他已经想到了更多的因果,不过这事儿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他还想锻炼自己儿子一番不是你自己体会出来的,你印象不深刻!

老爸能指点称一时,终究指点不了你一世,将来的路迟早你要自己走的!所以他只是淡淡地一笑,“如果我想的没错,这个位子,应该是杜毅主动送给黄家的。”,与此同时,黄家的老二和老三,正躺在两个池子里,一边泡澡一边聊天,黄和祥随口说一句,“这个杜毅,倒也算识趣啊。”

……哼,他倒是想不识趣呢,他敢胡乱往张州派人,我就敢让他的人呆不下去”相较黄〖书〗记而言,做哥哥的黄汉祥,说话间苒草莽气息,就太浓了一点,“说句实话,我是不舍得狠用自己人,要不然,一个陈太忠就让他吃不消。”

“那小家伙,你想大用他,怎么也得四五年以后了”黄和祥笑一芜这话就有讲究了,按说陈太忠谨慎地保持着跟眼下这个班子的距离,换了届就可以大用,但是话说回来,换届之后还有换届呢,所以换届之后的大用,换来的会是十来年之后的再次蛰伏。

但是就算是十来年之后,陈太忠也不过才奔四张,还是前途无量,那么,下一届班子,也不是黄家规划的陈太忠的最终目标。

明年是换届初始,真正意义上的换届是后年,也就是说,换届之后一两年,黄和祥都不打算让陈太忠“大用”,的这个事实或许残忍了一点,但却涉及了黄家全国的布局。

反正那厮也年轻,学历又跟不上,多在下面窝两年,三十岁左右提个正厅一对得起他了蝴黄和祥是这么想的。

黄汉祥也明白自家老三是什么意思,老三的目标是政治局常委,十几年后的助力,听起来有点飘渺,但是特别优秀的苗子,眼下也该筛选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小陈肯定算得上特别优秀。

“明天我让京华打个电话,跟他说一句”,黄汉祥闷哼一声。办。章底线和人情(下)

说句良心话,许绍辉猜得一点都不错,田立平去通德,真的是杜毅一番人情,根本就没跟黄家沟通。

这个张州的市委〖书〗记,杜毅是一定要拿下来的,上次素波便宜了段卫华,凤凰给了田立平,这次最大个儿位置再让的话,那这个省委书记也真有点窝囊了。

为此,他甚至放弃了把臧华就地扶正的念头,李继白终究是明年才到点,他有意要让大家看一看,跟着我杜某人,进步就是这么简单。

正如蒋世方想的那样,他的决心非常大,甚至不惜拿展涛来打马虎眼,这个马虎眼除了蒋省长想的那些功能,杜〖书〗记还在琢磨一点一大家看好了”我要推弃人了啊。

一个不是特别合适的人选,往往会勾出一些惦记这块肉的鲨鱼,这么一来,杜毅就能知道有些什么人在盯着。

别说”展涛这个风声,还真的引来了一些人的招呼,不过级别都不是很够,力度也就是那么回事口尤其是,黄家人根本没有出声。

那么,杜毅果断地将臧华加了进去,你们说展涛能力不行”臧华的能力总不差吧?而且,整今天南谁不知道臧华是我麾下的大将?

按说,他提名了第一个,通德市长就该让蒋世方提名了,可是杜书记不愿意让他这么舒服地提名,娓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嘴张得太顺利的话”你不知道珍惜啊。

事实上,挑动这点小小的摩擦,杜毅还有个忌惮,那就是说他得带着黄家玩,黄家对张州没表态,这是尊重他这个省委〖书〗记算是好事,但是同时……蓝家那边说不定要有点不舒服。

所以省委组织部出现了严重的泄密~邦健东做这种事很放心,王启斌是老组工了,传消息是一定的,但是他绝对不会乱传消息,所以这也不能说是泄密。

蒋省长那边”杜〖书〗记也打招呼了,于是他这就相当于是丢了一个位子出来,你蒋世方和黄家人商量吧”谁来当这个通德市长。

蒋世方也不想弱了自家威风,犹豫一下就表示”我看好殷放,杜毅听得有点迷糊,赶紧了解一下殷放跟黄家的关系调查结果显示,这人跟黄家不怎么搭界。

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有点不懂了,这一刻,杜〖书〗记就觉得自己把风放给陈太忠是做对了,安生地等黄家的意思吧。

黄家跟杜毅的沟通手段,真的是太多了,省里这种级别的任命不算太高,黄家未必会关注,不过那些遗憾或者肯定的风声,多少会传进杜〖书〗记耳朵里一点。

杜毅等了一天多,没等到这种风声,心说陈太忠就算政治敏感性再差,总不可能忽略了这样的事情,那么,这就是黄家不做声一放风之后的沟通,对时间要求比较严,尤其是在干部任用这一方面,反射弧太长并不是好事,这可能意味着你主动放弃。

这事儿就有点不妙,杜毅品出来不好的味道了,所谓角力,就是说你出招对方有回招,这才是正道,一拳打在空空的地方,还真的不好受。

黄家采用的可能是“静观其变”的招数,这一点杜〖书〗记感受到了,但是感受到了不代表有办法解决,尤其是再一想,对臧华的任命,他很可能成为黄家和蓝家冲突的排头兵。

黄家收拾人,真的很有一套,也很有底气,在这种庞然大物面前,就算他是省委〖书〗记,也只有哀叹“官太小”的份儿。

臧华的提名还没有上会,但是杜毅再想收回,那就是颜面扫地了,他绝对不能容忍,但是对殷放的提名,黄家无动于衷,杜〖书〗记就觉得自己的脑瓜有点不够用了。

于是他心里,下意识又冒出一个念头来,我若是蒙艺的话,面对这种局面,应该怎么做?

想到蒙艺坚持底线不提拔夏言冰,随即又远遁碧空,杜〖书〗记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坚持什么,但是适当的妥协也是有必要的,在天南不能太不尊重黄家人。

所以他选择了田立平,这一选择也摆明了态度,这个市长就是个过渡,终极目标是通德市委〖书〗记,而这么做,也能打击蒋世方的气焰,让他吃个哑巴亏,可表面上还挺给他面子~给了你一个大市的市长哦。

他甚至能想像得到蒋世方吐血的表情、这个凤凰市的市长,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你的人还得跟许绍辉的人掐“……,你俩不是最近联系得挺紧吗?

第二天,天色还是阴沉着,不过这小雨是时有时无的,陈太忠开车来到子单位,惯例去潘部长那儿走了一遭,又来秦主任这儿报到。

本来是表现个态度应付差事的,不成想秦连成跟他说几句之后,话题一转,“太忠,听说田立平要去通德?”

“什么?”陈太忠还真没想到,老主任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他愣了好一阵儿”才茫然地摇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

“哦”,秦连成点点头,心说果不其然,许〖书〗记猜的一点都不错,连小陈都不知道田立平要去通德,看到还真是杜毅自己干的,当然,这样的话,他是不会说给陈太忠的。

“今天有什么安排没有?”既然已经达到了目标,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也不想听对方说,有些话是再亲近的人也不合适说的。

“上午要去中院做个证,还是王从的那个案子”,陈太忠脑子里也在转悠,是不是该问一问谁,这个人情、得卖出去啊。

“那你去吧”,秦连成摆一下手。

从秦主任办公室里出来,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又是有这样那样的人过来办事陈主任也就是这种时候,能在宣教部,大家自然要抓紧时间。

接下来就是中院作证了,又是那一套,没用了多长时间,最高法在关注的案子,基本上没啥变动了。

从法院出来,陈太忠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打个电话给阴京华,问一问那俩的来路”顺便就问一问田立平去通德,这是个怎么意思。

事实上,他已经大致想到了”田市长去通德,这种非正常调动,剑指的就是李继白走了之后的位子一不过他还得落实一下,万一不是的话,那跟老田说话的时候,就不能乱讲,以免影响了翁婿之情。

不成想一开机,阴京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太忠你倒是坐得住,凤凰的田立平要去通德任市委〖书〗记了吧?”

“我还纳闷呢,这事儿没人跟我说啊,今天早晨才听到风声,正要问你呢”,陈太忠撇一撇嘴,“刚才是参加王从的案子,就是交通肇事故意来回碾压,导致受害者死亡,黄老高度重视的案子,指示说这是故意杀人,要形成司法解释的。”

“有啥可问的,这是杜毅搞的”,阴京华就在电话那边笑,“那人也挺有意思啊,说实话,现在像他这么明白的人,不多了。”

“那我怎么觉得,你打这个电话给我,是要让我干点啥呢?”陈太忠沉吟一下,心说哥们儿领了杜毅一个人情啊也是黄家领的人情。

“没必要”,阴京华听得又笑,笑了两声之后,他沉吟一下发话,“我个人觉得吧,回头你让田立平专门去面谢一下杜毅,一个是个礼数,二来也是敲定明年这个〖书〗记的位芋飞”

“这倒也是”,陈太忠笑着回答,田市长去通德任市长,搁给脑瓜不太够用的,没准会认为这是发配真要钻到一根筋里,保不齐厅级干部都得想错了。

而田立平坦坦荡荡地去表示谢意,一来表示服从组织调动,二来是来谢正主我知道我的位子怎么来的,三来就是略带一点警告的性质了,我是表示感谢了,明年通德市委〖书〗记的位子被别人抢去的话,就算我无可奈何,有那被打脸的主儿不答应。

可是我怎么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呢?陈太忠琢磨一下,一时想不通,也就不再想了,“京华老哥,有两个搞手机的打着你的旗号找我来了。”

“哦,他们肯定是打我的旗号,打别人的旗号不合适”,阴京华笑了起来,人家还能打黄总的旗号不成?“算一算日子也该到了,你把这件事安排好啊。”

挂了电话之后不久,“皖”的电话打了进来,那是那位普通话说得怪怪的男人,“陈主任,刚才您一直关机……,什么时候有空?”

“你们在哪儿?我去找你们”,陈太忠问明白地方之后,开车上路,开了好一阵之后,他才猛地一捶方向盘,“啧,明白了,估计他们根本就不打算出面!”

他嘴里这个“他们”,指的就是黄家人,折腾到现在,黄汉祥那边也没什么话说,那么黄家就是冷眼看这场大调整了。

这个猜测对不对呢?陈太忠没命地琢磨半天,最后决定放弃一哥们儿这点信息量,琢磨不出来太多东西,算了,反正老田是要市委〖书〗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