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3 -2704距离的好处

官仙无弹窗 2703 2704距离的好处(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卓天地原本是省纪检委办公室主任,是蔡莉的大管家,许绍辉来了之后把他兼的办公室主任免了”就是一个干干的副秘书长。

不过陈太忠对这个人印象不差,此人在医院里陪过他,后来他还求卓天地帮过忙”两人属于那种不怎么来往,却又彼此认账的主儿一这一点”从卓秘书长的说话中就能体现出来,人家问的是“这两天”有空没有,是那种见面最好预约的关系。

这是卓天地在纪检委呆着不开心,想调动了吗?陈某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个念头甩到了一边,这种事情是赶早不赶晚的,老卓要是真想求我帮忙,就不会现在才联系,应该早早就有招呼了。

再说了,蔡莉好歹还是政协主席,真想安置卓天地,应该也不会太难,所以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就今天好了,事还少点,马上要赶两个场,七点钟十分左右吧地方你定,成吗?”

“那就鼓楼南鼻的室雅茶社吧,到时候你联系我就行,就这么说定了啊”,”卓天地笑着挂了电话”他是纪检委的干部,没那么多应酬”所以时间好调整。

室雅茶社,那不就是开在海潮大厦门。?陈太忠没去过这个茶社,上次何振魁代林海潮父女邀请他时,请的是另一间茶楼,陈某人埋怨他选的地方离海潮大厦太近”何大嘴巴很委屈地表示”海潮楼下就有茶社呢。

算了”用不着想那么多,陈太忠摇摇头,他见卓天地是一点压力都没有,能答应的事情就答应,不能答应的事情,甚至可以一口回绝一保持距离的好处就在这里了。

晚上的两个应酬,也是不能不去的,一个是团省委搞的一个跟贫困山区“,结对子”活动的晚会”陈主任必须要冒个头,还有一个是陆海人高强来看自己的情人盛小薇,盛总是阴平碳素厂的老总,他俩请陈主任来喝两杯。

等他赶到室雅茶社,还真就是七点一刻了,卓秘书长已经在包间里等上他了,陈太忠点了一打蓝带啤酒。

两个人坐在一起,闲扯两句之后,卓天地感慨一声”“文明办在你手里”真的是越来越红火了,太忠,你这是走到哪儿旺到哪儿的大运啊。”

这个道德缺失的年代,文明办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陈太忠嘴巴**一下”勉强算是个笑意,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说出来的话,怕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王志君的事儿,已经落实了一小部分,想落实大部分也是个时间问题”,卓秘书长终于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她是省人大副主任越林提拔起来的”到她这儿就算了,不要再往上查了吧?”

“越林就是完全无辜的?”陈太忠冷笑一声”都到这个程度了”他自然知道王志君背后是谁,而且说句良心话,越林在通德的名声也没有多好。

当然,他知道越林也是偏正林系的,管老书记的人,跟蔡莉有联系,所以,老卓的说情没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他也不想就那么屈服”,“他把这种人提拔为市委副书记,不该负领导责任吗?”,“这年头,总有这样那样的无奈侯国范也没被李强扯进来不是?”卓天地重重地点一下,省纪检委这点事儿,还是瞒不住他的”,“太忠”王志君被拿下,越主任已经是丢人丢到家了……省里的干部,有几个是眼里揉沙子的?你多少给他留块布”行不?”

“嘿”,”陈太忠哼一声,心知这就是今天的重点谈话内容了,干部双规这种事,确实是早几天晚几天都一样,不过卓秘书长说的这些也都在理”有些事情,是要控制在一个度上,反正这越林没被处理,也是被万人耻笑了,只差那么一道手续而已。

“秘书长的面子,我肯定得买”他笑一笑,端起啤酒来喝一口,以斟酌措辞,“不过下一步我们的工作,还得卓秘书长你多多支持啊。”,在收拾郭宁生的事儿上,卓天地帮过忙”但是这个人情,在替凌洛说情的时候用得差不多了,这社会原本就是这样人情宝贵,用一点尖一点。

所以他要摆明态度,这是个交换,我放过越林是必然的,但是你要考虑好了,将来我可能还要用到你一说句良心话,陈太忠觉得”以这样的方式用卓天地,比用许绍辉方便多了。

“帮忙那没问题啊”,”卓天地点点头,很是蒂快的样子,然而紧接着他就苦笑一声”“不过我现在怎么回事你也知道,能帮到你的地方,真的是……,不多啊。”

“哈”,”陈太忠听得就笑了,他当然知道,卓天地现在根本就没什么行情,可是他有自己的算计”于是摇摇头”“卓秘书长你太谦虚了,反正……我就当你答应我了啊。

“没问题……”卓天地很干脆地点点头,这样便宜的人情,真是不卖白不卖”陈太忠不但跟黄家联系紧密,更是跟许书记的公子也有交情,就算有什么事儿,他需要出面”后面也有的是人兜着,他怕个什么?

至此,谈话就告一段落了”陈太忠连蹿两个场合,正经是还没吃饱呢,说不得又要一道客饭,五分钟内塞进了肚子,才又端着啤酒灌了起来。

“天地来了?稀客啊”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一个声音响起,却是海潮大厦的老板出现在了门。”他一脸惊讶地看着屋内,“还有陈主任?这还……真是巧了。”

很巧吗?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他不认为这一定是巧合,不过怎么说呢?这个室雅茶社”并不是开在海潮大厦里面”而是在临街的位置。

海潮集团财大气粗,买的这块地着实不小,所以这海潮大厦并不是临街的,二十三层的宽阔大厦,旁边是两栋七八层楼的裙楼,插向街面。

裙楼的侧口,就开在街道上了,登记入住啥的都方便,停车的话,就是在“。”字型的广场里面一那里还有地下停车场。

而这室雅茶社”则是在,“。”字型建筑群的下面那一道横杠临街的三层门面房,那也是两栋小楼,相比里面的建筑寒酸了点,但装修档次一点也不低。

“嘿,是林总啊”,卓天地见到林海潮”就站了起来,面对天南首富,不是每个人都有陈太忠那种底气的,“今天这么有空?”

陈太忠才不相信林海潮这么有空,多半又是老卓玩的花招吧?不过他也懒得点出来”就那么笑嘻嘻地坐在那里,不肯站起身,只是点点,头,“林总。”

林海潮挺不见外地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四五个人,却是很懂规矩地待在了门。”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跟着走进来,站在林海潮背后。

这种跟班性质的主儿,陈太忠见得多了,倒也没怎么在意,只是这个人的年龄”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凯瑟琳的女管家。

“你最近不是在娄城吗?”卓天地很随意地问一句,看起来两个人的关系真的不错。

“拿一瓶人头马,一打百威”,林海潮吩咐一下身后的中年人”接着才笑着回答,“娄城的活儿早停了,这个……陈主任也知道。”

“嘿,你什么时候认识的陈主任?”卓秘书长笑着问一句,也说不清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林总这面子是越来越大了啊。”

“都是大家给面子”混口饭吃”,林海潮笑眯眯地摇摇头,“我们江书记退了,可惜了,挺有魄力的父母官,接下来还不知道是谁去张州呢,我得在素波等着拜码头。”

江川挺有魄力?陈太忠可是知道林家对江川的看法,心说这真是骂人不带脏字,还一脸遗憾的样子,要不说这人生……其实就是一场戏。

不过感慨归感慨,他不喜欢被人牵着话题走尤其是这两位没准早就算计上自己了,说不得他看一眼卓天地”“卓主任,你居然跟林总这么熟?”

卓天地早就不是主任了,听到这问题,他就知道陈太忠在疑惑什么,说不得苦笑一声,“就算是纪检委的,我也能有俩朋友吧?林董这人挺仗义的。”

“我要是你,就坚决不碰他”,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天南首富……沾上的话,有些事情不好说清楚。”,这话就很不给面子了,不过,正像他来的时候认为的那样,对上卓天地”他觉得有什么就可以说什么,愿意买账就买了,不给面子也就不给了”至于说林海潮的威受“哥们儿有必要在意你的感受吗?

“我能有什么说不清楚的?反正已经是这样了,太忠你也知道”,卓天地笑着摇摇头,顺手从他面前摸过一罐蓝带啤酒,拽开拉环,咕咚咕咚灌两口之后,才哼一声”“闲人一个,我还用得着在乎什么?”

“那您也不能自暴自弃啊”,陈太忠听得就笑,干部的抱怨,他见得多了,真的不差多这么一个,“我还等着找您帮忙呢。”2704章距离的好处(下)

“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你只管开。”,”卓天地重申一遍,抬手咕咚咕咚地将一罐啤酒倒了大半罐进肚,他今天的表现,真算得上是豪放了,也不知道是压抑太久,还是触景生情,“呵呵,我也不会让你为难”,陈太忠笑一笑,卓天地已经失势,在纪检委的存在感不是很强了”但是他并不在意,存在感再不强,也是做过几年办公室主任的主儿,还能没几个自己人?

“嗯”,卓主任长长地打个酒嗝,他不是一个喜欢多话的人”“好了,时间不早了,就这么散了吧。”

“天地,别啊,我都让人拿酒去了,再喝点嘛”,林海潮盛情挽留,又看一眼陈太忠,“陈主任”你给个面子?”

我跟你很熟吗?陈太忠看他一眼”不过,今天卓天地答应得挺爽快,他也就不好太煞风景”于是笑着努一努嘴巴,“是卓秘书长要走,我得听领导的。”

不成想,他这话刚说完,卓天地就点点头,“唉,林董的面子,这是不给不行,太忠再陪我喝一点吧。”

啧,被忽悠了,陈太忠这会儿可是明白过来了,老卓确定自己确实有事儿要求他”所以就拉着自己再坐一坐,这八成也是老卓拉自己出来的原因之一切”坐一坐就坐一坐,还怕你们,还怕你们不成?反正林莹也不喜他正想林莹不在呢,林总就推开门,笑吟吟地走了进来”她身后跟着两个端了托盘的服务员,“听说卓叔叔和陈主任都在,我过来敬两杯酒,有点冒昧,不要笑话我哦。”

“你个女娃娃家的,喝什么酒?”卓天地眼睛一瞪”很是不满意的样子”“,帮着倒酒就行了,其实我们不缺服务员,你该干啥干啥去。”

“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陈太忠隐隐觉得”这味道越来越不对了”就站起身,冲那两位笑着点点头,昂首走了出去。

“软硬不吃”,”看他走得远了,林海潮才叹口气,苦笑着摇摇头。

“他要是那么好对付的,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吗?”卓天地不以为然地哼一声,他约陈太忠,主要是为了越林一事,海潮集团这边,是顺水人情”当然,随着蔡莉在天南的影响力日渐减弱,以后他仰仗林家的可能性也很大经济只是一方面,林家在官场上也有势力。

“不是说张州是臧华了吗?”林海潮的消息,真的比一般人强太多了,这种变化都打探得出来,“这家伙跟杜老板不对付吧?”

“要是让杜老板在他和臧华之间选一个的话,杜老板一定会选他”,卓天地面无表情地回答”跟体制外的人说话,他无须掩饰太多,沉默一阵之后”他不无遗憾地叹口气”“不过阵营这东西……,选择了,就没得改了。”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异常缓慢,身临其境者,最是能明白其中的无奈。

陈太忠对张州”也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但既然是臧华要入主那里,他还真的是不打算动那里了,所谓公生明廉生威不是没有道理的,对上臧市长这种讲规矩的人,他也头大。

“张州的势力范围,终究是要重新分配了啊”他叹一口气,其实刚才在高强和盛小薇的酒席上,高总就略略地提到过类似的事情,他想在凤凰买个煤矿,还说陆海最近比较流行讨论这个东西。

若是没有前一阵对张州的关注,陈太忠倒也不怕答应帮他问一问,可是想一想眼下这通乱局,他总觉得自己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就含含糊糊地应付过去,接着借口还要赶场,站起来拔脚走人了他现在已经习惯话说一半了。

就在他一边想心事,一边往回赶的时候”接到了丁小宁的电话”说是她喝得有点多了,外面还下着雨,要他过去接一下。

这倒也是常事了,丁总现在的应酬,是真的多,虽然她手底下聚集了几个副手,小人物什么的没资格见她,但是素纺的置换,摊子实在太大了,盯着她的大人物也不少。

而且像材料采购、施工队甄选之类的事情,她也是必须要过问的丁总倒是不缺钱,可也不能让下面人随便揩油不是?

至于说大规模团购、各个分管部门的沟通,更是需要她应酬,所以她喝得二麻二麻的时候虽然不多,却也不少。

今天吃饭又是金荷花,这里档次不低,陈太忠开着车缓缓地驶上引道的时候,看见丁小宁一手扯着刘望男,正跟一帮人在那里说笑。

她正对着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高大男子,相貌英俊举止儒雅,脸上的笑容矜持而友好,挺有成熟男人的味道”见奥迪车来了,还伸出双手跟她握一握。

陈太忠倒是没在意,可是”就在丁小宁拉开后门上车的时候,男人冲他不满意地“哼一声,“我说”你这怎么做司机的,不知道给小宁开车门吗?”

叫得挺亲热的啊,你算个什么东西!陈太忠斜眼瞟他一眼也不说话待刘望男也上车之后,一加油门走人了。

上了马路之后,他就有点憋不住了从后视镜里看一眼丁小宁”“这家伙是干什么的,说话怎么这么呛,你看……你还喝这么多。”

“哈”,刘望男就先笑了起来,她的喝得比丁小宁多得多了,不过她在幻梦城干过大堂酒量奇大,所以倒还没多少醉意,“行啊小宁,我可是多久没有见过太忠吃醋了。”

一般来说,陈某人对自己的女人,都是挺相信的,尤其对性子火爆的丁小宁他真的特别放心,不过今天这场景,多少令他有点不舒服当然”刘大堂跟着丁总呢,按说也不会有什么事儿。

“劳动厅的一个副主任”丁小宁不屑地撇一撇嘴,“还跟我吹牛,说他老爸以前是厅长……切,我也是看他这个人识趣,给他点面子……”,只开个公司不容易,前一阵儿劳动厅的人过来要查京华房地产的用工合同”这时候劳动法已经颁布了,不过丁总手下四五十个人有合同的总共也就二十来个就是专家、副总以及各个部门的管理人员。

这种事情本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儿,可要命的是丁小宁最近招了一批售楼小姐,正培训呢,更是没合同的。

不过丁总也没在意,她的腰板硬,就说这是我们赶工期呢,市里很重视的工程,马上会补合同、给我两天时间行吗?

京华房地产的名气可是不小,劳动厅这边要是说连这点通融都不给,那就是整人的手段正经是这么大的公司,按规矩讲,他们上门之前都该打招呼的。

事实也证明,劳动厅确实没有找麻烦的意思,大概就是查到这一块了,罚款什么的都没说,转身就走人了,丁小宁用两天时间跟大家签了合同”要他们过来看一下。

这次来的,就是这个李副主任,按说这不是他负责的口儿,不过李主任表示,厅里正在考虑,是不是要在素纺附近买几栋楼。

对丁小宁来说,这就是意外之喜了,当然,这只是个初期意向”一个区区的办公室副主任做不了这种主,不过有意向就可以谈嘛”所以晚上就是宾圭尽欢了。

听说是这种因果,陈太忠也就能理解了”可是他能感受到,那个李主任不但有点傲气,对小宁也似乎有点想法”于是笑一笑,“这家伙没准打着人财两得的主意呢。”

“凭他,切”,丁小宁不屑地哼一声”接着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幽幽地叹口气,“这世界从不缺少这种人,我最见不得这种软骨头。”

“望男,你那个公司,该补的用工合同都补了吧”,陈太忠却是又想起一件事来,“现在《劳动法》实施的力度一步一步加大了,咱还是支持一下的好。”

“我那儿总共才几个人,合同补起来简单”,刘望男笑一笑,“正经是建福公司这种,得完善一下……,现在连施工队的用工合同都查呢。”

说着话就到了湖滨小区,今天这个姓李的出现,让陈太忠感觉不太舒服”他就一路关注着后视镜,感受着气机。

发现没什么人跟踪,他从车里摸出两把伞来,和刘望男一左一右地搀着丁小宁往里走这辆奥迪车进不了小区,只能停在外面的地下停车场。

等进了房间,陈太忠才发现,田甜居然来了,就随口招呼一声,“这大冷天的,又下着雨,你不是不舒服吗”还乱跑?”

“蕾姐在家看孩子呢,张馨一个人害怕”给我打了电话,这屋子也暖和不是?”田主播笑着回答”“你这家伙”去看我爸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

看来这是老田派来盯梢的”陈太忠笑一笑,不过这话想一想可以,说出来的话就有点伤人了,“雷蕾不在啊,我还说让她帮我想个稿子呢。”

“一说我爸你就打岔,这个事儿你可得负责到底”,田甜笑着白他一眼。

“嗯嗯,负责”,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是暗叹,如此水到渠成的事儿,老田都不放心,果然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