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5 -2706半日闲

2705 2706半日闲(求月票)

第二天依旧是阴天,夜里的一场雨让冬意扑面而来,车开在路上,陈太忠发现,曾经满街白生生的大腿,少了很多。

来到单位,郭建阳已经在收拾办公室了,陈主任关心地问一句,这才得知,郭科长的工作关系已经理顺了,不过户口粮油关系啥的,那就比较麻烦了,目前正在办理集体户口。

“户口啥的,没用,现在不流行农转非,流行非转农了”,陈太忠见他一脸的轻松,禁不住打趣他一句,“深圳广东那边,有办法的都这样。”,“那是有办法的,我是没办法的”,郭建阳也知道这『潮』流,粮票油票什么的都作废了,城里和乡村区别不大了,尤其是去农村的话,不但能搞得到宅基地,也可能承包得到土地,〖中〗国人的土地情结真的很浓,“反正有办法的人,想再改回来也容易。”

郭科长原本就有一点愤青气质,说话倒也不藏着掖着,事实上他还想说一句,这种事儿陈主任你觉得简单,那是因为你是有办法的人一不过,老板一向对他不薄,就算他很想愤一下,也真是张不开嘴。

“好了,既然称回来了,正好帮我把一下稿子的关”,陈太忠随。吩咐一句,“昨天跟秘书处王远下了个大稿子,你帮着我注意一下。”

他就是这么一说,可是秘书处这边一看,最近不怎么来单位的郭建阳关心起了此事,就觉得陈主任这是前所未有的关注”大家一定要高度重视”至于稿子的措辞一那自然也是要讲究一些了。

可是这么一来,就又有问题了,中午快下班的时候”郭建阳拿到了秘书处的稿子,就觉得这稿子多少有点杀气腾腾的,无非就是个强调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咋你们就牵扯上社会制度的优越『性』了呢?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出自《论语》,这书可是封建社会的玩意儿,现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公民,思想境界竟然不如封建社会的人一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哪里去了?

这么写有点不合适!郭建阳是这么认为的,上纲上线是有必要的,但是矫枉过正就没意思了,于是他马上联系陈主任,说是稿子拿来了。

“都说交给你审核了,你办事我放心”,陈主任的决定”从来都是那么果决,“只要立场不出错,你放手去办吧。”

“但是这个…”,”郭建阳话说到一半,就听到对面传来“嘟嘟”的挂断声,他撇一撇嘴”低声嘀咕着补全,“这个措辞有点严厉,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也不知道陈主任有什么要紧事儿,居然半路上就挂子我的电话…………

陈太忠也没什么要紧事儿,就是去泡个妞儿列车员董飞燕给他打了两次电话,要请他吃饭,今天是第三次了。

董飞燕请他吃饭的理由很充分,感谢他帮着解决了外甥女儿的工作,不过想请陈主任吃饭的人海了去啦”当初不过是顺手人情,还会在乎这一顿饭?

当然”他知道飞燕同学是比较貌美的,也知道她是久旷之身,但是她到底长什么样子……,…他还真不记得了,就是记得『臀』部挺翘,比小白的还翘。

前两次董飞燕给他打电话,还是一周前的事,他没功夫去搭理,后来小董出车了,再回来又是两三天之后的事了,她旧话重提:我们运输处的〖书〗记,想跟您坐一坐。

陈太忠以前是真没兴趣跟铁路系统的人打交道,他出行多半是坐飞机,运个啥的话,手里有须弥戒,至于说大宗的公路运输一天南境内,谁敢在公路上卡他的人和货?

不过天狂有雨人狂有祸,谦虚一点还是应该的,尤其是张州这边的情势有点不明朗,他琢磨一下,那就去见一见这个运输处的〖书〗记吧。

双方约好的见面地点,是在铁路局家属院不远的“明浩饭店”,明浩二字取自一部名为《火车司机的儿子》的影片,这是一部朝鲜电影,曾经风靡神州大陆的主旋律影片。

所以这饭店在系统内也挺有名气,仅次于铁路宾馆,又由于十来年前还有只能用外汇券购买商品的外贸商店,在素波真有不少人知道。

不过还是那句话,任你无限风流,总是要被雨打风吹去的,现在的明浩饭店也是承包出去了,撇开客房部分不说,只说饭店也有四五家。

陈太忠很少来铁路局这一片,只认识铁路宾馆,等他在铁路宾馆停下车,发现董飞燕已经在停车场等着了,她穿着一套水磨蓝牛仔衣裤,长发在脑后挽起一个高高的发髻,时尚里带了几分端庄。

见他停下车打招呼,她犹豫一下点点头,“就停这儿吧,没几步路。”

下车之后,两人边走边聊,陈太忠这才发现,她脚上还穿了细细的『乳』白『色』高跟鞋,将原本瘦高的身材衬托得越发地高了。

小董在这一片认识的人还真不少,走一段就有人打招呼,而且打招呼的那些主儿,都要肆无忌惮地看一看陈太忠,这种强烈的国企圈子的交际风格,让某人生出了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印象中十年前的电机厂,就是这样的。

等到了饭店,果然又是如此,包间里不止坐了杨〖书〗记,还坐了两个男人,一个是青旺车务段的副段长,一个却是运输处的一个小年轻。

杨〖书〗记个子不高,黑瘦黑瘦的,将陈太忠让到上首位之后,他就介绍一下在座的人,那叫张枫的年轻人也不怯场,居然敢调笑董飞燕两句。

大家坐下之后,就吃喝了起来,陈主任听他们的谈吐”简直就跟一些土棍无异”什么话都能说,也就是杨〖书〗记好一点,比较注意谈吐。

说着说着”就说起运输处这档子事儿了,陈太忠前来,就是想了解一下运输处的事情,于是他试探着发问,“前两天见了林海『潮』一面,听说项一然调走了?”

得,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就满桌寂静无声,好半天之后,杨〖书〗记才苦笑一声,“这局里的事情,我们说不清楚……林海『潮』,我够不着。”

“项经理是犯什么错误了?”陈太忠不依不饶地发问了你铁路系统自成体系,我这外系统的人”自然不怕追根问底。

“我们系统内的事儿,不好跟您说”,段长在一边发话了,“陈处,您要是运输上有什么事儿,只管找小张,这家伙路子野。”

“我哪儿路子野?”张枫先谦虚一下,才笑嘻嘻地表态,“不过陈处要有什么事情,我这帮忙是义不容辞的。”

这话说得很客气,不过,自打陈太忠说出“林海『潮』”三个字之后,大家说话就没那么肆无忌惮了,由此可见,国企职工的张扬未必一定是莽撞,只不过没涉及到他们所处的环境罢了。

倒是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董飞燕悄悄地跟陈太忠嘀咕一句,“杨〖书〗记不在乎林海『潮』,不过这事儿上面正折腾呢,他不好跟你说。

”,“喂喂,飞燕你说啥呢?”张枫眼尖,看到两人在咬耳朵,就叫了起来,喝了半个小时,大家都有点醉意了,“是不是要请陈处去你家午休?”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陈太忠有点不爽,事实上,感觉到董飞燕这帮人的做事风格之后,他就断了跟这女人进一步发展的心思了一个个嘴上都没有把门的,你们可以不在乎,但是哥们儿在乎啊。

“小张”,杨〖书〗记呵斥张枫一句,又扭头去看陈太忠,“这混小子野惯了,陈处你别理他“……以前不知道小董是你朋友,以后她有什么事儿,直接找我就行了。”

你这话的水平,也没高到哪儿去啊,陈太忠微微一笑,“还是你们铁路上的人『性』格直爽,社会上的就复杂多了,我印象里也就是临铝跟你们差不多,都是自成体系。”

“落后了,落后于时代了,陈处你这话不假,但是……我们这个系统,基本与世隔绝,跟主流脱节”,杨〖书〗记摇摇头,他对这个现象有另一种理解,“而且死气沉沉的,要是我再年轻十岁,都有心下海做生意去。”

“你这不是开玩笑吗?”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再怎么说你也是体制里的干部了,就算有再多的不如意和委屈,也总比做个草民强。

“我真是这么想的”,杨〖书〗记摇摇头,“你看下海做生意的这帮人,只要有胆子敢赌,就都富起来了……我也不比他们差吧?”

你……也就是这点水平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撇一下嘴,独立小王国里呆得太久了,眼光和思路真的不行~这样的人,也能当了运输处的〖书〗记?

他才待开口说话,包间门猛地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四五个人来,带头的壮汉眼光一扫,就盯住了张枫,“我说张枫,你小子做事儿太不地道了吧,老子差了你钱了还是咋的?这次我朋友的货损失了一半…”,你给个说法吧?”

“你有『毛』病吧?”张枫脸一沉,站起身来摆一摆手,“好了,我这有领导在呢,还有省委的领导,有什么事儿回头再说。”

“你领导在,正好给个说法”,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走了出来,他扫一眼包厢里的人,发现上首位这位不过二十出头,就没太在意,“我好好的大理石板上车,到站以后,磕碰的有差不多三分之一,我不找你找谁?”

“保值了吗?”张枫不屑地哼一声,面对对方的虎视眈眈,他竟然一点都不在乎。

“找见你就什么都保了”,带头的壮汉狞笑一声,他冲着在座的几个人一拱手,“诸位,冤有头债有主,打扰几位吃饭了,真不好意思。”

“我看你是不想混了吧?”张枫随手一堆身后的椅子,脸一沉,“老猫,信不信我一句话”你就得从铁路系统乖乖给我滚蛋?”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是个混混,陈太忠看着这一幕”是越发地无语了,这一幕对他来说,真的是很久远的事了,不过再想一想,能做了混混的国企职工,嚣张一集正常了。

“谁这么牛『逼』呢,铁路上玩得好”就很大吗?”一个声音慢悠悠地从人群传出来,听起来舌头有点大,紧接着一个龅牙汉子从人后走了出来,他冲着张枫冷笑一声,“小子你……呀,陈主任您在啊?”

这家伙原本是一副鼻孔朝天,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模样”冷不丁发现陈太忠稳稳地坐在那里,登时就是一惊,接着讪笑一声双手一拱,“真不知道您在,我………,我去外面等蒂”

啧,哥们儿也成了认识混混的领导子!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他也识得这位,知道是韩天的得力手下,上次砸王珊琳家就是此人带队的。

不过,既然被人认出来了,陈主任也是躲无可躲了”他微微扬一下下巴,淡淡地发话,“把门关上”有什么事儿说清楚。”

这点事儿还真没什么可说的,无非就是有些车有空车皮的时候,张枫给帮忙调剂着调一下货,因为是不走程序,价格便宜很多,而且只要有同方向的空车皮就能发,也方便。

这跟董飞燕说的列车员夹带货物是一个道理,不过他玩得要大得多,由于他是局机关的,同时又是混混,下面人不愿意招惹他,头头脑脑们的,也不会为这点小事跟他计较。

像这个叫老猫的粗壮汉子,就是经常介绍些类似的买卖来,不过由于是私货,大家装运的时候没那么多讲究,有破损也是常事了。

不过这次,破损的情况有点严重,老猫跟货主交不了差,就说这便宜莫贪,谁让你图便宜呢?张枫那小子混得很,你找他要赔偿的话,估计是没戏。

这货主可就不干了,于是找了匏牙来,请他帮忙出头,姓张的你再狠,再是铁路一霸,在天南难不成还能斗过韩老五去?

陈太忠听得这叫个没劲儿,这都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他犹豫一下,看一下龅牙,“你这次过来,是个什么意思?”

“陈主任您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了”,龅牙嘿嘿一笑,那两颗黄牙显得越发地突出了,“真不知道您在这儿。”

陈太忠瞄一眼张枫,又看一眼董飞燕,心里有点迟凝,他跟这帮人都不惯啊,概不好替人家做主,“要不泣样吧,你别管这事儿了,谁让我只认识你呢?”

在他想来,这就已经是在拉偏架了,姓张的再狠,怎么斗得过韩老五?可要是韩天的人不『插』手,张枫处理其他人总没问题的。

“谢了陈主任,没事儿”,张枫这家伙却是不领情,他一旦发起狠来,也是很有点倔劲儿,“我就不信,在铁路局这一亩三分地儿,谁能把我怎么样了!”

“你……你小子也就这点出息了”,炮牙见陈主任跟这厮关系一般,就大着舌头耻笑他,“不是哥哥我笑话你,不看陈主任的面子,我弄死你个小『逼』养的,你牛『逼』……,牛『逼』过五哥去?『操』的!”

“韩老五?”张枫的脸刷地就白了,他虽然在铁路这一片很不含糊,却也知道天南黑道老大,是他远远招惹不起的,别的不说,人家是专混社会的,他可是还有公职呢,这就没得比,一个是职业的一个是业余的。

“知道怕了吧?”炮牙冲他龇牙一笑,不屑地哼一声,又冲陈太忠笑眯眯点点头,转身就走了,直接视其他人如无物。

他一走,这屋里就静下来了,这就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了,老猫这一边没了做主的,固然是担心得不得了,可张枫也怕啊,这货主咋把韩老五的人叫过来了呢?

终于是杨〖书〗记发话了,他皱一皱眉头,“你们去外面商量去,我们还要吃饭呢。”

“陈主任……”张枫求助地看一眼陈太忠,这一刻他真的知道后悔了,天南这么夹,可并不仅仅是只有铁路系统,坐井观天的行为,真的要不得啊。

我现在哪里还像个主任?简直就是混混头了!陈太忠心里叫个无奈,这顿饭吃得真戈小不来,不过他总不能抱怨人家炮牙太尊重自己。

得了你们不是国企吗?哥们儿我入乡随俗了他心一横,清一清嗓子,“那谁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小张,我一句话,人家最少少挣十万,…,胖子你说是不是?”

那货主胖子谦恭地笑着,连连点头,却是一个字都不敢说一炮牙确实是开口跟他要十万,才替他追回赔偿这还是看在两人有点关系的份儿上。

这就是陈主任不会再帮我了!张枫听懂了,不过怎么说呢?十万块钱的人情,已经足够他念陈主任的好了。

事实上,这次货运的损失他清楚,了不得就是七八万块钱,胖子要他赔一半,他不肯答应今天人家把韩老五的人喊来,要不是陈主任在场,那十百的人头费也肯定要算到他头上。

反正,招惹上韩老五的人,绝对得脱层皮想到这里他站起身,冲陈主任点点头,“陈主任您的恩情,我记住了,胖子……咱们外边说话。”

他想明白了,只要笼络住陈主任韩老五也扯淡,而现在,老猫和这胖子已经被镇住了他象征『性』地赔付一点,也就走了唉真是无妄之灾。

他们出去了,陈太忠和杨〖书〗记等人也吃不到心上了,遇到这种扫兴事儿,谁还有心情?不多时张枫又回来了,也没人问他是怎么谈的,他倒是没忘了多敬陈主任两杯。

酒席散了之后,董飞燕陪着陈太忠去取车,她见他兴致不高,就好奇地问一句,“你刚才挺威风的嘛,怎么现在有心事了?”

“这不像个领导的样子,传出去遭人笑话”,陈太忠郁闷地咂一咂嘴巴。

“嘿,年纪轻轻的,活得就跟一个老头似的,就不遭人笑话?”董飞燕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像你们这样,活得这么死板,有意思吗?”

陈太忠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好半天才笑着点点头,心说也是啊,我当这个官是锻炼情商来了,搞得现在连心态都成了老头子,这也没啥意思,“不过该注意的时候,还是得注意。”

“在我们铁路这一块,你注意个什么?”董飞燕微微一笑,今天的她素面朝天,可越发地显得她清丽妩媚,真正的美女是不需要化妆的。

陈太忠上车之后,看着那被紧身的牛仔裤包裹得极为修长的双腿,以及能跟黑种女人相媲美的挺翘『臀』部,心里微微一动,“要我送你回家瑚”

“我家就在马路对面不远”,董飞燕犹豫一下,看一看湿漉漉的地面和自己的白『色』细跟皮鞋,还是拉开门坐了进来,“那行,谢谢你啊。”

陈太忠笑一笑,也不说话,车开出宾馆后院,行驶到街口再掉头,几分钟之后,他将车停在一栋四层的老楼前,停下车来,他犹豫一下拧熄火,笑眯眯地看一眼她,“不清我上去坐一坐?”

董飞燕被他说得脸微微一红,显然也是想起了张枫刚才说的午休啥的,“这个时候……被人看见不好看。”

“哈哈”,陈太忠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你看,你也有要注意影响的时候,对不对?”

“切,你要是真有胆子,咱俩现在开房间去?”董飞燕不甘示弱地瞪他一眼,“放心,我不讹你………我就是觉得,你今天特牛『逼』,特像个爷们儿。”

“去就去,好像我还怕你?”陈太忠真吃不得激,一时间也顾不得这女人沾得沾不得了,伸手就去打火,不成想他的手被一只冰凉的小手拽住了,董飞燕低声哀求,“我开玩笑呢,真的,今天“……不方便。”

“知道你也就这么点胆子”,陈太忠笑了起来,目送着那修长的双腿带着挺翘的『臀』部,一扭一扭地消失在楼道中。

偶尔过一过普通人的日子,也不错啊,他开着车慢悠悠地晃着,今天没推倒董飞燕,他多少有点遗憾,不过相较这份来之不易的轻松心情,倒也不算什么了,偷得浮生半日闲嘛。

不过有些人,天生脑子就闲不下来,下一刻他就开始琢磨:这铁路系统不好打进去,也不知道用黑道手段合适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