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9 -2710拒竹杠中秋快乐

官仙无弹窗 2709 2710拒竹杠(中秋快乐) 顶点

一秒记住

2709-2710拒竹杠(中秋快乐)丁小宁给陈太忠打电话,并不是说她就觉得自己没错,事实上在中午的时候,京华公司又请劳动厅来的人吃饭了。

农民工苦,这谁也知道,但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社会,京华公司只跟施工队打娇道”丁总关心的是对方能否保质保量保速度地完成工程,人家聘用什么人,她也懒得去管。

大环境原本就是这样,京华要是在招标过程中,说相对施工能力而言,我更看重工程队对劳动法的支持程度,那么,她会在一夜之间,成为整今天南建筑业的笑柄。

能在招标要求中提到劳动法的房地产公司,就算厚道的了——事实上,这种话也多半是样子货,跟一般商户总爱强调自己是守法经营是一个道理。

当然,不管从管理的角度上讲,还是从施工安全的方面说,聘用的施工队存在非法用工的问题,那么负责开发的房地产商,多少也要承担那么一星半点儿的责任。

丁小宁认这个账,说是我忙于赶工,疏忽了这一点,所以她请劳动厅的人吃饭,不怕说句难听的,她就算把事情全推给施工队,劳动厅也不能把京华公司怎么样。

凭良心说,劳动厅查了尊华之后,又查施工队,要看农民工的合同,搁在任何人眼里,都不无整人的嫌疑——毗由此也可见,这个《劳动法》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尴尬状态。

但是从情理和程序上讲,人家做得也没错的,这年头,相关的部门不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话,就不太容易捞到外财。

丁小宁知道自己在理法上有亏,所以压根儿就没想着用陈太忠”就是自己一力解决了,中午请了客之后,她还把三支有问题的施工队负责人喊过来:你们把工人的手续,完善一下吧,省得别人再找你们麻烦,我脸上也挂不住。对上她,包工头们就敢叫苦了:丁总您也知道,我们有一单没一单的,这合同该咋签呢?我的人干半年歇半年”剩下半年工资发不发?

说白了,还是差了章法,而且没人愿意去琢磨完善这个东西,操作性起来麻烦太大甚至,有的大工别看手艺好,连字儿都不认识几个,你给他合同,有意思吗?

当然,这些客观存在的问题”只要愿意花大力气去整理,也能搞出个差不多的章法来”但是丁小宁是私企老板,不是劳动厅厅长”这不属于她的业务范围!施工队的苦楚,丁总也很明白,所以她就表示,这个东西早晚是要完善的”既然你们都有困难,就去劳动厅活动一下”这些事情不能总让我出头”这本来就不是我的事儿,而且不怕说句难听的:我送钱他们未必敢要”你们送钱,他们就少很多忌讳。

这些包工头们也都是有点见识的,就觉得丁总这话挺在理,这是咱们接了大买卖,所以被人惦记上了,那咱们就…………出点血吧。

大家正商量着,该联系一下谁,这血又该出多少的时候,京华接到了要他们解除跟这三支施工队合同的要求。

要说一开始,丁小宁还是抱着“帮人即是帮己”的想法,想承担点责任并且和稀泥的话,那么这个要求,就让她再也无法超然地脱身事外了…——你们这不是找施工队的麻烦,是在找我的麻烦!

俗话说得好,打狗还要看主人,劳动厅这么搞,真的太不给她留面子了,而且关键是:施工的活儿干到一半换施工队,这是大忌!施工要讲个延续性,新施工队想适应这半拉子工程,就不是个简单的事儿,虽然施工是有相关规范的,但是这年头没谁会严格地按照规范去操作,不规范的操作并不一定会导致严重后果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一定能节省资金。

那么,换施工队必然会影响到工期,更别说有的施工队特别操蛋,走的时候为了泄愤,直接把图纸带走——毗这又会给接手的施工队带来新的困惑。

更别说在这个适应的过程中,京华公司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所以当下的社会,有的工程队干到一半,发现甲方不能按时足额支付施工款项,就索性躺倒不干,他们能这么做,多少也是有点倚仗的一——让我们把活儿干下去,比你换个施工队,要便宜省时!

丁小宁知道,那个办公室的李主任,对她有点不切实际的想法,她看不上他,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去利用他,丁总以前困顿的时候,还玩过仙人跳,自然不会有什么道德洁癖。

李主任接了这个电话之后,就连声保证,这件事你娇给我好了,素波市高度关注的工程,别人会卡在这里,咱争个外卡啥的……那是小菜一盘。

他的话说得把握十足,但是十来分钟再回过来电话的时候,李主任的情绪就低落了不少,“我们钱厅长说了,这个工程素波高度重视,我们有必要帮着把好关……你直接找他吧。”

一句话两样说法,就代表了不同含义,虽然同样是“素波市高度重视”毗李主任的失落非是无因,钱诚只是副厅长,却是分管这个口儿的,尤其是钱厅长喜欢美女,他这个喜好,厅里不少人知道。

丁小宁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就算没有陈太忠这个靠山,她也不会怕这种场面…——虚与委蛇本就是她的强项,没这点本事,玩得了仙人跳吗?

于是丁总就一个电话打给了钱厅长,我的工程很紧,目前更换施工队的话,损失有点大,当然,施工队的事儿跟我无关,我就是想问一下,我该怎么做,就能将影响降到最低?

直到打这个电话为止,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劳动厅这种部门,也敢把手伸到这种事情上来”你知道这个素纺项目折了多少干部吗?

钱厅长嗯嗯啊啊了一阵,说是那啥,最要国家有政策,要加大劳动法的执行力度,我们这也是响应上面的精神,不过对你们京华,我们其实也是网开一面的。

首先,去查你们的时候,不是劳动监察大队去的”其次呢,你们有们也充分体谅了,给了你们时间完善合同,再次呢,现在我们查的是施工队,不是针对你们京华去的。

至于说这施工队有问题还不肯补救,我让它停工,也是正常的吧?而且我这边愿意为你作证,证明不是你京华单方面违约,你不需要因为违约金之类的事儿打麻烦,我们这么多诚意拿出来了,你还要让我怎么做啊?

丁小宁听他说得有道理,她也不是个口舌便给的,就想挂电话想别的办法了,不过再想一想”总觉得这件事里透着点蹊跷,于是她就再争取一下,说施工队也有他们的难处,没有个规范的合同”能不能让包工头们再跟相关的负责人沟通一下呢?

“你说的这个现象,也是客观存在的”有待完善”,钱厅长承认这一点,由此可见,这能做了厅长的确实都有点水平,“这关系到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说……,…哦,对了,听说你跟省文明办的陈主任认识?”

丁总跟陈主任关系很亲密,这瞒不过别人,陈太忠敢冠冕堂皇拿出手的女人,除了荆紫菱,就要数丁小宁了——连杜毅都知道这事儿。

“嗯,认识,不过不是特别熟悉”,丁小宁现在说话,也是相当有章法了,居移气养移体,这很正常。

“那你能不能代我请他出来坐一坐?”钱厅长终于松口了,尤其是,他知道这个丁总不过是个小女娃娃,生恐她听不出来一些意思,说不得就要说得更明白一点,“谈一谈精神文明建设之类的……施工队那点事儿,不算什么。”

明白了!丁小宁搞清楚对方的意思了,人家说了,我可以放那些施工队一马,但是你得把陈太忠叫出来,我才卖这个人情。

所以她就要打电话给陈太忠了。

“奇怪啊”,陈太忠听她说完,就沉吟了起来,他的眼界不知道比丁小宁高出多少,琢磨一下就能断定,这件事必有古怪!

只要愿意抓精神文明建设的,陈主任都愿意支持,完善农民工的合同问题,他也愿意支持,能把这件事办好的话,对提高农民工地位、完善法律法规、减少流动人口犯罪等方面,都有非常积极的意义,社会也能因此变得更加稳定。但是这种事儿,钱诚完全可以通过正当途径来接触他,陈主任连妇联和林科所的会议都要参加,这种事自然不会推辞那么,姓钱的为什么要在京华那里拐个弯?

拐个弯儿,这就是要卖个人情,钱厅长为什么要卖我人情呢?丫总不会是因为同情农民工的处境,一力要办成此事以时下官场干部的心态,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不但没人肯信,说出来都要遭人笑话。2710章拒竹杠(下)

事实上,陈太忠总有点不好的猜测,别看劳动厅一直走的都是正当程序,似乎也没有为难京华公司的意思,但是从一个官员的角度去看,劳动厅就是在刁难京华公司——能查《劳动法》执行力度的公司多了去啦,你单单地针对京华,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这大抵还属于是自由心证,没什么切实的证据,不过这年头有些东西是无须证据的那些做得说不得事儿,就算你想找证据,也未必能找得到。

他这儿一琢磨,丁小宁那边着急了,“太忠哥,这事儿能不能行,你给个说法,钱诚那边还在等我的消息呢。”

“回头再说吧,告诉他今天我没空”,陈主任做出了决定,他要了解一下,别的公司是不是也受到了类似的调查。不过,放下电话之后,他又想到了一种可能,说不得抬个电话,“大龙,帮我查一下,有没有关于劳动厅副厅长钱诚的举报信。”

李大龙做事,还真是靠谱,不多时就推门走了进来,“钱诚的举报信有两封,不过都是匿名的,我去报备科查了一下……他的儿子确实在澳大利亚读书,但是调查表上说,没有绿卡。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说我就猜到是这么回事,姓钱的卖我这么一个人情,就指望着回头我能买他个面子。

他能想到这个可能,钱诚的算计就一览无遗了,在王志君和江川依次落马的时候,钱厅长感觉到了危险,所以他派人去查京华房地产公司的聘用合同。

当然,事情尚未到了最紧急的时候,钱厅长又不想表现得针对性太强,所以京华公司补办了合同之后,轻轻松松地过关了——不过,劳动厅留下了一个施工队的后手。

今天报纸上的文章一登,钱诚不摸底细,所以就又派人来查施工队的合同,并且表示了适度的不满,这不满只是针对施工队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京华的老板是陈主任的红颜知己,在天南省,任何人想跟陈主任扛膀子”都要考虑一下后果。

至于说下午为什么风云突变,大约就是文明办在大力整理举报信的消息被传出去了,钱厅长觉得有点危险了,所以就拿施工队缺少用工合同做文章,但是同时”他依旧不肯得罪京华公司——所以才有了帮京华公司作证,证明京华没有违约的说法。

那么钱厅长急于见他的心思”也就可以理解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先卖你个人情,将来我儿子的事情发了,你也得给我一点活动的空间。

由此可见,钱诚对这个举报,真的是很担心,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所有的事情都是秘密的,所谓人在做天在看,没有谁能掌控了所有局面毗——还是那句话,稽查办的保密制度或者不是很严,但这构,钱厅长若是找不到具体负责的人,必然打听不到更详尽的消息。

事情能发展到这个样子,钱诚的儿子到底有没有入籍那不好说,但是有没有绿卡一一基不需要再猜了吧?

“好好查一下他儿子”,陈太忠冷着脸发话了,虽然有了这样的猜测,但他还是要落实清楚,哥们儿我从来是以德服人的!

“有一封匿名举报信,说他儿子是有绿卡的,还有相关中介公司的介绍”,李大龙见领导莫名其妙地发狠了,就赶紧补充一下……,不过是匿名的,根本没时间落实……这样,明后天我抽出时间,突击查一下这个。”

“嗯,你做得没错,还是慎重一点好”,”陈太忠点点头,脸上却是冷得可以刮下来一层霜了,当然,他这个怨气并不是对着李大龙去的,而是他对钱诚的做法,非常地愤怒。

严格说起来,钱诚的做法在时下的干部中很常见,是典型的官本位思路导致的一一你既然利用权力找我的碴儿,那我就用自己的权力找你的碴儿,然后大家相互娇换一下,谁也不受损,权力这东西,本来不就是用来相互制衡的?

陈太忠能理解这种心态,他在推行干部家属调查表的时候,也没少用了这种娇换方式,像帮青旺捂盖子,帮涂阳拉投资,这都是娇换。

但是娇换和娇换并不一样,比如说青旺的娇换,因为那里确尖出现了挟尸要价的现象,而且还不止一次,陈某人更是“差一点”就成为受害者,政府是逃脱不了管理不善的名头的,他以此为要挟,将事态控制在局部范围内,这是正儿八经的人情。

而这钱诚办的事情,就未免有点不靠谱了,他放京华公司一马,从情理上讲”这本来就是应该的,当然,丁小宁那里缺少部分用工合同,这个是不对的,但是……这是因为大家没在意,风气又是如此,而且劳动厅的人去一次,她就补齐了合同。

政府的各个部门该起的就是这样的作用,引导和监督职能,有事物发展得不正确,相关部门指出来,人家改了,这就结束了一一要是情节特别恶劣,或者说屡教不改、屡次犯错的情况,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所谓的“蒂前毖后治病救人”,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至于说查施工队的合同,这真的有点闲得蛋疼的意思一一好吧,这也是劳动厅该做的,撇开种种制约因素不提,包工头们执意不跟农民工签合同也这是不对的。

但是针对这种普遍存在的现象,向陈太忠卖人情,那就有点有意为难的意思了,钱厅长这么做,味道不对加——我收拾不了你陈太忠,但是让你的关系难受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这事儿做得如此顺理成章,也隐约有点小看天下人智商的意思,陈某人真的不喜欢这么被人算计。

不过呢陈主任是愿意以德服人的,他就先检讨自身的不足,小宁雇佣的施工队,那确实是有问题,哪怕这问题是普遍存在的,这个咱也得认,打铁必须自身硬。

但是想用这点小毛病就换我放你一马,那你还真想得美了,想到这里,陈太忠冷笑一声,他不反感娇换,可钱诚这么做真的让他感觉到屈辱毗——哥们儿的竹杠,不是让你这么敲的。

钱厅长要是跟他好好说,这个事情未始不能商量先将农民工的合同范本弄出来再整一个相应的流程,这就是对精神文明建设做出巨大贡献了毗——你能做到这些关于对干部家属调查表的摸底了解我也能适当给你放个风出去,功不能抵过但是我会有我的心意。

陈主任琢磨半天,觉得要是跟劳动厅硬扛的话,了不得京华再被罚点款就走了,正经是这个小辫子不能让人一直抓着了,于是他打个电话给丁小宁,“既然是这样,你跟劳动厅招呼一声,准备好在他们的证明下,跟那三个施工队解除合同吧。”

“不是吧?”丁小宁等半天,等了这么一个结果出来,还真是有点傻眼,“太忠哥,这……这影响工期,也会增加额外支出啊。”,京华公司看上去规模不小,但是资金一直都不怎么宽裕,尤其是在开发素纺土地之前,它还先得把素纺的工厂建立起来,这个先期投入真的太沉重了。

更别说,丁小宁的资金,主要来自于凤凰科委的借款,虽然这借款最终的主人是陈太忠,但是别人不知道不是?这中间的环节容易被人误会,这对她来说也是个负担。

她若是肯开口,估计能从甯瑞远那里拆借到一些资金,但是想来也不会很多甯总秉持家训,不涉足不熟悉的行业,不涉足容易被人夺去产业的行业。

当然,她的资金也不算紧张,尤其是前一阵邵国立还答应了八千万过来,这压力就小多了,不过遭逢这种变数,她还是有点不能接受。

“那个钱诚八成没安好心,不要给他们这个借。”,”陈太忠淡淡地发话,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想明白这些事,他已经对这姓钱的恼怒不已了。

“可是你说的这种工程队,想找都不容易啊”,”丁小宁叹口气,这也是实情一…由此可见,劳动厅让施工队停工的味道,真的有几分诡异。

“找不到也要找,现有的那些市建工程队还可以加班,多给钱就完了”,”陈太忠哼一声,不为所动,从来都只有我找别人毛病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找我毛病了?

事实上,市建的施工队也未必都是市建工人,很多都是没有合同的临时工,更有那有办法的主儿,自己带小包工队,但就是这样,劳动厅也不查他们。

丁小宁听他这么说,知道太忠哥心意已决,“那我再从市建找人吧毗——那里收费高,嗯,我现在就跟劳动厅的人说一声?”,“这就六点了,你寿着办吧”,”陈太忠见她如此乖巧,情不自禁地叹口气,“咬咬牙”等开发素纺的时候,就赚回来了。”

放下电话之后,他狠狠地咬一咬牙,姓钱的,你儿子要是没有绿卡就罢了,要是真的有绿卡,可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一边想着,他一边拿起电话,给李云彤拨了过去,“你让行政科的明天过来吧,尽快帮大龙把工作完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