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1 -2712小聪明

官仙无弹窗 2711 2712小聪明(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很讽刺啊”,陈太忠坐在酒桌边,跟高云风说下午发生的事情,脸上是难掩的悻悻,“这些施工队被人查用工合同的问题,居然先想到的是没打点到人……这社会到底怎么了?”

“这不是正常吗?”高云风笑一笑,也不管他脸色难看,“这些查处、惩罚啥的,本来就有赚钱的意思,要不然大家不是白忙吗?影响工作积极性啊。”

“我还是那句话,你小子亏得没进了官场”,陈太忠哼一声。晚上这顿饭,是他想到高云风要承包山”而林科所下属的苗木公司要卖树苗,他就想是不是能帮着撮合一下,结果高公子一听,就邀他晚上吃饭”陈太忠正好还想了解一下,这承包荒山是个什么意思,倒也没有拒绝。

高云风已经妻看过那片山了,山在辽原地区,是一片丘陵,原本是国营林场,后来这个分场裁撤了,这片林地怎么处理”就成了老大难问题。

当地村民想要这地,但是里面还有树呢,林业厅首先就不答应,你们得把树买了,我才让这块地,辽原地区的人也头疼,这片林子挨的可不只是一个村子,而且国有土地转集体,这手续上也是有点麻烦。

于是事情就僵在那里了,由于没人惯了”眼瞅着林场被周围的人盗砍盗伐”到最后林业厅这边做主了,我们卖树不管大小,一亩地算十棵树一棵树值一百就这么算了。

这也是被逼无奈的变通行事,辽原这边也答应了,可以这么搞相当于国家土地丢给私人用了,拿了土地的主儿,只要你能保证一亩地有十棵树就行,大小无所谓,至于说这土地回收那就不知道啥时候了。

在七八年前,这个价格不算太便宜,毕竟那里是远离城市的地段娇通也不便利,不过有眼光的人也不少,整个林场一万多亩地在十天内就卖完了,买地者多为林场和辽原地委的关系。

那些靠近村子的地,基本上就没林子了”但是这地照样有人抢”娇通便利嘛至于说没树,这里并不怎么缺水”地下水很丰富,旁边也有河,基本上栽上树苗就不愁活。

这几年里随着土地价值的一步步提高”当初买地的主儿可是赚翻了,当然,这还是不能跟城市或者近郊比,但是有个别遭逢不幸的困顿者,不得不出让土地那每亩轻轻松松地卖出去上万元,一点都不成问题。

反正花钱买地的人真的不少,永远不要怀疑国人的土地情结有人买了地之后,直接将祖坟迁过来了或者是因为风水不错或者就是说,这是咱家的永产了,谁要想拿走,得给个说法。

按说这种事情,高云风已经是不赶趟儿了,不过可巧的是,那个林场的书记当时一下就买了五千多亩地,当然,他是用诸多假身份证买的。

最近这事儿被人捅出来了”别的不说了”只说当时是九十年代初期,你这买地的五百多万是从哪儿来的?

这个书记跟副厅长瑞根走得近,而瑞厅长当时当选厅长的呼声”比李无锋要高,李厅长恨不得收拾他一把,不过这个林场的处理方式”在系统内也小有名声”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支持者认为筹到了一千万”是因地制宜盘活国有资产,甩掉了包袱,反对者则是认为,这是国有土地私有化”走路线错误,这争论到最后,也没落下个定数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那今年代的一千万”真的很多了。

没有定数也不要紧,关键是这个事情是在前厅长的手上完成的”李无锋跟老厅长合作多年,关系不能说特别好”但是人家都退了三四年了,再翻旧账也没啥意思不是?

所以他就指示了,当时的原则就是每人买地不能超过一平方公里,也就是一千五百亩,考虑到地形啥的,只有比一千五百亩上限少而没有多,你自己选一块地,多的……原猝退出来。

高云风是赶了这么个时机去的,结果去了一问才知道,就剩下三个零散的山包了,最大的也不过才三百多亩、你愿意要就选一个,觉得不合适就别晃他选了最大的一个,田强也选了一个,差不多也有三百亩,剩下一个山包不到一百亩,田强要为自己妹子田甜买一个,高云风觉得,这事儿最好跟太忠说一声。

一亩地一千买到手,转手就是上万,几十万落袋是轻轻松松,不过,高公子觉得这地价还要涨”傻逼才会卖~所以,这不是几十万的人情。

陈太忠自然无所谓,给了田甜就给了吧”这件事于是轻轻松松地揭过,然后大家就说起了别的,看到陈主任脸上有不豫之色,高云风就问,你这是遇到啥事儿了呢?

按说陈太忠跟高云风的娇情,还没有到了跟许纯良那么亲密的程度,不过也是匪浅了,而且高云风现在做事”也是越来越上路了一若是高公子还是两年前那种做事风格,他也不会把田强娇给高云风看管。

而且劳动厅那边,也不归高胜利分管,所以他就将自己遇到的事儿说一遍,甚至他连自己的猜测都说了出来~就算猜错了都无所谓,麻痹的你钱诚确实有点欺负人了。

高云风听得幸灾乐祸不已”一边的田强却是听得很认真,他从来都是一个希望得到别人关注的主儿,所以就问一声,“钱诚的儿子,是哪个中介公司介绍出国的?”

“澳成公司天南办事处”,陈太忠对这个还是清楚的,不过他对从正当途径查出线索,不抱太大的希望”这不太现实。

果不其然田强也点点头他办过绿卡”知道其中分寸,虽然他有点恼火陈太忠收走了自己的绿卡,但是最新消息显示,自己的老爹有望市委书记了。

身为资深公子哥,他非常明白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差别,所以到现在为止,他说不清楚对陈太忠的观感,不过相关的建议他是会表达的,“想从这些公司查的话,难度挺大,他们不可能泄露客户机密……政府里这些人,是他们最大的客源,对保密性要求也高。”

“没错”,高云风点点头”看起来是深有同感的样子,“我琢磨过这事儿,别看下面办事处发展的难度,比北京广州这些地方大多了,但是你想借此跟人家要成功样板”人家绝对不会涉及政府官员。”

“你也想移民来的?”陈太忠瞥他一眼”眼中的味道,不太说得清楚“确实想啊”,高云风坦然地点点头,“如果我能移民,那在国内想捞多少就捞多少”到时候拍拍屁股走人”捞上三五个亿,四五千万美元”我咋活不行呢?”

这就是副省级干部儿子的觉悟!陈太忠觉得自己也没啥可说的了,“我就奇怪了”你挣了这么多,还这么痛恨生你养你的祖国。”

“我觉得这事儿,钱诚未必有胆子跟你硬扛”,田强发话了,而且将话题引了回来,他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不过,接下来他的话就有点不靠谱了,“我爸都给你面子,他不给你面子,可不是找虐呢?”

这俩还真是一对活宝,陈太忠只能是苦笑了,“嘿,去国外,“、心别人把你吃得骨头渣都剩不下。”

事实上,高云风也就是那么一说,靠着一个副省老爹,又认识陈太忠、许纯良和那帕里这些年轻有为的主儿,他吃撑着了去国外,所以他也不想再谈这个话题,“太忠”没准那姓钱的听说你不见他,会吓坏了呢。”

“路都是自己走的”,陈太忠漫不经心地摇摇头,“没准他觉得自己很会算计人呢……”

第二天虽然是周末,但是稽查办还是加班,不过这次连陈主任都来了,傻大姐发现领导的心情不错”居然在荒腔走板地哼小曲儿。

这次加班就没什么福利了,也就是管了一顿午饭,还是李云彤开了陈太忠的车,买了外卖带回来口打下手的话,李主任还是有点眼色的。

大约是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举报信就分类整理完毕了,这显然并不是结束”而只是下一步的开始”不过行动科的任务,基本上就是告一段落了。

陈太忠在办公室里呆得有点无聊,拿了几份比较翔实的举报信和相关资料翻看,越看他就越是头大,“怪不得有人说,做事的时候有时候不能多想,想多了什么都不敢做了。”

他正嘀咕呢,手边电话响了,又是丁小宁打来的,“太忠哥,钱厅长说,想跟您汇报点工作,问您什么时候方便。”

“他自己没长嘴吗?你就这么跟他说”,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压了电话”冷哼一声,欺负别人的时候,可也没见你这么小心翼翼。2712章小聪明(下)

钱诚听了这个回答之后,也是一脸的铁青,虽然丁小宁用很婉转的方式表达了,但是他还是听出来了,“陈主任要我这小商人不要随便插手干部之间的沟通”人家这就是说,你别找人来来回回地传话了,有胆子就自己来,没胆子就算了。

他还想跟丁小宁多了解一点,但是这下丁总不干了,“钱厅长”我都已经要跟那三个施工队解约了,对劳动厅的工作,我已经很理解很支持了”再多的要求,我也无能为力了。”

一个小女娃娃”你跟我牛逼个屁啊!钱诚真的是有点恼火了,惹火了老子”接着收拾你京华公司”不就是孩子有个绿卡吗?这就怎么啦,又没入籍,大不了我这个副厅把板凳坐穿就走了,反正……升正厅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了,我无欲则刚。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真让他这么去选择”还是不太可能的,他多少年的官场老油条了,受过的气不知道有多少”哪里会在意一个毛孩子到冒犯?

钱诚是个心思缜密的主儿,前面的事儿就表现得很明白”他在给京华公司出难题,但是他还竭力掩饰,同时不忘记送一点小人情出去一他没有做好彻底跟陈太忠翻脸的心理准备,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具备那样的实力,钱厅长活得很现实。

当然”他还是有厅级干部的尊严,觉得陈太忠你太不给我面子啊,不过想一想丁小宁毅然决定解约”陈太忠周六都不休息”亲自在省委盘点举报信,他想硬气,也硬不起来。

这次我……可能是弄巧成拙了!钱厅长得出了一个无限接近于现实的结论”犹豫一下之后,他拿起手机拨个电话,“请问,是陈主任吗?”

省政府领导的电话!陈太忠一看来电话的千层号”就知道是个有来头的”不过这种电话,最近他接得太多了,没上了他电话簿的号码”那就不是多要紧的领导”“是我,请问你是?”

“我是劳动厅的钱诚,有些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事情,想跟你探讨一下”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方便?”

“哦,是关于规范农民工合同的问题吧?这个工作”我是愿意大力支持的”是好事儿,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有意无意间,陈太忠将“大力”两个字咬得极重”“我们愿意做劳动厅的坚强后盾,我强调一点,该停工的必须停工,有遗漏和差错的话,文明办不会坐视。”

你要查,就给我狠狠地查吧,要是让我知道你在搞区别对待……后果你自己想吧。

我就知道是这样,姓陈你记恨上我了,钱诚不但做事谨慎,脑袋瓜也绝对够用,对方这个反应”有点阴阳怪气,这就是要他得罪所有非法用工的势力了。

“但是,压力很大,像京华公司丁总这样愿意大力配合政府工作的人,真的太少太少了”,钱厅长对这样的反应早有准备,所以他的话,听起来也是很痛心的样子。

我井,自己玩的小花样,还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情意绵绵,你这脸皮真的够厚啊,陈太忠有点佩服这个人了,“压力大,大家压力都大,社会转型期间嘛,但是就我个人来说,是不会因为压力大就不做事,领导干部要起带头作用。”

这话他说得理直气壮,钱诚也听得明明白白,你不会在乎压力那就是我万一搞区别对待的话,你就会顶着压力收拾我”是这个意思吧?

于是,钱厅长假装听不懂”不但假装不懂,还顺杆子爬上来了”,“我希望能由省委文明办来牵头,完善这个制度,可能涉及到多个政府部门”我们厅里负责具体操作。”

呦喝,陈太忠真没想到,这厮如此地不要脸皮,才收拾完京华就想跟自己合作,这是打算蒙混过关了吧?

这个建议若是在施工队被勒令停工之前提出,陈主任一定会考虑的,因为这确实涉及到了精神文明建设,而且也是一大社会问题,又是劳动厅主动提出的,他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

但是现在他就不想答应了”人非圣贤谁能没点小脾气?陈某人更是跟“圣贤”两个字沾不上边”哥们儿何时被人这么骑在头上欺负过?

当然,这个建议的本身是好的,不过他顾不了这么多,于是他琢磨一下”给自己找出了几个不该答应的理由:你们劳动厅去操作,我不放心呐”而且你们还要借我们文明办的旗号来扛雷,其间没准还会出现点以权谋私的事情,真当我们是傻瓜吗?

更别说他已经掌握了一些材料,让一个在组织调查表上弄虚作假的家伙”跟文明办合作,传出去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由省文明办牵头这个你就得找秦主任了”,”他爱理不理地回答,“我只是个副职,还是挂职的,有心无力啊。”

说完这话”他也不等对方回答,啪地一声压了电话,心说就算你找到秦连成,想操办这个事儿,我也要盯得紧紧的,随时找你的麻烦”没错,建议是好的,但是……我这不是担心你们不尽心吗?

欺人太甚!钱诚气得狠狠地把电话摔下去,我好心好意跟你说话,你就这么个态度?惹得火了,我他妈的……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发现自己没资格发火,今天这个电话真的是打错了,陈太忠已经表态了、我不接你的橄榄枝”我就是要看你怎么查其他公司!

这就是火上浇油了,钱厅长很悲哀地发现,自己再这么不尴不尬地硬挺下去,恐怕把副厅的板凳坐穿,都是奢望了。

那他就只能硬着头皮给秦连成打电话了”秦主任好不容易休息一天,猛地接到这么一个电话,这心里也纳闷,休息日说这种事也就算了,怎么是你跟我说呢?“钱厅长你等一下”你说的这个建议,蔺厅长是个什么态度?”

劳动厅大厅长叫蔺富贵,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了,你跟我谈这个事儿资格差一点”让蔺富贵给我打电话吧。

“蔺厅长对我们的工作,一向都是很支持的”钱诚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合适,只能这么解释了,而且劳动监察这一块”确实是他分管的。

这就有点问题了啊,秦连成感觉到了,我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你小子还要上杆子坚持,这厅级干部咋当的?所以他咳嗽一声”“那这个事儿我知道了”你跟副主任陈太忠商量去吧。”

他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不过他也懒得去琢磨,直接将这个副厅长丢给陈太忠了”这可不仅仅是因为小陈是他的心腹”更是因为对方跟自己不讲尊卑”那你就不要指望我安排你跟副厅的副主任沟通了一安排个正处还是挂职的。

啊?钱诚很是怀疑,自己挂断电话思考的这一阵,陈太忠把事情报给秦连成了,要不然没道理这样啊,文明办几个副主任,就是陈太忠最活跃,其他人都闲得没事干,这是……嫌我丢一次人不够吧?

可是他又不敢说自己已经跟陈太忠联系过了,闷闷不乐地挂了电话之后”琢磨一下,先给丁小宁打个电话,这叫“心病还得心药医”。

丁小宁见又是钱诚的电话”心里这个烦就不用说了,勉强哼哈了两句之后”听他说要让那三个施工队复工,她干笑一声,“谢谢钱厅了,不过我想把京华打造成为一流企业,触犯政策法规的事情,我是不会再支持了。”

这个道理,昨天晚上陈太忠给她讲了,钱诚要复工,你都别答应,人家敢用这种事情为难你一次,就能为难第二次你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吗?

火药味是越来越浓了啊,钱诚放下电话志后,死活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事情就发展成这样了,要说他平常还是挺以自己的头脑为傲的。

我有点自作聪明了,钱厅长的脑瓜真不是吹的,他总结来总结去,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陈太忠的霸道,那厮受不得半点气,所以原本顺理成章的事情,就办成眼下这样了。

啧”这真是一场灾难,钱厅长头疼到不得了,小聪明果然是要不得的……然而,现在他连自责的时间都没有,要赶紧化解此事方好。

不过遗憾的是,他缺少跟陈太忠沟通的合适的中间人,不是隔得远就是关系不到位,想来想去,他只能动用自己一直舍不得用的杀手锏了,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闺昱坤。

闺部长是资深常务副,钱厅长本人都是他任常务副的时候提起来的,这不是说钱诚是闺昱坤的人,而是两人多少就算有点娇情。

干部们之间的娇情,是可以量化的,钱厅长帮过闺部长两个小忙,却是一直没舍得用对方,就想着是要用在关键时候眼下这个请求,刚刚好,不是太大的事情”但也不是特别小。

这也是小聪明,不过这次他的小聪明用对了,闺部长一听说,钱厅长想跟陈太忠坐一坐,说点事儿,也是沉吟了一下,“行吧,我只管把你俩拉到一块,多的我不管了…………你跟他说话客气点,那家伙脾气很不好。”,连闺部长都知道他脾气不好,钱诚听得真是有点无力了,我干嘛要跟这种人玩小聪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