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7 -2718简单粗暴

2717 2718简单粗暴

知道了蹲在台阶边上的年轻人,居然就是近日里风头极其劲爆的省文明办陈太忠,四五个老人登时就围了过来”兴致勃勃地围观他。

大嗓门老太太率先指责他”“小陈,你这好歹也是个处级干部了,怎么能就这么蹲在台阶上呢?多少考虑点影响,注意党员形象。”

“别,你就蹲着”,陈太忠才待站起来”旁边的老头伸手一拉他,不让他动,接着又冲老太太不屑地哼一声,“贴近群众的干部”就该是这样,坐办公桌后面的处长,我见得多了,就看见他蹲着顺眼。”

要不说这人要是看见谁顺眼,那就怎么都好说,这老头对陈太忠的印象是真的好”就要处处维护他,甚至连他年纪轻轻成了正处,都是优点了。

“年轻就怎么啦?肖华十七岁就是少共国际师的政委了,地师级干部呢……不过小陈”你也要戒骄戒躁,年轻人走得太顺的话,一定要注意加强自身品德和素质的修养。”

明白了,这就是一帮很悠闲的老人啊,陈太忠被他们围观得有点受不了啦,主动站起身来,“事情我大概听明白了,诸位大爷大妈说吧,我能做点什么?”

“跟供电局说,省文明办高度重视此事”那个爱抬杠的老太太又出来了她微笑着,“文明办高度重视”,这几个字最近很有威慑力……”没想到居然把你惊动了。”

“惊动个啥啊?伍校长的爱人就在文明办呢,肯定是商翠兰喊过来的嘛”另一个老头嘀咕了一句,却是一语道破了真相,“我先去老干部科问一问”陈太忠笑眯眯地转身进楼

说实话,他对张科长印象不算坏,起码这么多老干部骂干部科的时候同时也不忘维护这个小张。

不过再转念想一想,这也就是发生在党校了,要是发生在普通居民区,这扯皮就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了~你好歹还有个党员身份,可以要挟一下组织,那些普通老百姓,可是连这个要挟的资格都不具备。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他就走到了一楼拐角的老干部科,赫然发现这角落挤了差不多三十来号人,他正说自己这该怎么过去,后面跟来的老头老太太嚷嚷了起来,“大家让一让省委领导来了”“文明办的陈太忠主任来啦……”

人群顿时让开一条缝儿,陈太忠也没做什么姿态,就直接走过去,他这么做似乎是有点失礼,不过某老头马上喊一声,“看见没有这才叫心系群众,根本不说那些废话,直接就进去了这叫不做、不做……”

“这叫一不做二不休,你敢斗地主我就给你个春天”,旁边的老太太继续跟他抬杠。

“这叫不作……秀!”老头终于想起这个时髦词儿了,他恶狠狠地瞪一眼老太太,“不是我笑话你,李老太知道啥叫作秀吗?”

这外面闹哄哄的,陈太忠走进老干部科科长室,发现里面或坐或站着四五个人,然后门外传来“省委领导来了”啥啥的传言,面对面坐着的那二位齐齐站了起来,“文明办来领导了?”

“不是领导,是商主任派我来了解一下情况”,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了”经过这一阵的了解,他基本上已经确定,自己是被商翠兰忽悠过来的这件事伍海滨确实不方便插手。

首先,商翠兰说得确实没有错,伍海滨确实不合适为这点小事出面,他出面的话是大炮打蚊子”而且他一旦出面,哪怕只是为了维护这个省委常委的形象,也必须给老干部们承诺。个期限。

但是这个期限,该怎么承诺呢?期限长了还不够丢人的他是堂堂的素波市委〖书〗记”期限短的话,又未必能成事,到时候也要留下个笑话。

要说这电力系统,还真是让人头疼,不怎么买地方的账,按说伍书记的级别,真的不低了,他不但是副省,还是省委常委,比省电力局局长夏言冰都高出不止一个小境晃可是话说回来,伍海滨还真没胆子跟夏局长拍桌子瞪眼,他可以蔑视此人,也可以无视此人,却绝对不能仗势欺压此人上一个跟夏局长拍桌子瞪眼的省委领导,已经去了碧空。

夏言冰跟黄家走得很近,这是省里的高层都知道的,上次蒙艺狠狠地按了此人一把,虽然不得不走人,但是夏局长的副省之路也就绝了,没了念想的人,就无所畏惧了。就像市委党校的张科长一样,无欲则刚,退亖党都无所谓了。

那么”这个人就不好对付了,而且,这次人家也不是一点理都不占,是园林局不让我们砍树,这活儿没法干,不是我们不肯干。

饶是如此,伍海滨若是肯下大力气的话”这点事应该也不难解决,但是……这样的事情,值得伍〖书〗记去下大功夫吗?更别说除此之外”他还得给寒冷难耐的老干部们一个期限。

但是同时,做为党校校长”他不能任由这件事情发展下去一在职的干部要退亖党了,还是市委党校的干部,这消息传出去,就算别人不做文章,他面子上也下不来。

省里不吃夏言冰这一套的干部不少,但是敢公开对着干的,真的没几个”而哥们儿就是其中之一一陈太忠从来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主儿。

那么这次来市委党校,他就觉得是被商翠兰摆了一道,伍海滨不便出头”所以要我来处理虽然他跟那些老干部们谈得不错但是见到党校的负责人,心里还是没什么好气。

这两位面对面坐着的,一个是张科长一个分管后勤工作的冯校长,两人被一帮老干部折腾得焦头烂额欲亖仙欲死,猛地听说省委来人了,真是长出一口气。

看到来的是这么一个小年轻,冯校长心里也难免有点失望,不过,既然是省委来人了他身上的担子就要轻一些,“几位老领导,大家出去等一等好不好?我们跟省里来的领导,商量一下这个事儿。,“不好!”,一个瘦小的老头子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都是共亖产党员”事无不可对人言,我倒要看看”你跟这个省委领导,能商量出个什么事儿,我老伴可是还在医院躺着呢!”

“行了老人家,你少说两句”,”陈太忠不耐烦地看他一眼”,“你这是有组织的,没组织的老人,比你可怜的多着呢别阻碍我们解决问题行不行?”

“嘿”小子,你敢跟我这么说话?”老头登时就不干了,“你谁家的孩子,混进省委了,信不信我说你两句难听话,你这辈子就这样了?”,“我是工人家的孩子”还就进了省委了”,”陈太忠眉头一皱,沉着脸发话”他也有点恼火,不过听起来,这老头的老伴,就是煤气中毒那位,所以他也不好生太大的气”“我是来解决问题的,你不肯配合的话……我这辈子怎么样,随便你了。

他知道老头这鼻不假,出于能力和地位问题,有些人说好话,推荐人上进,未必会顶用,但是歪嘴是很简单的事情,关键时刻挡你一下,这辈子就没指望了败事容易成事难。

不过老头不算最讨厌的,这威胁的话当面就说出来了,虽然不无欺人之嫌”却也是**裸地摆开车马,正经的老派人的做法陈太忠也喜欢这种当面锣对面鼓的态度。

“你是文明办的陈忠?”,人老成精”老头的涵养也是有弹性的,他没再生气,而是眨巴眨巴眼睛,居然也认出了来人。

“我是文明办的陈……太忠”,”陈太忠干咳一声做出了纠正,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名字有这么难听,简直就是“臣太忠”的谐音嘛”尤其是在这种场合下”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名字,有点趋炎附势的味道。

“既然是你,那我就放心了”,”老头的反应,真的是太给他面子了,居然站起身就那么走了,临走还把旁边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拽走了。

这个……有点夸张吧?陈太忠可没因为老头走了而轻松,相反地,他心情倒是更沉重了,看来商翠兰说的我在党校的名声不错,真的一点不假,哥们儿这压力,还真的有点大。

咦”怎么我就答应了是来“解决问题”,的?下一刻他就是一愣”原本他是打着了解情况的幌子来的”对张科长和冯校长也是这么说的”现在跟这小老头抬两句杠”居然莫名其妙地就把事情揽到身上了?

说白了,他只是对商翠兰忽悠自己有点不满,并不是真的不打算管,正经是心里有数了,所以说话就不怎么注意了,而且一帮老干部挤在这里讨说法,看着也确实让人揪心、谁没有老去的那一天呢?

“原来是陈主任啊,那可太好了”,”冯校长脸上泛起了极其夸张的喜色。

陈主任的大名,在天南还算不上无人不知,但是他跟伍〖书〗记的爱人是一个单位的,所以在市委党校的名头,还是比较响亮,而且党校这个地方”本来也是抓党员思想教育、培养干部素质的,跟文明办靠得比较紧。

陈太忠没兴趣理会他,而是转头看向另一位,沉着脸发话了”“你就是老干部科的张科长吧,听说……你要申请退亖党?”

2718章简单粗暴(下)

面对陈太忠的发问,张科长默不作声,一脸的苦大仇深,也可以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我就这样了”你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吧。

冯校长听得却是吓一跳,心说你要是处理了张科长,换个老干部们都不认的主儿上来,我这儿麻烦可就多了,“陈主任”这是张科长的一时气话,关键是看着老干部老领导们就这么忍受寒冷,他也心痛啊……他非常喜爱本职工作。”

“他喜欢不喜欢本职工作”那是他的事儿”他现在做的事的性质,是要挟组织,文明办不能坐视”,陈太忠冷哼一声,伸手重重地一拍桌子,“,我想问一句,身为一个党员干部,张科长,你的党性和觉悟……哪里去了?”

“呦喝,年纪轻轻的,就学人摆谱?看来报纸上的东西还真的不能信……”门口有旁听的老干部看不顺眼了,不成想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捂他嘴巴的,是个身材高大的老头”,“我说你就从来一根肠子通屁亖眼,文明办不能坐视,听明白这话的意思了吗?就你这也干过科长呢。”,陈太忠好不容易绷起脸来”好悬没被这话逗乐了,总算是那张科长依旧耷拉着眼角不做声,让他生出点不满来”才强行地压下了这股笑意,“怎么……我说错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场景,让他想起了蒙艺出现在太忠库揭牌仪式上对自己的呵斥“知道吗?你这是在搞个人崇拜!”,一时间,他有点时空错乱的感觉,有些时候真的只有身临其境,你才能切实地体会到当事人的感受老蒙真的对我不薄,就算我搞个人崇拜他看得不顺眼,但他是肯定我的成绩的”也是想保护我的,就像我现在想保护这个张科长一样。

“你没说错”我…………辜负了组织这么多年的培养”,”张科长居然硬气了起来,当然,他的回答是有气无力的,“也愧对了老干部们的信任。”,“嘿,你还真的觉得自己有理啊”,”陈太忠哼一声,却是做出不屑跟此人计较的模样,转头看向了冯校长,“党校出现这种不健康的思想、不正常的现象,文明办高度重视,现在我想了解一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这种现象的出现?”,事情他早就知道了,接下来,冯校长也不过是将发生过的事情再说一遍罢了,而且,因为面前是省委来人,他还保证了叙事的完整性”连园林局跟供电局的前因都说了。

“线路该改造,就要坚决改造,要不然也是对人民生命财产的不负责任”,”陈太忠听完之后点点头,“当年我在凤凰科委,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给职工造成了相当的损失,也严重影响了周边群众的生活。”这个事儿已经过去了,他不怕人拿来做文章,所以就敢讲,倒是冯校长一边听,一边亲自动手,帮着把凳子搬过来,“陈主任,您坐下说。”

“我站着说就行,多少老人还冻着呢”,陈太忠摇摇头,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有意不看张科长,而是只对冯校长,“供电局西城分局的局长是谁?让他到党校来,马上!”

“这园林局的……要不要也通知一下?”冯校长有些迟疑,此事是两个行局在扯皮,只把供电局的喊来,怕是有点,够呛。

“跟园林局协调,那是他供电局的事情”跟党校有什么关系?”陈太忠不屑地。多一声,他秉持的一向是这种理念,我只针对负责的部门,哪怕你先把事情办了,然后再来叫苦也行。

严格地说,这其实也是一种官本位思维方式,但是陈某人自认是讲究人,只要你确实是办了事儿”你遭遇到的困难,我不会不认,哥们儿是有担当的领导无视办事人员的具体苦衷,甚至拿下属顶缸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但是拿这样那样的困难做借口,进而扯皮不作为的话,他是不能忍受的。

“好的,我马上就打”,冯校长点点头”伸手就向桌上的电话抓去。

“等等”,陈太忠制止了他,然后冲着呆在那里不做声的张科长扬一扬下巴,“这个电话,你来打。”

“可是,他的级别”冯校长刚想说老张级别低了点,体现不出党校的重视来,但是感受到眼前这今年轻人的气势”剩下的话居然硬生生地咽进了肚子里处级干部他也见过不少,官威这么大的,倒还真是少见。

陈太忠这王霸之气一放,连呆在门口的几个老干部都不说话了,当然,老人们都是见多识广的”倒是未必怕他个毛孩子”但是大家看到这里,心里都有数了别看小家伙说得很不客气,其实是给小张争取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

更有那脑瓜基本够用的,品出了别的味道,退亖党这行为,在市委党校不算多大的事儿”上面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省委既然来人了,也听到这个风声了,那就不能视而不见一否则的话,这年轻的陈主任都要被动。

小家伙做事,真的有章法!大部分想明白的老人都是这么暗暗评价,这是一个过场,却是不得不走的”接着,这挽救的后手就出来了。

不少人想明白了,所以就不说话了,那些一时想不明白的,多半都是有点糊涂的”发现自己身边的聪明人都不吱声,他们也就不说话了一其实是个人就能感觉到,气氛有点怪异。

张科长面无表情地拿起电话,当着众人的面儿拨通号码,“西城供电局吧?我党校老张,关于线路更换的问题”引起了到访的省委领导的高度重视,领导指示你们现在就来我办公室解释,否则后果自负。”

不多时外面就匆匆走进三个人来”带头的是个瘦高个儿,一进门就笑嘻嘻地点头”“张科好,冯处好……省委领导呢?”

“怎么是你来了?”张科长眉头一皱,“省委领导来了,你们张局长怎么不过来?这是省文明办陈太忠主任”陈主任……这是西城供电分局的杨副局长。”

“陈主任您好”杨局长冲陈太忠点头笑一笑,又主动伸出双手同对方握一握,“张局长在市里开会呢……,请问,咱文明办有什么指示?”

“你既然能来”就是能做主了吧?”陈太忠不跟他客套,伸出一只手同对方蜻蜓点水般地握一下,直接奔主题,“你知道你们没有及时更换线路,已经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了吗?”

这句话,他是一定要问的,他指的可不仅仅是煤气中毒的老太太,而是张科长对组织产生了不信任感~只有这个理由,文明办才能插手此事,名不正则言不顺。

“这个……知道一点”,杨局长勉力地笑一笑,心里却是暗叹”张局聪明地躲起来了,唉,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并手呢?

“你确实知道得不够多,否则你现在笑不出来”,陈太忠点点头,绷着脸沉声发话,“现在,你给我个时间,几个小时能把线路换好?”

“园林局不让砍树啊”,杨局长苦笑着回答,心说年纪轻轻,怎么能这么狠呢?居然狭小时跟我算时间……,不过,想怎么算也随便你”反正我有苦哀。

“这个你跟园林局商量去”我没兴趣知道”,陈太忠一摆手,真正是拿足了省委处长的架子,“我只想敲定时间,12个小时够吗?”

“不够”,杨局长这下也火了,于是不软不硬地顶一句,“施工是要停电的,还要市局报批,拉12个小时的闹”超出了我们的权限。”

“割接一下,需要十二个小时?”陈太忠冷哼一声,“不要以为我不懂。

“您知道线路分布吗?知道需要不需要拉闸工作吗?”说起这个,杨局长却是一点都不含糊,“这个工作是需要现场勘测的。”

“明年就要线缆入地了,城市无杆化了”你现在跟我谈线路分布?”陈太忠也冷笑一声,他遇到的事情太多了,根本不是一般人能蒙哄的,“就算是临时线,你也得架,一定要砍树……这是什么逻辑?”

“这个主我做不了,园林局想找我们麻烦,总不会少了理由”,杨局长心说这省委领导已经得罪了,也不怕再说得明白点了,当然,他不会硬顶着上的,“我得回去向张局长汇报一声……他才能做了这个主。”

“那就这么说了,十二个小时”,陈太忠一摆手,他不想跟对方说那么多”“记住了”我叫陈太忠,你可以问问赵如山,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如山就是原凤凰市电力局局长,因为用背面印有文件的纸张打印匿名信举报陈太忠,成为了系统里著名的笑话,夏言冰不得不将他调回省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