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9 -2720一团糨糊

2719 2720一团糨糊(求月票)

赵如山的笑话,就是连下面这下分局,都是传得沸沸扬扬的,杨局长也听说了,做为电力系统的干部,他对省内官场的这些动向,并不是特别关心,系统内的倒是知道不少。

一开始他对陈太忠的印象”就是年轻,倒也没太在意,只是心里多少有点疑惑,这帮老干部怎么这么相信这个人,任由他折腾?

直到听对方说起赵如山,他才猛地想起一个人来,禁不住愕然地发问,“陈主任……您是不是在凤凰科委干过?”,“没错”陈太忠点点头”“不光赵如山知道我在科委干过,夏言冰也知道,不信的话,你回去问一问夏局长……我说,十二个小时”就这么定了啊。”

他这么自说自话,杨局长可是再也不敢炸刺了,我不过是个副科,你要我去问夏局长这个正厅?我还真没那能力啊,“这个消息,我马上代您通知张局长,不过具体〖答〗案,还得张局长拍板,这个……您得体谅。”

“体谅?好说啊,我这人讲道理”,”陈太忠点点头,脸上泛起一丝笑意来”抬手一指门口,“老干部们能体谅”我就能体谅……”

“小家伙,我们已经体谅了你十几天了”“我体谅得老伴都住院了……”,”“我们可以体谅”只要你把你电业局老干部楼的电也掐了,他们扛得住,我们就扛得住……”,老干部们登时就炸锅了,骂人的、说风凉话的都有还有那情绪冲动的拎着拐棍比比划,划,,似乎下一刻拐棍就要落下一般。

“这真的不是我能决定的”,杨局长不住嘴地解释心里却是暗暗地发誓”下一次,打死我都不来了,“诸位老领导……请相信我一回,回去之后,我一定认真地向局党组提出建议”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真要说起来老干部们的觉悟相对还是比较高的,也比较通情达理,见他这么狼狈,就有人生出了恻隐之心”“算了,放过他吧,这就是一个副职他就算全答应下来”正职不发话……也没用!”,杨局长终于得以脱身,就在低头向外走的时候,身后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在嘈杂的人声中清晰可闻“记住……十二个小时,我要看到线路整改完毕。”

爱谁是谁吧,他连头都不敢回一下,今天市委党校请来的这主儿,真的太凶残了,根本是大家没预料到的。

其实这件事的因果真的很简单,西城供电局不忿园林局跟自己胡乱下罚单,就要借着市委党校的手收拾一下园林局,逼着园林局低头一给我下罚单你当我电老虎是白叫的?

结果园林局不吃这一套,你随便砍树枝有理啦?你们电力讲究个统一调度”我们园林部门也要讲个城市规划呢,你再多嘴,信不信我把五年前你们推倒文物古树的事儿拿出来说一说?

这就是僵住了,市委党校的人出面也不顶用,电力系统不跟市委党校打交道,系统内有自己的电力党校一独立王国就是这样,连党校自家都设置了。

事实上,西城分局的人都算计到了,这件事招惹不出来伍海滨”伍〖书〗记不会为这等小事出面、你要真的不顾身份,为这小破事出面”我们就能把冤屈告到市局去。

市局知道了,无非也就是两种可能,一种是让我们把线架了就完了,反正不可能批评我们,西城分局这是在为整个电力系统争夺权益一园林局骑到电业局头上,简直是闻所未闻”这个先例我们是不会开的。

另一种可能,就是市局捅到省局夏局长那儿,夏局长真要发火的话,伍海滨的面子未必绷得住。

这些情况,西城分局的人都想到了,却是没防着斜刺里冲出个不讲理的主儿来,不但是省委领导,似乎,似乎传言中,夏局长拿此人也没什么办法。

陈太忠见他落荒而逃,站起身也想走人了,不成想一帮老干部围住他不让走,那看他特别顺眼的老头站出来了,“小陈……陈主任”就是十二个小时嘛,你委屈一下”他们要是不给换线,你就可以现场处理,也省得再来一趟了。”

“这个事儿我既然管了,肯定会管到底”,陈太忠也知道,这老人对自己印象极好,所以他就耐心解释,“半途而废不是我的性格……说实话,要是真的怕他供电局,我来都不会来”既然来了,我就不怕他。”

“文明办跟我们市委党校的老干部……,搞个座谈嘛”,”一旁一个高个老人说话了,“张科长,给弄个会餐啥的”我们帮你说说话,跟陈主任替你争取个机会……问题不大吧?”,“那好说了”张科长笑着回答,他常年跟老干部们打交道,分外明白这些老人的可爱……和难缠。

搁给别的企业或者小区啥的,遇到这种事儿,不是堵马路、街上成群散步”就是去堵市政府的门了。最少也要去供电局堵门。

而老干部们不会这样做,他们只会通过组织途径来反应,没错”退党的人不少,但那是因为爱之深责之切,期望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一种痛心谁还差那点党费不成?

同样的,谁也不差这一顿会餐,他们需要的是这种被人尊重,被人重视的感觉,老年人分外地怕孤独,他们需要理解渴望沟通他们想证明自己还是正常人,还是对社会有用的人。

“可是我晚上还有事”陈太忠正色解释,他的事情确实多,可是一眼扫去,发现有些人眼里有点明显的失落”他又有点不忍,“大爷大妈你们都走过来人那个啥,年轻人总要有点自己的应酬。”

“哦哦,这样啊”爱调戏人的老头点点头咳嗽一声,大声喊了起来”“,小陈说了,他有个人问题没解决呢”谁要有合适的女孩儿”介绍一个”他就不着急走了……”

“嘿”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他真的有点受不了,这帮老干部,欺负起年轻人来,简直是肆无忌惮一哥们儿可是省委领导呢。

“老刘你不要这样”,关键时刻,还是爱抬杠的老太太站了出来”“陈主任是帮咱们解决问题来的,人家年轻干部,对咱们很尊重,咱们老人,也得有个做长辈的样子。”

充分的〖民〗主”就是有这么一点好处,虽然很有几个居心不良的老头,想要调戏年轻的文明办副主任,但是总有人识破他们的险恶用心,令其不能得逞。不过这一下午,陈太忠在市委党校呆得也挺欢乐的”见识了不少事情,尤其那些老头老太太们的言谈举止,带给他一种说不出的、放松的感觉。

所以”大家找个房间,做个简单的座谈,由于有冯校长和张科长的支持”桌上居然摆上了水果、饮料之类的东西,反正就是畅所欲言了。

陈太忠来的时候,就不算早了,随便聊一聊。就到了五点半,这个时候不走就不行了,他倒是不怕跟别人吃饭喝酒,别说老干部了,正当年的干部,来上千八百个也照样放翻,但是事情还没处理好,现在喝酒,算怎么档子事儿?

“真热情啊”,他将车缓缓开出市委党校,看着身后送别的老干部们,心中感慨无限事实上”里面也有两个老干部,阴阳怪气拿腔捏调地说风凉话,不过大多数老干部,还是相当和蔼可亲的。

他的车开出市委党校不到两分钟,手机就响了,来电话的正是离去时间不长的杨局长,“陈主任,我们张局长,想约您吃个晚饭”不知道您方便不?”

“吃饭就不用了,按时完工就行了”,陈太忠一听就知道,这是对方草鸡了,但是对他来说,草鸡不草鸡的实在无所谓,欺负几个科级干部,并不会让他产生多少愉悦感。

“陈主任您好,我是张大良”,电话那边换了一个人,声音听起来挺浑厚的,“您这么关心老干部,那咱们坐一坐,商量一下怎么才能把这个活儿干得又快又好。”

这小子是挤兑我呢,陈太忠听懂了,人家说你既然高度重视,怎么连跟我们坐一坐的时间都没有呢?尤其是这人说的话还算靠谱,似乎也有诚意,于是他沉吟一下回答,“嗯,我的时间不多,你说地方吧。”地方就定在了西城分局门口的饭店,陈太忠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叫来了西城〖警〗察局冯局长和赵明博所长,三人赶到的时候,张局长和杨局长已经站在饭店门口了。

猛地见到奥迪车后面还跟了辆警车,这俩就一愣,等看到冯局长从车上下来,张局长就明白了,“呦,冯局也来了,我这荣幸啊。”

电力系统自成体系,但是也绝对不敢招惹〖警〗察局,张局长上任的时候,就去〖警〗察局拜过码头的,后来还有别的接触,一眼就认出来了。

“老张,这我就要说你了”你跟园林局搞事儿,掐党校的电干什么?”冯局长脸一沉,坚决地摆明立场,“陈主任一向是好脾气,把他气成这样,我都看不下去。”

“我这不是知道错了吗?”张大良笑着邀请几个人进内,敢情这饭店就是分局的食堂,食堂承包出去了,是对外营业的,不过穿过后门之后,也别有洞天,起码张局长请客的地方”不在饭店里。2720章一团糨糊(下)

陈太忠当仁不让地坐了上首位,左边是冯局长和赵所长,右边是张局长、杨局长和分局的齐〖书〗记”齐〖书〗记还在杨局长上首,证明这是二把手。

酒菜已经开始往上摆了,但是陈太忠没有动筷子的意思,“张局长,你们这个事情,搞得我们非常被动,知道吗?”

“这个我知道,主要是园林局欺人太甚”职工们有点按捺不住火气”张局长笑着点头。

“还是我跟杨局长说的话,你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文明办会关注这个事情?”陈太忠哼一声,“我也不跟你解释那么多”十二个小时,把活干利索,没问题吧?”

你都带着〖警〗察局的人上门了,我能说有问题吗?张大良无奈地撇一撇嘴”他非常清楚,陈太忠带这俩人过来是什么意思你供电局的听话也就算了,不听话的话”西城的〖警〗察……我可是随便用的啊。

要说他跟冯局长,也有那么点儿小交情”但是这种交情在陈太忠这样异常强势的领导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电力局是很牛,但是还是那句话,电力是自成体系的”交好他张某人”并不能对冯局长的进步有任何帮助”而陈太忠可以官场里从来都是这么势利。

“老张,你的职工在这儿开饭店、棋牌馆啥的,我也一直顶着很大压力呢”冯局长不等他吱声,就轻描淡写地说一句,“相互给个面子嘛,你说是不是?”

“我那儿有几个刺儿头,供电所铺设线路,我一直是支持咱们供电局的”,赵明博补充一句,“齐〖书〗记你别看我,我一向对得起朋友的。”

你一直支持他们不交电费的!齐〖书〗记心里暗哼”却是笑着点点头,“那是,下次收费的时候”还得赵所你大力支持。”

“二十四个小时吧,十二个小时不太够”张大良拿定了主意”事实上”在杨局长回来之后,他就积极地打电话了解,这个陈太忠是何许人一他在凤凰电力局有几个熟人。

了解的结果,非常令人吃惊,这人嚣张跋扈得很,就连一手遮天的凤凰市委〖书〗记章尧东,对此人都没什么办法”不得不把这个人打发到了省里。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省电业局局长夏言冰,对这家伙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一是的,这家伙也是黄系人马,敢跟夏局长扛膀子的主儿”而且,还不落下风。

这样的人”是他招惹不起的,所以他才安排了这顿饭,以便大家把话说开”不留芥蒂。

“二十四小时啊“行,我给你这个时间”,陈太忠沉吟一下”点点头,“老干部那儿我去做工作,毕竟晚上施工也不太安全……这是你答应的”二十四小时!”

“二十四小时,是三个工作日”,齐〖书〗记猛地来这么一句,明显是在为张局长争取什么。

“嗯?”陈太忠看他一眼”眉头一皱,接着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了,“你们西城分局的二十四小时,就是这个意思?”

“不是不是”,张局长见到他这笑容,心里登时就是一揪,忙不迭地摇头”接着又狠狠瞪齐〖书〗记一眼,非常夸张的那种,“小齐你别乱说话。”

张大良这局长比一般的副局长,消息可灵通太多了,在凤凰的时候,陈主任就是号称笑面虎来的,见到陈太忠暴怒,这不是大问题”见到陈太忠笑容,那就意味着要倒霉了。

他沉吟一下,方始苦笑着摇摇头,“这个事情……到明天这个时候,我保证完工,但是这个园林局欺人太甚”陈主任,我听你的没问题,但是你也得给我做主啊。”

你早是这么叮亠态度,那不是一切都好说了?陈太忠看他一眼,“不管怎么说,你把这个账算到党校的老干部头上,是不对的,这叫裹挟无辜干部群众……不过,园林局会找你们麻烦”这不可能吧?”

园林局不过是一个区区的二级局,手里也没太大的权力,怎么可能吃得撑得慌,去为难你们电老虎呢?

“有什么不可能的呢?”张局长只能报之以苦笑了,“您还记得前两天寒潮过境吧?”

一般来说”供电局施工的时候砍树枝,都要跟园林局招呼一声,文件倒未必一定要下,但是招呼都要打到~电力局是强势,但是他们也不喜欢自找麻烦。

西三巷的树不是很多,但是旁边有建委的宿舍,里面也住了部分园林局职工,所以供电局修整树枝的时候,也打了一个招呼。

这原本就没事了,不成想寒潮过境的时候,刮了一阵大风”有一棵被修剪过的树”被刮掉一个大枝杈,园林局就认为,这是你们施工的时候修剪不当造成的”供电局当然不肯认这责任这是天灾人祸,全市被刮掉树杈的树也不止一棵”还有整棵树被刮断的呢。

问题的关键,还不是掉了个树杈,而是园林局褚局长的座驾,好死不死地停在这棵树下,簇新的帕萨特直接被砸瘪了。

褚局长见状大怒”新车被砸坏”就很让人恼火了,更别说,据说他当时是这么骂街的,“我*他妈的,我要是在车里呢?园林局局长“……,被树砸死了?”

对西城分局的人来说,这也真是无妄之灾了”张局长哭笑不得地解释,“局里说给他五千块修车”他不要啊!”

“这就是你不对了”,陈太忠摇摇头,很和蔼地指出”“就算他的车上了保险,但是你不能这么算,五千不行,给一万、两万嘛,多大点事儿。”

“我们不能给他这么多”,齐〖书〗记又插嘴了,看得出来”这家伙性子比较急,也亏得是跟党校沟通的是杨局长”要是换成他”估计得跟老干部们打起来。

不过,他插嘴”也有充足的理由,“供电局不是香饽饽,随便来个人就能狮子大张嘴,五千不少了,真给他一万的话那不就是说”这树枝掉下来是我们施工不当造成的?”

“对啊,如果不是施工不当,我们凭什么赔这么多呢?”张局长苦笑着一摊手,“我们西城分局收入不算高”可也不差这点钱,但是这钱一给出去,那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一起不大的事故”最终导致党校的老干部们集体跳脚,这中间过程的演变”真的是典型的官场思维和官场行为造成的。

供电局不愿意承认是自己施工造成的,而园林局局长觉得,自己若是被掉下的树杈砸死了,简直就成了行业丑闻了,自然也无法忍受。

“其实还真可能是你们施工造成的”,赵明博本来是敬陪末座”可是见到这个齐〖书〗记如此活跃,他就有点不满意,“刚倨过的树枝,会有新碴口,有可能是这个影响的。”

“它这也只是一种可能嘛”对不对?”齐〖书〗记据理力争,“你不能说这风大得刚刚过了这个临界点,我们要是不锯树枝,它就扛得住没准不锯树枝它掉得更快呢”叶子多风劲儿就更大子。”

“要不是我们刚修剪过,这五千我也不出”,张局长听到这里”也气得要命,“气人的还在后面呢,园林局的说了,不但这次要下罚单,以后修剪树枝,他们出熟练工人,我们负责出费用就行了,你说”我能答应吗?”

呀”又牵扯上这种事儿了”陈太忠听得一阵头大,这帮子官僚”真是擅长把小事往大里搞,“这种事儿,得市局点头吧?”

“凭他一个二级局,得有胆子找到市局呢”,杨局长也插话了”供电局还是真有点底气的,“也就是局长的车被砸了,借这个由头,想从我们分局打开口子。”

我真有点不会调解了,陈太忠觉得自己满脑门子全是糨糊,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园林局这么狮子大张嘴有点过分,“这是褚局长跟你们提的要求?”

“不是,就是一个姓赵的办公室主任,上蹿下跳的,褚局长好歹也是一局之长呢”,张大良叹口气,“他不能那么没水平。”

“嗯”,陈太忠点点头,这才是嘛,一局之长光膀子上阵的话”就太过危险了这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的不负责任,先让下面人折腾才是真的。

但是只要褚局长不出面,这个事情就好协调虽然姓褚的出面的话,他也不怕,不过人在官场”最好还是按官场规矩来。

于是他清一清嗓子,“我估计呢,褚局长也不是很清楚这事儿”你们明天要是能按时完工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打个招呼“有信心没有?”

“有信心”,张局长笑着点点头,又不动声色地瞥一眼对面的冯局长,我敢没信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