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6 -2727各有算计

2726 2727各有算计

2725章各有算计(上)

太忠?陈太忠真是有点郁闷了,我跟你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不过郭局长年纪也不小了,总有四十到五十岁的模样,人家主动跟他套近乎,他总不能不买帐。

倒是对方的话,让他略略地有点奇怪,我抓农民工的合同问题,怎么就让你们被动了呢?紧接着,他就想到了老郭在座谈会上的表现,感觉这两者之间,似乎有点关联。

难道是省工商局反对完善这个劳动合同?陈太忠死活想不通里面的原因,按说劳动厅请工商局的过来商量,是想搞联合执法,借此威胁那些不听话的公司和企业——不规范你们的用工合同,小心吊销你的营业执照哈。

“郭局,这话怎么说的呢?”他扫视桌子一眼,又冲对方使个眼色,下一刻,两人就离开了桌子两步远,这个距离不远不近,太远的话别人看着不合适,太近的话又容易被别人听到,“要是让您这儿被动了,我怎么做就能改善一下?”

郭局长讶异地看着他,好像他脸上长出了花一般,足足地盯了有三秒钟,才轻叹一口气,“太忠,我冒失地问一句,你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知道的话,我就不问了,”陈太忠很坦然地一摊手,“我这人直肠子,有啥说啥。”

“你要不知道,那就当我没说,”郭局长听得笑了起来,“其实,我们都挺欣赏你干工作的冲劲儿,年轻干部里,你绝对算得上是勇于任事的典型。”

“我不想听这个,”陈太忠摇摇头,见对方有转身就走的架势,说不得伸手拽一下对方的衣襟,“郭局……郭局长,你给说明白点成不,这一句话说半句,算怎么回事儿?”

“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不知道,”郭局长苦笑一声,他还待再多说一点,却发现旁边有人关注到了这里,于是轻声快速发话,“现在我也不方便多说,反正我就提醒你一句……地税局比我们难受多了。”

地税比你们难受多了……陈太忠松开手,放他离开,脑子里却是在不住地转悠着,地税既然更难受,为什么跳出来的不是他们而是你们工商呢?

这一件大好事,又怎么会让你们两个单位难受?地税无非就是收个税啥的,什么事情能让它很难受?除非是收的钱少了,嗯……慢着,收的钱少了?

陈太忠隐约觉得,自己猜到了一些真相,说不得走出门外,给凤凰市的地税局局长赵永刚打个电话,“老赵,忙着呢?我陈太忠。”

“啊,是你?”赵局长的声音,听起来异常惶恐,“陈、陈、陈……陈主任你换手机号了?”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心说我就打个电话,你咋紧张成这样呢?他有印象,赵永刚胆子小,但是你胆子再小,也不至于被一个电话吓成这样吧?

这有问题,他马上就做出了判断,一时间心里真是烦躁无比,哥们儿是办正经事儿呢,你这无关的支线情节就不要往外乱窜了行不?说不得,他就阴阳怪气地回一句,“我来素波工作,当然要换手机号,打扰到你的话,请谅解一下好吗?”

“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啊,”赵永刚的声音里,居然带上了哭腔,“今天曾学德市长来,是他点名要小范接待的,我试探了一下,她也没啥抵触的意思……”

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陈太忠气得好悬没摔了电话,我跟你说什么,你跟我说什么呢?不过,想到“小范”二字,他再想一想,就想到了“纳税光荣”那幅巨型宣传画,以及画中那举手致敬的女税务工作者。

那是他高中同学范芸杰的姐姐,长得是比范芸杰漂亮多了,他仔细想一想,终于想起了那个女孩儿的名字,“范芸冰现在怎么样了?”

“她……喝了不少,不过还算正常,”赵永刚就是怕这个话题,他一直认为,陈太忠跟小范有点不清不楚,尤其是大家去欧洲玩的时候,陈主任也很纵容她,局里的人都清楚。

按说,这样的祖奶奶,在地税就没人敢惹了,赵局长不但胆小,而且好色,他堂堂的地税一把手,都不敢打范芸冰的主意,别人谁还敢胆上生毛地来打主意?

可是今天常务副市长曾学德来地税视察的时候,信口问了一句,说你们那个地税的宣传海报,男人只比女人高一点点,看起来不是很威严,女人倒是不错……是你们自己照的吗?

他这么一问,赵永刚为难了,常务副可就是分管地税的,你这么问啥意思呢?是看上范芸冰了,还是单纯地说一说?

要是陈太忠还在凤凰,那就啥也别说,赵局长就只当曾市长是随便问一问了,但是现在……陈太忠去了省城啊。

所以赵局长就问一下范芸冰,小范听说曾市长点名想见自己,那就见一见呗,她还是有点酒量的,要不然也不敢跟陈太忠当着众人的面喝“交杯酒”了。

不成想,曾市长见了小范之后,喝酒的欲望大增,二十分钟之内,光两个人干杯,就是多半瓶茅台下肚了,小范已经有点大舌头了。

这个时候,赵永刚接到陈太忠的电话,真是吓得差一点没把手机扔出去,他隐约听说了,曾市长是得了陈主任的支持,才从党委到了政斧的,但是两个人现在不对盘。

所以他的惊慌和觳觫,是可以理解的——麻痹的这是谁把告状电话打到素波了?

听他絮絮叨叨解释了五分钟,陈太忠才大致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于是他咳嗽一声,“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想问一问,完善农民工合同……会影响到地税局的税收吗?”

陈大爷,你别逗了,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啊,赵永刚干咳一声,“完善农民工合同,我看昨天的报纸了,是好事儿……我现在就劝小范回家,她酒量不错,不过一个女孩子家,万一在领导面前失态的话,也影响我们地税的形象。”

我艹,这个电话我就当没打了,陈太忠很无语地压了电话,他琢磨一下,又反手打个电话给刘晓莉,刘记者的信息量真的很大,凭良心说,她的眼界比雷蕾都宽。

民办报纸的记者先天不足,所以天生就有一种危机感——没错,刘晓莉是倚仗着他闯出来的,但是首先,是她具备了这个能力,所以才能在他的庇护下,一飞冲天。

果不其然,他将自己的疑惑哇啦哇啦一问,刘晓莉就在那边笑了起来,直笑得他觉得有点挂不住,“我是不确定,才跟你了解一下,再笑的话……我挂了啊。”

“地税肯定要生气了啊,你不看外省的报道吗?”刘晓莉其实也不会跟他太叫真,“有实际例子的,严格执行劳动法会导致大量的公司裁员,甚至直接蒸发,对当地的经济造成沉重的打击,这是一把双刃剑……地税当然会不满啦。”

“这个……我当然知道啦,”陈太忠清一清嗓子,然后又酝酿一下措辞,“那么,他们怎么应对上面加强执行劳动法力度的要求呢?”

你压根儿就是不知道,刘晓莉听得真是想笑,“这也没有什么解决办法,这是理念的冲突,也可以说是阵营的冲突,更可以说是地方和中央的冲突,想要讲发展,就不要讲那么多法律……高速发展,必须要以牺牲道德和良知为代价,而法律,是道德和良知的底线。”

陈太忠还想撑一下“我全知道”的场面,但是听到这个解释,他连这个心情都没有了,至此,一系列的异常,他都明白了。

劳动厅热衷于此事的原因,真的很好理解,此事主导的部门是劳动厅,他们的权力和收入会因此而增长,实在是没有反对的道理。

但是工商局就不会开心了,大量企业的消失,自然会引起他们的不满,陈太忠不是很清楚工商局是怎么考核的,但是很显然,在册的企业缩水,无论如何也算得上是失职。

当然,相较工商局而言,更痛苦的绝对是税务系统,工商不过是一些数据上的损失,而企业和公司消失一部分,或者说转入地下,税收得肯定就少了——这是最直接的利益体现。

不过,正是因为税务局跟此事的关联更直接,他们反倒不便贸然出头,所以才让工商局来打前站,郭局长才会在会议上暗示,有些东西不必太叫真。

至于说刚才酒桌边的暗示,也就是老郭不愿意得罪他太狠,毕竟他陈某人的名头,也是很有几分吓人——为了公家的事情酿下私仇,真的太划不来。

想到这里,陈太忠就算大致理顺了思路,他基本上可以确定,此事一旦展开的话,最后最大的阻力,还是会来自税务系统。

倒是司法厅的人不疼不痒,对他们来说,严格执行劳动法是本职工作之一,没有什么损失也没有太大的收获,仅此而已。

2726章各有算计(下)

陈太忠一边想着,一边慢慢地走回酒桌,不成想觉得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抬眼望去,却是郭局长举起了酒杯,冲他微微一笑:我看到你打电话了……这下你知道怎么回事了吧?

对这关注的目光,他微微地笑了一下算是个回应,不知不觉地,他又想起了第一个电话,禁不住暗暗感慨:赵永刚你这家伙,好歹也是个地级市的局长呢,劳动法跟税务系统密切相关,你对这一套的理解,还不如一个民办报纸的小记者,也不知道这局长是怎么当的?

这也是他随便嘀咕一下,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也没什么心思继续交际,陈某人在呲牙咧嘴地反思:为什么哥们儿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这么不合时宜?

这顿饭并没有用了多长时间,原本劳动厅还提供了中午休息的房间,可大多数人都是站起身走人了,都是本地的厅级干部,谁还缺个睡午觉的地方?

秦连成今天的心情不错,也喝了点酒,出来的时候招呼自己的得力部下,“小陈你去哪儿,有地方休息没有?”

“去港湾,我在那儿订房很方便,”陈太忠还在消化自己获得的信息,就很随意地回答了,“主任要不要一块儿过去?”

“韩忠那个地方,你以后少去吧,”秦连成有点酒意,居然有心情劝他一句,“那家伙的名声不行,你自己弄个定点的酒店,什么也都方便。”

“这个倒是,”陈太忠知道老秦这是为自己好,就笑着点点头,“回头在单位附近踅摸一下,看有什么合适的地方没有。”

“要不去单位吧,反正办公室都有床,”秦连成谈姓不减,宣教部是老楼,但他好歹是副部长兼文明办一把手,他的办公室里有供休息的套间。

陈太忠的办公室就要差一点,不过以文件柜为屏风,后面也摆了一张一米二宽的床,想在上面搞啥活动的话,可能挤了一点,但是临时休息一下绝对没问题。

“行啊,”陈太忠点点头,“那您上我的车,我开车带您过去吧?”

秦连成正有此意,于是就示意自己的司机将车开走,坐进了陈太忠的奥迪车内,才一上车,他就发现小陈的情绪有点不对,“你这是怎么啦,愁眉苦脸的?”

“听说劳动法在外省,推行时候遇到的阻力很大,”陈太忠叹口气,他以前是没往这方面想,得了刘晓莉的提醒,他就整理出了一些思路,“比如说像今天,工商局的郭局长,好像就有点抵触情绪……内参上也见到过这样的说法。”

说到这里,他的手微微抖了一下,这时候他才想起,前天早上潘剑屏见到这篇稿子的时候,曾经有意无意地点了一句——“多学习兄弟省份的先进经验”。

要不说这领导们说话,真的是字字珠玑,有些字面上再普通不过的话,都是蕴含了玄机,潘部长这么说,摆明是要暗示他:落实这个劳动法,外省可是有教训和经验的。

这是无心的套话吗?陈太忠并不这么认为,事实证明,在官场中你可以小看自己的悟姓,却是千万别小看其他人,尤其是,老潘都是省委常委的这种副部了,跟一个小处长说套话——这是吃得多了撑的?

“这个是有争论的,我知道,”秦连成不以为然地点点头,他看问题也有自己的眼光,“但是太忠,这次的话题主要做在农民工身上,就媒体的意义而言,关心弱势群体,从来都是不会错的——立场上,别人挑不出来毛病。”

“而且,受到严重影响的企业,主要是那些看起来强大和规范,实际上却不够规范的公司,压力也主要来自于这一方面,纳税大户才能给政斧施加压力,至于说施工队什么的,有没有合同,城市建设都会需要,那个稿子……标题起得好。”

陈太忠的手,猛地又抖了一下,心里真是生出了不尽的佩服,老潘这人,真的是太牛了。

前天那个稿子的标题,是郭建阳或者说秘书处起的——《论完善外来人口、进城务工人口工作合同的必要姓》。

他当时觉得,这个标题不是特别大气,因为要完善的是劳动法,针对所有用工人员,但是也没什么错的,毕竟标题里说的这两类人,才是造成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流动人口的多的地方,短期行为必然多,这已经成为社会的共识了,由于不必顾忌乡里邻居的看法,大多数人,多少都存在一种“干一票就走”的侥幸心理,这种不顾忌别人看法的心理,必然会导致产生一些铤而走险的行为。

而且同时,这两类人多半也都是处于社会底层,算是弱势群体,弱势群体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一旦处置不好,就有爆发的可能——就算他们没胆子爆发,酿成一些丑闻,也很影响政斧形象。

所以当时,陈太忠就觉得,这个标题没有涵盖了所有人,不过也算得上贴切,但是现在让他手抖的是,当天他拿到潘剑屏面前时,潘部长第一句话就是——标题不错。

这岂不是说,这一切的内涵和变化,都是在老潘的算计之中?想到这里,他真的无法不佩服潘剑屏,这个人真的太牛了——要是现在有人说,潘部长这些话,都是胡乱撞上的,陈某人第一个就不会相信。

“我的政治智慧,远远不够啊,”他低声发出了感慨。

“唉,不要这么说嘛,你的闯劲是很足的,”秦连成只当这厮是巴结领导呢,说不得谦虚一下,“只要有办好事的决心,咱就问心无愧……太忠,你的老主任会帮你把关。”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省委,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陈太忠辗转反侧半天之后,方始眯了一阵,再睁眼的时候,郭建阳已经在屋里冲茶倒水了。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居然是那位要求举报有偿的主儿,“陈主任,我手里真的有材料,这样,我放一份目录在省委斜对面国旅大厦门口的垃圾箱里,你去看一下,有兴趣的话,咱们再谈价钱,行不?”

“建阳……”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下意识地想吩咐郭建阳去取一趟资料,不过转念一想,这事儿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怪异,心说哥们儿我还是自己去一趟吧。

国旅大厦离省委确实不远,隔着条马路,再走三百来米就到了,他也懒得开车,就那么径自走过去,由于有天眼,他一眼就锁定了一个垃圾箱。

国旅门口的垃圾箱是他们自家做的,上面是白色石子的托盘,下面有个斜口,里面也就有点烟盒、树枝什么的,比较干净,陈太忠走上前,也不管那么多,直接伸手进去,捞出一个硬盒红塔山的烟盒。

走了两步之后,他把烟盒打开,果然里面有一张折叠整齐的白纸,白纸上打印着几行字,好笑的是,第一行就是“省旅游局副局长杨滨之子——杨爱华绿卡资料”。

这是谁在开玩笑?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这个用得着你再给我?不过看到第二行,他就笑不出来了“永泰县委书记楼宏卿之子——楼朝晖经商资料。”

呀哈?他再往下看,又看到辽原地委副书记之女,还有就是几个处级干部的家属资料,一时他有点疑惑了——这家伙的资料,都是从哪儿搞来的?

他正疑惑呢,手里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依旧是那厮,那位在电话那边开心地笑着,“怎么样,我这些资料,值得你出点钱吧?”

这是谁啊,陈太忠知道,这家伙一定是在周围藏着呢,但是说不得他四下看一看,一边看他一边敷衍着,“这个……我怎么能确定你列出的东西是真的假的?”

“你不用找了,我离你远呢,正拿着望远镜看呢,”男人的笑声有点得意,“还是那句话,验了货之后给钱,一条消息一万,你知道,我这个要求真的不高。”

这傻帽,你要说自己拿着望远镜,那我就好找多了,陈太忠继续四下里看着,嘴里还在敷衍,“我们没有这项开支,不过说实话,你的要求确实不高……为什么你不把这些资料寄给他们本人呢?那样你会得到更多。”

“我很缺钱,但是我不傻,”男人很理所当然地回答,“赚到的钱我想自己花,而不是打点狱警给我好的待遇……也不想拿它去买轮椅。”

找到你小子了!陈太忠还真的找到人了,那家伙藏在斜对面远处的一棵树之后,由于这条街是省委所在地,绿化搞得不错,不仔细看真的找不见人——当然,这家伙手里确实拿着一个望远镜,一边还在打电话。

“你这些资料,哪儿来的?”他不想跟这厮再废话下去了,远远地一道神识打过去,他就将身子转开了,“能告诉我出处吗?”

“那不可能,陈主任,我还是比较信任你,但是这个信任,是有限度的,”男人还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儿,“你考虑一下吧,想通了,就给我这个手机号码发短信……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