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9 -2730代言

2729 2730代言(求月票)

对陈太忠的吩咐,下面的人是无条件服从的,而且说实话,98年就是政府上网年,电脑这个东西在省委也不算新鲜了,也不是第一次强调保密性。

所以大家很干脆拖执行了,反正保密制度、组织性纪律性这些东西,本身就是要常抓不懈的,隔不久强调一下,这很正常。

当然,也有些人因为这个吩咐,产生了一些不好的猜测,但是风头上谁敢多问?像罗克敌就怀疑,陈主任可能有针对稽查办的意思——这是新组建的部门,可大家磨合得不算慢,相互之间熟稔了之后,难保言谈中泄露些什么。

所以他就很严肃拖强调一下,同时还不忘记侧面暗示李云彤:你去跟陈主任打听一下,看他是不是掌握了什么具体消息?

傻大姐别的不行。就是这点好,别人让她去打听,她就积极地去打听,是稽查办屈指可数的实在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其他人并不怎么在意陈主任对她的宠信。

不多时,她就打听消息回来了,不过这次陈主任没放什么明白话,就说了一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以前的事情就不说了,从今天开始强调这个保密制度。

这就是陈太忠驻下的小手段了,可是他这没头没脑的话,搞得秦连成都关注起了此事,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让华安把他叫了过去,“听说你又强调保密制度了……不是又打算做什么事儿吧?…”

“没才。没这意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嘴里却是胡说八道,“我只是听人说起来北京的一件泄密事件。才预作打算的……不过说实话。咱们这儿。现在也才些东西是挺要紧的。。。

他有意将目标指向京城,就是准备老秦再追问,他就可以表示不好说了。不过秦连成却没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长出一口气,“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紧接着”秦主任就陷入了沉思里,好半天之后。他才哼一声,低声发话。”,太忠,这个劳动法真想认真执行的话……怕是难度不小。。,这话他真的不好意思说,昨天还拍胸脯说没问题呢,今天就要自食其言了,这领导的面子”也确实有点挂不住。

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有人向您施加压力了?…”

“倒也算不上压力,…”秦连成苦笑一声,“就是工商税务打过来电话跟我叫苦,范晓军直接把电话打到了蔺富贵那儿。说劳动厅关注农民工的合同是好事。但是希望他们把力度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要因此拖慢了天南经济的发展速度。”,范晓军是天南省常务副省长,分管的就是财税系统,所以他关心这个。算是职责之内的事情,范省长是个比较喜欢乱伸手的主儿,但是这次真的是在他的地盘。

而且他说的话也很重,就差指着蔺富贵的鼻子说,你小子纯粹吃多了撑的,规范劳动法……你们劳动厅爽了。别人被你们害惨了!

“咱文明办牵头的事情,他没跟潘部长联系一下?…”陈太忠对范晓军并没有多好的印象,心说你一个常委副省,欺负一个厅长算什么本事?

“他倒是想呢,才那胆子吗?。。秦连成不屑拖一哼,“撇开部长不说,他敢跟我呲牙,我都敢顶回去他,文明办不抓精神文明建设抓什么……抓物质文明建设?。,秦主任这话说得非常有底气“首先,他抓的这件事是职责范围之内的事儿,其次”范晓军你再牛,宣教部可是潘剑屏的地盘,再加上秦连成背靠井绍辉,手下还有陈太忠这种**——栅不是小看他范晓军。有胆子过来试一试?

“看来蔺厅长要坐蜡了,…。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那笑容非常地没心没肺,事实上他确实也不怎么同情蔺富贵…——想要得到什么,总躲在幕后指望摘桃子是不行的,“不过,这种局面他都不知道博一下的话,那也真的太让人小看了。”

“你可以小看他,但是他会做官,。”秦连成撇一撇嘴,看起来煞是无奈的样子,“然后他给我打电话,说希望跟我一起,去跟范省长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呢?”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要我是蔺富贵,该怎么干就怎么干,这是国家法律啊,你让我停……可以!给个红头文件,我立马就停,一个电话算什么?”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秦连成苦笑一声,“而且,范省长也没说死,只是要他控制力度,这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语言的艺术。谁都不缺。”

“那……就只能先建议他听不懂了,…”陈太忠笑一笑,这点担当都没才的话,蔺富贵这个厅长,做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我就是这么跟他建议的,上面没有明令禁止,那下面该办事也得办事”,秦连成微微一笑,这一套托词是官场通用,陈菜鸟都想得到,秦老鸟哪里会想不到?

事实上他都极度怀疑,蔺富贵并不是被吓坏了”而只是想跟他通个气。

这个时候他要是傻不啦叽跳出来,说那行我跟你去见范省长吧,没准从蔺厅长那里收获到的,只是私下的鄙夷而不是感激——文明办的事情。真要跟范晓军商量,也是潘剑屏出面。

“不过,咱们这一次,确实是触痛了不少人啊,。,秦主任的心情,确实不是很好,这是他来文明办之后,张罗的第一件大事,别说失败了。磕磕绊绊地拿下,他的面子都不好看。可眼下看起来,想要漂溧亮亮地拿下,还真的有点难度。

麻痹的,这劳动法可是全国人大通过的。不是地方性的政策法规!想到这个,他心里的火苗子就是腾腾的。

“可是咱们……一直强调的是外来人口啊”,”陈太忠这时候。真的才点感慨那个标题起得妙了,“他们这无限引申的”有意思吗?”

秦连成听到这话,很不屑地看他一眼,若是眼神能说话的话,他是清楚拖表示出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玩这种狡辩,有意思吗?…”的意思,不过纠缠这些细节,真的没什么意思。“还好,是老潘帮着递的稿子**来部长的心里,也是倾向支持咱们的。

跟陈太忠在一起。连秦主任都学会没大没小了,管潘剑屏叫老潘,当然,这也是自家兄弟不见外的意思,然后……秦主任的兄弟的手机就响了,那厮拿起手机看一下,就站起身走了出去一一这真的一点都不见外。

不多时,陈太忠从门外笑眯眯拖走了进来,“老主任,老市长说了”他挺支持咱们文明办的行动,还特地为此跟老〖书〗记交换了一下意见……记也愿意支持。”。

“你的,老,领导,真的不少啊,。,秦连成哭笑不得地来了这么一句,老主任是他自己,老市长,那么必然是段卫华了,“他俩都愿意支持?…。

“记的意思,您很方便了解的”,”陈太忠说得很明白,章尧东是许系人马,这个没必要讳疾忌医,“至于段市长,我敢保证,他心里从来都是比较同情弱势群体的。”

“章尧东本来也就不可能成为我的阻力,。”秦连成对这一点,确实很才信心,他跟章尧东不对盘,但是大家终是一个阵营的,遇到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儿,必然就是帮亲不帮理了。

紧接着,想到商翠兰也在文明办,天南最大的两个城市,基本上是搞定了,他心里也挺高兴,尤其是,当初段卫华是正厅他是副厅。现在两个人都是正厅了他的手续没下来但是也快了,所以他就也想见一见故人。

“哪天有空了,跟老市长好好地坐一坐,说实话,他的为政艺术,我一直都特别钦佩”。。秦主任的感触颇深,只才真正直面章尧东的人,才会知道记的到底有多强势”“而且同时,他还能坚持原则,这种人真的……不多。。。

“段市长晚上就邀我吃饭呢,这都五点四十了,…”陈太忠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您要是晚上没有安排……一起过去?。,他这么说,其实隐约有不想让对方过去的意思“没有安排”的话你可以过去,你要是不想过去?那随便啊。

这种语气的运用,就略微微妙了一点。形象一点比喻的话,就像某甲跟某乙说——又月又日我结婚。你那天没事的话,过来凑个热闹?

这个比喻不是很贴切,但是基本上是体现了邀请者对被邀请者的期望值,邀请者这么说,或者会走出于好意邮一比如说,被邀请者经济不宽裕,而参加婚礼凑份子又是必须的,咱俩关系很普通,那么,你觉得最近腰包允许的话……那就来吧。

但是对于被邀请看来说,这就是你邀请的诚意不足,不把我当朋友,或者置疑我的经济能力——…你这是不希望我去吧?2730章代言(下)

秦连成也不知道听明白没有,反正听到这样的邀请,他就连连点头,“行,晚上的安排我推了,老市来……这有多久没见了。”

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人来说,很多时候,坐在一起吃顿饭喝个茶,真的未必会代表任何倾向,这只是交际,工作的一部分罢了。

他们在这里折腾不提,同一时刻,蒋世方拿着天南日报,也是一脸的阴沉,心里暗暗地腹诽一…陈太忠你这家呃……消停一阵会死吗?

“这篇稿子,是符合主旋律的,。”省政府秘书长肖劲松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是有些同志担心,这么做会影响天南经济的安展,我认为对于这种〖言〗论,省政府应该表示出一个明确的态度。

自打省政府办公厅升格后,肖劲松就是实打实的副省了,权力甚至于还大过一般的副省长,而且他并不是蒋世方的人,伺候三个省长,三朝元老了,所以他说话做事,带有一定的独立性。

“你认为,省政府该表现出一个什么样的态度?。,蒋世方也不是狠信任他。但是该才的过场是要有的,“你抓微观应该在行。…”

明明是宏观的事情,你要听我微观的建鬼……我知道,我不会太坚持自己的主张的一一坚持了也没用。肖劲松很明确自己的定位,于是咳嗽一声,“真正落实了劳动法的地方,数遍全国也没有,别说省级单位,连地级市都没有,嗯,没有先例。…”

“那么就是说。能不能影响经济发展,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经济发展,也只是推算,…”蒋世方虎视眈眈地盯着他,“没有上规模的经济体的确切数据?”

话说到这里,两个人就知道“双方的立场是截然不同的,舁秘书长不主张冒险,而蒋省长很有兴趣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起码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内参上有过这样的推算。也做过测试。尤其是台资和韩资企业,在两免三减半的优惠期限过后,撤资现象很严重,。”肖劲松来找省长谈这个事儿,事先也是做足了功课的,“尤其是当拖政府表示。劳动法即将落地的时候,这个现来……又翻了几番。。。

不得不说,内参是个好东西,很多普通老百姓几年甚至十几年之后才能体会到的现状,早早拖就被人揣摩出来,并且做出相关的应对方案了。

以韩国撤资潮为例,那是发生在七年之后的事儿了,但是现在的内参上,已经预计到了这种现象a一不免不优惠”又强调劳动法了,那些血汗工厂不撤等什么?

说句题外话,撇开政治立场不谈,台资和韩资企业,大约是压榨中国大陆劳工最狠的主儿了,日资港资之类的,真的赶不上后者里也才压榨得狠的,却是要跟地方政府有关联了,前者就是**裸地压榨。

私货就不再提了,还是说这个内参,内参预测到的东西,未必一定正确,只是让处级以上的干部们多一点思路,既然不能保证绝对正确,那就更不可能宣扬出去了。

像对这个劳动法,也是这样,大家预测到了,外国人可能撤资,所以这执行力度没办法加大,但是同时……完善劳动法,也是历史的必然趋势。

所以,这个事情就算国家支持,也不好大力宣传,否则的话,就不能忽悠那些打算开血汗工厂的外国傻帽来〖中〗国投资了。**……这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事实上,只要你来投资,**是打着只享受权力不享受义务的主意,到时候想要撤资,总要留下点厂房、设备啥的……没办法,谁要〖中〗国穷呢,蚊子也是肉啊。

到此,私货贩卖完毕,蒋世方听了肖劲松的话之后,沉吟了好半天,才摇一摇头果断地回答,“既然没有上规模的经济体做这个测试,那么,我认为咱们可以试一试。。。

不会吧?肖秘书长听得有点傻眼,蒋省长主政天南,平日里说话也不怎么跟人协商”但是那是一省省长的规格在那里摆着,正经地,大家都说蒋省长没有以前黑脸〖书〗记的霸气,变得缩头缩脑了。

可是今天,蒋省长这决定,多少就有点以前黑脸〖书〗记的架势了,肖劲松知道,自己不能再坚持下去了,“那……我做个上会的提案?。”

“这个不着急”先看一下,…”蒋世方摇一摇头,肖劲松就是这点好,他有自己的观点,但是同时很服从省长的指示,在现在的官场能做了三朝元老的主儿,绝对没一个简单的。

肖秘书长听到这话,点点头也不说话,事实上,他能猜到蒋省长的一点心思,蒋省长这辈子再动的希望也不大了,那么就可以考虑做点切实的事情,而对数据就无须太敏感了。

“天南并没才多少外资企业,凤凰的甯家工业园,可是连工会都建起来了,办公厅可以落实一下这些,…”蒋世方端起手边的茶杯,肖劲松见状,站起身来告退。

两个小时之后,陈太忠哼着小曲回到了别墅,今天秦连成和段卫华的见面很愉快,老段没摆老市长的架子”而老秦正厅在望,反倒是更谦恭了毗谦虚使人进步,进步也使人谦虚。

尤为难得的是,段市长和秦主任说得很投机,秦主任想打响这一炮”而段市长更是明确表态:农民工的合同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抓的地步。

当然,对于落实劳动法的过程中,可能遭遇到的阻力”段卫华也想到了,不过一向圆滑的段市长表示,这年头你要想做事,就不可能没有阻力。

他很豪迈地表示“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所以,现在陈太忠的心情很轻松,进了屋之后,发现马小雅等人已经回来了。马主播喝得小脸通红,“永泰的那个楼朝晖,真的太能喝了。”。

“你跟楼朝晖喝酒?。。陈太忠听得很奇怪,说不得哼一声,“就凭那小子,也敢灌你?他是不是活腻歪了。他老爹在我面前,也得规规矩矩的。。。

“商场上的事儿,一码归一码,…”马小雅毫不介意地摆一摆手。说话的时候,舌头也有点大,“入乡随俗嘛。搁在北京,范如霜对我也是客客气气的。。。

两人正闲扯呢,田甜走过来坐下,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太忠,“太忠,你们昨天搞的那个座谈“上面的反应很激烈。…”

“哪个上面?…”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腻歪,却是又不能不问。

“我也不知道,听段天涯说的,…”田甜的心思,终究不是在官场的蝇营狗芶上,做为一今年轻的女孩儿,她操心更多的是别的东西,了不得也就是关心一下自家老爹的上进。

所以,这个新闻虽然是她播报的,但是她还真不能领会其中的味道,“反正能管我们电视台的多了……他说有领导表示,严格执行劳动法的话,会阻碍经济的发展。

“劳动法?这个东西早晚是要执行的。…。马小雅本来是迷迷糊糊的,听到这里精神就是一振,她在北京那样的圈子里找饭辄,消息和眼光,都不是下面一般人能比的——…随便的聊天中就能知道不少信息,“这是大趋势,不过一开始操办这个事情的,总是要得罪人。…”

“官场里待了四年,我已经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了,…”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哼一声,想到晚上的这顿饭,他心里竟然是前所未有拖自信,“不过,我有仇人”也有自己人。”

这句话,就充分地证明了陈某人的心态变化,搁在他在仙界的那些日子,他做事何须拉上什么自己人?直接一个人就冲杀过去了酬——打不过大不了跑,然后慢慢拖挨个收拾。

经过这一世的红尘历练,他充分地感受到了有组织的好处,自然也会在意阵营了拉帮结派才是王道,现在想一想,上一世他干掉了那么多有组织的主儿,都能活到冲击紫府金仙的年月,还真的……殊为不易啊。

“自己人,也会背叛的,真的,…”马小雅毫不剿青地给他泼一瓢凉水,“这年头,阵营好选择,利益面前,谁肯让谁?…”

“我就肯让人”。。陈太忠一拍胸脯,傲然回答,“我都让小宁高价聘请市建的施工队了,也就是那钱诚上杆子求我,说实话,我个人并不认为,严格落实劳动法。会对gop产生多大的影响…——都落实了的话,大家的竞争力,还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这倒也是,…”雷蕾也被他们的争执吸引了过来,做为省党报记者,她的眼光又才不同,“我发现国外媒体,一说〖中〗国的东西物美价廉,就要强调血汗工厂什么的,其实……是他们的人太懒了。。,“只要能改善自己家人的处境,对〖中〗国人来说,主动加班不是问题,勤奋的人应该得到更多。”〖中〗国人对家庭的强烈责任感,对子女享受更好教育的欲望,是他们不能理解的。。。

“我想,你俩弄拧我的意思了,…”马小雅听到这里,禁不住苦笑一声,“你们认为,是地方政府官员为了政绩,为了数据好看,才禁止劳动法落地的对吧?。,陈太忠和雷蕾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狐疑:难道不是这样吗?

“事实上”他们只是沦落为吸血利益集团代言人了,数据什么的,那很重要吗?…。马小雅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