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1 -2732过墙梯

官仙 2731 2732过墙梯(求月票)

“啪嗒”,陈太忠在听到马小雅的话语之后,只觉得脑子里传来一声轻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雷蕾听到这话,也呆住了。好半天她才长叹一声,“原来,是这样?太忠。真的是这样吗?”

陈太忠的嘴巴动一动,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但走到最后,他还是没有说话。而是坐在那里,呆呆地发起怔来。

他很不想相信马小雅说的话,这一天以来,他除了强调工作的保密制度,就是在四处了解各地落实劳动法的反应,可以确定的是,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认为这个法规一旦严格执行起来,必然会对各地的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区别只是在于多和少而已。

就算那些最客观的分析,说起来也是强调这个现象不抓是不行的,但是同时也不会忘记捎带一句:可能使地方经济产生一定的波动。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舆论都不怎么看好这个劳动法的落实,起码大家认为,现阶段搞这个,真的不是最合适的时机。

但是马小雅的话,怎么听怎么都是有道理的,现在的企业,偷税漏税或者说合理避税的手段,海了去啦,少点加班时间,缴纳点社会保险费,这成本,真的也没加多少更关键的在于,这是公平对待的,不止你一家公司成本上升。

那么政府部门的相关人出于切身利益,代为企业叫苦,那就是很合理的推断了”别的不说”陈太忠就遇到过这样的事儿。

当年天南轴承厂几个相关领导的人在外面开了公司,赚取巨额利润,偏偏注册资金什么的少得可怜。在年检的时候,会计师事务所提出了置疑。好死不死的是,这个事儿是钟韵秋的哥哥钟胤天负责的。

那天,钟胤天被局里领导骂得死去活来。嫌他不懂事儿,开公司的辛经理更是在酒桌上一杯酒泼了过来。两边都打起来了,亏得是他老丈人王启斌和便宜妹夫陈太忠出面,最后狠狠地帮他出了一口恶气。

然而饶是如此,那叮,公司的注册资金”最后都没改,连王处长都暗示自己的女婿,这里面水太深。能不得罪人,就不要得罪人。

别看政府部门高人一头,里面的小职员。还真不敢惹那些背景深厚的企业。那么”政策法规可能伤害到相关企业时。政府里有人代为出面,不是很正常的吗?

尤其要命的是,劳动厅这边有劳动法做后盾,财税系统也不是没凭仗一这是经济挂帅的年代,一切以发展经济为先”真要严重影响到经济发展了,别说财税系统了”连蒋世方和杜毅都要跳脚!

所以人家叫苦”叫得也是肆无忌惮,更别说外省已经有人开始在引导舆论了。

陈太忠琢磨半天”只觉得心里凉飕飕的,官商勾结……这就是官商勾结。在这些人眼里,草民的权利,真的屁都不算,有些人真的敢因为自己的既得利益,公然裹胁政府对抗法律。

所以他不想说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半天之后,他才叹口气。“小雅,你这也有点阴谋论的味道了,你说的可能是存在的,但是……”也不会是普遍现象吧?”

“蕾姐和甜儿是干媒体的。我可也是干过媒体的”,马小雅长长地打个哈欠,似乎清醒了一点,“我知道的是……有人就找过于总和苏总,要她们帮忙制造舆论!”

“要不是你一定要抻着那个劳动厅副厅长,你都算京华房地产的既得利益者,未必愿意答应别人这么折腾小宁。”

陈太忠听到这话,真是觉得堵得慌,说不得抬手拎过一瓶啤酒来,咕咚咕咚猛灌几口,长长地打个酒嗝,这才觉得胸口舒坦了一点,“你说的现象,是客观存在的,但是……还是要相信政府,这个社会的主流,是存向前进的。”

“所以你可能得罪人,你的自己人,都可能得罪”,马小雅笑一笑,也不跟他争辩,不过她的脸上,明显地挂着不以为然的神色。

“嘿”,陈太忠被她这个神情刺激到了,他一生气,脑子就转得格外地快。眼睛珠子一转就笑了起来,“这个事儿啊,其实也简单!”

“是吗?”这一下,连丁小宁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最近她搞的房地产项目,跟政府中人打交道特别多,思维也渐渐地宽广了起来。所以她能感觉到此事的难度,于是饶有兴致地发问,“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个嘛,不能说”,陈太忠微微一笑,不过那笑容里,多少还是有点失落。

“你看他笑得这叫个辛苦。你太忠哥哄你呢”,马小雅醉眼惺忪地发话了。

“我是真才办法,只不过这个现状,让我感觉到有点心寒”,陈太忠又叹一口气,慢慢地拎起啤酒,嘴里却是在轻声地嘟囔着,“钱这么多,哪里挣得完?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啊……”

第二天就又是周五了,陈太忠到了文明办之后,正在处理手头的事情,就接到了甯瑞远的电话,“太忠,省政府肖劲松让我提供一份材料,关于非公企业规范合同、组建工会的经验和意义,还说你知道这个意思“…………这是怎么回事?”

看来蒋省长也是支持我的。陈太忠一听。就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起码是老肖支持我,而秘书长跟蒋省长一般都还能保证同步,所以他干笑一声,“让你写你就写嘛。而且你那个甯家工业园区,办得确实相当正规。”

安慰一下探听消息的甯瑞远,陈主任挂掉电话,心里有点欣慰。我和秦主任不是在孤军奋战”总还是有愿意做事的人的,就是……就是不知道老蒋想到了没有,其实在那些反对的呼声里”夹杂了许多私心杂念?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脑子里又蹦出个念头来:假如甯家的祖籍不是在凤凰。那么这甯家工业园,也未必会心甘情愿地搞得这么正式!

嗯嗯,哥们儿这个心态有点不对了,下一刻,某人就反应了过来”禁不住暗暗地自责,抓精神文明建设要导人向善,做为文明办的领导,我不能有疑邻盗*这种不健康的心态。

当天下午的时候,陈太忠在走廊上碰到了秦主任,主任大人怔了一下之后。冲他点点头”“来我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秦连成示意他带上门,秦主任还是为这个劳动法的事情头疼,“上午杜老板见潘部长了,他问了一句”文明办现在搞的这个完善用工合同的事儿,很多同志不太理解。跟其他省相比,会不会“……,步子大了一点?”

天南的老大不看好这事儿?陈太忠听得也吓了一跳,他可以顶着压力去干,但是这压力来自天南第一人的话。那基本上等同于泰山压顶了。

尤其要命的是,他还扫过杜老板的面子一而且不止一次,所以就算他背靠黄家”面对杜〖书〗记的意愿,也硬气不起来”“潘部长什么意思?”

“他怎么可能跟我明说?”秦连成苦笑一声,两人不但阵营不同,而且共事时间也极短,很多想法根本无法充分交流,“他没说支持。也没说不支持,就是告诉我有这么回事。”

“没反对,那就是好事”,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现在分析这种话,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但是他这么说,那是希望咱们尽快证明这项工作的意义”,这才是秦连成真正想要说的话。“太忠,留给咱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啊。”

“也不是时间不多。咱们要多顶一点压力就走了”,陈太忠笑一笑,昨天他迷茫了半晚上,早就想清楚了,“咱文明办是接受省委和宣教部双重管理的,只要别拖得部长太狠,他还是愿意支持的……稿子可是他递的。”

“这个倒是”,秦连成点点头,心说咱俩能拧成一股绳的话,那么,潘剑屏那儿有个适当的态度,也就足够了,不怕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

然而,不怕做文章,这只是未虑胜先虑败的底线,秦主任不想放弃自己的处子秀,他还想赢下这一局,不过仅仅过了一晚上,他对这个劳动法执行过程中能遇到的问题。也有了深刻的体会,“对下一步,你有什么设想?”

“这事儿还得着落在蔺富贵身上”,陈太忠心里已经有了定数。所以回答得也异常痛快,“冲锋上阵这些,他得在前面,咱能保证支持力度就不错了……而且,还有像钱诚这种人”他没有回头路可走。”

“哈。”秦主任纵然是心中纠结万分。听到这话,还是禁不住笑了起来。没错,别人有得选择。钱诚是真的没路可走了。

自打对京华签约的三支施工队下了停工整顿的通知之后,钱厅长就没得选择了,丁小宁表示接受解约的通知”那么,他要是抓别的公司用工合同不得力的话当然”他可以解释他没什么针对性,但那仅仅是他自己的解释,陈太忠不会任由他这么打脸。2732章过墙梯(下)

笑归笑,笑完之后,秦主任还是要面对现状,“蔺富贵肯定是想拿下这一块的,但是现在的舆论。对他非常不利,咱们该怎么支持?”

“他在执行国家法律,关舆论什么事儿?”陈太忠的话,听起来有点不讲理,“舆论有资格否定国家法律?”

“但是有了舆论,财税系统就算有了来自公众的支持”,秦连成的担心,跟他昨晚的担心一样,“而且这里面。很多声音并不一定走出自于公心。”

说完这话,秦主任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的下属,心说我这话说得已经是,“很有前瞻性了,太忠你要考虑一下才好。

不成想,做下属的毫不在意地微微一笑。“做一件事情,有反对的声音。这很正常。蔺富贵一个厅长,这点担当都没有吗?”

“但是有些声音,它不走出自于公心!”秦连成少不得又强调一遍。我说小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眉单!

“这我非常清楚”,陈太忠点点头,终于正面地面对这个问题。“但是首先,他要才排除困难解决问题的决心,才能说其他的事情,社会保险费是劳动厅收了”又不是咱文明办收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嗯?秦连成听到这里,大有深意地看他l眼,这小子说话,真的很才章法啊,“财税系统的抵触情绪真的很大。这会影响到整今天南经济的发展。”

“劳动厅未必会这么认为吧?”陈太忠微笑着回答”“咱们文明办主要负责协调的。没必要涉入太深,您说呢?”

这个手段低级了一点,但是还算管用吧,秦连成心里暗叹。利用劳动厅去扛财税系统,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真的说起来,也就是官场里的常规手段,于是他笑一笑,“没准啊。最后还得咱们出面。”

不是没准。而是一定!陈太忠心里很明白。仅靠着劳动厅”真的不能成事,一个范晓军就把蔺富贵吓得屁滚尿流了”更别说,杜毅都隐隐地冒出头来了。

但是他心里有算计,所以也不在意,只是微微地一笑,“该咱们出头的时候。我肯定为老主任冲锋陷阵,这个您放心。”

“我还真是听了你这句话。才能放心”秦连成笑着点点头,接着眼珠一转,“我有种感觉,你好像已经有了点对策?”

“呵呵,老主任您不是也有对策了吗?”陈太忠嘿嘿一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没有一个厅级干部是简单的,“咱俩想的,应该差不多。”

“嘿,跟我也学会藏着掖着了”,秦连成笑着看他一眼,然后挥一挥手”“忙你的去吧,回头要冲锋的时候。你得给我上啊。”

“按说,做领导干部的。应该说“跟我冲”不是,给我上”哈”,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老主任你这要求,有点,那啥。”

“没完了你,去去去!”秦连成被他的俏皮话弄得哭笑不得”再次摆手撵人,不过,等小家伙走出门后,他才若有所思地皱一皱眉:一个愣头青就够让人头疼了,现在这个愣头青又学会了动脑筋,这可是越来越恐*了。

陈太忠并没有点出,到底会采用什么样的方式,但是秦主任相信,两人想的真的应该差不多,而且小家伙居然也有同感小陈的成长速度,真的惊人啊。不过,想一想两人在谈笑间,就心有灵犀地达成了默契,他也难以压制心中那种酣畅淋漓:杜毅关注就怎么啦?精神文明建设,该抓还就是要抓!

只是,那家伙真的想到了这一点吗?

陈太忠回到办公室不多久。劳动厅钱厅长就进来了,“陈主任。最近这个工作遇到一点阻力,我这是……跟您求援来了。”

“阻力?”陈主任皱一皱眉头,然后点点头,“你继续说,建阳……给钱厅泡杯茶。”

钱诚看着郭建阳给自己冲茶,也不说话。郭科长当然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麻利地泡完茶之后”站起身就走人了。

“财税那一块,跟蔺厅长施加了不小的压力”,钱厅长已经知道对面小家伙的脾气了。也就不玩那小聪明了”直接开门见山,“说是会影响财政收入,恶化投资环境。这个想必您听说了。”

“没错”,陈太忠点点又。却是不肯再说话,他现在越来越喜欢这种做事方式了,有什么话你先说,我就只带耳朵。

“我是分管劳动监察的,还才,这个,我在帮京华的施工队完善合同。这一点,蔺厅长也了解到了”,钱诚犹豫一下,还是继续实话实说一他知道咱俩的恩怨起因了啊。

“所以?”陈太忠又说两个字,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有点像捧哏的相声演员。

“所以,他就要我跟您多沟通、多联系”,钱诚苦笑一声,他很明白蔺厅长的意思敢情文明办关注劳动法,是这么一个由头引发的啊?

蔺厅长有点生气,这是必然的”闲得没事去折腾陈太忠”你这是嫌自己活得长了?但是同时,他也舍不得放弃这次机会”不管怎么说”抓起这件事来,对劳动厅是有益的,往常是没能力,现在有这个势不借的话”真的太可惜了。

所以蔺富贵就通知钱诚,你跟陈太忠多沟通吧,这个事情对厅里对劳动者都有好处”但是办不成的话,对我个人也没什么损失,可是真的出现这种结果……你就要想一想自己啦。

“嗯”,陈太忠满不在乎地点点头,这次他多说了两句,“我知道了,那你今天算是跟我沟通过了”还有事儿吗?”

“财税系统那边的压力,真的有点大,我们有点扛不住了,范省长为此专门给蔺厅长打了电话”,钱诚现在对上陈太忠”那真是有什么说什么。半点小聪明的影子都没有,“我是希望陈主任您,能出面给他们做一做工作,让他们充分地认识到严格执行劳动法的必要性。”

“座谈会我们已经主持过了,剩下的”就是你们劳动厅的事儿了。”陈太忠不为他的话语所动。“社会保险费是劳动厅收了,我们文明办只管宏观。”

“但是他们叫苦”是有私心的”,钱诚继续地直言不讳”对他这个聪明的副厅来说,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太难得了,所以下一刻,他就情不自禁地缩一缩。“起码……是有部分私心的。我希望您能充分考虑到这一点。”

官场里的明眼人,真的太多了,陈太忠心里暗叹,很多人在表面上看,真的很普通,但是真要蹦出一两句话来。那深度很可能令人大吃一惊一若是没才昨天晚上马小雅的点破,他今天不但会在秦连成面前失色,在这个钱诚面前,怕是也要吃惊一下。

“私心这个东西,谁没有呢?”他肯定不会贸然决定帮助钱诚,说不得笑一笑,“咱们是秉公办事,落实国家法律,不用担心这些。”

“他们办事是私心,可我走出于公心,起码现在是公心”,钱诚毫不脸红地强调这一点,“私心和公心一碰撞,等于挡了他们的财路啊。”

你这说的……,太**了吧?陈太忠都有点受不了这家伙的喜接了,于是咳嗽一声,打起了官腔,“钱厅,你的想法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但是我认为,还是要充分相信同志们的觉悟,不止是你一个人一心为公。”

“那我尽力,办不成的话你知道我尽力了就行了”,得,钱厅长索性耍上赖皮了,不管事情成不成,你不能再找我麻烦了。

“我说你这个人,做事就不知道动一动脑子?”陈太忠听他居然说出这话来。真是哭笑不得,你想逃避?对不起了,我不同意,“反对的人,让他们拿出来具体案例,行不行啊?”

钱诚真的很少听到有人置疑自己脑子不够的,一时间真有点恼火,不过想一想对方话里的意思,终于恍然大悟了,“陈主任你的意思。是说针对那些企业去?”

“有些事情,你自己掂量吧”,陈太忠认为,自己不能说得再清楚了,“钱厅,我印象中。你做事的时候,变通能力很强的。

“跟别人我敢变通,但是面对陈主任你。我认为实打实地说话。是最明智的选择”,钱厅长的话。真的是没办法说得再**了。

“咳咳”,陈太忠使劲儿咳嗽两声,心说厅级干部骨头软成你这样的,也真的不多,不过对方既然剖心坼肝了。他也不好一点态不表,否则的话,以这家伙的胆子,没准真的就缩回去了,“我觉得,你想针对个别企业去这个建议有可取之处,文明办会考虑支持。”麻痹的,这明明是你的建议,钱诚真的是有点无语了,不过话说到这个地步,他也明白,陈太忠真的是有硬碰硬的决心,只是想尽量绕过政府部门而已。

那么,劳动厅拼杀在第一线,那也是唯一的选择,于是他点点头,“感谢陈主任和文明办的支持。我会为我的建议负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