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3 -2734涂阳惊变

2733 2734涂阳惊变(求月票)

钱厅长得了机宜,站起身高兴地走了”陈太忠却是因为这厮居然套出了自己的底牌,很有点不爽,不过,他早已经做出了将此事推动下去的决定。倒也不是很纠结于这个细节。

正经是明天就周末了,得好好琢磨一下。怎么痛痛快快地玩一玩,陈主任最近诸事缠身,除了晚上有点床秭间的娱乐,还真的是很少消遣了。

出去玩一趟吧,他做出了决定,已经是十二月初了,旅游也没什么好的去处了,不过最近蒙岭有点好玩的。

马小雅在那里打了一口深井,原本是要解决度假村的吃水和绿化问题,不成想井里泵上来的水有四十度左右”这就是温泉啦。

泵上来的水真要说泉,是谈不上的,不过所谓旅游圈的卖点,多半还是在炒作上,晚上大家在别墅里叽叽喳喳,说是趁着人少的时候,过去洗澡游泳吧。

“要裸泳。这是最接近大自然的”,陈太忠认真地建议。嗯到热腾腾的水汽中,有白生生的一大片,他就觉得一阵〖兴〗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来电话的是李云彤,“陈主任,现在忙不?”

忙倒是不忙,但是不能带你玩啊,陈太忠看一看时间,这都九点”了,他犹豫一下,“出了什么要紧事了吗?”

“听说涂阳孤儿院在下午。发生了食物中毒事件,受害者包括六十多名孤儿和十来名老人”李云彤快速地说着”听起来她很是有点愤懑,“现在他们的救治手段跟不上。”

你就不能不这么捕风捉影吗?陈太忠头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这个消息,是刘爱兰跟你说的。”

“是啊,我让她给您打”她说不方便”,傻大姐这回答,还真是……不见外。

你是不是打算跟你家张强离婚了?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你这也真是跟我不见外到一定境界了,不过这话只能想不能说,要不太没有个领导的样子,“这个消息确定属实吗?”

“刘主任说基本属实,但是从正常渠道了解不到详情”,这才是李云彤打电话给陈主任的本意“……

按说这个事情跟文明办不沾边,不过前两天”刘爱兰牵头跟民政厅搞个互动。她分管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给各地孤儿院下发了文件一大致就是说强调这些孤儿的思想教育、保障未成年人权利什么的。

文件上留下了文明办的电话,结果今天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就有匿名电话打到了这电话上,说是事情很严重”但是孤儿院的财力跟不上去,民政局又想捂盖子,这消息不但没传出来,而且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很多人生命垂危了。

涂阳孤儿院跟素波孤儿院一样,既是儿童福利院”也是社会福利院,一套班子两块牌子,一顿饭吃下来”大部分孩子都上吐下泻。老人们多少还好一点。

消息很快就反应到了刘爱兰那里”刘主任一听是这样的事儿。既然知道了也不能坐视啊,又打几个电话落实情况,旁人说得就隐隐约约的,大致可以肯定的是,孤儿院那边确实出事了,但走出了什么事儿……还真不好说。

这下刘爱兰坐不住了,就托李云彤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陈主任在涂阳势力大,起码市政府是稳稳买他面子的,“,那些孤儿很多还是智障或者残疾,请他一定关心一下。”

陈主任既然抓了精神文明建设,就不能拒绝这样的要求,不过他拿起电话,首先还不是打给涂阳市长刘东来口这不是他有意拖延时间,而是说这个消息他必须确认之后,才好做出决定,否则就不是稳重的工作态度。

原本他是想给凌洛打一个电话,可是一想这省厅跟市局的关系。也未必能有多密切,要找的话,最好还是找当地人了解情况。

还好。现在的陈主任算不上故旧遍天下。各地也绝对少不了朋友,说不得他一个电话打到省第四监狱,常政委一听是这种事儿,“陈主任你放心。这涂阳有什么风吹草动的,瞒不过我们公检法司,就别说这么大的事了。”

常政委是军人出身,办事利索果断,想当初他在电话里,还跟杜毅的秘书王毅单跳过脚,说出“根子在省委”这样的话,那么他办事的效率也是可以想像的。

仅仅过了十分钟,他的电话就打了回来,确定才这件事,而且确实是在封锁消息,“……除了孤儿就是孤寡老人,也没什么人关注。

下一刻,陈太忠拨通了刘爱兰的手机”“情况我已经了解清楚了,我也可以帮着协调一下,但是……,文明办仅仅坐在素波关注的话”恐怕那边的施救力度不会很够。”

可是现在……也太晚了吧?刘主任听到这话,真的有点头大,她承认陈主任说得确实有道理,人在现场和人不在现场,处理问题那绝对是两种力度。

但是这深更半夜的。她又是女性,也没配车,而且……不怕说句难听的。大周末晚上她为这件事张罗,已经是尽了本心,强行要赶到涂阳,还真的不无多事的嫌疑、涂阳孤儿院跟她没什么必然的联系。“我家里没车,明天一大早过去行吗?”

“那我过去吧”,陈太忠并不介意在能力许可的范围内,帮一帮自己的同事,“你明天上午能赶到就行了,这也是打响咱们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的一个大好时机。你重视一下。”

刘爱兰听他前半句话,心里才是一咯噔。却又听到了后面的话。于是讪讪地一笑”“那太忠。真的太感谢你了……”要不,你带上我一起去吧?”

“算了,你歇着吧”明天早点起就行了”,陈太忠苦笑一声。有些事情已经是越抹越黑了,你就不要跟着凑热闹了,行不?“没事,正好我一个人在素波,也没什么事儿。”

一个人在素波?这话不但没人肯信”而且马小雅等人纷纷表示不满,明明是刘主任的事儿,凭什么咱们要辜负这大好春宵呢?

“什么都不会耽误”,陈太忠笑着跟她们解释一句。又抬手给刘东来打电话,这个时候就九点半了。

“什么?这么多人食物中毒?”刘市长知道,陈太忠这会儿找自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可是耳听到这个消息,还是禁不住瞠目结舌,“消息确实吗?”

“我也觉得匪夷所思,所以通过不同的渠道了解了一下”确实如此”,陈太忠叹口气,“负责未成年人这一块的,是刘爱兰刘主任。她是女性干部,大晚上的不方便。我现在就从素波动身,希望能尽快赶到。”

什么,你还要亲自过来?刘市长的头又大了一圈”“太忠。这大周末的。赶夜路也不安全,你放心,市里绝对会给文明办一个满意的答复。”

“事关大几十条人命,我怎么坐得住?”陈太忠苦笑一声,“您不要劝我了,我是一定要去的,您还是赶紧安排救治工作吧。”

刘市长还待说什么,对方却是已经挂断了,他反手拨回去,那电话已经关机,很显然,陈主任已经拒绝接受劝说。执意赶来了。

“这才真叫倒霉”,弃着前面已然在望的素波市的灯光,刘东来叹口气。他正要借这个周末来素波办事呢,不成想遇到这种天大的事情,沉吟一下,他果断地吩咐司机。“掉头,回涂阳。”

一边吩咐。他一边就打通了分管民政的徐副市长的电话,一听说对方也不知道这件事,禁不住冷哼一声,“你不清楚?省委文明办陈主任比较清楚,他正在赶往涂阳!”

这话一出,果不其然,五分钟后徐市长将电话打了回来,说福利院确实走出事子,他正在赶往现场,请市长放心,我一定及时向您汇报处理结果。

“我会亲自过去的,你别让我放心了”还是多考虑一下,怎么跟陈太忠交待吧”,刘市长哼一声。“涂阳本地发生的事情,居然是省里的人通知我的,老徐,我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徐市长压了电话之后,叹一口气站起身来。他身边的女人脸色惨白地看着他,这是一个丰腴的中年妇人,徐娘半老却是风韵犹存,她哆里哆嗦地发问,“很严重吗?”

“嗯,刘东来要去,省委也要来人”,徐市长闷声闷气地发话,不过下一刻,他就直着脖子咆哮了起来,“你家那些乡下亲戚,真的别再给我添乱了……麻痹的连个食堂都搞不好。”

有了刘东来的重视,一系列的行动马上展开,民政局的腾局长手提现金赶到了福利院,与此同时。市医院的急救车又赶来了两辆,比院子里现有的那辆强多了。

福利院本来就有监护室,只不过里面的设备实在不怎么样,就连氧气也只有可怜的、区区的半瓶,不过输液打针的器具,倒还有一些。

钱跟上了,领导的重视跟上了,那些重症病人就可以往市医院送了,市医院的病床太少,那就在走廊里加来……,…2734涂阳惊变(下)

这些事情,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可饶是如此也用了一个小时,等一切完毕的时候,徐市长穿个风衣站在福利院的院子中,左边是秘书右边是司机,若是嘴里再叼一根火柴的话,基本上就是小马哥的造型了。

没办法,天气冷啊,必须多穿点,不过徐市长现在额头还有汗呢,他不知道刘市长去素波来的,一时就有点迷糊,这刘东来咋还不来?

腾局长有点奇怪,领导你站在院子里,这是心系群众的生命安危,没时间也没心情坐在沙发上喝茶,但是,“重症都是在市医院那边。咱们……在这里等着?”

“也是”,徐市长点点头。心说麻痹的你这是什么鸟建议?市医院那边救不过来的”就直接挂了”你让我去那边等着,然后”刘市长和陈太忠会过来……你这是智商问题还是立场问题?“那边也确实需要人关注,你去那边盯着。”

“那万一那边有什么意外。我该……”,腾局长还想请示一下领导,才人死了该怎么办。话说到一半,他硬生生地把剩余部分咽了回去。我井。原来我是错在这个地方了。

但是虽然知道错了,他却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福利院出事在先,他出馊点子在后,再解释的话,那就再不用指望领导的宽恕了。“您指示得很对,我现在就去。”

烦躁啊”徐市长左等刘市长不来,右等刘市长不来,足足过了两个小时之后,刘东来的车才缓缓来迟,事实上”素波到涂阳,白天开车也得差不多俩小时,晚上虽然车少,但是谁敢开那么快?这也就是刘市长的司机对路况熟。两个小时稳稳地开回来了。

刘东来来了之后,也没什么好脸色”他的周末计划被搅了一个乱七八糟。而且还遇到这种人命关天的大事,心情好得起来才怪。

事情的缘由很简单”今天送菜的人来的时候,带了一大块牛肉。说你们一帮老的老小的小的,这块肉便宜处理给你们吧。

肉绝对是新鲜的,这个大家都可以肯定。正好食堂的负责人又不在,有人就做主定下了这块肉。扔进了冰柜里到时候领导不同意,大不了退还给那送菜的嘛。

然后食堂的负责人回来,听说这肉确实便宜,尤其涂阳是下面的地级市。福利院往常见个肉星子也不容易,不少人都听说了,连那弱智儿童都知道流口水。

那就做熟了吃吧,众怒难犯,食堂负责人跳脚半天,还是做出了决定。然后,晚上吃这个肉的人们,就悲剧了。

吃牛肉的都中毒了,这个规律,首先是〖警〗察们总结出来的,这么多人上吐下泻,不惊动警方是不可能的~起码要排除投毒的嫌疑不是?

再然后,就是医院也做出了鉴定,证明这个牛肉里有啥门菌的。后来一调查,知道是食堂的案板生肉熟肉混着切,十有八九这就是悲剧的所在。

“医院那边什么情况?”刘东来面无表情地发问,他也知道,目前不合适去医院影响其他患者的治疗和休息不是?

徐市长躲来躲去,终究还是没躲过这一关,只能硬着头皮回答,“由于福利院资金紧张,医院的人来得有点晚。现在大概还有七八个人没有脱离危险。民政局的小腾在那里盯着,我在这边观察大多数人的情况。”

死了都不止一两个了,也不知道你装什么!刘东来心里,非常鄙夷这个家伙,他从素波返回涂阳。用了足足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已经足以让他了解到太多东西了。

不过,私下了解到的,只是保证他不被蒙蔽,至于说具体的。径,他打算下面怎么报,自己就怎么信…糊弄陈太忠?你们先上吧。

“你去医院盯着点儿,这儿有我”,刘东来知道陈太忠正在赶来,也不想直面那小伙子的怒火,就做出了如此吩咐,事实上这个福利院里发生的事情,真的跟他无关,“有什么情况。及时反应。”

不是这样吧?徐市长听得心里暗暗腹诽。我已经送过去一个靶子了,市长您不能连我也不放过啊,所以他就不肯走,“您回去歇着吧,这大周末的,这儿有我就行了。”

“我倒想歇着呢,省委要来人,我是从素波的高速路口赶回来的”,刘东来的心里,真的气啊,“我去省里有很多事儿要办,老徐你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

“那您先去屋里歇着,这夜里温度都是零下二度了”,开什么玩笑?徐市长绝对不去市医院,去了就说不清了,不去的话,可以把责任推到腾局长,甚至医院的身上,他怎么可能自己去雷区里找死?

“我……,我先到车里坐一坐吧”,刘市长去素波的时候,也是七点钟以后,在市里就喝了不少酒了,本来是想看到了素波睡一鼻,一大早起来办事呢”眼下坐了四个来小时的汽车。酒意是去了不少,但是困乏的感觉越发地浓了。

刘东来坚持要坐在车里而不进福利院的办公室,自然也是要表现自己的责任感”不过他实在有点太困倦了,坐在车里不多久,就在后座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夜已经很冷了,不过司机把车里的暖风打开了,又从后备箱翻出一床毛毯给领导盖上,所以直到他醒来的时候。都没觉得特别难受。

车门一打开。车外的凉气就进来了。这让刘东来觉得口鼻间有一点干燥。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车外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哎呀,陈主任你总算来了”,他揉一揉眼睛坐了起来,顺便又抬手看一下时间”“嘿。这都一点了,你这也得爱惜一点身体啊。”

“迷路了,本来能早点来的”,陈太忠咳嗽一声”不过他真的是在胡说八道。十分钟前,他才在张馨的身上释放出了今晚的第三次”然后一个昏憩术,让睡意朦胧的女人们沉沉睡去,才又万里闲庭赶到了这里。“这个路真的不好走。”

“嗯,一截高速一截土路的,确实不好走”刘市长点点头。眼下素波和涂阳的高速正在建设中。也是分段建设的,这高速路上上下下的,路标也做得不是很规范,不常来的人还真的容易迷路,“嗯,先进去喝口热茶吧?”

“不用客气了”,陈太忠一抬手,制止了他的客套,又看一眼身边的徐市长徐某人也在车里睡了,醒得却是比刘市长早一点,“到现在为止。有人死亡没有?”

“老徐,陈主任问你呢”,刘东来坚决不肯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要不然他早就跑到市医院去了,“你说的那八个没脱离危险的,现在情况怎么样啦?”

“十二点的时候,好像还好。”徐市长也不会报出现在已经死了几个,刘市长能推给他,他也有人可推,“民政局小腾在那边盯着呢,我问一下他。”

他俩都可以推,但是腾局长实在是推无可推了,“嗯,到目前为止,老人有两个,孩子三个,恐怕抢救不过来了……还有七个没有脱离危险的。”

你小子就不能才点担当”帮我遮掩一下?徐市长心里这个腻歪,也就不用提了,他原本指望着小腾能帮着扛一扛,报个虚假数字上来一早知道你是这么个尿性,麻痹的我就去医院睡觉去了。

心里是这么想的,他嘴上不能这么说,于是惊呼一声,“呀,这个形势可是太严峻了,你盯紧了,千万不能有一点疏忽,我代表市里表个态。有什么好药、好的治疗方案,让市医院尽管上,钱不是问题。不要有任何顾忌。”

,“省委文明办的陈主任,现在已经连夜赶到了涂阳,他就在我的旁边。腾局长,这件事处理不好,市政府不会答应,涂阳市人民……也不会答应。”

说完这通话,他不管不顾地挂了电话,冲陈太忠苦笑一声,“小腾还在忙。不过就在这短短的一小时里,有一个老人和两个孩子,这个身体素质不太好……怕是有点够呛,啧,我这个分管市长,心里有愧啊。

“我怎么听说,是四个老人和六个孩子呢?”陈太忠冷冷地哼一声,并不为他的表情所动,“也不知道是你们的数据不准确,还是我的数据不准确……福利院应该有名单的吧?”

我井,合着小腾的汇报,已经打了折扣了啊,徐市长真的是欲哭无泪了,这一下死了十个,都两位数了,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小腾啊,我冤枉你了。

“这个就得落实一下了”,心里慌归慌。他还是强行令自己镇定,陈主任要名单,这麻烦估计也不小,搞福利这一套,尤其是下面地市的一应该还会有人吃空额吧?

“那你先落实,我只是想确定这次病故的人数”,陈太忠点点头,并不是很在意,“每个月的福利发放,总不至于连个名单都没有吧。什么时候能拿过来?”

这要求真的不高,但是一想到那些空额也要算到“病故”名单里,徐市长真的只能暗暗念佛,希望这帮家伙们。吃空额吃得不要太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