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5 -2736都会暴走了

官仙 2735 2736都会暴走了(求月票)

吃空额的事,跟徐市长无关,不过对福利院的事情,他多少知道一点,他还代表市里来看望过老人和孩子,这里确实是挺穷,下面人动动手脚,他也懒得过问。

不过今天这件事,他还真难辞其咎,徐市长做人不是特别贪,就是有点寡人之疾,在涂阳也是四处撩拨,像福利院管食堂的,就是他的一个女人的远亲,这亲戚实在有点远,他就把人扔到了这里,反正再穷的庙,方丈也穷不了,荒年也饿不死大师傅。

陈太忠不知道他们想着这么多门道,进房间看一看,发现没送到医院的,病情还算稳定,转身走出去,“我去市医院看一看,谁跟我去?”

“我去吧”,徐市长自告奋勇事实上,他想躲也没法躲了,“东来市长也是累了一晚上,要不找个地方先歇一歇?”

这建议是好心,但是刘东来不干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撇开我,单独接触陈太忠,这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于是他沉着脸摇摇头,“我已经眯了一会儿,这样,一起去市医院吧“……太忠,我上你的车。”

上了车之后,刘市长指指点点,为他指出方向,陈太忠也不做声,就是闷头开车,直到快到市医院的时候,才叹口气,“刘市长,这孤儿院…,福利院的设备设施,跟不上啊,刚才去药房看了一眼,里面还有土霉素这淘汰药。”

“唉,这就是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的地方”刘东来叹口气沉吟一下之后,终于横下心点一下,“真给点好东西也未必是好事。”

“你是说有人会丧心病狂到在这种事情上偷粱换柱?”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问。

我是有这么一层意思,但是你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刘市长摇摇头,“你说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我是说,福利院除了政府拨款,还有来自民间的捐助条件太好的话“…………也容易给潜在的捐助者造成一些错误印象。”

啧,老刘你真有一套啊,陈太忠的心情不算轻松,但是听到这样的解释,还是禁不住有苦笑的冲动,“嗯,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死了不少人,这是大事儿。”

“有些还在抢救”,刘东来也听到各种口径的死亡人数了,犹豫一下,他叹口气“陈主任,我们这儿会认真配合的,不过这牟事情,能不能先控制一下?”

“嘿”,陈太忠哼一声,控制一下你想得倒美,“我们不知道也就算了,问题是已经知道了坐视的话容易被人歪嘴,而且……,…负责这一块的是刘主任。”

“你可以看我们接下来的表现嘛”刘东来并不放弃努力,当然,他知道自匕首先要做出相当的举动,才能换取一个听起来可能有点飘渺的承诺,然而,他不得不去争取。

“唉,到了,先看一看病人的情况吧”,陈太忠不给出这个承诺,汽车驶进市医院大院,他停下来走出车,“怎么这边没人关照?”

“民政局的局长在,而且,动员了不少职工来帮忙”,刘东来轻声解释,这种死人的现场,你要我们市领导在场,那不是上杆子送小辫子给别人抓吗?“我们在的话,他们难免还要因此而分心。”

“啧”,陈太忠咂一咂嘴巴,没再说什么,又进医院里转一圈,心情沉重地走了出来,刘东来也不做声,就是默默地陪着他走着,倒是有护士和其他人认出了涂阳市长,不过眼下都接近夜里两点了,也折腾不出太大的反响来。

“我很想骂娘啊,刘市长”,走出门诊大楼,陈太忠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来。

“我帮你骂”,刘东来也是心情沉重,他虽然没来市医院,却是一直在关注这里,据他朋友说,如果救治及时的话,起码……有三个人,是有救过来的可能的,“你说吧,该处置的我绝对不姑息………,其实我接你电话的时候,已经到了集波的外环。”

“民政局局长、福利院院长、食堂负责人,必须追究责任”,陈太忠点点头,“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还有………谁做出决定,封锁消息的?老刘,你涂阳的市长,信息还不如我灵通!”

“没问题……这些,都没问题”,刘东来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这确实是耻辱了,陈太忠不提,他也要计较苒。

“其他的,你们跟刘主任商量吧”,陈太忠无力地苦笑一声,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刘勇电脑里的那些举报资料,心里居然生出了莫名其妙的庆幸,幸亏我没去动那些资料这年头,有些事情,真的是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接下来,大家就是在医院里等着了,刘市长终究是年纪大了,岁月不饶人,医院里安排了一个高级病房,让刘市长进去休息。

那么,陪着陈太忠的,就是徐市长和市政府秘书长这些人了,看到陈主任绷着脸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民政局的腾局长甚至连凑过来的胆子都没有。

对省委陈主任的问询,医生们异口同声地指出,这个病虽然是急性的,但是从发病到危及生命,还是有一定的时间患者还是送治得晚了,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民政局的一干人等就站在这里,但是医生们不怕这么说,本来大家都回家休息了,结果哗啦啦一下来了这么多病人,又将住得近的人都叫了过来,谁心里没气?

更别说,现在已经有人抢救不过来死了,医院肯定不能说原因在自己救护不力上,那么把责任推出去也是刚性需求。

撑到两点,陈太忠也进自己的车里睡去了,医院想给他安置房间被他拒绝了“有空的房间,让病人住进去……都在走廊上算怎么回事?”

他这么搞,也不是作秀起码通过这个姿态,能表现出省文明办对此事的重视和不满你们对这些孤儿和老人,重视还是不够啊。

到早晨六点多陈太忠醒了过来,随手拽住个小护士问一问,才知道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四具尸体进了太平间,还有五个也是……尽人事罢了一这个病毒有点太厉害了冖。

真闹心啊他心里这个不是滋味,也就别提了,就在这个时候,过来一个小年轻,印象里是市政府的人,他手里端了一保温瓶的清汤云吞,“陈主任辛苦一晚上了,垫垫肚子吧。”,“去去去,别烦我”,陈太忠下意识地一摆手,态度极其恶劣不过下一刻,他也意识到自己冲下面办事的人发火,有点不太合适,于是皱着眉头叹口气,“我怎么吃的下去?”,这份腻歪的心情,一直持续到八点多这其间市里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干部和领导,只是陈主任就是冷着一张脸,谁也不搭理总算是接近九点的时候,刘爱兰带着两个人赶了过来。

“换班了再憋下去我要揍人了”陈太忠苦笑一声,冲刘主任点点头,“我先走了……孩子们,挺惨的。”,凭良心说,陈太忠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那些智障啦、残疾儿童啥的,如果没什么特长,将来长大了对社会也是一种负担,给个最低生活标准,这真的是无可厚非。

而大众食堂这个东西,从来就不是美食的代名词,他上次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纷纷抱怨大学里的食堂难吃,沙子虫子啥的是常见连大学的食堂都这样,福利院……,你能指望它好到什么程度?

不过食物中毒…………这就有点夸张了,最最让人忍受不了的,是中毒之后,福利院这种漠视中毒者生死的态度、最低生活标准,也有生存的权利。

两个小时之后,他回了素波,原本他是计划着,自己从涂阳市区出发,马小雅等人从素波出发,大家去蒙岭汇合,然后……充分享受矢自然的,但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实在没心情了,于是很霸道地打个电话,通知大家今天的旅行中止。

“…………总算还好,这件事不用我再监督下去”回到湖滨小区,他不忘记跟大家解释一下,“我刚离开,这会儿去蒙岭也太扎眼。”,“这件事,刘爱兰撑不住吧?”雷蕾对事态的发展,还是很关心的,她有个孩子,所以同情心极强,“你不该这么早回来。”,“我提出了要求,要处置三个环节的责任人……”陈太忠叹口气,把自己的表态说了一遍,“再多我也没能力要求了,官场呆得越久,无力感就越强…………当然,他们要是连这点要求都做不到,哼,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这件事情,最终是要捂盖子吗?”雷蕾沉吟一下又问,事实上,做为省党报记者,她对这个素材很感兴趣,不过这素材太大牟儿了,她一个人拿不下来。

“看刘爱兰的意思吧”陈太忠也只能苦笑了,现在的文明办,已经太扎眼了,他没办法再折腾这事儿了。

以陈太忠的估计,刘爱兰应该不会在此事上大动干戈,毕竟是在省委里呆久了的干部,而且她又是女性,平时也很少跟人发生什么争执。

不成想他还真猜错了,刘主任在涂阳人面前,一反常态地异常强硬,一定要涂阳市委市政府对此事做出鞘释、如果你们能尽快调查清楚,并对责任人做出及时的处理,那么,在天南日报上,文明办会公正地报道这件事情。

也就是说,盖子你们不要想捂了,想一想怎么善后吧,你们处理得好,市委市政府的责任就要小一些,若是处理得不好,哼,那就对不起了。

刘东来听到这话,心里真是恼怒无比,文明办原本只有陈太忠一个不讲理的,怎么现在蹦出来个女人,也是不讲理的?

不过对这个场面,他也确实无能为力没错这个刘副主任只是个处级干部,但是人家不但是省委的,而且是抓了涂阳的现行他倒是涂阳的大市长,正厅,可若是不配合的话,人家马上就能把消息发到省党报上一谁敢小看这个影响?

于是他就婉转地解释,说陈主任也很关心此事,同时,陈主任对涂阳的精神文明建设也是高度肯定的这个那啥,只是个意外,你要是能抬一抬手呢,就会获得涂阳市委市政府的友谊,嗔咳,你懂的。

“陈主任离开的时候,心情很不好”刘爱兰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跟我打陈太忠的牌?打错主意了你乒这下,刘东来也没招了,于是一个电话打给市委〖书〗记王波,不多时,王〖书〗记就赶了过来这起恶性事件都要上省党报了,这时候再强调市委市政府的区别,未免就有点可笑了。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相较市委而言,市政府跟省委文明办的关系更近一点,那么事情一旦被捅到报纸上谁会更倒霉一点这个还需要猜吗?

可是刘爱兰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连王波的面子都不卖,“已经死了九个人你要我理解苦衷……王〖书〗记,大家都是有孩子的人经费紧张,不是失职的借口和理由。”,刘主任既然不买帐了,大家就要琢磨着找陈太忠告状,也就是有了陈主任,你们文明办才抖起来了一没有他,你们屁都不是。

可是这个状,也不是很好告的,王波就说,刘东来你跟陈太忠关系好,给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市委市政府很重视你这一晚上,可都是在市医院渡过的。

可是陈主任他……,真的挺愤怒的!刘市长才不想借这个炸弹来用,别人都说陈主任跟他关系好,但是这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最清楚了。

用一条最通俗的官场逻辑解释,那就是,只有他欠陈太忠的人情,陈太忠从来没有欠过他的人情,那么,人家凭什么一再卖他的面子?

总之,涂阳人都反应过来了,现在的文明办,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文明办了,现场的忙乱、以及当事者心里的惶恐,也就无须再述了。

当天下午晚些时候,陈太忠接到了电话,却不是涂阳人打来的,而是民政厅的凌洛凌厅长,“陈主任,涂阳那边的事情,我听说了,真的是在给民政部门脸上抹黑。”,“这跟你无关,你也不用掺乎”,陈太忠有点恼火”以他现在的判断力,哪里还猜不出,凌洛硬将此事往民政上靠,是想找由头帮人关说?

“但是刘主任做事,真的有点火气太壮了,她一定要把事情捅出去”,虽然不情愿,可凌厅长还是得继续帮人关说,“捂盖子不一定是坏事,拳头攥在手里不出,比直接打出去的震慑力更大,正好借这个机会,要他们自己调整嘛。”

“这个事情,是刘主任分管的,我不好乱伸手”,陈太忠虽然想不明白,刘爱兰怎么就突然这么猛了,但是自己人的工作,他是一定要支持的,“她是女人,她表弟家也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见不得别人欺负孩子。”

这样的求助电话,不仅仅是打到了陈主任这里,连秦主任那里,也有昔年的朋友打电话来说情,开什么玩笑,死了九个人的事情,够资格惊动民政部了,这盖子要是捂不住,大家统统都要完蛋。

秦连成听着也头大,他来文明办时间不长,但是跟刘爱兰有一定的接触,多年的官场经验告诉他,这是一个不甘人后的女人,一旦有机会,她不会放过。

也许她是在证明,自己有升职为副厅的资格,秦主任实在无法不这么想,原本,他还可以跟小陈交换一下类似的看法,但是涂阳那里,最先赶到的是小陈而不是刘爱兰,那么现在交换看法一事,大也可以免掉了。

撑到周一的时候,终于又有一个老人去世了这不排除有油尽灯枯的可能,但是赶在这个点儿上了,那就实实在在地凑足十个人,两位数了。

秦连成很苦恼,真的很苦恼,但是他还不能打击刘爱兰的积极性,文明办好气势好不容易上升一点,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灭自家威风。

不过好在有一点”这事儿是刘爱兰张罗的,别人听到也不会有太出格的反应,要是这件事搁在陈太忠身上”那就真的去……,…有点红得发黑了。

饶是如此,周一下午,刘爱兰还是闯进了陈太忠的办公室,“陈主任,我这个“……,四个表兄弟的孩子,心理都挺健康的“……,连近视都没有,就别说自闭了。”

“嘻”就是一说嘛”,陈太忠毫不在意地摆一摆手,“你难道,…不觉得那些孩子可怜吗?”

“嗯,我没在意,就是抗议一下”,刘爱兰笑着回答,“涂阳的事情,性质真的很恶劣,尤其是现在……未成年人的权利不被人重视,需要抓个典型。”

“这个是应该的,我支持”,陈太忠知道”这就是刘主任的解释了,事实上,他也很希望她能出面,“我最近活跃了点,你接着出面,有利于打响咱们文明办的旗号。”

“可是他们还希望捂盖子”,其实刘爱兰过来找他,也是找定心丸来了,“陈主任”人命关天,我不能坐视不理啊。”

“明天下午上党课的时候”我会提一下的”,陈太忠点点头,文明办也有例会,不过这个例会,是在每周二下午上党课学习文件的时候,顺便就把事情说了,一直以来,文明办都不是主流的部门,对这一方面要求不甚严格。

“我不是针对涂阳去的,我这儿盯着全省的民政系统呢,你一定得重视一下,我的能力有限,但是你要是说话,别人想捂盖子也要考虑一下”,刘主任郑重其事地叮嘱他,“十条人命说小不小,可是福利院的人命…,说大也不大。”

“嗯,这个事情,真的不容忽视”,陈太忠点点头,心思却是早就飘得远了,刘主任你不知道,我这边还一堆麻烦事儿呢。

最麻烦的事情,还是要数干部家属调查表,其次就是劳动法这个事儿了,刘爱兰刚一走,钱诚就打过来电话,说财税系统的口依旧咬得很紧,希望劳动厅能网开一面,不要为天南的经济发展制造人为的障碍。

陈太忠听得感慨无比,相比涂阳发生的事情,他们的要求,显得有些苍白了,十个人死亡的事情,下面地级市都敢惦记着捂盖子,堂堂的省局省厅,连这点胆芋都没有?

完善劳动法会不会影响到经济发展?会,一定会,这都是报纸上一再说过的,但是能影响到多少,真的很难说,不过毫无疑问的是一省财税系统愿意配合的话,这个盖子太好捂住子。

然而,他们为什么不去捂盖子,反倒要夸大其词,希望省里松绑呢?事情发展到眼下这步,要说里面一点利益都没有,那鬼才相信。

“你没说跟他们要名单吗?”陈太忠不太想贸然表态,原本这事儿就该劳动厅冲在前面,“我记得上次跟你说过的。”

“刚才我跟蔺厅长碰了一下,他也是希望……,…文明办能表示出坚决的支持来”,钱诚的话有点支吾,“我琢磨着,报纸上再发一篇稿子,我跟财税系统表这个态,就更有力度。”

这个要求倒也不高,不过由此看得出来,这钱厅长玩小聪明,还真有一套一你文明办要我顶在前面,那这个势,我是能借多少就要借多少。

“你的压力才多大一点?”陈太忠叹口气,心说哥们儿我这儿还顶着杜老板呢,“文明办一直帮你们扛着大头呢,稿子我不能写,劳动厅写一篇,文明办帮你们送了。”

钱诚听到这里,也知道这是能争取的最好结果了,总算是他一直在张罗此事,找一篇稿子真的很简单,一个小时之后,他就亲自带着稿子来了,遗憾的是,陈主任已经不在办公室了。

钱厅长想见的人见不到,不想见的人倒是来了,第二天稿子一见报,十点钟的时候,省工商局的郭局长登门拜访,“老钱,这事儿你再缓一缓行不行?搞得我们很难做啊。”

“我也没有别的选择”,钱厅长叹口气,终于图穷匕见,“这样吧,有哪些企业有困难?我们可以去做一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