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3 -2744福兮祸兮求双倍

官仙无弹窗 2743 2744福兮祸兮(求双倍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743-2744福兮祸兮(求双倍月票)

2743章福兮祸兮(上)

刘爱兰管陈太忠叫“陈太忠副主任”,这也是迎合杜毅平日里的说法,杜书记不喜欢别人省去副职里的“副”字,而何宗良又是省委秘书长。

面对这个回答,何秘书长也有点愕然,他略略迟疑一下,方始扭头看向潘剑屏,“潘部长,这就是……两个经手人了?”

“刘爱兰是主要负责人,”潘部长面无表情地回答,而且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沉默了,或者……他还有些没说出的东西,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表态了。

陈太忠自然也不会计较,他甚至有些奇怪,刘爱兰怎么会当着何宗良提起自己的名字——刘主任,我对那家伙真的没什么好感,你就不要再把我扯进去了。

“哦,还是小刘,”何秘书长点点头,却是看也不看陈太忠,他刚才发言的时候,说话是滔滔不绝,现在展开讨论了,却是惜字如金,这种强烈的对比造成的反差极大,但是奇怪的是,由他做出来,偏偏给人一种“省委秘书长就应该是这样的”感觉。

看来你也对我有意见啊,陈太忠感受到了何宗良的态度,不过他不会在乎,相反地,他心里有点微微的得意,你再对文明办有意见,可是我们终究是做了实事,压力之下,你还得承认我们的工作——抱歉了,这并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

这个会议开了没有多长时间,在会议结束的时候,潘部长才简单地说了两句,“省委高度肯定文明办在近期的工作,大家要戒骄戒躁,把这份积极进取的精神发扬光大,要注意同兄弟单位的配合,但也不要固步自封。”

话虽然简短,可隐隐有逼宫的意思——那些看不惯文明办的人,不要只想着没事的时候歪嘴,有事了才用上是正常行为,我们的职能也有扩张的需求。

何秘书长面带微笑,听到这话之后,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而且还伸手鼓掌,看起来是没听懂的模样——不过显然,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这么认为。

这个会开得很仓促,但是确实很解气,文明办最近的风头有点劲,外面的闲言碎语难免有点多,这次何宗良居然亲自来文明办统一口径,大家心里的痛快,真的是可想而知。

四点半会议结束,大家将两位领导送走之后,秦主任扫视一眼众人,冲陈太忠扬一下下巴,“小陈你来我办公室。”

这宠信也太重了一点吧?一边的几个人看得有点心红眼热,不过若是他们知道秦主任的本意的话,恐怕就未必会羡慕了。

陈太忠才关上房门,秦连成就笑眯眯地发问了,“太忠,这个中原都市报的事情,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不是,”陈太忠果断地摇头,心说工作我都移娇给刘爱兰了,还掺乎这些干啥?不过,看到领导表情,他隐隐地想到了点东西,于是马上叹口气苦笑一声,“您太高估我了,我年纪轻轻,能布下这么高明的布局吗?”

这件事到现在为止,被动的是省委,得益的是文明办——起码看起来是这样的,秦主任知道我能力比较强,所以就以为是我挑唆中原都市报曝光,然后文明办借此获益……就像早晨的时候,哥们儿怀疑刘爱兰一样。

能通过这样手段实现目的的,基本上就是“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的主儿了,陈太忠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人,却也自忖没到了这一步,人心,本来就是世界上最难算计的——就算我撺掇着中都报报道了此事,可哪里敢保证,何宗良会拉下面皮来文明办服软?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好现象,”秦连成沉吟一阵,方始点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相信了他的话。

“我……其实不怎么想找刘东来的麻烦,这个人对精神文明建设的支持,力度还是很大的,”陈太忠趁机敲一下边鼓,因为蒙岭能发生“李桧故里”这种荒诞事,他对刘市长没有本质上的认同,但是从工作的角度上讲,刘东来也当得起他的这话。

“反正杜毅现在想说文明办的不是,也要掂量一下的,”秦连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杜毅现在,确实没在说文明办的不是,他只是皱着眉头寻思——涂阳这个事情,真的让人头疼啊。

其实对他这个级别的领导来说,不会轻易地被这种小事干扰,食物中毒死了十个人,一省的书记,眼角未必会扫到此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好了;很典型的案例——没错,是很典型,那又怎么样呢?

就算中原都市报报道了,他也不是很在意,但是问题的关键是,上面有人注意到这个事儿了,觉得这个性质……有损国家形象,容易被国外或者己方的对手拿来做文章,要他积极地消弭影响,那么,他就不得不注意了。

原本他想着实在不行,就从涂阳拎个副市长或者市长做替罪羊算了,不成想一了解才知道,合着就在事发当天,省委文明办已经下去人了——这就是说,本省的宣教部门是知情的。

这肯定是好事,按说一个省委书记,弄掉个把两个厅级干部,真的不算什么,但是最近地方上掉的厅级干部不算少了,又来了一波调整,马上再来一波的话,未免有点不好看。

当然,事实的关键是,自行调整和被媒体逼得调整,那性质是截然不同的,给人一种屈从于压力才整顿的感觉,更别说这曝光的媒体也不是中央级主流媒体——什么时候中原报业也能对天南的事儿指手画脚了?

所以文明办能及时出现,确实让杜毅不那么坐蜡了,省委一直在关注呢,你们瞎曝光不好,而且下一步真要做出调整,省委也没那么多耻辱感,他最~好手~打]头一次发现,文明办居然还真有点存在的必要,但是同时,他还有点不甘心……为什么又是那家伙呢?

不过杜书记经过了解,主抓此事的是文明办另一个副主任,这一下他心里就没什么芥蒂了,就将此事丢给了何宗良处理。

何秘书长自然知道领导想的是什么,所以他去文明办不认陈太忠,那也是必然的,事实上他在去文明办之前,还不忘跟杜书记抱怨一声,说是这个宣教部的下属部门,是折腾得越来越厉害了。

那你就帮省委多看着点好了,杜毅还记得自己开了句玩笑,不过他相信,何宗良不会对这句话认真——何秘书长在机关工作多年,性格嘛……谨慎得很呢。

当然,何宗良要真是跟潘剑屏争夺文明办的管理权,杜书记也乐于见到,而且有这句玩笑,他不会在何宗良陷入困境的时候不管——不过也仅仅是在陷入困境的时候。

杜毅相信,做为一个聪明人,何秘书长是不会去帮自己火中取栗的——文明办除了名正言顺的主管领导潘剑屏,还有秦连成和陈太忠,这个阵营是搁给谁都要头疼。

但是他不会因此对何宗良失望,关于秘书长权责的定义,他有很清晰的认识,秘书长是省委常委这个不假,可终究只是一个承上启下的润滑环节,是省委事务的大管家,而不是用来冲锋陷阵当打手的。

陈太忠从秦连成办公室出来,正见到刘爱兰走下楼梯,想起她要去跟凌洛协调涂阳的事情,他猛地反应了过来,为什么刚才刘主任一定要扯上自己了。

何宗良表示出了对她的赏识——虽然这只是形式上的,但是她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这不是什么好事,她端的是潘老板的饭碗,眼下又是升副厅在望,这个时候跟省委秘书长勾勾搭搭,实在殊为不智,看一下洪涛的失落就知道了,那是活生生的例子。

那么,哥们儿做为挡箭牌,就被她拉出来表明一下立场!还能跟我示好,陈太忠想到这些,心里禁不住暗暗感慨:连一个女人都能奇快地算计到这些,官场里真的没几个简单的。

不管怎么说,下午这个会在很短的时间,就在文明办传开了,一时间真是人人面带喜色,这是咱们的工作得到肯定了啊。

自打马勉把陈太忠要过来,文明办就脱离开了那种边缘的处境,逐渐地风生水起了,走到外面大家也能挺直点腰板了,尤其是最近搞的这些干部家属调查表之类的,更是有人千方百计地托人打探,跟半年前的行情确实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在荣耀的同时,大家心里也都非常清楚一点,省委书记杜老板对文明办,是相当地不感冒,也就是说脱离边缘了,但是尚未得到最主流、最权威的承认,而且这个承认很可能遥遥无期。

这就是扬眉吐气之余,隐隐横在众人心里的一根刺,别看现在好生兴旺,没准眨眼间又被打回原形了,在这样的单位工作,多少还是有点不踏实,遇到事情也不太好做出取舍。

所以对大家来说,杜老板的大管家何宗良来了,是来肯定文明办的成绩的,这真的是个太好的消息了——至于说何秘书长肯定的是刘主任还是陈主任,这一点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单位的成绩被肯定了。

2744章福兮祸兮(下)

以何宗良到访为分水岭,文明办的很多事情,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首先传来好消息的是地方是劳动厅。

刘平的工程被叫停,这就是体现了劳动厅推行劳动法的决心,而且这次劳动厅的人也学精了,根本不再拉扯工商税务什么的,第二天就直接打电话通知一些大的非公企业,来厅里搞座谈。

这些企业不摸底,就跟相熟的人打听一下,既然是大公司,肯定有大公司的人脉和底气,一打听才知道,这是劳动厅要单干了。

没谁会嫌钱挣得少,就有人琢磨着央人说情,结果那些工商和税务上的朋友表示为难,你们去不去的,我们真的无所谓,但是指望我们说情,那就不太现实了,劳动厅都穷疯了,红着眼睛一意孤行——我不怕答应你,但是肯定没效果。

这些大企业的负责人,可能对官场的动向不太了解,但是对政策的风向,都是非常敏感的——劳动厅真要铁下心办事,那么他们还真是无力抗衡,劳动厅可是有自己的监察执法大队的。

所以这些电话打过去,要他们来厅里拿座谈会邀请函,这些人在来厅里签收的时候,没有一家敢再阴阳怪气地风言风语,倒是有人很有兴趣了解——都会有哪些领导来参加呢?

对这个结果,钱诚挺高兴,当天傍晚的时候打电话给陈太忠,“蔺厅长要我多多感谢您这儿的支持,我们诚恳地邀请您,下周三来参加这个座谈。”

“我争取去,但是不能保证,”陈太忠暗暗地叹口气,哥们儿现在,真不是一般的忙,而且你这一块儿,归刘爱兰分管啊。

或者是由于昨天刘主任立场坚定,或者是别的什么缘故,今天秦连成通知了一下,说是康楼电挂职期间,他所分管的业务由刘爱兰暂时负责。

陈太忠对这个并不在意,事实上如果他愿意的话,都可以试图从老秦那了解一下,为啥这些业务不给洪涛,但是……有必要吗?

可是偏偏地,刘主任说协调处的任务也很重,她希望在力有不逮的时候,能得到陈主任的支持和帮助……嗯,还有洪主任。

秦连成自然是答应了,陈太忠也没在意,不过会议一结束,他就接到了凌洛的求助电话,一开始凌厅长并不是很在意刘爱兰,直到昨天刘主任去民政厅,告诉他由于中原都市报的曝光,省委主要领导非常这个……震惊,何秘书长在文明办的会议上,点名要我关注此事。

在凌洛的眼中,刘爱兰可能代表潘剑屏,也可能代表陈太忠——凌某人都不太把秦连成当回事,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刘爱兰还能代表何宗良,那可是杜老板的大管家。

然后他就致力于了解此事,夜里终于得了确切结果,于是今天就给陈太忠打电话,“陈主任,改善各地的福利院待遇,光靠我们厅里的拨款,那是杯水车薪啊,关键还是要看地方的财政支持,刘主任要求我们加大这一块的投入,这有点……本末倒置。”

“这是何秘书长点名要刘主任负责的,你跟我说没用,”陈太忠对凌洛的印象并不好,就像刘东来一样,这家伙也是吃亏以后,才比较支持文明办的工作的,而且从根子上讲,这个人也有劣迹在先——挪用福彩收入建民政办公大楼。

陈太忠是文明办的,又不是纪检委的,就算明知对方做得不妥,他也只能将这个看法放在心里,不过他对此人的观感,那也是不言而喻了。

“我知道何秘书长点她的名了,不过这种事情里,下面地方的责任更大,”凌洛据理力争,其实他已经有点明白陈主任做事的风格了,撇开立场什么的不谈,只要言之有物,对方还是肯听的。

所以他不怕说一点事实,“我们就是银行的柜员机,肯不肯出钱是我们说了算,哪怕说机器坏了,别人不能说啥,但是储户把钱拿到手里想怎么花,那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老凌你也是厅级干部了,不要怪话这么多,”陈太忠听他这么说,真是有点想笑,不过这话大致也是事实,“刘主任抓的是现象,是各个福利院的不足……你要是她的话,觉得从条上强调好,还是块上强调好?”

条上强调,就是说纵向管理方面,块上强调,说的是横向管理方面,很显然,要是只抓福利院这一块的话,该强调的是民政系统的问题——否则的话,你倒是解决涂阳的问题了,青旺、正林、寿喜等地的福利院,又该怎么处理。

“那好说,专款专用嘛,他们只要不专款专用,我举报,你们就处理,行不行?”凌厅长听起来也是一肚子委屈,“你能不能答应我这么一句?”

“你跟刘爱兰说去,”陈太忠直接就压了电话,因为什么?这话太无聊!

专款不能专用的问题,历史早就久远到不可考了,由个案发展到普遍案例,种种因果足够写厚厚的一本书,而眼下凌洛想在此事上获得他的承诺,这不现实——我既不分管,你也不是我待见的人,我凭什么答应你?

这个电话,多少让他有点小不爽,他是拒绝了凌洛的要求,而且他也确实看不起这个人,但是这厮最近好歹比较配合文明办的工作,而刘爱兰目前接手的,以往是他的势力范围。

总之,是一种怪怪的味道,大概是跟心境有关……

这种糟糕的心情,并没有因为他的抵触而结束,紧接着他就接到了另一个电话,易网公司纽约上市被拒——互联网的冬天已经到来了,电话那边荆紫菱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颓废。

再然后就是粮食厅的案子,也出现了一些变数,由于张峰逃跑,王珊琳虽然被控制了起来,但是她现有的资产,远不足以抵消粮库的空缺,

她转移了一部分财产,这是必然的,但是同时,她也为自己的贪婪铺设了不少保护伞,这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别的不说,只说张峰逃走之后,零零星星也带走了一千多万,而这一千多万里,有六成以上的资金,来自于善林公司。

真要说起来,私人公司盈利的能力,确实远超国企,王珊琳不过是挪用了几批粮食,用非常初级的手段,就创造出了不少的利润。

但是遗憾的是,文明办横生的枝节,打断了她的资金链,使她的公司无以为继,正是所谓的“鼓破万人槌”,多少下家拖欠的款项就不给了。

如此一来,她想补足粮食厅的窟窿,都是有心无力。检察院确实是查扣了她不少固定资产,但是换算下来就是四个字,资不抵债!

资不抵债,那就要找粮食厅厅长侯国范的麻烦了,这个麻烦可大可小,但是毫无疑问,在众目睽睽之下,粮食是必须补齐的,否则的话,简泊云出面也没用,没错,问题都能推到张峰身上,但是这个侯国范这个厅长,也就该给大家一个娇待了。

这个事情有点无奈,所以电话来自于许纯良,许主任说了,类似情况搁给别人也就是那么回事,但是……我老爸是很死板的,你知道的啦。

那就让他跟侯国范死板去好了!陈太忠的回答很干脆,他原本也没想放侯国范一马,不过是碍不过尚彩霞的面子而已,你想叫真?可以啊……反正跟我无关的。

所以说,这年头的事情,很难说清楚细节上的恩恩怨怨,多半也就只能就事论事罢了,但是想一想自己原本打算保的侯国范和凌洛,都有点危险了,那刘东来更是在火山口上坐着,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这三位,都是他没什么好印象,却是出于种种原因不得不保的,遭遇到这种情况,真的有点腻歪,结果不成想在这个时候,接到了钱诚的电话。

其实啊,钱诚你也是我不待见的,又想一想劳动厅的事儿,大抵是要归协调处管的,也就是刘爱兰的分管范围,他就更没兴趣了。

“陈主任,你们谁来,还不是都一样?我就希望您来,”钱厅长对陈主任,是依旧的非常不见外。

“到时候再说吧,”陈太忠也懒得跟他解释,更懒得虚与委蛇,“今天的事儿,我还忙不完呢。”

这年头真是好话不灵坏话灵,他刚搁下电话,就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电话里的女声,声音柔柔的,“陈主任你好,我跟别人撞车了……您能过来一下吗?”

“哦,撞车了啊,”陈太忠的脑瓜急速地转动着,却是死活想不起这女人是谁了,听声音不是本地人,但是……还真的有那么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是这年头,有资格命令他的人,真的是不多,“啧,人没事吧?”

“我倒是没事儿,”女人说话的时候,感觉多少有点惶恐,“不过被撞的人……挺气势汹汹的。”

“那啥,我问一下,”陈太忠听到这里,心中的好奇再也按捺不住了,“你找的是哪个陈主任呢?”

(有书友表示,太忠现在不该刷小怪,该打波ss了,但是风笑已经强调过了,本书就是描述一些社会现象,尤其是……科委和文明办这两个部门,想从冷门发展到热门,没有合理铺垫一蹴而就的话,就有点虚了,风笑想写的是那种水到渠成的感觉,敬请体谅,还有就是……现在月票是双倍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