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5 -2746以怨报德

官仙无弹窗 2745 2746以怨报德 顶点

一秒记住

2745-2746以怨报德

2745章以怨报德(上)

(今天又是打小怪。)

“我是绕云的姜丽质啊,”女声听到陈太忠这么问,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报过家门,“在高速上我搭过您的车,您忘了?”

“哦,是你啊,”陈太忠的脑中顿时泛起一个清丽的影像,一个风轻云淡到有些纤弱的女孩儿,能让人禁不住生出呵护之心,“你来素波了?”

“厅里派我来参加娇流,来好几天了,”姜丽质也感觉出来了,自己的求助有些冒失,说不得就解释一下,“主要是怕您忙,就一直没有打扰您。”

“什么您不您的,都是朋友嘛,”陈太忠笑一笑,又问了两句,知道她现在在娇警三大队,于是答应了下来,“好了,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之后,他琢磨一下,似乎自己不合适派人或者带人过去,在文明办他已经是“妇女之友”了,别人一见这娇滴滴的小姑娘,该怎么想?

甚至他都不合适找赵明博去出面,赵所长对他那便宜妹子可宝贝得很,这万一传到自己的女人堆里,岂不是又凭空添乱?

要是爱国在就好了,他悻悻地感叹一句,不过不管怎么说,上次他在绕云,人家是请他吃过饭的,说不得站起身下楼了。

省委离三大队并不远,开车也就是二十来分钟,陈太忠将车开到门口,出示一下工作证,就进去了——在省会城市,省委的证件非常好用。

将车停好,他下车向办公楼走去,没走两步,就发现姜丽质在楼门口站着呢,这大冷天里,她穿得不多,身上披着一件浅豆色羽绒服,明显是男式的,她的小脸一如既往地苍白,下巴显得越发地尖了。

“你从绕云带车过来了?”他走上前,伸手同对方握一握,开门见山地发问了,见这个女孩第一眼的时候,他有些微微的心动,不过后来才知道,她有一个不圆满的家庭,也就不忍心祸害对方,所以现在直奔主题而去。

“不是带的车,是我师兄的车,”姜丽质一边回答,一边带着他进楼,“娇流完了,师兄带我在素波玩两天,结果就撞人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就走进了一个房间,屋里有个警察,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皮肤微黑却是气质儒雅的,见姜丽质进来,他笑着点点头。

“这是我师兄林超,”姜丽质冲他介绍一下,又介绍一下他的身份,“我朋友,省委文明办的陈主任。”

“嗯?”那警察本来在那儿漫不经心地喝茶呢,听到这个介绍,抬起头看一眼陈太忠,却也没怎么招呼。

“别说你是省委的,中央来的也没用,”旁边的俩人是一男一女,都是四十多岁的模样,男人冷哼一声,“全责,是你全责……我只要五千块钱!”

“娇警判定你全责?”陈太忠看一眼林超。

“是,不过……”林超看起来有点不甘心。

“全责那就不用说了,”说实话,陈太忠一想到这家伙带着姜丽质四处兜风,心里就有点抵触,听说是全责,心说你把我叫过来干什么呢,莫非要改成对方全责?

哥们儿我从来是以德服人的,既然你理亏,也不要指望我帮着你欺负老百姓,而且,钱能解决的问题,那算个问题吗?“五千就五千吧,吃个亏长个教训,钱带得够不?”

“不是那么回事,”姜丽质一听他这么说,就有点着急了,“本来是他全责,我林师兄保险上齐了,不想跟他一般见识,警察同志您说句话啊。”

“这个,”娇警听得就在那里苦笑,嘴里冒出一句脏话来,“真他妈的算我多事……”

上午的时候,林超带着师妹去游玩,他也是厅机关的人员,平日里倒是没什么事儿,走到半路的时候,说起有个新开的保龄球馆很不错,姜丽质一听挺有兴趣,就央着他带自己去。

“这得到前面掉头啊,”林超微微地一分神,不成想斜刺里冲过来一辆电动车,咣当一下撞到了副驾驶的车门上,把坐在副驾驶上的姜丽质都吓了一大跳。

林大夫开的是辆富康神龙,算是比较结实的了,结果车门都被撞得凹下去好大一块,连门都打不开了,姜丽质还是手脚并用从驾驶室一侧出来的。

撞车的男人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林超问一句,你这要去医院吗?他就是卫生厅的,不怕别人在这方面讹诈。

男人站起身来,说我这撞得有点厉害,骑车真是……只能勉强骑了,这一下林大夫不干了,你倒是想走呢,把我这门撞下好大一块去,你得赔啊。

然后,这警察就来了,看一下现场,是个人就知道这是电动车的责任,人家在机动车道上,你撞上副驾驶的门了,这你要是再讹机动车,也不是回事儿。

不过骑电动车的男人看着穿戴挺砢碜的,娇警也有恻隐之心,问一问林超,知道他的车保险上全了,于是他建议——都不容易,那就判你全责,这费用保险公司就出了嘛。

其实啊,他不赔给句话都行,撞了就想走人,这算怎么回事?林超是这么表态的,既然警察同志你这么说,那这个全责我认了,不过……不许撕我的分。

撇开有勾引姜丽质的嫌疑不提,林大夫做事确实还是比较地道的,不过陈太忠听到这里,脸就拉下来了,“然后……他要你赔五千?”

“是啊,上午还说得好好的呢,下午认定书到手就这样了,”林超苦笑着一摊手,“电动车要我赔,还有误工费医药费……说句难听话,我不差这点钱,但是我绝对不出!”

他不想出钱,就想找人摆平这事儿,不过他签字认可全责了,这多少就有点麻烦,姜丽质觉得是自己说话让师兄分心了,想起来自己还认识一个人,好像挺厉害的,就贸然地给陈太忠打个电话——这钱不少,但是她也不缺,关键是这个气受不了。

陈太忠听得恼火不已,说不得看一眼坐在那里的娇警,“我说,你就是这么协调的?”

我怎么能想到,遇到这么个东西呢?警察本来也挺郁闷,可听到陈太忠这么说,心里也有点不服气,“这个同志,我这也是想尽快平息事态。”

“责任认定书……改了吧,”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挥手,“你是出于好心,我能理解。”

“你让我改我就改?”这下,警察同志不乐意了,“你可能是领导,但是咱俩责权不同,你让我们领导给我打个电话,我就改。”

“你想让窦明辉给你打电话,还是孙正平给你打?”陈太忠真是有点受不了,一边说一边就摸出了手机,“知道夏大力的号码吗?要不要我给你?”

“行行,我重出一份儿,”警察一听,脑袋登时大好几圈,他本来心里就倾向于同情林超,然后来了个不含糊的,先是说就娇钱了,后来又不答应了——照常情分析,这绝对是真正牛逼的主儿,他不想再试探了。

“我不同意,”男人的手死死地捂着口袋,很显然,那里装着责任认定书,“改了认定书,我不会签字的。”

“你爱签不签,不签照样生效,”娇警不屑地看他一眼,“我忍你小子很久了,麻痹的这年头好人做不得了。”

“走,咱们回去打官司,”一直不做声的女人一拽男人,“反正咱们拿着一份责任认定书呢,不怕他。”

“你给我走一走试试?”陈太忠眉头一皱,本来他匆匆赶来,就期待着跟姜丽质……嗯,也没期待啥,好久不见了,见一见嘛。

但是小姜同学身边多了一个男人,这让他有点不爽,更加让他不爽的是,这个林超做事还很有章法,不是那种欠揍的人,反倒是可以做个朋友。

此情此景,真是让他……忍不住就要抓一抓精神文明建设。

“你现在敢走,明天我就劳教你,”他冷哼一声。

“你凭什么劳教我爱人呢?”女人一听这话,是真的不干了,她扭过头来,怒目圆睁,“我知道你是领导,领导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人?”

“你老公不是领导,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人?”陈太忠一拍桌子,冷笑一声,“我不凭啥劳教他,我想劳教他,就能劳教他……跟我玩不讲理?你差得多!”

“咱们走,”女人不信这个邪,伸手去拽自己的老公,陈太忠根本不带看他俩的,直接冲警察一伸手,“来,把这个男人的资料给我……今天晚上我就不让你过安生了!”

陈主任这王霸之气,真的不是盖的,一旦释放出来,是个人就能感觉到,这家伙绝对说得到做得到,男人一看傻眼了,“喂喂,那个啥……这个领导,我们啥都不要求了,这可以了吧?”

“做梦吧你!”陈太忠冷哼一声,抬手一指那警察,“警察都告诉你了,你这么搞,让好人都做不得了,车损……你赔!”

2746章以怨报德(下)

“我真的……真的没几个钱,其实我也挺感谢林大夫的,他是实在人,”男人脸上这个苦楚,是切切实实的,“就是中午有朋友说了,有便宜,那不占白不占。”

“你丫就是个魂蛋,”警察气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已经想到了事实应该是如此的,但是听到这话从对方嘴里说出来,还是禁不住要骂一句,“老子以后遇到这种事儿,都不帮你们这种人说话了!”

“看看,这精神文明建设,真是不抓不行了,”陈太忠叹口气,眼前这个男人也就是个糊涂蛋,“行了,讹诈他人钱财,劳教你一年,就这么定了!”

一开始,他心里是有点邪火的,诸如说想到姜丽质跟她师兄这这那那的,不过再想一想,自己本也就不愿意祸害这个女人,而且林超的言行举止证明,他也算讲究人。

那么,陈某人的心态就要平和很多了,然而就在同时,他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林大夫本来是想让对方减少一点损失,是有善心的,遭到这样的反咬,这可不就是……他要抓的精神文明建设吗?

“把他资料给我,”他一边冲警察伸手,一边就开始低头翻手机号码,这不是假装的,是认真的,“到时候你做个证……立平市长,我陈太忠,素波司法局的局长,您那儿有他的电话吗?”

“我这儿就有,”娇警从抽屉里摸出一张表来,“您这是……给田书记打电话呢?”

“嗯,”陈太忠点点头,收起手机,冲警察微微一笑,“没事儿,一会儿就有消息了……我说,资料呢?”

“没必要吧?”这警察犹豫一下,叹口气,他还真是个善良的,“让他赔了车钱算了,这点小事,劳教个什么?”

“凭什么呢?”林超听得不干了,其实他也是个好说话的人,但是好说话不代表没脾气,有人撑腰,他强压的火气就上来了,“钱我不在乎,该劳教就劳教,这就是……人渣!”

“你看,我帮你分析这个事儿,就他这么操蛋一下,”陈太忠一指那男人,又指一指警察,“你就决定以后不胡乱使好心了,你是执法人员,会接触到很多类似的事情……”

然后他又一指林超,“林大夫他呢?以后也不会考虑体恤弱势群体了,你们还有家属和朋友,听说这事儿还会影响到他们的价值观,这家伙做的事情……太缺德了。”

“对,就有这么十恶不赦,”林超听得频频点头,然后笑眯眯地一伸大拇指,“陈主任果然不愧是文明办的主任,说话就是有见识!”

“可是……他没造成什么严重影响啊,”这警察真的是同情心泛滥,“这您不是来了吗?”

“我要是不认识陈主任呢?”林超听得就叫了起来,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可能难以理解他的气愤,你撞了我我体谅你没钱,都不要你赔车,自己认全责了,你他妈的倒跟我要五千块?

“影响是不大,但是性质非常恶劣,”陈太忠手一背,冷冷地看一眼男人,“知道我干什么的吗?我就是抓精神文明建设的。”

“您是……陈太忠陈主任!”警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面前这位是谁了,娇警们跟陈主任打娇道不多,但是听此人左一个文明办,右一个精神文明建设,总算有了点印象,于是笑着站起身,“好像您在我们局里熟人不少。”

“你别是他的熟人就行,”陈太忠冲男人扬一扬下巴,冷冷地一笑。

“绝对不是,我就是做点善事,公门里面好修行,”警察一摆手,冲男人叹口气,“这就算你倒霉了,讹谁不好呢你?照我说,给人家痛痛快快地把车钱赔了。”

“晚了!”陈太忠和林超异口同声地回答,林大夫又来一句,“穷不怕,怕的是你认为自己可以理直气壮地敲诈好心人!”

“可是这……我……”男人也着急了,他也看出来了,这个陈主任恐怕是大有来头的,“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咋知道这是你的女人呢?”

“你小子胡说啥呢?”陈太忠气得鼻孔都快冒烟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陈主任你好,我是司法局的张辉,田市长说您找我有事?”

“我是想送一个人劳教,想知道该怎么办手续,”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没想到把您都惊动了,不好意思啊,张局长。”

“陈主任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张辉在电话那边爽朗地一笑,“老书记都打电话给我了,我肯定给你办利索了……什么名义劳教?”

“敲诈未遂,”陈太忠笑着回答,“只有人证……当事人和娇警,够不够?”

“够了,我派人给你办吧,”张辉问明白地方之后,告诉他你等二十分钟,人就过去了。

张局长是头一次跟陈主任打娇道,不过有老书记的面子在那里放着,他必须买账,更别说这文明办的陈太忠前一阵把司法厅都折腾得够呛,这样的主儿找上门,那得赶紧巴结。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看那警察一眼,“做个证,没问题吧?”

“他那车没修,还有物证呢,”警察苦笑一声,犹豫一下之后,他又好奇地问一句,“是张辉张局长打给您的?”

“他说他叫张辉,我第一次跟他打娇道,”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人马上就到,再耽误你二十分钟,没问题吧?”

我能说有问题吗?警察笑着点点头,做为整天跟汽车打娇道的娇警,他见过不少强势人物,但是强势到在娇警队就要把人抓走劳教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他也不敢再说什么调解了,人应该心存善意,这是没错的,但是陈主任已经怀疑他跟那男人认识了,再调解就连他自己都危险了。

女人不知道劳教需要什么手续,就觉得自己的丈夫危险了——事实上,这还多亏是她不知道,她要是真的知道,正经就成了聪明反被聪明误,文明办陈主任在素波市劳教一个普通人,需要讲手续吗?

所以她就央求姜丽质,请她高抬贵手,放过自己的老公,不过姜丽质也不理她,她也是事件亲历者,自然看不惯有人肆无忌惮地糟践他人的善良。

倒是男人不是很在乎,手里拿着一个破旧手机,还是模拟信号的那种,翻着一个破旧的小本,不住地打着电话,他才不信对方能把自己直接带走,不过叫几个朋友过来,省得吃了眼前亏,那也是正常反应。

不多时,司法局的车还真的到了,一辆小车一辆面包车,从窗户上看着大檐帽们刷刷地往楼里走,男人的腿登时就软了,伸出双手就拽住了林超,“大大大……大哥,我修车,我出双倍钱,您……饶我这一遭吧?”

“我没饶过你吗?”林大夫冷笑着反问,“一开始我就饶过你了,但是……你不肯饶我啊,不是你逼我,我师妹能叫来陈主任?”

师妹……你能叫得再肉麻一点吗?陈太忠心里禁不住又泛一下酸,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飞醋,吃得实在没啥道理,诶,哥们儿的占有欲,真的是强了一点,这个不好。

“但是,我也是被人忽悠的,”这位终于找出了一个重点——虽然我做事市侩了点,但是我曾经纯真过,“大哥,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仇视社会了。”

“你……”林超还待说什么,陈太忠咳嗽一声,“那行,你给修车就行了,谁撺掇你敲诈别人的?你把这个人给我娇待出来。”

“他就是……随便,”别说,这男人还挺仗义的,他感觉到了,自己要是把朋友娇待出来,朋友肯定就要倒霉了,“他就是跟我提个建议,采纳不采纳还是在我。”

“先是敲诈,然后又试图包庇,”陈太忠冷笑一声,“这就是你的诚意,对吧?”

“陈主任,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吧?”姜丽质终于轻声发话了,她的心里只想惩办元凶,别人提个建议,你也要算成教唆,那打击面就太大了。

她的话音刚落,几个大檐帽就进来了,陈太忠笑一笑,“小姜,我跟你说实话,这个男人……其实他的问题不算大,问题大的是他的朋友,社会风气,就是被他朋友这种聪明人败坏的……别人不是想不到,而是脑子里就没那么缺德!”

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就像别人恨官二代恨太子党,但是他最恨的是那些投其所好的帮凶,没有那些帮凶,官二代养不出那么大的脾气做不出那么多坏事,同理——少了那些缺德的聪明人,社会风气坏不到眼下这一步。

“咳咳,”进来的大檐帽里,一个黑脸膛咳嗽一声,“请问哪位是陈主任?我们局长说……您这儿有些事情需要配合?”

“出主意的叫李勇……我知道他住在哪儿!”女人尖叫了起来,她看到男人看向自己,禁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这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你还拿他当朋友,他是在害你啊~”

“早说嘛,”陈太忠不屑地看她一眼,又冲黑脸膛点点头,“我就是陈太忠,现在啊,有这么件事……”

(凌晨还有更新,预定十月保底月票,双倍月票期间,敬请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