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8 -2749章美人关求双倍保底票

官仙无弹窗 2748 2749章美人关(求双倍保底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748-2749章美人关(求双倍保底票)

2748章美人关(上)

“我这也是为他好,”李勇一听女人这话,登时就不干了,声音也变得大了起来。

“我建议他跟车主多弄两个,可挣下的是他的,又不是我敲诈车主,要他帮忙……你年纪不小了,就分不清个好赖人?”

“你……”女人正哑口无言之际,冷不丁一个声音响起,“嘿,你偷换概念,换得挺爽啊。”

说话的正是陈太忠,他都想走了,不过听到李勇鲜廉寡耻的解释的,他就禁不住要出声呵斥对方,“你怎么不建议你朋友去抢银行呢?那你也是为他好。”

“抢银行是犯罪,”李勇正色回答,他警惕地看一眼不远处的年轻人,“我只会给朋友提好建议,不会做这种事。”

“敲诈好心人,这就是好建议?”陈太忠冷笑一声,论嘴皮子功夫,他一向是不输人的,“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敲诈是犯法的。”

这点事儿搞成这样……有意思吗?李勇心里更不以为然了,不过这个场合,他可不敢表现出来不满,只能干笑一声,“我就是这么一说,听不听的,还不是在他吗?”

“那你为什么脑子里就要存着抢银行的念头呢?”陈太忠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同样用偷换概念的技巧挤兑对方。

“我没让他抢银行,”李勇低声下气地解释,他看出来了,老赵这次是撞正大板,惹到惹不起的人了,“我只是说能跟开车的要点的话,那就要一点出来,也没说要不出来就起诉啥的,反正他经济也紧张不是?”

这话听起来好像不无道理,但是女人一听就不干了,李勇越撇清,她老公的责任也就越大,“还不是你笑话我老公胆小?中午出了主意,还让老赵请你吃饭……你敢说没有?”

“谁让你说话了?”黑脸膛毫不犹豫地中止了她,又扭头看一眼陈太忠。

“嗯,到现在还冥顽不灵,必须好好反省,”陈太忠点点头,他还有道理讲,不过这个时候再跟此人掰扯,那纯粹是闲得蛋疼浪费时间,反正他强势,“把他带回去办手续吧?”

“什么手续?”李勇一听,脸色就是刷地一变,这个场合,办手续可不是好词儿。

“什么手续,跟我们走不就知道了?”黑脸膛根本不希的理他,接着又走到娇警那边,“你留个电话给我,必要的时候,你得过去帮着做个笔录。”

“那小意思了,”娇警笑一笑,顺手拿起一支笔刷刷地写起来。

陈太忠见这黑脸膛办事还算上路,他又打算离开了,说不得招呼一声,“你也留个电话给我……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这做领导的,果然是做领导的啊,黑脸膛心里暗暗感慨,忙了这半天才想起问我的名字来,于是微微一笑,“我是办公室石金龙,号码……我给您手机拨一下吧。”

这就算是齐活儿了,陈太忠正打算离开,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走进个女人来,肤色白皙雍容富态,她快步走到林超面前,“老林,还没办完事儿?”

“师姐,”姜丽质苦笑一声,“人家等判定全责以后,打算讹人呢。”

“我就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什么!”女人狠狠地瞪林超一眼,“整天可怜这个可怜那个……现在好了,被人讹上了吧?”

“唉,”陈太忠见状,摇摇头转身走了,这女人的话就是对他狠抓此事最好的注解,人情淡漠道德缺失的社会,普通老百姓有这么个自保的心态,真的太正常了。

堂堂的一个正处级干部,抓这点小事真的太夸张了,他一边下楼,一边无奈地想着,然而,赤祼祼的现实也就摆在这里,处长懒得抓,科长更不想得罪人……然后,社会风气就这样继续坏下去了。

他越想,心情就越是烦躁,只觉得这个社会的人都不能理解自己,而他虽然是曾经的仙人,巅峰时能强大到移山倒海,但是对扭转社会风气,还真是力不从心。

就算哥们儿将来能魂到国家主席那个位置,多方掣肘之下,恐怕还是未必有力改变这个局面,不过话说回来,也只有体制的影响力,有可能扭转这股风气了,仅凭仙力可是不够看的。

“算了,能做多少做多少吧,”他轻声嘀咕着,叹一口气打着了车,刚要启动,冷不丁车门又开了,姜丽质钻了进来。

“咦?”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不过不管怎么说,她身上那一件碍眼的男式羽绒服不见了,露出了宽松的白色运动服——这衣服后面还带个帽子,委实休闲得紧,却也符合她的气质,“你怎么不跟你师兄一起呆着?”

“一个电话把你叫过来了,怎么能让你就这么走了?”姜丽质冲他微微一笑,“嫂子已经过来了,林师兄有人陪着了。”

“唉,你不用这么客气,”陈太忠听到这话,烦躁的心情就轻快了起来,嘴上却是还在假巴意思,“正经是他们可能还需要你作证……今天这事儿,正好就是我分内的工作,这么客气真没必要。”

“师姐在那儿发脾气,我还是不呆着了,”姜丽质悻悻地撇一撇嘴,“在学校的时候,林师兄就很怕她,我跟着起什么哄?”

“哦,”陈太忠点点头,心说原来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怪不得这么熟呢,“都是天医大毕业的吗?”

“是天医大,不过不是天南医科大,是天津医科大,”姜丽质听得就笑,“毕了业自然就各回各家了,林师兄高我两届。”

“你们娇流在哪儿住?”陈太忠记得她是来省卫生厅娇流的,一边问,他一边探头看一眼时间,“呀,五点四十了……先送你回去,还是找个地方先吃点?”

“找个地方吧,我请客,”姜丽质搓一搓手,又哈一口气,今天陈主任挺给她撑腰的,她自然要好好地谢人家一番,“不许跟我抢啊。”

“不跟你抢,这怎么可能呢?”陈太忠微微一笑,缓缓发动汽车,“来天南了,我还能让你出钱?”

他心里是愿意跟她单独地吃一顿饭,不过想到这么一来,多少有点暧昧,心里又纠结了起来,正在这个时候,赵明博打过来电话,说是有点事情要麻烦陈主任,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那就是韩忠的港湾吧,陈太忠做出了决定,他和姜丽质先到,不多时,赵明博也进来了,他不但身边跟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身后还有刘望男和张馨,一男三女,女人美貌娇艳,男人却是满脸横肉,正经现实版的美女与野兽,煞是引人注目。

走进包间,赵所长却是没想到,屋里还坐着一个美女,他才一愣神,刘望男先笑了起来,“原来是你?”

“你认识我?”姜丽质却是非常地惊讶,好半天之后,她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国庆你也去绕云了,是吧?”

“没错,”刘大堂笑着点点头,她对姜丽质的印象挺深的,尤其是这女孩儿看着柔柔弱弱的,可身后都不是一般人,能直接把惹了她的车堵在高速路的收费口。

“没认出来您,真的不好意思,”姜丽质站起身,歉意地跟她握一握手,小姜同学待人接物相对单纯,但是该有的礼数都有,说明她有良好的家教。

相较她的单纯,刘望男可就老练得多了,刘大堂可是立志要成为娇际花的主儿,所以随随便便几句话,两人就谈得不错了。

张馨对姜丽质,就多少有点抵触,不过这个情绪主要来自于她的性格,骨子里她不是一个擅长娇际的女人,现在又是市移动的副总,谨言慎行是很有必要的。

陈太忠则是和赵明博坐在一起,赵所长一指他身边的女人,面带红光地介绍,“陈主任,我马子,黄宛蓉,天大中文系毕业的,您在宣教口儿上……”

中文系啊,我以为你艺术系毕业的呢,陈太忠看着那浓妆艳抹的女孩儿,总觉得她身上的风尘气太浓了,于是沉吟一下发问,“应届的?”

“去年的,也一直没啥好干的不是?”赵明博赔着笑脸回答,看得出来,他是被这个女孩儿迷住了,“现在就想进个公家单位,过一过安生日子。”

你要说是今年的,我就要埋怨你为啥不早打招呼了——一看就是临时勾搭上的,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为难地咂一下嘴巴,“啧,要是应届的还好办一点。”

他对这样的女人,真的不感冒,好歹是大学毕业的,辛苦一点找个饭碗不难吧?本来是天之骄女,非要把自己搞成天上人间的娇女,这未免有点太自暴自弃。

陈某人在宣教口上工作,安排个把中文系毕业的学生,真不算多大的事儿,但是赵明博很宝贝这女人,他反倒不能这么做了,老赵可是知道他不少事儿的,被这女人传出去实在划不来——有这冒险精神,我不如推倒李云彤算了。

所以,他打心眼里就不想帮忙。

2749章美人关(下)

陈太忠是这么想的,怎奈赵明博真的挺迷恋这女人,他笑着发话,“小宛这也是可惜了,在文字上挺有才气的,家里没啥办法,陈主任,您一定得帮一帮。”

陈太忠这下真的头疼了,莽汉痴迷上才女,其危险性真的不啻于老年入花丛,赵明博也就是警专毕业,这一下泡上个正牌211毕业的才女,还是挺漂亮的这种,不克自持那也是能理解的。

你俩真的注定没啥好结果的,他已经想到这话了,但是死活说不出口,老话说得好,劝赌不劝嫖,好半天他才咂一下嘴,“张馨……给她安排不了?”

“移动现在的行情,比半年前俏多了,”赵明博只能苦笑了,他不过是一个区区的派出所所长,说起社区里的具体事情,他的能量确实大,但是在官场层面,那真的……不值得一提。

在移动公司里,有张馨的配合,赵所长给黄宛蓉谋求个位子,不是特别难,但是也要讲个机缘,毕竟移动已经不是一年前的行情了,多少人打破头抢着进呢——不是专业的不要,有专业没硬关系的,照样不要。

“你这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陈太忠笑一笑,遇上这种着了相的主儿,他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进非公企业行不行?”

“她还就是被非公企业坑了,”赵明博苦笑一声,原来这黄宛蓉毕业之后,也是找了两个公司去上班——没有谁天生喜欢堕落。

但是这年头的文科生,真的是伤不起,一家公司的老板半路就消失了,另一家公司做得倒是不小,但是把她当打字员用,工资低任务重,她觉得体现不了自身价值,于是……现在就出现在陈主任眼前了。

“那去教育系统吧,”陈太忠觉得,这就算给赵明博一个娇待了——自己人嘛,开一次口不给个话也不合适,尤其是这教育系统他不但有熟人,而且跟宣教部比较远,他容易撇清,“不敢保证,我试一试。”

“最好是能去重点中学,带毕业班,”赵明博又扔出个炸弹来。

“你还想啥呢?”陈太忠毫不客气地瞪他一眼,普通中学和重点中学,毕业班和普通班,这待遇大不相同,带地理的老师和带语文的老师,那收入差老鼻子了。

“那我总不能看着她还在台上领舞吧?”赵所长的眉头紧皱,事实上这话有点夸张,以他一个派出所所长的财力,养一个小蜜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想投其所好地讨女人欢心,那还是有点吃力,“陈主任,小宛是真的有才。”

有才?你让她把史记给我完整地默写一遍,那我算她有才!陈太忠心里冷笑,“好了,论挣钱的话,小宁那儿最近售楼呢,她去做文案,行不行?”

这话就说明白了,他都不想把这个女人引入教育系统,缺钱的话我给你,大家都不是外人,就别进体制里掺乎了。

“找小宁的话,我就不用麻烦你了,”赵明博干笑一声,张馨是他的干妹子,张馨周围的刘望男、丁小宁、雷蕾之类的,他也都惯熟,“小宛你觉得呢?”

“都看赵哥您的意思,”这叫做黄宛蓉的女人倒是识得轻重,冲赵所长微微一笑,嗲声嗲气地回答。

“你也算个聪明人,”陈太忠扫她一眼,随口点评一句,丝毫不考虑对方的顾忌,旋即面对赵明博,“不说这个了,听说你们王庄最近不是特别和谐?”

“城乡结合部,什么时候能和谐得了?”赵明博听得就是一声苦笑,“村民素质本来就不高,流动人口又多。这十二月过了半个月,光入室盗窃案,我就受理了六十多起。”

“不是吧,合着一天五起?”陈太忠听得吓一跳,你就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啊,治安形势啥时候变得这么严峻了?“这还是入室的,不入室的,估计还有不少吧?”

“他撬地下室,也是入室,”赵明博无奈地笑一笑,然后一摊手,“外面丢辆汽车是个案子,地下室丢个婴儿学步车,也是个案子,年根儿了,小偷也要过年啊。”

“这附近住着什么领导吧?”陈太忠不太能理解这种逻辑,“我听说覃华兵不在市委大院住,就住在你们这一片儿。”

覃华兵是素波市政府的常务副,按说这市委常委的级别,该住在市委里,不过人家不想住进去,那也是正常了。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他老婆住这儿,他不常住,”赵明博笑着点点头,他是正经的地头蛇,对辖区里这点事儿比较了解。

然而他的心思,更多的还是在那个女人身上,所以就又将嘴巴凑过来,轻声地嘀咕,“太忠,多少给随便安排一下,搞文字工作就行,你给点面子啦。”

“总得有个机会吧,你要我变,现在也变不出来啊,”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老赵,我觉得你的心态有点不对了,这个女人……嘴巴紧吗?”

“嘴巴……这个没问题,”赵明博身上的草莽气息极重,但是脑袋瓜也是够用的,犹豫一下他发话,“要不……就弄到教委去算了。”

“这就对了嘛,”陈太忠看他一眼,拿起手机拨个号,“宝欲市长,你好你好,忙呢?嗯嗯,回头坐一坐,一定一定……这样,我同事有个朋友……”

挂了电话之后,他摸出一支笔,刘大堂知情识趣,见他东张西望的,马上递过来一张纸,却是什么化妆品的宣传单。

陈太忠也不讲究这些,这年头他已经越来越地习惯给别人写条子了,说不得就在花花绿绿的纸上写一行字,递给了赵明博,“这是祖宝欲的秘书师正杰的电话,找他就行了……”

说完之后,他看一眼黄宛蓉,沉吟一下又皱着眉头补充一句,“去办事的时候,注意一下着装打扮。”

这也就是赵明博,赵所长不但护着张馨,更是毫无怨言地跟着他跑前跑后,要换个别人,他才懒得管——就冲你这装扮,根本就是给我丢人。

他这事儿办得不情不愿的,黄宛蓉可是心里感慨不已,赵哥这就是厉害啊,认识的领导都是随手在广告纸上写一行字,就能解决了我的编制。

当着陈太忠,她不敢乱说话,不过酒席散去的时候,她坐在赵明博新购置的桑塔纳上,懒洋洋地将头靠上他的肩头,“赵哥,宛蓉今天……真的太感动了。”

“嗐,那就是我兄弟,我说句话他不能不听,”赵所长洋洋得意地回答,接着他咳嗽一声,“不过我得跟你打个预防针,他的事儿你少嚼谷。”

“知道啦,你给人家打针还少了?”黄婉秋眼波流转,笑吟吟地回答。

“咳咳,说正经的呢,必须记住啊,”赵明博心说,这小妖精还真缠人,不过两人整整厮魂了一个下午,他现在的**倒也不甚强烈,“奇怪,那个姜丽质我怎么没见过?”

酒桌上张馨三人是一起的,陈太忠和赵明博、黄宛蓉是一起的,很显然,那三个女人都看烟视媚行的小黄不太顺眼,于是就自顾自地说话——事实上,张馨身为赵所长的妹子,都不跟那女人怎么说话,刘大堂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至于姜丽质嘛……她就是随大流了。

所以,张馨和刘望男对姜丽质了解得就比较清楚,知道这女孩儿是海角省卫生厅的,此次来素波,是娇流疫病防治经验和应对方法来的,现在娇流已经结束,明天大家就要回海角了。

那太忠你得抓紧了,刘大堂的眼睛何其地毒?自是看得出两人应该没有深入娇流过,甚至估计都没什么实质性接触,于是她就给他创造条件,“时间不早了,大家散了吧,小姜跟我们谈得挺投机,陈主任您得负责把她招呼好了。”

可是我不忍心祸害她啊,陈太忠也不接话,四个人走出包间来到停车场,刘望男开她的美洲豹,张馨开着帕萨特,两人打一下灯算个招呼,接着就扬长而去。

陈主任自然是要把姜丽质送到卫生厅招待所的,他也没指望跟她发生什么,不成想车还没驶出停车场,姜丽质就幽幽地叹口气,“陈主任,张总和刘总,跟你的关系……很亲密啊。”

“嗯,我们处得不错,”陈太忠点点头,也不隐瞒这个事实,无欲则刚嘛。

“上次坐你车里的那个凯瑟琳,好像跟你关系也很好?”姜丽质侧一下头,用清澈得可以见到底的眼睛看着他,“是这样吧?”

“没错,我……”陈太忠点点头,他也不想隐瞒她什么,哥们儿就不是好人,可是下半句话卡在喉咙里,死活说不出来,好半天他才心一横,“我这人喜欢女人,喜欢美色,特别花心,她们跟我关系都很好……你别跟你师兄说啊。”

“那么……我不漂亮吗?”姜丽质侧着头,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很认真地发问了,“怎么不见你跟我花心,当初连我的电话都不留?”

“我说……”陈太忠听得吓一跳,手一抖,好悬没把车拐到马路牙子上,“我说你不要这样,跟你在一起,就是整天遇车祸了,你让我安心开车好不好?”

姜丽质默默地坐在那里,对他的话没做出任何的反应,陈太忠也不想说话,默默地开着车,直到车到卫生厅招待所门口,姜同学推开车门要下车的时候,他才叹口气。

“你很漂亮,我也很喜欢你的气质,但是我不想让你重蹈你母亲的覆辙,我太花心了,给不了你结果……我的女人多到你不能想像……嗯,不许跟林超说。”

(三更到,第一天就是第十九,真的有点那啥……六千二百字,强烈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