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0 -2751柔弱和强悍

2750 2751柔弱和强悍

说出这话的时候,陈太忠的心里有点微微的不自在,不过他安慰自己:哥们儿这就是慧剑斩情丝了,不能随便祸害好人家的姑娘。

不成想这话一说出口,姜丽质反倒是一拉车门,又将门关上了。她饶有兴致地扭头看他,“你真的觉得我漂亮?”

“真的”,陈太忠点点头。沉吟一下,他又补充,“漂亮不漂亮,那倒是次要的,关键是你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气质,很柔弱的感觉,只要是个男人,就想成为为你遮风避雨的大树。我也很想呵护你,但是……我很花心,也不想伤害你,就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

“那我不跟你好,以后我有事……你还会这么帮我吗?”姜丽质的眼睛亮闪闪地盯着他。

“会吧”,陈太忠犹豫中天,这么回答一句,然后紧跟着就补充,“别是太过分的要求就行,我不求回报,你也别让我太难做。”

“但是,如果我很想回报你呢?”姜丽质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丫头,别玩火啊”,陈太忠只能苦笑了,小姜你单纯,也不能单纯到这个地步吧?“我这人很霸道的,是我的就容不得别人沾了,唉,我跟你说这么多废话干啥呢?嗯,你很漂亮,我很心动,很想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但是,你得早点回去休息了。明天要赶路呢。”

“我也很想休息了”,姜丽质笑吟吟地回答,却是死活看不出有平车的意思”她沉默半晌。才又发话,“不过,我才点怕冷。”

“去我家吧,我家暖和。不过,十好几个女人呢”,陈太忠本想慧剑斩情丝,不成想一剑斩到了蜘蛛丝上”让他的心思登时变得枯缠不清,繁复无比,“她们也能给你取暖”你敢去吗?”

“只说去的话,肯定敢去。”姜丽质冲他微微一笑,“反正我知道,你心里舍不得伤害我……”对吧?”

那就去呗,谁怕谁呢?陈太忠才想发动车,心里却不知道怎么。竟然微微地一揪,迟疑地看她一眼,迎接他的。是她清澈透底的眼神。

上杆子找虐,那就别怪哥们儿不客气了。他迟疑一下,探手过去轻搂她的肩头,她竟然动都不动。连眼神都没有什么变化。

一瞬间,陈太忠只觉得一丝暴戾之气涌上心头,只想狠狠地地摧残一番这令人怜惜的柔弱”不过到最后,他还是探嘴过去,轻吻那有些苍白的红唇。

在四唇相触的那一刻”她终于闭上了眼睛,这个反应令他有些欣慰一哼”我让你再看!

她的唇很凉,技巧也不是很娴熟,他的舌头撬动了好几下,她才松开了牙关,这一刻,她的身体竟然微微地抖动了起来,幅度不大频率却是极高。

是,第一次?陈太忠判断这些,已经比较老练了,当然,好猎手也未免会遇到狐狸精,不过这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下一刻。他收回自己的大嘴,轻抚她单薄的肩头,轻笑一声,“你紧张了。”

“有点吧”,姜丽质做人。真的是比较单纯,这一点从她那个没头没脑的电话上,就可见一斑”给陈主任打电话居然不自报家门,她轻叹一口气。“你的女人们……好像关系都不错?”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拥有一个和谐的后宫,这是他很自豪的事情一当然,身为一个曾经的仙人和年轻的正处,搞定一帮女人也不是多值得骄傲的事情,“我用诚心对待她们就行了。”

“没有……争风吃醋吗?”姜丽质的声音逐渐地恢复了正常。

“这个嘛……我没体会到过”,陈太忠一边娴熟地启动汽车”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也许有吧,但是她们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快乐。”

“哦,这样啊。”姜丽质低声嘀咕一句。她的音色本来就偏柔和,这句话基本上就是低至不可闻了。

可是陈太忠偏偏就听到了。他侧头瞥她一眼,却是又想起了她那个家庭,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句:我只当你是痛恨男人花心呢,敢情,敢情不是这样。

不过,单亲家庭出来的孩子,那是不能以常情付度的,下一刻他就放弃了琢磨的念头。反倒是假巴意思地感叹一下:唉唉。这是……,担子又重了一点晔n

然而不幸的是,他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喜,因为就在那栋别墅里,他即将剑及屦及的时候,姜丽质眨巴着大眼睛,轻声地问他一句,“你打算“…………怎么对我好?”

陈某人登时就定在了那里。似乎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一动不动……

还是从他俩进入别墅时开始讲起,陈太忠推门而入的时候,屋里一堆女人在叽叽喳喳,听到门响之后,众女齐齐低头向下望去。

“太忠哥你没得手?”李凯琳嘴巴最快。然后话一说完,她就看到了跟在他身后的姜丽质,忙不迭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那样子煞是可爱。

刘望男却是老于人情世故。几乎在瞬间就想明了其中关窍,起身笑吟吟地走下楼来,“嘿。小姜来了”欢迎欢迎。”

她跟张馨也是才回来,刚刚来得及脱去外套,别墅里的空调基一天二十四小时开着,温暖如春,她换上了一条短短的网球裙。两条白生生地腿就那么露着、反正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大家随意惯了,网球裙的下摆很开,嗯嗯,就是图个方便了。

刘大堂、张馨和李凯琳陪着小姜同学参观家居,雷蕾也合笔记本,轻声感慨一句,“太忠”你这是又祸害了一个小姑娘啊。”

“没有祸害啊”陈太忠很无辜地一摊手,“我都告诉她,你们都在了。她还要跟过来嘛。”

“这种情况,人家小姑娘都能跟过来,这还不叫祸害?”田甜从楼梯拐角处走了过来。脸上敷着白色的面膜”下面那个小洞微微地抖动着,声音有点含混,“不过奇怪啊”她应该见不得男人花心吧?”

大家都是去绕云玩过的”对这个半路搭车的女孩儿自然有印象,张爱国还受她的株连,被k得满头包,大多数人连她的身世都比较清楚,更别说刚才刘大堂还通风报信,说太忠可能晚回来甚至不回来了。

倒是雷蕾不太清楚这个问了两句之后。才怪怪地看陈太忠一眼““这样也行啊,太忠你不是用什么手段了吧?坏了,我〖家〗宝宝大了以后。性格会不会也这么特立独行?。。

她是反应过来了姜丽质这种古怪脾气…好吧,这种特立独行的性格,应该是单亲家庭的产物。她就禁不住要为自己的孩子担心一下。

,“太忠哥的特殊手段,不会用在女人身上”,。丁小宁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接着她就拎着两扎啤酒走了上来,往常这是张馨做的事情”不过现在张总在陪客人她就客串一下,“而且那个姜丽质我看着她都有点保护她的冲动,太忠哥才不会这么扫兴。”。

还是小宁有眼光,陈太忠禁不住暗暗点头,不成想田甜听得就是一声笑,“小宁你这丫头,别跟蒙晓艳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甜儿你欠揍吧?,。丁小,宇放下手里的酒,开始撸胳膊挽袖子。她当然知道,蒙晓艳和任娇瞎玩过,而她坚决不允许别人怀疑她的性取向,就以动手相要挟,反正在这一屋子女人里,她的武力值相当靠前,能稳胜她的只有李凯琳。

这么闹腾着,气氛很快地就再次融洽了起来,没有多久,刘望男等陪着姜丽质回来的时候,二楼的小客厅,大家已经各自端着啤酒,喝得不亦乐乎了,连田甜都不例外。通过面膜上的小洞,美不滋滋地一一小口地抿着。

姜丽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是这神经不知道是什么打造的”竟然是强悍异常,她跟着那三位走过之后,居然能笑着点点头““好像你们都去过绕云,是吧?”。

她的问题很直接很独特,在座的诸多女人哪里容得了她一个新人玩性格?一时间竟然就没一个人回答她,好半天之后,丁小宁才懒洋洋地回答她一句““去过绕云的,还不止我们这些呢,都是太忠哥的女人……嗯,除了那个男的。。。

,“小宁你这是个什么态度?。。刘望男看不过了,站出来斥责她。她最是明白人情世故。知道那小丫头春心已动。而太忠也是碍着一张面皮不好下手,所以就要帮着撮合。,“人家大晚上的过来,是觉得咱们可以交往。。。2715章柔弱和强悍(下)

别说,丁小宁天不怕地不怕,除了陈太忠,还就是怕刘望男这个大姐大。要说起来陈太忠的女人里,论年龄是雷蕾最大也就是吴言能跟她比三下,但偏偏的。刘大堂才是大姐头。

,“加上不在场的,包括那俩外国女人,你的女人,好像也不到二十个,。。姜丽质笑着摇摇头,眼中有说不出的异样光彩在闪动““这就是……多到我无法想像吗?,。

,“太忠哥愿意的话,两百两千个女人都不是问题”。这一次,是李凯琳不干了,小狐狸好不容易主动献身搭上了陈太忠这一趟车,知道这时机的宝贵,所以对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行径,分外地痛恨,“他不是个随便的人。

,“她魔怔了,你们谅解一下”,。陈太忠苦笑一声,冲大家摊一摊手,又转头看一看姜丽质““我这儿有客房。里面也有空调和卫生间,你早点睡吧。”。

,“二十来个女人,真的不多,。。姜丽质冲他笑一笑,笑容里有点说不出的东西,她无视在场的其他人的情绪,“我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你们能相处得这么融洽?”。

这几句话你来我往,搁给一般人来看”就是小姜同学打算挑战整个陈氏后宫了但是陈太忠知道这女孩儿其实没那么多心思,于走出声调解”“人少嘛自然融洽了。”。

,“他肯负责,。。张馨一直不吱声,这个时候,才细声细气地说一句。

,“肯负责啊,那真的是好男人了,。。姜丽质低声嘀咕一句,接着又抬眼扫一下环绕在身边的千娇百媚,站起身笑着鞠个躬,“新人入群,请大家多多关照。”。

,“先报三围吧,。。这种流氓话,也就是雷蕾说得出口““嗯身高就不用报子。。。

这也是玩笑话。雷记者的个子不算低”差不多一米六了但是在陈太忠的女人里,也就是她个子最低,其次的任娇都一米六二六三呢。更别说贝拉那种穿上高跟鞋比陈太忠还高的主儿了。

,“三围……我没量过”,姜丽质眨巴眨巴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大家““这个很重要吗?”

就在大家闹哄哄开玩笑的时候,刘望男走到陈太忠身边,左右现没人关注。低声在他耳边说一句,“这个……原装的看错的话,你挖了我的眼睛。”。

她知道陈太忠忌讳什么”陈某人虽然自己烂到不能再烂可是这处女情结挺浓男人嘛,就是这个德性。

,“我宁可看错也舍不得挖了你的眼”。陈太忠低声笑着回答。对刘大堂的眼光,他是相当信任的,更关键的是,她是他诸多的女人中,唯一热衷于向他推荐新人的…从生物学角度上讲。这是一种完美的伴生关系。

总之,这姜丽质真的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明明是纤细柔弱我见犹怜的气质,神经却是强悍得离谱,本来出身于单亲家庭,应该最痛恨男人搞七捻三,她却是要羡慕别人后宫和谐。

大家闹哄哄地折腾到九点半,连姜丽质都被大家灌了差不多一瓶啤酒,喝到最后她也放开了,脱掉了白色的休闲衫,露出了里面米黄色的羊毛衫。

这羊毛衫原本是比较紧身的那种,穿在她身上却是有股子宽松的感觉,待她懒洋洋地斜倚在高大的男人身边时。越发给人一种,“藤缠树”,的感觉。

接下来,大家就是起哄要闹洞房,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细心的刘望男发现,一丝迷茫从小姜同学眼中一闪而过,说不得出声解围““小姜还是第一次,大家体谅一下吧,以后有的是围*的时候。”

要不说有些人的气质,真的是杀伤力惊人,姜丽质显然就是这么一个人。连女人见了她,都要禁不住生出点怜惜之情来。

“我最喜欢看暴力闯关了。尤其是**这样的弱小女孩儿”,就连大流氓雷蕾,也就是嘴上嚷嚷两句,身子却不见动作。

就在一群人的目送中,姜丽质和陈太忠消失在一间卧室的门口。雷记者这下就活跃了,她翻箱倒柜地找半天,最后从楼下垂摸上来一个大可乐的瓶子,瓶子底儿已经被她剪掉了”“嗯,这个效果应该不错。”

“蕾姐,这个给我,你再做一个”,田甜一见这听墙根儿的利器,马上冲过来抢夺,雷记者怎么肯让她?说不得笑着跑开,却是由于酒意上头。好悬没摔个跟头,“就这一个空的,其他的都有可乐呢。”

“扛气”,田甜气得跺脚。丁小宁却站起来下楼,“那把可乐倒掉就完了嘛……,…”

外面闹哄哄地打算听墙根儿,屋里陈太忠却是遭到了这样的问题,面对小姜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他终于松开了搭在她皮带上的那只手,无奈地叹口气,“也是啊,你在海角,想对你好,我也没那个精力。”

姜丽质倒也没鼓励他继续下去的意思,而是将身子斜倚在他身上,满足地叹口气,“你很让人感觉可靠,知道吗?”

“这当然了”,陈太忠笑一笑,探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肢,低头轻嗅她的安香,“所以,咱们说会儿话吧,你觉得我的女人还不够多?”

“原来我以为不够多,很多领导的女人。都是以百计算的”,姜丽质幽幽地叹口气,“不过看你对女人的态度。我觉得不算少了,因为你想让每一个人都快乐,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

“这个倒是。”陈太忠毫不犹豫地点头,他一向不吝惜对自己的赞美,“而且她们确实很快乐。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开心。”

“我真的很想跟她们一样。”姜丽质低低地笑一声,“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很奇怪?”

“有一点吧”,陈太忠也是有一说一的主儿,他笑着回答,“我总以为。你会很痛恨我这样花心的男人。”

“在动物世界里,强壮的雄性,有权力拥有更多的**对象”,这姜丽质的脑子,还真的跟普通人迥异,“你很强壮,也很霸道”但是我更喜欢的,是你的可靠……”

“还有……你很公平”,她的声音,逐渐地低了下去,“你明明很好色。却为了照顾她们的感觉忽略我,我倒是有点不服气了,你要是一开始就追求我,那么,咱们必然有缘无分。”

这都是些什么逻辑啊?这一刻,陈太忠还真的有点为雷蕾的儿子担心了”单亲家庭出这种人吗?念及于此,他也不打算用正常思维跟对方交流了,于是又轻轻一笑。“征服我这种男人,很有快感吧?”

“我不想征服你”只想加入她们”,姜丽质的思维总是这么奇特,“如果我能征服你,使你舍弃她们,那么,我会立刻舍弃你。我很不耻那样的男人。”

“你一定有恋父情结”,陈太忠这一刻。恍然大悟了。

“也许吧。小时候我眼里的父亲,就是一座高山,是一棵大树。有一天雨特别地大,他骑车十多公里来到学校。为我送来雨伞,路上,他还掉进了水坑,当时的我不懂得珍惜,还觉得他满身的泥,损害了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同学们也笑话他。”

说到这里,姜丽质轻轻地吸一口气,声音变得哽咽了起来,“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舍弃了我和母亲,我甚至,愿意支持他把阿姨带回家,可是他最终还是离开了,然后,我有了一个小我十五岁的弟弟,呵呵,很可笑吧?”

“我没觉得可笑”,陈太忠认真地摇摇头,有些伤害一旦形成。真的是终生难以磨灭,“我只是没有想到,你是这么敏感和感情丰富。”

“所以,我不想再受伤了。完美的爱情只在”,姜丽质又长吸一口气,情绪略略地正常了一点,“你虽然花心,但你是一个肯负责的男人。你现在……还觉得我正常吗?”

“你的心理是正常的,就是不知道……生理构造正常不正常”,陈太忠嘿嘿一笑,用隐晦的荤段子岔开话题”这也是干部们的必修课。“现在……要我帮你检查一下吗?”

“那无所谓”,姜丽质听懂了他的意思,脸上的红晕一闪而过。她既然跟来了,早做好了心理准备,“生理上,我保证比任何人都正常……”不过,我还想多跟你说一会儿话。”

多说几天的话也无所谓”陈太忠感觉到了,她的心思并不是在男女欢好之上,那他自然不会勉强。陈某人好色不假,每夜也是无女不欢,但是门外面那么多拎着可乐瓶子窃听的女人,他想享用哪个都是腰板往前挺一下的事儿。又何必勉强她呢?

于是两人相拥在一起,很随意地聊着,大约是屋内温度过高,而姜丽质又喝了点酒,说着说着,她上下眼皮居然打起架了。

“睡个好觉吧。”陈太忠一指昏憩术点过去,将女孩儿放倒在**,然后走到门口一拉门,就见到四五双眼睛盯着自己。

“不是吧?”在类似的时候,最流氓的就是雷蕾,她冲屋内张望一眼,“这都差不多一个小时了。你居然……没录光她?”

“太忠你真的改行吃素了?”田甜也是很有点不解。

“你们真的……”太低级趣味了”,陈太忠撇一撇嘴。叹口气。“麻烦大家让一让,我得出去拯救一下地球。马上就回来。”

制止他中止某些行为的原因,是因为他猛地发现,留在刘勇身上的神识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