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2 -2753模糊车祸

2752 2753模糊车祸

2752章模糊车祸(上)

刘勇就是那个给陈太忠打举报电话的人,他是搞电脑维修的,在刻意的收集下,他的手里掌握了不少政府官员的材料。

陈太忠在他身上下的,本来是普通神识,但是这厮居然惦记着搞陈主任的黑材料以作威胁,他就不得不加重处理一下——对方的话应该是随口说说的,可他不会掉以轻心。

加了料的神识,能保证他在近距离主动发现对方,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神识一旦消失,他能收到极为强烈的警示信号:你的神识或者是被更加强大的仙人破解了,或者……是那个刘勇已经死了。

陈太忠相信,这个地球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修行者——陈风笑写的本来也就不是仙侠,神识被破解只是无稽之谈,那么就只剩下第二个可能,刘勇死了!

陈太忠知道,刘勇掌握了不少人的黑材料,他一度距离这黑材料非常地近,近到唾手可得,但还是那句话,有些东西,不知道比知道好。

不知道的话,他还可以坦然面对某些人,还可以大力地去推动一些工作的进程,但是一旦知道了,轻者会导致他在工作时思前想后缩手缩脚,重者直接会导致他失去做事的动力——连XX都OO了,这个社会,没有希望了!

可是眼下刘勇居然出了问题,这就由不得他坐视了,说不得匆匆出门,心说这厮别是……真的被丈母娘所逼,对某些大人物打起了不该打的脑筋,从而悲剧了吧?

诸女听说他要去“拯救地球”,齐齐就是一愣,不过看他匆忙的神情不是伪装的,自然也不会拦着,张馨一直比较清醒,等他离开之后才轻声嘀咕一句,“唉,这是又发生大事了?”

刘勇在消失之前,位于城乡结合部某个地方,不过陈太忠哪里记得住那么准确的位置?说不得就在那一片细细搜索一番,不多时,他就发现某处聚集了不少人。

这就是现场了吧?陈太忠将自己的面貌变幻一下,才显出身形,慢慢地凑了过去,果不其然,在围观的人群中央,直挺挺地爬着一个人,身下好大一滩血,一辆小木兰摩托被撞得七零八落,散落了一地的零件。

“这是车祸?”某人做出一副很八卦的样子,信手摸出一盒红塔山,敬给一个中年人一根,自己又叼一根,那位也挺客气,摸出火来给他点上,才丢掉手中的烟头,信手又点着刚接过来的红塔山,点点头,“啧,被卡车撞的……”

眼下是十二月中旬了,夜里寒气逼人,现在已经接近十点了,这个地方又不是闹市,马路上人车都比较稀少,有些跑长途的大车,是开得很快的。

叼烟的这位,就认为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逃逸案,“牌照?怎么可能看得清牌照,这些路过的大车,车上都是泥巴和浮土,这大晚上,谁还能看清?”

是真正的意外呢,还是伪装的车祸?陈太忠觉得自己的脑瓜也不太够用了,杀人灭口这种事儿,他是听说过的,但是总觉得……这种事情过于离奇,在现实中真的很少能碰到。

而且这个刘勇做事,还是比较有章法也比较注意分寸的,被人这么弄死……这个这个,唉,可能吗?

就在这个时候,警笛的声音由远而近地传来,不旋踵一辆警车就出现在大家面前,车上跳下两个便装警察,“来,让一让……”

“人已经死了,”叼烟的中年人哼一声,一边说话一边侧过头来,“这警察们……咦,人呢?”

陈太忠早掐灭烟头走了,他既然不能判断,刘勇到底是死于意外还是他杀,那么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去找刘勇藏在电脑里的资料。

所幸的是,刘勇租住在哪里,他还大致有印象,说不得穿墙而去,进屋之后,才发现女孩儿在卫生间里洗澡,外间的电视开着,空无一人。

直接把硬盘拿走吧,陈太忠多少懂点电脑技术,虽然他对自己复制物品的能力很有信心,但是复制硬盘,这东西的要求实在有点高。

尤其是,他想着万一刘勇的车祸是人为的,那么一定会有人来查这个硬盘资料,那么他把硬盘拿走,估计会激得某些人不得不主动跳出来。

说白了陈太忠是觉得,刘勇若真的是非正常死亡,他就不该也不能坐视,撇开正义感什么的不说,他没再跟此人联系,才导致这一起事故发生,他多少会觉得,自己有点责任。

可眼下他并不能确定这一点,所以就懒得下大功夫去挖掘真相,既然是这样,那索性不如让真相自己跳出来算了。

卸掉硬盘之后,他本待离开了,可是又一想,索性穿墙进了卫生间,给那女孩儿也打上一道神识,加了料的那种,若是她也非正常死亡的,那事实的真相,也就不用再说了。

这一番行动,并没有用了他多少时间,回到别墅的时候,雷蕾就冲着他笑,“这才……不到一刻钟,你就拯救了地球?”

“嗯,干掉了两个外星人,其实挺简单的,”陈太忠信口胡说八道,不成想众女听得齐齐就是一愣,然后当啷一声,雷蕾手里的遥控器就掉到了地上,一脸的惊骇,“真的?”

哎呀,这才是……陈太忠此时才想起,众女中不少人是见识过他的怪异的,雷记者更是在警察查房时亲身体会过他的隐身术,说不得讪讪地笑一笑,“咳咳,开个玩笑嘛。”

“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丁小宁尖叫了起来,她可是等着太忠哥再给她做个神奇的戒指呢,“这玩笑别人能开,你开不行!”

“好吧,没有外星人,我只是击碎了一颗飞往地球的小行星,”见激起了公愤,陈太忠苦笑着举起双手,“这个解释总可以了吧?娘子们,大家歇息了吧……”

第二天一大早,姜丽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衣衫完整地躺在卧室里,一时间心里大奇,推开门一开,却发现已经有人醒来了,正在客厅里忙碌着,她印象中,这个体态修长匀称的女人,好像是移动的副总来的,“张姐起得这么早啊?”

“太忠比我还早呢,他出去买早点了,”张馨冲她微微一笑,“其他的懒鬼们,都还在睡觉呢,我习惯早起了。”

“他还管帮你们,嗯……帮咱们买早点?”姜丽质讶然发问,同时不忘摆正态度,强调自己已经入群。

“嘿,有空就买,”张馨冲她和善地笑一笑,接着又促狭地挤一下眼睛,她原本不喜欢捉弄人,但是调戏新人的胆子,还是有的,“晚上我们都睡一间屋子的,你又不是。”

“你们都睡……一间屋子?”果不其然,小姜同学的脸上充满了惊奇,显然是被打击到了,但是下一刻张总才知道,被打击到的是自己,只见忧郁女孩儿眉毛一扬,接着就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果然是……很亲密,我能去看看吗?”

“随便你吧,”张馨觉得自己被打败了,于是冲一个方向努一努嘴,“就是那一间了。”

姜丽质说起话来是一套一套,真的到了这一步,她也是难免踯躅一下,才走上前推开房门,果不其然,映入眼帘的是满屋的肉色……嗯,秀色,横七竖八玉体杂陈!

“原来……真是这样,”她的眼睛眨巴眨巴,只觉得有点什么不同的感觉冲进她的神经,一时间她竟然觉得有点口渴。

“真倒霉,外面下雨了,”就在此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她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样,迅速伸手关上了门,又低头紧走几步,才若无其事地侧头向下望去。

陈太忠提着一个大大的保温桶走了进来,大约有五磅的暖瓶那么大,另一只手拎着一盒子牛奶,“要降温了……咦,小姜起来啦?吃点东西,我送你到招待所。”

“我……要跟这些姐姐玩两天才走,”姜丽质犹豫一下,毅然发话,“今天周五了,你要是嫌麻烦……星期天把我送到海角省,进了海角就不用你管了。”

“进了海角,你就随便搭车了,我知道,”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你老爸是高管局的副局长,不过,“以后不许你随便搭别人的车,这年头坏人很多的。”

“只要记住车号,还怕他们不出高速吗?”姜丽质还真不怕这个,高速路原本就是全封闭的,就算有车主心存不轨,她一句话就能吓得对方收回所有绮念。

“不许就是不许,吃了眼前亏咋办?”陈太忠不客气地哼一声,“天气不好,早点走,想我的话,下礼拜周末坐车来看我。”

他说得霸道,姜丽质听得却是说不出的受用,原来你真的很在意我,“这礼拜的周末还没过完呢,你就撵我走?”

2753章模糊车祸(下)

“我是怕周日没时间送你,”陈太忠叹口气,刘勇死得很蹊跷,这其中的因果,哥们儿还不知道呢,“会开车不?会的话给你买辆车。”

“有本,不过我妈不让我开买车,她怕我浪迹天涯,”柔弱女孩儿说出的话却一点不柔弱,她眼望着窗外斜斜的雨丝,轻声叹口气,“我从小的梦想,就是追着风中的蒲公英,走遍天下,途中能遇到很多有趣的人,有趣的事……”

“最后,我会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午后,微笑着躺在一个开满野花的山坡上,静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不惊动任何人,我来过,我开心了,就这样……”

“好浪漫啊~”张馨听得两眼发直,她本是文科毕业的,骨子里就不缺乏浪漫的因子,就算已经是少妇了,心中还留有一丝少年情怀,听她说得煽情,禁不住眼睛一亮。

“有病,病得还不轻,雨一下,蒲公英就掉在地上了,”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论起煞风景来,谁能是他的对手?“小姜家里多少趁着点,张馨你要整天开车去追蒲公英,油钱就是个问题。”

事实上,他这么强烈反对,还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的,“丽质,这雨还要下几天呢,走晚了高速路就不安全了,听见没有?”

“那我就不回去了,等雨停了,让他们来车接我,”姜丽质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眼中掠过一丝笑意,他的关心让她心里很受用,“怎么样?”

“太忠,她已经看到大家了,”张馨说了一句,“她刚才推开卧室门看了一眼。”

“这倒也是,总不能杀人灭口,”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有点吃惊,张馨居然也会帮她说话?在他印象中,张馨一直就是一个比较沉默寡言胆子也比较小的女人——典型的贤妻良母的那一种。

不过,说到杀人灭口,他就又想到了刘勇的死,一时间也没了继续调笑的兴趣,于是干笑一声点点头,“好了,不开玩笑了,随便吃点吧,丽质,这可是地道的天南云吞,海角省吃不到的……来一碗?”

吃完之后,他也没交待什么,站起身就匆匆走人了,这时候雷蕾也打着哈欠,从那间大屋子里出来了,睡眼惺忪地嘟囔着,“这家伙又跑了?我就奇怪了,他怎么每天那么多的事儿?”

“能力越强,责任越大,”张馨淡淡地反驳她。

类似的场景,在陈太忠的女人中时常出现,却是没什么人当真,所谓宫斗,就是后宫内部的斗争,是建立在男人不够强势,或者某个女人过分得宠的基础上的,在陈太忠的后宫里,没有斗争的土壤。

“这鬼天气,”陈太忠将车驶入省委院内,紧一紧皮夹克的领子,低声嘟囔着向宣教部走去,十二月天南的天气就是这样,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时候,能高达二十度,但是一旦来了寒流雨雪什么的,零下三五度也正常了。

他原本身康体健的,根本不在意这点小风雨,穿得有点单薄也正常,但是不用仙力的话,多少还是有点凉意的。

“陈主任,”一把伞及时地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陈太忠扭头一看,却是邱振东的笑脸,于是笑着点点头,“你来得早啊。”

邱振东这个人,在宣教部一直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以前是秘书处副处长,小小的正科,能来稽查办任副主任,也是跌破了不少人的眼镜,陈太忠对这个人不怎么关注,但是他也知道,这个副处待遇,不是随随便便一个正科就拿得下的。

“我家离得近,”邱振东笑着回答,这算……暗示什么吗?

陈太忠也懒得考虑这些小细节,再多的蝇营狗苟,也禁不住泰山压顶的强势,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呢?

到了单位之后,他首先要做的,就是看今天刊发的《天南日报》,然后在第三版,他看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内容——省委高度重视涂阳发生的食物中毒案,再次强调加强食品安全检测,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文明办相关负责人从始至终参与了此事。

报道写得很巧妙,指出了负责人刘爱兰是文明办副主任,并且指出事发当晚,文明办负责人就赶到了涂阳——这些话逐句地看,绝对都是正确的,但是偏偏没有人说,当天晚上赶到涂阳的,是陈太忠副主任而不是刘爱兰副主任。

这就是主流媒体的特色,他们很少说假话,但是真相往往也是笼罩在词句之间,谁想抓这个小辫子,也不是容易的——当天晚上赶到涂阳的,确实是文明办的领导。

“这就是语言的魅力,”陈太忠放下报纸,微微地感慨一声,有些事情只有身临其境的时候,才能分外地体察到那一丝微妙,而他现在就处在风暴中心的风眼里,自然能品得出这份滋味。

不过对他来说,这件事情也不是多要紧的,接下来他又陷入了繁复的日常工作中,他不知道的是,两个多小时之后,杜毅也在看着这篇文章皱眉。

杜毅对天南日报的关注,并不像其他人那么重视,他都已经是天南的老大了,对下面的声音和思想倾向,保持适当的警惕即可——一省在手,他需要很关注下面的动静吗?

坐到省委书记的座位上,他的眼光是向上看的,天南日报就是他的喉舌,“家天下”那三个字,大约就是最好的形容了。

当然,一点都不关注也是不对的,他毕竟是要注意下面的一些呼声和反应,某些派系的动向,他也需要了解。

所以看着这篇报道,他也有点头疼,他头疼的不是此事是否容易收场,关键是“文明办”这三个字,让他看得有点刺眼,“这三个字,最近在报纸上出现的频率,太高了吧?”

当然,让杜书记真正头疼的也不是文明办,毕竟半年之前,这个部门根本不放在他眼里——存在感极差的单位原本就该如此,眼下却是多了一个小家伙,将这个边缘单位折腾得乌烟瘴气。

“怪不得章尧东要把他扔到省里来,”杜毅开始有点理解章尧东的心态了,将凤凰科委搞得风生水起的功臣,偌大的凤凰市居然容不下此人,可见这家伙的祸害能力了。

当然,这折腾能力之所以会成为祸害,大抵还是杜书记实在招揽不到此人才做出的评判,若是他能像蒙艺一样将此人收为己用,那就是“能力出众”的干将了。

能力强不能为我所用,制又制不住,这一刻,杜毅心里隐隐做出了决定——跟章尧东一般无二:得机会了,随便把这家伙扔到什么地方去吧,至于说什么地方,他还没想好,不过总是不能让他在省委这中枢的机构呆着了。

没了陈太忠的文明办,那时候能不能折腾,就无所谓了,杜书记甚至相信自己要叫真的话,将文明办掌控在手中也不是什么问题,不像现在,支持不能支持,收拾吧,又感觉扎手。

陈太忠并不知道,杜毅居然也起了将他送走的心思,上午的时间里,他受了刘爱兰的委托,去司法厅谈关于贪官访谈录的定稿事宜。

这件事原本是康楼电负责的,康主任下去挂职,目前就归刘主任分管了,而她受了何宗良的托付,眼下正在大力抓民政福利这一块,那只能央他先帮着协调一下了——至于说洪涛,刘爱兰不敢去用,而且从级别上讲,她也不好指派一个副厅来帮自己。

陈太忠早就知道这个活儿了,不过以前一直是康楼电管的,他不会瞎掺乎,这次拿到初稿,也是大致地翻了一下,就带着协调处副处长彭苗苗去监狱管理局了。

彭处长以前不是主要负责这一块的,可是,谁要陈主任跟她熟呢?于是就带上她了,饶是如此,在车上的时候,她也将这本书的前因后果介绍了个八九不离十。

车到监狱管理局大门,门卫听说来的是文明办陈主任,两扇沉重的朱红大门缓缓打开,彭苗苗见状禁不住感慨一声,“这周厅长对您倒是挺尊重的。”

“嗯?”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彭处长笑着回答,“以前我也跟着康主任来过,这大门只是开一扇让车进,这次规格可是挺高。”

“以后说这种话要注意场合,康主任只是去挂职了,”陈主任笑一笑,心里却是不无自得,康楼电这副厅,待遇还不如哥们儿这正处。

当然他也知道,周铭这恭敬,是冲着自己身后的黄家去的,毕竟上次跟张汇打对台的时候,好悬没影响到他这个司法厅副厅长、监狱管理局局长。

果不其然,他将车停在停车位,跟彭苗苗才下了车,办公楼里就匆匆走出四五个人来,为首的人身材瘦高,头发都花白了,看着却是相当精壮,正是周局长,他满面笑容地发话,“呵呵,算着陈主任你也该到了,第一次见面……可康主任没少跟我提起你。”

“周厅您怎么出来了?太客气了,我真不敢当啊,”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伸出双手同对方相握,“康主任下地方了,走的时候还说,周厅您这儿特别配合他,我听得也是羡慕得不得了。”

“应该的应该的,”周铭笑着点头,他也不指望从这位小爷这儿得到什么助力,但是首先不能得罪……这是底线,杜老板的亲信张汇都学习去了,他哪里敢不认真对待?“稿子差不多了,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多提点意见。”

“这个意见嘛……呵呵,咱们先进去再说吧,”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