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6 -2757气场太强生日

官仙无弹窗 2756 2757气场太强(生日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756章气场太强(上)

“货运和客运没啥关系,可是领导是可以调整的,”董飞燕回答得有板有眼,“他所在的派系跟林海潮关系近,被捎带上了。”

“好了,来人了,”陈太忠一边跟她聊,一边注意着外面的场景,毕竟是被打劫过一次了,记吃不记打可不是好习惯,“赶紧收拾一下。”

来的人撑着伞从路边匆匆而过,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岁的女孩,应该是父女俩,等他俩过去的时候,车里的一对男女已经整理好了衣衫,衣冠楚楚的样子。

“到河堤上走一走?”陈太忠提出了建议,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下雨了,而不是下雪,“后备箱里有大阳伞。”

“这样的天气,我只想窝在温暖的屋子里,什么也不做,”董飞燕充分地展示出她小市民的一面,她简直是太不懂浪漫了,“能跟你光溜溜地躺在被子里抱在一起,那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我很怕冷的。”

那你还穿一条丝袜就出来!陈太忠很是为她的精神所感动,于是他正式考虑,接纳这个女人进自己的后宫,而不是做为临时的炮友,不过,这需要考验。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他摸出了准备好的袋子,里面装着手机,还有几张一百面值的充值卡,移动的充值卡基本上就等同于人民币了,是硬通货,但是家里有个张馨,这也就不算稀罕物儿,“喏,给你个手机。”

“嗯?”董飞燕狐疑地看他一眼,脸色就慢慢地阴沉了下来,“我说……你这啥意思,觉得我像出来卖的?”

“啧,你这小脑瓜不知道想啥呢,”陈太忠笑着伸手去捏她的脸蛋,“我是联系你不方便,就给你个手机,刚才在院子里……你也看到了。”

“哦,我有个手机,不怎么开机,整天在火车上,电话费老贵了,”董飞燕听他这么说,脸色才好了起来,她笑眯眯地伸手去拿那几张充值卡,“有这个就行了。”

“给你你就拿上,也就是我用过几天,”陈太忠不容分说地把袋子往她脚下一搁,顺手又摸一摸她的小腿,“嗯,手感就是不错,你要出来卖,咋还不得值辆汽车?”

“那你给我买一辆吧?”董飞燕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买就买,现在就去,”陈太忠直起身子,手就放到了档上,不成想她一伸手就按住了他的手,笑着发话,“好了,你买了我也养不起,我还不会开车呢……你这泡妞,倒是舍得花钱,不愧是处级干部。”

“提起裤子就走的人,多着呢,”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可不认为自己这么大的手笔,是个普通处级干部能做到的,“不过,你既然是我的人了,就别跟其他人搞七捻三的。”

“包养的话,一辆车倒也正常了,”董飞燕还是用那种暧昧的笑容看着他,好半天之后,见他没什么反应,这才轻叹一声,“不过,你得常来看我,感觉认识你之前这二十来年……真的是白活了。”

“刚才你好像是差点死了,”陈太忠听得就笑,男人总是贪图新鲜的动物,今天推倒了一个不算新鲜的新人,他的心情就好了不少,尤其是被董飞燕那双结实的长腿箍着的时候,带给他一些不同的感觉。

一时间,他都忽略了自己打算晚上回凤凰的计划——往后推一推好了,“既然你嫌车震不舒服,那换个地方?”

“换就换,谁怕谁?”董飞燕不服输地哼一声,然后她的眼睛就扫过了仪表盘,登时吓了一大跳,“五点了?你还真能折腾……我得回去给我老娘做晚饭去,她刚做了白内障手术。”

“那就算了,”陈太忠叹口气,启动了汽车,人家做女儿的一片孝心,他总是不能计较,“我回凤凰了。”

“你不是已经调到素波了吗?”董飞燕对这一套还真不清楚,待听他说只是在素波挂职,一年期满之后还要回去,这失落就明明白白地表现在脸上了,“不是吧,那一年以后,我想找你还得去凤凰?”

我想来素波工作,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陈太忠很想说这么一句,不过却又想看一看她的表现,于是笑一笑,“当了干部,都是身不由己的,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将来的事儿,谁说得准呢?”

“那……我跟你一起去凤凰,晚上我姐姐就过来了,”董飞燕沉吟一下,做出了决定,“我是周一下午的班,到时候咱们能回来吧?”

你倒是真胆大,也不怕我把你卖了!陈太忠再一次体会到了她可与丁小宁比肩的悍勇之气,说不得笑一笑,“我在凤凰也有好几个女人呢,我回去的时候,大家都在一起玩,你……习惯得了?”

“啧,”董飞燕一听,就咂巴一下嘴巴,果不其然,良家妇女终究是良家妇女,明显地抵触多飞这种场面,“我估计会不习惯。”

“那随便你吧,”陈太忠耸一耸肩膀,也不是很在意,他不能指望每个女人都像姜丽质那么奇葩,董飞燕的反应,才是正常的表现,现在肯同他一起大被同眠的女人们,多数也都是经过了一个适应期的,“先送你回家。”

送了董飞燕回家之后,他又一一通知自己的女人们,说我晚上要回凤凰办事——事实上,现在就算他不在湖滨小区住,田甜和张馨等人也会在那里休息,那里的条件真的不错,住惯了舒服地方,谁又愿意住到别处?

不过,就在他打算驱车动身的时候,董飞燕又打来了电话,“太忠,我想好了,跟你一起去凤凰。”

“我说,我回凤凰是会情人去了,”陈太忠又跟她强调一遍,“大家要在手]机看oo一起玩的,你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觉悟跟不上就不要勉强了。”

“这也叫觉悟,嘿,你们这些国家干部啊,官腔也打得太顺溜了吧?”董飞燕不屑地哼一声,“没什么,我只是想通了。”

“想一想,就通了?”陈太忠倒是没介意她的不以为然,说实话他确实是套话说得太溜了,不怪别人这么评价,“我一点没有勉强你的意思,真的。”

“哼,能勉强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董飞燕真是够粗犷,敢当着罗天上仙这么说话,果然是无知者无畏,不过她的解释,倒也有几分道理,“可是想一想,既然连母子一起搞的领导都有,你这也就是小儿科了。”

“母子?”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心说这没文化还真可怕,“我说,那叫母女双飞,你稍微讲究一下措辞行不行?”

“我没说错,是母子,先搞了儿子,又搞他妈,”董飞燕真真不愧是……跑车的,各种怪谈居然都能入耳,“如果都是女人的话……来我家接我吧。”

她挂了电话,陈太忠却是被震得好半天没缓过劲儿来,琢磨半天之后,他认为这是污蔑,绝绝对对的以讹传讹,这么搞的话,口味也太重了吧?男领导喜欢男人,那么……这下属怎么也得像许纯良那么漂亮才行。

可是想到此处,他就不敢再想下去了,如果许纯良只是个普通科员,许绍辉只是个小科长的话,那么这个情况……也真的就难讲了。

如果再加上许苒泠……我呸,麻痹的哥们儿这是想什么呢?

精神文明建设,真的是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了啊,陈太忠心里暗暗感慨,连这种传言,我居然都有相信的意向了,这擅于人云亦云的广大人民群众,岂不是会传得更离谱?

说白了,就是当今社会的种种不合理现象,种种光怪陆离实在太多了,也太挑衅道德和良知的底线了——抓这个精神文明建设,哥们儿责无旁贷啊。

回头就加大力度!他做出了决定,于是他笑一下,“肯定都是女人,不过到时候,大家可是一起玩的,从别人那儿出来,直接进你那儿了,根本不带洗的啊。”

“切,不洗就不洗了,”很显然,董飞燕同学已经是做了充足的思想准备,都打算去群飞了,觉悟自然有所提高,不过她的要求,还是有点小市民气,“那从我这儿出来,进别人那儿也不许洗,我看着呢。”

“到时候你就不行了,还看?”陈太忠嘿嘿一笑,挂了电话,然后才反应过来,丁小宁她们……好像要跟自己一起回呢。

丁小宁的事业重心现在转移到素波了,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凤凰人,刘大堂虽然不是凤凰人,事业却是在凤凰,李凯琳那就不用说了,事业和根子都在凤凰,听说他要回去,这三人自然就要跟着走。

陈太忠不怕董飞燕在凤凰掀起什么风浪,他经营那里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被人抓了现行,他都确定自己能在短时间摆平,官场里喜欢强调大本营什么的,这个说法是有相当道理的。

不过,他多少有点顾忌这三人的观感,不成想这次不是刘望男,而是丁小宁直接表态了,“姜丽质没留下来,那换个人也行,无非是多个人而已。”

所以在接了董飞燕之后,一行人直奔凤凰而去,虽然天雨路滑,还是在不到九点的时候,就抵达了凤凰。

2757章气场太强(下)

由于有董飞燕相随,陈太忠也没在第一时间去横山区宿舍,新人嘛,自然要享受一些适当的照顾,所以大家的第一目标是阳光小区。

随着陈太忠工作重心的转移,阳光小区的别墅,最近已经很少人在住了,也就是李凯琳和刘望男偶尔回来的时候住一下,不过李凯琳的老妈常桂芬也住在这个小区,能帮着做一下日常的维护。

所以大家进门的时候,没觉得这个地方有什么荒凉的气息,倒是董飞燕有点略略的感慨,“这个地方,真的……挺排场的。”

她原本是想着,凤凰这乡下地方,有个大一点的别墅不足为奇,所以只是稍微感慨一下,不成想却被别人听出来了。

于是丁小宁就要跟她叫一下真,反正表面上说起来,她现在是陈太忠的女人里最有钱的,“这算什么?在北京也有这种地方……素波嘛,你该知道的时候会知道。”

董飞燕听出了她的意思,悻悻地撇一撇嘴,可怜她也是姿色过人、眼高于顶的主儿,委身于陈太忠都有点“我看你顺眼”的意思,眼下吃了这样的警告,却是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这就是所谓的富贵逼人。

接下来的两天,倒也不用再说,陈太忠回凤凰总是公私兼顾,这次自然也不例外,董飞燕也充分地见识到了他的荒唐,除了阳光小区的四个女人,这家伙在外面居然还有女人。

这一点,是她从他的行为中猜出来的,并没有人告诉她——这也说明她还没有彻底地融入这个圈子。

陈主任一行人是周日晚上回的素波,不过他没有将董飞燕带到湖滨小区,说实话他有点忌惮这个女人的出言无忌,他敢带她去凤凰,可素波这边……等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

第二天去单位办公的时候,陈太忠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却是可是细细琢磨一下之后,又说不出有什么问题,恍恍惚惚地到了中午,他才猛地反应过来:是感受不到那股加了料的神识了!

这个感受不到和消失,还是不同的,感受不到是超出了感知范围,消失那就是湮灭了——正是因为没有消失,所以他这边就没有得到警示信号。

意识到这一点,他就放大范围细细地感受起来,然后发现的真相,很是令他无语:那个女孩儿,居然去了北京?

这是告状去了吧?陈太忠做出了判断,看起来刘勇的死,还真是有点说法,不过他肯定不在乎对方告状,哪怕到最后查出刘勇生前给他打过电话,那又怎么样呢?

且不说现在不作为的干部有多少,单说他是堂堂的省委文明办副主任,接到一个藏头藏脑的电话就要认真对待,这不是闲得蛋疼吗?

所以,这不关我的事儿,陈太忠对自己这么说,他甚至有个荒诞的联想……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被截访的人抓回来?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给张馨打了一个电话,要她帮着查两个手机号的通话清单,一个是刘勇名片上的手机号,一个是刘勇给他打电话时用的无记名神州行号码,如果条件允许,把清单上的电话主人一一都列出来。

而且他强调,此事一定要保密,查不到不要紧,首先是不能被人发现——一旦被人发现,那真的是有点说不清楚了。

做出了这样的吩咐,他心里那种不安生的感觉就没有了,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下午上班后不久,马小雅给他打来了电话,“太忠,有人想通过媒体,报你们天南的料……”

对北京的媒体来说,爆料真的太常见了,但是能让马主播打过来电话的爆料,显然不会那么简单,是的,这件事涉及了陈太忠。

爆料的正是刘勇的女朋友江莹,她对自己男朋友的死,也是抱有一定的疑惑,她知道事发当天,刘勇是上门去给一个客户修电脑去了,在回来的途中遭遇了不幸。

请人修电脑的这位是做服装生意的,搞的是一个进销存系统,由于使用者素质不高,经常上一些乱七八糟的网站,还玩一些盗版游戏,所以电脑经常中招,倒也是算刘勇的常客。

这位没有什么嫌疑,所以一开始,江莹就只当自己的爱人是真的不幸,该有这么一劫,事发的时候,她正在洗澡,还没洗完澡,警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刘勇的手机和通讯录上,她的电话都是归到“家人”一栏的。

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不用说了,这个噩耗得通知准公公婆婆,于是一直忙到次日下午——当时陈太忠盯到中午就走了。

悲恸之中,江莹的家人和刘勇的家人起了冲突,一方说你们逼我儿子太狠,否则他不至于没日没夜地挣钱,最终遭致这样的结果。

江莹的父母不干了,说你们家小子睡了我家闺女两年了,现在都没定下名分来,到底是谁吃亏呢?他供的那套房子,小莹也出了钱的,那得算她一半。

人刚刚死,这家产分割的麻烦就接踵而至,不得不说,现在的人活得太现实了,江莹心如死灰,暂时是没心关心这些事情,又被他们吵得心烦,就要回去回忆一下刘勇和自己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于是她打开了电脑,然后……电脑报警找不到硬盘——小江也是干电脑这一行的,然后她马上就毛了,刘勇的电脑硬盘,不见了?

原本她就有一点点的疑惑,觉得老公不一定就是那么点背,说不准是被人害死的,毕竟,他掌握了那么多领导干部不为人知的秘密。

老公的车祸本来就古怪,与此同时,电脑硬盘很离奇地消失了,江莹就算想象力再缺乏,也能意识到,这事儿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是被人灭口了吧?她不得不这么想,要说刘勇这人,对人情冷暖是比较清楚的,他也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的性质,所以平时嘴里就有意无意地流露出一些谨慎和忌惮,这些东西,江莹不是全部清楚,但也清楚一部分。

我家刘勇是死于非命的!想到原本应该成为自己公公婆婆的夫妻,口口声声地说自己害了他俩的儿子,又想到平日里老公的体贴和关怀,弱小的女子暗暗下了决心——这件事,我一定要捅出去,我的老公不能白死!

还好,由于平日里受刘勇的熏陶不少,她知道此事声张不得,于是暗暗地买了进京的车票,直奔京城而去——事实上,她和刘勇相娇多年,刘勇硬盘里有的东西,她手上都有备份。

对一般人而言,即使是去了北京,没有门路也整不出多大的动静来,不过刘勇和江莹虽然对北京也不熟,但是他们有自己的渠道,尤其是刘勇,本来就是正规大学毕业,搞的又是电脑维修,还有师兄在中关村一带讨生活。

江莹也知道自己的爱人差点就跑到北京讨生活,只是受她牵绊没有去成,所以一来北京就直奔爱人的师兄处。

这做师兄的,平常也接触过几个有办法的主儿,惊闻师弟横死,他这不平之气就发作了,而且他来北京打拼多年,也不想让家乡人小看了自己。

所以,他想跟江莹拿那些资料看一看,不成想小江虽然是女人,却分外有主意,“这个资料我不能给师兄你看,这是为师兄你好……刘勇都被人杀了,我活着倒也没啥意思了,但是不能连累了您!”

你其实是连我也不怎么相信,师兄很明白这话的意思,但是她说得也确实有道理,惊弓之鸟就是这样的,于是他说你不给我看资料,这个小心我能理解——可是,我联系媒体,手上总得有点硬货才行吧?

“刘勇在两周之前,曾经向我们省文明办一个副主任爆过料,那个主任叫陈太忠,”江莹是这么回答的,“他能证明,刘勇手上确实有东西。”

“文明办,这是个什么单位啊?”师兄表示自己很孤陋寡闻,尚未听说过类似的部门,“听起来像个社会团体……这个主任敢作证吗?”

别的地方的文明办不行,天南的不一样,江莹非常肯定这一点,当初刘勇敢把目光盯到陈太忠身上,自是做过充分了解的,所以她向师兄保证,这个陈主任不发威则已,一发威别人绝对挡不住。

所以这做师兄的就联系媒体了,杂七杂八地说了一大堆,除了师弟是被人害死的之外,再没有像样的爆料,唯一出现的政府官员的名字,就是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此人可以作证。

好死不死的是,他找的媒体,有人跟苏文馨认识,就说起了这事儿,马小雅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打电话过来。

合着是因为,我拿走了硬盘,这女人才去的北京?陈太忠听得是相当地无语:好吧,你要去就去吧,但是……为什么还要把我的名字报出来呢?

这都不叫躺着中枪了,这叫气场太强,哥们儿走的,还真是大运啊……

(一不小心,生日又到了,终于十八岁了,又老了一岁吖,好难过……大家用月票安慰我吧,顺祝群内同一天生日的冯宝宝和艾滋简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