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8 -2759不称职的嫡系

作品相关 2758 2759不称职的嫡系(求月票)

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呢?陈太忠接到这个电话。真是有点纠结。

事实上,他认为自己在这件事中该负的责任并不大,相较拿走硬盘造成的阴差阳错的后果,他认为自己更不该的是,在凤凰他玩得实在有点嗨皮了,居然就没注意到女孩儿跑了,以至于他第一时间没有做出反应。

当然,单就这件事来说,他也做不出什么反应,只是原本在他控制范围内的事态,变得有点不可控了,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还是平日对自己太放纵了啊。

至于说江莹在北京要干什么,他真没兴趣过问,只是被人点了名之后,似乎不做点什么也不合适。然而到了最后,他终于决定,暂时先看一看再说。

马小雅打这个电话。还有一层含义,那就是想了解一下,此事是否合适曝光,陈太忠对此并不介意,“你们是做媒体的,自己拿主意吧,我对这件事没有立场。”

其实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愧疚,否则的话,他多半是要请示一下领导,才会考虑是不是有必要捂盖子。

不过陈太忠还是低估了他自身气场的加成效果,当天晚些时候。这件事居然上了几个著名的网站。江莹提供了其中的一条具体资料一永泰县县委〖书〗记楼宏卿的儿子楼朝晖,利用老爹和自身职务的特权。大肆敛财、玩弄女性。

当然,她原本是一条信息都不想提供的。但是那些媒体不依。我们网媒虽然没有纸媒那么讲究,可你也不能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说你男朋友是被人谋杀的不是?

所以江莹就提供了这么一条线索”楼朝晖做事也有点太不注意”电脑资料上居然有他开的公司的账目,还有一些跟异性的合影,虽然没有尺度太过分的照片,不过有些场面,也不能用普通的交情来形容。

有这么一条,说服性就不小了”更别说有一家叫《九州观察》的报纸及时地发现了这一则网络新闻。不由分说就连夜摘抄出来,第二天一大早直接发行了。

这就是很不幸的事儿了,然而更不幸的是,陈太忠也被文章提及了,“刘勇生前曾跟天南省委某陈姓处长联系,希望提供这些材料。以引起有关部门对干部贪腐现象的重视,不过该处长表示,这件事他还要向领导汇报,终于没有了下文。”

这次,陈太忠是接了荆紫菱的电话”才知道自己已经被卷了进去,小荆总的易网公司目前虽然没有美国上市”但主打业务“千百度”搜索引擎却极为火爆,一些有影响的新闻,她是不会放过的,更别说关于天南的新闻了。

天才美少女随意一打听。就得知了“陈姓处长”指的,就是自己的男朋友陈太忠这个消息真的很好打听,大家都知道是这么个人。文章里那么写只是惯例,执笔者也不想冒太大的风险。

荆紫菱担心的是”陈太忠在这个报道里面目不清,可能涉及不作为倒是小事,但若是有人执意要将刘勇之死跟陈处长联系起来的话,好像也是个麻烦。

陈太忠听说之后,二话不说登上网络”欣赏起那篇文章来,看了好半天。终于无所谓地撇一撇嘴。文中的陈处长还真就是个佐证的角色,这种情况下,若是有人还敢借机污蔑我的话。那我可是不介意狠狠地还一记耳光回去。

然而下一刻,他就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抹黑什么的真的不值得关心,但是江莹和媒体这么搞,会不会有裹挟我的企图呢?

这是他最近关注得比较多的一种手段”印象最深刻的,自然是市委党校那档子事,党校的老干部被裹挟为了人质,然后老干部科的张科长,又以**来要挟组织。

这个倒是不得不防,陈太忠心里就多了点警惕,不过大致上来说,他觉得这件事情离自己挺遥远的,所以也没打算多关注江莹已经把事情捅到北京了。再有人想捂盖子,该知道的事情,总是有人能知道的。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像他想像的一样。当天下午,陈太忠正在省民委参加一个会议,就接到了那帕里的电话。“太忠我问你一下,天南死了一个刘勇,跟你有关系没有?”

我说,这个电话怎么能是你打来的呢?陈太忠真是要多奇怪有多责怪了,问了两句之后才知道,此事已经被捅到了中纪委,值得庆幸的是,在知情人里,有蒙艺的关系,而蒙〖书〗记此刻恰好在北京,中午跟朋友吃饭的时候闲聊。惊闻天南发生此事。

蒙〖书〗记一直是很赏识小陈的,但是同时他也很清楚,这家伙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儿,很多时候办事都不走正常渠道。

是的,熟悉陈太忠的人遇到类似事情,首先就要怀疑,这事儿是不是这家伙干的,这厮下手狠毒。而且,能力也很强,做得出这样的事来。

更别说蒙艺已经离开天南好久了,虽然对这里还有一些关注,却是不知道陈太忠目前的〖真〗实处境。只听说一桩离奇车祸跟其有关,一时难免有点主观上的猜测,又不好出面暗示,就跟自己的秘书微微地露一下口风。

“这个人给我打过电话,我落实过了”陈太忠回答得也明明白白,不过下一刻,他有点想试探一下,看蒙艺对自己是个什么态度。于是就叹口气,“可是有人要借此诬陷我,啧,不知道蒙老板会不会伸手拉我一把。”

“你要肯来碧空,两个你。老板也罩得住”,那帕里听得就笑。“大不了换个地方。从头来过嘛。老板不答应的话”我帮你说!”

你这话跟没说一样,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算了”我先试着扛一扛吧。实在不行,再找老板喊救命好了。”

“那行,需要的时候,你给句话,老板那儿怎么样我不敢说,兄弟我先给你顶上”那帕里这话还真的熨帖人,要知道,他可从来都是肚里做文章的主儿,能撂出这么一句话来,那真是难得了。

“应该不会到了这一步,不过那厅你这心意,我领了,陈太忠又笑,心说天南的这点事儿,我要是堕落到需要老那你出面帮衬,那还真不够丢人的。

他想是这么想的,但是事态的发展”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那帕里的电话刚断掉,秦连成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太忠,那个刘勇是怎么回事?你……听说了吧?”。

,“那家伙就给我打过一个匿名电话,我没在意”不是北京的朋友跟我打招呼。我都不知道这些,。。陈太忠对上秦连成”就要自如很多了,“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跟秦主任处得近”同时呢。他并不期待许绍辉的帮助,所以说话就没那么多忌讳,秦主任一听他这么说,就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跟咱们无关就行,对了……你别冲动啊。,。

凭这小小的一篇文章,还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这种,能让我冲动吗?陈太忠心里很不以为然,不过主任这是为了他好,他也不能不领情。说不得嗯嗯啊啊地敷衍几句,就挂了电话。

然而此事还真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是的,某人的气场实在走过于强大了,两个小时之后,黄汉祥居然将电话打了过来““小陈”那个刘勇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回事?陈太忠现在就只剩下苦笑了,他叹。气““要是真的跟我有关,我还能让这事儿闹到北京去?”。

,“你小子这是怎么说话呢?。。黄汉祥很想知道事情经过,但是他不能容忍这小家伙对自己越来越不恭敬,说不得出声呵斥。

不过,当他听说已经有不少人关注到了此事,小陈已经烦不胜烦的时候,他就无心计较这个了,“这个消息我知道的是晚了点,关键是有人作梗。你不要乱动。”。

,“才人作梗?”。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旋即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个事件在消息荟萃的北京能这么快地被公布出来,确实有点不正常,不过这不正常也仅仅是那么一点,“您能确定吗?”,,“能确定的话,我早就知道消息了,。。黄汉祥回答得倒也痛快。按常情讲。他认为这是自己一方被麻痹了,所以知道消息的时间略晚。尤其是黄家在北京这么些年,实在是见到了太多的起起落落”“我是直觉地感觉到了不正常,所以你不要乱掺乎。。。

,“我现在是被架到火上了。不掺乎都是不可能的”。陈太忠苦笑一声。报纸都点名了,我躲得过去吗?“那个《九州观察报》,是个什么背景?,。

,“有奶就是娘的报,最多是探路的小喽罗,。。黄汉祥轻描淡写地回一句。他并不把那个报纸放眼里““我知道你躲不开,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成了别人的开路先锋就行。”。

,“我怎么觉得,您似乎知道点什么?”。陈太忠听出来了,老黄心里好像有谋划““能不能指点我一下?”。

,“我能想到的可能性太多了,所以跟你这啥都不知道的……也差不了多少。,。黄汉祥笑了起来,“这个事儿是针对天南去的,让杜毅头疼去吧。…。2759章不称职的嫡系(下)

杜毅在天南的主要对手”就是黄家一系的人马,但若是有外部势力对天南发动进攻。两家就又成为了盟友的关系天南出任何的大事,首当其冲的还是杜〖书〗记。

当然,这外部势力若是杜毅引来的话”蒋世方这边压力就重了。可一旦引来黄家都要忌惮的势力。那杜毅自己也要考虑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问题,而若引来的人份量不够。那难免就会贻笑大方了。

而且,蒋世方不会束手待毙的,获得黄家支持的他,有跟杜毅拼个鱼死网破的能力,就像碧空旧事一般…蒙艺为什么能去碧空?因为那省长和省委〖书〗记被同时调离了。

所以跟其他省份相比,天南这边的行情就是”错非不得已”杜毅不会引火烧身,这是大家都能肯定的,既然是这样”黄汉祥就有信心杜毅早晚会出手,那么,我们黄家人为啥要冲在前面呢?

陈太忠也明白这个道理,老杜你既然是天南的老大,就该有相应的担当。不过他还是想多了解一点内幕““照您的分析”谁最可能是背后指使者呢?您跟我说一声,我也好做出一些针对性的防范来。。。

,“这可能性真的挺多,很可能是杜毅的对手”。黄汉祥听起来不怎么想说。不过他沉吟一下,还是指出了两点。,“张州那边”杜毅扶了一个市委〖书〗记上去,临锅那边,氧化铝项目也算进展顺利……近期的就是这些了。”。

临铝涉及的是有色那帮主儿,当然,也可能涉及操作此事的某些地方政府。张州则是跟蓝家扛上了,可是就算出任市委〖书〗记的臧华是杜毅的人。在蓝家眼里,坏了这番好事的,还是黄家人换个没有黄家撑腰的省份,杜毅敢这么搞吗?

所以这一番恩怨”大部分最终还是要算到黄家头上,杜〖书〗记给田立平一个市委〖书〗记的许诺,那不是白给的。

陈太忠也听得懂这话”这两个可能性就是针对黄家来的,针对杜毅的可能性那就是另算了”不过临铝氧化铭项目的进展,他还真不是很清楚,最近范如霜并没有联系他。,“临铝那边立项了?。。

,“倒是没批下来呢,不过当初,他们都觉得老爷子扛不住了,。。黄汉祥很不屑地。多一声““可是咱家老爷子就是能扛,现在又好了,太忠你当时的建议不错,然后我就直接打脸。,。

黄老身体不佳,还是几个月的事儿了,主要是因为黄家老大的孙”女儿在加拿大被人抢劫,刀扎得流产了,五世同堂的机会,就这么没了,也正是因为如此,王从交通肇事之后,故意碾压伤者,被判了死刑,并且有司法解释出台一大家都才孩子的。

当时陈太忠建言,说老爷子早晚能缓过来,咱们让反对的人先跳出来吧。有这么个说辞,才获得了黄汉祥对临铝氧化铝项目的支持。

眼下看来,他的设计竟然生效了,这真是,气场太强了一点。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无言地笑一笑。琢磨一下,才给范如霜打个电话——你这项目跑得这么顺利,怎么就不知道感谢我一下呢?

陈太忠就是这毛病,别人若是主动来找。他就嫌烦,可别人不来的话,他就又要觉得自己的人情被浪费了,“范董,忙呢?”

“哦,在北京呢”,得,范如霜还在京城活动,一个几十亿的项目,确实是够累人的,“过两天就回去了”太忠找我,有什么事儿?”

“倒没什么,刚才跟黄二伯通了一个电话,他说你这儿的项目进展不错。我是跟你通个气儿”,陈太忠笑一笑。明明是邀功来了,他却偏偏能说得关心无比,“机会难得,得抓紧啊。”

“呵呵,谢谢你,我知道了”,范如霜回答得也是波澜不惊,“等我回去了,咱们一起坐一坐……黄老的百岁诞辰要到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哎呀,我可是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陈太忠只觉得自己这个电话打得太及时了,仔细算算日子,还有四天,“票已经买上了,嗯,范董你不留在那里?”

“听说黄老不打算大办,那儿可没我的座位”,范如霜很自然地笑一笑。“呵呵,我等明天见一见黄二哥就行了。”

得赶紧买票了,陈太忠放了电话之后,随手给高云风打个电话。“云风。帮我订一张去北京的机票,嗯,越快越好。”

“你怎么这会儿才想起来订机票?”高云风很责怪地问一句”“是……”……那个谁的百岁寿诞吧?”

这没人提醒我啊,陈太忠这叫个挠头”身为黄系人马,居然忘了这么大的事儿,真是说出去都遭人笑话,他咳嗽一声,“我倒是买了票了,算了,跟你说不清楚……”

“知道了。你想混饭吧?”高云风听得就在那边笑,“哈”这估计难度太大”我老爸都是明天的飞机,去了呆n天就回来。”

啧。陈太忠是越发地无地自容了”放了电话之后,站起身就想自己买票去,黄老的百岁诞辰,他手边有再大的事儿都得放一放,这是个态度问题。去了哪怕只见黄汉祥一面呢,他也是人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云彤推门而入,见他慌里慌张的,禁不住出声问一句,“陈主任,您这是?”

“我得去买一张到北京的机票”,陈太忠叹口气,接着又看她一眼。“明天的机票,最迟后友的……你有关系没有?”

“哼,您这是照顾他们买卖呢”,李云彤笑着点点头,“我马上就去给您订票。”

傻大姐出去得快”回来得更快,不到五分钟她就走回来,一脸的苦笑,“哎,还真难为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天去北京的机票爆满。”

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陈太忠咂巴咂巴嘴巴,一个黄老的生日。就能搞得去北京的航班运力紧张。这跟一到中秋和国庆双节”傍晚的马路上必然会堵车是一个性质。

想是这么想,他还不想声张,于是笑着点点头,“没事儿,就刚才……我打了个电话,已经订上票了,你那关系……差了点!”

已经有多久,哥们儿没有抱过飞机轱辘了?

做出决定之后。他又找秦连成请假,秦主任听说他明天要去北京,根本都没再问什么,“好了我知道了,快去快回吧。”

你们都知道了,就是瞒着我一个人!陈太忠心里这个羞惭,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然,这也怪不得别人,人家只当他是黄家嫡系中的嫡系。谁会吃饱了撑的,去提醒他这件事?

不过说来也怪,自打他意识到这件事以后,就有人联系他同行的事宜了一毕竟是只差四天了”大家就该算计一下行程了,比如说田立平就从通德打来了电话。

田市长是要去贺寿的,他毕竟是才到的通德,主政凤凰差不多一年,这一年里的变化,也只有他来汇报才比较好反正他有理由去,倒是段卫华没由头可多接着就是素波市移动公司的邓总托张馨打来了电话,黄老的寿诞到了,我们也没啥理由去,但是对老一辈无产阶级草命家多少有点心意,陈主任您方便不方便帮着我们捎过去?

而且,邓总还想晚上请陈主任吃饭,他倒未必是怀疑张总跟陈主任才什么不正当关系,但是张馨跟凤凰科委的人关系好,这是实情,而一手提拔她的张沛林,跟陈主任关系也好。

“吃饭不用了,东西你拿过来就行了”,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一句,放了电话之后禁不住叹口气:连素波移动都想着给黄老送点纪念品,这航班不爆满才怪呢!

他原本是想着抱着飞机轱辘去,不成想等晚上回家之后,张馨表示她也想过去看一看,当然,相较其他女人,她更有资格提出这个要求,毕竟五棵松那边的别墅,她是以半个管家的身份出现了不短的日子。甚至连黄汉祥和井泓都认可的。

雷蕾立刻就表示,自己非常羡慕嫉妒恨。做为天南日报的记者。她居然不能参与黄老百岁寿诞的报道不过这也是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的,省党报上关于黄老的报道。她根本没资格惦记。

“啧,本来都买好机票了。”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很坚定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现在的机票。订都订不上了,算了,既然你也想去,那开车去吧。

“那你把机票给我吧,我们台长都没订上票,好不容易买了张软卧”,田甜冷不丁地发话了。

“有的是人想要我的票呢。你们台长往后排一排吧”,陈太忠咳嗽一声,决定中止这个话题。说一句谎话。果然是需要用十句谎话来掩饰的。“他有软卧坐,不错了。”

既然决定开车走了,那说走就走,当天夜里,陈太忠在狂欢之后,就带着张馨驾驶着奥迪车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