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0 -2761诡异联系

2760 2761诡异联系

撇开好sè和脾气暴戾不提之外,陈太忠确实是个比较合格的情人,张馨有意在黄汉祥面前露一露面,他马上表示出了支持,不但亲自驾驶,还给她加个昏憩术,让她睡得香甜一点。

所以等她一觉醒来,就是次日早晨八点了,“呀,居然睡到这时候了,太忠你停一停,我开一阵吧。”

“我现在开到一百八,你敢开这么快吗?”陈太忠随意地笑一笑,“你歇着吧,等会儿找个服务区再换手也不迟。

“我先跟邓总打个电话请假吧”,张馨这是临时决定来的,昨天太晚了。不合适打电话,今天多少打个招呼的好。

这个时候她请假,邓总肯定猜得出来是什么事儿,连连表示无所谓,“……,今年数据部的指标完成得不错”多歇几天好好休息一下。我会跟省公司提请表彰的。”

接下来又是一阵急赶,直到陈太忠觉得。再不歇一歇车都要受不了的时候。才找个服务区歇下来。才停下车”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的是秦连成,“陈,怎么没来上班?新华社天南分社的王社长来了,想跟你了解一下刘勇的事情。”

“我都走到半路了,临时决定开车过去。”陈太忠一听这话,就知道老秦对王社长也不感冒,“我就是接了一个匿名电话,没什么可说的。”

“陈说去北京参加一个老首长的寿诞。”秦主任放下电话之后,冲面前的王社长微微摇头”“现在已经走到半路了……他表示说。刘勇确实给他打过电话,不过是匿名的。”

“可是总社那里挺关……”王社长微微皱着眉头,才待强调一下什么。下一个字猛地就哽在了嗓子眼里,“老首长?”

“你不知道?”秦连成讶然地一扬眉毛。接着就叹一口气,到最后看向对方的时候,眼中居然露出一丝怜悯来。“你还是多了解一下陈主任这个人吧。”

陈太忠接了这个电话之后,真是觉得有点分身乏术”一直以来,他觉得天南的事儿已经忙得他头晕眼花了”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相较其他干部而言,他在某一方面真的很幸运,省去了不少的精力一他不必像其他人一般,蝇营狗芶地去上层钻营。

整天往北京跑的干部”那是海了去啦。指望这种人脚踏实地地做实事,根本不可能,然而偏偏就是这种人,爬得还比别人快给群众留下深刻好印象的官员”那是傻逼,能给领导留下深刻印象的,才是聪明人。

而他很幸运,不但自身实力强大,更是莫名其妙地就被一些人看好,从而省去了官场最为关键的“跑动”这一环节”甚至他能差一点忘记最强大的后台的百年寿诞。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挠一挠头:哥们儿真的太幸运了……黄二伯是哪一天生日来的?

一路上,陈太忠都没让张馨开车”只是在几个服务区简单休息一下,就自己再上阵。事实上若不是担心发动机和轮胎受不了,他能一路不停歇地开到北京。

不过素波和北京之间的高速,并没有全程贯通,有些高速的路标也指示不清,他甚至还走了一段岔路,所以等到了北京郊外,足足耗费了他差不多三十个时。

其时,天已经微微有点发亮了,马雅开着她的宝马,哈欠连天地在这里等着陈太忠的奥迪车没有进京证,他也懒得去办,于是要她开车来接。

存了奥迪开上宝马,等到了别墅,差不多就八点了,马主播困得在车里就眯了一觉。进了屋里更是倒头大睡。倒是张馨一路享受昏憩术,坐了三十多个时的车”兀自精神抖擞。在房间里四处收拾。

陈太忠也强打精神,给田立平打个电话。说我已经来了北京,田市长你现在在哪尼呢?

田立平是昨天下午的飞机。晚上八点才到,随便找了一个宾馆就住下了。通德在北京也有办事处,不过那办事处老旧得很,条件真的差了一点。而他又是新到通德的。情况没搞清楚之前,不想贸然住进去。

那你去南宫的宾馆住吧,陈太忠刚想这么建议,转念一想,南宫的宾馆。条件其实也一般,关键是那里闲杂人太多,“去临铝招待所吧?”

范如霜的临铝虽然也在天南,但是很少受到天南的政策影响”黄家在那里的存在感并不是很强,陈太忠非常确定这一点。

“住哪儿这都是事,关键是得把心意表示到”,田立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事实上做为前蔡lì一系的人马。他跟黄家联系的纽带就是陈太忠,“老首长没空不要紧,我是一心一意地来祝寿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啊,陈太忠听到他这话,就禁不住想起黄老九十九岁寿诞时候的场景,那时是以段卫华为主,田立平不过是个替补而已,但是眼下,连田市长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只是来汇报过去一年的业绩。

“您来了,心意肯定就到了嘛”,陈太忠干笑一声,做为黄系骨干,他倒也能这么说,反正田立平走的是他的线儿,来没来北京表示心意,他有资格说话。

“我在机场,可是碰到殷放了”,田立平苦笑一声,没办法,天南飞北京的航班,就这么几趟。高峰时刻,撞到一起真的太常见了。不过人家是新扎的凤凰市市长,来北京的理由。比他还要强大。碰到就碰到了,那又怎么样?陈太忠眼里,还真没殷放这么个人,别说是你殷市长了,就是你背后的蒋世方站在我面前,我也不需要太忌惮。“他来就来吧”倒是想不来呢,有那个胆子吗?”

“打了个招呼,没必要搞得那么剑拔弩张的”田立平干笑一声,“这家伙也算有两下,过去没多久,就搞定了秦方。”

秦方在凤凰,可不是个善碴,当年能让段卫华都头疼的主儿。不过话说回来”秦系人马靠的也不过就是三**宝:蒙艺、蔡lì和本土干部。

蒙艺已经走了,而蔡lì虽然在凤凰工作过,但是从根本上讲,她是正林系的,没有人知道,当初秦〖书〗记怎么能把正林系和凤凰本土干部捏合在一起…这是一个未解的谜团。

等田立平到了凤凰的时候。秦方的势力也不不过田市长接收了不少段市长的资源,又有陈太忠这彻彻底底的本土干部的支持,倒是没太把他放在心上,田市长叫板的对象是章〖书〗记而且这个时候。蒙艺已经走了蔡lì二线了。

可就算是这样。秦方的势力也不,殷放一过去,就能将秦系人马收到手下,不得不说。殷秘书长还真是有点水平的。

在凤凰混不跟我打招呼能混得好吗?陈太忠那股子劲儿又发作了一殷放若是上门找他,他会觉得这个人没有厅级干部的气度,但若是不来找他他心里又会非常地不忿:你一个外地人,知道凤凰是怎么回事吗?

不过殷市长上任以来,还没有跟他所在的利益团体发生任何的纠葛,他自然也没兴趣去找此人的碴儿,“各人有各人的路,咱不用理他,今天我联系一下黄二伯,您现在,来一下五棵松吧”,这么一来,他的私宅都暴露在田市长面拼了,不过人家的女儿都被他祸害了,这点秘密,倒也是无所谓了。

田立平也知道,陈这不是跟自己示威。而近的时间,黄家人的接待任务肯定很忙,两人住得相隔太远的话,汇合要花费时间。难免就错失了什么机会。

所以他退了房,赶到五棵松又定个宾馆。等忙完这些事儿,就到了十一点。陈太忠已经在门外的宝马车里等着了。

田市长出门上车,才发现车里已经坐了一个人。他看着眼熟。说不得又盯着看两眼,这才迟疑地发话,“是马部长?”

“现在是马司长了”,陈太忠笑一笑,他原本没想着联系马勉。可马部长偏偏就在两个时之前打电话给他”问他来了没有。

马勉在京城呆得并不开心。在这里他的熟人并不多,有两个〖中〗央党校的同学,却是那种基本不来往,见了面只是认识的主儿,文明办里的人也知道,他是黄家推上来的人,对他是恭敬有余而热情不足。

尤其令马司长郁闷的是,黄家也不怎么待见他,他求见过黄汉祥几次,想面见黄老,不成想黄老二都没多大精神搭理他的一个正厅,你要是在地方上任个市长厅长啥的,没准大家还能坐一坐,在北京……”正厅也是干部?

更别说他还是在文明办这种清凉无比的衙门了。

所以马主任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等来了陈太忠,这个机会他就不能错过了。一定要中午请客,听说田立平跟看来了,马上表示没问题,你朋友就是我朋友。

2761章诡异联系(下)

真要说起来,马勉和田立平,那真的是没打过交道,也就是见面能认出来。一个是潘系人马长期窝在宣教部的。一个是蔡lì的人,从地方上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

当然,要说起前景来,马司长的前景要好一点十六岁就正厅了,而田市长现在也不过是正厅,再有几年就到点了,但是这个东西不能这么算。

反正大家都是陈太忠的朋友,现在一在地方一在〖中〗央,所以随便几句话。就热络得很了,于是马司长表示,找个地方喝点茶,中午随便吃点好了。

“我跟黄二伯联系一下吧。”陈太忠知道这二位的心思,倒也不遮着掩着。摸出手机就给黄汉祥打电话。

这个电话足足打了半个时,那边才终于不占线了,黄汉祥倒是很给面子。“你还真来了没那么多客套晚上去你那儿喝酒,这两天忙不过来。”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看一看这两位沉yín一下,心说我这套房子终于是藏不住了,“荆以远的孙子荆俊伟,在附近有套房子,黄二伯说,晚上过来喝酒。”

“哦,荆紫菱的哥哥啊”马勉笑着点点头,陈太忠才去文明办的时候。就带着荆紫菱晃了一圈,天才美少女的美貌,能让任何一个男人眼睛发直,马主任自然也是记得的。

田立平嘴角**一下,摸出一根烟来快送到嘴边了,才猛地一滞,随手递给马勉,“来,抽飒”

“太忠不抽烟咱们在这个车里”,马勉迟疑一下,笑着发话。

“没事儿。”田立平不管不顾地把烟塞给他,又抬头看陈太忠一眼,“太忠没那么多毛病,是吧?”

我知道你听见荆紫菱三个字就不爽陈太忠笑一笑,心里也颇为无奈,没办法田甜跟他不清不白的,老田平日里可以伪作不知但是听到这样的话题,没点反应也不正常,“您二位都是我领导,这么见外干啥?”

他话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是郁闷不已”这可是马雅的车,她最讨厌别人在车里抽烟了……

马勉在北京也没白呆这么久。找了一个不错的地方,优雅而僻静,不过,北京这种地方似乎很多,酒桌上。马司长就絮絮叨叨地说起了最近的不如意,一副异常失落的样子,只差明着说“太忠你要对我负责”了。

你都正厅了,还不平衡什么?陈太忠也是很有点无语,“那个打匿名电话的家伙,现在都没找到。等找到了,我狠狠地帮老主任出。气。”

听到这话,马勉登时就无语了事实上,嫌疑人已经锁定了。但是无法追究下去,因为那位是孙朋朋的前夫,一旦闹大,对谁都不好。

吃完饭就是去泡脚,田立平听马勉絮叨得没劲儿,索xìng睡了一觉,等他醒来的时候,就是下午三点了,陈太忠表示说,要去北京的朋友处转一转。

田市长对此不是很在意,但是马司长兴致盎然,于是陪他去荆俊伟的店子看一看,又去南宫的宾馆转一圈。

马勉早就知道,北京城有南宫毛毛这样的圈子,不过这一次,他算是近距离接触,感触还是很深的,倒是他一个区区的文明办的司长。南宫这些人还真不是特别在意。

不过对南宫这些人而言,从某个角度上来讲,马勉要比田立平更值得结交。毕竟他们是在京城讨生活的。

不管怎么说,一下午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过去了,眼瞅着就五点了,马司长想起来自己没带贺礼,赶忙匆匆离开…开什么玩笑,晚上要见黄汉祥了。

陈太忠呆得也有点没劲儿。说不得开车载了田立平,来到了宾馆,把田市长带来的土特产装了一后备箱”然后又搬运到区的别墅里。

对于别墅里前后忙乎的张馨,田立平直接无视,到了这一步,他根本没办法计较,然而,更刺激他的事情还在后面,约莫六点半的时候,别墅里又来了三个女人不但是拿着钥匙直接开门的,而且居然都是外国人。

你子把裤带勒紧一点会死吗?田市长真的是有点受不了,不过,看着眼前两个美艳不可方物的洋妞,他脑子里居然泛起了一个很奇怪的念头:上次这子想给我介绍女人来的,被甜儿喝止住了一田市长是老派人,还真没接触过洋妞。

陈太忠也是一时大奇,他可是打算给自己的便宜老丈人留点面子来的,怎么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你俩就直接上门了呢?“你们怎么知道我来了?”

“露丝,去帮张馨收拾一下”,凯瑟琳大喇喇地吩咐一句,才笑着回答他,“雅说你来了,正好我找你还有点事儿。”

这得乱成啥样啊?田立平的心里,越发地不是滋味了:你的女人们,居然还都认识!

来就来吧,陈太忠也没办法再计较了,于走向田立平介绍普林斯公司的老总和保镖,田市长表示自己有所耳闻。毕竟蒋省长大力引进外国人才以及素波和凤凰拿下了西门子代工项目,这都是天南有名的新闻。

凯瑟琳也跟田立平不见外坐在那里就叽叽喳喳地跟陈太忠说起了西门子的事儿西门子卖给高新区的部分设备在德国卡住了,“……你知道,向〖中〗国出口高端设备审查一向是很严格的。”

“搞点项目怎么就这么难呢?”陈太忠叹口气,“你说的这个需要时间“…………得需要多久?”

田立平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涉及的都是些项目和建设什么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心情居然轻松了起来陈乱归乱,其实人家也是为了办正经事。

不过这个理由,他自己……也未必是那么相信的。

大约七点来钟的时候yīn京华打来了电话,说是黄总今天晚上有重要客人。过不来了,陈太忠直听得欲哭无泪…老田把啥都看去了。老黄你不来了?

这个晚上才点糟糕啊,他赶忙打个电话给马勉,要他不要再过来了马司长倒是不见外,“我都到了呢,那我去荆的房子看一看。也算认一认门。”

“还走出去走一走吧”,田立平马上表示反对,陈的糜烂生活他见到就可以了,再让马勉看到,又传回天南的话,他田某人真的是不好做人了。

那就出去吧,陈太忠也觉得有点不自在。陪着田立平走出门车还没开到区门口,猛地蹿出来一个人伸手拦车。

“你的嘎斯车呢?”陈太忠探出头去”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跑到中间拦车的不是别人,正是苏文馨的妹妹苏素馨这大冷天的,她虽然身披一件狐皮大衣,可腿上那细长的牛仔裤说明,她穿得非常少。

这又是,一个?田立平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

“咦,怎么是你?”苏素馨老大不客气地伸手拉开车门,一股淡淡的酒气扑面而来,“马雅去哪儿了?”

“你说你去哪儿吧”,陈太忠也懒得再解释了,“要是近的话。我送你过去。”

“就前面不远”,苏素馨明显也是喝了酒的,她含含糊糊地回答,“一个朋友开PARTY,叫我过去听说你最近有点麻烦?”

“那怎么是我的麻烦?”陈太忠知道”她是在说刘勇的事情,不过这事儿……怎么也摊不到我头上吧?

“怎么不是你的麻烦?”苏素馨从手包里摸出一根烟,才要点上,犹豫一下又收了起来,“不是冲着你的焦炭配额去的吗?”

陈太忠和田立平听得就是齐齐地一愣”好半天他才发话,“不是吧……我下午才见过你姐姐,没听她说起这件事啊。”

“她有她的渠道,我也有我的渠道啊”,苏素馨不无得意地回答,接着她又叹口气,“不过就算她知道这件事。也不敢掺乎。”

田立平沉默半天,终于出声发问,“你说的焦炭配额,是指凤凰出口英国的焦炭吗?”

按说他已经离开了凤凰,没必要再去关心此事了,但事实上,这件事段卫华办到一半的时候走人了,这个摊子是在他手上搞起来的,里面有些人才些事,他不能不关心。

“肯定啦”,苏素馨的嘴并不像她姐姐那么紧,事实上,她正是轻狂放浪的年纪,所以她说话很大胆,“那个死鬼手里真有点东西”关键是“…………有人要查这件事,中纪委都动了。”

那这就是蓝家了,陈太忠反应过来了,刘勇的死被蓝家关注上的话,那还真是麻烦,这年头没有几个干部屁股是干净的,还是看有没有人查。

不过就算查了刘勇的那些资料,也不可能对凤凰的煤焦出口造成压力吧?他还是不能将两件事联系起来,“这消息谁跟你说的?”

“这我可就不能告诉你了。”苏素馨撇嘴一笑,她似乎很得意能给他造成这样的惊讶,“听说你跟天津一家公司还有点矛盾?”

这打蛇不死,还真是反受其害吖,陈太忠听得相当地无语,他有点相信她说的话了……!!